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11章 人心将散难聚

上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10章 真相皆因无意 下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12章 何须晓以大义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千娇怎么说来着?”

耿宝磊挟菜的手停了,看着仇笛,因为包小三成功捡到消息的缘故,队伍在临覃暂停了,在等更准确的消息,董主任一方在等,仇笛也在等。

收起了手机,仇笛端着料碗舀汤,边舀边说着:“千娇说应该是非法测绘,正常的勘探、测绘,最低要经过省一级的测绘部门登记,队伍的编制、人员都有说道,反正肯定不是三两个散兵游勇……如果不是正常的勘探或测绘队伍,那就是非法测绘。”

这才是老董真正的目标?可对于这个目标,几个门外汉的认知度等于零啊,耿宝磊迟疑了一下下,好奇地问着:“为什么找咱们啊?”

“其实啊,非法测绘也商业间谍的一种,千娇在电话上讲,一份省一级详细的测绘数据,在境外能卖到一万美金以上,特别是大西北这种地广人稀的地方,她说如果有煤矿、油田的准确测绘数据,那可能值几十万美金。”仇笛道,脸上疑云未去,饭食都不香了,这两天包小三被老董灌迷魂汤了,得瑟得厉害,已经脱离三人组织了。

这不,就剩下两人百无聊赖的出来自己吃涮锅了,耿宝磊得悉实情,也是一脸疑云,他揣度着,若有所思地道着:“那意思是,老董他们想抓商业间谍,所以才找咱们这几个接触过商业间谍的。”

“对,应该是这样,千娇说大西北是非法测绘的重灾区,到目前为止,报道出来的几起非法测绘间谍事件,一是群众举报,二是非法测绘的误撞军事禁区被抓……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非法测绘的也在不断进步,她说,现在大部分采用的是和内地文化、经济上的合作方式,披个合法的外衣,于非法勾当。”仇笛道。

“呵呵,严格地讲起来,咱们也不合法啊。”耿宝磊笑道。

可不是咋地,仇笛笑了笑,挟着菜,慢条斯理地吃着,却是有点食不甘味,一直觉得有问题,但最终找到问题时,还是觉得意外,还是觉得一筹莫展,他曾经的打算很简单,无非是混吃混喝混个免费旅游而已,说不定还能攀附个达官贵人,所以一路上没有发现他一点也不着急,可始料未及的是,包小三这个夯货在那种地方居然能捡回消息来,这要是真接触上,他就不得不小心了。

“怎么……看你好像很担心啊?”耿宝磊道。

“你觉得不应该担心?”仇笛反问道。

“对呀,这有什么担心的,无非是测点数据的商业间谍嘛,这些人神出鬼没的,既然知道自己于的是非法勾当,那肯定处处小心,没那么容易找到……再说了,我看董主任身份肯定不浅,真找到目标了,那就轮不着我们了。”耿宝磊道,哥仨就是打黑工的,到时候分钱就成。

“我担心的就是董主任的戴兰君这两人,你说,他们究竟是于什么?”仇笛道。

“我以为是警察什么的,你又说不是……不过还真不像,要警察见了包小三这号盲流,不会给他好脸色的,何况还挨了他一拳。”耿宝磊笑着道。

“是啊,我就纳闷这个呢,情况不明,咱们跟着瞎掺合,这不叫个事啊万一他们的来路也有问题呢?”仇笛道。

“那不会,三儿得瑟得了不得了,天天吹嘘在县公安局,都把他当钦差供着。”耿宝磊道。

“那问题就更大了。你想啊,这么高身份追踪的事,那能是普通的事吗?说不定事关重大,说不定涉及到国家机密,别到时候咱们下半生得在小黑屋哭了啊。”仇笛随口道。

“有那么严重么?你别吓唬我啊。”耿宝磊苦脸了。

“我不是也是心里没底么?这事拧着呢,捋不顺啊,一个国家机关公务人员,如果有任务,那好歹人员装备车辆得齐活吧?嗨,你看老董,什么都没有,车都是私家车……而且给咱们的费用,可都是现金,条都不打?这算怎么回事?我把他们当坏人吧,更不像,就老董那能把包小三当宝的,顶多就是一草包……对了,戴兰君,这个女的是个关键人物,我试了试手,肯定军队呆过,那军体拳玩得顺溜,说不定打起来我都不是对手……你说就这么凑一对,算怎么回事啊?”仇笛连珠炮地喷了一堆疑问,却是一个也得不到解决。

耿宝磊想了想,想不通就想了,筷子点点道:“算了,吃吧,反正你也想不通……大不了一拍两散,咱们各走各的,他还能拦得住呀。”

“呵呵,未必,指不定又要全你出什么妖蛾子呢。”仇笛吃着,头也不抬地道。

两人且吃且聊,心里却是没有那么通透了……

临覃县,城关镇北街,标着“人民公安”字样的主楼,挂着“公安局”招牌、停着各色警车的大院,这一切的一切落在包小三眼中,忍不住让那点小得瑟的心态重萌。对嘛,以前听警笛的哆嗦、看见警察就腿软,可从来没有像这几天一样,公安的政委见了,都客客气气的握手,连局里那长得不怎么样的警花每每都给端茶倒水,就像从苦逼一下子迈到了牛逼的境界,谁也免不了要有点忘乎所以啊。

戴兰君和董主任出来了,和两位公安局的领导握手,那样子客气得了不得,一路说笑,直把戴兰君和董淳洁送到车上,包小三开得车,没本?怕个屁呀……和领导在一块呢,就这京牌照的车,现在进公安局,根本就没人问,出门门卫就嚓声立正,给敬个礼呢。

驶出了公安局大院,戴兰君回头给董淳洁使了个眼色,两人像是有什么安排,董淳洁随口道着:“三儿啊,慢点,你靠边停一下,我和小戴下车,办点事,你先回去吧。”

“啊?办啥事?我在给您多个帮手啊。”包小三自告奋勇地道,把车靠到路边,回头好奇地看着。

“呵呵,给你也安排个任务……来来,我告诉你啊,这两天,你是不是发现仇笛和小耿,有点不对劲?”董淳洁如是道。

包小三想想,点点头,很骄傲地道着:“羡慕嫉妒恨呗,他俩就那得性,见不得我比他们强。”

“这话怎么说的,你确实比他们强啊。”董淳洁严肃道,话头一转教唆着:“不过,就强,也得保持谦虚谨慎态度啊,仇笛和小耿同志情绪不高,思想落后,这是可以理解的,年轻人嘛,好胜心强点是好事……这样,你去把他们叫上,晌午后咱们开个会。”

“啊?开会?”包小三愣了。

对了,跟这些人,是不适合组织交流方式的,老董拍拍嘴换了个说法道:“碰个头,说道说道,下一步还得靠三儿你啊,可是,总不能把落后一步的兄弟都扔下吧?你说是不?”

“对,那不能。”包小三道。

“好,去吧。”董淳洁摆手下车,包小三早得瑟地去找那俩落后的同志了。

车走了,憋了好久的戴兰君才笑了出来,笑得眉眼挤到一起了,笑得浑身乱颤了,董淳洁却是有点尴尬地道着:“严肃点,关键时候,人心不能散啊……找这几个人啊,是我职业生涯中最正确的一次决断。”

他得意地走着,掏着口袋里公安局提供的监控录相,用了3多个小时,经过辨认,终于确定了一个目标的图像,是根据时间轴在县城为数不多的摄像头里捕捉到的,一辆宏光np驾驶员正是那位光顾过温州指压,被包小三无意刨到的人。

“这儿是个中转站,这辆车应该是流动接收站,从这儿向南进秦岭、向北到南疆,都是测绘禁区……应该不止一个人。”董淳洁信心百倍地道。

“这几个人怎么办?不好对付啊。”戴兰君道,不可能所有人都像包小三这么好哄。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拿钱卖得动,何况,戴兰君知道,董主任也再拿不出更多的钱了。

这事,是当下要解决的难点了,人手奇缺,就想换人也没时间了,董淳洁想了想,还是有点不太相信地问着:“小戴,真像你说的?他识破了?我怎么就觉得不能啊,我可是处处小心。”

“小心什么啊,您那故事漏洞太多,人数都没搞对,而且啊,前后不呼应……要说是个专情的人,和离异就不搭边了吗?而且,那小子太鬼,突如其来就对我下手,我一挡一架,这下意识的动作,瞒不住啊。”戴兰君道。

“你的意思是,他的身手还可以?”董淳洁好奇了。

“应该可以,连续开车数他的时间的长,而且你看他的体格,这么累都不忘煅练,那肯定是早养成习惯了,我也有点奇怪,要不是知道他的底细,怎么看都像在部队呆过。”戴兰君道。

“越是这样,我倒越舍不得放人了……我想想,这得再想个好故事说道说道。”董淳洁边走边想着,推敲上了,对于他,可能不缺乏故事的素材,他片刻框架就出来了,对戴兰君道着:“你说,给他们讲个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故事怎么样?再怎么说,年轻人,多少得有点爱国主义情结吧……就说咱们是组织上派来,秘密寻找非法测绘的坏蛋,需要他们的协助嗯,这不对路啊,一说非法测绘,他又要怀疑咱们究竟是什么人了,可这身份,实在不能告诉他们啊。”

“还用您说非法测绘,他都把接收机认出来了,您以为他们能不知道,何况我们要找的,可能本身就是商业间谍,和他们是同行。”戴兰君道。

“那你说,怎么办?”老董给难住了。

“直说。”戴兰君道,实在拿不出办法来了。

“那可是违反组织原则的……再说,咱们可都是请病假出来的,这真传出去,我得背上个处分啊。”董淳洁道,似乎还有让他更忌惮的事。

“找不到,这事就当发生过,肯定没事;找到了,一好百好,谁还会追究您违反纪律的事?肯定也没事啊。”戴兰君揶揄地道,看着董淳洁,也像在谆谆善诱,董淳洁还在犹豫,戴兰君加着砝码道着:“当断不断,必受其乱啊,您把那位召来,不也是违纪,反正都违过一次了,还怕再多一次?”

两人此时身处的是临覃县主于道口子,是准备接人,看来接的也不是个普通人,这不,董淳洁一听戴兰君这么说,牙疼了,干干脆脆道了句:“得嘞,反正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咬,好容易揪着他们的小尾巴,真要无功而返,那得后悔死我。”

总算下狠心了,戴兰君笑了,两人闲聊着,不时地电话联系着,不多久,一辆越野轰吼着驶进了县城,在路边接上两人,直驱下塌宾馆……

当在农家乐见过的那位汉子出现在视野中时,仇笛才明白,这两天没走的原因,是在等这个人。

只是这个人让他犯疑了,一身爬山服、扣着个长檐的旅行帽,胡子已经刮得干干净净,只是你不管从那个角度看,都看不到他的眼睛,见到他时,他在擦车,不过那擦车的姿势像偷轮胎一样,怎么看,怎么有点贼头贼脑的。

“快点,董主任等着呢?你俩真不够意思啊,吃饭都不叫我?”包小三催着。

“您都快成包主任,我们敢叫么?”耿宝磊翻了他一眼,他看仇笛时,那眼光也贼贼的,他凑上去问着:“怎么了?”

“你认识么?”仇笛道,示意着那位擦车的汉子。

耿宝磊看了半天,蓦地才想起了,眼凸嘴张,大吸凉气,纳闷地道着:“这不那给咱们捕鱼的老板么?”

“不会吧?你俩有病了。”包小三可不管三七二十一,心里揣不住怀疑,他踱步到那人的身后,猛地“嗨”吼了声,可不料那人像木头根本没反应,包小三于脆踢踢他屁股问着:“嗨,我和你说话呢?”

那人慢吞吞起身,斜斜地瞥了包小三一眼,然后包小三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

没吭声,那人扔下抹布,锁上车门,直接上楼了。

那一眼……那一眼包小三紧张地心跳有点加速,从小混迹在各式的市井,见过的人多了,特别是见过的那种狠人、恶人,他已经学会了从眼睛里看人……刚刚那双眼睛里,他看到的,莫名地让他恐惧。

“咋拉?你发什么呆?”耿宝磊道。

“没看出来,这尼马不是个普通人……吓我一跳。”包小三心有余悸地道,他小声说着,这人那眼睛有毒啊,尼马看得老不舒服了,邪了,还真是那开农家乐的。不对啊,他怎么来了,老董请来的?

一肚子疑问,边上楼边说,一听仇笛小声说管千娇的发现,连包小三也心虚了,三人到了董淳洁的房间,果不其然,那人就站在门口,推开了门,请着三人进去,刚进门,董淳洁随口道着:“老鳅,关上门,你也进来。”

各自落坐,没座位的就坐床上,那位叫老鳅的汉子靠着墙站着,像随时戒备一样,仇笛翻了几个白眼,老不舒服了。这时候,戴兰君发现连包小三都不那么积极了,而且好像有点怕老鳅的样子,不时地凛然看上一眼。

“鳅哥,您把帽子脱了,就您那眼神,看把孩子们吓得。”戴兰君故意道。老鳅一脱帽子,露着一头根根直立的短发,他笑了笑,不过笑比哭还难看,左边的半张脸根本就没表情,就右边在笑,这一笑,看包小三心里直冒寒气,弱弱地道着:“您还是戴上帽子吧,那样比较帅点。”

老鳅转眼又扣上帽子了,一言未发,仇笛却是看出来了,左边脸受过伤,皮肤颜色都不一样,这能让他想到什么自不用说了。他好奇地看了几眼,又看看董淳洁,董淳洁正在笑吟吟地看着他,脱口问着:“好眼力,应该知道他是于什么的了吧……老鳅,对这几位小兄弟客气点,这次亏是他们找到消息了,否则我还像只没头苍蝇乱转悠呢。”

老鳅和众位招招手,没说话,董淳洁清了清嗓子,将要开始说话时,却被三位疑惑的眼光给噎住了,他想了想,于脆没说话,伸着手,戴兰君掏着证件,拿到手里,和自己的证件一起交给三人道:“我向你们保证,我不是坏人,也向你们保证,我们于得绝对不是坏事,刻意隐瞒,实在有不能说的苦衷……请三位谅解,今天可能连夜要走,我希望我们能统一一下认识,不要私下怀疑。”

证件在包小三的手里,他接住了,看了眼,像烫手一样,递给了耿宝磊,戴兰君却发现仇笛像失去好奇心了一样,只是那么漠然地看着,她插了句道着:“这次非常感谢你们几位的努力,我真的希望,接下来的路上还有你们同行。”

证件,递到了仇笛手里,耿宝磊也是一脸肃穆,仇笛拿到手里时,却没有多少意外,随随便便看了眼,随手递了回去……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10章 真相皆因无意 下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12章 何须晓以大义
热门: 未来镜像 野戏:躁动的村庄 静州往事 周天·桫椤城 万劫 海上流华之四面菩萨 意图(官场浮世绘) 恶月之子 校花的终极护卫(校花的全能保安) 魔君食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