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43章 守望愿望绝望

上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42章 真相猜想惨像 下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44章 暗夜血夜枪响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一曲悠扬的小提琴声音,回荡在长安大学的校园里,对于艺术能谙者已经渐少,它打扰不了操场上的挥汗如雨,也打扰不了树荫下的唧唧我我,不过却拔动着一个人的心弦。

仇笛,他循着琴声向单身宿室楼的方向来了,来的晚了,不知道怎么找庄婉宁,这琴声却成了他最好的路标,记忆里,不止一次痴迷地看着她陶醉在演奏中。

这是她曾经喜欢的、挚爱的,这么多年了,那怕不太懂音乐的仇笛,也一下子分辨出了是她,是那首她最喜欢的《黄河绝恋》。

慢慢地走近了宿舍楼,他看到了,四层一扇开着的窗,琴声就从那里传出来,窗户在夕阳的余晖下,被染成了绚烂的颜色,仿佛是悠扬的琴声最美的配画。

那琴声,凄美、从悠长到昂扬、从昂扬到瑰丽,一个长长的音节,像摄人心魄一样,让他循着它的旋律,一步,一步,往楼上而来。他站到了门前,没有打扰,静静地听着,静静地想着,沉浸在回忆中的滋味是很美妙的,就像时光重回青葱岁月,那些错失的遗憾,也成了一种……美!

笃……笃……音乐停顿的间隙,他敲门了。

听到了放下琴架的声音,听到了轻盈的脚步,听到了嗒声门开,庄婉宁在第一时间见到他时,怔了,然后第一反应,重重拍上了门。

从暗生倾慕到吃闭门羹,这就是人生呐,仇笛笑了,她还像曾经那样,爱憎分明。

仇笛没有挪步,他想,门会开的,因为在记忆中,她纯净的像一张白纸,总是用最善良的心态,来对待这个邪恶的世界。她是在呵护中长大的,在她的生活里,充满了阳光、幸福、美好等等诸多字眼,而不像仇笛这样,活得很艰难,活得很累。

或者,她不用开门,我就这样安静地走开。仇笛如是想道。那样的话,就不必觉得很愧疚了,很多事是尽人事听天命,命运不把握在个人手里。

不过想到此处,门却嗒声开了,庄婉宁露着脸,以一种责备的眼光看着他,冷冰冰地问:“你来干什么?”

“告别,我要走了。”仇笛道。

“不怕我报警啊?你把人家燕总打了,会有不少麻烦的。”庄婉宁道。

“你都不在乎,你觉得我在乎么?”仇笛不屑地道。

“好吧,我接受你的告别了……你可以走了。”庄婉宁微微一笑道,似乎不再想和这位昔日的同学走近。

“我可以随时走,可我有点担心,我甩手走了,会后悔一辈子,也许有些事是可以挽回的。”仇笛道,这话听到庄婉宁皱皱眉头,随口问:“你指什么?我们……挽回什么?”

“形象啊,其实……我发现你好像没怎么变化,我也没怎么变,还和原来一样,小部分时候我行我素,大部分时候,身不由己。”仇笛道。

“形象……”庄婉宁有点纳闷,对于她,仇笛一直是个深沉、含蓄、内敛,不事张扬的个性,好像这才是她记忆中的样子,她好奇的端详着,仇笛今天给她的感觉怪怪的,她笑笑道着:“你想挽回的不止是形象吧?对于其他,我只能说声对不起了……同学的时候,我确实喜欢过你,你送我的词,我一直存着,那是我最美好的回忆……为什么不让它就成为最好的回忆呢?”

“你想多了,就即便重活一次,我的勇气也不可能让我克服我的自卑,不会有什么改变,我早学会了不去怨天忧人。”仇笛道,坦然一笑。

那笑是如此地亲切,庄婉宁登时觉得自己有点小家子气了,她慢慢地开了门,轻轻对仇笛说了句:“进来吧。”

于是,仇笛进去了,一个小狭小的屋子,床、书架、书桌占去了大部分空间,他看着一袭白裙的庄婉宁,她和这个斗室的风韵一样,散发着浓浓的书香。

轻轻的一杯水,放到仇笛面前,他坐在书桌前,庄婉宁慢慢地坐到了一侧,托着腮,用好奇的眼光审视着他,两人良久无语,仇笛看着桌上的小提琴,找着话题道着:“我是听着琴声来的。”

“不要提我惭愧的事,你知道我想当音乐家的,不过天资仅限于当个教书匠,而且还是沾了父母点光,否则现在像我这样的海归,找一份薪水不错的工作都难。”庄婉宁自嘲到,靠才华吃饭可比靠脸蛋难多了,这一点恐怕美女都深有体会。

“成名成家需要点运气,而且兴趣和爱好却不需要,自然而然的喜欢就是最好的。”仇笛道。

“你这是鼓励我?”庄婉宁笑着问。

“是啊,也在鼓励我自己,自然而然,不去苛求什么。”仇笛道。

这样的对话轻松愉快,让庄婉宁不觉得再有心理压力了,两人说着学校的轶事,说着别后各自的发展,总归是证明一条颠扑不破的真理,反正社会上的生活,是挺难混的,那怕她就谋到了学校这个职位,也没觉得很满足,总向往着更高的层次。

“……不对,不对……你不应该有这方面的担忧啊?要我这样说正常,你说你也是这样,谁信啊?”仇笛驳斥道。

“有什么不对吗?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这条定律适用于任何一个人,就我这样一位勉强美女的,放纽约州大学,顶多算个不太丑的小鸭,知道为什么有海归吗?那是因为外面的竞争环境更激烈,家世、际遇、个人能力得捆绑到一起才可能有机会改变自己的生活……很遗憾啊,我离优秀差得太远,只能回来了。”庄婉宁做着鬼脸,也许真有此中原因,不过这么豁达和自嘲,让仇笛也觉得压力顿轻。原来混得都不怎么样吗?

“不是,你理解错了……我是说啊,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学得好不如嫁得好呗,现在这男友,还有追得追得好辛苦的燕总,不都是改变境遇的机会么?”仇笛笑着道,庄婉宁一剜眼神,他赶紧解释着:“你别生气,朋友式谈话,我说是心里话……我都梦想着娶个富婆呢,年龄大点都没关系。”

庄婉宁蓦地被逗笑了,她笑着道着:“那有钱人不是傻瓜啊,钱那么好哄?燕登科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都离四次婚了……搁谁,谁也怕变成他第五任前妻啊?”

“是不是?这么拽?”仇笛笑道。

“长安多出名的人,第三任前妻就在长安大学……哎呀,你是不知道他多缠人,就在酒会上见过一回面,他就开始送花,邀请,把我搞得是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这次多亏了你啊,我估计能消停一段时间了……你手也太狠了,把人家打得……哎,不会有事吧?那么派出所都来找我做记录了。”庄婉宁说到此处,多少有点歉意,毕竟是自己的原因。

“没事,顶多个治安管理处罚……哎对了,你不有男朋友吗?带上你男友,刺激他两回不就行了?”仇笛出了个馊主意。

“他呀……哎哟,他比个女的还窝囊,一劝就是燕总身家好几亿,别把人惹透了,省得以后不好办事,咱公司接人家好大一单生意呢……嗯,气死我了,要不是看他还本本分分的样子,我非甩了他……燕登科明显就知道我和马博处对象,嗨,这老不修的,见了马博都调侃要和他公平竞争,马博都不敢吭声……别提他了……闹心。”庄婉宁说到心事,却是忿意更甚。

“那天晚上……就那天,我说小树林……没给你找麻烦吧?”仇笛小心翼翼地问。

“没事……他生意做的啊,都圆滑的没脾气了。”庄婉宁郁闷地道。

“哦,我明白了……你是喜欢百依百顺,伪娘倾向的男人?”仇笛笑着问。

“有点吧,我颐指气使惯了……不过我还在犹豫中,真不知道我们合适不合适,每次想狠心甩了他吧,又觉得不忍心啊……现在你知道好男人有多难找吗?特别是能容忍我这种大咧咧性格的……哎,说这些干什么?”庄婉宁百无聊赖地道着,他眨眼看着仇笛,像是回忆起了曾经的情愫,她突然来一问道着:“喂……其实我一直想问你一个问题。”

“问什么?”仇笛怔了下,省过来了,他的目的不纯,生怕被发现了。

“还记得,大三时候,我约你去电影吗?”庄婉宁笑着道。

“记得啊。”仇笛道。

“那好像就不对了,我那时候是给你机会好不好,你知不知道,因为你把我早恋都耽误了……我下了好大决心约你,你居然回绝了……气死我了,那次我就暗暗下决心了,这辈子都不理你了。”庄婉宁气咻咻地道,说开了,反而那些心事敢抛出来了,她想起来依然不解,好奇地问着:“现在总该告诉我原因了吧?你那时候,会不会有暗恋的女孩?”

“没有,就暗恋你一个。”仇笛羞答答地道。

“那为什么不去?”庄婉宁不信了。

“没钱啊,一张电影票好几十呢,再加点零食多贵啊,我总不能让你请我啊。”仇笛羞赧了,这个原因惊得庄婉宁两眼圆睁,被雷到了,仇笛拍着巴掌解释着:“你不了解我的家庭,我爸的教育是,累死累活你得自己活,不能靠爹靠妈国家……我那时候带了两个家教,周六周日还当送水哥……一个月也就挣千把块钱,勉强够开支而已,真负担不起浪漫的代价啊。”

仇笛诉着曾经的辛苦,曾经羞于示人的另一面如此坦荡的说出来,现在倒觉得没什么了,不过庄婉宁却被震惊到了,她从没有想过会是这么简单而真实的原因,愣了半晌,哈哈大笑……笑了好大一会儿,停了,再看仇笛又羞又糗的样子,她一仰头,又继续哈哈大笑……

当两人都戴着的那个面具卸下之后,气氛变得如此轻松好玩,让这次告别的时间在无限制延长……

……

……

京城,南苑一处标着军事禁区的院落。

一行黑色西装的男子,神色肃穆地快步进入,通过守备森严的甬道、通过的岗哨监控的院落,进入了楼宇,这个无标识的地方,是国安针对特殊嫌疑人而设的关押地点。

下地下一层,外面黄昏刚过,里面是灯明如昼,三步一岗,守卫着各处关押地点的警卫向来敬礼,这一行到达关押点,陈傲请着几位到隔间的观摩室,他带着陈局,直进了审讯的房间。

刚样是一个特殊处理的房间,隔音,恒温、弹性墙壁,在这里会剥夺你所有的权力,包括正常感官以及自杀的权力,连椅子都裹着厚厚的橡胶,唯一的金属物件只有一样:刑具。

此时戴着刑具的“李从军”保持着一种入定的状态,眼皮抬也不抬看一眼来人,陈局和陈傲两人坐下,互视一眼,这家伙可是个难啃的骨头,如果不知道会以为他真是哑巴,被捕两个多月,愣是连真实身份都没查出来。

当然,这不是唯一的例外,有些境外间谍关押数年都未必能确定他的真实身份,这也是职业的特殊性造成的,其实就他们承认自己的真实身份,恐怕他的祖国也会否认,所以更多的是,要不像这样行尸走肉活着,要么就选择尽快结果自己。

死,对于他们是一种恩赐,一种幸福。

“这位先生,打个赌,你今天一定会说话的,敢赌吗?”陈傲开场刺激道。

“李从军”慢慢的抬起头来,多日不见阳光,人变得白皙,那种病态的白,他的表情,从麻木慢慢变到微笑,一种病态的笑。

“你就什么也不说,真以为我们拿你没办法了?我们的前方已经取得重大突破,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听一听?”陈局温和地道,他在揣度这个重磅炸弹扔出来的后果,现在是没有考虑后果,只能扔了。

没有肯定,没有否定,他眼光闪过一丝狐疑。

陈傲示意着,推进来一台自行电脑,警卫准备着,他一靠椅子,慢吞吞地道着:“还是看看吧,生活挺无聊的……你守口如瓶,可外面的,却不是按兵不动啊……7月2日在长安市体育场东门外三公里处,一处烂尾楼,发现了一具女尸……现查明,她的住址是皇城新苑小区九幢三号楼一单元1701……发现时已经死亡超过24小时……别说我骗你啊……这是当地警方提供的详细现场记录,和法医解剖记录……看看吧……”

“李从军”终于有反应了惊惧、愤怒,让他咬牙切齿,让他浑身战栗,看到解剖画面时,他几次拉扯着刑具要站起来,最终又颓然而坐,仰着头,两眼清泪像泉涌一样,湿了面颊。

对了,这个人找对了,陈局暗暗兴奋了一下,陈傲道着:“她叫中野惠子,日籍,目前我们正和日方大使馆交涉,寻找她的家人……不论两国之间有什么仇怨,但不应该祸及到一个女人身上,我们对于这位客死异乡的女人,表示深切哀悼,同时,我们会做好她的善后事宜的。”

一声悲恸的声音,沙哑,像嘶吼,像失声了,陈局紧张地问着:“你说什么?”

是“李从军”开口了,从失声到开口,这是一个艰难地选择,他默然低头,重复着刚才的话,这一次,两人都听清了,是一句:“谢谢!”

“不客气。”陈局长舒一口气,好歹还能看到点人性。

陈傲摆摆手,电脑被移走,停了好久,直到“李从军”的情绪平复,陈傲出声问着:“那,我们的诚意已经摆出很多了,或者我们彼此可以交流一下,说免刑什么的肯定是骗你……那我诚恳地和你这样说,有可能给你改善一下居住、关押环境,有可能对此事低调处理,不予公开……不过,这需要您来争取啊,毕竟事发地在我们国内,我们有充裕的时间来查找。你瞒得了一时,瞒得了一世吗?换句话说,这位无辜的女人,你又何尝没有机会挽救她?”

“呵呵……救不了,谁也救不了……你是谁?”李从军沙哑地问。

“国安部下属第七行动处处长,陈傲,在南疆是我指挥的抓捕,不过很可惜,如果以我的计划实施,你可能漏网了,您的被捕,是个意外。”陈傲谦虚地道,有意地在抬高对方的身份。

“咱们的较量,只有输赢,没有意外……如果是你手下的人,在境外失手被擒了,你希望他是和敌人合作呢?还是希望他像我这样,拒绝合作。”李从军慢吞吞地、沙哑地说着,这个问题只一个正确答案,守口如瓶的人总会得到别人尊重的,那怕是敌人,看两人无语,李从军笑笑道着:“无论开不开口,无论说什么,我们的结局都是注定的,有分别吗?”

这个同样只有一个结果,不过今天是有备而来,陈局接着话头道着:“有差别,抛开间谍案不谈,对于任何刑事犯罪,我们也要追查到底……难道你不想杀害中野惠子的凶手落网,得到应有的惩罚?虐杀一位无辜女人,你知道我们国家法律,会被处以极刑的,难道你不想看到?”

“找到凶手,你们就找到答案了,但凶手,我不知道是谁。”李从军面色冷漠地道,又回复了那种入定状态。

“还有一件事……这里有法医鉴证报告,她是胸口贯穿伤,一枪击中心脏毙命,死的时候,赤身裸体,应该是被刑讯过……相比我们加在你身上的,我们就显得太慈悲了。”陈傲道,李从军的表情又有点变化了,他嘴唇颤着,像按捺不住这种悲愤。陈傲和陈局两人交换着眼色,重磅炸弹投出来了:“对了……根据法医的鉴定,死前她被性侵过,不止一个人……”

“嘘(うそ)つき!”

李从军蓦地两眼圆睁,怒不可遏地吼道,状似疯狂。警卫吓得奔进来,陈傲及时的制止了,挣着刑具的“李从军”,被这个消息刺激得满口在吼着母语,似乎要扑上来拼命。

终于还是现形了,日谍,幕后观摩的,相视想法相同,这句话日语的意思是:撒谎!

挣扎了一分钟,发现自己一切都在徒劳的李从军颓然坐着,大喘着气,眼睛里闪着如野兽一般的光芒,当他知道连困兽犹斗的机会都不复存在时,剩下的只有绝望了,他绝望地手捶着脑袋,喉咙着发着状似野兽一般的声音……是哭声!

“你真可怜……连给自己心爱的人复仇机会都不想要,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要么你认为我们是骗你,要么让我们帮你,抓住凶手。”陈局沉声道。

过了良久,痛彻心肺的嘶吼之后,是死一般的寂静,在死一般的寂静中过了良久,“李从军”抬着头,审视着,像石雕一样一动不动,过了好久才沙哑地说了一句话:

“凶手……肯定要被灭口了,你们找到的只会是尸体……我不会背叛我的使命,但为了惠子的死,我可以告诉你们,幕后的凶手,是一个女人……她是我的上线,我不认识她,但我希望,有一天把她关到我的隔壁……”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42章 真相猜想惨像 下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44章 暗夜血夜枪响
热门: 重生后我撩我自己 君临诸天 如意村之小寒大寒 我的钢铁战衣 修炼狂潮 巴国侯氏 刀尖:刀之阳面 温香艳玉 银河行商 超级神掠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