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20章 风劲会猎拂晓(1)

上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19章 临阵分道扬镳 下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21章 风劲会猎拂晓(2)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一声清脆的耳光打破了战前的宁静,别克车前,仇笛捂着脸,戴兰君捂着嘴,准备走的几位瞠然回头,一看这样子,零点几秒就猜到了原委,包小三怒不可遏地道:“鳅哥,枪呢……给我崩了那货,耍流氓涅”

宁知秋和王海峰懵了下,旋即呲笑了,看看愕然一脸的老董,老董摆着手,惊讶地道着:“嗨……这是什么个情况?都什么时候了,顾得整这事?”

说着带人要上前来,戴兰君蓦地伸手做个制止动作,怒喝着:“都别过来,谁过来我跟谁急啊?”

一句制止了众人,她一拧仇笛的胸前,牵牲口也似地往车后牵,力道奇大,神情极怒,嘭地一声把仇笛钉在车上,胳膊一屈,架着他的下鄂,就差掏枪顶着他脑门了。

“信不信我真把你治成不能人事啊。”戴兰君恶狠狠地道,两眼如怒如仇。

仇笛嘴角挂血,他被顶着,看着戴兰君怒极失色的脸,似乎有点失望,不过戴兰君并没有下一步动作时,他又狐疑升起,这似乎不像暴怒之下能有的控制,于是他鬼使神差地一笑道:“不信,你在演戏,一直都在演戏,我是戏里的小丑,你也不是戏里的主角。”

戴兰君闻言,神情一紧,手却下意识地松了,她一言未发,慢慢地,脸上带着奇怪的表情,放开了仇笛,不过看他的眼光却越来越复杂,仇笛轻声道着:“我不知道你要遇到什么,可我知道很危险,不像你表面这么轻松。我虽然很自私,可我并不介意帮我喜欢的人一把。”

戴兰君眼皮动动,她明显感觉,那怕能通过反测谎测试的神经,某处也被重重地拔动了,她愣着,就像失魂落魄一样,两手,蓦地环住了仇笛的脖子,循着吻上来,很狂野、很急促、就像压抑许久的情感在某个不经意的时候爆发,她狠狠的抱着仇笛,在他的脸上、唇上,放肆地吻着,就像这是今生的最后一次亲蜜。

这是真的,不会做假,仇笛感觉到了她急促的呼吸,感觉到了她加速的心跳,更感觉到了那辱舌交合在一起的美妙,恍惚间如同置身于初见的酒店厅堂,那婷婷娉娉、那风姿妖娆,她像个百变的精灵,今天才俘获到了她飘忽不定的心。

月色清冷、深吻忘情,谁可料想到在这个时候,还会发生这样的事,宁知秋和王海峰苦着脸,无奈地笑了,老董却是愕然未消,他看看耿宝磊和包小三,小声问:“什么时候的事?怎么就搞到一起了,这不胡闹么?”

“是啊,没发现什么时候就弄上了?”耿宝磊笑道,在他看来,两人倒真像一对,包小三却是有点失落地道着:“挨一巴掌就能亲个嘴,这生意真划算。”

“该走了,董哥。”宁知秋哑然失笑了,提醒了一句。

“麻利点亲完,要走了。”老董怒了,撂了句拂袖而去,那样子不仅对仇笛,恐怕要恨乌及屋了,连戴兰君也看不入眼了。

两人相拥吻着,吻着又交叉着头紧紧地抱着,抱了好久,才见戴兰君又余兴未尽地捧着仇笛的脸重重一吻,匆匆追上了已经启动的车,跳上车绝尘而去。

“什么时候谈上的,搞什么搞嘛,不知道什么时候了啊?”车里老董愤然训斥了句。

“呵呵,没来得及谈,直入主题搞了……小男生口味不错,啧啧”戴兰君余味犹在的吧唧着嘴,把老董气得直接无语了。

车里两人笑笑,王海峰小声道着:“仇笛是挺帅的。”

“那当然,没发现他这么有种,居然敢调戏我……呵呵,不过我喜欢。”戴兰君兴奋地道。

“注意下影响,像什么样子嘛……老鳅,小心点开车,别惊动了目标,海峰,定方位,别走岔了,关键时刻千万别掉链子啊,等了几年才摸着边,可别给跑喽。”老董回头斥着。

“放心吧,董哥,这种人难找,可并不难抓。”老鳅笃定地道。

此时已经近拂晓,车灯已关,就凭着眼力和电子定位在慢慢的靠近宿营的目标……

贝尔兰草原驻地某部,介绍进入尾声。

没有想到总局已经盯住这三位目标,疤脸的姓马名寻山,宁夏人,曾因贩卖藏羚羊皮毛被处以刑事拘役,和他同行的另一位帕哈尔木,无前科,不过根据马寻山的出身可以判断到,两人很可能都是活跃在西北的偷猎分子,这应该是他们被雇佣为向导的原因。

关键是第三位,一位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仅仅在交通监控上捕捉到了一帧画面,不过根据总局对嫌疑人犯罪信息库的比对,此人和数年前一起倒卖稀土案件的漏网嫌疑人蓝骁战相似度极高,不排除就是此人的可能,倒卖战略物资和搞非法测绘,都有境外间谍的参与。

整个过程看似非常简单,消息起源于临覃县,是马寻山到当地的娱乐场所无意曝露,跟着这条线,国安的追踪一直追到德令哈市,之后,这些人又拐向茫崖,在茫崖入疆途中,被背后紧追不舍的董淳洁一行咬住。

到现在,准备开始抓捕了。

听完了,一众国安大员有点懵。

对,有点懵,匪夷所思之后,是疑虑重重,已经掌握线索了,为什么不动手?还要放他们进疆,这里的抓捕难度肯定会无限制扩大,就不能确认也说不通啊,那怕是疑似,也应该是苍鹰扑兔,毕其全力,怎么能仅用这么几个人,还有临时招的。

不经意间就开始窃窃私语了,这个行动不管从那个角度讲,组织得都是破绽百出,而且从安全的角度来讲,几乎是在玩火,那些偷猎者的武装,甚至要超出普通战士的枪械水平,更别说还有疑似蓝骁战这号走私过战略物资的危险人物。

陈傲瞥着眼不时地看着,等讨论一会儿,他才敲敲桌子,提醒道着:“不要私下说,有什么问题,直接提,有什么疑问,我来解答。”

有人立即接上了,直道着:“陈处长,这个计划是总局默许的吗?”

陈傲笑笑,摇摇头,他用一种很玩味的口吻说了:“总局正在研究对董淳洁同志的处分……这么说吧,任何一个主权国家,都不会公开承认,向敌国或者友国派遣任何间谍。”

所以,这个疑问永远不会有解答,就像总局永远不会承认,曾经招蓦过民间机构或者闲杂人员从事任何保密级任务。

“可这对于抓捕就相当困难了,贝尔兰草原、沙漠、戈壁滩、石山、地形复杂程度很高,如果脱逃,恐怕得启用单兵线搜索了。”另一位忧心重重道,别看直升机唬人,其实真行动起来,还没有原始的人海战术好使。

“既然掌握消息了,那就应该提前抓啊,在高速路、国道,都容易设障抓捕啊,为什么把他们放入南疆?”那位女国安也看出问题来了,她尖锐地指出:“我怎么看,就像总局在配合董淳洁追踪?难道就为了照顾他五年追踪的辛苦?我不是对他本人有意见,而是对他这种方式有意见……要都像他这样大海捞针的找间谍,那还要我们组织干什么。”

“话不能这么讲嘛,毕竟马寻山的消息,也是他碰上的。”另一位道。

“五年,八次,行程数万公里……这种消耗,值得吗?”女国安反问道,一下子把那位顶回去了。

冷场了,瞬间觉得自己失言,那女国安紧张地看着陈处长,与会各人目光游移着,生怕这个时候争执误事,陈傲却是不动声色地道着:“言者无罪……机要员,汇报一下方位。”

他拿出了手机看看,机要在话筒里说着,瞬间屏幕切换,座标定位,在慕士山东南七公里、喀什河以南21公里,卫星图的成像外行根本无法看懂,通讯人员的解释是,这一带是沙漠草甸区,地形复杂,卫星的覆盖,可以收到信号源在正常工作,但无法找到热源反射地,还在搜索中。

“他们就快接近目标了我其实和你们一样,在昨天知道这个行动计划时,几乎悖然大怒,我觉得就像一个玩笑,不过当我细细揣摩的时候,却发现,这个玩笑开得很大,大得我都不信……如果连你们都瞒过去了,那我的信心就更大了。”陈傲的脸色,泛着一股子病态的笑容,诡异的兴奋。

“我好像明白了,有更大的目标?”一位年纪稍大的参会人员惊省道。

“继续。”陈傲鼓励着。

“从临覃到德令哈市,应该是测绘行程结束了,就不是结束,莫名其妙的拐向南疆……这说不通啊……你们看,董淳洁的行程除了在临覃无意中和对方有了交集,之后再无重合之处……他们到茫崖的当天……马寻山这几人就通过茫崖进入南疆不对,有诈,加油站是故意留下监控图像的,以他们的身份和警觉,在德令哈市到茫崖数百公里,难道找不到一个不起眼的加油地方?”这位国安瞠然道,心里泛起着危险感觉,她一下子没理清头绪,惊讶地看着陈傲。

“继续。”陈傲面无表情,两眼空洞地道。

“如果是试探,那他们暗处肯定还有人确认,是不是背后有人追踪……如果有,肯定会惊走;可如果没有,我们没有跟进,也就意味着对方能确认董淳洁确实没有随行护卫,那他们的意图是什么?”女国安接上了。

“董淳洁就有危险了……抓到一个国安中层人员,可比一个省的测绘数据价值要大,我们的组织构成、分布、人员配置、装备甚至通讯要码,对他们来讲那一样都是价值连城啊。”又一位年纪稍大点的,往最坏想了想。

“我明白了……这是个诱饵,董淳洁和戴兰君两个人,都是诱饵,要诱出幕后没有现身的大鱼。”女国安终于想明白了,她惊讶地指着屏幕,种种碎片化的信息,终于有了一个合理的解释:“一定就是这样,诱饵,他在故意招蓦这些高危人员,肯定保密不了,这也正是他期待的……消息如果泄露,他被反盯上,对方如果确认可以拿下他,肯定会铤而走险那董淳洁就不是追到他们了,而是他们被诱到了这个抓捕难度很大的地方。”

以身为饵,诱敌冒险。

能于出这种事来的人,应该是不要命的货色了,似乎和照片上那位笑吟吟的人挂不上钩,不过敢于这种不要命的事,就足够赢得在场所有人的尊敬了,那怕等着他是失利。

众人讶色一脸看着陈处长,这种计划恐怕还真没人敢批复,又不是人命不值钱的战争年代,万一……要是万一出现差池,谁负得起责?

“猜对了,x计划的核心就是这样,还有一个辨证的思维是,如果敢诱国安、敢对国安下手,那这个目标就对了;如果是普通的非法测绘人员,别说国安,听到公安的名字就得吓跑……五年时间,八次,行程超过了十万公里,他一步一步把自己变成一位处处吹嘘、其蠢无比,好大喜功的小官僚,为的就是让对手一步一步放松警惕,敢于铤而走险……我和他是同事,连我都不相信他能做出这样的事来,那在暗处盯着他的对手,恐怕会更不相信,他会是饵。”

陈傲低沉的声音道着,惊讶、凝重、钦佩,还带着几分复杂,都在其中了,他手指点着,翻到了x计划的最后一页,是几张影印件,手写的纸,页首,大大的两个字:遗嘱。

“计划的制订者,就是计划的执行者,他是写下遗嘱走的……这个计划有点荒唐,而且得到总局的认可。总局都放弃,只有他一直还在坚持着……不过现在证明谁对谁错了,如果连疑似蓝骁战的人都钓出来,那我就不得不重视了,如果还有比蓝骁战隐藏更深的人,那不管做出什么样的牺牲,都值得了。”陈傲坚定地道,胸前泛起着一阵莫名的激动,他看着几地的同行,都是一种悲悯的眼光,那悲悯让他觉得厌恶,他掷地有声地道着:“国安国安,一国之安,把你们这点不值钱的同情收起来……我们面对的是什么,是渗透、是潜伏、是暗杀、是破坏,他们无孔不入,而我们还在死搬教条,讲什么原则?除了你死我活,难道还会有更好的方式?”

他烦闷地起身,越到临近的时刻,心越燥乱地不能自已,他踱步到了窗前,刷声拉开了窗帘,窗外一片白茫茫的颜色。

晨雾漫起,拂晓方至。

这时候,传来的通讯汇报的声音:到达攻击区域,他们要开始了。

“空中编队,出发抓活的。”陈傲沉声命令到。

屏幕上只有两组信号点,像模拟的推演,一组移动的,慢慢的在向固定的目标摸近,因为担心惊动目标的原因,直升机编队尚在6公里外待命,两机南北形成了攻击环形,外围的乌库、塔什、岔口,沿2-15国道,红点依次亮起,一个巨大的包围圈,把一个无名之地的目标,围得严严实实。

这一刻,所有的人心都揪起来了……

“就在那儿。”

戴兰君持着信号追踪,两点直线,他看到了那辆宏光车的车顶,但奇怪的是,并没有发现宿营的人。

“没见人啊?”

老董窝在灌木后,纳闷地问。

“看不见,这边宿营,行家都睡地窝子。”王海峰小声道,他解释了,就是在松软的砂石地上刨个坑,几公分深,夜晚的柴火烧完一铺,覆上沙土,然后人睡上面能保暖一夜,而且防风,从地面上看不到。

“那应该就在离车不远的地方。看……这儿地势稍高、避风、车在这个地方,那应该停泊在他们的上风处……所以,地窝应该排这一片平地上……”宁知秋在地上划着草图解释道。

“怎么抓?咱们只有两把枪?”老董迷糊了,看不懂这种作战分工。

“小戴,你和海峰一组,从东南,这个角度上去,伏在灌木中,小心靠近……我绕到另一侧,看我手势行动,董主任您跟到我背后,同时扑向地窝……注意防止他们用武器,万一有武器,马上开枪……”

老鳅不愧是老外勤了,角度、地势、攻击速度,差不多都考虑到,问到董淳洁,董淳洁小声道着:“别那么严肃,就几个搞测绘的,一窝端了……”

“开始。”

四人两两分开,绕着圈,悉悉索索地爬行在灌木间,偶有平地,猫着腰一闪而过,100米、70米、6米……戴兰君窝到了一丛灌木后,已经能隐隐看到平地上凹下去的一片了,像铺着几块动物的皮毛,看大小,应该是宿营地了。

“你跟到我后面……打他们个猝不及防,麻利点,先缴武器,抓活的。”戴兰君轻声道。

“好的,没问题。”王海峰窝在后面小声道。

“注意,老鳅准备了……跑”

戴兰君蓦地飞奔起来了,一下子把速度提到了极致,她双手握枪,不离目标左右,飞一般地奔向地窝,另一侧宁知秋更快,两人像神兵天降一样,飞驰地窝,越近越看到了三个并排睡觉的家伙还在做清秋大梦。

“不许动”

“举起手来。”

砰……一枪!

三个睡得迷迷糊糊的,刚爬起来枪就顶到了脑门上,一个刚想反抗,被老鳅一脚踹躺下了,王海峰手脚麻利地掀了盖的羊皮,抽了两支长家伙,愕然道着……哇,八一杠,可以啊,武力不错嘛。

三人品字形,逮了三个束手就擒的,王海峰背了一支,手持一支,枪口顶着的正是遍寻不到的疤脸。

“哈哈哈哈”老董狂笑着出来了,走到近前,摸摸疤脸,吧唧一个耳光,跑啊,尼马滴;又摸摸另一个满脸横肉的,吧唧一个耳光,看你就不是个好货色;瞅到第三个人时,他端着那人下巴仔细瞅瞅,又翻着地窝,找着眼镜给那一戴,这就齐了,他释然道着,这才对啊,你应该是个人物啊。

咦,也不对,董淳洁突然觉得自己似乎忽视了什么,这时候思维极快,他看到地窝铺的宽度时,惊声道着:“这是四个人……还有一个呢?”

漏了一个?王海峰惊得喀嚓一拉枪栓,顶着疤脸,恶狠狠地问:“在哪儿?”

“那儿……那儿……车里。”疤脸吓得直指不远处的宏光车,宁知秋直接朝车厢砰声开了一枪吼着:“出来,再不出来打死你”

“别开枪,别开枪。”

“举起手来,让我看到你的手,慢点开车门。”

里面果真还窝了一位,两手举在窗口,戴兰君和宁知秋在两侧枪指着逼着,抖抖索索出来了。

“哦,我说嘛,应该有条大鱼来的……”董淳洁笑了,长舒了一口气,来人裹着羊皮,不过面目清矍,绝对不是草原沙漠上风吹日晒的品种,他好奇地问着:“报个名,别让老子这五年白跑了。”

“没白跑,他是蓝骁战,我是他上线。”那人紧张地道,生怕枪走火似。

戴兰君吓了一跳,蓝骁战就够份量了,这还来了个更大的,她握紧了枪,目不转瞬地盯着,这一刻,她明显地觉得自己心跳加速了。

“哈哈哈哈……”老董一阵狂笑,笑得几乎流出眼泪来了,片刻他闭着眼睛,喃喃地道着:“报应啊,报应啊,老鳅,枪给我,老子亲手崩了这的,管他是谁。”

“董主任,您别胡来。”戴兰君紧张地要去拦。

“我来吧。”老鳅声落枪起,直朝那男子头上顶去,戴兰君一喊,可不料枪口瞬间转向她,砰声,近距离一声枪响,她啊一地声捂着右手,子弹洞穿了腕部,血淋淋的一片。

“对不起,小戴,真舍不得向你开枪啊。”老鳅笑着玩味地道了句。

一支手伸过去,捡起了戴兰君的枪,戴兰君愕然看着这位陌生的人,他温和地一笑,他身后,王海峰也在笑,笑着对她说:“对不起啊,美女,我已经退役了,不为祖国和人民服务了。”

“老董,怎么回事?”戴兰君忘了疼痛,惊恐地问董淳洁。

“我们被耍了,可能走不了了。”

董淳洁失魂落魄地颓然而坐,一瞬间,追杀成了反杀死局,几个枪口,都指向了董淳洁和戴兰君……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19章 临阵分道扬镳 下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21章 风劲会猎拂晓(2)
热门: 半脑 新疆探秘录之葡萄古城 校园全能高手 和法医学长住在一起 穿越十个世界后我跑路失败了 九州·羽传说 阁楼里的女孩 ZOO 幕僚 真相推理师:复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