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16章 差之千里不妙

上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15章 殷勤未必是好 下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17章 失之毫厘不巧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京城,前门,烤鸭店。

一处临窗的座位,管千娇卷着荷叶饼,狠狠啃了一口,很没吃相地频频点头,含糊不清地说好吃,她说了,对于这座城市流连的东西不算多,烤鸭绝对算一个。

反观相对而坐的唐瑛就文雅多了,茶是浅斟慢饮、吃是细嚼慢咽、服务员上菜,总是会得到她很淑女地一声谢谢,算是为管千娇接风洗尘吧,这一趟青岛之行,像以往一样不负众望,圆满地拿到了一封客户的签单。

标的不高,五万块而已,是调查一类纯净水、桶装水等饮品的市场开发,对于精通各类商业钻营的管千娇来讲,这就像一次旅行一样毫无压力,两人吃着就说到了共同的关心的事,管千娇问了,对了,那几个蠢货到底于什么去了,怎么半路还向我咨询测绘仪器?

这个……唐瑛微微蹙眉,眼神怔了。

“怎么了?有隐情还是有奸情?”管千娇一看不对劲,反应奇快。

“问题是我也不知道。”唐瑛道,管千娇再问,她低着头,悄声地把经过告诉了管千娇,这件郁结在心里的事,恐怕是无处寻找答案了。

“完了,要被当枪使了。”管千娇一听,瞠然而坐,有点替那几位的鲁莽担心了。

“很严重吗?”唐瑛轻声问。

“能让谢总连钱都不敢要的人,你觉得不严重?”管千娇问。

唐瑛愕了下,似乎确实如此。

“他们仨半路出家,又一个比一个得瑟,连谢总的账都不买,您说,要是好事,谢总能把他们仨扔出去?”管千娇又问。

唐瑛愕住了,确实如此,她稍显紧张地道着:“不会有什么意外吧?那两位像是官方的人。”

“正因为是官方的,才怕意外,再坏的奸商,顶多坑你一把;再坏的恶棍,顶多收拾你一顿……好歹他们不至于太过份,有法约束,那官方的可就不一样了,于好了不一定能拿到钱,于砸了可肯定得负责。”管千娇道,好歹在这行见多识广,举例,某某,接了一趟商务调查,结果后来才发现,是给经侦于活,去挖对方企业的偷税漏税证据,刚发现就出了车祸,赔了一条腿;还有某某更悲催,接了一趟商务调查活,结果是个官商的家族企业,差点把小命赔上,等完事了才发现是反贪办案想的损招,尾款都没敢要,只能自己找个厕所哭晕了。

越说唐瑛越害怕,她喃喃地道着:“你……你别危言耸听的,吓人呢。”

“还真不是吓人,京城两千万人,每天被坑死的多呢……我问你,那两人你知道什么来路?”管千娇道。

“不知道。”唐瑛苦着脸,摇摇头。

“这不就是了,里面要没隐情,怎么可能连来路都不让你知道……我问谢总。”管千娇想起这茬,直接拔着电话问谢纪锋,她在哈曼算是个老员工,和谢纪锋说话相当随便,不料刚问了一句,脸上的表情就僵住,然后默然无声的挂了电话,塞回手机,表情平静得让人觉得好诡异。

“怎么了?”唐瑛问。

“忘了他们吧,恐怕他们回不到原来的生活中了。”管千娇道。她手指蘸了点茶水,在桌面上写了两个字“国安”,唐瑛看着这两个字,眼珠子一动不动,好半天回不过神来。

“他们怎么可能雇佣民间机构的人?”唐瑛纠结了,从来没有想过,这几个货能和国家事务扯上关系。

“就像城管用临时工、公安用协警线人一样,那一样工作都需要这种炮灰……况且,他们都不算民间机构的人。京城的使馆、酒店、老外驻地,刺探情报的海了去了,官方调查的渠道也是多样的,要是有事问到咱们……呵呵。”管千娇笑笑,摇摇头,一切尽在呵呵中,这是你没有机会做任何反抗的,除了配合,别无选择。

唐瑛表情僵硬着,半晌无语,她几次看管千娇,却是什么也说不出来。

或者,什么也不用说了,打拼的生活就像这个餐厅里的客人忙碌匆匆,有多少认识的、不认识的成了你生活中的过客,谁又数得清?

两人且吃且谈,饭毕,分道扬镳,各自匆匆地忙碌着自己的生活,谁又能停得下来?

午后,南苑汽修城。

四层楼,从车架、轮胎到饰品座套,在这里的四百多家店铺里都可以找全,一位西装革履,像洽谈分销业务的男子,轻轻地踱步进了一家叫鑫鑫车饰的地方。

“先生,要点什么?”服务员有气无力的应了声,有点瞌睡,午后的时间少有来客。

那位男子朝他笑笑,貌似很帅气的一位,三十年许,服务员朦胧的眼睛随即被惊大了,她瞠然看着那男子亮出来的证件,惊得一抹嘴巴,犯怔了。

“市局的,了解点情况。”那人亮着警证,要递给她看,她那敢看,紧张地等着发问,那人装起了证件,拿出来了几张照片问她:“认识他们吗?”

“认识啊……”

“他叫什么?”

“仇笛啊……这个,他叫包小三。”

“什么时候见过?”

“有些日子没见着了。”

“原来这里于什么?”

“拉货批发啊,从我们这儿拉走,送到周边小汽配商店,挣差价呗。”

“哦……他们,有什么特别要好的人?”

“没有吧,就他们俩特别要好……”

“……好的……谢谢……”

那位男子收起了照片,很客气地朝服务员笑笑,告辞走了。

服务员愣了半天才泛嘀咕了:咦?揍没见警察这么礼貌过啊?

很快,这个小小的疑问,被进门询价的顾客打断了,被扔到脑后了。

很快,这位神秘的男子出现在亚奥酒店,他像客人一样询问起了大堂,不过却是另一种托词,他一位失联的朋友似乎在这里就职,看看照片,大堂一眼就认出来了,是这里唱歌的耿宝磊,大家都亲切地叫他小耿,同样是有些日子没见了。

就像每天匆匆的过客一样,这位彬彬有礼的客人并没有引起别人的特别注意,几句话功夫他便告辞了。

过了不久,在车流如川、人行如织的街头,这位男子像在思忖着什么,边走边拿着手机发着一条短信,内容是:已查实,无误。

片刻,短信回复到了,简单的两个字:简单的一行字母,不是汉字,不过他认识,是“收到”的意思。

装起了手机,他走到一处出租车停车点,伸手拦车,不一会儿上车,消失在车流拥挤的街头。

信息的另一端在千里之外,兰新高速,这位接信息的人车正泊在应急停车道上,用精致的手机在轻敲着前额,似乎在思忖什么让他很为难的事。

三个人,两个做汽配零件生意的,一位唱歌的,同时又是商务调查公司的,同时又出现在追踪非法测绘的路上,种种不合情理的事让他绞尽脑汁,却想不出一个很好的解释,假如这些人的身份都是伪造的,那一切就可以解释得通,可偏偏都是真的,比真金还真。

他打开了自己的智能手机,手指拔动着,三张照片,能找到就学记录、能找到就业轨迹,根本不像有特别身份,刻意掩藏的那种,如果是那种人,他们会有一个正式的、不被怀疑的职业,有住址、有信用卡以及其他记录,可这几个,于得都是边缘类的职业,快递、贩卖、卖唱……假如有特殊身份,一定不会到这种令人生疑的行业里。

假设是假的,无法解释。如果反过来,假设他们是真实的,这一切好像可以勉强解释,就像收卖、威胁、利诱那些心志不坚着办事一样,这是行走在灰暗里的人,都会用上的手段。

“会不会是个陷阱?”

他的思路又回到了原点,没有随从、没有武器、没有后援,这样近乎于荒唐的事,他是头回听说,他根本不信,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查找,却证实了这个荒唐,居然是事实。

“陷阱,如果是陷阱,那他们应该已经追踪到了……迟迟没有反应,难道是所图更大?还是一无所知?”

他又用这种排除法分析着,测绘的队伍已经回到联络地了,不管什么样的陷阱都是徒劳的,如果没有出事,那陷阱就说不通了,只能证明追在后面的人其蠢无比,根本没有得到确切的消息。

“对,应该是这样……是个想贪功的蠢货在自作聪明。”

他做出了这样一个判断,然后发动着车,风骤电掣,驶向前路。

五个小时,这辆载着特殊旅客的车驶近了德令哈市,此时跨过两省,已经是黄昏将至,在通往市区的国道上,和一辆泥迹斑斑的宏光车碰头了。

这是一处开阔路面,没有交通监控,前后俱无来车,来人没有下车,只是接收了宏光车上下来的人递给的东西,附耳安排了几句,给了对方一包东西。车掉头匆匆就离开了。

要于的事,换了一手。

到了这辆宏光车上,交差的是位戴着眼镜的男子,连日的行程让他显得有点形容枯槁,本来准备进市区好好洗个澡,好好玩上几天的,却不料事情在老板口里有么变化。

上车,坐到副驾上,开车的汉子期待地问着:“蓝哥,钱该给了吧?我们就不进市区了啊,把你送市边。”

这位汉子胡子拉碴的,脖子上那条刀疤赫然在目,被称为蓝哥的这位眼镜男又看看车后坐着另一位,寸发、鼓腮帮子、横肉一脸,像随时准备拔刀捅人的样子,雇这种人也是有风险的,个顶个都像杀人越货的角色,眼镜男面无表情地道着:“可能还得走一趟,要不二位再劳累一回?”

“不去咧不去咧……车一开就是二十几天,屁股上都起疙瘩了。”开车的刀疤男烦燥地道。

“先把钱给俄们俄跟你说啥,一趟要你两万都不多,轮胎都换了好几个了,受得是啥罪么?”后座的那位道,不过话嘎然而止了,眼镜男手里掂着一摞钞票,随手一扔,给了司机。

两人喜于形色了,瘦的得得数着,抽了一半给后面。连声谢着眼镜男。

“两位,再跑一趟?价钱翻倍,现付你们两万。”眼镜男又抽了两摞。

两位向导愣了,那厚厚的钱意味着什么呐,大碗的酒、大块的肉、大腿白生生的妞啊,两人眼睛亮着,瘦个子警惕地道:“去哪?”

“去哪儿,对你们难道有问题?”眼镜男道。

“那不行,你得说清,别以为俄们不知道你于啥的啊,不管是当兵的,还是戴大檐帽的,俄们可都不想撞上啊。”后面的男子严肃地道,走黑路,得有原则的。

“去哪儿暂时不告诉你们,不过可以告诉你们,是没人的地方咋样?你们要是觉得不合适,随时可以停下来,反正钱到你手里了,我也拿不回来。”眼镜男笑着道。

两位向导下车,耳语着商量了几句,片刻上车,一人开车、一人拿走了眼镜男手上的钱,那开车的笑着道:“有逼就日,有钱就使……管逑你去哪儿”

车厢里哈哈一笑,车灯亮起,掉头,越开越快,慢慢消失在渐起的夜色中……

此时,追踪的仍然在千里之外。

茫崖镇,地处西北边陲,一个几乎建在沙化地上的小镇。

从川北到这里上千公里的行程,连续四天几乎都是车上过的,道路、桥梁、湖泊,每到一地可能出现非法测绘的人员,这个队伍就分散去寻访,不过这个比茫茫大海还大的地方,捞一根针是何其难也,所以结果是毫无意外地:一无所获。

车驶进茫崖镇,老鳅开的越野加速,超过了前车,靠边示意后车跟停。

他下车奔向后车,隔着车窗对董淳洁道着:“前面就是茫崖了,这个镇就是青海的省界,天快黑了,我看是不是咱们住下来。”

“你说的人,什么时候到啊?”老董问着。这鬼地方他也是头回来,夏天风沙都这么大。

“应该已经到了吧,咱们到镇上先住下,我再联系一下他。”老鳅道。

“好,你安排吧。”老董道。

匆匆跑回去,老鳅领着车进镇,车上昏昏欲睡的包小三嗯了声,迷迷糊糊问,饿了,啥时候开饭啊。老董回头说了,马上就到地方了,再坚持会儿啊,三儿。

包小三嗯了声,又侧头开睡了,这车上就他,耿宝磊和仇笛坐到老鳅车上,现在连开车的戴兰君也成了主要劳力了,知道目的地将近,她打了个哈欠,强迫自己精神恢复了点。

“到分界点上了,再向西就是南疆,往东就是返程,这该怎么选呢?”老董看着电子地图,又开始犹豫了。

戴兰君瞥了眼,唯一的消息属于包小三的运气发现,现在运气不在这边,差不多就都该抓瞎了,她无聊地道着:“看来这次又要错过了……今天都二十九号了,没几天时间了,估计没那么好的运气了。”

“这都四年多了,来回八趟……撞运气也得让我撞上一回啊,怎么能连根人毛都没见着呢?”董淳洁不无郁闷地道,收起了地图,他期待地问着戴兰君道:“要不,咱们再往南疆走走,碰碰运气?”

“呵呵,你说了算,我保留意见……不过,我还是觉得,这次的方向仍然是错的。”戴兰君道。

“老鳅不还邀来个战友么?他在南疆当过兵,对地形熟,可以试试……啧,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动静呢?是那些人太聪明了,还是我太傻了?”董淳洁自言自语道。

“您这两难的,让我怎么选择?”戴兰君笑道,不管怎么选,董主任似乎都不站在聪明的一方。

“别打岔……错就错吧,尽人事听天命,真要什么也找不着,那应该就是我老董命该如此了……这也邪门了,怎么有个详细的肖像,居然会找不到人啊。连车的监控都没有。”老董郁闷道着。

“那正说明对方在刻意隐瞒了,这个很简单,那种宏光的npv全国销量上百万辆,经济实惠,遍地都是,只要沿路换个车牌,就把咱们变成瞎子了……肖像嘛,要没有犯罪记录,那就不好找了,而且您看,一切技术手段,在这种地广人稀的地方,都属于禁区啊。”戴兰君道着,正好一股风袭来,吹得车窗目不见物,她开着雨刷,放慢了车速。

“那你说……会不会是咱们的行程已经泄密了?咱们虽然在查找藏身秘密的间谍,但那些保有秘密的人,何尝又不注意着咱们呢?这次找了四家商务调查公司,咝……他们可都知道我是谁,我于这个事四年了,很多人都知道我……”董淳洁像在自夸一般道着。

“不好说,不过京城能完全保证不泄密的事不多,特别是像您这样大张旗鼓的,本来就不好遇上,这倒好,人家躲得远远的,咱们更遇不上了。”戴兰君道。

“别灰心,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得。”董淳洁安慰道。

“您……这说的什么意思?我觉得您这千虑,可不止一失,失误的地方多了。”戴兰君笑道。

董淳洁哈哈大笑着解释道:“我说的是后半句,我是愚者,从来就不是智者”

相视间两人皆笑,对于董主任再有不齿,不过还是欣赏他的自知之明的。

驶进小镇,匆匆吃饭住下,一行人已经疲累到了极点,吃完饭个个是倒头便睡,连说话的力气都不想出了……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15章 殷勤未必是好 下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17章 失之毫厘不巧
热门: 只有强者才配拥有花瓶 超禁忌游戏1 进入盛夏之门 侯卫东官场笔记7 腥:苦难年代的情爱异味 又是崩花瓶人设的一天 听说我要被穿了 万能数据 黑信封 按需知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