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39章 步步陷阱难躲

上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38章 我行我素惹祸 下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40章 风声鹤唳疑多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时间,指向凌晨一时。

高个子拧好了车牌上最后一个镙丝,把工具扔到了车后,拍好后厢,坐到副驾的位置,矮个的司机随手递给他一支烟,两人打着哈欠,车随即启动,从郊区一处修理厂,驶向了通往长安市区的路上。

“这小兔崽子,折腾什么呢,大晚上让咱们不安生。”高个子的问。

“好像挺横的,讹了老大十万块钱。”矮个子道。

“啊?可以啊,咱们跟上他混得了……我说老大也太抠门啊,才给咱们多少钱?”高个子惊讶了,没看出来,那位居然还是个人才。

“那他得有命花呀,我估摸着事办完了,他这小命也就得交待了……咱们不一样,咱们老兄弟了。”矮个子道。

说到此处高个子倒噤声了,混这行命里财有多大,还真别强求,一朝钵满盆盈,那指不定就离招祸不远了,他寻思了片刻问着:“那让咱们于什么?处理掉?”

“事还没办完呢,老大说吓唬吓唬,让他老实点。”矮个子道。

“那不成,有些人就是贱骨头,你吓,他就老实;你一转身,他就不老实了,这顶什么用?”高个子道。

“那怎么办?听你的,别去了?”矮个子不屑地斥了句。

高个子不吭声了,管用不管用不是他说了算,拿人钱财听人使唤的,想于嘛不想于嘛,还真当不了家。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车渐渐驶近已经沉睡的城市,空旷的大街上,车像幽灵一样横穿在马路上,接近目标:皇城休闲酒店。

一阵急促的铃声把行动组负责监控的几位叫醒了,电话里,传来了外勤汇报的紧急情况,一辆疑似目标车辆泊进皇城休闲酒店,两位男子……极似在尼桑车里拍到的嫌疑人。

这是第几次汇报嫌疑目标了王卓已经记不清了,仇笛入住皇城酒店,整个酒店的外围都因为他设了数个监控点,一晚上进入的人员,都查了,结果都证明是虚惊一场。

他揉着眼睛,比对着外勤发回来的监控照片,分离着车的影像……很快被发现噎了下,这车牌一查一联网比对,居然是郊区某县县政府的车牌,车型驴头不对马嘴,他惊省到可能要出问题了,按着警报,迅速通知着外勤:

“注意监控……注意监控,这两个人非常可疑。”

隔避和衣住下的数位匆匆赶来了,他摊着前方的监视发现,徐沛红钦佩地看了张龙城一眼,还是经验致胜是关键,张龙城判断对方要有动作,果真就来了,这种调查不怕他动,就怕他不动,越动,可能露出的破绽就越多。

“能监视到仇笛的房间吗?”董淳洁问。

“看不到,隔两个房间是咱们住进去的人。”李小众小声道,费明带人住进去了,安全应该没问题,他犹豫地问着:“这应该是两个喽罗,价值不会很大啊。”

“肯定是,应该是给线人送警告来了……这个事,董主任,我觉得没有危险,您说呢?”张龙城征询道,这话的潜台词是,按兵不动,这样的话,他的车辆、留下的监控、体貌特征,就成了追查下去的线索。

老董不确定了,他好奇地问着:“那会发生什么情况?”

“给点教训呗,既不听话,又讹人家钱,搁谁,谁有这种属下也不安心啊……不会有生命危险,如果是灭口,就不会选择这样一个地方了。”张龙城判断道,他话音刚落,都寒梅接茬道着:“我同意老张的判断,这个时候动手,只会打草惊蛇,在他体内追踪没有去掉之前,我们暂时不要和他接触。”

急促地讨论着,外勤的汇报,两人已经登记,入住到了顶层,这里的电梯是凭卡上楼的,但下楼就不用了,这两人住顶层,其目的自不待想,肯定是要自上而下,找仇笛去,王卓抬头看着讨论的诸人催着:“喂喂,到底谁指挥……他们上楼了。”

这时候,大家的眼光都看向董淳洁,董淳洁不确定地看向戴兰君,戴兰君一直在盯着监控的屏幕,老董问着:“小戴,你的意思呢?”

“他们低估仇笛了。”戴兰君若有所思地道着,看看众人,他晦莫如深地道:“你们也一样。”

“咦?这是什么意思?”都寒梅愣了下,不解地看着话语不多,每每却语出惊人的戴兰君,戴兰君笑笑,回头问老董道:“记得老鳅在水库发现那堆木炭吗?他当时就看出问题了……他发现问题比你早,你是被骗到茫崖镇才省悟老鳅有问题的。”

“哦,我懂了,你的意思是,他有准备?”董淳洁眼睛一亮。

“当然,否则逛五金店,你以为他是玩啊……等着吧,一会儿就有好戏看了。”戴兰君无所谓地道。

“我喜欢这地方啊,安静。”

“办完事要不就住这儿?”

“成啊,要不白花一千多房费呢。”

“只能住到天亮啊,交警上班以前必须走,万一查住,又一堆麻烦。”

两位肩负特殊使命地,在电梯里轻声商议着,先上,再下,从十六层电梯出来,两人已经换了装,皮箱,遮阳帽,脸上还贴上了大胡子,从容地在监控探头下走进,到了6房间门口,高个子掏着工具,矮个子堵着他的手,这种无锁孔电子门禁在高手眼中简直不值一提,手机似的扫描仪射频分析着,屏幕上的数字变换着,几秒种的功夫,嘀声门开了。

矮个子小声道着:“哟,老杨,技术见长啊。”

“酒店用的都是白痴密码,不是6uu就是234……嘘。”高个子悄声道,轻轻的扭动着门锁,两人闪身慢慢地进去了。

斜对面的房间,锁孔里监视到了两人进去,费明贴着门在听,两个孔武有力的打手型人物,不由得让他为“线人”担心了。

进门两位先是闭闭眼,熟悉着房间里的黑暗,这是个商务套间,甬道不长,旁边就是卫生间,卧室在进去右拐的方向,两人的计划很简单,悄悄摸进去,枪一顶脑袋,嘴巴一捂,拖到卫生间痛扁一顿,揍到他满地找牙,比什么教育都管用。

几十秒钟,两人熟悉了黑暗,慢慢地进房间。

咦,高个子的腿,微微被阻了下,像是脚底被绊着什么,他下意识地蹲身。

哗,头顶毫无征兆地一盆凉水灌了下去,蹲身的高个子猝不及防,哗声被泼成落汤鸡了,他愤怒的一起身,却不料更恐怖的事来,全身像触电一样,劈里叭拉闪着电光,人如抖糠,瞬间仆倒在地。那诡异的场景吓得矮个子掉头就跑,不料手一挨到门上,同样的劈里叭拉一阵电火花闪过,打得他跳脚乱喊。

噗……一声微响,灯亮了,矮个子在倒地时候,看到了目标正谑笑着看他,手里拿着棍子……不对,棍子上有铜线,自制的电击装备。

两人毫无防备地掉坑里了,仇笛把人拖进了卫生间,灯亮才看清这里的布置,脚下有绊线,连着头顶上的一串装满水塑料袋,都被铜丝缠着,只要一开门踩到绊绳,液体一泼……就等着墙上、门后,密密麻麻的铜丝导电吧。

电源连接在卫生间的插头处,仇笛拔了电源,看看这两被打晕的货,可不正是抓他的那一对?他促狭心起,把这俩连衣服带裤子扒了个于净,拿着一卷细铜丝,细细拴好俩人,准备以牙还牙了……

“什么情况?”

“不清楚,只听到喊了一声,就没音了。”

“现在呢?”

“听不到了,也没见人出来。需要不需要我们出手。”

“原地待命……”

王卓指挥着,屏幕上已经看不到了,现场也听不到了声音,发生了什么事,实在太过诡异,一众正发愁着,联系的电话响了,王卓一看是线人的专线,他急促地拿起来问着:“什么情况?”

“接收点东西。”仇笛的声音,再无赘言。

很快,这部手机收到了一堆连拍,两个赤身裸体的男子,面部、指纹、证件、卡、枪,一大堆图片传到了电脑上,王卓兴奋之余有点哭笑不得了,他边分析边道着:“这简直是送线索来了,呵呵……早知道这么简单,我就多睡会儿。”

“怎么把人打晕的?”张龙城郁闷了,那位高个子,足有一米八开外,看样子和费明都能过几招,气势汹汹来了,转眼就躺地上了,还被人扒光了。

“这……这是个什么人吗?”都寒梅现在颠覆认知了,她凛然看看端坐不动的戴兰君,戴兰君笑而不语,那笑几近轻蔑,和南疆的那次比起来,这点事真是小儿科了。

行动组忙碌着,很快这两人的身份查到了,确实轻敌了,这个矮个子身上一堆假证里,居然还有一张真实的证件。

房间里,几声稀沥的水声之后,矮个子慢慢的睁开了眼,等他勉强眼可视物的时候,紧张地啊地喊了声,然后挣扎着,却发现手脚都被捆住了,那个曾经他审讯过的“李从军”,正不怀好意地看着他。

“兄弟,兄弟,自己人……”他惊惶地道着。

“没说不是自己人啊,最危险的不就是自己人吗?”仇笛笑着道。

“你……你要于什么?”矮个子看躺得人事不省的同伴,仇笛手持着一把钳子,他紧张地问。

“这话该我问你……你来于什么?”仇笛问。

“老大……让我们来看看你……”矮个子紧张地道。

“嘿嘿,不老实……来,看我玩个游戏啊。”仇笛道。

他剪了一段铜丝,绕在昏迷不醒的高个子脚脖子上,直绕过脚趾,拿着两个钱头,就在矮个子的视线之内,接驳到了一个黑乎乎像电瓶一样的东西上,仇笛解释着:“镇流器,出来是248A的电流,打不死人,不过足够把铜丝烧红了……马上你就能闻到烤羊肉串的味道了啊。”

矮个子惊恐地看着,通电后,铜丝以眼可见的速度在变色,不一会儿就变得越来越亮,很快冒出一缕轻烟,很快就有焦糊的味道,很快高个子哎哟一声被烧醒了,紧张地一缩脚,疼得乱叫乱嚷,奈何嘴被捂着,喊都喊不出来,那脚脖子和脚趾处,早被烧黑了一片。

这情况,把两个走黑路的都吓得浑身起鸡皮疙瘩,仇笛却像没事人一样扯了铜丝,在矮个子面前亮亮,笑着道着:“好玩吗?”

矮个子不知道该点头,还是该摇头,他苦着脸求着:“兄弟,咱一条道上混的,至于这样吗?”

“哦,那换一种……我刚才想了一种更有创意的办法,看,圈成小圈圈。”仇笛圈着铜丝,不怀好意地盯盯那货的胯下,提醒着:“拴到你的二兄弟上,一通电……哎哟,那滋味,您说会不会很酸爽……”

“啊……啊……饶命……兄弟,咱们往日无仇的,你不会真这样吧。”矮个子被这个创意吓得浑身直抖索,不停地哀求道。

“那就看你了老老实实回答啊,否则我生气了,今儿还真要整根烤人鞭,真以为老子这么好欺负?”仇笛慢慢敛起了笑容,把玩着铜丝问着:“叫什么?”

“李……李安贵……真名,绝对是真名,他叫杨勇。”矮个子道。

“快点说啊,敢犹豫说假话,老子还不爱听呢。”仇笛凑近了点,连了一端铜丝,看着胆战心惊的矮个子,猝不及防地问:“老大叫什么?”

“叫”

“慢了,老子要烤人鞭……”

“别别,叫段小堂……”

“说说,那方神圣啊,还特么拴着我让卖命……瞧你啊,不想说拉倒,那个捂着嘴的,可急着要告诉我啊……”

“我说我说……”

在仇笛不急不缓,烧铜丝烤人鞭的威胁下,这两货还真把个很有份量级的人物交待出来了……

“咱们老大,那真是个人物啊,黑白两道谁都给几分面子……就原来您跟的那老板,也和咱们现在的老大关系不错……不信你去打听打听,谁能跟上段老大混饭,那是福气……兄弟,你这样可不行,你就把我们整残了,回头老大那儿你能交待得了啊?还别说我告诉你老大是谁了啊,他最忌讳这个,知道了肯定灭了我们……不过现在好了,你也知道了……我们被灭了,你也落不着好……”

行动组的一众人,在听着回传的音频资料,没人知道仇笛是怎么审出来,但速度实在惊人,几分钟的功夫而已,曝出来的这个料,怕应该是讫今为止最大的收获了。

王卓根据资料联网查询着,介绍着:

“段小堂,3岁,长安人氏……没有前科、没有从业经历,户籍在碑林区派出所,却有出入境的记载,五年内有过十七次出入境记载,港澳通行证编号……这两个被逮的,高个子杨勇,有伤害前科,能查到武校毕业的记录,矮个子李安贵,37匚的下岗工人37下辖的企业,除了核心业务,大部分军转民的企工都倒闭了,不过,这个可能是他们感兴趣的东西……”

王卓亮着电脑,国安的权限能查到涉密内容,37是家化学制药厂,其产品中有一种体能补充液,以及野外急救包,一直有军事单位的订单,数量无从知道,但供应方却清楚,是西北野战编制的部队。

“看来那个李从军手伸得很长啊。”张龙城狐疑地道,这些碎片化的信息已经触到了他的职业敏感,如果能得到各部队的配给数据,那后果就不敢想像了,根据只言片语的信息交叉对比出其他情报,正是间谍的基本技能之一。

“整理一下,如实向上汇报。”董淳洁沉声道,冒出来的线索让他深感压力徒然增大。

王卓追问着:“这俩怎么处理?”

这绝对是个难题,线索的价值无限增加,追到这个地方放手谁也不甘心。可已经成了这样的烂摊子,恐怕想包住也难,众人的眼光投向张龙城,他毕竟从事过类似的工作,张龙城沉吟道着:“现在抓捕为时过早,可要放回去,恐怕对方要起疑了,两难选择啊,我倾向于放回去。”

“那样……线人可能要出危险啊。”李小众担心道。

“危险的程度和线索的价值是成正比的,盯住这两人的通讯方式,今天肯定有发现,说不定能找到幕后操纵的人。”张龙城道。

众人只觉过于冒险,却不料王卓无意发现,两部手机中的其中一部动了,他比对着信号源,瞠然道着:“坏了,线人直接和幕后联系了?我们听不到谈话。”

“追踪通话的另一方,应该是仇笛和他们谈条件了……”戴兰君蓦地出声了,这稍纵即逝的机会,在关键时候,第一时间追上去……

电话,响了数声,终于有人接了,随口一句问着:“事情办完了?”

“嗯……”仇笛直接哼哼了声。

“怎么样?没把人整残吧?”对方问。

“好像残了。”仇笛掩饰不住了,笑了。

咝……对方凉气一吸,半晌不敢吭声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试探地问着:“他们……俩呢?”

“脱光了在卫生间晾着呢,哎我说,我下午都告诉你了,再敢派人,我整死他,你怎么不信呢,还真派来了……怎么我告诉你实话,你总觉得我是开玩笑呢……。”仇笛教育着对方。

话筒里听了一阵啧吧嘴的声音,明显是棘手无法处理了,仇笛抓着这机会,喋喋不休地埋怨着,说着自己多么多么凶悍,在南疆于翻了几个混蛋,然后再说着自己多么多么生气,尼马到长安小地方,居然有人这么背后坑他,是忍,孰不可忍呐千言万语归结到一句话上:这位老大,咱们做个交易怎么样?这两头货卖给您怎么样?

“卖给我?”对方气疯了。

“啊,您开价,多少给点就成,我知道他们不值多少钱。”仇笛严肃地道。

“蹬鼻子上脸上是吧?要么放了,要么灭了,你自己处理吧。”对方态度强硬了。

“你真不买是吧?我可告诉你,你别后悔啊。”仇笛威胁着。

“我就怕你后悔。”对方态度强硬地道,同样威胁着:“信不信从现在开始,一直会有这样的事,你挡得住几次。”

“这个我信,不过你这人见事不明啊,你要不买,有的人感兴趣啊,那我就打110了啊……就这两货我看了,假证和人对不上号,还持枪,身上还带着几管子不知道什么药……不是我小看你,就这事,在天朝,天王老子也摆不平……再特么问你一句,买不买?告诉你,你派人也来不及了,我立马打电话,有人在这儿嫖娼,警察五分钟就到场了你信不?”仇笛恶言恶声,强买强卖的理直气壮。

“你……”

“十秒钟,十秒以后这手机就进马桶了啊,咱就不客气啊……十,九……”

“嗨,你别这样,先把他们放了……”

“八……七……五……”

“少数了一个六……”

“老大,我也赶时间啊。三……二……”

“……行了,行了,要多少钱?”

“不多,两个二百五,给五百……再加两零,五万块啊,天亮给我打账上,自己来收拾这两货……”

嚓声挂了电话,一扔手机,那俩被捂着嘴的瞪着眼在看,眼看着仇笛把他们身上值钱的东西一装,把他们的衣服裤子一卷,就准备走人,两人嗯嗯啊啊直挣扎,惹得回仇笛回头一人跺了一脚,恶狠狠地说着:“长点记性啊,回头告诉你们老大,要不是看着他还能拿出钱来,非灭了你俩的,敢绑我?”

两人被踹在小腹、脐下部位,疼得差点流出泪来,等这疼劲缓过去,直叫苦也,两人都被细铁丝捆着,这绕着捆着比铐着还疼,想动都动不了,直等了半个小时,才有同伙匆匆前来,衣服是来不及找了,一个卷了块浴巾,趁着夜晚宾馆人少,从安全出口灰溜溜地撤走了……

这出闹剧结束后,费明才悄悄地从房间踱出来,让随行的队员来了个技术开锁,打开了门禁,他很奇怪在都市的角落里,这个陷阱是怎么做的,居然能瞬间制服两人,进门的开灯后的一刹那就把了吸引住了,他一下子明白仇笛出入五金店的用意了,从门口到房间,不足五米的距离,全是陷阱,顶上挂着塑料袋,已经倾倒完毕了,液体流了一地,他伸手沾了点闻闻,应该是加了料的液体,门口有金属挂钩,只要一开门就通电,只要脚下一绊,上面的塑料袋就破口,一破液体一倒,被淋到的人就成了天然的导体了……墙根、两侧的墙上和门后,射钉枪打了十数个钉子,钉子间全用铜线绕结,即便不小心碰一下子,也会触电……这简直是个天罗地网,谁进门都没跑。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38章 我行我素惹祸 下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40章 风声鹤唳疑多
热门: 渣过我的人都哭着跪着求原谅 逍遥大亨 虫族夫婿不好当 主角总被人看上 天惶惶地惶惶 不努力只好回家继承皇位 乡村禁爱 甘之如饴 亚特兰蒂斯3:美丽新世界 402女生寝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