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46章 千头万绪乱像

上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45章 换将激将用将 下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47章 屡败屡战何妨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陈傲接任行动组第三天……

段小堂涉黑势力被铲除,此案全市震动,对于类似“养肥待宰”的货色,公安部门掌握的各类情况相当充分,自市局到各队、各派出所,井然有序,分工明确地奔赴各类五花八门的公司、建筑工地、娱乐场所等等,按图索骥、照单捕人,接下来就剩下一件事了:查封。

黑涩会从来都是给打工的,到清算的时候,得全额罚没上缴国库。

据不完全统计,自事发7月6日到今天上午,各单位实施刑事拘留的人数已经有八十余人,传唤以及监视居住的,有上百人之众,查获的各类毒品、武器、赌博机,琳琅满目地摆了长安分局一个大院子,足足拉了几货车,特别是枪支,七十余支长短枪,差不多能做一个轻兵器展览了。根本不用渲染,这就是一个盘踞在长安多年的黑恶势力,不管谁打掉他,都是个大快人心的结果。

查到的很多,但并没有期待的多,最起码行动组的期待渐近落空了,很快就陷入到这种千头万绪的刑事犯罪线索中无从选择了,这些人涉及数起枪案、绑架等恶性犯罪,段小堂的手下更是鱼龙混杂,从偷拐骗到打砸抢什么人物都有,假如真有境外人员收买这股势力为己所用,谁可能知道,他能于出些什么事来?

第三天上午,第例会,徐沛红在清理着由国安授意,先行刑事传唤的人员,她一个一个名字念着,房地产商,扬某,工商会副会长;火电企业老总李某,国企老总,省厅建议先放人;众鑫汽贸的老总,齐某,他是不少品牌合资车的西北总代理,市局仅例行了询问……当然,其中最耀眼莫过于行动组的熟人燕登科了,这货和段小堂居然是把兄弟关系,佰酿有段小堂两成股份,他是头一个被传唤的,现在还扣留着,同样身份不菲,居然有个市政协代表的护身符。

行动组对此已经无语了,段小堂牵涉到了政商人士要真查得水落石出,恐怕一年半载都不够用,特别像这些巨富大贾,前脚被查,后脚小动作就来了,从省厅直到市局都有为他们讲情的,估计都能以正常经济来往开脱。特别是段小堂已死,很大重大证据轶失的情况下。

“……陈处,有的滞留已经超过四十八小时了,家属挤到市局闹事,暂时也没有有力的涉案证据,而且他们中不少人都有政治身份,公安方面的意思是,如果没有证据申请拘留或者逮捕,今天就要放人了……”徐沛红小心翼翼地道。

陈傲不像董淳洁那么好共事,官派很足,城府很深,轻易不苟言笑,他思忖了片刻道着:“依法办事,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这似乎也是一种无奈,他话出口,一指道着:“对,燕登科查到什么了没有?他是个重点嫌疑人,先把他扣着。”

众人都看向了王卓,那些人背后不为人知的线索,只能依靠大信息平台的威力了,王卓条理地道着:

“暂时没有发现燕登科的直接涉案情况,但他身上疑点很多,和段小堂的经济往来很频繁,但他以生意往来搪塞,谁也说不上什么来……我查了他的所有账户,却意外地发现,在他的中行关联账户里,关联到了一个人……”

他慢慢地移着电脑,众人看到证件、照片时,齐齐愣了下,陈傲意外地问:“这是谁?”

“庄婉宁,就是线人出事前见到的那位女教师……刚介入调查时,我们对她的背景做了一下调查。”徐沛红赶快找着电子文档,陈傲眼睛亮了亮,提醒着:“往下说。”

“她是一年前回国的,就读于纽约州立大学,第一次调查没有发现疑点,不过段小堂的隐匿账户前天拿到后,我查到了今年三月的一笔汇往境外的款项,金额2万美元,接收方是美国花旗银行的一个账户,如果就此消失,我还真没法查。但是这个账户随后又在境内消费,消费后有银行间的结算,于是我查到了,这笔钱兜了个圈,又消费到佰酿的账户上了,反查持卡人信息,正是庄婉宁本人在境外申领的卡。”王卓道,他说不清这个信息的价值究竟有多大,只是很怀疑,因为庄婉宁在视线中出现的次数太多了,又有线人有说不清关系,他还真不相信这个女人是清白的。

“没有无缘无故的钱。其他呢?”陈傲眼睛亮了,追问着。

“昨晚我们综合了一下信息,太多太杂,我们往下查,只能拣有价值的线索追踪……一是枪手的枪源、二是违法资金的去向,所以就查到她这儿。查到这儿,她身上的疑点就越来越大,长安大学,恰好是李从军经常出没的地方;她和重大涉案人段小堂,又有说不清的关系,同时,燕登科也在追求他……线人被追杀之前,最后一个见到的就是她……”王卓道。

嫌疑……很重,结果……很简单。

陈傲扔下电子文档道:“抓”

片刻又补充了一句:“连她那什么狗屁男朋友,一起抓加快佰酿、松子料理两处人员的排查,发现疑点,一定深挖细查。”

一言而动,又是一天的追捕拉开了帷幕……

八时整,王卓向京里上传了,拟定限制出境人员的名单,不管达官显贵还是豪富大贾,涉及到这个层面,是没有什么通融可讲的,名单罗列了上百人,他明白,上面的意思是,要关住出逃的大门,来一场关门打狗了。

只是狗藏在什么地方,还真不好说。

行动开始后,后台就不断接收现场信息,因为牵涉甚广,从传唤到询问都是全程录像的,因为嫌疑人交待“女人”的线索,抓捕对于女性嫌疑人相当重视,可结果又不遂人愿了,此时在他电脑里点开的视频,一多半都是女人,佰酿的服务员、松子料理的服务员,差不多都女的,那见过这种阵势,多数吓得都不敢说话,一说话就是一把鼻涕一把泪,要不上下牙直磕巴,话都讲不成一句,进展得极其缓慢。

看了一个小时,他颓然而坐,旁边监控的李小众随口问道:“小王,看花眼了吧?”

“早花了,到底是谁啊?”王卓苦着脸道,肯定有一个,可究竟会隐藏在什么地方。

“真不好说啊,我也头回遇见这种情况,大部分时候,都是有准确目标,只等时机成熟抓捕就得了……谁可想到这次颠倒了,我们觉得是时机,却掉进别人挖的坑了。”李小众小声道。

好在没啥人,外勤带队执行任务,家里就他、王卓,和时刻等待召唤去评估嫌疑人心理的都寒梅,她一直闲着,因为嫌疑人太多,没有圈定重点突破的。

“我觉得这次要黄。”都寒梅声音更小了。

“什么意思?”李小众看着她。

“你想想,又是临阵换将,又是和地方全方位展开合作,这就是一种苗头。”都寒梅道。

“什么苗头?”王卓不懂了。

“两手准备啊,如果查到更好……查不到,我们就退居其次,也不丢人,反正公安也不知道我们在于什么……”都寒梅笑道,这肯定是上面处理方式,凡事四平八稳,进退自如。

“可我刚拟好限制出境名单,好像上面要有大动作。”王卓不信地道。

“你也太年青了,真正的间谍,限制有用么?”都寒梅反问道,一句把王卓问愣了,对呀,这顶多是聊胜于无,方便日后的反查而已,真正的主谋,洗底之后,应该已经悄无声息的消失了,或者他不用消失,已经没有可能知道是谁了。

“别乱说了,陈处接这么个烂摊子,心情肯定不好,别撞到火头上。”李小众小声提醒了句。

都寒梅正在浏览一个抓捕的场面,他瞥了瞥眼,笑道:“事实如此啊,就因为田上介平说了上线是个女人,就把主要目标全部指向女嫌疑人身上……为什么不考虑他说话的真实性呢?还有,死亡的中野惠子,为什么不可能就是他的上线呢?”

“还真让你说着了,我刚接收的信息。”王卓奇也怪哉地看了他们二人一眼,提示着储存位置,两人齐齐打开文件,扫过一眼,相视愕然,李小众瞠然道着:“查无此人?”

“对,我们通外交使馆知会了对方,对方的回复就是这样……北海岛有中野惠子这个人,但中野惠子还好好在当地,这个身份,是假的。”王卓道,说到这儿,他笑了。

李小众和都寒梅都笑了,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估计没人会承认这个死者的属国了。

“看来这个中野惠子,有国难回了啊。”都寒梅笑道。

“那李从军,也就是田上介平,为什么撒这个谎呢?”王卓奇怪地问。

“如果中野惠子是他的上线,那他就没有撒谎,上线是个女人……既然双方通过段小堂交易,那知道他和惠子情况的,恐怕也只能是段小堂……他没撒谎,要杀人灭口,还有比找段小堂更容易的吗……你查查,几方dna的对比,洗底的结果应该是这样,绕一个圈,最终发现,死者就是凶手。”都寒梅思忖着道着,只有这样才能于净彻底,行走在阴暗中的人只相信死人。

这个不难,王卓直联着省厅的罪犯系统,有点惊讶于地方警方速度,看看半个小时前冒出来的消息,他惊讶地喊出来了:“死者身上留下的dna,和杨勇,以及追杀费明枪手的dna吻合……这两个人,应该是奸杀中野惠子的凶手。”

啧……李小众懊丧地直拍桌子,不悦地看着都寒梅道,你们这些研究人心理的,总是习惯当事后诸葛亮。

“他们不死,谁也确定不了啊,其实我们在一直被牵着鼻子走的,全力以赴注意着线人提供的消息,可恰恰忽视的是,对方正是通过线人,把我们引向了歧路……他可以从容的消除一切痕迹,我想,恐怕就李从军留下点什么,也要被他们找到了。”都寒梅道。

“本来线人是个替死鬼,如果他无意被栽赃,成为杀害中野惠子的重要嫌疑人,那这个案子……按照现在的刑侦条件,多数他得负责了……本来是栽赃,又变成灭口……这事……好像主谋察觉到了什么,最终下狠手来了个大洗底。”王卓犹豫地说着。

“吁……不谈这个。”都寒梅一下子兴味阑珊了。李小众也有气无力地低下了头,不准备说了。

对了,自陈傲到来发布通讯限制的命令后,都明白意味着什么,虽然仅仅是对办案人员的通讯限制,可这里的潜台词是,怀疑的目标,不排除内部人员。

张龙城和徐沛红一组、戴兰君和陈傲一组,上午奔赴市刑事侦察总队,用一个普通警察的身份对带回来的庄婉宁、马博两人进行询问。

特询室之一:

庄婉宁出离愤怒了,拍着桌子在嚷:“……你们究竟是谁?凭什么从课堂上带走我……我犯什么法了?你们这是侵犯人权……作为执法者你们缺乏起码的职业道德。有强推着人上车的吗?我的学生会怎么看我?我将来还怎么在大学教书?”

吼得声嘶力竭,气得满脸通红,桌子拍得啪啪直响,戴兰君和陈傲都有这种涵养,一语不发,等嫌疑人气势一而再,再而竭之后,陈傲才慢悠悠地问着:“正因为不知道你犯什么法了,才刑事传唤啊……要知道,那就是逮捕了。”

“那传我于什么了?总不能无缘无故吧?”庄婉宁气愤地道。

陈傲使着眼色,戴兰君抽着一张纸问着:“这是你的银行卡?境外申请的?”

庄婉宁看了看,纳闷地道:“是啊,留学时候申请的。”

“这张卡呢?”戴兰君问。

“卡?”庄婉宁迷糊了,愣了,根本想不起来了,她难为地道着:“回国扔了多少东西呢,我那想得起来?”

“你不会告诉我们,丢了吧?”陈傲问。

“肯定是丢了啊。”庄婉宁瞠然道。

“这几个人认识吗?”戴兰君啪啪拍了几张照片,段小堂的、仇笛的、以及燕登科的,还有欲盖弥彰,她男朋友马博的。

“认识啊,这是我同学,仇笛……这是佰酿的老板,燕登科,这是我的男朋友马博……这个,我不认识,没见过。”庄婉宁指着,流利地道,不像做假。

“你的银行卡,在佰酿消费过,能解释一下吗?”戴兰君问。

“啊?我一穷老师,我在那个坑爹地方那消费得起?”庄婉宁出离惊讶了。

两人不说话了,庄婉宁知道可能是事实了,她脸色越来越难看,话音变了,变得很委婉了道着:“……我真不清楚,我平时就大大咧咧的老丢东西……再说于嘛去燕登科那儿消费?他送我钱还来不及呢,我至于还给他钱吗?”

“那你的男朋友呢?好像也是小富商,有没有可能借用?”陈傲问。

“不可能,我们处了才几个月再说我都记不清了,怎么借给他?”庄婉宁被问得丈二和尚摸不清头脑。

问来问去,原地打转,陈傲愤然离座,留下戴兰君直勾勾盯着她,让庄婉宁极度地不自然了,庄婉宁气愤之下,剜了戴兰君一句道:“阿姨,您别这样看我成不?我又不是阶级敌人。”

叫阿姨?戴兰君也气得甩了夹本,起身离席了……

特询室二:

那位小富商马博可是吓得满头冒汗了,问他什么,他就毕恭毕敬说什么,一口一个警察叔叔,两口一个警察阿姨,叫得张龙城和徐沛红都不好意思欺负小孩子了。

他本人毕业于长安大学,回母校看老师时,偶遇到了和老师同一系的戴兰君,两人是长辈牵线,处上对象的,谈的也不深,小伙子说了,庄老师脾气不好,老和他生气,他爸妈怕他受欺负,一直不太看好;庄老师的父母呢,又嫌小伙子经商不务正业,也不看好,但是两人呢,有时候又谈得来,所以一直没分手。

偏偏没分手呢,又有烦心事,参加一次酒会,结果招惹到燕登科了,老是去骚扰他女朋友,他是敢怒不敢言,还指着人家燕总给点生意做呢。至于仇笛呢,也认识,是庄老师的同学,这个同学和个流氓地痞一样,碰见两回就起意骚扰……哎哟,小伙子满腹苦水,欲哭无泪啊。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陈傲气得拂袖而去,戴兰君追问着:“这两人怎么办?”

“男的放了……女的刑事拘留,说得好听,想不起来,让她好好想……你就盯这儿,审她48个小时。”

陈傲气愤地道,自顾自上车走人了。

戴兰君可是被尴尬到当地了,隐隐地心里有点不忍,不过她只能依命行事,谁的嫌疑也没有写在脸上,她匆匆回头和总队的同志交涉着,办了个拘留申请,出门时,正逢着张龙城和徐沛红悻然离开,相视无语,戴兰君匆匆几步又退出来,透过窗户看那位蔫不拉叽的马博。

这家伙怂得,就差抱着腿求饶命了,明显是被父母宠坏的货色,特询室里怂得像条虫,准备走了,整整衣领,拉拉衣襟,还不忘保持光鲜的外表,被刑警带着出了门,站在窗口的戴兰君看着他,相视一眼时,戴兰君真为庄婉宁有点不值。

这家伙佝着背,不迭地谢谢警察叔叔,下了楼,逃也似地出了总队大院,拦了辆出租车跑了。

无言地推开了滞留着庄婉宁的房门,把拘留通知拍到桌上,戴兰君看着庄婉宁,一瞬间,庄婉宁终于按捺不住了,抽泣着,抹着泪,喃喃地说着你们这帮法西斯……她哭着,不过很快平复了心态,看着戴兰君,一副听之任之的态度。

“习惯就好,其实没什么,配合我们尽快摘掉你身上的嫌疑,澄清一下误会。”戴兰君道,直觉告诉她,似乎错了。

“这肯定是个误会,但我说不清啊……难道你觉得我明明就在长安,还会蠢到拿美国的卡在这儿消费,白白让坑爹汇率扣美元?”庄婉宁说了个现实的问题。

戴兰君没听解释,扔出来了段小堂的照片道:“听说这两天长安发生什么事了吧?”

“听说了,铲除黑恶势力,叫什么小堂?”庄婉宁道。

“对,就是他,他就是黑恶势力代表,段小堂,给你汇款的好像就是他。”戴兰君道。

庄婉宁一下子急了,拍着桌子道:“那你问问他呀,兴许他脑袋让驴踢了,汇错了,你问我啊?”

这个反应像抓到了救命稻草,戴兰君更确定是错的,她轻声道着:“他死了。”

哎哟……这算是说不清了,庄婉宁直拍额头,欲哭无泪了。

错的,也许彼此都知道是错的,但没有澄清的契机了,沉吟好久,戴兰君几次回忆到仇笛一而再、再而三地去长安大学,原来心里尚有点妒意,不过现在他倒觉得,兴许仇笛真发现了什么,她端详着楚楚可怜的庄婉宁,如果换个场合,一定是个满身书卷气的倩倩淑女,这样的人,不可能和段小堂产生什么交集啊?

可惜了,无从证实了,许久后,戴兰君突然问着:“反正你暂时走不了,咱们聊聊吧。”

“等会聊,我在想,我那张银行卡的下落,我真是记不清了……航班上丢过一次行李……咝……在国外就第一学期用过,以后再没用过啊……咦对了,汇款时候不是录相吗,查银行啊。”庄婉宁道。

“银行的监控记录只保存三个月,这几笔汇款,很早了。”戴兰君道。

瞬间又绝望了,庄婉宁气得直擂桌子。

“换个话题,聊聊你这位同学怎么样?”戴兰君亮着仇笛的照片。庄婉宁瞬间警惕地道:“我什么也不知道……他打燕登科打了,我劝过他投案自首来着。”

“我知道,是6号晚上劝的。”戴兰君揶揄地道。

“啊?他也被抓啦?”庄婉宁会错意了,苦着脸问。

“嗯,抓了。”戴兰君恶作剧心起,严肃地点头道,她观察着庄婉宁的表情变化,庄婉宁气得直抽鼻子,差点又盈两眼泪珠子,戴兰君不失时机地问着:“是我审的他,据他交待,是因爱成妒,对燕登科大打出手的……很严重啊,可能要判个故意伤害罪。”

“啊?”庄婉宁又被吓住了,咬着下嘴唇,抽答着,开始啜泣了。

普通女人能随哭泪就来,戴兰君可受不了,她急忙摆手道着:“喂喂,你先别哭,可能有转机……燕登科也涉案,你这位同学可能发现了点什么,生怕你陷到其中,才那样做的你想想,他告诉过你什么没有?”

嗯……庄婉宁流着泪使劲点头,有。

“什么?”戴兰君好奇地问。

“他说他一直喜欢我,一直没敢告诉我。”庄婉宁抽泣着,无限悔意地道。

戴兰君像被雷击了,嘴唇呢喃,有语无声,看来男人和间谍一样,甭指望他们会说实话。

“其实我也一直很喜欢他,以前在学校时候,那么纯朴,那么腼腆……以前都没发现啊,他还有很血性的一面,他打燕登科的时候,我有点怀疑,我是不是选择错误了,一个男人为一个女人不顾一切,那绝对值得珍惜……啧,可惜,我们彼此都错过了。”庄婉宁黯黯地道,像诉着自己的命苦。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45章 换将激将用将 下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47章 屡败屡战何妨
热门: 末日之无上王座 爵迹·风津道 官心病 非人类下岗再就业 未来镜像 末世盗贼行 雾锁天途 二号首长 外星屠异 神澜奇域海龙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