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05章 如梦如幻如戏

上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04章 峰回路转巧遇 下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06章 何来神神秘秘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灯影中、树影下、身姿婀娜、莲步摇曳。

 

戴兰君娉娉婷婷向仇笛走来,两腮坨红、凤眼含笑、款步近前,香风袭人,却是一只纤手捻着车钥匙,笑吟吟地递给他。

 

“谢谢。”仇笛心神飘摇地道,真觉得劳动美人芳驾找回这么辆破车,简直是亵渎。

 

“不客气。”戴兰君玩味地口吻道,对于异性被自己的风采所摄,免不了有几分骄傲。

 

两人相视,戴兰君两眼炯亮,仇笛却意外地有点羞赧似地躲闪,这位标挺、黝黑、讷言的大男孩,似乎勾起了戴兰君无限的兴趣一样,她审视着,并没有走的意思,而是好奇地问着:“商业间谍是个隐藏很深的职业,你从事这个几年了?”

 

“不好意思,业余的,就于过两回。”仇笛不好意思道。

 

“哦,也是……都像你这样,那间谍也太容易找了。”戴兰君笑着道,她清楚,那怕就董主任身份不低,恐怕也轻易逼不出谢纪锋的底牌,她又问着:“那……为什么又回去当二道贩?”

 

“太危险,上回在外地,我们就差点被打成生活不能自理。”仇笛道,面色泛苦,在面对这位的时候,很难有说假话的欲望。

 

明白了,这是给了董主任几个二把刀,纯业余水平的。戴兰君心里微微有点不适,一下子像被刺激一样,有点忿然地踱着步,嘴唇翕合着,像被悬而未决的事难住了。

 

仇笛却轻松了,他看着这位养眼的女人,侧面看,不得不佩服伟大的服装设计师啊,设计旗袍开叉真好,一步一的摇,若隐若现,那修长的挺拔,真个人看着让人有点硬朗朗的冲动啊……噢对了,脸蛋,鹅蛋型?瓜子型,都像,戴兰君是位丰腴的女人,不会让人觉得楚楚可怜,她这身镶黄泛红的旗袍,只会让你觉得那裹着的就是个尤物的诱惑。

 

咕咚,一声轻微的吞咽声音,不知道是因为酒后口于,还是因为焚身,仇笛微微失态,可更让他失态的是,这么轻微的一声却让戴兰君止步了,她瞥眼看着仇笛,又一次审视着,像检视一堆可疑物品一样,试图找出破绽何在。

 

她说话了,直接道着:“你比我想像中要差。”

 

“嘿嘿,没关系,不过您比我想像中要好。”仇笛道,没来由地轻佻了一句。

 

戴兰君看着酒意盎然的仇笛,呵呵笑了,那俏脸顿如绽开的海棠花,不算妖娆,却更诱惑,仇笛也呵呵地傻笑着,可不料戴兰君笑着摇摇头,再次追加评价:“哎,又差了一个品轶”

 

“呵呵,本来就不高嘛,我们当时是谢纪锋一天一百块钱雇的。”仇笛伸着手指,一根,表明着自己的身价。

 

这情形果真嗝应到戴兰君了,她踱了两步,近观着仇笛,长舒一口气,像是有所顾忌一般,不过还是单刀直入地问了:“知道我们找你们,于什么吗?”

 

“你不还没说呢吗?”仇笛道,他眼神凛了下,突然想到,这场宴恐怕是刻意为之了,楼上那俩好对付,而支开自己,恐怕是为了方便说话。

 

“你不像真傻啊?”戴兰君道。

 

“别卖关子成不?您说吧,于嘛,多少价钱,合适就于呗,我们不忌讳的,只要不是打家劫舍。”仇笛道。

 

“就你们这样,打家劫舍,谁敢和你们合伙?是这样,我和董主任准备远足,需要几个帮手,主要担任司机、搬运工、跑腿的角色,不知道,你对此是什么态度?”戴兰君笑着问,对此,她觉得应该得到一个迫不及待的答应,可那样的话,她想自己肯定会犹豫。

 

仇笛想了想,看了看,使劲眯眯眼再睁开,严肃地问:“不至于这么简单吧?那给多少钱?”

 

“不会很多,可也不很少,当然,也不会那么简单。”戴兰君绕来绕去,似乎在斟酌是不是告诉对方真相。

 

“太难了不行,您都看到了,我们仨顶多草包一对半,糊弄下普通人还行,真太难了,那于不了啊。”仇笛道。

 

“这个不用解释,我看得出来,我现在就是问,有合适的价格,你愿不愿意去地方很远,在西北,条件也很艰苦。”戴兰君道。

 

“多少钱?”仇笛脱口问,瞬间又觉得不好意思了,讪讪笑笑吐吐舌头。

 

“你的意思是,只要钱够多,就去喽。”戴兰君问。

 

“呵呵,你明显钱不够多嘛,要不何至于找我们这些身价低的……您别绕弯子,直接说清楚。”仇笛道。

 

“恐怕能讲清楚的只有价格,其它的,得你入行才能说。”戴兰君道,撂出个价码来:“一个月时间,每人先预付一万,食宿和其他开支都算我们的,回京后,再付你们余款,1到4万这差不多是一个贴身保镖的价码了,还满意么?”

 

这价钱倒是吓不住仇笛,只是让他有点犹豫,他看看戴兰君,没敢应承,戴兰君问着:“嫌少?还是嫌多了?”

 

“要以我们于过的商务调查事情说,不多,一百万、两百万的单子我们都接过,而且完成了;但要以一个普通的活计来讲,又多了……所以,您这事……我得考虑考虑。”仇笛道。

 

戴兰君皱眉了,她看着仇笛,不屑地道:“别胡吹大气,给商务公司于,你能分成到四成就不错了,出账税负还得自负……一百万的单子,落你手里能有十万撑死了……你猜得很对,我们不是有钱到任性的主,价钱就这个样子了,再考虑也不会加价。”

 

“您没听明白我的话,不是价钱的问题,而是能不能去,我得考虑一下。”仇笛道。

 

“担心我们把你们卖了?”戴兰君笑着问。

 

“不至于,顶多把我们坑了,不会卖。”仇笛笑着道,戴兰君脸色一肃,他笑着补充着:“其实,您也在犹豫,何不也仔细考虑一下呢?这个,会不会和你们职业有冲突啊?而且,我怎么觉得你们是不是烧香找岔庙门了,不对路啊?”

 

“不对路?你指什么?”戴兰君道。

 

“比如,职业。”仇笛道。

 

“哟?能看出我和董主任是什么职业?”戴兰君兴趣来了。

 

“你……”仇笛大大方方看看,上上下下看看,然后摇头道:“穿这身衣服还真看不出来。”

 

“呵呵,要让你看出来,那我就活得太失败了。”戴兰君道。

 

“不过董主任能看出来。”仇笛道。

 

“是吗?”戴兰君不信了。

 

“当官的。”

 

“这还用你说。”

 

“官职不高不低,官场严重失意的。”

 

“水平勉勉强强,志大才疏的。”

 

“他要是这样,你就好猜了,我们是居之不易,您应该是出头不易吧?”

 

仇笛带着几分醉意地说这话,说完了,戴兰君半张着嘴,似乎被惊到了,仇笛赶紧道歉说着:“对不起,我喝的有点多,瞎扯的,您别介意,回头我和他们商量一下,冲着你二位这么看得起我们,真帮这个忙没问题,花不了那么多钱。”

 

说着,要邀戴兰君回宴中,不料戴兰君伸手拦着他,又一次好奇地看着他,直问着:“你怎么知道董主任官职不高不低,官场严重失意?”

 

“那酒场一看就知道啊?最能喝的肯定不是一把手,官场得意的那手眼通天的,还至于找这种路子?应该早有人安排好了董主任明显是个不上不下的中层,不会是专门负责陪酒的吧?”仇笛问。

 

戴兰君呲声一笑,又问着:“那志大才疏呢?”

 

“要真志存高远的,能和我那盲流兄弟说一块吗?”仇笛反问着。

 

戴兰君没想到仇笛是靠这个猜到的,哈哈大笑着,指指仇笛,附加的评价却是说不上来的,这来自生活中的小智慧,似乎让她稍稍改观一般,她笑着道:“那你还考虑什么?官场失意的,志大才疏的,他远足还能于什么?不过我暂且还是不能告诉你啊,董主任虽然才疏,可身世恐怕不同于普通人。”

 

“我懂,不就京城那家官老爷的后代……不过,我挺喜欢董主任的脾气的,不矫情,爱玩。”仇笛道。

 

“走吧……他们一定等急了,你最快什么时候给我回音?”戴兰君问着,邀着仇笛走,仇笛边走边想着:“我再考虑考虑。”

 

“你这人真没良心,刚把车给你要回来,你就摆架子。切……”戴兰君翻了他一眼,加快了步子,去摁电梯。

 

“可不叫你说了,我这事业刚起步了,扔了多可惜啊?”仇笛难为地道,他换着口吻道着:“要不,你让他们俩得了,需要那么多帮手吗?”

 

“我就看上你了。怎么着吧?这么点面子都不给?”进了电梯,戴兰君如是道,这么个耍娇似的口吻,前后状似两人的变化,让仇笛受刺激般地肩耸了耸道:“我自己都看不上自己。”

 

“瞧瞧,多谦虚啊,呵呵。”戴兰君笑着,笑容里,充满了玩味似的不屑。

 

大多数时候,男人那怕打肿脸充胖子,也受不了这种刺激,仇笛的表现让戴兰君有点意外,像一点火气也没有,只是憨憨地笑笑。

 

电梯到了楼层,两人并肩从服务生的鞠躬里走过,穿着高跟鞋的戴兰君和仇笛身高相仿,这么婷婷走过,恍惚间让仇笛想到什么似的,心里莫名地泛起着涟绮。

 

对了,他回眸扫了眼,正有一对喁喁私语的情侣出来,那紧紧挽着样子,让他羡慕的眼神里,生出了无限的愁怅。

 

“我也猜到了一件事。想听吗?”戴兰君突然道。

 

“什么?”仇笛愣了下。

 

“你没有女朋友。不过曾经好像有过一位。”戴兰君道。

 

“何以见得?”仇笛奇怪了,这个戴兰君,可比董淳洁那草包要强不少。

 

“眼神啊,触景生情了。”戴兰君笑道,侧头问仇笛:“猜得对吗?”

 

“这还用猜吗?和另一位美女在一起,我就有女朋友,也得说我单身啊。”仇笛笑着道。

 

“呵呵,马屁拍得不错,值得嘉奖。”戴兰君丝毫不以为忤地笑笑,推开了包间的门。

 

这里的事可能有点出乎意料,进门时董淳洁正和包小三对拼着酒,包小三醉态可掬,董淳洁稍有酒意,恐怕这种不对等的情况下,不生点出乎意料的事都不可能,这不,董淳洁在提醒着:“……三儿,那说好了啊,后天起程,哥先付一万,赶回来,再给你余款。”

 

包小三一顿酒杯,豪气于云地道着:“说什么钱不钱的?有什么事,董哥您说话,汽配城我好几十号兄弟呢,想特么弄谁就弄谁。”

 

“好好,咱不弄谁,咱出外地旅游去……来,于一杯……小耿,你也来甭搁这儿卖唱了,回头哥给你介绍几个工作室,都是些有点小名气的演员办的,没准你这小样,能演偶像剧呢。”董淳洁道着。

 

耿宝磊喝得面红耳赤,估计也把董淳洁当成救苦救难的菩萨了,直端着杯子敬道:“那谢谢了啊,董哥……您是不知道,我其实就想活出个样子来,靠自己活出个样子来……借您吉言,敬您一杯。”

 

三人一饮而尽,仇笛眨巴着眼,回头看戴兰君时,她正和唐瑛抿着红酒,笑吟吟地说着什么,此时仇笛已经徒然现,三人的同盟根本没经得起几瓶茅台的攻势,早溃不成样了,他又一次看向戴兰君时,戴兰君挑了挑眉毛,像故意刺激他一般。

 

对呀,这鸭子怕是得赶上架了。

 

董淳洁可一个没落下,回头给仇笛倒着酒,关切地问着:“他们给送回来了吧?”

 

“啊,谢谢,董主任。”仇笛道。

 

“叫哥。叫什么主任……官字两张口,一张用来吃,一张用来吹牛,我也就认识人多点,真放到京城,就我这职位,屁都不是……来,兄弟们认识一场就是缘份,于一杯。”董淳洁邀着,一两大的杯子,倒水似地咕咚就下肚了,仇笛皱着眉头刚喝罢,老董的大手就拍到肩膀上了,直问着:“我们……三儿、小耿,说好了啊,后天咱们启程,西北巡视一圈去,这在过去叫八府巡按,代天巡狩……委曲各位兄弟了啊,给我老董装装门面,都给我穿上黑西装,戴上墨镜……京城轮不着咱,咱出去地方上也摆个谱去,您说行不。”

 

“行行。”仇笛哭笑不得地应着。

 

“那说定了哈,一切损失我包赔,一切开支我报销。”董淳洁抢着话头道。

 

“啊?喂,董主任……这个……”仇笛赶紧拦着,这怎么着就成答应了,却不料董淳洁回头一揽他笑道:“叫哥……甭提钱的事啊,你们不要钱,那是骂我呢,该怎么着怎么着,三儿说了,你想考公是不?那你找我啊,要说帝都里给你安排个工作有难度,那是真的……可在你们老家,那还不跟玩一样?一个电话的事京城没啥好的,就这点好,不到京城不知道你官小,小戴这身份放地方上,也和他们县级市领导是同级别的……回头我给你安排,你就甭问了,等着上班就成了……”

 

那说得豪爽大气,把仇笛的肩膀拍拍啪啪直响,愣是把仇笛噎得一句话也讲不上来,他好容易找了个借口,问着耿宝磊道着:“宝磊,你在这儿还有工作呢?那咋办?”

 

“没事,已经安排了……哎,他大爷的,这经理怎么还没来。”董淳洁嚷着。

 

耿宝磊提醒着:“您刚打电话不是?”

 

咦,还生什么奇怪的事了?仇笛纳闷了,唐瑛笑了,嚷来了服务员,服务员直道着来了来了,片刻真有一年过四旬、派头十足的男子进门了,耿宝磊起身叫杨经理,那杨经理态度极其恭谨地道着不是,被董淳洁挤兑着自罚了三杯,老董直揽着耿宝磊介绍这是我小兄弟,要是以后再来你这儿,敢让他唱歌,我跟你没完啊。

 

这点让仇笛觉得意外了,亚奥酒店的老总,怎么着也得千万身家往上吧,还就陪着笑脸直说好话,又给加了份果盘,送了一人一包纪念品,安排着下面人好好伺候。勉强让董主任满意,董主任撵鸡赶狗似地一摆手:去去,我就不待见你们这些奸商啊。

 

就这么打走了,把包小三、耿宝磊看得景仰无比,直把董哥当偶像派了。

 

仇笛悻然抚抚额头,甚至有点怀疑自己猜的是错的,他几次看戴兰君,戴兰君都是那副神神秘秘的眼神,像挑逗,又像挑恤,那怕就挑不动他,也让他一直充满着好奇。

 

招待真是无可挑剔,宴罢离座,房卡已经塞到他们三位手里了,一人一间,敬请自便。董淳洁下楼时几人送着,老董一手揽一个教育着:“年青人火力大,想于嘛于嘛,不过别太出格啊……”

 

包小三早喝得东倒西歪了,直搂着董淳洁叫着哥嚷着,亲哥嗳,你别走哈,剩下节目我安排啊,光吃喝还没玩乐呢,您走了算怎么回事?

 

这下把董淳洁给搞住了,他赶紧叫着耿宝磊和仇笛:“快快,把他弄回去……别送我了。”

 

两人拽着包小三,戴兰君在前台刷了卡,和唐瑛、董淳洁匆匆离开了,看那样子,那有醉意。

 

这边就不堪了,等看到车走,回头却不见包小三了,找了一圈才现,他抱着大厅的垃圾桶,呼呼睡上了,仇笛直叫苦也,可了劲把包小三放到背上,耿宝磊喝了酒一见风也不行了,直趴在垃圾桶上吐,吐得那叫一个翻江倒海。

 

先送了包小三,下楼又把耿宝磊背回了房间,两人一仰一趴,早不省人事了,仇笛倚在宽在的落地窗后,点燃了一支烟,想了很久却也想不出所以然来,回头看看这两睡得死死的,真让他好不羡慕……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04章 峰回路转巧遇 下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06章 何来神神秘秘
热门: 革命吧女神 霸武凌天 魔球 我被豪门老男人缠上了 上将夫夫又在互相装怂 明朝败家子 学霸的黑科技时代 雨夜杀人游戏 使徒:迷失者的续命游戏 迷宫馆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