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47章 屡败屡战何妨

上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46章 千头万绪乱像 下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48章 暗手冷招难挡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京城,301医院,一辆鸣笛的救护车从熙攘的车流中穿过,直驶进大院,早已等候多时的医护人员,把这位从机场接到的病人匆匆推进住院部。

转院资料,手术资料,病人各项生理特征资料,是由一位佩戴国徽的人交付的,签字的时候,主治医生好奇地多看了一眼,又是枪伤,又是转院,是什么样的人他不确定,可肯定不是普通人。确实如此,刚送进icu重症监护,已经有人接手护理了,像保镖一样寸步不离门口,除了医生护士在监视下出入,怕是谁看到那俩膀大腰圆的门神也望而生畏。

仇笛匆匆赶来,在门口处被拦下了,别说仇笛,就同来的国安陪同亮着身份,也照样被拦住了,那两位像机器人一样,就一句话:谁也不能进去。

“那你问下他啊,你能替人家做了主?”仇笛气愤地道,这些人被训练得,根本不懂人情了。

不行就是不行,人家一点都不客气,仇笛急了,扯着嗓子喊了声:“费哥,还能喘气吗?我来看过你了啊。”

那俩没想到这样也行,一人挡仇笛一条胳膊,怒目视着,眼看就要动手了,那位同行的国安赶紧劝着,医生接到紧急呼叫了,匆匆奔来直进病房,片刻又出来问着:“谁叫仇笛?”

“我我我……”仇笛应声道着。

“你进去一下吧,病人要见你。”医生道。

众人瞠目结舌间,仇笛一闪身进去了,有点小意外,病人清醒以后谁也不见,没想到第一位见的,却是位不相干的人。

可能无人能领会这一对共过患难的朋友,仇笛进门时,费明在活动床上半躺着,脸色有点苍白,不过表情却是好兴奋地看着他,第一句是:“我说嘛,好人才不长命,瞧瞧你毫发无伤的,一准就是坏种。”

仇笛一下子鼻子老酸了,他笑着道着:“你也不是个好种,背后俩窟窿,我以为你都挺不过来了……”

一说,仇笛鼻子一抽,奔上前去,握着费明宽大的手掌,吧嗒吧嗒掉了老大的两颗泪珠,费明却是无语安慰,轻轻地摩娑着他的脑袋。

泪眼朦胧间,老费唱着哈里路亚把车飞起来的疯狂依然历历在目,一瞬间飞跃而起,一瞬间轰然坠地,死死地把抱枕摁在脸部的仇笛,感觉到气囊巨大的冲击,压迫他几乎窒息,他那一刻很清醒,划破了气囊,从窗户里钻出变形的车,惊恐地爬着,用石头砸开了驾驶室的门,把费明拉出来的时候,才发现他已经奄奄一息,他以为这家伙吓怂了,还大声地讥笑,拍着脸蛋让他清醒,不过唤不醒,在他身上摸了一手血时,他才省得,费明侧伏着护着他时,早中枪了……

“哭个屁呀?这不没事么?”费明抽着被角,给仇笛擦了擦,促狭的眼神道。

那是怕他伤心,在故做轻松而已,仇笛摸着他的背,被费明一巴掌推开了,他斥着:“行了行了,别搁我身上摸来摸去,你肉麻,我怕起鸡皮疙瘩呢。”

仇笛看了看他,能这样扯淡,八成没事了,他拉着椅子,坐到了费明床边,兴奋地给费明削着苹果,费明看看他,指指他的腹部,仇笛一撩衣服,一个微创的刀口,他解释着:“前天做的手术,取出来了。”

“那就好……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费明好奇问了句,仇笛眼神一闪,他明白了,恍然道着:“哦,还被抓着壮丁呢,是吧?”

“你都这样了,我好意思跑了么?”仇笛苦着脸道,把苹果递给他。费明大啃了一口笑着道:“不要找客观理由好不好?你骨子里就好斗,不找到答案你会睡不着觉的。”

“谁骨子里好斗了,扯淡。”仇笛不屑了。

“快算了吧,一枪就把尾巴崩了……哎我说,好枪手可都是子弹喂出来的,你那来的条件学啊?”费明最大的疑问恐怕要和他的职业有关,他的几枪都没有打掉尾巴,可没成想被这个半瓶货办到了。

仇笛嘿嘿一笑道着:“我属于天资太优秀的,你嫉妒不来。”

“切……回头好好查查你,我怀疑你小子私藏武器了。”费明笑道。

“少来了,我还举报你违反纪律呢。最后一刻英勇开车下路的时候,唱着哈里路亚,跟尼马恐怖分子一样……你那时候应该喊一句,为了祖国和人民,我要跳河……”仇笛严肃地道。

听得费明一噎,瞪了他几眼,恶狠狠地道着:“小子,等我伤好了,小胡同里堵住你非胖揍一顿。”

“我还真想和你过两招,甭看你又高又壮,未必是我对手……等等,我再给你剥几个香蕉,你多吃点,赶紧好啊……省得可怜巴巴躺医院让小护士折腾你……哎我说,你们挺腐败的啊,公费医疗不说,配的小护士还都这么水灵……”

“瞧你说的我好像享福似的,咱俩换成不?”

“切,少来了,你都被小护士摸了几天了才跟我换……跟我说说,心里是不是美滋滋的?不能下床,内急的时候,被人帮着办事,啥感觉涅?”

“我……操……悔死我了,我干嘛挡那两枪,该让你躺着多好……”

“……”

两人在里面叽歪个没完没了,陪同的国安一直看着表,几次想提醒,都被守门的挡住了,见面超时了足足一小时,都没见那人有出来的意思……

……

……

此时,在七处的局长办,董淳洁正等着计划的批复。

他是坐在局长办公桌的侧面的,两人正观摩着田上介平的几次审讯记录,这个人在短暂的失态后,又回复到了先前的状态,中野惠子查无此人的消息都没有再次刺激到他,屏幕上的这位,漠然、平静、一副副引颈就戮的样子。

“作为一个情报人员,这个人值得我们尊重啊。这些死硬分子,那一个都有信仰的人,那怕被他的祖国抛弃,也无怨无悔。”陈局赞道,他关了屏幕,叹息道。

一切手段之于信仰都会被视做无物,这也是反谍手段永远落后间谍技术的原因之一,因为决胜的大多数时候,人的信念在其中起的作用至关重要,这不是技术上的差距可以弥补的。

“还有一种情况,这个人有可能,什么也不知道。否则在这种时候,他应该抛出点东西,那怕仅仅作为交换,换一点优待条件。”董淳洁如是道。

“那结果还是相同的,现在走进死胡同了。”陈局道,他指着一页纸道着:“你们的计划太笼统了,我有点看不明白。”

“我也不是很明白,但是仇笛给你回溯了一下经过,我觉得还是可行的。”董淳洁道。

“你说说看……”陈局好奇心起。

“咱们从头说起,6月中旬,李从军,也就是这个‘田上介平’落网,两周后,仇笛他们被放到李从军的位置钓鱼,其实中野惠子,在我们根本没有察觉的时间,也就是七月二日,已经被灭口……之后又过了将近两周,仇笛无意撞到佰酿,被对方发现,行动组判断,很可能对方也在盯着仇笛,再之后,对方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把咱们的诱饵,也变成了他们的诱饵……这应该是标准的黑涩会栽赃手法,想一想,如果仇笛不是我们的线人,他在李从军几次出没的地方,都出现过,再加上出入中野良子的居处,开着中野的车,车后备箱还放着杀害中野良子的凶器……这个黑锅,他是背定了。”董淳洁道。

“嗯,这是预定到的计划,如果不出意外,应该是这么个剧情。”陈局道。

“但在16号事发的时候出现变故了,先是早上,指挥线人的换人了,仇笛反应很快,判断出中野惠子可能已经出事后,我们很快就找到了她的尸体……再然后,段小堂刚刚约了仇笛,我们准备抓捕,而就在这个时候,段小堂和仇笛却双双几乎同时遭遇灭口……其实灭了段小堂,我们就全瞎了,仇笛根本不知道什么重大情况啊。”董淳洁问。

“是啊,明知道他是线人,灭他的代价的可是不小,赔上一辆价值几十万的车,和一个好枪手,对地下势力,这绝对是一个重大损失……你是说,这样的做的原因才是关键?对呀,什么原因?理论上,灭口段小堂以后,他们就是安全的,仇笛根本没有接触对方的核心啊。”陈局问。

这时候,董淳洁笑了。

陈局好奇地看看他,然后又低头看计划资料,又在电脑上看实时的进展,思忖片刻,他笑了,笑着道:“有点意思了,旧情人的新欢,居然是田上介平。在旧情人处呆了数个小时,看来是唯一可能招致杀身之祸的原因了。”

“我也觉得匪夷所思,但别无选择……现在的情况是,段小堂沉渣泛起,需要牵制我们大部分警力,而且和他相关的官商黑恶,谁的屁股也不干净,对手可能深谙长安地方的环境,用这层灰色地带作为他的天然屏障,试想,就即便我们能把这层灰幕抽丝剥茧理得清,但到那时候,恐怕真正的主谋已经逍遥法外了。”董淳洁道。

“但你这个计划风险很大啊,把涉案的全部放掉……万一溜上一个两个,怎么办?”陈局问。

“我也担心这事,但是,从事商业间谍行业的高手告诉我啊,他们讲凡能看到的真相,绝对是被粉饰过的假像;凡能看到的目标,都不是真正的目标……我觉得,他们的话,很适合这件案子。”董淳洁道。

“有道理,那些深藏幕后的人,是不会轻易授人以柄的……我们能抓到的,大部分是他们刻意让我们找到的……对,很可能他们已经预见到了这种情况,一刨段小堂,肯定是焦头烂额,千头万绪,谁也顾不过来再找他们的蛛丝马迹。”陈局道,这层灰幕可能是最好的伪装了,而这样的伪装让他皱皱眉头道着:“难道,对手是官场的人?这么熟悉规则。”

“而且还在利用规则给我们设置障碍,一查段小堂涉案的人,马上就陷入一个权财泥沼了,而且有些人违法事实很重大,不比泄密差,对于那一个办案的,这都是有诱惑的。”董淳洁道,办案人员谁不想借着一个案子为自己职业生涯添上一笔,取舍之间,恐怕那种既不涉财,亦不涉黑,而且隐藏很深的泄密就要被忽视了。

“好吧,需要什么,局里全力配合,把这只黑手刨出来……我不约束你该怎么办案,但这起间谍案,必须办成铁案。”陈局道,抽着签字笔,在计划书上重重的签了他的名字。

……

……

直到快中午的时候,仇笛才从医院住院部出来,陪同的国安人员倒没有不耐烦之色,不过等在车里的包小三、耿宝磊就不行了,刚上车,两人都是呲牙翻眼,就差破口大骂了。

对了,没有骂的原因,也在车里,管千娇赫然在座,她是被诳来的,还没有从三个人毫发无伤、重新出现的震惊中惊省,却发现让她更震惊的,三人坐的是北汽奔驰,住的是四星宾馆,出入还有四位保镖陪同,那保镖训练的相当有素质,废话一句都不多说,像机器人,亦步亦趋跟着。

这不,上车就走,啥也不说,管千娇心虚了,她问着:“哎,这是去哪儿啊?”

“去了你就知道了。”包小三学着国安的口吻。

“组织原则是不能多问。”耿宝磊呲笑道。

“你俩装什么牛逼的,什么组织?”管千娇愣了,她坐到了仇笛身边,好奇地看着,看了半天,手指一摸他耳际:“这伤怎么回事?又跟谁干仗了?”

“我告诉你,你又不信。”仇笛道。

“那你还没告诉我呢啊?”管千娇郁闷了。

“嗯,那我现在告诉你……我这是和一位安全局的同志,在逃避一个枪手追杀时受的伤,那场面太特么激烈了,一百多麦,子弹砰砰砰打车都成筛子了……最后没办法,我们只能把车开出路面,哗声从十几米处掉下河里,侥幸逃生……”仇笛严肃地道,看看管千娇。

管千娇摸着下巴,好奇地问着:“你说的那部电影?混群演去了?”

“看看,就说她不会相信的。”仇笛笑了。

“信你们仨才见鬼呢……我说,少跟我打马虎眼啊,把我骗来干嘛呢?”管千娇不悦了,不知道这仨出什么坏水。

“别这样,咱们搭裆不是?”包小三道。

“就是啊,咱们俩还睡过一张床呢?”耿宝磊道,惹得管千娇啐了他一口,仇笛也逗趣道着:“没有你,我们的生活太寂寞,老实说,不在的这日子,你一点都没想我们?”

“想你们才见鬼呢……这到底想干什么呢?不是想把我拐卖了吧?”管千娇愕然问着。

“就你,不拐卖别人就不错了,谁敢卖你呀?”包小三道。

和这两货扯不清,管千娇揪着仇笛不客气了,直说了:“……说清楚,否则我马上下车。”

“嘿嘿……看你吓成这样,很简单,跟我们走,偷点东西去。”仇笛道。

“有包小三在就行了,让我偷什么?”管千娇道。

“他不懂电脑啊……通过电脑偷,这不你强项么?报酬相当高,免费机票,免费住宿,就一句话,干不干吧,你不要我另找人。”仇笛压低着声音道。

“不是什么危险的事吧?”管千娇怀疑地道。

“再危险,你都是坐在电脑后,能有什么危险?”仇笛不悦了。

“废话,你让我偷信用卡信息、手机信息什么的……那不危险啊?”管千娇警惕地道。

一听这个,包小三来劲了,凑着脑袋上来问着:“咦?这些你都会?你不早说咱们早发财了。”

他脑袋被仇笛无情地摁下去了,仇笛笑着道着:“我向你保证,没有什么危险,而且这次的报酬,足够你舒舒服服过下半生……一句话,去不去?”

管千娇咬着嘴唇,还有犹豫,基于对仇笛的信任,她觉得不会有假,但同样是基于对仇笛的认知,她知道仇笛胆大太,又有点怀疑。

“司机,停车。”仇笛喊了句,车嘎声而停,停到路边,仇笛不客气地对管千娇道着:“下车,不去我们另找人……回头约你吃饭啊。”

“咂,谁说不去了,你给谁摆脸看……司机,开车。”管千娇拿定主意了,小样拽起来了,直指着三人道着:“知道你们仨不学无术,遇到难题就没治了……没办法想起我来了吧?哼。”

她在得意,那仨呢,同样在得意。

震惊从此时此刻就开始了,车疾驰到七处,接上了董淳洁,管千娇拿到了配发电脑让他眼前一亮,定制的,防摔防水,一摸笔记本手感惊讶得她眼睛都快凸出来了,这可不是有钱能买到的。下一刻直驶机场,从地勤口直上航班,都不用排队等待,头等舱一坐,她开始相信这几个货没准真是交上桃花运了。

不过开机试了下电脑把她吓住了开机密码输入条行上方,是国徽的标识以及国安的单位名称,当黑客的岂能不知道这干系的重大,吓得她一合电脑,瞪着仇笛,又看看董淳洁,估计在怀疑是不是要干重大违法勾当。

“这样的密码,你能破解吗?”董淳洁从后座凑上来轻声问。

“什么破解?我那会呀?”管千娇剜了仇笛一眼,这谎言太没可信度了。

“他们,到西北跟了我一路,都成朋友了……我是国安七处人员,董淳洁……这是我的证件,放心,你正在为国家服务……”董淳洁递着自己的证件,让管千娇看了看,管千娇不信老董,但信得过仇笛,仇笛点点头,这倒让她放心了,起码比偷着干放心了,老董和霭地再问着:“那我再问一遍……这样的密码,您能破解吗?此行我们可能需要到很多类似破解的技术。”

“说实话吗?”管千娇问。

“当然实话。”董淳洁预感到,这又是个民间奇人。

“实话还是不用破解。”管千娇翻开电脑,包里找着手机,连着线,边操作边道着:“大部分机构的密码基本是白痴类型,有关部门的密码,可能比白痴还差……这都128位算法加密时代了,我曾经访问过一个政府网站,居然还停留在八位时代,细细一看,居然是买的代码框架装门面呢,那种加密让我们破解简直是侮辱。”

劈里叭拉敲击着键盘,话音落时,已经进入了界面,管千娇一亮屏幕,让董淳洁看。

剩下仨都在笑,老董羞赧地吧唧吧唧嘴巴,尴尬道了句:“幸亏密码不是我设的……欢迎你加入白痴队伍。”

老董的歉和倒是让管千娇接受了,可得悉实情,还是让管千娇一下子消化不了,起飞时,她剜了仇笛几次,仇笛笑着问:“怎么了?”

“你真把我卖了?”管千娇气不自胜地道。

“卖了个好价钱,你别羞答答还不情愿好不好?以为我不知道你考公务员因为身高原因被刷下来好几回?这是给你机会啊,打他们的脸的机会……说不定能破格录取啊。你得谢谢我。”仇笛笑着道。

管千娇也笑了,不过她趁着起飞的间隙,伸着手,狠狠地掐着仇笛胳膊上的肉,看着呲牙咧嘴的仇笛,她笑着道着:“谢谢你啊!”

“不客气。”仇笛揉着胳膊,脸上难堪地道,这事办得是不怎么地道,就招安也得有个心理过程不是,千娇明显还有点不情愿,不过只能认命了。

一个半小时后,这一行特殊的队伍长安落地,落地的第一时间,最新的进展却是让仇笛瞠目的消息:

庄婉宁被正式批准逮捕。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46章 千头万绪乱像 下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48章 暗手冷招难挡
热门: 第十二张牌 暗瞳 永恒圣帝 狐狸夫人太正经! 断龙台 [综英美]我家治疗10厘米 重生之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蒙蔽 凶兽时代 末世贸易男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