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21章 风劲会猎拂晓(2)

上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20章 风劲会猎拂晓(1) 下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22章 风劲会猎拂晓(3)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哎咦哟,吓死俄咧。”马寻山长舒一口气道。

“自己人啊。”帕哈而木也颓然道。

这两个偷猎者也算神经强悍,见多识广,仅仅是惊讶了一下下便恢复常态了,两人窝在地窝里,相互看看,看到雇主蓝骁战时,心里却多了一份凛然,隐隐地也感觉危险了。

那位持枪的神秘人很不悦地看了两位向导一眼,收回了目光,蹲下身子,看着抖索着,惊恐的董淳洁,他笑着问:“找了几年,没想到是这种见面场景吧?”

“老鳅,你这是叛国,现在回头还来得及。”董淳洁神情激动地,对着持枪的宁知秋喊了句,这时候那怕只要有一个枪口是自己的,也有一线希望,那人笑了笑,回头看老鳅,宁知秋显得有点尴尬,他似乎有点无奈地道着:“董主任,您这国安当得老婆离了,孩子走了,家都没了,还给别人谈爱国,不觉得寒碜么?我也是死过一回的人了,我得到了什么,您也清楚啊。”

“可这不能成为你叛国的理由啊你糊涂啊,他是谁?一看这矬个吊样,说汉语都不利索……都不用说是日谍……”董淳洁暴怒之下,只剩下口舌之利,他骂着,重重地呸了无动于衷的宁知秋一口,那位神秘谍客看着他笑笑,好奇地说着:“你一点也不表面那么蠢啊。”

“你跑不了,今天就是你的死期。”董淳洁恶狠狠地道,像是徒劳的在发泄。

这位谍客又笑了,笑慢慢地起身道着:“你在试图激怒我?呵呵……时间还有点,演了五年戏,我用五十秒剥下你的伪装……过来。”

他招手唤着那俩偷猎的,两人稍一迟疑,戴眼镜的蓝骁战一伸手,王海峰一支长枪,喀喀清脆的拉枪栓声音,惊得两人赶紧恭身跑到谍客身侧,这位才是老大,他枪指指董淳洁道着:“把他扒光。”

啊?董淳洁瞬间有反应了,要挣扎,可不料被两位孔武有力的汉子摁着,劈里叭拉几个耳光扇得嘴角流血,衣服、裤子嘶嘶拉拉被拽下来了,而那位眼镜男蓝骁战,从车里取出一台手持仪器,仔细地扫过已经被剥光的董淳洁,还好,光着没有了,不过一扫到衣服时,嘀嘀做响。

此时,神秘的谍客手里也拿着几个东西,正是射标枪打在车上的信号源,还有仇笛放到车上的,他笑着看着董淳洁道:“你在诱我,我知道;我在诱你,你也应该知道,想拖延时间,很难啊……知道我想于什么吗?”

董淳洁光着屁股,全身裸露着,此时方才是万念俱灰,他愕然地看着对方,张口结舌地说不上话来。

那两位偷猎的,却是有点兴奋地走向了戴兰君……

发起攻击的时间,过去了三分钟,通讯联络中断。

陈傲在一遍一遍踱着步,信号源还在正常工作,而莫名的通讯中断,让他的心悬起来了,最担心发生的事,终究还是发生了,他急切地问着:“空中编队到达指定位置,还需要多长时间?”

“十五分钟。”机要员回答着。

太慢了,可也不能快了,预定的搜索半径就是五十公里,如果进程按计划进行,他们会带着信号源移动,那个时候,才是追踪和抓捕的最佳时机。

“为什么要把空中编队放这么远?”

“放近了,如果惊走大鱼,抓到的可能仍然是小喽罗。”

“对,如果对方是高手,我们跟得太近,肯定会惊走;只有在他们得逞之后,才是最佳的抓捕的时机。”

“可我们的人岂不是危险了?……算了,等于没说。”

“可是……”

各位大员窃窃私语着,现在明白来此的用意了,肯定是等着抓捕成功,趁热打铁,可要是抓捕失利呢?现在的思维都往这个方向上想,怎么想也没有一个万全之策,那位女国安话到中途咽住了,陈傲恰抬起头来,追问着她道:“你想说什么?大胆说,这要命的十几分钟,最怕出现差池。”

“我是说,如果是个老间谍,那么他对于诱和反诱,应该是相当熟悉的,对这一块不可能没有防备……他肯定想得到董淳洁,肯定会像刘一民那样,药物逼供后再行灭口……我是说,万一他对此防备很严,找到所有的信号源,那么我们岂不是完全盲了,只要在几小时内找不到他,他完全可以办完事,轻装溜走成败与否全系于信号源的安全与否,还是太冒险了……”

陈傲愣着,眼皮子一直在跳,他瞠然得有点张口结舌。

恰在这时,传来了通讯人员的汇报:有信号源发生位移,卫星通讯信号消失……

一瞬间,满屋鸦雀无声,只剩下了紧张而局促的呼吸,以及面面相觑的目光。

两部卫星电话,全部被浸到了水里,神秘的谍客笑眯眯地看着被剥成光猪的董淳洁,脚尖挑了个裤衩扔给他,老董急促地穿上,糗得咬牙切齿,蓦地喊声响起,他回头看两个偷猎地正按着戴兰君剥衣服,气得就要冲上去。

咚……眼镜男一枪托砸在他背后,叭唧一下子摔到地上了。

撕拉……衣服撕了。撕拉、裤子撕了半截,手受伤的戴兰君在拼命的挣扎,冷不丁一脚踹在马寻山的裆部,马寻山嗷声捂着后退,另一个悍人火了,揪着戴兰君的头发,叭叭左右开弓连扇几个耳光,然后一把扯掉了胸罩,不料被扑倒的戴兰君用仅剩的一只手拿着块石头直砸到他膝上,这位也是惨叫一声,噔噔后退。

她疯也似地喊着:“老鳅……王八蛋,有种你杀了我,来啊,开枪啊……”

一只血淋淋的手臂垂着,胸前和脸上都有血迹,她仅剩的一只手持着石头块,咬牙切齿地盯着,像随时要拼命的母兽,王海峰和宁知秋脸上须是不好看了,神秘的谍客喊了声:“停”

剥的差不多,他抬头示意着蓝骁战,这位不客气地上前一抬脚,踢飞了戴兰君手的石头块,拿仪器一扫,又把剥下的衣服鞋子一扫,朝谍客摇摇头,没有信号源。

找出来的不少、老董几乎就是个信号发射器,手表、手机、皮带扣、衣领嵌入的、鞋跟嵌入的,足有十几个信号,那人可笑地看着嘴角带血、如丧家犬的老董,眼镜男却从车里拿着一样东西,一看那东西,老董如遭雷击,傻眼了。

“超时了,用了一分钟啊。”那人戏谑地笑着道。

车上的、衣服里的、手表、鞋里的,被眼镜男束成一个包,吊到了一个微型飞行器上,有脸盆大小,飞行距离不短,那眼镜男冲老董笑笑,一摁开关,呜声飞行器带着所有的信号源越升越高,在众人的视线里,直飞过山头,不知所踪。

“现在,我们可以谈谈了,你一定会配合的,对吧?”那人笑着,用枪点点老董的额头。

“呸。”董淳洁给了他一个直接的回答。

“不要激动,你的计划应该是诱我出来,然后围捕对吧?最近塔什驻地离这儿有六十多公里,最近的警务单位离这儿四十一公里,我可以告诉你,我昨晚都去过,好像没有安排啊,最近的一个驻军是油料库,离这儿上百公里,那么你们想包围这里,就即便用直升机,也得二十分钟才能到达,不过前提是……得有准确的方位指示……现在,应该没有了吧?”那人笑着道,看看如丧考妣的董淳洁,看看已经万念俱灰的戴兰君,他继续道着:“也许你没安排那么细致,不过我可不敢冒险……我可以告诉你我的计划,我准备带着你走,而且给你准备好了莨菪酸,而后我准备徒步进藏,这么大的地方,我想不出有什么办法可以找到我们。或者,你如果配合,我可以省点事,一起走?”

董淳洁蓦地被刺激到了,一抬眼,他一字一字、牙中带血地问着:“刘一民,是你杀的?”

那人笑了,隐晦地道:“你猜呢?反正你就快要见到他了,问他好了。”

“呸”董淳洁重重的唾了一口,不过换来了随意的一脚,他被踹到砂石鳞峋的地上,徒劳地、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试图让自己有点尊严地爬起来,不过一只脚踏在他的背后,打破了他最后的努力,他喘息地,愤恨地说着:“你跑不了……老子有几万国安兄弟,会追到你不死不休。”

“呵呵……提醒的对,我这张脸见到的人有点多了。”那人抬着枪,戴兰君蓦地心一抽,却见那人出手如电,枪指向傻站的两个偷猎者,砰砰两枪。

一个额上、一个心口,瞬间绽开了两朵血花,马寻山、帕而哈木像两截木桩,轰然仆倒。

此时,时间离发起突击,刚过三分钟,那人踏过两人的尸体,走向了戴兰君,戴兰君看着被枪杀的两人,一个疤脸,死鱼一样的眼睛,死不瞑目地正朝向她,一股子怵然的寒意升起,让她全身起着鸡皮疙瘩,巨大的恐怖袭来,她一下子无法自制,全身抖着,像畏冷了;喉咙咽着,像渴了……

那个恐惧的身影终于在她身前停下了,像是怜香惜玉一样看着衣衫褴缕的戴兰君,挽惜地道:“这两个蠢货下手真重啊,我用您的佩枪解决他们了……这位女士,您的角色应该就是让这位董主任显得武力不足,不堪一击吧?恭喜你,使命完成了。冒昧地问一句,方便告诉我,您现在作何感想吗?”

“难道你觉得我会向你求饶?”戴兰君呸了口带血的唾沫,努力地坐正了,把撕烂的衣服打结,用枪伤的手,拢了一把头发。

“值得钦佩。”那人赞了个,客气地道:“不管你求饶不求饶,结果都一样,我会成全你,你死后,我会把你的佩枪交给到你手里,成为击毙两名偷猎嫌疑人的女英雄……”

他笑了笑,用枪顶着戴兰君的脑门,看着戴兰君凄婉的、带着血迹的面容,嘴里发出了“叭”的声音,让戴兰君蓦地全身一耸,然后他哈哈笑了,笑道:“千古艰难唯一死啊,我没见过真不怕死的……枪。”

他随手插起了手枪,一伸手,眼镜男把八一杠扔过来,他娴熟地接到手里,老董蓄着力气,一骨碌往起爬,手乱着抓着石块,嘴里骂骂咧咧要拼命,不过被眼镜男连着几脚踹在地上,这一刻,那怕是宁知秋和王海峰也不愿意看到,默默地侧过了头。

哀莫大于心死、惧莫大于等死,渐显冰冷的尸体就在身边、黑洞洞的枪口慢慢的朝向了她,戴兰君呼吸急促、神情耸动、一种生的留恋让她在这最后的一刹那泪如泉涌……

“一组、二组、三组……信号偏移,方向西南,速度15公里每小时。”

“速度在增加……”

“还在增加……”

“作战队距离偏移目标21公里,作战队在请求指示。”

“重复一遍,作战队……”

桌上的传音急促地响着,15分钟抵达目标,就是在这最后的几分钟,出了意料之外的事。

有人已经趴到了作战地图上了,几个人商议着:

“这儿在慕士山的缓坡区,发起攻击到现在四分钟,15公里的速度,应该是奔跑的速度。”

“乘越野车,山区应该也是这个速度。”

“如果通过山区,这里是和西藏交界的地带,地形复杂,根本不具体围捕条件,估计也就偷猎者能找到出来的路。”

“没有发回确认信号,随身信号偏移,我们的人应该已经被挟持走了……这个时候,还犹豫什么?”

众人神情激愤地,几乎到争吵的地步了,卫星接收的攻击地点画面已经全黑了,偶而瞥眼,能看到眉头紧皱的陈傲正在焦虑地思忖着什么。

“陈处长,该做决定了,能救就救救他们,难道真的能坐视他们牺牲?”女国安催道。

“我不怕牺牲,但我怕牺牲的没有价值,地形我仔细研究过,两辆直升机,是我们抓到对方的唯一依仗,万一方向失误,那可就全盘皆输了再等等,斗谍实践的经验是,谁庙算多一筹,谁就赢面大一分,最后的一筹,还没有出来……再等等……”

他喃喃地道着,手在抖,心在颤,像要看穿屏幕上那片漆黑的地方究竟发生什么一样……

“等一等”

戴兰君轻轻地抚于了眼色的泪,额上的血。

持枪的人微笑着,他一点也不可怕,杀人的时候都是这种表情,他笑着道:“不会很疼,等你感觉疼,一切就都结束了……我会很尊重地送走你。尽管你不算一个很强的对手。”

“你错了,今天我要送你……你已经输光筹码了,我可能会死,但你,死定了。”戴兰君越说越平静,平静到无视眼前的恐惧。

“你的筹码在哪儿?”那人狐疑地看着,戴兰君突然平静的表情,让他起疑了,戴兰君一侧头道:“在王海峰身上。”

“什么?”那人狐疑地,枪口一下子对准了王海峰,眼镜男拿着仪器在身上扫,却一无所获,老鳅郁闷地道了一句:“她在拖延时间。”

“老鳅,我一开始就知道你是内鬼……五年来,我们先后招蓦了六十多名随行,你以为在招什么,我们招的就是内鬼,既然知道你是,难道能不留后手?”戴兰君不屑道着。

“事后诸葛亮啊。”老鳅也有点怒了,这说的,连上级都有点怀疑他了。

“在水库的时候仇笛调戏我,拿了根木炭说,外面硬了,里面湿了……连仇笛都看出你有问题来了,你真把我们当傻瓜?”戴兰君道,这正是诱他们前来的转折点,眼镜男和神秘男愣了下,趴在地上的老董也愣了下,这兵不厌诈的不错,当神秘男把枪对准戴兰君时,她快速说着:“木炭吸潮,是从外往里于,西北地区气候于燥,雨季湿,旱季于,所以埋久的木炭才会出现外面于、里面湿的特征……你硬说是刚埋下几天的,呵呵,哄我们没到过乡下啊……那么大一个库区,你居然很快就找到了这个烧火地,如果不是刚刚埋下的,那只能说明,你根本就去过哪儿……去那个荒凉的地方于什么?除了非法测绘,还会有其他吗?”

失误,老鳅苦着脸,悻悻地撇了撇嘴,眼镜男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气氛有点紧张了。

“一直知道你就是内奸,你领来的人,怎么可能会有好人?王海峰,你知道你假在哪儿吗?”戴兰君问。

“哪儿?”王海峰下意识地问。

“你退役连工作都没找上,老婆也找不上,挣着一两千保安工资,像你这种苦逼,要是有点仇视社会倒正常,那怕有点牢骚我也不意外……可意外的是,董主任一邀请,你扮得就像国产老片里的同志一样,踊跃参战,已经当了婊子,你想立牌坊,还像么?”戴兰君斥着王海峰,王海峰气无可泄地瞪瞪眼,却强自压抑住了。

老董疯了,抚掌大乐吼着,好,说得好。

咚咚……眼镜男向他施虐了,重重跺了几脚。

“这么说我更不能留你了,你离间没有用处,他们已经跟了我几年了,叛国可比叛我严重。”那神秘男枪已经顶到了戴兰君的额头好久了,只是戴兰君的话,让他狐疑地,几次都没有扣下枪机。

“不,我的任务不是离间,而是把你们……”戴兰君带血的牙齿咬着下唇,一字一顿地道着:“一……网……打……尽。”

“呵呵您真幽默,爆发出点力量看看能不能快过子弹。”那人笑道。

“你真傻……我都知道他们是内奸了,怎么可能没有后手。10秒钟,让你见到分晓。”戴兰君闭上了眼,慢慢翕合着嘴唇数着:“10……9……8……”

有埋伏?四人狐疑地看看,眼镜男甚至架望远镜看看,都没有发现。

“她在虚张声势,杀了她。”眼镜男道。

“6……4”戴兰君慢慢地数着,拖延着最后的时间,她眼睛颤动着,恍惚间,像看到了仇笛,像他就在她的面前,正准备又一次猝不及防的抱着她,强吻她,她的脸上,泛着幸福的微笑。

“到……到底怎么回事?”那人狠了几次心没开枪,戴兰君平静的让他恐惧,枪顶上老董了。

“傻逼,老子在这儿潜伏了两个中队,今天大不了和你同归于尽。”老董嘟囊着,催着老鳅道着:“你开枪啊,开枪啊……”

“都这时候了,还在吹牛。”老鳅气得一脚踢起一片砂石,把董淳洁扑了个灰头土脸。

“B21点6……”戴兰君最后数不下去了,她睁开眼了。

就在这个时候,毫元征兆的轰声响了,一公里外,爆炸声后,滚滚浓烟冲天而起,接着又是一声轰声炸起。宁知秋一下看得张口结舌,心凉了一半,那是他准备撤走的车,给人烧了,后备的油箱炸了。

哈哈哈哈……戴兰君疯狂地笑着,声音兴奋、而眼睛却笑出了泪水,那几个惶恐的,杀人不眨眼的货,此时已经吓得像一个小丑一样。

“杀了她……快走。”眼镜男蓝骁战提醒着,只要暴露,那可真是追到不死不休了。

枪刚指过来,戴兰君笑着道:“光看左边,不看右边啊?”

神秘客蓦地回头,一下子紧张地端平了枪瞄准,他的视线里,出现了一辆狂奔的车,那车像脱缰的野马,飞驰着、怒吼着、跳跃着、卷起着几米高的尘沙,像挟裹着千军万马冲锋而来,根本无视枪口的瞄准。它向着目标,蓄着奔雷一般的气势,冲向目标……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20章 风劲会猎拂晓(1) 下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22章 风劲会猎拂晓(3)
热门: 万古第一帝 秘书长2 病美人师尊洗白了吗[穿书] 善良的死神 美强惨就是惹人爱 三国谍影:暗战定军山 今天我又吓到非人类啦[无限] 重生之最好时代 吞天记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