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51章 祸起萧墙之内

上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50章 穷寇穷途穷追 下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52章 魑魅魍魉为谁(1)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夜幕下仰望的天空,是无尽的深沉和幽邃,那闪烁的如同星光灿烂的明亮,绝对不是星星,是航班。

今夜,阴,看不到星空,灯火通明的机场,进出起降的航空港,还在彻夜不息地忙碌中。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等待航班的旅客,在三层航站楼,或挤拥、或稀疏,这些场景如果反映在机场数百个摄像头上,就是神色各异的面孔,人世百相,尽收眼底。

目标:女性。

准确目标:美女。

面部识别软件和安检的相通,在安检有力无力的盖戳,查证时,实时的图像传回到机场安全部门,门外驻守着几位西装男,机场专清了一个房间,安全局来人,永远是神神秘秘,你不会知道他在于什么,或者这个楼道里,连隔壁都不清楚已经驻进了安全局的人。

“第十一个了……嗯,高铁站,发现了八个……一共十九位了。”

管千娇打着哈欠,伸了个懒腰,面部识别软件又发现一个,和证件对得上号,正是那位被抢过包的崔莹,正急色匆匆地过安检,提着老大的一个行李箱,估计是糗事败露,又另觅出路了。

“于嘛呢一直傻待这儿,都快十二点了。”包小三打着哈欠,挪挪屁股问着:“董哥,要不派兄弟们抢两把去。”

“没文化真可怕,这地方你都敢抢。”耿宝磊翻了他一眼。

“那得动手了,再不动手,鸡都飞了。”包小三道。

管千娇瞪了他一眼斥着:“你有点长进行不行,怎么什么时候都喷米田共。”

“把你拽得,好像真是安全局的似的……又没有加班费,拼成这样于嘛呢?”包小三道,这时候,正踱步沉思的董淳洁被打断了,也被气到了,他指挥着屋里一位特勤道:“再听到他说话,找块抹布,把他嘴塞上。”

“是。”那汉子一敬礼,不怀好意地盯着包小三,包小三终于不敢吭声。

那边还有个该吭声没吭声的,仇笛一直看着被警方传唤的数十人资料,似乎在等什么,可一直没有等到,等得他焦虑不已。

不经意,老董又坐回了他的身边,看了看那位特勤,示意着,那人知趣地退出去了,现在这四个小团体,反而是他无条件信任的人了,他小心翼翼问着:“你觉得她一定会来?”

“如果是她,肯定就会……否则这么大动静没反应,就说不通了。”仇笛道。

“这次……最终还是没包住,原佰酿和松子料理的女服务生、酒师络绎不绝地跑路,这说明,她们还是有消息来源……前脚燕登科刚回去,地方上人就堵上去了,要没那几个账户啊,我看他们敢把燕登科给放了。”董淳洁郁闷地道,这只能证明一件事:仍然有人泄密。

“叛徒这东西,那个年代也盛产,不必太过介怀。”仇笛笑着道。

“你说会是谁呢?”董淳洁好奇地问了个蠢问题。

仇笛一笑回道:“反正肯定是和你一条战壕里的。”

“你别挤兑我……我承认,我们的组织里是有这样那样的毛病,是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你也不能否认,每每危难时刻,最先挺身而出,最先以血铭志,仍然是我们这些佩戴着国徽的人,现在基层骂声一片,其实反过来想想,真回到以前政治挂帅的意识形态生活里,谁又愿意?在这个上面,不能以偏概全……坏分子,永远是一小撮。”董淳洁道。

这话惹得管千娇以一种钦佩的眼光仰望的老董,仇笛目不斜视地警告着:“娇啊,别听他忽悠,他差点把我的小命给忽悠走。”

“那你还跟着?”老董反问。

“咦?你不答应了吗?以李从军这个身份花的钱,以及用线人身份捞到的钱,概不追究……这么好的动机,非让我说出来,你们证明,老董说了,他要办不到,他就是王八蛋。”仇笛笑道。

“哎董哥,给我们奖金不?”包小三期待地问。

“仇笛,见者有份,不能独吞啊。”耿宝磊提醒着。

“有多少钱啊?”管千娇乐了。

老董苦脸了,赶紧拱拱手让大家噤声,外面还有人呢,他压低着声音说着:“人得有点理想……”

“有点追求……”

“不能老往钱眼里钻……”

包小三和耿宝磊,齐齐学老董说话了,气得老董不吭声了。

仇笛训了句,让两人歇一边去,他伸手拍拍老董的肩膀道着:“不管怎么说,你是好样的……还有费哥,你们最起码改变了我的看法。”

“这话才对……咦?不对呀,你拍我肩膀安慰我,这不我说的话么?”老董一愕,顺着撩了仇笛的脑袋一下子,两人相视而笑,或许已经进入了惺惺相惜阶段,这基情看得管千娇直咧嘴:“哎呀,仇笛怪不得你不找女朋友,原来喜欢男朋友。”

“是啊,还喜欢老点的。”仇笛补充着。

这年轻人一块逗嘴,老董算是受不了,他起身踱了几圈,又心绪不宁地坐下了,仇笛知道他担心什么,抢白道着:“耐心,老董,你都熬几年等一个机会,现在可就剩几天甚至几个小时了,这都熬不住?”

“怕溜了啊。”董淳洁道。

“那现在抓,顶多是通奸的事,有意思么?”仇笛道。

“这个女的,份量究竟有多重?”董淳洁问,对于嫌疑人,接触最近的莫过于仇笛了。

“很重,但未必能重要非抓不可的程度,而且,恐怕找不到涉案的证据……她应该是的中间人,或者还是第三方安插在中野惠子身边的棋子……甚至可能和段小堂的死有关。”仇笛连连判断道。

“这么重大的案情,敢不敢放啊?”老董为难了。

“问题这么重大的案情,都是猜的。不可能再找到证据了。”仇笛刺激了一句。

得嘞,现在为难了,抓容易,但抓到实质性的证据就难了,两人分析,在这群与官员亲密接触的女人中,藏着目标,这个目标可以直指幕后第三方,但第三方没有出现的时候,又不敢动这个人,只怕证据轶失,这个案情将永沉海底。

“来了……我说嘛,她应该出现嘛。”仇笛道。

此时,b9屏上,一位清凉夏装的美女正过安检,交的证件和立拍的照片吻合,名字是:

晋红。

“不对呀,这个女人连嫌疑人名单都没上,是你加进去的……松子料理的大堂?长安外国语学院毕业,毕业就一直就职于这家餐饮公司,简历苍白的像一张纸嘛……查不到,什么也没有,而且就是长安人,伍安县的……”管千娇快速收集着有关这位女人的资料,不过旋即发现,几乎没有什么资料,即便庞大的国安大信息台,也没有找到任何能关联到晋红的资料。

“凭什么怀疑她?”管千娇不懂了。

老董慢吞吞地道着:“就凭仇笛在中午猜测,这个女人,会在今天出走……高铁、机场都布控了,就为了确认这个猜想的正确……不错啊仇笛,未卜先知啊。”

“不要太惊讶啊,我还约过她呢,不是她提醒,我都不知道中野死了……还真别说,漂亮,真漂亮……放大一下……瞧瞧,她戴的什么表?”仇笛问。

“欧米茄。”管千娇道:“值点钱吧。”

“呵呵……这可不像一个打工妹的派头。”仇笛道。

“还用说吗,涉案的女人,十有八九都是于那事的。”管千娇不屑地道。

“不,她不是,男人对女人的感觉,是女人永远不会懂的。”仇笛笑着道,这话惹得管千娇白了他一眼,很看不惯他神神叨叨地样子,董淳洁却是手一直在得瑟,都忍不住想下手了,不时地看着仇笛,生怕这个重要嫌疑人就此销声匿迹,过了安检,到了候机厅,屏幕显示,她打了一个电话,四下张望着,又去了一趟卫生间,出来后,很快排上了登机口。

“我都忍不住了啊,到现在为止,地方警方都没有对这些涉案的女人布控,等命令下来,我估计就该飞个差不多了。”董淳洁愤愤道着,这个时间差抓得很准,等着天亮开始查吧,又是一地鸡毛。

“你到底是想抓间谍,还是想抓鸡啊?”仇笛剜了一眼。

“你?”老董愤然指指他,被噎住了。

“越老越糊涂,出了事先动的,肯定是探路的炮灰……正主在这个时候,绝对不会动,你别忘了那个内贼,明知道有另一组在查,敢出来冒险?”仇笛问。

“好好听你的,你指挥。”老董不知道被说服了,还是被气着了,撂挑子了。

仇笛得意地洋洋的一捋袖子,看看众人,一扫刚才的发愁姿态,对大伙说着:“我突然间很有想装逼的冲动……本接任领队发布第一条命令:老董请咱们吃夜宵怎么样?”

好好……包小三、耿宝磊齐齐鼓掌,甭指望这几个货有正形,老董悻然道着:“成,吃,点顿大餐,撑死你们得了,什么光景了还能想起吃来。”

就这说话的功夫,晋红顺利地登机,飞机起飞,直上云宵,虎视眈眈的安全局外勤,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坐视着这个“线人”猜测的嫌疑人,大摇大摆地离开了长安……

办案的找不到线索难过,可找到线索,并不意味着好过。

因为两个貌似无足轻重,已经被传唤又释放的嫌疑人,结结实实让行动组难过了。

甭指望休息了,两位领头的陈傲、徐沛红一直在和地方协商,走了一批又一批,桌面协商间隙,电话不断,从市里到省里到京城,一个个问候的电话都来头不小,意思也都一致:这种事,低调处理。

可偏偏有个人不低调啊,燕登科被目击“枪击”的事吓得三魂六魄去了个差不多,从进来嘴就没歇过,荤的素的一古脑往外倒,而且只怕审讯室里没人陪他说话,为啥呢,害怕啊。

因为恐惧生出来的勇气真是不容小觑,他捅出来的事让段小堂的经历又蒙上了一层传奇色彩,这家伙就是个倒卖酒的,曾经和燕登科是把兄弟,估计是当二道贩屡屡被查积累的相当丰富的经验,某一日突发奇想,要是能把传说中神通广大的相关部门全部收买下来,那岂不是要做长安第一人了?

这种想法大部分有野心的人可能都有过闪念,但段小堂不同的是,居然尝试着付诸实践,从收买管税员慢慢,一步一步,收买到市里乃至省里,许是长安古风熏陶的缘故,这货倒有几分雅骨,靠着摸索打靠出了长安这样独一无二的佰酿酒庄,想想看啊,美酒为媒、美人献媚、期间辅之以品书观画,可全部都是雅贿,多强大的意志,也架不住这么腐蚀啊。

于是乎,小到副科、中到正处、大到省级,燕登科交待了他知道的二十多人,姓名、职位、升迁之路,以及喜好什么样的酒、什么样的女人,他是如数家珍?你不信……我连他们的性僻好都知道,那谁谁喜欢,一次无二妞不欢;那谁谁谁,有恋脚僻,老舔姑娘的脚趾头;那谁来着,对,还有个当警察的货,从派出所都到市局了,我们是看着他升起来的,在我们那儿晃了几年,酒钱嫖资一毛钱都没付过,还得我们给他钱买官……

张龙城、李小众轮番问话,听得两人都是心惊胆战,此时想想陈傲让交给地方处理也未尝不是个好办法,这一地鸡毛的可咋整,总不能因为通奸把官场清洗一遍吧?就想这么于,也不在国安的职权范围啊。

随着线索一条一条的浮现,协商也在龟速进展着,商议之下,只得邀请反贪、纪检、公安几部门同时介入,共同监督,但一谈到共同办案,地方上又缩回去了,都说多头管理恐发生政令不畅的事,其实谁也清楚,这种事要么别掺合,要么就一家掺合,否则你想做手脚都不可能。

协来商去,照样结果不明析,直到凌晨四时才定了往下查的基调,不过很快问题就来了,第一批传讯的涉案失足女崔莹、杨凤玉、秦某等数人均告失踪,连杨凤兰交待的一个重要中间人晋红,也在传讯前数小时,乘机离开长安,去向不明。

忙碌了一夜的行动组人员开始胃里泛苦了,谁也知道要遭遇惯性的泥沼了,这是有人传消息、有人幕后策划,用的是惯常的拖字诀,结果就是,任你有千钧之力也会被拖到筋疲力尽,外来的恐怕谁也等不及那些流莺归案,最终还得交回地方处理。

官僚,是效率的最大杀器。

其实这就等于输了,输得很彻底,天亮时分行动组几位碰头时,个个被斗败的公鸡,后台和前台衔接不畅,上下无法联动,在这个陌生的城市,你就再大的权力也会被消弥于无形,更何况,还有一双不知道藏那儿的眼睛盯着这里的一举一动,时刻传着消息。

更可恶的是,现在保密局内外都驻守上警车了,连买早餐的外勤都被地方警察跟着,透过窗外,能清晰地看到泊成一列的警车,以及那些无所事事,晃荡在周围的便衣。

“哎……这是把我们画地为牢了啊。”都寒梅站在窗前,哭笑不得地道。

“这个时候,谁也怕丑闻曝出来,参与过的想拼命自保,没参与过的,也想拼命遮掩,所以我们这些想以正视听,就要成众的矢之了。”李小众道。

“好像方向都错了啊,据燕登科交待,中野惠子才是主谋,李从军,也就是田上介平,一直是跑腿的角色,而且还负责勾引涉世不深的女生往佰酿送,那这样讲的话,抓庄婉宁也是错的,怪不得她一问三不知。”张龙城道,他心系的是间谍的事。

“没有那么简单,我和李从军照过面,花天酒地是他的一面,冷血无情是他的另一面……他开枪杀两个偷猎者的时候,眼皮都没眨一下……那绝对不是第一次杀人了。”戴兰君道,李从军的份量不是最重的,但也绝对不轻。

“燕登科反映出来的情况,就是这个样子……他们是靠这些女人建立的裙带关系为经营谋利,中野惠子,肯定是籍此便利乘虚而入,拿到他们想得到的情报……但是还有个问题,她用日籍的身份不合理啊,这个会引起警惕的……咝……这中间有断层,应该还有我们不知道的人。”张龙城道,毕竟是从事过职业,敏感性还是有的。

“恐怕永远不会知道了,就知道,也没机会抓到了。”李小众道。

这一句说得诸人心生黯然,没错,这么大动静,再笨的蛇也要被惊了。

徐沛红和陈傲也是一夜未眠,匆匆赶来时,行动组诸人却是连讨论的兴趣也没有了,最出格的是戴兰君,谁也没理会,像是失魂落魄一样,木然地回到了休息的房间,把疲累的自己扔在床上,听着嗡嗡直响的脑袋,很快沉沉睡着了。

她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中又回到了南疆,梦中在和仇笛同骑一马,在沙漠上飞驰,仰头是碧空骄阳、附身是剽悍的情郎,她觉得抱紧了能给她那么踏实和安全的感觉,两人就那样,在沙漠上奔着,在放声地喊着、在忘情的吻着……蓦地,砰……一声枪响,她眼见着仇笛额头中弹,她惊恐地看着四周,却怎么也发现不了谁开的枪……

“仇笛……仇笛……仇笛……你别死,都是我害了你……”

戴兰君在床上痉挛着,哭着,乱蹬着。

“兰君,醒醒……醒醒,紧急集合。”

都寒梅奇也怪哉地看着,推着戴兰君。

刷声戴兰君从噩梦中醒来,披头散发,一身虚汗,梦中的恐惧让他大喘着气,惊恐地看清都寒梅时,才慢慢暂惊省回现实中。

“紧急集合。”都寒梅道。

“哦,我洗把脸。”戴兰君道。

她匆匆地奔进卫生间,同住地都寒梅在门口看着她,脱下套,洗着脸,那怵目的伤口,让都寒梅顿生怜悯,她轻声问着:“这是南疆受的伤?”

“对,被自己人伤的。”戴兰君抹了把脸。

“自己人?”都寒梅愣了。

“你学心理学,不会不知道,最可怕不是敌人,而是自己人吧。”戴兰君擦了脸,匆匆边走边问:“什么事紧急集合。”

“刚刚接到消息,李从军开口了,七处派来两个行动组15分钟后抵达机场省厅和地方国安的力量,已经包围了现场,我们任务是做好现场的策应的甄别工作……”都寒梅道,戴兰君惊得蓦地驻足,这可是个峰回路转,晴天春雷,一下子兴奋了,都寒梅也兴奋了,笑着道:“可能我们这次要载誉而归了。”

匆匆直进行动组,一行人坐在电脑前,准备着对比资料,等着开始,于过这行的都知道,没有攻不破的情报网,就像炸楼一样,只要找准爆破点,一瞬间就能让这座大厦瞬间坍塌。

不管是找到重要的知情人,还是找到重要的证据,那些提供情报的就无所遁形了。

“一号,一号,报告你现在的位置。”

“我们刚下飞机,预计2分钟赶到现场。”

“注意安全……”

“二号,二号,报告你们现在的位置。”

“我们在机场高速,预计2分钟赶赴现场。”

“注意,拆爆组先上,务必确认安全。”

“是……”

“a组,报告你们的情况。”

“一切正常。”

“b组,报告你们的情况。”

“封锁完成,一切正常。”

徐沛红和陈傲交叉指挥着,地方和京城两拔警力,直到这种时候,谁也不知道目标,等到最后五分钟的时候,陈傲看看表喊着:“接驳现场,通讯码xc6778……田上介平交待的是他们的转运处,武器、资金、设备以及留存的资料,这也正是第三方势力不惜杀人灭口的原因,有这个东西在,他们就永远不是安全的,同样有这个情报网在,他们可以源源不断得到境外的支持……起获的东西就直接运回七处,从现在开始,所有人,不得擅离岗位一步。”

屏幕一个一个点亮了,数十个分屏把整个区域照得毫无死角。

地点,高铁站租赁仓库。

时间,上午十时整。

整个仓库停运,路面清出五公里,全副武装的特勤如临大敌,探测器开路,机器人探路,一步一步靠近角落里的6b仓厍。

哗,门被剪了,探测在门开的一刹那,嘀嘀响了,队员汇报着:“发现爆炸物品。”

“拆爆组,上。”陈傲吼着。

在分屏里能看到,这个能容纳两辆卡车出入的大仓库推着大大小小的箱子,箱子的隔离形成了一个天然的空间,就像个搞批发的商户,不过在拆爆组的火眼晴睛下,设置的炸弹陷阱无所遁形。

“聚合物炸弹,体积零点四方,引爆源连接照明电源……请求指示。”

“拆爆”

这是一个漫长,而又让人心焦的过程,炸弹掩藏了一条线直联照明电源,这是预防闯入人员的陷阱,就堆在一堆箱子中间,特勤一个一个挪着箱子,小心翼翼,用时二十分钟,才打开了装着炸弹的箱子。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50章 穷寇穷途穷追 下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52章 魑魅魍魉为谁(1)
热门: 消失的女孩 暗瞳 七夜怪谈 宇宙墓碑 夜天子 罗布泊之咒 五次方谋杀 修罗战神江策 邪气凛然 我继承了一颗星球[种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