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50章 穷寇穷途穷追

上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49章 进退皆是遭殃 下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51章 祸起萧墙之内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杨凤兰,这是什么地方你搞清楚啊,保密局,我们是国家安全局第七处行动组人员,你的行为已经危害到了国家安全”

都寒梅义正言辞,先把罪行无限上纲上线。

“说说吧,不掌握点情况,你也不会在这儿。”

戴兰君扮着白脸,和气地道。

这样的话重复了三遍,阴着脸的杨凤兰死不开口了。

但今天的准备明显很足,证据、证物,一样一样摆到杨凤兰面前,那些姐妹们奢靡的包包、高额的手机、成摞的银行卡,还是列出来的明细,明显和她们二十郎当的身份不符。

这时候,杨凤兰冷笑了,反问了句:“难道什么安全局,还管姑娘们的隐私?要我告诉你们,她们和谁上过床?”

“这个,我们还真不管。”都寒梅摇头道,话锋一转,最大的证据来了:“但是,你的事就不同了,昨天到今天,有人往国安控制的账户上汇进九十万,你说,需要拿银行的监控给你看看吗?”

“说说,这钱的来源?你划拔的账户上,还有六百多万……只是合法收入,如果打错了,我们还得退给您。别告诉我,这是你挣的合法收入啊。”戴兰君问。

杨凤兰晕了,她张口结舌,嘴里泛苦地问着:“国安……账户?”

这算是把自己卖了个好地方,赎身都没机会了。

“对呀,是我们方便查案,设立的临时账户,虽然是私人户头,但是经过备案的。”戴兰君亮着一纸影印证明,瞬间收起来道着:“恭喜你啊,能让总局对你立案,破天荒头一回啊。”

“别想了,你的住处已经开始搜查了,指望燕登科救你?要不给你一部电话,你求求援试试?”都寒梅戏谑地道。

都把钱汇人家账户,这蠢事办得恐怕没有机会挽回了,很快杨凤兰开始抽泣,抽起来就停不下来了,一会儿成了趴在桌上呜呜大哭,同是女人,多少有那么点同情心,两人连劝带追问,杨凤兰慢慢道出了佰酿的原身:

坊间传说绝无假酒,会费高达数万的佰酿,在杨凤兰嘴里又是一个样子,这里的所谓的酒师“妹子”是没有薪水的,只有售酒和会员费用的抽成,但因为挑选和培训极其严格,所以有一支艳名四播的酒妹队伍,其实更多时候是方便达官显贵猎艳的地方,那些或清纯、或淑女的酒妹不在乎什么底薪,最终的结果是,不但把酒卖了,连自己也卖了。

真相就是买酒送b和交话费送手机一个道理。

数年间造就了这里门庭若市,生产了无数二奶三奶,很多漂亮妞也籍此攀上了富人的粗腿,所以一度出现漂亮妞对佰酿趋之若鸷的事,很多挤破头想进来,万一进入二奶、三奶或者包养行列,那就一步登天了。

不过这绝对不是嫖。娼,而是很雅致地……好像还是嫖。娼试想一下,温香软玉、明眸善睐,秋波盈盈,纤纤素手,真个是葡萄美酒夜光杯、红袖添香催人醉、多复古、多有逼格的狎。妓情调啊?

始作俑者嘛,自然是燕登科,杨凤兰不敢再隐瞒了,不交待老板,她知道自己就得交待在这儿了。

都寒梅和戴兰君早听得目瞪口呆,这比传奇故事还传奇的真相,让她们俩一时间居然接受不了,特别是里面最红的花魁酒师,年入数百万的故事,还有面前这位女掌柜,颇有唐诗沽酒胡姬风韵的杨凤兰,替燕登科保管的非法资金……还有四千六百万。

此时,杨凤兰如梨花带泪,哭得楚楚可怜,大部分一交待,戴兰君和都寒梅换着班,倒了杯水,让姑娘先稳定一下情绪,换下来两人出了门才显出真态,一个惊讶的直凸眼,一个紧张地直喘气,都寒梅喘着道:“这姑娘吓住我了,还有这种恐怖的事?”

“假不了,四千多万……这个燕登科,比传说中还要富啊,扣押了资产,现金居然还存这么多。”戴兰君愕然道。

“是不是得向上汇报一下,陈处还在省厅开会。”都寒梅提醒道。

“先审吧,应该快回来了……让龙城和那几位警察谈谈,把来龙去脉摸清,暂时不要汇报这里的事,以防走泄消息,节外生枝,对了,皇城酒店……盯牢燕登科,万一他发现自己露底,有可能选择外逃……”

两人匆匆快步上楼,边走边把家里的事给安排了,今天利市大好,直接在家里拔头彩了,行动组都快乐疯了,送上门的非法资金,比收缴段小堂的还多……

晚十九时,天还没黑,不过燕总的心已经全暗下去了。

以前牛逼时,人趋之如朝圣;现在苦逼时,人避之如蛇蝎,打了无数个电话,只有一个朋友羞答答地借给他十万,而且还羞答答地说过两天再给,不方便,气得他直想摔了手机,最终是颓然坐在床边,看着日影从窗台到床边,又从床边慢慢移走,一个绚烂的黄昏在窗外的天空,多像他现在的心境纳。

钱,数不清的。美女,一丝不挂的;豪宅,金碧辉煌的,走到哪里都前呼后拥的,不知道是从梦中跌进的现实,还是从现实跌进了梦里,他分不清梦境和真实,曾经的生活都像黄粱一梦,抑或是曾经的真实,现在才是噩梦。

出来混都是要还的?到还的时候了吗?

他在扪心自问,段小堂死得不明不白,他已经做了很多很细致的防备,可依然是胆战心惊,无法入眠,每每看到警车和警察,就有尿意甚重的紧张感,尽管他也有保护伞,可他清楚,那些人就和自己身边所谓的朋友一样,伸手拿可以,伸手帮你不可能。

结局,只会是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

他一声接一声的哀叹着,两眼无神、形容枯槁,整个人几乎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他已经把窗打开了,不是为了透气,而是在鼓着勇气,想跳下去,但他高估自己的勇气了,一看地上状如蚁爬的人车,想想摔个头破血流的惨状就让他头皮发麻,老老实实又蜷回了原地。

就这么耗过了一个下午,直到黄昏,直到门嗒声轻响,他听得真真切切,却懒得抬头,直到卧室门开,直到一双脚着站在他的面前,他才抬抬眼皮,预料中的人来了,又是那个敲诈勒索的,正谑笑着看着他。

“没钱了,你看着办吧……老子连房钱也没了,就等着谁把我赶大街上呢。”燕登科绝望之时,反倒中气十足了。

“这么可怜啊,我都不好意思了……算了吧,反正已经拿了你九十万了,给你了,别记恨兄弟我啊。”仇笛给他扔了部手机,此时燕登科却没有绝处逢生的兴奋,一看仇笛,表情悲戚戚、两眼泪汪汪地问着:“你真没见到送钱的?一个女的……凤兰。”

那可是最后的救命稻草,他比谁都清楚,只要还有钱,就不是一无是处。

“真没见到,大哥,见到我不把这东西给她了。”仇笛无辜地道。

应该没有,否则早被警察提留走了,燕登科一念至此,捶胸顿足哭着嚷着:“哎哟哟……这个小婊子啊,肯定是把钱卷跑了……啊啊哈哈……我的钱呐,我的钱呐……那可都是我的钱呐……”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您怎么敢相信她呢……哎,燕老板,别哭了,要不我把勒索的钱,再退给您点,帮您渡渡难关?”仇笛同情地道。

老燕抽着鼻子,看看仇笛,结果是一声:呸你妈的你能那么好心,再说老子在乎那俩钱?

“就是嘛,这有什么想不开的……酒庄那么大、几处房产,东山再起,指日可待啊。”仇笛逗着这货,燕登科悲从中来,苦不堪言地道着:“那特么就不是我的,迟早得被警察没收走……滚吧,老子谁也不想见,逼急了,老子拉几个垫背的一起死。”

“我其实就为这些来的,有人要杀您。”仇笛压低了声,蹲着道。

“又特么想诳我。”燕登科不信了,嗤鼻道,对于仇笛没有好感。

“你现在穷得只剩下底裤,我骗你于嘛……不瞒你说,兄弟我这些年一直混在偷猎队伍里,今天有风言招人于活,目标就在皇城大酒店……我一想,是不是特么有人灭你……哎,谁让我心善呢……就来这儿给你报个信,赶紧走吧……”仇笛严肃地道,像是良心发现,顺路办件好事。

“不能吧?老子穷得只剩底裤了,也有人要?”燕登科被忽悠晕了。

“大部分穷不死,死因都是因为知道的太多……您想想,段小堂被灭口,谁知道的黑幕最多,是您啊;段小堂幕后的保护伞谁清楚,也是您啊;您说起来是个什么委员,在他们眼里还不顶个屁用,老段那么强火力都被灭了,你敢担保,没人想灭您?”仇笛丝丝入扣分析着,听得燕登科毛骨怵然。

“那,给你退点钱。”仇笛掏了一摞钱,扔给燕登科,燕登科一下子被感动了似地,看仇笛眼神都不一样。

怎么样赢得别人好感,当然是往死里揍,快不行的时候拉他一把,他的感觉自然改观了。

仇笛成功地拉近了距离,他给燕登科说着出逃计划,然后教唆着:“……为今之计,两条路能逃生,一种是趁别人还没有动手,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另一种……”

“另一种是什么?”燕登科好奇地问。

“另一种就是,万一别人下杀手,那你就去投案自首。”仇笛道。

“啊?我投案自首,投案自杀还差不多。”燕登科气着了。

“错,那叫置于死地而后生,您要知道的足够多,蹲里头谁敢动你,蹲里头把外面吓得快自杀了啊。”仇笛挑唆道,这一下树起燕登科自信心了,事实确实如此,如果真不想要命,那肯定就把不少人的命运攒到他手里了。

越套越近乎,越说越没距离,两人成并肩而坐了,不但说了,还点了支烟,抽着说着,仇笛小声问着:“哎,我问你个事。”

“就特么知道你不会白好心。”燕登科白了他一眼。

“我问的是庄老师的事……那是我的初恋情人,我说,不会在你手下也是……”仇笛问。

“那你说呢,我那里头,卖两样东西,一样是酒,一样是b”燕登科得意地道,现在不隐瞒了,也不必隐瞒了。

“我说她不是,如果钱能砸着,何至于您老还捧着一大束玫瑰去追到学校。”仇笛道。

“唉,说对了正因为她和别人不一样,才让我觉得很稀罕……哎,可这人跟人说缘份呐,你想上的,未必能看上你啊……一般女的只要参加过一次酒会,差不多就被看晕了……她不一样,被吓跑了。”燕登科无限挽惜地道。

“她怎么会去你们那种地方?”仇笛问。

“想攀附名流显贵,我们那地方是首选啊……你装李从军,能装像了么?李从军是个什么人,那手指一勾,能勾一个排的娘们,没少给我们介绍漂亮妞,唯一一次没拿下的就是庄老师……可庄老师也瞎了眼了,怎么看上马博那娘货了。”

“李从军是我原来的老板,我可知道他是于什么的?”

“于什么的?”

“不能告诉你,要命的事。”

“少扯淡,我也知道他于什么的,他就一跑腿的,那娘们才是老大那日本娘们我都睡过,那娘们给你来个跪式、嘴嘬服务,你射她脸上,她都笑着说谢谢……真的,嘎嘎嘎哈哈哈……”

仇笛和燕登科相视淫。笑,像最后的疯狂,此时仇笛判定,这家伙可能真知道点,不过好像知道的不够多,仅限于这些肉体交易的烂事。

“你是说被杀的那娘们吧?应该是老段下的手吧,真黑啊。”仇笛问,看着燕登科快到恍惚状态了,正是套两句的好时候。

“不够黑,要够黑至于他也被灭了么。”燕登科脸上泛着无限愁绪,死了段小堂,剩下的事,他算是说不清了。

“就是啊,老段一死,剩下知道最多的就是你了啊……你数数咱们刚才说的人,可都被灭了。”

“你说的……真的假的……”

仇笛的声音很阴沉,这个天将欲暗的时刻听着,让燕登科有一种毛骨怵然的感觉,就像应证这句话的真实性一样,突然间,听到了嘀声开门的声音。

老燕听到了,惊得全身抖索。

仇笛听到瞬间拔枪在手,小声问着:“谁呀?你叫客房服务了?”

“没有啊。”老燕惊恐地道,已经听到了细微的脚步声,他拽着仇笛:“兄弟,别走别走……救救我,救救我,回头我给你整钱,等过了这关,我一准给你……”

“别说话,你个傻鸟。”仇笛回头斥了句。

话音未落,咚声门被撞开了,一位戴口罩的男子双手持枪冲了进来,一看有人持枪,朝着仇笛砰砰就是两枪,仇笛应声仰倒,手里的枪砰砰砰还击着,那男子似乎没想到有“保镖”,捂着中枪的肩头,迅速退出,恶狠狠地看了惊得裤裆里直流水的燕登科。

砰……又是一枪,燕登科吓得捂着眼睛大喊,半晌睁开眼,才见得开枪的仇笛,手软软地垂下了,左右手捂着的胸口汩汩地冒血,两眼死不瞑目地看着他,跑出几米的枪手,仆倒在地,身边已经流一趟血。

啊……嚎……燕登科吓得心胆俱裂,夺路狂奔。

跑出了门,跑向电梯,可一刻也不敢等,又跑回来,有人示意着他去安全出口,他慌不择路的奔向出口,出楼有三个人焦急地问着:“怎么了?那儿的枪声?”

“杀人了,杀人了……”燕登科惊恐地指着楼内。

“你们俩,去看看……跟我走,我是安全局的,负责监视居住,我保护你……走走,步行从这儿走……”

一位胖子,亮着证件严肃地告诉他,两位队员拔枪而上,冲进了楼内,燕登科惊恐万分地拽着胖子的衣角,一路哆嗦地下楼了……

楼上,两位队员直接封了门,挡住了听到动静的客人和保安,证件一亮,屏退众人,等把人都打发走,两人才进去了,地上扔上血衣,还真像发生了激烈的枪战,不过卫生间里水声哗哗地,不一会儿仇笛和包小三裹着浴巾出来了,两人收着仇笛的包小三“武器”,用的空包弹,一位奇怪地问着:“怎么吓得,把人家吓成那样?”

“就那么吓得呗,我们想当年可是演过电影的,专扮‘死尸’。”仇笛笑道。

“扮一回五十,露脸一百那,就这样。”套裤子的包小三做了个死翘翘的动作,果真是神似无比,不过旋即他气嚷着:“不专业就是不行啊,我们演电影那血浆直接能喝……这找的什么血?臭哄哄。”

“医院找的血浆,那可是真人血。”一位特勤道。

“我……靠……”包小三触电似地扔了血染的衣服,吼着:“不知道我胆小,怕人血啊?”

一室之内,哄笑不断,过不久,四个悄悄离开了这个地方……

燕登科是被请上闷罐车的,车里留守的正是负责监视的燕登科的,只是想不通发生了什么事,燕总一下子就成了这样子,上车缩成一团,全身哆嗦,两条裤腿全湿了。

“喂喂,燕登科,冷静一下我是国安局的,这几位都是,发生了什么情况?别害怕……马上大部队就来了……开车开车,先到安全地方。”董淳洁看着不成人样的老燕,真想不通那个恶作剧能真实到什么程度,把人吓成这样。

老燕上牙打下牙,蹦蹦直响,来龙去脉说不清,就说敲诈他钱的,被一戴口罩的杀了,流了好多血,开了好多枪,说着,惊恐地抱着车上的椅腿当依靠,走了好远,那口气才舒缓过来。

问题来了,接下来怎么办?

老董和霭地道着:“燕总啊,您现在虽然监视居住,但不是嫌疑人的身份,所以我们不能非法滞留您……您有什么去的地方吗?我们把您送去。”

“不去不去我就在这儿,我那儿也不去。”燕登科惊恐地问。

“那可不行……”老董故意道着:“真不行,我们都有任务,不可能带上您……而且,我们只是监视,没有保护义务,枪手未必是冲您去的嘛。”

“不是不是,就是就是,冲我去的……他们要杀我。”燕登科语无伦次地道。

“谁呀?”董淳洁问。

“我不知道。”老燕糊涂了。

“您看,您都不知道,兴许是巧合呢……”老董逗着。

“不是不是,不是巧合,他们要灭口……我我我我我我我……”燕登科牙齿强烈打战,终于憋出来了:“我要自首,对对,我要投案自首……我不去公安局,我要去安全局……”

“哦,那好……直接送燕总到安全局。”老董严肃地道。

车上几位都憋着,谁也没敢笑……

行动组驻地又起纠纷了,一听说另一组人在活动,一听说还把个女嫌疑人送来了,回组的陈傲脸黑了,大发雷霆了,拿起电话,出了走廊,在电话里吼了一通,全组人都听到了,他在问是谁,而且还把电话打陈局那儿问了。

不知道问出什么结果来没有,反正回办公室还是余怒未消,这火气就发到载兰君和都寒梅身上,拍着桌子训斥着:“……啊,谁让你们开审的?咱们是反谍部门,不是反腐部门,你们俩整这么多桃色故事,让我怎么处理……下午在省厅,大家还在讨论,要维稳,要顾全大局,你这倒好,捕风捉影的事,都记录下来了……你拿什么证据,证明人家谁和谁上过床,就女方承认,那人家领导于部能承认么?”

听到这句,黑着脸的诸位组员,噗声笑了,一笑又觉得不合时宜,赶紧收敛。

其实这话是有几分道理的,光挨炮的承认不管用啊,除非两人同时承认,否则你找什么证据?

钱是吧?钱说钱呐,别说通。奸啊,那是两个概念。

陈傲气咻咻地训着,矛头不敢针对在外的另一组,不过针对自己的组里一点问题都没有,训得地方上徐沛红也看不过眼了,瞅空劝了句:“陈处长,她们也是好心好意,不排除她们靠这种手段拉拢腐蚀我们于部的可能啊。”

“这不是可能,而是肯定。但你第一天上任啊,这种事能查吗?”陈傲瞪眼了,生气了,敲着桌子嚷着:“等你查清了,这个集体通。奸、组团通。奸得被媒体炒到什么程度……到那时候,大局还要不要,脸还要不要?”

看来是面子事大,通。奸事小,这言论把一于参案人员都惹狠了,敢情来了个顾大局不顾案情的,面面相觑间,都觉得心里开始堵了。

还有更堵的,陈傲提议把杨凤兰以及非法资金的追踪,交给地方处理。

听到这儿戴兰君怒不可遏地起身反对:“我不同意。”

“我没有让表决啊?”陈傲刺激道。

“表决不表决,我坚决不同意,以段小堂以首的黑恶势力,明显和地方官场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杨凤兰这是个重大的知情人,交给地方手里,谁敢保证不会发生意外?”戴兰君问,她刺激着同队人员:“你们都明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为什么都三缄其口呢?……陈处长,我不要挑战您的权威,以前我和他们一样,碰上什么事也是得过且过,不过当有一天,有人拿枪口顶着我脑门的时候,我发现过不去了……地下势力能壮大到这种程度,为什么?还不就因为我们养虎成患,养痈成蛆?你可以命令我去送死,但你不能命令我做违背誓言、违背良心的事。”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49章 进退皆是遭殃 下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51章 祸起萧墙之内
热门: 万能数据 张总叕去拍戏了 桃色小农民 香水 今昔续百鬼——云 结局要HE前白月光回来了[快穿] 青盲之越狱 造化之王 大唐悬疑录2:璇玑图密码 凶手在隔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