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40章 风声鹤唳疑多

上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39章 步步陷阱难躲 下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41章 得过且过难过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仲夏的清晨,微凉的晨露已经带上臊热的气息,渐多的车流行人,像这个城市渐渐醒来,开始舒展的肢体,在蠢蠢欲动中,又开始着新的一天。

时间指向六时三十分,费明准时出现在华清公园的门外,他职业性地看向后视镜,扫视着四周的,除了晨练的老头老太太和匆匆赶路的行人,没有可疑目标,他跳下车,让车开得远了点,停到不起眼的地方,自己却是踱着步,进了公园。

可能羁于案牍劳形中的人久了,会对自然中的任何风景格外地感兴趣,费明饶有兴致地看着假山周围的广场神舞、草地上的太极圈圈、还有人工湖周围散步的行人,心境为之一松,陌生的城市和陌生的地方,大部分时候之于他,是一个精确的目标,似乎从未像今天这样,有闲庭信步的雅致。

掏着手机,看看家里发来的定位,职业性的敏感让他皱了皱眉,目标就在公园正中、假山周围,那简直是一个活靶子的地方,可他意外地却看不到靶子,又快走几步,他哑然失笑,靶子……正躺在长椅上,睡得正香。

他慢慢地朝目标踱去,一个黑黑的、精瘦的小伙子,比从照片上看的印像更添几分好感,虽然穿得西装革履的,可睡得这么随意,他能推测到这种人的生活状态,就像他一样,远没有外表看上去那么光鲜。

走到很近很近,他以为对方能够警觉,不过很近之后才发现,他睡得很沉,在这种响着躁音的环境里,居然能睡得这么沉,也算是过人之处吧,他坐到长椅仅剩下的一小点空间,随手拍拍那人的腿,好久这人才迷迷糊糊睁开眼,打着哈欠,坐了起来,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有说,跑到假山池边,掬了一捧水,草草的洗着脸,过了好一会儿,才清清爽爽坐回到了原位置。

“介绍一下……”

“不用介绍……”

“为什么不用介绍……”

“反正又没准备记住你,直入主题吧……”

“……”

费明开口就被顶回去了,对方随意而任性的样子,在他看来有点目空一切,没把谁放在眼里,如果之前费明会觉得他很狂妄,不过昨晚之后,他倒觉得这才应该是仇笛的性格,没有几分狠劲,怎么可能有面对恶人的胆量。

费明不动声色,也不客气地道着:“你有你的原则,我也有我的,我还是要介绍一下,我叫费明,此次行动的外勤联络员……其实我可以向你吹嘘几句,我在全国很多城市都执行过任务,抓捕过很多涉嫌泄密、通谍、危害国家安全的嫌疑人。”

“呵呵……那为什么不吹嘘几句呢?”仇笛无所谓地道,回看了费明一眼。

“因为吹嘘会招致你反感的,所以就不吹了,只是提醒你一句,我们面对的,不是猪一样的对手,和你结伴的,也不是猪一样的队友。”费明笑着道。

这一句成功赢得了仇笛的尊敬,他侧头,伸手,笑笑道着:“仇笛,谢谢。说这话,绝对不像猪。”

握着手,费明好奇地问着:“为什么说谢谢?该谢的是我。”

“不,我以为会来个老徐那样的货色,给你讲一通匹夫有责的道理,然后他们坐在办公室,指挥我去当炮灰。”仇笛笑道。

“你很反感这个吗?其实我们都是炮灰,为一个国家安全,总会有人心甘情愿、前仆后继地去当炮灰,这应该是我们的职责所在,我们之中不管谁,对于把你牵扯进来,都有点于心不忍……但现在的情况下,你这个炮灰太优秀了,优秀到无可替代的程度啊。”费明笑着道。

这样解释比任何说教都让仇笛容易接受,他讪笑了笑随意道着:“其实我真没想干什么,一直和我那俩伙计商量着,吃点坑点拍屁股走人,吃喝玩乐了一个月啊,就最后一天……我这心里有点不舒服,觉得老不好意思了,就想着好歹给人办点事……嗨,谁可成想,就高尚了一秒钟的想法,把我自己带坑里了,去佰酿正好撞上那两货,直接把我给绑走了……”

“说说……这个不介意吧?”费明摁着录音,顺理成章地进入了交流阶段。

对于费明,仇笛多少有了点好感,他靠着椅背,开始详细叙述着这数日匪夷所思的故事……

……

……

“就这样?还有什么漏的?”

段小堂有点怒不可遏地看着萎得像两坨蔫茄的货。

“就这些,进去就被电了,醒来就被捆上了。”杨勇苦着脸道。

“那小子太鬼,根本没防着啊。”李安贵道。

“段哥,您看……把我这脚给烧的,路都走不成了。”杨勇亮着右脚,脚脖子到脚面,给烧了几条曲曲弯弯的黑线,像爬了一堆蚯蚓看着人发怵。

“还有我这儿……”李安贵亮着胸前,也被烫了,烫了两个歪歪扭扭的字母,一个s,一个b。

段小堂看得哭笑不得,气不自胜地指着:“好歹你们俩混了多少年了啊,怎么混成这样了,一个雏都把你们收拾成这样。”

“段哥,您别小看那家伙,黑着呢,真敢把我们往死里整啊。”杨勇难堪地道。

“真的,段哥。”李安贵加着砝码道着:“真黑,把我们身上值钱的东西都抢走了,一条底裤都没留下。”

两人极尽言辞描绘着对方的恐怖,对于逼问一事却是未及提及,只说逼着要钱,段小堂问了几次,看没有什么新东西了,他踱步出了门,勾着手指,让一位随行的男子和他一起出来。

门当声关上了,却是修理厂封闭的喷漆车间,段小堂问着:“你去接他们俩,发现什么异常了?”

“没有,接到他们俩,我又回去晃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刚才去的时候,酒店已经开始收拾了,客人莫名其妙失踪,只要没人回去找事,他们就敢连报警都不报。”随从道,这种情况,基本就是糊里糊涂过了,真报了警,受损失的是酒店,所以只要不见血不见死人,酒店会装聋作哑的。

“这俩是怎么搞的,失手失得这么挫,我都不知道该怎么交待了。”段小堂有点恼火地道。

“这还真不是个普通人,我看了一眼,进门那地方全部打成铜丝网了,黑咕隆冬谁进去也防不住啊……还好,家伙都带回来了。”随从庆幸地道,最担心的是武器,人家好歹没拿走。

“把他俩打发走……换个地方呆段时间再说,你亲自送……这段时间不太平,什么事都得小心再小心,马上就走,今天就把这事办喽……”段小堂道,下了决心,安排了此间的事宜,驾着他的车驶离了这个修理厂。

随从很是不解,从来没有见过老大这么紧张过,那怕灭口也没有见过老大这么慌张。

这些不是他考虑的事,疑窦一闪而过,他进屋叫上那俩,三人同车,驶上了与长安相向的方向……

……

……

“跑了?这撮有点怂了哈。”

王卓笑道,追踪到了杨勇和李安贵所在的修理厂,摄下了段小堂的真面目,可没想到的是,接下来两方就分道扬镳了,那位接应的随从明显是要把杨勇和李安贵送往外地。

负责追踪的李小众已经在联系沿路同行了,按照此车上连霍高速的路线,他预先的选择加油站为目的地了,只要沿途一个地方咬住,加油站做点手脚,这辆车和它的目的地,信息就掌握在行动组手里了。

行动组里各忙各的,各人的脸上都是一脸肃穆,随着浮出来的线索渐多,甄别嫌疑人和线索的难度就逐渐提高,都是李从军一个窝里的扯出来的,谁涉案?涉案多深?突破口在哪儿?如何取证?等等,诸多问题马上就要摆到桌面上了,按照常规判断,“李从军”住处这个饵引起来两个打手、两辆嫌疑车辆,包括佰酿、松子料理、服装设计等等数个地方,再加上刚刚冒出来的“黑白两道”人物段小堂,线索一下子纷乱起来。

而现在情况又有反复了,刚刚追踪到了杨勇、李安贵、段小堂,这一拔人莫名其妙的挪窝了,一方去向未明,另一方段小堂,似乎也在准备挪窝,监控上已经能看到有辆货厢车泊到他门口,似乎也准备挪窝了。

“这说明他们非常小心,稍有差池,便转移地点……咱们的外勤咬上他了。”徐沛红兴奋地道,王卓回头看她时,她给了个示好的眼神。

奇怪了,王卓摇了摇头道着:“别太乐观了,间谍罪比流氓罪还难定罪,证据确凿这个词我已经很久没用到了,抓捕到李从军是个天大的意外。”

徐沛红的兴奋被打击了一下下,实情如此,本来就神秘的行业,又行事如此诡异,想抓到他们的难度可想而知,最起码徐沛红的从业经历里,还没有见过一个货真价实的间谍,大多数都是被收买的泄密人员。

“是狐狸,总会露出尾巴的。”董淳洁道,他看了眼张龙城,这位境外工作过的老外勤,此时正在踱步,皱着眉头不知道想什么,到现在为止,他的表现差强人意,董淳洁再看戴兰君时,意外地发现戴兰君也是一样的表情。

他没有催问费明会面的事,和徐沛红说着话:“徐局,给大家准备点早餐……嗨,伙计们,吃早餐歇会啊,忙了大半夜了,如果人手不足吭声啊,我们可以就近从长安地方上挑选几个好手。”

“找踪迹,人贵精不贵多,等抓捕的时候用他们吧。”李小众道,他正的都寒梅商量着什么。

一屋子人表情各异,董淳洁挨个瞅瞅,终于还是憋不住了,问着张龙城道着:“龙城,你是不是,有什么疑问?”

张龙城表情严肃,丝毫没有发现线索的兴奋,他狐疑地看看大家,看到戴兰君的表情时,他指着戴兰君道着:“小戴……你好像也发现什么了?”

“我说不清,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戴兰君如是道。

“那我是这样想的,你们考虑一下,以我的经验看,昨晚的事,对方不可能发现线人有问题,可如果没发现,他们的表现就不对了……你们看,他们于急于撤走两人,而且还更换住地……这么做好像没有合理解释啊?”张龙城奇怪地道。

“对,我也是觉得,如果相信线人,那昨晚的事完全可以私下解决……如果不相信线人,撇开他,或者灭口,都解释得通……可现在的情况却是,他们在加紧防范,却对线人听之任之,对呀,说不通啊,这是信任呢?还是不信呢?”戴兰君道。

“没人会把仇笛当成咱们的线人吧?”董淳洁道,以他看来,这坏分子当什么都可以,就绝对不会被人误当好人。

“如果这样假设一下,你们看能不能解释通:对方根本没有相信仇笛,但他们需要用仇笛这样一个人……也许不是在找什么东西,而是在……”张龙城狐疑地,不敢把自己想法说出来,都寒梅窥到此处了,接口道:“在把我们往坑里引?”

众人面面相觑,戴兰君却意外地支持张龙城的想法了,她直言道:“很有这种可能……你们看,佰酿、松子料理,还有作服装的地方,都是李从军去过的地方,加上他们之前,可能已经发现线人被跟踪了……那为什么不可以,故意给他指着错误的方向,让他去折腾呢?”

“动机呢?”王卓问。

“很简单,把我们引到沟里啊,到时候就查过来,你们想想,能查到的是谁?”张龙城道。

“哦,查到线人了!”李小众惊愕道,毕竟只有他在明处,恐怕连他也讲不清幕后是谁。

“但现在段小堂露出来了,又怎么解释?”董淳洁道。

“无业,又是黑白两道名人,还数次出入境……呵呵,真正的幕后不会是这种张扬的人,他顶多也是个高级马仔,只有李从军这种身份才是一个间谍应该有人身份,低调、内敛、知道的人很少很少……”张龙城如是分析道。

应该如此,但此人很可能是直联到幕后的人,其重要性自不待言,但要往深里说的话,又让在座的有点畏难,这一层一层剥着伪装,什么时候才能到真相啊。

饭来了,众人的胃口都不甚好,吃着的时候,董淳洁提醒着:“龙城啊,以你看,现在这种情况应该怎么把握?假如正如你所言,我们的这线人,也是被对方利用的一个棋子。”

“那就需要找到棋眼,和来一个劫手了,否则我们都会在坑里,永远不会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张龙城道。

这话戴兰君和董淳洁听明白了,都寒梅和李小众不太明白,王卓和徐沛红是根本不明白了,资历最浅的王卓不客气地问着:“前辈,您说的什么意思?”

“围棋术语,就是咱们需要找这盘棋致胜的关键点,还需要一个重点突破,才有可能成拿到赢势,否则只会被牵着鼻子走。”张龙城道。

想想也正如他所讲,不管是浮出来的线索还是嫌疑人,那一条也似乎有价值,那一个人也似乎有嫌疑,但谁又知道,真正的线索后还藏着多少线索,真正的嫌疑人背后,还会有多少没有露面的嫌疑人呢?

……

……

相比家里的凝重,公园里就轻松多了,叙述完毕,张龙城把应急信号交给仇笛,教他使用方式,很简单,一块表和一个打火机,需要的时候可以当传信工具,不需要不开机的时候,就是普通的打火机和表。

两人谈得很顺当,看仇笛装起了东西,费明笑着问着:“哎,对了,我看到你昨晚搞的陷阱了。”

“你想提醒我,和谐社会,别整这些危险玩意?”仇笛笑着问。

“不不,恰恰相反,构思精巧、设计合理,实用价值这么高,我都有点嫉妒,有时间教教我啊……这你从那儿学的?”费明笑着道。

“农村学的,铁丝圈套兔子,电网捕鸟,炸鱼,我都干过……后来炸药不好找了,只能在这些常规的东西上想办法……那你都能看得上啊?”仇笛笑着道,有共同语言的人了。

“当然看得上……不简单啊,料敌先机,居然判断出来他们要对你下手,你知道吗,行动组有位执行过境外任务的和你判断相同。”费明道。

“呵呵……那更没什么神秘的了,我和你处的环境不一样,你要是像我这样,求职被骗、租房被骗、买车票被骗过,甚至工作几个月拿不到报酬被骗……被骗得多了,自然就机灵,周围这些烂人一撅屁股,你还不知道他们要拉什么屎啊?”仇笛笑着道。

“那你说,接下来他们会拉什么……屎?”费明笑着问。

“这个不好判断,我估计电话快来了。”仇笛道。

费明一靠身子,看看表,时间不多了,他笑着道着:“家里正在讨论这个案子的推进,我是个粗人,不太懂这其中的弯绕,但是知道的情况是,段小堂已经把杨勇、李安贵,就是在你手下吃亏的两个人送走了……而且他现在正在挪窝,理论上他应该发现不了我们,也不应该怀疑你的身份啊?”

“这个上面不需要纠结,他们就没相信过我,况且这个行业,说信任,你不觉得可笑么?”仇笛道。

“这个行业?难道你。”费明愣了下。

“我当过商业间谍,就是搞商业情报那种,说通俗点就是坑蒙拐骗,头回出去,就是被公司骗出去的,然后我们又在坑蒙拐骗,然后继续在坑蒙拐骗中发现,有和我们一样在坑蒙拐骗的人……我们和雇主之间,我们和同行之间,没有什么信任,利益为重,什么方式能获得最大的利益,那就选什么方式……之所以选我是因为,我对他们没有威胁,而且比较适合当这个炮灰,关键的时候扔出去,不心疼,也不担心,反正我对他们一无所知嘛。”仇笛道。

这大白话似的分析,似乎让费明有豁然开朗的感觉,他欠欠身子问着:“那你说,他们接下来会怎么做?”

“榨干价值,然后会把我领坑里,让我不知不觉跳下去……就即便我不跳下去,他们也会想办法逼我跳下去。”仇笛道。

“具体点。”费明道。

问到这话,仇笛苦脸了,他反问着费明道:“费哥,您真是体制内的清新小嫩肉啊?他们的做法还不和你们的一样?”

“一样吗?”费明懵了。

“你觉得有差别吗?我高高兴兴从南疆回来,说是给我们保护,结果给了个嫌疑人的身份招摇,把我们当钓鱼的饵了……这有选择吗,就知道是坑我们也只能跳,你不跳他们还不定怎么折腾我呢。回去告诉他们,把他们的阴暗思维用到对付嫌疑人身上,差不多就旗鼓相当了。”仇笛道,发泄着心里的不满。

费明却是哭笑不得了,他大手抚着仇笛的肩膀道着:“知道是坑非得跳的时候,叫上我,多个伴总比一个人强。”

仇笛侧头看了看,笑了,费明却在真诚的道着:“大致情况我了解一点,我们这一行有时候也确实不择手段,但出发点总是好的,总是为了保护更多的好人、普通人正常的生活和工作着,保护着一个国家来之不易和平和安宁……我代那些拼命想干好,却能力不济的同事向你道歉……千万别带着情绪啊,现在是不得不用你了,谁让你表现的这么过人呢?”

仇笛怔了下,许是这话触到了他心里,最纯洁和最不想示人的地方,他嘴唇翕了,笑笑道着:“我说错了,你不是体制内的小清新,你是老油条了。”

“有区别吗?人都是复杂的,就像你彰显自己坑蒙拐骗,我就不相信,一个坑蒙拐骗的人,能拿起枪去救老董。”费明道,把慢慢地伸手出来提醒着:“我该告辞了,不过我在你身后不会超过五公里,说好了,不得不跳坑的时候,一定拉上我这个垫背的!?”

“好,只要你不怕倒霉。”仇笛伸出手,两人紧紧地握在一起。

此时,整七时,仇笛的电话响了,他嘘了声,开始接听了,这个充满了未知的冒险,又要开始继续……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39章 步步陷阱难躲 下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41章 得过且过难过
热门: 神级大魔头 汉尼拔崛起 未来镜像 逍遥药仙 苍黄 绑架游戏 SCI谜案集(SCI迷案集)(第四部) 寄生前夜 生死丹尊 中国制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