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02章 众里寻他难觅

上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01章 旧友新朋重聚 下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03章 相见相识无语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哎哟……疼死我了。”

 

“哎哟……这小王八蛋真是无知无畏哈,要知道我什么身份,得吓死他。”

 

“哎哟……我这倒霉给催得,我这不是吃饱了撑得,出来找揍么……”

 

进医院门诊简单处理,差不多就到了晚饭时分,挨了这么一家伙,董淳洁连饭都没吃好,上车准备打道回府时,这委曲却是像饱嗝一般泛出来了,就是嘛,天子脚下,居然还能遇到这号无法无天之人。这倒也罢了,特别对于那位目标居然干着那种没底线的奸商生意,更让董淳洁觉得难以接受,他说了,生活所迫毒害别人可以理解,总不能毒害祖国的花朵吧?

 

“董主任,底层就是这种生活状态,您不了解而已……你瞅瞅这路边,城管一下班,盲流就出摊,也就指着这养家糊口,你把他们怎么着吧?”戴兰君道。示意着温泉镇路两旁,开始挤攘的夜市,瓜果小吃、日用百货,已经把街两旁占满了,自行车、电单车、汽车,龟缩行进着。

 

董淳洁好奇地看看,戴兰君小心的驾车,边道着:“仓禀实才知礼节,这没实的时候啊,还跟谁讲什么谦让……你要没收人家的摊位,人家不打你才怪啊。”

 

“耶……打起来了。”董淳洁兴奋地道。

 

两个摊贩争吵着什么,说着就上手了,戴兰君看了眼,笑着道:“这不正常么?别说这些人,就每天挤地铁,捋着袖子打架的女汉子多了。”

 

“打就打吧,不能打我啊……我家老爷子都舍不得打我一下,特么滴,这事没完,我得找谢纪锋去。”董淳洁咧着嘴道,想想就来气,疼倒是次要的,关键是很没面子。

 

“那咱们这事……我看算了!?”戴兰君忍着笑道,晃这一天,算是白搭了,她估摸着董主任也是三分钟热度,因为这事,本身就是剃头挑子一头热,没人逼他要干什么。

 

董淳洁想了想,摇摇头道:“不能,这事我盯了多半年了,怎么可以轻易放弃,没点百折不挠的勇气,啥事也别想办成。”

 

这点戴兰君表示极度怀疑,就差说一句,您老奔四了,也没见办成什么事啊。

 

话没敢说,董淳洁却是在自言自语着:“……哎,小戴啊,这事情其实得分两个方面看啊,老谢这帮人啊,他们就是群不讲规矩、不受约束的货,瞧瞧,干脆利索啊,连我都敢打……还有什么人他们不敢打?我倒觉得这样的人,还就是我心目中的人选。”

 

“您确定?头回见面就犯嗝应了,你指望能招蓦到他们?”戴兰君问。

 

一想也是,董淳洁拍拍脑袋,转眼想到了一个绝好的主意,这样,这个太野的,咱们往后放放,总不能都这样吧?换换,换人……说干就干,他电话联系着家里,许是他的身份确定很特殊的缘故,不一会儿,两个信号的定位都发到了他的手机上。

 

他看了半天,招呼着戴兰君往亚奥酒店的方向走,另一个目标,出现在那儿,对比人物的身份、出现的方位,忍不住让他浮想联篇了,他自言语道着:“哎,这个差不多……栖身于高档酒店,随时准备对可能的入住目标下手,嗯,这种人好对付,你只要知道他的身份,差不多就能镇住他……万一运气好揪着他小辫,他就得老老实实跟着咱们走。”

 

“但愿如此吧。”戴兰君如是道,明显心气不高。

 

今天太过诡异,那些她没有接触过商业间谍行业也很让她出乎意料,她总觉得,没有想像中那么容易。

 

车驶到亚奥酒店,两人扮住会客的客人进了大厅,这时候手机信号的定位出去误差了,毕竟是层叠式的楼层,知道方位,但你不知道那一层啊,两人坐在大厅的沙发上,董淳洁不断催着再准确一点,催得甚至要发火了,半晌戴兰君却是小声提醒着他道:“董主任,没那么难,对方不知道我们在找他,肯定不会故意躲,这都十几分钟了,不没动吗?”

 

“问题不知道在哪一层啊?”董淳洁难住了。

 

“您说……会不会就在大厅里?”戴兰君着小声道,指指临窗的角落,响着轻柔音乐的地方,董淳洁瞬间眼睛一直:“哇,居然有如此人间绝色!?”

 

“不至于吧?京城什么美女没见过?”戴兰君笑了,那位女唱者,姿色平平。

 

董淳洁却是撇嘴道着:“我是说那男的……你见过比美女还漂亮的男人?”

 

嗯?戴兰君回头,细细看看,等那位吟唱的男子抬起头来,还真让她惊艳了一下,肤白如脂、身材秀隽、明眸如星、一脸忧郁的,不比电视上的情歌王子差,她看着愕然道着:“也是啊,确实是绝色。”

 

“不能这俩是商业间谍吧?业余卖唱?”董淳洁不信了。

 

“试试,一试便知,这个简单。”戴兰君笑着道,掏出了手机。

 

等了片刻,一曲方罢,她拔着电话,手机确没有放到耳朵,不过马上看到了那位男子在掏口袋,放到了耳朵上接听……这边的手机里,就听到了有人喊喂喂。她一挂断,那人脸上的表情变得奇怪了。

 

没错,就是他!第二个目标,耿宝磊。

 

收好了手机,两人要了杯咖啡,边啜边等着,又听几曲,董淳洁看得久了,又开始犯嘀咕了,他小声问着:“小戴,你看他像不?”

 

“像什么?”

 

“商业间谍?”

 

“这个怎么看得出来?”

 

“怎么看不出来,我就看着不像啊,不会是卖脸蛋混生活吧,专门负责勾引人老珠黄的女商人?”

 

“噗……”

 

“你别笑,还真有,现在这世道堕落了,只要是为了钱,就没有干不出来的事……你别笑啊,这方面你们年轻人还真得加强政治思想学习以及个人修养,人活着总得有点追求,有点理想和抱负,钱买不来的东西太多了……”

 

“噗……”

 

戴兰君却是笑得更欢了,董主任这一肚子不合时宜由来已久了,真正见识到才发现,他这么正襟危坐着给你讲,比脱光了裸奔的行为艺术还让人难以接受。

 

不过他还是挺可爱的,就像用现在的眼光去欣赏半个世纪前的老电影,那怕再不入眼,新奇和笑点总还是有的,戴兰君虚于委蛇着,作势认真听着董淳洁说着从中央到地方的反腐形势、从地方到中央的大好形势,从国内和谐到国外混乱的对比,反正是纵观天下大势,结果只有一个:风景这边独好。

 

戴兰君表情是聆听,不过听得更多的却是那位男孩忧郁的情歌,纯英文的曲子,他唱得很投入,她似乎听到了歌声里,有那么现实的影子,似乎是属于这位大男孩的,好像这种忧郁恰是他自己的写照。

 

一个对牛弹琴、一个心不在焉,时间过得飞快,一个多小时就过去了,两人提前一步出了大厅,坐到了车里,董淳洁心血来潮了,他神神秘秘地道着:“小戴,这个人,我觉得很好搞定。”

 

“您想好办法了?”戴兰君好奇道,她感觉这个人,似乎应该没有那位奸商难缠。

 

“当然想好了,山人自有妙计?哎,你看我……像坏人不?”董淳洁期待地问。

 

“怎么可能?谁还能比您根正苗红啊?”戴兰君不解了。

 

“别打岔……我是说,我要装坏人,你觉得像不?”董淳洁道。

 

“哇……您这是柿子拣软的捏啊。”戴兰君明白了,肯定是见这位和姑娘一样,瘦瘦弱弱的好欺负,老一套,想咋唬人家呢。

 

“废话不是,硬柿子我那捏得动,路边停了,等着哈。”

 

董淳洁叫着停车,跳下了车,他看着手机,刚过二十时,目标刚刚出来,肯定是在这儿卖唱完了,要回住处或者什么地方,他踱步过路对面,站到了人行道上,准备来一个半路劫人了。

 

“嗨……站住,说你啊。”老董不客气了,隔着几步就嚷上了。

 

“啊?叫我?”耿宝磊吃了一惊,指着自己,看看四下无人,又看看对方是个西装革履的男子,体态偏肥,肯定不是劫匪,他放松了,好奇地问着:“干什么?”

 

“呵呵……小伙子,长得真俊啊。”董淳洁赞了个,背着手,视察一般踱步上来。

 

不过在耿宝磊眼中,却是一位中年男,淫笑满脸朝他来了,其声之荡、其色之淫,看得是格外真切,就如官老爷逛花街柳巷一般。

 

这可是头回遇见,耿宝磊真的紧张,像被吓到了,他紧张地手蜷在胸前警示着:“别过来啊,别过来啊,再过来我喊人了。”

 

“你看我像坏人吗?再说我就是坏人,也不是个喜欢男人的坏人啊……来,小伙子,认识一下,本人董淳洁,专业商务情报工作十几年,对你很有兴趣啊。”董淳洁示好的伸出手来了,一般情况下,以他的派头,混个脸熟绝对没问题。

 

耿宝磊警惕地看看,没理他,要走,董淳洁一拦道:“喂喂,别走啊,找你可是正事……哦,对了,我还个女下属,想不想认识一下,她对你刚才的歌很是赞口不绝啊。”

 

“我都不干商务调查这一行了。”耿宝磊道。

 

“啧,什么也不是绝对的嘛,我请你的事,你绝对会感兴趣……哦对了,不用当商务间谍偷偷摸摸的。”董淳洁道,拦在了耿宝磊的面前。

 

耿宝磊被纠缠住了,翻白眼了,董淳洁却是错会意了,大讲特讲着,就小伙子你这水平,怎么可以在这种勾栏之地卖唱呢?人总得有点理想,有点追求、有点抱负吧?别担心,你的机会来了,想不想挣一笔钱?我可以给你?想不想换一份体面的工作?我可以帮你。想不想彻底改变一下你这种不见天日的生活,我也可以帮你。

 

“等等……我说纯洁哥,我过得很舒服,很幸福,不需要谁帮啊?”耿宝磊道,打断这货的话了,怎么看也像个卖狗皮膏药的,而且还是很拙劣的那种。

 

“怎么可能不需要呢?五湖之内皆朋友、四海之内都同志啊。”董淳洁大惊失色道。

 

“我倒看你真像个同志啊……呵呵,对不起,您呐,再见。”耿宝磊一转身又要走。

 

“站住。”董淳洁火了,一伸手一拦,这太不给面子了,他严肃地道着:“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干什么的啊?哈曼商务公司的雇佣间谍?瞧你这样也没少坏事……信不信明天就查查你的老底?”

 

“哇,还真是同行?你想怎么着吧?”耿宝磊一听这话,有点明白了。

 

“跟我们走一趟……喝茶聊天怎么样?”董淳洁得意地道,终于镇住对方。

 

“您是……警察?”耿宝磊好奇地问。

 

“不是,警察能像我这么文明地请你?”董淳洁道,摇了摇头。

 

“那您是……哪家商务公司的老板?”耿宝磊又问。

 

“我有那么俗吗?”董淳洁不屑。

 

“哦,那就好办了。”耿宝磊更放心了。

 

“什么意思,愿意和我们一起聊聊了,你放心……你就看我也不是坏人,我是国家……啊!?”

 

董淳洁正待示好,却不料眼睛一疼,双手下意识的捂住了,接着脚面一阵巨痛,惨叫加剧,蹬蹬蹬连退几步,一屁股坐到了花圃里,戴兰君听到不对劲,赶紧下车,却只见得那人蹿得像只兔子,只剩下背影了。当然,还剩下一位坐在花圃里惨叫的。

 

“快快……快起来,董主任……”戴兰君搀着人。董淳洁揉着眼睛,瘸着腿,哎哟哟吃痛叫个不停,直咧咧骂着,这都怎么了?怎么就会欺负老实人……灶王爷不发威,他以为就没点火气啊……哟哟,疼死我了,给我眼睛里喷的什么东西?赶紧上医院……我这瞎了连个因公负伤都摊不上啊。

 

赶紧地上车走人,好在没引起大的混乱,只是有不少看热闹的,还以为两口子闹别扭呢,上车就往最近的医院开着,车上矿泉水冲了冲,咦,很快能见物了,这倒放心了不少,等去了医院,门诊一瞧,医生说了,没事,回去色拉油洗洗眼睛就好了……没想到遇上位爱管闲事的八婆医生,估计道德水准不比董淳洁差,她问着病因了:我说您这是不是骚扰人家那个小姑娘了?瞧您这年龄也不小了,不能干那事吧?

 

“哎哟,我比窦娥还冤呐……我好歹一国家干部,有您说的那么不堪么?”董淳洁哭笑不得地道。

 

“拉倒吧,你瞅瞅新闻报道里,那报道通奸的,有老百姓么?”医生没好气地道,对他说了,没事,不用治疗,是女人用的防狼喷剂,歇一晚上就好了。一瞅你也是京城人,闺女这么大了,可不能干那事啊。

 

闺女自然是指戴兰君了,把两人给糗的,掩面而逃……

 

……

 

……

 

晚九时,乘了十站公交,下车耿宝磊看着不远处熙熙攘攘的夜市,电话联系着,寻着包小三和仇笛。

 

半年多了,要说起来,仇笛和包小三推销的汽车用品,小工艺品生意着实不错,每天趁早趁晚躲开城管,大白天除了给4s店送,就是打游击,这不交费不交税的,收入还真是蛮高。

 

步了一公里,就能看到练在路边的摊了,几张行军床一并,琳琅满目的东西一摆,灯光一照,还蛮像回事,在市里上班,陆续下班回来路过这儿可泊车的地方,不经意买瓶玻璃水或者擦车巾,再要不汽车挂件类的小玩意,就是最好的收入来源了。

 

“哟,宝蛋来了。”包小三笑着道,拎着瓶啤酒。

 

仇笛正给一辆车后贴壁虎,避祸的谐音,现在路上碰瓷太多,司机还真迷信这个,贴完收钱,车走回头,耿宝磊已经坐到了他的位置上,拧开了一瓶啤酒,猛喝了一口,像是心有余悸的样子,仇笛好奇地问着:“哟,这是怎么了?”

 

“今儿碰上个拦路的。”耿宝磊道。

 

“咦?又被老娘们盯上了?”包小三哈哈大笑道,自打去星级酒店唱歌,已经有n位老富婆向耿宝磊这号小鲜肉递橄榄枝了,耿宝磊一提这事就脸红,他烦燥地道着:“去去,别提那茬……今天是个老男人,真邪了。”

 

哈哈哈……恭喜你啊,你这脸蛋成功练到男女通杀的水平了。仇笛的包小三直嗤笑。

 

直待两人笑罢,耿宝磊才道出原委来,好像不是同行,不是警察,也不是认识的人,可也奇怪了,就准准地找到他了,一说这个,包小三问了,是不是鼻梁肿了?肯定是了,中午会儿还有人拦我的车咋唬我把我往工商所送呢……我特么直接一拳把他干翻就跑了,嗨,对了,好像是一男一女。

 

对对对,就是他,这到底怎么回事啊?耿宝磊虽然没看清鼻梁,可一男一女没错了,他好像记得两人还在厅里听歌了。

 

说完了,两人一瞅仇笛道:“难道你就没遇上?”

 

“没有啊,我今天跑了一天……老王家又让我给他们推销点润滑油,半下午才回来。”仇笛纳闷了,他一下子也搞不清这是什么状况,有人要玻璃水,他忙着招呼了,包小三和耿宝磊咬着耳朵商量,商量一致的结果是,应该是有生意找上门了,去不去干呢?

 

“要能像去年,一个月弄十几万,我就干……哎呀,你不知道啊,干这生意累死个人了,早晚送货,白天跑学校,一个月下来撑死了挣万把块,还得天气好。”包小三倒苦水了。

 

“啊?你光骗小学生,都月入过万了?”耿宝磊惊讶了一下下,看来人不可貌相,别看他天天混迹在五星酒店,一个月也就大几千的水平。

 

“他比我多多了……嗨仇笛,过来,商量事呢。”包小三叫着,仇笛靠着摊,抿了口啤酒,估计是间谍这种掮客生意的启发,这数月他和包小三一直跑着从汽配城到4s店、车主之间的倒腾,获利不菲,从脸上的笑容就看得出来,一听两人想法,他坚决回绝道:“别傻啦……两回咱们脱身还挣着钱了,那是运气好,你要太相信运气,运气就该没了,京城这么大,上千万人呢,找咱们这几块料?能有好事吗?”

 

“我觉得,你这是自甘下贱……人肖总都说把咱们当朋友呢,谢总还想请咱们回去呢,你倒好,就风吹日晒的喜欢当苦逼。”包小三斥着,就喜欢和仇笛抬杠。

 

“怎么了,咱们这不也混得有车有房了么,有什么过不去的?”仇笛笑道。

 

“拉倒,一辆破面包,还是二手淘来的,还是外地牌,见了交警就躲……租个房还非跟我俩人分房租,你可好意思说。”包小三揭着底。

 

耿宝磊被逗得哈哈大笑,这一对兄弟仍然厮混在一起,关系是愈见亲密了,他打断着两人的争吵提议着:“……喂喂,别说那些没用的,这事怎么办?我把人也打了啊,人找后账怎么办?”

 

“正好,别去卖唱了,跟我卖润滑油去,我正缺人呢。”仇笛道。一看仇笛蓝衫星星点点污渍的打扮,耿宝磊却是有点接受不了了,他哀求着:“哥,给我保留点面子成不?我好歹也是玩艺术的,又回扛机油去?”

 

“也是哈……这是怎么回事呢?是不是老谢,要他有事,不可能不告诉咱们啊,千娇知道不?”包小三问。

 

耿宝磊说了,刚刚和管千娇联系过了,她又接了个偷拍任务,根本不在京城,想想几人分开已有数月,不提还罢,一提还是蛮想的。

 

讨论来讨论去,莫衷一是,耿宝磊寻计不成,反被两人拖着干活了,摊支到差不多零点,又忙乎着往一辆破五菱加长厢面包车上收货,等收完货已经过了零点,耿宝磊连人也没走,直被两人拉到租住的窝里,老规矩,一碟猪头肉、一碟花生米,就着两瓶二锅头,酒没喝完,两人已经累得直打呼噜,早顾不上招待耿宝磊了……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01章 旧友新朋重聚 下一章:第三卷 贱谍任务 第03章 相见相识无语
热门: 全民皆萌宠 太初 琥珀年华 成为暴君之后 修无情道后我怀崽了 召唤死者 与影后闪婚后 单身钙族相亲实录 黑暗诱惑 魔猴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