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44章 暗夜血夜枪响

上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43章 守望愿望绝望 下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45章 换将激将用将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女人?一个女人?”

最新消息,把一个偌大的疑问带到了行动组,王卓从保密专线接收到了简短的信息后,苦守了数小时的行动组炸开了。

“可信吗?”董淳洁狐疑地问,让一个间谍开口有多难他清楚,而且即便开口告诉你的,那怕是真的,也绝对是掺过料的。

“局里分析,可信度应该有,他对中野惠子的死反应很强烈,已经确认,他叫田上介平,真实的身份是美籍日侨,可以反查到他的地址以及信用记录……据他交待,他只负责资金的出入境,以及在本地收买可用人员,接头的据点就在佰酿酒庄……他和上线之间,有一个中间人,这个中间人据他描述,叫伍先生,不过体貌特征,很像这个人……”王卓搬着电脑。

屏幕一亮,众人齐齐噤声,是段小堂,那位传说中黑白通吃的地下人物。

“间谍和黑涩会沆瀣一气,这是惯有的现象。”张龙城喃喃道。

“应该是这样,借重段的势力,武器、人员、环境对他们就都不是问题了,只要有钱,他们可以为所欲为。”徐沛红道,这是反谍方面常遇到的情况,境外的间谍不傻,想尽快溶入一个陌生环境,借重地下势力无疑是个最好的捷径。

“发出去辨认。”董淳洁道。

“已经发了,局里正在确认。”王卓道。

“还是不能解释完整啊,即便是段小堂,那个隐藏的上线,费尽周折地让抛头露面,难道就为了栽赃?这岂不是把自己置于危险境地?要说他们一点都不知道,又说不通。”戴兰君觉得有点不对劲了。

“这种人的审讯,不能不信,但绝对不能全信,死者中野惠子,我觉得她的身份都很可疑,应该不止田上介平的情人那么简单,否则就不至于招至杀身之祸了。”张龙城道。

“不会也是借刀吧?如果他们不是隶属于同一个组织,仅仅是在情报上有合作,那就得多考虑一下了,田上介平有可能借我们的手,除掉对手,掩盖自己的真实的目的。”李小众道。

“狗咬狗一嘴毛,就怕他不乱咬。”董淳洁的精神状态开始恢复了。

王卓的兴奋劲也上来了,他道着:“到现在为止才觉得有点味道了啊,我说嘛,大炮打个蚊子就没什么意思了。”

“没有那么简单,这才刚刚揭开了冰山一角,水有多深,还得从长计议。”都寒梅道,同样没有捋清楚这其中的蹊跷究竟有多深。

不一会儿,局里的信息传到,这位“伍先生”,就是段小堂。

“马上建立重点监控,他的亲属家人、社会关系、常去的地方、财产情况……全部刨出来,能和李从军搭线的,不是普通人……不,田上什么平,都要。”董淳洁抚掌乐道,终于等到突破的这一天了。

徐沛红分配着监控、外勤各组,银行方面,已经在连夜去调数据了,千头万绪汇聚到这一点,谁也知道,很可能已经触到了真相的边角,很可能下一刻就是真相大白。

忙碌的半个小时,安排方定,这时候,在比对几处监控以及手机信号追踪的王卓叫着李小众道了个奇怪的现象:“今天上午指挥线人的这部手机,还在活动着……而且根据交叉定位,应该就在段小堂手里……”

“这说明……是不是黑涩会的反追踪水平确实还差一点?”李小众判断道。

“这是常识性的错误啊,前一个水平太高,追踪不到;这一个水平太低,就在面前。这怎么回事,我怎么觉得不对劲啊?”王卓道。

这话让戴兰君听到了,她凑上来,看着屏幕上提取出的一堆通话记录,愕然问着:“还有这么多通话记录?”

“对呀,这货是个白痴啊……要不就是根本不知道他被盯上了。另几组通话,直联的是已经跑到内蒙境内的杨勇、李安贵三人。”王卓道。

“兴许他们真不知道吧,是咱们把他们抬得太高了。”都寒梅如是道。

恰恰在这个时候,又发生一件匪夷所思的事,一个红点亮了,仍然是指挥仇笛的手机,开始联系仇笛了。

时间,2时17分。地点:富源二路恒泰快捷宾馆。

电话响了三次仇笛才接,定位准确到五米以内了,监听到声音让行动组大吃一惊,连变音器都不用了,直接问着:“喂,给你个地址,九点前赶过来,富源二路这儿有家恒泰快捷宾馆,到了给我打电话。”

“于什么呢?”仇笛问。

“见个面啊,怎么,这都有疑问?还是害怕不敢来?”段小堂道。

“黑灯瞎火的谁知道你们打什么鬼算盘,别跟上次一次,把老子于晕了没准扔那儿去了,不去。”仇笛直接拒绝了,听到的行动组诸人,倒觉得仇笛一点都不傻,现在人用完了,差不多就到卸磨杀驴的时候了。

“收拾你还用那么费劲啊?分分钟的事,这事由不得你……我想你应该不傻吧?都走到这会了,应该知道自己犯什么事了吧?”段小堂不愠不火地问。

“我没犯什么事啊?”仇笛道。

“是吗?认识松子料理的女老板吗?她好像被人先奸后杀了。”段小堂道。

“关我吊事?”仇笛恶狠狠地骂着。

对方却笑着道:“傻孩子,你今天去的就是她家啊。”

“啊?”

“别啊了,你开的,还是她的车,都招摇多长时间了。”

“啊?”

“哦,对了,你还真操过她……你说有没有可能在她出入的地方,发现你的dna?这个好像很容易办到啊。”

“呃……”

沉默了一分钟,行动组听得背后发寒,果真是一起有预谋的栽赃,如果是不知道情况的,这是算是钉死了,毕竟仇笛被他们抓过,提取点人体组织太容易了。

“孩子,社会很险恶啊,你说你要跑了,那可就成杀人逃犯了啊,现在这个世道,没证据的进去都能给你定个死缓,别说你这种证据确凿的……情况就这样,来谈谈,我等到九点,过了这个时间,我这个地下组织的招聘处可就关门了啊。”段小堂道,直接关了手机。

行动组静默了几分钟,徐沛红已经在调拔人员了,去与不去之间,现在的意义已经不大了,他的嫌疑已经确定,董淳洁问着:“仇笛在什么位置?”

“长安大学……一直和那位女同学在一起,下午五点不到就去了,一直到现在。”王卓笑道,相比而言,这个线人好像是最潇洒的,讹了不少钱,还有心思泡妞去。

“把他弄回来,去什么去……反正这是瓮中捉鳖了。”董淳洁烦燥地道。

排兵布阵已经开始了,国安的行动要比公安遍地警车抓人低调的多,从西郊、市国安局、南苑训练中心出去的都是无标识民用车辆,沿着监控点,一点一点,慢慢织起了一个天罗地网……

“我要走了。”

仇笛装起了手机,踱步到长安大学这座未名湖畔,对着等她的庄婉宁道。

两人说了好久,一起在老师灶上吃了晚饭,重新回味了一遍学生时代的味道,然后又像曾经大学的悠闲时光一样,把校园了逛了一遍又一遍,庄婉宁笑着道:“三个小时前,你来告别;结果蹭了我一顿饭;两个小时,你说要走,结果骗我陪你逛了四遍操场……现在要走,又想出什么新花样?”

“是真要走。”仇笛不好意思地道。

“真的?”庄婉宁怀疑地问。

“真的。”仇笛笑道,微笑着看着庄婉宁,此时的月上梢头、清映水中的美景何等的销魂啊。

“我好像觉得我错过了什么?”庄婉宁留恋地道,美目眨着,像眼里也有一轮新月。

“你会觉得遗憾吗?”仇笛轻声问。

“会,不过也许得到会觉得更遗憾,就像男人常说的,自家的孩子别人的老婆,之于女人有时候也一样,也是自家孩子别人的男人啊……呵呵,我送送你……”庄婉宁随意道,领着仇笛走向了校门的林荫路,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仇笛觉得什么碰触到了他的手,他下意识地去捉,一下子把一只温温润润的小手捏在手里,庄婉宁看了他一眼,并没有抽回来,只是笑着道:“我理解了,你是缺爱,来我这儿找慰籍来了?告诉我,找到了吗?”

“好像找到了点。”仇笛得意地道。

“就当重温了一次早恋啊咦,对了,你到底要去哪儿?以后还来长安吗?”庄婉宁这才想起,这个很重要的去向,居然没问。

“我倒是想来……但是,我怕你男友介意啊。”仇笛难为地道。

“废话,我男同学多呢,他介意得过来吗……对了,我得正经跟你说个事。”庄婉宁拉住他了,严肃地,面对面地看着,仇笛懵了,不知道她想于什么,下意识地道着:“什么事?你回心转意了,可以随时告诉我。我不介意你以前的情史。”

“啊呸,你想什么呢。”庄婉宁抽回了手,嗔怒地捶了他一拳,不过手势马上又变成给他整整衣领的样子,果真很严肃地告诉他:“要不,你别跑了……去公安局投案自首吧?”

“啊?”仇笛一张嘴,惊叫出来了。这样都行,咱现在都是国安的人。

“真的,就打了他一次,大不了赔他点钱,他还想怎么着?”庄婉宁道,一看仇笛这得性,明显不想去,她道着:“你听我没错……不了总归是个事,我跟马博说过你的情况,真不行,我们俩给你找份像样的工作,你就先于着,老晃悠着不算个事啊。”

这叫什么事啊?没挽回人家的心,结果惹得人家爱心泛滥了,仇笛却是不好意思拒绝,他侧过头不好意思地道着:“那我……我想想,我不想给你添麻烦。”

“你都没有责任感,没点担当,那个姑娘敢喜欢你啊,也就我当年瞎了眼了,把你当梦中情人呢。”庄婉宁斥道。

“啊?”仇笛眼睛又回过来,瞪得老大,惊讶地问道:“真的吗?那我真就去投案自首了。”

“你个傻瓜……行了,别贫了,要真走,我也不拦你,有时间常来看看,别断了联系;要不想走,就按我说的做,堂堂正正做个男人……你看你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我还是喜欢以前那个仇笛。”庄婉宁道。

这个心血来潮的告别,终于达到高潮,也到了尾声,仇笛听得是五味杂陈,他看着庄婉宁的秀厣美目,总有一种深深怜悯,总在臆想着一种恐怖的场景,这样的花样年华关到深牢大狱里,那会让他心碎的……他舍不得,她那怕受一丁一点的伤害。

眼睛,仇笛眼睛里的深情被庄婉宁读到了,那是深深的眷恋、那是由衷的倾慕、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依依不舍,一瞬间,庄婉宁心里最软处被触到了,她笑着,调皮地指挥着仇笛道:“闭上眼睛。”

“怎么啦?”仇笛温柔地道。

“闭上。快点这儿没人。”庄婉宁像当学生时候那么偷偷摸摸找好玩的事。

仇笛闭上了,然后他蓦地觉得香风袭来,蓦地觉得温香满怀、蓦地觉得唇上香润馥郁,蓦地,这个轻轻地吻刺激得他兴奋了,等睁开眼,庄婉宁早咯咯笑着跑了,银铃般地笑声传回来句:

“傻瓜,知道你想什么。就当咱们早恋过了,别当真啊。”

树荫下,人去留香,仇笛果真是傻傻地摸着被吻过的嘴唇,脸上泛着幸福的笑容,他慢慢倒退着走着,心里却是泛起着苦味,错过的美好真多啊,当年明明可以淫荡的,我为什么那么矜持呢?

哎呀,悔死了,否则生活会是另一个样子……他拍着脑袋,沉浸在这突来的浓情蜜意中,方出校门的时间,差点撞上个人,他闪身就走,不料那人故意撞一般,又挡在他面前了,这下猝不及防的,真撞上了。

“耶?你……”仇笛一抬头,人高马大的费明笑眯眯地看着他,他不好意思地笑了,费明道着:“臭小子,你还满腹不情愿的,我都想和你角色对换了。”

“呵呵,哥,你老了,嘎嘎。再说你长这么高,谁亲得着你啊。”仇笛道。

“臭贫吧你……走了。”费明道。

“喂,你怎么出来了?电话让我去会面。”仇笛追着道。

“用不着喽……”费明道着,仇笛摁着车钥匙,不料却被费明一把夺过来,他笑笑道:“我的任务是把你带回去,他们的伎俩到头了,李从军已经开口了。”

“啊?”仇笛莫名地被勾起兴奋了,急急地坐到了副驾上追问:“怎么回事?”

“死者中野惠子刺激到他了,他交待了点东西,现在已经准备抓捕了……差不多到位了。”费明瞄了车上的时间,2点2分,快到位了。对于仇笛这个秘密不算秘密,指挥他的段小堂就是目标,这是经“李从军”指认的,是个重要的中间人。

“不对啊,我刚捋清头绪……重点嫌疑怎么落到段小堂头上了?不对,我们这行的规则是:凡能看到的,都不应该是真相,当间谍的都差不多……假如他们知道我有问题,那这时候,该收拾我了……假如他们不知道我有问题,这个时候也到收拾我的时候了动手应该是雷霆一击?怎么可能这么拖泥带水”仇笛自言自语道,有点郁闷了,总觉得那儿不对劲,那儿和自己想像到的情况出入甚大。

“你理清什么头绪了?”驾车费明,好奇地问。

“你们把我弄迷糊了,怎么突然就改变行动计划了?”仇笛问。

“李从军开口,比什么都有说服力。”费明道。

“不对,什么地方不对,今天早上突然就换人了……然后有意的让人进入了中野惠子的居处,这是最后一招杀招,要把我钉死……为什么幕后那位不直接指挥,让段小堂跳出来指挥我……现在还打着招蓦的旗号……如果他们不声不吭的话,现在都发现不了中野惠子已经死了……这不是画蛇添足了吗?本来一个人指挥到底,我就这个黑锅就背定了,他们为什么临时换了人……,……”仇笛吓得冷汗骤起。

“怎么了?”费明问。

“有内奸有人通风报信,段小堂是被扔出来的,要被灭口”仇笛脱口而出。

“什么?”费明吓了一跳。

“突然就改变栽赃计划了,把人也送走了,肯定是他们知道你们的部署了……”仇笛慌乱地拔着手机,那一边嘟嘟直响,就是没有人接听,这猝来的变故让他汗毛倒竖,一下子想不清应付的方式,思维被全部打乱了。

“到底怎么回事?”费明大声吼着问。

“快汇报,肯定泄密了,段小堂要被灭口……我们,我们……,不会我也要被灭吧……”仇笛紧张地看着倒视镜,费明不明所以,急急的一只手拿起步话吼着:“一号,一号……鸽子带信,后院长草了,灯光要被灭……”

“啊?你们国安还讲黑话?”仇笛愕然道。

“暗语,必须的……你说真的假的?”费明也吓了一跳。

“费哥,你买人寿保险了没有?”仇笛突来奇问。

“没有。怎么了?”费明犹豫一秒钟,一下子看到了车后追上来的不明车辆,他惊声问着:“是冲咱们来的?”

“冲我来的……你顶住啊,我试下能不能电话投保,我得买点,尼马逼的,现在遇上个保险推销员多好。”仇笛手抖着,拿着手机,却不知道该拔给谁的。

咚……后面的车追上来了,直接斜斜一碰,费明早有防备,蓦地一踩油门,车一晃,加速驶离,冲出大学路,直拐上环道。

“你特么怎么往城外跑,找死不是。”仇笛破口大骂着。

“伤到别人怎么办?”费明不屑地道。

“那伤到我怎么办?”仇笛气愤地道。

“你不自己人么。”费明集中精力,加速驶离,一句话把仇笛噎回去了。

此时,后面的那辆JEEP也吼着加速上来了,砰声一枪,正打掉了左视镜,惊得费明驾的车一个趔趄,险险走开,不过后视却盲了,他催着仇笛喊话,仇笛拿着步话颤抖地问着:“喊什么呀?”

“支援。”费明道。

“支援个鸟,你跑这么远。”仇笛气愤了。

“是你跑这么远泡妞好不好……。”费明说着,方向盘一动,车屁股一甩,逼得后车往路边斜了斜,他随手掏着出枪,砰砰砰几枪从后座的玻璃射向来车,边走边射,眼睛的余光看着方向,副驾上的仇笛惊声尖叫着:“注意,车来了……”

“放心吧……”费明一调方向,轻松地在仇笛的惊叫中躲开了,他得意地看了眼仇笛问着:“小子,帅不帅?这趟回去收你当弟子啊。”

“滚,老子还想多活两年呢。”仇笛悻然道。

此时,两车的追逐已经到了白热化,轿车胜在灵活,越野胜在性能,费明几枪也打出对方的真火来了,估计没想到要灭口的战斗力这么强,下狠手了,直接在后面砰砰打玻璃了,几枪嗖嗖从头上飞过,吓得仇笛钻在副驾座位下,费明侧身躺着,压在仇笛身上,用眼睛的余光看路驾车。

“别害怕,坚持住……喊话喊话……”费明说着,视线受阴,后车紧追,车速又快,几次嗖嗖从旁车边穿过,他的反应好像越来越慢了。

“支援……支援……支援,我们遭到了枪手追杀……支援……”仇笛狂喊着,步话里杂乱的声音问着在什么方位,什么情况,他急得破口大骂着:“操尼马,不用支援了,来收尸吧……”

轰……后车终于抓到机会了,保险杠直撞到了奥迪的车尾,高速行进的车一下子失控了,费明蓦地起身,死死地抓着方向盘,目眦俱裂地喊着:“系好安全带。”

仇笛惶然坐好,车蹭着护栏,失控的车身在铁护栏上溜起了一簇火花,车前景飞速变换,车后冒着浓烟滚滚,烟后那辆JEEP紧追不舍。

这时候,费明把枪扔给了仇笛说着,怕死就给自己一枪,死了一定追认你当英雄。

仇笛狂骂着,追认顶个吊用,怃恤我也花不上。

费明哈哈大笑了,他做了一个更疯狂的举动,他踩着油门,让失控的车跑得更快了,看着他如怒如狂的脸,仇笛也被刺激得狂性大发,一摸枪,回头,透过烟雾遮挡着视线。

砰……一枪。

砰……两枪。

砰……没响……他愤怒地骂着,没子弹了。

话音刚落,后面的那辆也失控了,轰地一声撞到了护拦上,呼喇喇打了几个滚,轰然炸开,连这辆车也感觉到了冲击波,嗖地透过没玻璃的车窗,让脸朝后的仇笛蓦地感觉到了一股子带着汽油味的热浪。

追杀的,被杀了,车瞬间成了一圈冒着烟的焰火,黑夜里看上去好不壮观。

“哈哈哈……,老子于掉他了。”仇笛兴奋到的狂笑不已。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43章 守望愿望绝望 下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45章 换将激将用将
热门: 长生界 破窗 给影后情敌当金手指GL 最强游戏架构师 乡村欲望:禁忌的诱惑 青山看我应如是 魅生·凤鸣卷 向日葵不开的夏天 魔兽:杜隆坦 极拳暴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