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36章 浓情骤冷起落

上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35章 因嫉多恨蹉跎 下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37章 反客为主诈讹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叮……铃……铃,闹钟的声音响起,仇笛迷迷糊糊伸出胳膊,摁了床头柜上的定时。

习惯是很奇怪的东西,像他,从小早起已经惯了,那怕再累再困,隔日肯定会在凌晨六时睁眼,然后早起晨练,不过今天他一点起床的意思也没有,努力想再睡一会儿,可习惯却不让他这么做,他越努力想睡着,而脑袋却越来越变得清醒,朦胧的视线里,这个五星酒店的房间越来越变得清晰。

其实五星酒店也不过如此,无非几十平的空间,摆放精致了点,装饰高档了点,床软乎了点,还有那个落地的大窗,看上去比较大气点而已……仇笛起身刷声拉开窗帘,清晨的白曦让房间一下子亮起来,时间还早,他匆匆洗漱,冲了个澡,一直觉得胃里不太舒服,估计是昨天喝酒的缘故,出来围着浴巾,开了水,躺在床上,痴痴地盯着天花板,陷入了沉思。

想了一会儿,干脆穿上衣服,坐到桌前,找着笔和纸,在勾勒着这样一个关系,佰酿酒庄、松子料理、奇石斋,还有李从军住过的高档小区,这四个地方分属不同的地区,在不同的方位,唯一的联系只能是这个主人公的兴趣爱好,属于他私生活的范畴,他实在想不通,探究这位主人公的私生活,有什么意义?

他这样代入地想,以他当过商业间谍的换位思维,李从军这是个普通的身份,这个知道的人很多;而另一面,可能是一个进行间谍活动的境外人员,知道这个的人,几乎没有。除了一真一假两个身份,还有第三个面孔,就应该是现在在找的这样一种品位生活了:在高档的酒店或者舒适的家里,品品红酒,读读书看看报;偶而出去逛逛街,挑的还是皇城巷那种文化气息很浓的地方,再要不,偶而吃顿饭,也是松子料理这样逼格和价位都高得离谱的地方……之所以要费劲周折找这些,应该是有人试图通过他的私生活,来回溯他不为人知的那一面。

对,这是唯一的解释,因为不管是李从军这个假身份,还是他从事的职业身份,都有危险,如果要留一条后路,那肯定会在他这个品位生活接触到的地方,方便在紧急的时候摇身一变,逃之夭夭?

对,答案就应该在这个上面。而且,现在操纵自己的这一方,恐怕也无从知道他详细的私生活,毕竟李从军是突然“消失”,根本来不及安排后事。

醇酒、美人、高档寓所、阴森枪口……这些刺激的元素一日之内全部出现在仇笛的生活里,让他在恐惧中觉得又有一种莫名的兴奋,就像小时候,看老爸带着村里青壮汉围猎山猪一样,那两三百斤,张嘴就能啃断碗口粗树干的山猪,几枪都撂不倒,他不止一次见到父亲,从容地端着枪,就站在野猪被轰出来的路口,就眼看着狰狞的獠牙冲着他奔上来,走到很近很近,然后……砰,一枪正中脑门!

再大再凶的山猪,也会像截木桩一样瞬间倒地。

要害,必须击中要害。

那要找的东西,应该就是要害所在了。

想到此处他都有点兴奋,他陷入了一种这样的纠结,在寻找答案的时候,同样在寻找着对方的破绽,破绽可能有很多,但真正的要害,能一击致命的要害,可能只有一个,他还没有机会找到。

“草泥马的……让我抓住你,你别想有翻身的机会。”

仇笛想着又开始恶狠狠地骂了,他努力在平复着自己失衡的心态,他知道,愤怒和负气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只有耐心、耐心、再耐心地等待最佳时机出现。

滋声电话响起,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一个小时,整七时,电话准时来了。

他看看这个号码,躺到了床上,响了几声才接,迷迷糊糊地说着:“喂。”

“醒了?”对方问。

“刚醒。”仇笛道。

“哦,趁你刚醒这点时间,我们交流一下如何?你不介意说说你那两位同伴的事吧?”对方问。

仇笛眼皮跳了跳,眼珠子转悠着,要是跟踪着他,八成得知道包小三和耿宝磊那俩货了,这个上面的托辞,是从贝尔兰草原脱身之后,联系到两人,一起到长安来的,但后面的还没来得及交待呢,难道对方起疑了?或者是,逮着包小三和耿宝磊了?

“你想知道什么?”仇笛不动声色地道,马上很确定,没有逮着,否则耿宝磊和包小三根本经不起严刑拷打,早尼马把他卖了。就经得起拷打,也经不起利诱啊。

“所有的……他们俩好像走了?”对方问。

“哦,那天吃了顿饭,我把他们打发走了。”仇笛道。

“哦,三个人一起吃了顿饭,打发走了?”对方不信地道。

“是啊,有好处不见者有份吗?干嘛我还再找两人分。”仇笛不屑道。

“你确定你自己能找到?”对方疑问了。

“我不已经找到了吗?那房那车,都是李从军的,我就是李从军,我就到那个小额信贷公司,谁不得给三五十万?我那天实在是特么犯贱,去佰酿被你们逮着了……否则我现在早揣着钱潇洒去了,哎这越说我现在越后悔啊……早知道吃饱了撑的,去那儿干吗呀?”仇笛喃喃地道着,这是包小三出的馊主意,他突然发现这个主意不错,用这个无懈可击的身份真去借谁点钱然后消失,那放高利贷的非得哭昏在厕所里。

“呵呵,这么无耻的办法你都想得出来,难为你了……幸亏你没去,你早被人盯上了,有关李从军那个住处,你最好忘得一干二净。”对方笑着道。

“吓唬我吧?早盯上了?我怎么没发现?”仇笛不信地道。

“是吗?那你发现我们什么时候盯上你的吗?”对方反问道。

这一句把仇笛问语结了,半晌无语。

“好了,准备一下,八点整出发,地点随后发给你,务必小心。”对方道,像是接受仇笛的说法了,安排了句挂了。

仇笛拿着手机怔怔地想着,当牵线木偶被人控制的感觉并不好,如果知道李从军的暴露,住处被监控,也许对方是仅仅忌惮危险才用他这么一个替身炮灰滴,当炮灰的下场是什么他最清楚,宁知秋、王海峰,还有那俩死得不明不白的偷猎的,就是最好的前车之鉴了。

“也不知道,徐沛红发现了没有。”

他现在倒期待国安那些人了,不过实在为他们着急,而且,就他这无足轻重的身份,他很怀疑是不是能引起重视。

就在这个时候,门铃叮……咚响了一声,悦耳的声音和枪响一样惊得仇笛跳下床了,他附身到门眼上,朝外时,却是推着清洁车的服务员,刚把车停到房间门口。

“不对呀,这个时候……不到打扫卫生的时候啊。”

他心一喜,嗒声开门,拉开门,和清洁工对视的一刹那,他像被电击一样僵硬了,穿着服务生衣服的,可不是戴兰君是谁,她正像模像样地臂上搭条毛巾,满脸笑意地看着他。

吁……两人动作几乎一致,都在嘘声,示意别说话。

进门,掩上门,两人又是动作几乎一致,指指卫生间,进门时,戴兰君随手打开了换气扇,仇笛随手开了淋浴的喷头,哗哗的水声和风扇声响着,戴兰君指指他身上,仇笛摇摇头,示意安全……不料理会错了,戴兰君轻声道着:“脱衣服……快点,时间不多。”

“啊?太突然了吧,人家都没准备好呢。”仇笛兴奋了。

“快脱,废什么话……脱光。”戴兰君轻声叱喝着,眼里有点戏谑,放下了提着清洁桶。脉脉凝视他时,那双目含情、红唇欲启的样子,让仇笛使劲地咽着口水,胃都有点疼了。

啥也不说了,蹭蹭一解扣子,一拉腰带,眨眼间,赤身裸体的站在卫生间,站在戴兰君的面前了,戴兰君微微怔了下,这战术动作太利索啊,仇笛刚要有动作,戴兰君伸手一推,把他顶到了卫生间的墙上了,兴奋的仇笛身上某个部位迅速充血、昂头、坚挺……

……

……

“……情况就是这样,每到审讯力度加大,这个李从军就试图自杀,不管真想死,还是以死为胁,我们都不敢冒这个险,总部领导指示,越是这样的情况,越应该引起高度重视,他这种宁死不开口的情况啊,说明背后肯定有事,而且不是小事……”

屏幕上,映着陈局办公室的场景,通过保密专线,两地的在直联交流了。

徐沛红安静地听着,涉及到的案情比他想像中要大,根据已经抓捕的数位嫌疑人交待,他们非法测绘已经存在数年之久,期间偶而被撞破被抓到,仅仅是冰山一角,这种前仆后继一直使用炮灰作业的方式,听着都让人咋舌,而过程更让她和董淳洁后背生寒,据蓝骁战交待,他们专盯军警离退役人员收买,甚至一度以探亲的方式到了某些驻地部队的营区,这意味着什么他们很清楚,很可能间谍的目标并不仅限于民用和工业类,军事目标也在其列。

“两位……有什么意见建议。”陈局良久没有听到两人回话,出声问道。

两人相视一眼,都默默摇头,这还有什么意见建议,只有一条路:死追到底。

“……我昨天还以为,我们的调查就止步于此了,不过现在,你们又给我打了一针强心剂啊,放出去的饵被吞了,又被吐出来了,还是一种这样的方式,那说明啊,有人肯定还在蠢蠢欲动……早晨我和陈处他们商量了一下,有这种几种情况你们考虑下,第一种是常见的,洗底,一个人失手,和他关联的人必须清除,这是境外间谍常用的方式。小徐你注意一下,近期长安地区出现的凶杀案件,我觉得不应该风平浪静……第二种是李从军作为间谍组织的一个重要人员,又是猝然失手被擒,这种情况下,他没有时间安排后事,可他这些相对秘密的后事不会没有,或者是本组织的线索、或者是被收买人员的信息、或者是其他非法勾当,总不至于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所以,不管是有人想得到这些,还有人想销毁这些,就是我们下一步工作的要点了。”陈局提醒道,一脸兴奋的样子,说完他随意问了句:“你们两位说句话啊,怎么都成闷葫芦了?”

“唯一的线索系在一个外人身上,情况究竟怎么样,我们还没消息。”董淳洁道。

“对方应该已经嗅到危险了,很小心。”徐沛红也补充了句。

“不管他们怎么做、做什么,我都不担心,我最担心的啊,就是他们什么都不做……嗯,现在这个情况确实难度大了点……你们有什么要求?”陈局问着。

“没有,等等看再说。”董淳洁道。

“这种人就是藏得深不好找,抓他们没难度,我们技术力量还差了点。”徐沛红道。

“这个问题今天就能解决……小董,给你调去了一个特别行动队,五个人,在对谍斗争上有丰富经验,全交给你全权指挥了……他们中午班机到,有情况随时汇报。”陈局道。

聊了十几分钟,草草布置,结束通话时,徐沛红小心翼翼看着董淳洁问了句:“董主任,行不行啊?就仇笛牵了一点线索,这么大干系,能牵得住吗?”

领导高度重视,偏偏高度重视的东西又牵于一发,徐沛红觉得悬,不管是行动稍有差池,还是仇笛出点问题,都可能功亏一溃,真要雷声这么大,再一丁点雨都下不来,那就不好交待了,最起码在徐沛红对仇笛的了解看来,很够呛。

“肯定牵得住,我是怕他兜不住啊。”

老董为难地道,毕竟是业余水平,毕竟和专业训练出身的相差甚远,真要实实在在接触那些波诡云谲的谍斗,他怕身处一线的仇笛,根本不是那些人的对手。

这一点让他很担心,就像江湖越老,胆子越小一样,赢了一局,反而更胆小了……

……

……

“哦……轻点!”仇笛身一挺一缩,浑身得瑟。

“胡说,我这么温柔。”戴兰君道。

“快完了没有?”仇笛不舒服地道。

“坚持一下啊……”戴兰君揶揄地道。

两人窝在卫生间里,一副诡异的场景,仇笛赤身裸体,贴墙而立,而戴兰君却站在他身前,用一个巴掌大的金属器皿在摩娑着他的胸前、腹部……甚至再往下一点,就是昂着头的仇二小兄弟了,一看到那雄壮的样子就让戴兰君脸红。

仇笛又理解错了,是光让他脱光,人家没脱,就这么用个金属东西摩来摩去的,也不知道她干什么。

“嗨,这到底是干什么?”仇笛道,老不舒服了,他提醒着:“我查过了,身上没伤口。”

“体内呢?……好了。”戴兰君取下了金属盘,另一端连接的扫描屏,她摆正了,快进着,一指上面的三个小光点:“你胃里的……他们给你吃什么了?”

“啊?这是……我不知道啊?”仇笛吓懵了,仇二小兄弟吓得也开始萎缩了。

“应该是追踪的信号源……我说嘛,怎么可能没发现跟踪。”戴兰君收拾着东西,放进了清洁桶里,不细看,倒蛮像清洁阿姨的。

仇笛可气得脸变绿了,叫苦不迭地道着:“特么滴,我说怎么这么大方让我乱跑。这样也行……怪不得我胃里难受,还以为喝多了。肯定是迷糊时候被灌的。”

“这是专业手法,你碰上高手了……千万不要擅意做什么。”戴兰君把水龙头拧大了点,压着两人说话的声音,现在都有点风声鹤唳了。

“那我怎么办?”仇笛问。

“按他们的要求来……嘘……别说话,你的手机在什么地方?”戴兰君小声问。

仇笛指指床上,戴兰君出去了,片刻拿了进来,插针取卡,把卡插到随身的设备里复制着序列号、pin码,不一会儿又插回去,轻轻地又放回了原地,等她再次回到卫生间时,仇笛还那么饶有兴致的看着,本来没什么的,不过光溜溜的一大男,还是让她觉得好笑,忍不住掩着嘴呲笑了。

这一笑,本来已经垂头的仇二兄弟,一颤一颤又昂头了,看得戴兰君脸色一糗轻声斥着:“快穿上。”

“喂,我都这样了,要不,你也脱了……不用赶时间的,多方便?”仇笛捂着下身,期待地道,一说这个就捂不住了。

“都快要命了,还想这个……去清醒清醒……”戴兰君一推浴室的门,把他推到了哗哗流着冷水下,瞬间刺激得仇笛一阵哆嗦,他抹了把脸,看着门口的戴兰君,意外地似乎不觉得尴尬了,他小声问着:“你都把我扒光了,那我该想什么?”

“想……长安大学那位?”戴兰君揶揄地笑着问。

仇笛浑身热情,像一下子被浇灭了一样,怔了下,看了戴兰群几眼。没错,他躲不过监控,不管是来自国安的,还是来自间谍的,此时才发现,秘密不管对于谁都很重要,否则会很难堪的。而且,两人似乎成了纯粹的业务上交流,相别几日,那种激动的感觉莫名地消退了,甚至仇笛发现,戴兰君似乎在有意避讳着,那怕他已经脱光了也没有一点亲昵举动。

“听说那位挺漂亮,还是你大学同学?”戴兰君没有发现淋浴头下仇笛的变化,笑着问着:“看来我们都需要冷静一下啊。”

“呵呵……想也白想。”仇笛淡淡地笑道:“她和你一样,有男朋友了……哦,我现在冷静了,你不是为我来的,你是为我身上的线索来的……往后退退,关上门。”

像淋浴头的水温一样,话冷下去了,仇二小兄弟缩回去了,而且门关上了。戴兰君本来调侃一句,没想到是这个结果,她张口结舌刚要解释,已经被关在门外了,她犹豫了几下才敲门道着:“喂,注意事项放在洗脸池边……一定看仔细,这不是你耍小性子的时候……我不是有意瞒着你,而是……算了,说这些干什么?……按注意事项来,千万别犯混啊,真要出了事,谁也来不及救你……喂,我说话你听到了没有?”

“听到了,你可以走了。我要等你们救,早死几回了。”仇笛的声音,很冷很淡。

声音慢慢的小了,听到了关门的声音,不一会儿仇笛湿淋淋的出来,抹着头,擦着水迹,看到了洗脸池子边上放的一张纸,都是注意事项,他扫了眼,一揉,直接冲进了马桶。

慢条斯理地擦干,穿好,他枯坐在房间里,甚至还神经质地开了门,往外瞅瞅,但什么也看不到了。他在狐疑地压着自己的胃部,隐隐作痛的地方,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那一刻,有浓浓的疲惫袭来,蔓延到了他的全身,他知道,那不是疲惫,而是……失望!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35章 因嫉多恨蹉跎 下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37章 反客为主诈讹
热门: 今天我又吓到非人类啦[无限] 九州·英雄 九阳医仙 穿书后反派装穷了[娱乐圈] 模仿犯 上川下江 风筝 嫌疑者的救赎 黄河伏妖传 今天十代目又吓到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