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35章 因嫉多恨蹉跎

上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34章 大放大吃大喝 下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36章 浓情骤冷起落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吗的……上恶当了!”

当仇笛千辛万苦,躲过查酒驾的交警,转了半座城市到达目的地时候,才发现被涮了一道。

确实美女如云,可不是他想像中的那种,而且和他一毛钱关系也没有,目的地是皇城巷,而这里是古玩玉器汇聚地,四十多家商铺加上不少玉石古摊点,再加消夏闲逛的游客和市民,把这里的夜晚变得熙熙攘攘,热闹非凡。其间美女还真不少,而且是来自全国各地的美女,偶而还能看到金发美妞,比普通人高出一大截,就那么穿条短裤鹤立鸡群的傻站着,老显眼了。

看来是敌人很高尚,纯欣赏,自己太龌龊,还以为是要请个高级嫖呢。

喝的真有点多了,即便饭间作弊,到卫生间呕吐了两回,仍然有残留的酒意在作祟,头有点蒙,而且很是特么滴懊丧,头回吃生蚝、龙虾、鹅肝,还配着高档红酒,差不多全吐马桶里了,走到这里就有点饿了,他像一个神智不清的人一样,走走、停停、看看,那些挑三拣四的顾客、那些讨价还价的摊主、还有那些穿着暴露,身后露背、裙下露腿的妞,这熙攘的场景让他无比熟悉,心里泛起着浓浓的悔意。

其实,以前就一直生活在幸福中啊,居然一点都没发觉。

那像现在,总觉得背后有一双眼睛、暗处有一个枪口,都在逼着他,让他神经紧张、心里恐慌。

“草泥马……怎么弄住你?”

“草泥马……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小鬼子化妆来搞侦察的?”

“草泥马……这是让老子找什么?”

“草……”

仇笛本性开始完完全全地展露,危险在不断让他蜕化着,在不断地剥去那个憨厚、纯朴、热情的骚年表像,在慢慢地展露着人性本恶的狰狞,当骂到第十句草泥马的时候,手机又响了,发来了一条短信,只有一个名字:

奇石斋。

应该也是李从军爱去的地方,仇笛寻思着,操纵自己的神秘人物应该认识李从军,应该试图得到李从军留下的什么东西,这个东西如果国安也看重的话,那危险系数就自不待言了,对于可能忌惮于来自国安的危险,而这份危险对于仇笛是不存在。

“草泥马,我就不相信,你连老子勾搭了个国安妞也知道……别让我找着你。”

他恶恶地想着,他不清楚对方的底线,但对方同样不知道他的底牌,现在是盲人瞎打,谁掌握的情况更多一点,那谁的赢面更大一点,他在想,机会之于他,应该是有的,只要在没有发现要找的东西之前,他是安全的。

信步在人群中徜徉,这个美女如云的地方也有好处,虽然不懂那些玉石古玩,可明眸皓齿、笑厣如花还是会欣赏的,还真有舒缓压力的效果,看着看着,心情慢慢的放松了。

哎哟……东北妞,人高马大,怎么看怎么实在,像猪肉炖粉条一样实在。

仇笛从两个妞身边走过,瞬间下了定义,果不其然,其中一位在喊着,哎呀妈呀,你这东西老假了!

身边又走过一位揽着个矮胖锤子男的妹子,咦?川妞,长得像个小朝天椒,外表精致,内心火辣。这么热的天都黏着那男的。

哟?广东妞……黑瘦骨感,长得和饮食如出一辙:生猛。

欣赏不了,仇笛一闪而过,这些年游过的地方不少,喜欢的,不喜欢的走马观花一看而过,他自己都不太清楚,自己究竟喜欢着什么,喜欢什么样的生活、喜欢什么样的女人……身边的一切都是属于别人的风景,而自己,一直都是看客。

视线里看到“奇石斋”的牌匾时,心里是这么一个荒唐的念头,就像送快递打短工一样,自己一直是过客,那怕就当回间谍,也尼马是业余的,好容易勾搭个妞,还是有男朋友的,好容易装回逼,还花的是别人的钱,这人生呐,怎么就这么失败涅!?

对了,还包括这一回,业余间谍都没当好,被人钉住了。

脑子里乱七八糟地想,脚步已经踱过了奇石斋,又是一个逼格很高的地方,几十平的经营空间,全部是玻璃器皿或放、或封的各色奇石,标价从几百到数万不等,最贵的一块,标价八十多万,看得仇笛直咋舌。

品位可不是一天两天能养出来的,两位貌美女店员眼光很毒,明显瞧得出仇笛就是个过路打酱油的,理都没理,忙着招呼着一对貌似夫妇的中年男,仇笛东瞧瞧、西看看,到这个他屁都不懂的地方,愣是没辙了。

咋办涅?扮苦相哄妞、扮醉相逗妞、都扮过了,要不扮个抢劫的吓唬妞……不好办,这人太多,别被110抓到就惨了,而且,店一隅还有位大叔呢,像是老板,正呷着小紫砂壶,赏玩着一块亮晶晶的小石头呢,仇笛连搭讪都没敢,不懂啊,一问三不知,招人嫌呢。

能不能这样办呢?

他慢慢地靠上那位女店员身后,准备伸手,要不酒壮色胆,摸这妞臀部一把,然后再装疯卖傻,反咬一口?不能啊,扯不到李从军身上……人李从军肯定温文尔雅,知书达理的。再说这地方实在不合适。

他伸了几次手,还是放弃了,又没枪逼着,拼着有被当流氓追的风险不值得,他背朝着一块嶙峋盆大的顽石,装着观摩的样子,下手的欲望慢慢消失了。只能退一步了,明儿拣个人少的时候来试试,大不了多花点钱,这些附庸风雅的奸商,再雅,骨子也改不了铜臭味道。

咦?好像有什么东西刺激了一下他的视线,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好像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和记忆里什么东西吻合,可转眼又忘得一干二净。

这个突来的,奇妙的感觉,就像一下子扫一张陌生的面孔,你明明见过,就是叫不上名来,他使劲想着,慢慢瞅着,刚才好像扫到了环形的柜台……此时,女服务员正把几块玲珑的、金黄色、剔透的石头往柜台里放……凝视间,仇笛蓦地像被针扎了屁股一样,惊叫了声音:“啊,我想起来了”。

店员、老板,一对夫妇,都齐齐愕然看他,仇笛顿觉失态,一咬下嘴唇,不好意思,偏偏刚刚进门的一对情侣也听到了,诧异地移过视线,然后两人齐齐凸眼,眼光无意看到这里的仇笛,又像被一拳捅到小腹最柔软部位了,呃地重重地嗝了声,差点把肚子里的残留全喷出来。

是庄婉宁,正挽着一位男子逛街,乍见仇笛,她两眼瞪得像要掉珠子,惊讶地道:“仇……笛……你在这儿干什么?”

说着就走上来了,仇笛酒气醺人的,表情滑稽的,她不客气地质问着:“嗨,我跟你说话呢?是不是跟踪我了?”

“啊?我跟踪你?”仇笛郁闷了。这妞自我感觉太好了,这都能想得到。

“那怎么打电话找不着你,出来就碰到你,别告诉我这是好巧啊?”庄婉宁斥着,娇嗔样子,还像学生时代那么迷人。作为被追的一方,有天生的优越感。

这东西解释不清,仇笛一梗脖子道着:“跟就跟了呗,怎么着吧?他是谁?”

一位帅哥,年纪稍大,肯定是成功的帅哥,彬彬有礼地朝仇笛一笑,仇笛能认出来,金香鲍见过的那位。

“哦……他是……”庄婉宁旋即尴尬笑笑,不好意思地指指,然后也梗着脖子狠狠说:“不服气啊,男朋友,想追我的竞争对手……有点风度啊,打个招呼?”

“那天吃饭时候,碰到的就是他?”仇笛随口问。

“哦,没喝多啊……是啊,你看,他当我男朋友,合格不合格?”庄婉宁笑着道,既有傲色,又有尴尬,也许没敢和仇笛明说的原因就在于此,生怕伤了他的自尊。

“不合格……甭让我看见他啊,小心我揍他。”仇笛醋意盈然道。

“得性……你敢?马博……介绍一下,我同学,那天餐厅你们见过……仇笛,我大学时候同学……现在……哎,仇笛,你到底做什么的?”庄婉宁介绍着,突然间发现她没法介绍仇笛,仇笛翻着白眼斥着:“还同学呢,都没关心过我做什么……啥也不做啊,每天喝喝酒逛逛街,哎马……马什么?”

“马博。”那男子,并没有因为仇笛的醉相厌恶,礼貌地递着名片,仇笛收了,呲笑着:“我没名片啊。”

一笑一说话,就是一股子酒气,熏得庄婉宁斥着他,你喝了多少啊?仇笛反犟着,我又不是你男朋友,管得着么……哟,马哥,您这是马老板啊……哟哟哟,能遇见真是缘份啊。

“很有缘份吗?”马博哭笑不得地被仇笛握着手,狠狠搂了一把。

“当然有了,你追的女朋友,我以前也追过,咱们俩相当于共用过一个女朋友……还有比这更近的缘分吗?我们上学时候就经常钻小树林,比你俩现在亲热多了……”仇笛突来醉话,得意洋洋地道。

马博脸上一敛,瞬间变绿了,服务员也傻眼了,还有这么渣的男?

庄婉宁却是气着了,连推带打,直把仇笛轰出了店门,气得脸色发青,却是一句话也讲不上来,凶巴巴地一指:“滚!”

说着就想找趁手的东西,发泄一下愤怒,差点就要回店里拿石头块了,仇笛吓得掉头就跑,他跑出好远,才见马博出来了,轻揽着庄婉宁像在安慰什么,庄婉宁被气得抹眼睛了,劝慰了好大一会儿,估计这逛街的心情也没了,仇笛眼看着两人,偎依着,消失在人海里。

仇笛一瞬间仿佛又遭遇一次绑架和抢劫一样,他有气无力地坐到了路牙子上。

“马博,博识咨询公司总经理……总经理追个大学老师……很般配哦。”

无聊地把玩着马博的名片,他的脑海里是一个这样龌龊的想法,想着庄婉宁怎么样被人又抱又啃,怎么样被善解裤衣、怎么样被人那么xxoo的,他的想像细致到几乎想到细节,这个龌龊想像让他血脉贲张的,就像老婆被人xo了一般怒上心头。

“马了个x的,装个吊中啊,灭了你狗的。”

他恶狠狠地想着。车后厢里那支枪,恶念像毒虫一样侵入了他思维,他使劲压抑着,忍耐着,忍不住了,起身跑了好长一段路,跑到喘息才停下来,两手扶膝、全身见汗,清醒了几分。

嘀嘀……手机的声音在响,他拿出来,翻看着,有好几个电话,刚才都没听到,他接听着,传来的对方不悦的声音:“你应该及时接电话,否则容易引起误解。”

“人多,声音杂,听不到的可能性很大。”仇笛道。

“告诉我,有发现吗?”对方越过这件事,直入主题了。

“有,我发现,你好像不了解李从军,说不定都没见过他。”仇笛尝试地问。

“对,这座城市里了解他的,只有他自己。要是我真了解而且见过,就用不到你了……继续刚才的问题,有发现吗?”对方不愠不火。

“有,但是个无关紧要的发现,看到奇石斋的石头,我想起来了,李从军脖子里就拴了一块金黄色的小石头,好像叫琥珀石……要是恰巧去过这个店里,没准就在这个店里买的,但不好查了,人流量太大,除非他和那里面的人熟识,否则别指望谁能记得住来过那位顾客。”仇笛道,他也在奇怪,这种石头似乎并不贵,很便宜,几百块钱的东西啊,好像让这种品位的人挂身上,说不通了,他记得很清楚,李从军狠狠瞪他那一眼的时候,脖子里挂着那块小石头,非常醒目。

对方似乎在斟酌这个消息的份量,半晌无语,仇笛催问着:“还有事吗?”

“可以休息了,休息几个小时,明天天亮我会叫醒你……你身上带着武器,千万不要随便惹事节外生枝,我给你安排一个安全的住处。”

对方低沉的声音道,旋即挂了电话,仇笛的手机很快收到了定位,组织上很贴心,安排的是温泉酒店,距市区尚有十几公里,在华清池景区。

仇笛这会儿觉得,敌人比身边的人好像都可爱,请吃是极品大餐,请住是五星级酒店,从来被有被人这么关爱过啊……

……

……

下午十七时,仇笛失联四十八个小时……

徐沛红汇报的消息是:没有任何发现。

晚上二十时,仇笛失联五十一个小时……

徐沛红汇报,监控仍在查找,从侦察员随行的行车记录里,找到了一个疑似车辆,同样出入在佰酿附近、同样驶离了市区、去向是西郊,挂得是外地牌照,正在查找车辆详细信息。

两天,五十个小时,董淳洁和戴兰君关在房间里几乎没有挪过窝,眼见着戴兰君慢慢地憔悴下去了,头发散乱的、两眼无神的、满脸写着疲惫,仍然在强自支撑着,休息仅限于趴在桌上眯一会儿,但凡有电话铃响,她总是神经兮兮地醒来,马上接电话问:“有什么消息?”

一次又一次失望的打击,老董也快熬不住了,他几次咬牙切齿地下决心,真不行就申请搜查,把佰酿翻个底朝天,就不信没有一个目击者?可反过来又一想,已经被带走,该出事恐怕早出事了,就查到什么,也于事无补了。

晚二十二时,董淳洁催促下,戴兰君勉强吃了点,又是把便当扔过一边,董淳洁看不下去了,直接道着:“你别这样,别他找不回来,你自己也垮了?”

戴兰君一笑,反问着董淳洁道:“当初刘一民牺牲的时候,你是什么感觉?”

老董一下子被问住了,张口结舌,无言以对,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楚,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何况,又有自己的失误成份。

“他根本不是我们的同事,根本没有接触过这种事,不管是药物刺激还是严刑审讯,那怕露一点口风,那就是十死无生了……咱们这一行,就万一死,都不会像正常人一样死,到那个时候,你让我怎么面对?”戴兰君沉声道,话里是浓浓的悔意,也许真不该把他牵涉到事中。

“也许,没有你想像的那么严重。”董淳洁声如蚊蚋,如是劝道。

“我们遇到的所有事情,都是比想像中严重。”戴兰君道。

至此,两人已经很难乐观了,偏偏更悲观的事来了,过了二十二时,证实了这辆尼桑suv是辆具有国情特色的神车:套牌。

别说车上面目模糊的两人,就连车的出处也无法查找了,气氛跌到冰点,董淳洁的电话就没离过手,一直在和京里上级商量着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时间,一点一点向后熬,过了零点,过了凌晨一点,在接近凌晨二时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咣声撞开了,徐沛红几乎是发疯似地跑进来了,急促地喊着:“有消息了,有消息了……”

“什么消息?”趴在桌上的两人,一下子惊醒了。

“找到了,你们看……编号n90887的文件夹,根目录下,刚放进去……”

徐沛红说着,戴兰君飞快地输着,这是技侦分离交通监控的视频剪辑,在n90号、n88号路面监控,7公里处,拍下的视频,让两人瞠目结舌的是,就是那辆套牌的尼桑车,车里坐着仇笛,拍得清清楚楚,他似乎露了着脸,身前倾,就等着拍照呢。

“哦,这是故意留下的?”董淳洁一下子兴奋了。

“对,按照正常思路,这车一离开,就应该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实在找不出有说服力的东西,我就想啊,有没有可能回来呢?结果就随便查了一下,就查到这个了,一共过了两个公安路面监控,他在这儿连闪数次大灯,然后灭了灯,打开车里的灯……所以拍下的很清楚,快进的时候,都能看到这个奇景……一下子就分离出来了。”徐沛红兴奋地道,没想到这么简单。

“时间显示是,昨晚十八点……他回长安了?往下跟呢?”戴兰君兴奋地道,浑然已经忘了危险。

“更奇怪是,消失了。”徐沛红道。

“换车了,不换才不正常。”董淳洁抚着下巴,这方面经验他还是有的,一个高明的刑事罪犯都懂怎么反侦察,干间谍的,这方面是基本知识。但想到这一层,又让他惊愕更甚,看这样子,是被对方接纳了?

要么被灭口,要么当同伙,进贼窝难道还会有第三种情况?

“可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呢?他为什么不联系我们?”徐沛红道。

“可能有苦衷。”戴兰君道,巨大的惊愕袭来,她真想不明白,怎么着这家伙摇身一变,能堂而皇之地走出来,连车都有了,开得还是嫌疑车辆。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不过我知道,他已经成功骗过对方了。”董淳洁脸上泛起了诡异的笑容,笑着对两位道着:“对全市所有的可拍照交通探头建立直联,从现在开始,我们要有一个路标了。这个办法好,我都想不出来这样报信。”

“您确定,他会帮我们?如果对方给开的条件更高,不会投敌吧?”徐沛红如是担心到,一个月早被那仨位吃怕了。

“不会。”董淳洁奇怪地看了戴兰君一眼,似乎她是原因所在,戴兰君剜了他一眼,老董又强调了一句道着:“绝对不会,别看这种人吊儿郎当,骨子和他爹一样,嫉恶如仇。”

这个解释不错,戴兰君勉强地露出微笑了。她根本无所谓地道了句:“你们想太多了,要投别人,直接消失不更好?还故意留这种线索?”

找到一处,第二处就不难了,查找的线索就是公安监控,又是辆奥迪连续违章留下的清晰的监控影像,影像上,正是安然无恙的仇笛,天亮时分,外围的侦察员费尽周折才查到,目标入住在房价1888元起的高档休闲酒店,名字根本不是上面提供的,而是一个全新的身份。

叫:秦海风!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34章 大放大吃大喝 下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36章 浓情骤冷起落
热门: 从天而落 最完美的女孩:另一个自己 银河帝国7:基地与地球 星移记 昨天不小心死掉了 疯狂植物园 天惶惶地惶惶 别对我撒谎 时间陷阱 杀人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