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38章 我行我素惹祸

上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37章 反客为主诈讹 下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39章 步步陷阱难躲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谁也没有想到,下一个目的地是:长安大学。

这是仇笛的目的地,恐怕就背后操纵者也挡不住他的脚步,遛遛达达吃完午饭,到了长安大学,恰恰是下课的时间,弃车步行进入长安大学,他在监控上就消失了身影,后台忙碌着根据手机的定位去找这位“线人”干什么,议论七嘴八舌,均是危险、不可控制等等之类的担心,只有徐沛红和董淳洁,再加上默不作声的戴兰君一点都不担心,他们知道仇笛此行的目的。

私事,泡妞去了。

真相就这么一个,否则无从解释。但外人无从了解的是此时仇笛心里的纠结,他像往常一样呆到小操场正对教学楼的地方,几次想拂袖而去,几次又退了回来,几次想痛下决心,几次又踌蹰不决,那份犹豫来自于记忆深处,就像这所学校的读书角、假山、凉亭、回廓、小树林,曾经在山大,两个对未来充满着憧憬的学子,不止一次徜徉其间,讨论着古典文学之美,树影黄昏、月上梢头、水映星辉、辗转难眠,那种难忘意境,也像镌在记忆中的一种绝美,无从代替。

下课铃响了,打断了仇笛的回忆,他注视着教学楼的门口,庄婉宁一现身的时候,他就奔着迎上去了,在发现仇笛的那一眼后,庄婉宁笑容不再,侧身躲开,匆匆而走。前一天在奇石斋让她脸丢尽了,她是看也不想再看见仇笛了。

“婉宁……等等,你听我说句话。”

“我就说一句。”

“婉宁……”

仇笛边追边说,人家是不理睬,他急了,快步跑到了她面前,两手一摊等着,对她说着:“你非逼我去课堂上找你是吧?”

“以前怎么没发现,你真不要脸啊!?”庄婉宁怒了,如仇如怨地瞪着他。

“我昨晚就喝多了点,一个玩笑开不起啊?他要真喜欢你,还会介意你和谁进过小树林?”仇笛强词夺理道,庄婉宁脸色一缓,仇笛没羞没臊地说着:“再说,我说的是事实啊。”

“你……”庄婉宁给气到了,还像上学时候,气得连骂人都不会,又要夺路而走。

“等等,我就说一句话,听完,我就不烦你了。”仇笛道。

“好吧,快说,反正我也不准备记住了。”庄婉宁刺激道。

见着下课的人多,仇笛拉着她往楼拐角拉,庄婉宁甩开了他的手,不过也怕丢人现眼,还是走到这个相对不引人注目的地方,仇笛正色道着:“我承认,我喜欢你,以前我不敢说出来。”

“现在就敢说出来,结果还不一样吗?”庄婉宁刺激道。

仇笛胃一阵痉挛,气着了,他忿忿地接受事实了,他道着:“对,我承认,结果没有什么两样,但对我不一样,我承认,我看到你和马博在一起我受了点刺激,就胡说了……不过,他真的不适合你,真的,我不骗你。他有问题。”

“什么?什么问题?”庄婉宁惊诧道。

“他……他外面有女人。”仇笛严肃地道。

“胡说。”庄婉宁气愤了。

“真的,还不止一个。”仇笛道,越说越刺激了,刺激得庄婉宁瞠目结舌,一副根本不信地表情。

“这个我真不骗你,松子料理,他带了一女的,看见我躲着走,我一眼就认出来他来了……我特么看他就不顺眼,肯定是山盟海誓骗你涉世不深。”仇笛道,说得煞有介事,那女人长多高,什么样,描给庄婉宁,早气得庄婉宁花容色变,一副愣怔的样子,似乎不知道该信谁了。

“真的……他是不是在你面前,表现得很大度?表现得很豁达?那越大度越豁达的,那就是越不把你当回事啊。”仇笛终于得出了一个这样的结论,大度的男人,尼马不算男人。

刚认识就这么往黑里描她的男友,庄婉宁有点省悟了,他狐疑地看着仇笛问着:“你什么时候去过松子料理?”

“我……前两天,那天来着……我记不清了,那天晚上我……”仇笛继续编着谎言。

“那你是在见到我之前,还是记到我之后……莫非你能未卜先知?先见到他了,然后推算出他是你曾经同学的男朋友?所以就提前注意他了?”庄婉宁逻辑搞清楚了,这八成是谎言。

仇笛张口结舌,这却是不好哄了,两人重见还没几天呢,不管放在那一天都有露馅可能,憋着这个谎不好圆了,庄婉宁却是叹了口气道着:“仇笛……你别说了,我知道你为什么来的……我一直以为我们是很好的同学、朋友,以前上学的时候多纯朴啊,你那么乐于助人,大家并没有因为你家境贫寒的原因小看你,因为你活得很有骨气,我记得最清的一件事是……咱们班的那胖土豆把脚崴了,逢上课你就背着他去,一直背了一周……那时候,大家有困难第一个想起来的就是你……”

“那个……你,你还记得这些呀……”仇笛喃喃地道,有点不好意思了。

“正因为我记得,才觉得现在的你无法接受。”庄婉宁轻声道,她审视了仇笛一眼,显得很反感地道着:“外表再华丽,又能给你多少成就感?毕业这么多年了,你认认真真做过一件事吗?……别这样了好吗?回头去找个正当工作,认认真真干好,别这么晃荡了。”

仇笛一侧脑袋,被触到最难堪的心事了,敢情人家的眼睛也是雪亮的,早看穿自己这金玉其外包裹着的败絮其中了,仇笛挠挠脑袋,好郁闷地给她让开了路,庄婉宁挽惜地看了他一眼,却再也没有挽留的意思。

咦?没走,她停住了,仇笛的视线里能看到他踌蹰的脚尖,是一双漂亮的露趾凉鞋,他期待地抬头时,却看到了庄婉宁正为难地驻足原地,再向前看,又一位捧着一大束玫瑰的中年男,笑吟吟地朝她奔过来了。

“哇,你还有这么老个备胎?”仇笛纳闷了。

庄婉宁白了他一眼道着:“是啊,他身家上亿,难道还不够博得女人倾心?”

刺激了仇笛一句,燕登科已经踱到他们两人面前了,这老男笑吟吟地递着玫瑰道着:“庄老师,我打听到了,您下午没课……愿意赏光共进午餐吗?”

“您来晚了,我答应他啦。”庄婉宁一指仇笛。

“他谁呀?”燕登科一瞪仇笛,可没那笑容可掬的表情了。

“和您一样,追我的男生啊……你们俩商量,我回避一下,燕总啊,您不能老让我这么难堪啊,同时追来了,我分身乏术啊。”庄婉宁娇嗔地说了几句,却是把难题都扔下匆匆溜了,燕登科拦也不及,回头一瞅仇笛,这鼻子就不是鼻子,脸就不是脸了,他气势逼人地往仇笛面前一站,想了想,拉着仇笛就走,仇笛挣扎着,回看着跑远的庄婉宁,几步之外,燕登科一指他的座驾问仇笛:“知道什么车吗?”

“不知道。”仇笛摇摇头。

“奔驰,三百多万……知道我是谁么?”燕登科又问。

“咱们头回见啊,大叔。”仇笛道。

“那看清喽。”燕登科递给他一张名片,仇笛懵然拿在手里,不知道这老男犯什么神经,很明显,老燕不客气地道着:“警告你一句啊,小子,以后别来烦庄老师?她是你能追的么?看看你这得性,皮鞋都没擦干净,领带打得都不对,就这样都出来丢人现眼……”

哟?这头回被人主动找茬了,仇笛纳闷地瞪着燕登科。

“瞪什么瞪?给你两秒钟,从我眼前消失……再让我见到你来骚扰庄老师,后果自负啊。”老燕背着手,唬孩子一样唬着小年轻。

仇笛笑了,看到佰酿的名字,他笑了,装起了名片,看到他捧的那一大束玫瑰,他笑意更浓了,景仰地问着:“哟,佰酿是您老人家开的啊?”

“是啊……不错啊,你也知道佰酿的名字?”燕登科得意地道。

“当然知道了,就愁找不着正主呢。”仇笛笑着道。

叭……毫无征兆,清清脆脆一个耳光,燕登科啊地一声捂着脸,惊恐地看着,仇笛一出手就拦不住了,叭叭叭左右开弓,连续几个耳光,打得燕登科嘴角鼻子全来了大姨妈,跟着一撕领子,一个窝心膝撞,打仆在地,劈里叭拉一阵乱跺,极快的出手,直到仆地燕登科都没来及喊出来一声来。

三下五除二放倒,仇笛踩着他肌肉松驰的脸蛋,学着他的口吻道着:“警告你啊,老小子,以后再见你来骚扰庄老师,老子非把你这张脸打成屁股掰。”

吧唧,脚尖一挑,一可玫瑰全洒在燕登科脸上。

“啊……救命啊……”

“啊……快报警啊……”

终于喊出来了,燕登科胡乱地爬起来,鼻血长流、眼冒金星的,所过之处学生们可怜地看着他,他四下张望,却是早已不见行凶的那位了,他怕羞似地捂着脸,一瘸一拐地赶紧朝车的方向去了。

他钻到车里,看着连尼股掰都不如的脸,差点给气得号陶大哭,这尼马可怎么见人那!?

躲在暗处看到经过的庄婉宁,是一种欲语还休的感觉,她没想到会成这样,隐隐地有点不忍了,更让她无语的是,他无法想像,记忆中纯朴、热情,甚至刚入学和女生说话都害羞的仇笛,怎么会变成这样?

一个她不喜欢、不希望看到、也无法接受的样子。她扭过头悄然无声地走了,曾经那个美好的形象,在她的眼中、心里,已经崩塌,塌到一塌糊涂……

……

……

“去会一位大学老师了。”

“把人打了。”

“打得还挺厉害,110出警了。”

“打完就跑得没影了……”

行动组陆续从监控,从地方联网的110指挥中心得到了消息,于是经常和国家安全事务打交道的一干来人,无比懊恼地陷入这起争风吃醋事件,110立案要根据燕登科的描述找人,连庄婉宁也传唤了,这可不是行动组希望看到的,徐沛红以自己国安局长的身份,拐了两个弯才把事情压下去,让110搁置处理。

两个小时后,行动组全剩下唉声叹气了,打完人的仇笛,像没事人一样逛街,一会进烟酒店、一会儿进五金店、一会儿又进修车的地方,一离开交通监控的位置,大部分地方就直观的查看不到了,谁也想不通他转悠来转悠去在干什么。

“他在拖延时间?这都两个小时了,离国宾大厦还有十公里?”王卓问,他接手了监控、监听,刚和李小众商量仇笛身上aux追踪处理的事宜,但这个“线人”太让他恼火了。

几人都看向董淳洁,董淳洁撇撇嘴巴道着:“你们得搞清楚一点,他不是谁的属下,也不是谁花钱雇的线人,同样也不是受感召要帮我们办事的人……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陈傲和陈局推进这件事里的,别看我,我真指挥不了他。”

“可……他不是跟着你跑了一趟大西北?”费明奇怪了,一直以为老董是找到了一个好线人。

“是啊,报酬五万块,一路上净给我添堵……我根本没想到,这家伙还用使枪,计划根本没把他算进去。我要是知道他这么能倒腾,这种人我那敢用?”老董苦着脸道,一有问题就都看他,好像是他犯错误一样。

“有必要对他做一个全面的心理评估了,如果可能危及到调查,我觉得还是撤回来。”都寒梅道。

“不可能,上贼船要么当自己人,要么是敌人,只要有第三种情况出现,谁都知道他是叛徒,你自己就把自己暴露了。”张龙城道,放线人这种事,不管对错,只能一条道走到黑。

“这样你们看如何……找个时间,监控之外,咱们双方好好谈谈,干这种事必须思想认识到位,必须有一定的觉悟,最起码,也不能这么胡来对不对?他就不觉得危及整个计划,那也可能危及到他的安全不是?”李小众道,这位老国安思想还是旧式的,总能把一切问题归结到思想的根源上。

发现问题,尽快解决问题,以及危及到计划实施,这是正常思路,但不太正常是,行动组也没有料到,线人根本不可控,现在连直联的方式也是单向了,只能人家主动联系,否则这边联系不到,总不敢尝试拔打那部嫌疑手机吧?

众人的目光从董淳洁又移到了正襟危坐,观察仇笛行进路线的戴兰君身上,好半天戴兰君才反应过来,她看看众人,无所谓地道了句:“本来就是死马当活马医的事,现在都喘气了,还想怎么着?你们不要期待太高,他就这样,你越指挥他怎么样,他越反着来。”

“可这样……很危险啊。”李小众提醒道。

“我为什么想的恰恰相反呢?”戴兰君反驳道,众人觉得她是强辨时,她指摘着:“连你们都不相信,我和老董能找到这样的线人,难道有其他人能相信……他是受组织指派、身负重大使命的……什么人?”

哟,这个逆向思维不错,王卓面露喜色道:“对呀,我都觉得他是欠收拾分子,让谁看,谁也不至于相信他还是个好货色吧?”

“可他谁的指挥也不听,就不好说了。”费明道,这种刺头要在组织很好治,但这种情况,他就束手无策了。

“相信我,他会去的,而且会用最直接的手段拿到消息……并且,我觉得他已经做好了反击的准备,今天有人要吃亏啊。”戴兰君狐疑地想着,眼睛里掠过仇笛进出五金店的身影,她不确定,不过她很确定仇笛对危险的预知,于是他也确定地告诉其他人道:“别担心,吃亏的不是他。”

众人面面相觑,实在看不透,这份替人自信的表情,从何而来……

……

……

下午四时,仇笛终于悠悠地到了国宾大厦,是一幢对外的写字楼,楼宇是开放式的,要去哪个公司登记一下就可以上去,而要去的十九层,是一家形象设计工作室,纯粹对外营业的,一登记“秦海风”的名字,保安就指示着他从电梯那儿那儿上去。

形象设计?

李从军来这儿干嘛?这形象设计又是干嘛的?

仇笛有点迷糊,品位生活与他一直就是素昧平生,有品位的人,看不懂的地方太多,等到了十九层,哟,一下子懂了,这个占据了半层楼的形象设计工作室,琳琅满目地挂着各式衣服,男女都有,不时的很多衣着前卫、大胆的女孩进出,看得仇笛那叫一个眼花缭乱。

“不就是个裁缝铺么,换着名瞎得瑟了。”

仇笛心里嘀咕着,信步进了这个工作室,早有一位长发的女孩迎上来问好了,仇笛冷着脸道着:“叫你们老板来接待我,甭耽误我时间。”

霸气、任性、睥睨……哇塞,土豪风格淋漓尽至啊,那女孩一下子被震摄到了,愈发恭谨地把仇笛领向顶头,敲响了经理室的门,片刻门开,她恭敬地请势让仇笛进去,给经理做了一个彼此都懂的眼色,以她看来,这肯定是身份不菲,有特殊需求的客户喽。

端茶,请坐,经理是位三十来岁的小伙,一身休闲装,衣服前短后长,随意间显得很是帅气,迎宾出去,他客气地拿着一本画册递给了仇笛,是各类设计图样,里面居然还有些二三线小明星的服装设计,有名人效应,这里的逼格自然高起来了,小经理自信地解释着:“……我们这里有两位参加过巴黎服装节的设计师,他们在国内水平是顶尖的,你一定听说了李文女士吧……她来长安开演唱会,服装和造型全部是我们的设计师设计的……先生您的形体非常好啊,简直就是个天生的衣服架子,以您的气质啊,猎装、短襟的,配一副户外装备……那样能极度彰显您的阳刚之气……不瞒您说,来我们这儿的,像你身材这么标挺的可不多见……”

特么滴,做衣服的。仇笛明白了,他一合画册,看着那人,把那经理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什么地方说错了,刚要问,仇笛伸手拦着道:“我相信你们的水平,但我很注重自己的隐私,而且不想,我留在这儿的资料泄露出来。”

“哦,那您放心了,客人的隐私就是我们的隐私,就是我们的机密,也是我们生存之本,这个怎么可能泄露。”对方道。

“呵呵,这样好,做生意得有这点职业道德,您这么说,我很喜欢。”仇笛笑着赞了个。

“那当然喽。噢,对了,先生,有什么能帮到您的,尽管开口,我可以介绍我们的两位顶尖设计师,为您量身打造,你需要的形象。”对方道。

仇笛笑了笑,起身,然后到了门口,把门反锁上,回头对那人笑笑客气地问:“不管我告诉你,有关任何我的隐私,您一定不会惊讶吧?”

“放心,我一定为您保密。”对方笑道,已经往坏处想了,这家伙身上不会有啥病吧。

当然想错了,仇笛站到了他办公桌前,笑着慢慢地解开的西装,一亮腋下,黑乎乎的枪把,惊得那位倒吸凉气,嘴一下子张大了,眼疾手快的仇笛一下子把样东西塞到了他嘴里,阻住了他的喊声。

那人吓坏了,紧张地举手,惊恐地看看,自己嘴里塞的是烟盒,仇笛嘘声道着:“您一定不会喊,对吧?否则我就得拔枪了啊。”

那人赶紧点点头,仇笛慢慢的把烟盒拿回来,拍拍他的肩膀安慰着,那人小心翼翼地道着:“大哥,大哥,我就一小裁缝,没惹仇家啊……”

哎呀,一下子把设计师吓回裁缝了,仇笛笑笑道着:“我不是寻仇,放心,既不谋财也不害命。”

“那……您……”那人举着手紧张地道,尼马不是逗我玩吧。

“刚才说了嘛,我来测试一下你的职业道德操守怎么样?我在找个人……就是他,他叫李从军,来过你们这儿,有关他的所有资料我都要……拿到我就走……不过你要是坚持操守,我就得自己动手了……怎么样?”

仇笛话没说完,那人已经飞快地敲着电脑,查询着客户资料库,片刻便找到了仇笛要的内容,他讨好的给仇笛打印着,边笑边说着:“误会误会了……这点小事,很容易的……这个人我不太清楚,应该是在我们这儿订制过衣服,时间已经过去好几个月了……”

两张打印纸出来,交给了仇笛手上,仇笛一皱眉头道着:“女装?他是男的?”

“是啊,女人定衣服,大部分不都是男的掏钱吗?”那人纠正道,他看仇笛不理解,解释着,这套九万八的裙子,蕾丝边是手工织的、胸花是手工绣的、胸前的珠饰用了108块蜜糖琥珀石,光制作就花了两周功夫。

“为什么要缀石头呢?”仇笛纳闷地问。

“客人的喜好啊,琥珀本身就可入药,这种东西本身就安神理气的效果,代表吉祥啊……噢对了,您稍等一下……”那人拿起电话,说是给设计师拔电话,问了几句,回告着仇笛道:“他是为自己女友定制的,准备给女朋友一个惊喜……是自己取走的,5月30号……”

那个时间,正是事发前几天,仇笛若有所思地装起了设计图,瞟了那人一眼,那人紧张地站着赶紧鞠躬道着:“先生,还有什么能帮忙的吗?”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37章 反客为主诈讹 下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39章 步步陷阱难躲
热门: 踏天争仙 怦然心动 模仿犯 黑莲花抢走了白月光[重生] 暗杀1905 被狩猎的源博雅[综] 安迪密恩 窗帘后的男人 刑警荣耀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