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32章 坐困愁城难破

上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31章 口若滔滔悬河 下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33章 捉放小子为何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本来就保密很严的国安局,气氛莫名地有点紧张了,又宣布了一条内部禁口令,这样的禁口令会用委婉的方式表达,就是所有人员必须详细汇报八小时以外接触到的其他人员,包括自己的亲戚子女配偶,但凡这样的情况出现,谁也清楚,潜台词在告诉你,近期的所有工作不许讨论,可能随时要查证。

越是涉密的地方,私人的生活就越透明,这也是一种奉献。

事实证明这次也不例外,可能要有事了,先是全局各部室开会强调,接着是外勤侦察员封队,集中在一起学习保密守则,近期一直跑外的几位侦察员,被局长叫去谈话,谈话的地方居然是保密局。

发生了什么事?

纪律是别乱问,别乱说,恐怕就当事人本人,都未必清楚。

此时的徐沛红面前正坐着一位侦察员,年纪不大,二十六七岁,紧张而局促地向领导汇报这些天的行程,脸色显得有点苍白,可能目标的失联,直接责任人没准得扣他脑袋上,过度担心,以至于抖索地说话,用的最多的一句是:我真不想到啊,我对不起组织……

玻璃隔间后,看到场景的董淳洁怒气冲冲地走了,戴兰君一下子没省悟,老董怎么莫名地发火了,追着他回了办公室,此时的办公室已经布置的像回事了,直联各处的监控,刚刚对佰酿建立的外围监视,以及随时准备捕捉的信号追踪,老董气哼哼地坐到自己的位置,怒不可遏的道着:“陈傲该死,徐沛红也该死。”

“怎么了?”戴兰君好奇地问。

“两个自以为是的货色,光想着抢功劳,就没看着自己顾头不顾腚了,整整一个月时间,仇笛他们仨吃喝玩乐折腾,他们是束手无策,就想着坐等上门的好事……酒柜里那么重要的线索,他们愣是觉得没有可查性,就那么放过了……”老董气愤地道。

“这个上面,谁也可能犯错误。”戴兰君道。

“这个可以原谅,但用人不对,就无法原谅……你看看刚才那俩侦察员,明显是经验不足的新人,这么重大的案情,怎么敢掉以轻心,启用这种新人,我真不是笑话他们,就他们要碰上老鳅那种老油子,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董淳洁愤然道。

也是,戴兰君愣了下,刚才两位侦察员且不论业务素质怎么样,光这心理素质就差远了,国安出了局门吓唬普通人那是一吓一个准,可要真对付经验丰富的涉谍人员,那明显太弱了,戴兰君喃喃地道着:“那你的意思是,有可能,被反跟踪了?”

“可能性非常大,否则怎么他们前脚撤,后脚仇笛就出事……往下查,把他们的随行记录,仔细查一遍。”董淳洁道,戴兰君拿起电话,通知着徐沛红。

做完这些,两人又在不时地看时间,已经快中午了,主动的不敢往深挖消息,也没有消息找回来,内部的整肃、外围监控,谁都清楚,只能是聊胜于无,实际的效果不大。

“你觉得……”戴兰君试探地问。

“别乱猜……”董淳洁直接打断了。

“我是说……”戴兰君想表达自己的焦虑。

“我知道……”董淳洁又打断了,把戴兰君噎得直瞪眼,老董严肃地表情指指自己道:“什么也别说,你看看我这张脸,我不开玩笑……我不怕你小看我,我比你更喜欢仇笛,因为他很多地方和我一样,自私、记仇、而且很讲义气,不管是谁敢对他下手,让我揪着小辫,我非追到他不死不休……”

说得恶狠狠的,戴兰君突然觉得,从女人的角度看男人,无法了解和理解的东西太多了,就像老董偏执去追踪一个凶手一样,除了他,谁都放弃了。

“那是你应该做的,你把他们牵扯进来了,就应该对他们负责。”戴兰君轻声道,移开了眼光,装做无动于衷地看着没有线索的监控画面。

老董怔了下,想想以往,都成唏嘘了,刚想喘口气,又来了,二层的一位守卫匆匆敲响门奔进来了,给两位京城来人汇报了一个啼笑皆非的消息:被禁足的两位在大吵大闹,声称再不放他们,他们就绝食。

“开国际玩笑,他们会绝食。”

老董烦躁地起身,跟着守卫下楼,到楼口就听到了包小三在恶言恶声骂着,把门踢踢咚咚直响,等到董淳洁出现,他惊了下,然后小兴奋了,叫董哥,你可来了。

“废话我不跟你们多说,现在的情况是出了意外,我,不能白当你们俩的董哥……从现在开始,都老老实实呆着,那儿也不准去,危险不解除,你们就不能走……”老董干脆直接把仇笛失联,可能已经被对方捉到的事一讲,再一分析两身处的危险境地,好了,都安生了。

几句话功夫而已,老董走了没多久,被关的两人就伸脖子说话:喂,兄弟,给整点吃的,我们饿了!

中午眼看着就过去了,老董枯坐着思考一个上午,快到中午的时候,拿起纸笔,刷刷刷开始挥笔狂书,戴兰君好奇凑上来时,下意识地问了句:“要公开南疆的事?”

拟发的是新闻稿,但凡国安里出去的新闻,恐怕各大媒体得抢破头了,老董边写边道着:“对,不谋全局,难谋一隅,除了官方新闻,我们和对方不可能有交流方式。”

只有这种方式才能和幕后交流,而且交流是单向的,但这其中的难点就出来了,抓到了谁,斩获如何,都是涉密内容,甚至于包括两人参案都属于此类,想刊发得局里首肯,戴兰君沉思道着:“如果用这种方式向对方传递信息,对方能相信吗?能刊出来的,不是润色过度,就是删减过量……咱们的新闻管制,地球人都知道啊。”

“官方的东西,从来无法求证……这个,地球人也都知道。但他们别无选择,只能以这个作参考。”董淳洁大笔一挥而就,啪声一拍桌子道着:“联系陈傲,让他请示局长,两个小时以内刊发。”

这一次,戴兰君非常有当下属的自觉,一点异议也无。

很快,在手机就能搜索到这个来自国安总部公开新闻发布:

……近期在南疆破获一起非法测绘案件,抓获嫌疑人一位,击毙三名,缴获大量测绘工具,据公安新闻发言人指出,目前在我国境内非法测绘案件出现新动向,非法测绘人员雇佣非法武装人员进行实地作业,其危险性较以往更大,不排除境外分裂势力的参与……

……

……

时间慢慢走向午后,炎热的北方夏季,午后绝对不是个惬意时光,相反,比较难捱,特别是对于不得不身处户外,挥汗如雨的人。

再一次驱车到佰酿左近,这一对陌生人像普通人一样弃车步行一公里,沿路向北、再绕回来,步行,观察到的情况毫无二致,酒庄营业正常,门前还像往常一样泊着各色靓车、保安还像往常一样无聊地站在门口,大院里间或有汉装女人端着酒具婷婷走过,根本找不出异常。

对,那处高档小区也一样,毫无异常。

快到车前时,高个子终于忍耐到极限了,他骂骂咧咧道着:“真他马了个x的,热成这样让咱们跑来跑去,这那像有事的样子……要说,那就是一想找钱的小混逑,要真把他当掰蒜,咱们还真就得败了。”

矮个子正在看着手机,他无声地把手机递给同伴,高个子一看,怔了下,还回了手机,继续骂咧咧道:“这特么也太官僚了,出事都一个月才曝出来?”

“这都已经不错了。”矮个子接回手机,似乎悬着的心放下,高个子好奇地问:“哟,什么个意思?这是?”

“能曝出来,就差不多结案了;能曝出来,那说明严重程度没有那么高;同样是能曝出来,那说明,也就抓到了几个搞非法测绘的……行喽,这算把咱们给解放了,老板绝对没有被抓,要么跑喽,要么死喽,真落到政府手里,你就甭想在报上看到这种消息。”矮个子道。

“那怎么办?咱们呢……还躺着一个呢。”高个子问。

“我估摸着,就到此为止了,咱们再动,就怕要画蛇添脚了。”矮个子道。

他边走边拔着电话,向电话的另一端汇报着,果不其然,撤走的指令随即拿到了……

……

……

时间向后延伸未久,这个事情延伸的触角,到了一位不相干的人身上。

他坐在一辆豪华的奔驰里,车正驶向长安大学,没有用司机,他亲自驾着车,车的副驾上放着一大捧娇艳欲滴的玫瑰,车厢里正响着轻柔的音乐,他的脸上正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哦,肯定是去约会了,男人泡妞的时候,都这种鸟样。

不过这样子似乎不是一个普通的男人,对,有钱的男人,有钱这个定义,可以忽略年龄对他的限制,可以干任何年龄想干的事……比如这样,泡妞!

嘀嘀的电话铃声响起,他瞄了眼车载蓝牙,是一个没有姓名的号码,不过并不陌生,他摁了接听道:“我是燕登科,什么事?”

“小事,我提个建议,燕总……有关李从军的事可能还有点麻烦,我建议您把和真假李从军照过面的,全部清理一下,不管是保安还是服务员,如果服务员能全部清换一下更好。”对方道。

“小堂,你别以为你叫得上京城几个大户名头来,就能在我这儿指手划脚啊?你自己说,我给你面子没有?人不能这么蹬鼻子上脸吧?敢情酒庄不是你的生意,你以为培训一个服务员容易啊?”燕登科一下子火了,他最恨别人掺合到他的生意里。

“别生气燕总,和气生财嘛,一置气可就要生麻烦了……我就是建议一下,免得您招了池鱼之殃啊。”对方道。

“你少吓唬我,再说我根本不知道李从军是那只鸟,有我什么事?”燕登科道,很生气,被这种烂事破坏心情了。

“但他借用了你的地方,从事了不该从事的事……而且您还提供协助了啊,这种事,您不想让谁查到吧?”对方道。

“查到也扯淡啊,我根本不知道。你真以为我没有公安打过交道啊?”燕登科不屑道。

“对,违法讲证据,不过,如果是国安呢?”对方道,吓得燕登科一个激灵,对方沉稳的口气道着:“听人劝,才走得远……我顶多坑你俩钱,肯定舍不得害你,您老自己斟酌吧,我给您发条短信,他是什么人,您自己揣摩吧。”

电话扣了,燕登科赶紧把车泊到路边,狐疑地想着,不多会短信到了手机上,他一看,是破获间谍的网络新闻,这似乎触动了他心里恐惧,急促地拔着电话回酒庄安排:那天见过李从军的、知道这事的,除了你,剩下的……多发两个月工资,全部打发走……

电话是打给酒庄经理的,处理完这事,他用了好长时间平复心情,检视得失,然后觉得自己问题并不大时,又开始找着来时的心态,继续着自己没干完的事……对了,去约会呢。

过去是人的名,树的影;现在是车的名,行头的影,就这车进大学,保安愣是没敢拦,保是象征性地问了句直接放行,车驶到教学楼附近泊好,燕登科看看时间,差不多到下课时间了,他是鼓了很长时间的勇气才决定这么做的,以他的身份,以及快奔四的年龄,傻乎乎捧着束花在校园里追女人,那传出去可是个笑话。

原本他下不了这个决心,不过当他见到对方时,没有纠结就下决心了,因为她值得,别人为她做任何事。

铃声响起,燕登科瞬间振奋,整着衣领,捧着鲜花,站着校园的小操场上,正对着教学楼门,匆匆而过的学子,有的诧异一眼,有人笑着看他、有的给他做个加油的姿势,还有的在小声嘀咕,尼马无良大叔也来校园泡妞了,什么东西。

他一点不介意别人用什么眼光,他的眼光痴痴看着楼门,当那位长发倩影出现在视线中时,他快步奔上去,他的笑厣、他的长发、她的身姿,那是世界上最美妙的风景了。

“庄老师……”他喊着,一大捧玫瑰捧到了庄婉宁面前。

庄婉宁先愕、后愣、然后咬着下唇,不好意思地看看两位同事,两位同事笑着避开了,她揶揄地问着燕登科道:“哇,燕总,您也玩这一出啊?我有男朋友了。”

“没关系,我还有前妻呢,不管竞争对手有多少,我都有一决高下的信心。”燕登科严肃的表情,口吻却无比温柔。

“好吧,我尊重你的信心……不过,我还是不能接受您的礼物,谢谢。”庄婉宁笑着道,侧身走了。

燕登科赶紧追着,边追边道着:“别呀,这玫瑰又不算礼物,我还想邀您去吃西餐呢……庄老师,我知道我年龄可能大了点,可我觉得,除了年龄,您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啊……难道一点机会也不给么?”

庄婉宁蓦地停下了,她看着打扮的帅气逼人,一副成功人士表像的燕登科,就是在画展上偶而相遇,这位就对她紧追不舍了,这么黏人还真不好打发,她沉思片刻,突然间嫣然一笑问着:“机会很贵的,您确定非要这样?”

“不贵怎么会让人心疼,让人珍惜呢?”燕登科得意地道。

“哦,看来您确实要给你家找一个女主人?”庄婉宁笑着问。

“那当然,我还想重温当年的青葱岁月呢。”燕登科兴奋了,他喜欢这种谈判式的谈恋爱。什么都好商量。

“我开条件了啊,咱们不要零敲碎打,一次性到位怎么样?你们成功人士不是喜欢这样吗?”庄婉宁严肃地道。

“好啊,可以……一点问题都没有。”燕登科大气地道。

“好,条件是这样,既然当女主人,那你就得退居其次……所以,请把你名下的财产全部过户到我名下,并且经过公证,我们再开始谈婚论嫁怎么样?而且这将作为婚前财产全部归我……即便我成为你第二任前妻,这些财产也会跟着我走,怎么样?”庄婉宁严肃地道,一点也不客气。

燕登科瞬间苦脸了,他嗫喃道着:“太狠了吧……”

“女人不对男人狠一点怎么行?条件没商量啊,拿束玫瑰就想哄我开心,你以为女人都傻啊。你把一个妻子变成前妻,你不觉得狠啊?”庄婉宁剜了眼,扭头就走。

燕登科愣了半晌,人家走出去好远才省得要追了,他追边嚷着:“嗨……等等,庄老师,对不起,我知道你逗我玩呢……我不该用这种语气跟您说话……您别走啊,您要我全给你得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一个追,一个跑,一会儿后燕登科悻悻然退回来了,庄老师情急之跑女生宿舍楼里,他被楼管大妈毫不客气地拦下了,塞好几百都无法收买,楼管大妈毫不客气地用一句话把他挡出去了:

宿舍楼女生被祸害的还嫌少啊?你多大年纪了也干这不要脸事……

……

……

从日出东方到日落西山,一个忙碌的一天在夜幕降临的时候渐近尾声,这座城市里来了多少人、走了多少人,还有多少人在忙碌,还有多少人在无所事事,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那怕消失上几个人也引不起多大波澜。

噢,对了,还有一个昏迷的,昏迷中的仇笛,似乎被遗忘了,似乎这个城市根本没有出现过他。

去长安市25公里、栖霞山畔、没有辉星朗月照耀,黑洞洞的夜色笼罩的烂尾别墅楼,楼里向下,地下室,阴森森的地方偏偏亮着一盏应急灯,蓦地,沉睡着的仇笛像被噩梦惊醒一样,哗声坐起来了。

出了一身冷汗,梦见被人爆头了,比打cs时候那场景还刺激,他惊恐坐起才发现,不是梦,自己还赤身裸体着呢,衣服就胡乱扔着,一瞬间清醒,回忆如潮涌来,这里真真实实发生过,他差一点就被人崩了。

第一个印像:“我死了,还是活着?”

一掐,很疼,一摸水泥地,很冰,第二个念头:“真特么幸福,居然还活着。”

他一看手脚绑的扎带已解,飞快地穿着衣服,第一个想法肯定是马上离开此地,哦,或许不用急,这肯定没事了,对方把他当成个屁……给放了。

穿好衣服,更清醒了,起身打了个趔趄,却是腰闪了下,冰凉的地上睡得太久,寒气侵到了,他揉着腰,却意外地发现头脑一点不糊,非常清醒,此时扫视着关押自己的这个地下室,一盏应急灯,封口是铁门,还真是个杀人灭口的好地方,他甚至能看到地上的弹洞,和跳弹在墙上留下的弹痕……九死一生呐,他一骨碌起身,找着出口。

坏了,是铁门,外面锁着,从小孔里能把手伸出去,一摸是个钵大的大锁,仇笛找着应手工具,这地下室却是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摸着身上,也早被搜得清洁溜溜,一下子从兴奋又跌回恐惧,这特么不是准备关押着我吧?

找了半天,无计可施,而且醒来感官恢复,感觉就不好了,又渴又饿,这地方要是没人来,用不了几天就得自己渴死饿死憋死,醒来的兴奋,被困住的发愁,瞬间淹没了,他急得满头冒汗。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急促的铃声打破了寂静,惊得仇笛浑身哆嗦了一下,看看四下,才发现是应急灯在响,他走到灯下,伸手摘下了应急灯,然后发现应急灯顶用胶带缠着一部手机,屏幕亮了,显示着一个陌生的来电,一闪一闪的屏幕,在这个像坟墓一样寂静的地方,显得格外诡异。

接!还是不接!?

紧锁的铁门,牢笼一样的困境,仇笛知道,这不是结束,而是一个开始,而且,他别无选择……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31章 口若滔滔悬河 下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33章 捉放小子为何
热门: 首席魔修 海豚人 东京警事 十角馆杀人预告 禁忌之地 失落的秘符 突然亡命天涯 永恒圣帝 渺渺兮予怀abo 心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