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10章 真相皆因无意

上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09章 难免处处碰壁 下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11章 人心将散难聚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咚……门被推开了,耿宝磊吓得贴墙而立,包小三进来了,一招手说着,来吧,进来吧。

 

跟着就是俩妖冶的女子进来了,那味重的,好浓的香水味;那妆浓得,老白的脸配着个吸血鬼似的红嘴唇,咋这么吓人呢?

 

“三儿,你真犯诨,信不信我抽你啊?”仇笛火了。

 

“包小三,赶紧把人带走。”戴兰君也怒了。

 

这当会可把董淳洁给吓住,真怕包小三口不择言,赶紧起身抢白道着:“三儿……啥也别说了,情意我领了,不过我这身板还真整不了这事了……这样,钱我出,这人,你你你……你自己带回去享享齐人之福啊……走吧走吧。”

 

说着把钱包一古脑给塞包小三手里了,包小三拿手里愣了,那俩妞有位高个的眼睛亮了亮,脱口道着:“大哥,得给加钱啊。”

 

一瞅就是群有钱的,另一位妞也乐滋滋地道着:“咦?今天还真碰上好人了。”

 

“哦哟,这什么跟什么啊。”董淳洁哭笑不得地道,仇笛要拦时,包小三一把推开他的胳膊,往桌子前一站,色迷迷地看着董淳洁道着:“董哥,您真不要?”

 

“去去,不要不要……”董淳洁摆着手。

 

“那你可别后悔啊,她们俩见过这个。”包小三一掏口袋,啪声拍桌上了,正是那张遍寻不到目击的照片。

 

什么?

 

戴兰君吓了一跳,有点不信地看这俩位风尘女人,董淳洁由惊而愕,眼睛越瞪越大,紧张地,小心翼翼地问包小三:“真见过?”

 

“这我能骗您?我把她送回去,这老生气了,钱白花的……她们店里有三个呢,都不错,我都挑花眼了……那个那个,她们还都安慰我呢……哎我当时一想,说不定这种地方是您漏了啊,出门在外大老远的,说不定他们就找这么个地方xxoo一回不是嗨,我一问,还真见过,就她……”包小三指着那位高个的,口齿表达不清,皆因省略了很多不和谐的细节。

 

耿宝磊和仇笛相视苦也,这尼马辛辛苦苦无处可找,包小三这货居然都嫖出宝来了。不用说,肯定是包小三和这些失足女闲聊胡扯,无意中发现了。

 

愣了半晌,董淳洁像见到宝藏一样,好半天才从惊讶中清醒过来,他嚷着:“快快……搬个座位啊,搬两个……坐坐……这个,你们……小戴,你来问吧。”

 

董淳洁自恃身份,恐怕一出口得问及不合适的事,及时刹住了,不过叫戴兰君,戴兰君也糗到了,她站在一边,和声悦声地问着:“是那天?”

 

“有三四天吧。”高个子的姑娘道。

 

“具体时间呢?”戴兰君问。

 

“谁能见那么具体?”高个子妞看着这位很漂亮的女人的眼色,莫名地不悦了。

 

“那……你确定,是哪一样?”戴兰君问。

 

“就这个”矮个子的姑娘一指桌上,照片上那个怪模怪样,像个大屏手机的东西。

 

“这种东西……”戴兰君手叉在胸前,很慎重地道着:“不多见,一般都会装起来,轻易不会示人的;而且,他们到你们那种地方,还用这个设备?”

 

“耶,瞧你这人说的。”高个子的姑娘嗤鼻了,翻着白眼道着:“咋不能见了,别说这设备,就长在他身上的设备,我们都见过啊……拽啥么拽?要不是这位大哥,我们还不稀罕来呢。”

 

哎哟,把戴兰君给气得脸色煞白,董淳洁一看开口就僵了,赶紧代替了戴兰君的角色,正要开口,可不料目光正中那一对白生生的胸脯对着他,是矮个子的姑娘,估计是看出这位是金主来了,好暧昧地给了个媚眼,一下子刺激得董淳洁把要问的话全给咽回去了。

 

“去去,都一边去,关键时候,你们就掉链子……特别是你,戴着有色眼镜看人。”包小三训斥了戴兰君一句,差点把戴兰君气得背过气去,刚要发作,背后有人拉了她一下,回头却是仇笛在使眼色,示意她别吭声,而且一把把她拉到了他身边,这时候,仇笛也在向董淳洁使眼色,老董也明白了,这种事,除了包小三谁也办不了。

 

还真是这样,包小三一斥戴兰君,那高个子姑娘表情舒缓了,董淳洁拉着包小三道着:“三儿,你来吧。”

 

“好嘞。”包小三对面一坐,跟两位姑娘说着:“姐们,你们都是见过大场面的人,这点事不至于紧张吧?”

 

说着,给两位姑娘发着烟,两人一人夹一根,抽着就放松了,估计也是被包小三诳来的,那矮个子姑娘问着:“到底是于啥吗?可别给我们找麻烦啊?”

 

“哎呀呀,放心啊,就个贼娃子偷了我哥点东西,我们找他呢……”包小三说着,把董淳洁的钱包打开了,他看了看里面厚厚的一摞,眼睛一瞄,那两姑娘也在瞟,蓦地包小三乐了,那俩姑娘也呲着笑了。

 

对了,这才是谈话的方式。

 

“想想,到底是三天前,还是四天前,是啥时候?”包小三严肃地问,捻了两张大钞晃着。

 

“四天……对,17号……”

 

“对,那天提醒我话费余额不足,我看短信时候,他就进来了。”

 

两位姑娘一商议,果真找到准确时间了。

 

包小三还不满意,高个子抢着道:“晌午,刚吃完饭,一点多。”

 

“开了辆宏光车。”矮个子道。

 

包小三给一人分了一张,又拿出两张来,回头问董淳洁:“哥,接下来问啥?”

 

“怎么看到这东西的?”董淳洁提醒着。

 

“对呀,怎么看到的?”包小三问。

 

“那个还不简单?脱了办事,那东西就扔在桌上,我还问了说,大哥你这手机咋这么大呢?那人还说了,哥下面这个JB更大……”高个子的姑娘脱口而出,仇笛被刺激噗声喷了,戴兰君却是哭笑不得,董淳洁听傻眼了,这样都行?

 

包小三回头问:“满意么,哥。”

 

“嗯,满意,满意……”董淳洁机械地道。

 

包小三把两张都给了高个的,回头对那位有点失落的矮个姑娘道着:“别说哥不给你机会啊,说说,长啥样?”

 

矮个的,使劲回忆着,开始给包小三描述,成功换成钱后,高个的又抢着说了,她又想起来了,那人吃羊肉,一嘴膻味,还想亲她,被她推开了;矮个子被抢了先,又说了,本来要跟我办事的,他脖子上有道疤,老吓人了,我没接这活,她就接了。

 

两人争先恐后地说着,反正不是自己的钱不心疼,不一会儿面前都堆了十几张了,实在没啥说的了,两位姑娘小心翼翼地看着包小三,又看看面前的钱,挣得太多了,反而紧张了,包小三回头征询董淳洁,董淳洁一摆手,甭客气,咱不差钱。

 

这话好听,两姑娘兴奋了,一卷钱往乳沟里一塞,连声称谢。

 

“是这样吗?看看像不像。”

 

一个小本子亮在两人眼前,两人眼睛一滞,抬头看看戴兰君,愣住了。

 

连包小三也愕然不已,就说话的功夫,戴兰君已经在本子勾勒了两个头像的简笔画,看样子非常神似,把两人惊讶的,只是指出了几点,频频点头说很像。

 

进行的相当顺利,改了改画,董淳洁此时已经是信心满怀了,起身道:“三儿,小戴,你们俩跟我来一趟……仇笛,小耿,你们俩把姑娘送回去啊……请人家吃顿饭啊……”

 

包小三乐滋滋地当跟屁虫去了,三人匆匆走了。耿宝磊和仇笛相视无语,仇笛笑了笑道着:“走吧,二位。”

 

矮个的在饶有兴致的看仇笛,高个的却是瞄着耿宝磊,出门时有意无意一靠,耿宝磊胳膊顿时觉得撞到了软绵绵的部位,就听那姑娘揶揄地问着:“帅哥,怎么称呼啊?”

 

耿宝磊一瞥,那妞眼光迷离,笑意淫然的表情,让他长长地“呃”声嗝了下,不敢接茬了……

 

找人的时候很累,找到线索后更累,董淳洁、戴兰君、包小三三人,直到晚上十点多才回来,下车老董就揽着包小三,咬着耳朵教唆什么,包小三像是得了什么指示,很严肃地向董淳洁表着态:“知道,董哥,这事打死我也不说。”

 

“哎……这就好,赶紧,赶紧回休息吧,明儿还要忙乎呢。”老董揽着包小三上楼。

 

戴兰君背后跟着,总是觉得什么地方不妥,可她又有点说不上来,反正那种患得患失的心情很明显,而她却找不到根源所在。匆匆地回了房间,刚踢掉高跟鞋躺在床上,手机就响了,她以为又是董主任安排,不过一看,却是仇笛的号码。

 

“喂。”她懒洋洋问着。

 

“我在楼下等你。”仇笛电话里道。

 

“这么晚了,在楼下于什么?”戴兰君直接道,却不料电话随即就挂了,她瞬间起身,疑惑地想了想,最终还是穿上鞋,披上外套,匆匆下楼来了。

 

跑出了门厅,跑出了大院,然后在大门口的路边,看到了两手插兜,等着他仇笛。

 

她笑了笑,对于仇笛她还是蛮有好感的,不管是个子还是身架,他都符合让女孩子能多看两眼的那类,如果不是知道他是个贩汽车用品的二道贩子,这么个慵懒加自信的样子,八成得被当成事业有成的帅哥喽。

 

她踱步上前,看着仇笛,直接问:“有什么事?”

 

“没什么事,无聊,想找个人散散步?不介意吧?”仇笛道,转身慢慢地走着。

 

“废话,我忙了一天,能不介意吗?”戴兰君道着,不过却是跟上来了,她跟着直接说了:“你不是想散步,是有话想问吧?”

 

“我不确定你会不会回答我。”仇笛道。

 

“哦……不确定那就别问了呗。”戴兰君直接一句,把仇笛给顶回去了。她侧头看着仇笛小郁闷的表情,神神秘秘笑了笑,不理会他。

 

一个走,一个跟,换了位置,相同的地方在于,都不吭声了,就那么默然无声地走着,西北的小县城,夜色掩映下,灯如花簇,行人稀少,处处包围在静谧中,冷不丁地发现这个勉强也算怡人的环境,倒也让戴兰君的心情稍稍放开了,她不时地回头看仇笛,仇笛走得很平静,脸上同样很平静,平静得有点不符合他的年龄。

 

很多事,戴兰君在想很多事,怕是越来越包不住了。

 

“你一定想说什么,不要这么羞答答的好不好,又不是向我求爱。”戴兰君开了个玩笑,问着仇笛。

 

“我如果向你求爱,一定不会羞答答的。”仇笛道。

 

“咦?为什么?这种自信何来?”戴兰君道,笑了。

 

“我自信肯定会被你拒绝,既然知道结果,还用得着羞答答么?”仇笛反问。

 

“哦。”戴兰君一摆头,如果这样,倒真不用害羞。和仇笛谈话难得这么单刀直入,一路走来,他可是少言寡语,念及此处,戴兰君好奇地问着:“那什么事,会让你显得这么羞答答的?”

 

“我有点不好意思说。”仇笛道。

 

“说吧,恕你无罪。”戴兰君笑道。

 

“那我就说了啊。”仇笛平静地道着:“戴领导,你准备骗我们到什么时候?”

 

此话出口,两人同时站定,被这么直接问到了,戴兰君身形僵了下,半晌才回头,看着仇笛,严肃地表情蓦地一笑,笑着问:“你在说什么啊?”

 

“你这样就没意思了,我之所以私下里和你讲,就是怕你们尴尬,要这样就不必说了。”仇笛道,转身就走,戴兰君下意识伸手去抓,仇笛一躲,刁住了她的手腕,却不料戴兰君反应更快,手像游鱼一样滑脱了,跟着右膝猝起……然后马上意识到不对,腿堪堪停住了,差一点点,就顶到仇笛的小腹了,仇笛没动,饶有兴致地看着她。

 

“sopry防狼十二式。”戴兰君笑着站正了,这谎话说得她自己都脸红了。

 

“哦,那你多练会,我走了。”仇笛笑道,把戴兰君说愣了,仇笛走出几步她才反应过来,急急两步奔上前来,一挽仇笛的胳膊笑着道:“别呀,散步还没结束呢,陪我走走……你这人怎么这样?”

 

“你真没必要这样,多勉为其难啊。”仇笛轻轻地挣脱了戴兰君的手,哎了声,有点垂头丧气的样子,无聊地走着。这光景可看得戴兰君没主意了,走了好远她才试探地问:“你想知道什么?”

 

“你们……到底是于什么的?”仇笛问。

 

“这个……很重要吗?”戴兰君道。

 

“当然重要了,我本来真以为董主任是个小官僚,带着个美女出来逛逛,再带几个跟班充充门面,我真是累了几个月也想出来顺便玩玩,也想攀攀高枝,说不定认识个达官贵人……可这越走越不对味啊,好吃的没了,景区不进了,前两天倒好,又出了个董主任的情人什么什么的?当时还挺把我感动的……咝……今天,你觉得董主任还能自圆其说吗?要找的信息,出现在街边按摩房里,那他偶遇的情人,不会也在这种地方吧?”仇笛哭笑不得地道着。

 

戴兰君仰头哈哈大笑,她边笑边道着:“我向你保证,那个故事,真实度很高。”

 

“是吗?车上一共二十一个人,三个小孩、十三男、六个女人……十三加六加三,等于二十二,差的那个去哪儿了?要不,六个女人里谁肚子里还怀了一个?也被董主任算上了。要不是董主任顺口诌瞎话,嘴漏了?”仇笛反问。

 

呃……戴兰君眼睛一凸,被问住了,她张着嘴,吐着舌头,不好意思地道着:“口误口误……我向您保证,董主任虽然嘴碎了点,但绝对是个好人,而且很专情。”

 

“是吗?离异不久,就偶遇一位不知名的女人,然后坠入爱河?这就叫专情?”仇笛又道。

 

一下子又把戴兰君问住,貌似合理的故事这么一想,漏洞怎么这么多呢?她吧唧着嘴巴,做着鬼脸,蓦地灿烂一笑道着:“不要老纠结在这个事上嘛,你就看董主任那样,他也不是坏人嘛……其实就找拿这种勘探设备的人,已经有这么重大的线索了,纠结这个事有什么意思?”

 

“勘探?设备?”仇笛道,凑近了问。

 

“对,勘探设备,拿这种设备的人里,有一个董主任很在乎的人。”戴兰君道。

 

仇笛不说话了,手插在兜里,又一次问着:“你这次没骗我吧?”

 

“没有,绝对没有。”戴兰君举手发誓。

 

“用什么保证?”仇笛不信地问。

 

“用我的人格保证,绝对不骗你。”戴兰君严肃地道。

 

仇笛慢慢地掏着自己的手机,翻到了一页,举在戴兰君的面前,戴兰君发誓的那只手,不好意思地缩回去了,仇笛揶揄的口吻道着:“glonass接收机,其他几样你们要找的是陀螺仪、gps接收机以及三维激光定位装置……这是测绘仪器,和地质勘探是两个概念。而且正式的测绘和勘探,都有登记,都经过官方许可,都很好查的……啧……”

 

仇笛撇撇嘴,没法往下说了,他看戴兰君难为地不准备解释,装起了手机,貌似好失落地走着。是啊,被骗的感觉总不会很好,那怕是善意的。

 

“嗨、嗨……你别走那么快。”

 

愣了半晌,戴兰君追上去了,想揽着胳膊扮亲热的,后来没敢,就那么并肩走着,好奇地问着:“你还知道什么。”

 

“这还不够么?费尽心思找到我们这些于过商务调查的人,又是请客又是给钱,把我们勾引上船,等着发觉不对了,已经是贼船难下了。”仇笛道。

 

“别说那么难听好不好?什么贼船啊。”戴兰君不好意思地道。

 

“咦?不对……我那车被扣,是不是你们捣的鬼?怎么莫名其妙就被扣了,我掏钱都买不出来……肯定是你们。”仇笛想到这一点了,瞪着戴兰君。

 

“绝对不是,我发誓。”戴兰君一举手,又来了,对着仇笛犀利的眼光,她讪讪放下了,不好意思地道着:“真不是,你多少得相信我一回吧?”

 

“那你认真告诉你,你们究竟是于什么的?”仇笛严肃地问。

 

“好吧,既然这样,我也不瞒你了。”戴兰君正正衣领,标挺的姿势,严肃地道:“我是警察,隶属于公安部下属的涉外信息安全处,我们正在寻找一个境外犯罪分子的线索。”

 

这来头够大了,戴兰君俏皮地敬了个礼问着:“没吓住你吧?都告诉你了,我们不是坏人,你回去可以问问包小三,刚从临覃县公安局回来,明天就会地方上就会给我们提供协助。”

 

仇笛像真被吓住了,痴痴地看着“警花”,戴兰君笑笑,抿抿嘴,骄傲地向他飞个媚眼,不料仇笛却一字一顿地吐了两个字:“撒谎”

 

“你怎么就不相信呢,哎,算了,让事实说话吧。”戴兰君好郁闷了。

 

嗖一声,仇笛毫无征兆地伸手,摸向戴兰君的胸前,戴兰君反应奇快,伸手就打偏了仇笛的咸手,跟着腿又起来了,一个刹那,仇笛已经退出两步了,戴兰君一下子愣了,她知道,又被识破了。

 

“警体擒拿和军体拳差别很大,很不巧,我对几套军体拳和擒拿都很熟悉,你这反应可不是擒拿……你是什么人都有可能,就是不会是警察。”仇笛严肃地看了她一眼,摇摇头,知道对方恐怕不会告诉他真相了,转身慢慢地走了。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09章 难免处处碰壁 下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11章 人心将散难聚
热门: 我被三日抛男友包围了 被相亲对象的弟弟盯上了[娱乐圈] 法网恢恢 娱乐圈之隐婚夫夫 女法医手记之证词 酸:一个太监的皇帝梦 冷月 陛下每天都在作死[穿书] 石猴子 希腊棺材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