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04章 峰回路转巧遇

上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03章 相见相识无语 下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05章 如梦如幻如戏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仇笛和包小三到亚奥酒店时,迟到了十分钟。

 

其实走得挺早,不过赶住晚集了,下班高峰期,车挤不说,车上两位女汉子因为小事吵闹以至于互抓互挠,饶是两人经过大场面,也看得目瞪口呆,躲得远远的,还差两站路就下车了,车挤得真不如步行舒服。

 

是啊,不舒服的事太多了,真是很难让人高兴起来,下午接到唐瑛和耿宝磊的电话,一力邀请来聚聚,这俩窝在租住地哎声嗟叹的反正闲着,商量之下也就赴约来了。

 

步行着,包小三赞叹了一番现在女汉子尼马下手比真男人还狠,仇笛勉力笑笑,其实真没必要,就踩了个脚的小事,非要打得不可开交,有意思么?

 

说得是懒洋洋的,有气无力,包小三知道他心揪什么,换着话题道着:“你别想那么多了,大不了赔点钱,至于那么想不开么?人交警又不是不给咱们了……嗨,我跟你说话呢,我咋觉得唐瑛对你有点意思哈?她找了你好几回啊。”

 

“快得了吧,咱们自己都不知道明天在哪儿呢?还顾得考虑那事?就喜欢又能怎么样?”仇笛道,一语惊省包小三,他想想道着:“也是哈,不能怎么样?开个房于几炮,又多一项额外支出。”

 

噗……仇笛气喷了,随手捅了包小三一拳,三儿呲哈哈地笑着,顺手一揽他,咯吱着他,边逗边道着:“少拉你这张苦瓜脸,我觉得就没啥想不开的,生意还不就赔赔赚赚,想一路顺到底,那是做梦呢。”

 

“废话,我倒想得开,两万多块钱的货倒小事,可扣你一周时间,还混个屁呀?早有人把咱们辛辛苦苦找的供货渠道给占喽。”仇笛道,在这个竞争激烈的地方,没有什么生意会等你,永远是争着抢着往前走。

 

“有什么大不了的?门道多着呢,没准唐瑛叫咱们,就是有生意了……要我说啊,换换地儿,要有好事,再于一票得了。”包小三道,他掰扯着这帝都真尼马不是人呆的地方,于活死累、住房死贵、睁着眼闭着眼都是消费,其实他都想回老家了。

 

说到此处,仇笛眉头却是皱得更紧了,他叹了声,欲言又止了,其实不止一次抱着这样的想法,可离开又能得到什么?这里虽然艰苦了点,可有的点机会,最起码你想出卖劳动力不愁没有市场,要真这样回去,他真想不出会是一种什么境况在等着他。

 

“嗨,问你呢……要真有活,于不于?反正我也想换换了。”包小三期待地问,对于仇笛的眼光,有时候他很盲从,仇笛为难地看了他一眼道着:“不是我不想于,搞个短平快捞一把谁不想?”

 

“那你为什么老扭捏滴,嫌这嫌那,人家唐瑛对咱们不错了?”包小三道。

 

“兄弟,礼下于人,必有所求啊,白给你笑脸呢?就咱们这身份,没根没基的,指不定什么时候被老谢卖了还得替人数钱呢?到那时候,咱就想回到这偷着乐的小生意上都不可能了。”仇笛道,多留个心眼总没坏种,而现在这世道,不管那个老板,谁又敢往好处想。

 

说得包小三也是犹豫不定了,他愤然指着仇笛评价了句:“切,娘们性子前怕狼后怕虎的,迟早得憋死你。”

 

“不痛快,毋宁死行啊,明抢银行去。”仇笛同样不屑了。

 

两人斗着嘴,你指我、我指你、迅上升到人身攻击的程度,耿宝磊远远看到两人,快步跑上来,啪唧啪啪唧打开了两人的手,一手挽一个,斥着道着:“怎么就没个消停时候,吃个饭都迟到……嗨,不让你们穿正装么?”

 

“人吃还是衣服吃?不吃拉倒啊。”仇笛不悦了。

 

“就是,说得好像光屁股来了,不吃了。”包小三瞬间也来脾气了。

 

两人眨眼齐齐针对耿宝磊,把耿宝磊搞得哭笑不得,使劲拽着两人赔礼道歉着:“好好,算我不对……你们俩一个帅呆了,一个酷毙了,行了吧?”

 

包小三啪唧给了他一巴掌道着:“哥丑得这么有性格,说我帅是骂我呢。”

 

仇笛也顺手给了他一巴掌道:“哥愁得恨不得多吸口雾霭自尽啊,说我酷也是骂我。”

 

两人挤兑着耿宝磊,气得耿宝磊不理会,吃米田共去吧,哟喝,这还成,你不让我们还就非去,今儿正好心情不好,不吃爽了我都不回去。

 

三个辨着、呛着,就到了亚奥酒店,在看到台阶上婷婷聘聘下来的唐瑛时,包小三一个后仰,好紧张的样子,耿宝磊挖苦了:“想倾倒快点,好歹趴地上。”

 

“你个贱人,长本事了。”包小三说着就开掐,耿宝磊一转身,躲到唐瑛身后了。

 

唐瑛款款地伸手,和包小三握握,她身着一袭雪白的长裙,披着长,胸前缀着一大串亮晶晶的胸饰,显得高贵而典雅,那怕就包小三也生不出一点亵渎之心来,仇笛看了愣了下,想不通为什么这么庄重,轻轻握手,浅浅一笑,唐瑛笑着问:“好像,你很不情愿来?”

 

“有点,早知道是这样的话……”仇笛欣赏的眼光看着唐瑛,欲言又止。

 

“怎么?还真准备爽约?”唐瑛笑着问。

 

“不不,我就不带他来了,我一个人来。”仇笛指指包小三笑道。

 

暗含的恭维,让唐瑛有点窃喜,她大大方方的拉着仇笛、挽着耿宝磊,叫着包小三进了厅堂,这架势可是把包小三给冷落了不少,他迟了一步走着,看着光彩照人的唐瑛、帅气逼人的耿宝磊、以及身挺人帅的仇笛,心里莫名泛起的酸意,全化成一句浓浓的腹诽了:

 

“马逼的,等老子有了钱,天天挎着妞来这儿开房xx”

 

时间,卡到了十八时三十分。

 

董淳洁和戴兰君已经到场了,不过有意地延迟了几分钟,在楼层某个房间里,董淳洁正斜倚在沙上,看着戴兰君带给他的资料,对于那三位的出身,让他撇嘴的地方多,眼睛一亮的地方太少了。

 

趁着这饭前的时间,他好奇地问戴兰君道:“小戴,你说这事合适不?”

 

人总是这样,孜孜以求的事,到临门差一脚的时候免不了犹豫,戴兰君笑笑道:“得您拿主意啊,您别把主次搞错了啊。”

 

“我这不征询一下你的意见吗?”董淳洁道。

 

“莫非,董主任现了不妥的地方?”戴兰君问道,恐怕是没有现很妥的地方。

 

正是如此,董淳洁稍有难为地道着:“用人都是这样啊,听话的不管用、管用的肯定不听话,又管用又听话的,咱们可能和人家缺少那交情……这年头,还真不敢指望士为知己者死的事,背后不捅你一刀,那就是好人了……”

 

“您直入主题行不?到底有什么问题?”戴兰君道。

 

一般情况下,董主任高谈阔论恐怕连他自己也很难抓到中心,这不,他想了想,倒把自己想绕进去了,想不出那儿不对来,只是喃喃地道着:“这事我准备了几年,其实是最好找个懂这个专业的来可专业的肯定适应不了那种环境。这几个非专业的,居然还有有前科的……这要是传出去,我得犯错误啊。要让组织上知道了,我交待不清了啊……可我又有点舍不得这几个人,老谢说了,他们在屯兵于过件大事,华鑫大西北影视城那事,应该假不了……啧,我该怎么办呢?”

 

“人都在等着吃饭了……要我说啊,老办法,先上路,不行再作别的打算,是骡子是马,得拉出来遛遛,否则别和以前一样,牛气哄哄的说什么专家、什么学者,到最后屁事不顶。”戴兰君道,她倚着门说话,似乎很随便。

 

“也对,走,会会他们去。”董淳洁拿定主意了,起身道,出门时又回头指着戴兰君严肃地提醒道:“注意说话方式啊,要文明,别像在一个办公室的吹牛扯淡,出来让人家笑话咱们。”

 

方罢即走,昂挺胸,戴兰君嫣然一笑,默默地跟随在董淳洁的背后,直下楼来……

 

“哦,有人请,谁啊?”包小三好奇地问。

 

“一位美女,不是我。”唐瑛卖着关子道。

 

“菜单菜单,拣贵的点,反正不心疼。”包小三乐了。

 

“到底谁呀,唐瑛,不是千娇回来了吧?”仇笛笑着问。

 

“不可能,管千娇多小气,她的钱都攒嫁妆了。”耿宝磊道。

 

“嗨,嗨,别背后编排千娇啊,信不信我打小报告。”唐瑛笑道,她知道和这几位说话的方式,最好方式就是无拘无束,信口开河。

 

这不,一个小小的问题把气氛搞起来了,猜来猜去,实在猜不着啊,包小三烦燥地斥着两人:“猜什么猜,好像你们认识美女不是我小看你们,除了电脑里那些没穿衣服的,其他的都和咱们无缘。”

 

“哦,这倒是。”耿宝磊点头。

 

“别提了,我那电脑硬盘都坏了,丢了好多女友啊。”仇笛忧郁地道。

 

唐瑛使劲地梗脖子,差点把一口茶水喷出来,她抿下去,哭笑不得地道着:“嗨,同志们,今天的主人很特殊啊,一会儿凡不和谐的词不要提啊。”

 

“给我们介绍生意就明说嘛,能于就于,不能于,吃人家的算怎么回事?”仇笛道。

 

“问题是,我也不太清楚究竟怎么回事,得让你们相互认识一下,你们谈,这一次公司不掺合,当然,取决权力也在你们……我嘛,把我当成打酱油的就成了。”唐瑛道,话说到了。

 

“耶,打酱油的要都这么漂亮,酱油不得脱销么?”仇笛笑着道,惹得唐瑛脸上微微烧,耿宝磊给倒着茶小声说着:“唐姐,我告诉你件事啊,昨晚我和他们睡在一块,有人做梦喊你的名字。”

 

“啊?这么荣辛?”唐瑛大惊失色道。

 

仇笛和包小三齐齐捂嘴,好像在回忆是不是自己说梦话了,两人一尴尬,耿宝磊眉开眼笑地道:“哟,看这样,两人都有这毛病?”

 

“不能吧,我喜欢的都外国人,我叫不上名来啊。”包小三道,一指仇笛道:“肯定是你。”

 

仇笛没吭声,指指笑得岔气地耿宝磊,包小三一下子明白了,这尼马是咋呢,两人离座一伸手,一个揪耳朵,一个捏鼻子,看得唐瑛笑意盈然,她倒是真喜欢这种氛围了,一闹起来,什么烦心事也扔到脑后。

 

笃……笃……敲门声起,唐瑛吁了声,各人赶紧收敛,唐瑛起身去开门,应声进来的戴兰君嗨打了声招呼,那明眸皓齿的、那旗袍诱人的、看得包小三差点昏厥,他严肃地小声道:“这生意,不给钱也接了。”

 

“还是要钱吧,和你有缘的女友,都在电脑里。”仇笛小声道。

 

耿宝磊先起身握手,可不料第二位进来时,耿宝磊吓得表情僵了,手僵了,紧张地后退,一下子手足无措了,仇笛愣了一下道:“咦?认识?”

 

回看包小三,包小三捂着脸徒劳地道:“不认识。”

 

那人国字脸,平头,黑西装,脸膛红润,本来相貌堂堂的破相了,鼻梁上贴了个胶贴,仇笛心思飞快地明白了,指着他恍然大悟道:“您是……他们……把您……对不起啊,这顿饭我来请吧,实在对不起……”

 

仇笛连连拱手,作揖,状极恭敬,这倒一下子让戴兰君好感顿生了,这一位比那两位可强了一点不止,董淳洁却是一摆手道着:“说什么呢,不打不相识嘛,这事怨我唐突……来来,小伙子,坐坐,今儿只喝酒,不谈公事啊……认识一下。你是……耿宝磊?”

 

“哎,对对……”耿宝磊紧张地握手,现在明白了,不是个想对他不利的坏了。

 

“您是……包小三?好名字,名字起得真有魄力。”董淳洁笑着和包小三握手,包小三警惕地问:“真不找后账了吧?说话算话?”

 

“我架得住跟你置气么?其实那天想逗你玩玩,谁知道你当真了。”董淳洁笑道。

 

“能不当真么?吃饭家伙要被没收了。”包小三道,诉着苦衷。

 

“没事,没事,有我在,就没收了,我给你要回来……不过三儿,我得说你两句了啊。”

 

“您说……”

 

“这祸害别人可以,但你不能祸害祖国的花朵吧?你看你做的什么东西?二逼合格证、通奸护照、傻逼徽章……脑残粉、脑残金……哎哟,这不怕孩子们学不坏吗?”

 

“这招我想不出来,他教的。”

 

包小三一指仇笛,仇笛一糗,董淳洁一愕,包小三生怕不理解似地解释,其实就是生产汽车饰物下脚料,随便印点什么东西,结果仇笛想出这辙来,结果卖的相当不错,一个月赚了三万多……然后就不行了,为啥呢?创意被剽窃了,那生产小饰品的,自己开始山寨逗逼证、傻逼章了,咱中国就这样,太不尊重原创知识产权了。

 

董淳洁和戴兰君哈哈大笑,本来担心的唐瑛这倒放心了,只是糗得仇笛无以应对了,尴尬地和董淳洁握握手,董淳洁也莫名地有点喜欢这位身挺人帅的小伙子,那站姿让他意外地问了句:“当过兵?”

 

“没有,想当来着,可当兵比上大学还难,就没去。”仇笛道。

 

“身体不错啊,我看你的资料了,喜欢足球啊?现在还踢不?”董淳洁关切地问。

 

“原来喜欢,不过后来现中国足球比我还没出息,就放弃了。”仇笛不愠不火开了个玩笑。

 

董淳洁和戴兰君一愕,又是哈哈大笑,邀着几位坐下,这开场欢快的实在出乎意料,到点菜时候,显出老董的大气来了,他直递给包小三道着:“来,三儿,你先点,不狠宰一顿,都不算给我面子啊……你要客气,你打我这事,还就跟你没完啊。”

 

“你说的我很紧张啊,这不逼我点鲍鱼龙虾么?”包小三恬笑道。

 

“哈哈……那就点呗。今儿有我,保证你任性一回。”董淳洁随意道,一指耿宝磊,随口赞道:“小伙子,我那天听你唱歌了,唱得不错。”

 

耿宝磊喏喏应声,包小三却是嘴不闲着,直道着:“他呀,明明能靠脸蛋吃饭,非要卖弄歌唱才华。”

 

噗噗唐瑛和戴兰君笑喷了,董淳洁笑着问耿宝磊:“是这样吗?”

 

“不是,别听他胡说。”耿宝磊不好意思地道。

 

“这还用胡说?您看我兄弟这张脸,男女通杀啊,骚扰他的老女人和垂涎他美色的猥琐男,至少一个连。”包小三随意道。

 

这回,连等着点菜的小姑娘也笑翻了,唐瑛使着眼色,仇笛桌下直踢包小三这货,生怕这跑火车的嘴放开收不住,可不料那两位客人兴致颇高,最钟意的反倒是包小三这夯货了,说笑起来还没完了。

 

包小三点了几个菜,仇笛象征性地加了一个,各人都在客气,董淳洁却是不客气了,要了几味特色,问到酒时,女士要的轩尼诗,男士嘛,小茅台,张口直接要了一箱。

 

包小三眼睛一凸,暗道着,尼马酒逢知己了,这是往死里喝的节奏。

 

耿宝磊吓住了,在这儿的消费有多高他清楚,就这桌菜加上酒,没大几万下不来。

 

仇笛也在打小九九,礼下于人,必有所求,放之四海皆准,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这宴行进的,几乎是在不知不觉中就上道了,就觉得不妥,也开不了口了,稍等片刻的功夫,董淳洁大马金刀坐在主席,和包小三、耿宝磊聊得起劲,仇笛就觉得不妥也没勇气破坏此时其乐溶溶的氛围。就在他迟疑的时候,一双手,一双其白如玉、手指纤长、肤白甲净的素手,现在他眼前。

 

哦,是坐在他身边的戴兰君给斟上水了,仇笛笑笑,谢了声,对方微微一笑说了句不客气,同样微微地传来了一股淡淡的馥郁香气,他诧异地抬头时,恰和那一双水波盈盈的笑眼相视,一刹那像触电一样,让他不好意思地低下头了。

 

心思重了,居然没有现戴兰君这么漂亮,漂亮到让人不敢直视,他悄悄瞥眼瞄时,戴兰君正和唐瑛小声说话,相比这位穿着镶黄旗袍妹妹,唐姐的贵气就大打折扣了,戴兰君那一颦一笑,很随意,是一种落落大方的浑然天成,而不像唐瑛显得那么刻意。

 

于是,对这两位身份的猜测,又多了一层神秘,仇笛愈地有点惶恐了。

 

酒上来了,服务生用一个很精致的开瓶器嘭声开瓶,戴兰君很随意地给唐瑛倒上,很少,一点儿,那是懂酒的,轻挹着杯子,嗅着酒的芬芳,红酒、红唇、笑厣构成一个极具诱惑元素的画面,让仇笛不忍移目。反观董淳洁就豪爽多了,嘴里说着随意随意,一个人就倒了一大杯。

 

“来,我先敬诸位一杯啊,为咱们的不打不相识于一杯怎么样?早知道这么欢实,咱费那劲于什么……来,于杯。”董淳洁笑着举杯了。

 

“我们敬董哥一杯。”包小三和耿宝磊使着眼色,讨好上了,这尼马揍一回就揍出交情来了,人生是多么滴变幻无常啊。

 

各人客气着,一饮而尽,仇笛显得很谨慎,戴兰君向董淳洁使着眼色,董淳洁现了这个闷葫芦,他好奇地问着:“咦?小仇……怎么了?不合口胃?怎么老不见你有笑脸啊?”

 

“没事,挺好。”仇笛笑笑道。

 

“嗨,有事,都写在脸上了……三儿,这是怎么了?”董淳洁很好奇地道。

 

“哎呀,别提了。”包小三嘴快,拦也不及,直道着:“车被扣了呗,您是不知道,好容易攒钱买了辆二手车,今天邪门了,出门就给交警扣了,还有两万多块钱的货呢。”

 

“违章了?”董淳洁笑着道。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03章 相见相识无语 下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05章 如梦如幻如戏
热门: 女法医手记之破窗 睡醒成了影帝的猫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血色翡翠城 过界 移动迷宫5:高热代码 阴阳师秘记 莲花宝鉴 闻风拾水录 天空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