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36章 曲折实难料

上一章: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35章 处处是纷扰(2) 下一章: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37章 把酒为求教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天色渐渐地暗下去了,冬日的黄昏来得早,去得快,转眼间视线中只剩下黑白水墨似的天空,繁星未见,华灯已上。

桌上的茶已经凉了,清亮通透的杯里,摇曳着寸长的叶芽,静静地悬浮在水中,杯身上,肖凌雁可以看到倒映着的自己的影,那表情是如此地憔悴,那眼神,是如此地迷茫。

办公区安静下来了,陆陆续续下班的员工已经离开了,她莫名地回忆起了的时候,那个不分办公、厂房的地方,拉货的车就直驶进大院,从厂长到经理都是装卸工,装完货就拉着司机在厂里的大灶上吆五喝六吃一顿,那时候连她也在大灶上吃饭,留在记忆中的印像深刻,以至于都不习惯现在的冷清和安静了。

她静静地趴在桌上,无聊地看看窗外,看看杯,无聊地胡思乱想着,一大堆坏消息堆到她这儿来,焦敬宽出事了,堂姐肖慧芳拉着娘家十几口在市里闹事,估计又得闹场离婚了,不定上门劝解就是瞳明董事会的成员。这个她不关心,可她关心的也出问题了,祝士平失联,保安在技术楼,在住处,甚至在市里都没有找到他,这点最让她担心,这些满脑理化的技术宅在生活常识上几乎是白痴,她真怕那些荤素不忌的商务调查人员找他的麻烦。

好像不对劲啊!?

她的思绪想到这儿时,给卡住了,吴晓璇讲,仇笛要威胁敲诈李维庆律师?可他拿什么敲诈?两人私会的照片?不可能啊,两人一个未婚、一个未嫁,就真发生什么不很正常么?再了,以她对哈曼行事方式的了解,那几个精似鬼的东西,怎么可能送上门去落人把柄?

是仇笛犯傻了?还是李维庆有其他的把柄落在仇笛的手里?

一念至此,她激灵了下摸起了手机就要拔,号码拔完,发射键上停下了,是因为她突然又想到了,仇笛犯傻不可能,而李维庆就有把柄落在别人手里,他也未必敢承认,所以,问也白问。

她落寂的放下了手机,却放不下脑里让她心慌意乱的事,开庭、泄密、经营报表、法律书……等等还有其他,那些枯燥的东西共同构成了她生活不可或缺的元素,就像一块金属变成一副华丽的眼镜框架一样,美到不可方物,美得已经失去原样。

她不清自己为什么这么失落,甚至连生气,连摔东西的冲动都没有了,就那么慵懒的趴着,似乎期待有谁来问候她一声,那怕仅仅是一句无关紧要的问候。

没有……渐渐暗下来的天色,静得让人生惧的办公室,仿佛自己被凄清的气氛包围着,蓦然间会生出冷的感觉。

嘀……嘀……嘀……内线电话响了。

她一骨碌起来了,以为是寻找祝经理有消息了,忙拿起来,里面传来了楼下保安的声音:肖总,有个人要见您。

“谁呀?”肖凌雁下意识地问。

“我,仇笛!”要见的人,直接话了。

肖凌雁像触电一样,话筒拿捏未稳,半晌才从惊愕中回味过来,她扔了话筒,随手一提女包匆匆要下楼,不过旋即又停下了,坐回了总裁的座位上,沉下心来,像思忖应对之策……

……

……

“嗨,我先生,你不能一直呆在这儿,肖总都不见你,你还走吧。”保安甲道。

“是啊,你在这儿不给我添乱么?都下班了,逼我们报警啊?”保安乙道。

两人守着门,不让进,不过那人脸皮也厚,好歹就是不走,看人家这个,身条,明显咋唬不住,吧人家又不理会。

这不,仇笛了:“我等在这儿,又不碍你们的事,肖总没让走啊,万一她想起来找我?你们不还得把我追回来?”

“可肖总没让你等着啊?”保安道。

“这还用吗,她马上就下来了。”仇笛道。

“胡啊,你肖总什么人?哎不对,我怎么看你面熟啊。”另一保安道。

“哟,认出来了,我凌雁的男朋友,我来这儿……上次不是你们守门啊。”仇笛笑了,逗着保安,保安甲一下被吓住了,紧张了,另一保安马上喝斥了:“吓唬谁呢?肖总男朋友还能坐出租车来?”

“你看你的,我倒想坐专机来,你这临海没跑道啊?打不打赌,一会儿我带凌雁走,你们明天,就不要来了。”仇笛不屑道,和牛逼的人接触多了,多少会点装逼了。

哎唷,把保安真吓住了,其实瞳明的保安又多数来自镇上同乡同族,多是些十八九岁没见过面的年轻,那斗得过仇笛这号混迹几年的老油,两人相互看看,又审视着仇笛,不敢接茬了。

“没听肖总有男朋友啊!?”保安甲纳闷地道。

“可老大不的,也不能没有啊。”保安乙狐疑地道。

所以,只能宁信其有,不敢信其无了,万一真是,那不麻烦了,仇笛笑着,逗着两人,要给凌雁打电话,保安慌了,直拦着道:别别别……我们信还不成?好容易才找了份工作,别你一句话给我整黄了。

仇笛呵呵笑了,保安也恬着脸笑了,人家笑着这么有气,却是让保安越来越相信了。

不对,不是对着他们笑的,保安听到了高跟鞋的声音,笑容凝结了,愕然地慢慢回头,肖总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大厅里,两人回头时,她才剜了眼,很有威严地踱步上前,保安赶紧开门,站在门口的仇笛笑吟吟看着她,肖凌雁冷面覆霜地道:“你这人可真有点不要脸啊。”

“咱们从事的职业,脸真的不重要啊。”仇笛严肃地道。

“呵,够聪明啊,把我的人都调走了。”肖凌雁道,有点忿意地道,现在明白了,屡屡出事的根源,是有人刻意地把所有人调走,可能目的就是为了找她,她狐疑地看着仇笛,像试图看穿他。

“这样才有接近的机会啊,否则我连镇上也不敢来啊,万一再给逮到公安局,我可不清了。”仇笛笑道。

“我保证你会失望的。”肖凌雁道,走向了停车的地方。

“我也保证……你不会失望的。”仇笛原地未动,如是道。

然后肖凌雁一摆头道:“来吧,给你个拿到一万的机会,我建议你直接绑架我要赎金怎么样?”

“什么币种?你这身价,不能是人民币啊,英磅美元才成。”仇笛笑着跟上去了。

两位保安看傻眼了,两人踱出很远,质疑仇笛的保安声道着,喂,是不是真是男朋友啊。保安乙道,不像啊,肖总骂他不要脸了。保安甲马上反驳了,男女到一块,尼马要脸干什么?还不干得都是不要脸的事。

哦也对,两人统一意见了,却是又有点担心,开罪肖总男朋友后果了,一商议,赶紧去给人家开车开大门啊,可不料异像又生,两人刚跑到中途,肖总却是连车也没开,就那么和那人散步一样,步行着出了公司大门,惊得两人真是开始担心饭碗了……

……

……

“你可以开始了,时间不多,而且,我的兴趣也不大。”

肖凌雁如是道着,看了一眼表,她最终还是没有摁捺住心里的好奇,于是放弃了驾车离开,选择了像散步一样的安全方式。

对,很警惕,不过她并不惊慌,像无聊似的迈步走着,去向是镇中心繁华的地带。

仇笛似乎窥破了她的心思,保持着安全的距离道着:“我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记得刚接时,你告诉过我,有两次泄密事件,一次是酸脂材料,一次是记忆金属,是吗?”

“好像是。”肖凌雁随意道,显得心不在焉。

“郭菲菲窃密,肖云飞,也就是您的叔叔输出商业机密,成立自己控股的公司,这一点不需要置疑了,肯定是真的。”仇笛道,肖凌雁没有话,仇笛继续道着:“但另一件事,也就是钛镍合金记忆金属的泄密,您好像把时间搞错了,它应该在酸脂之前,而不是之后,我查过博士光的注册时间,比宝岛要早半年,投产时间可能更早。”

“你想告诉我什么?”肖凌雁无动于衷地问。

“想告诉你,另一桩泄密案的主谋,或者,另一个商业间谍是谁。”仇笛道。

“我打赌,你一定会搞错的。”肖凌雁道,此时,她警惕地回头看仇笛,仇笛一摊手道:“放心,没有录音,也不需要录音。”

“有没有都一个样。”肖凌雁不屑地道,当然不会相信。

“你是指,泄密的责任,此事之后会自然而然的归咎于肖云飞和郭菲菲?”仇笛问。

“事实好像如此,你辛辛苦苦抓到的间谍,难道现在想为他们开脱?”肖凌雁笑着问。

“不,他们罪有应得。”仇笛道。

“那就好。”肖凌雁瞥了眼,无所谓地道。

仇笛旋即又道着:“但并不足以致命,这种事的咨询过谢总,抓到郭菲菲仅能证明她窃密,即便肖云飞供认不讳,这种案的最终处理,会以赔偿为主,量刑为辅,而且多数是缓刑,当然,对于一个知名人士,没有比身败名裂再恐怖的事了……所以,我想对肖云飞的打击也是挺大的。”

“你刚才,他们罪有应得。”肖凌雁道,很凉薄地道。

“没错,可如果他们怙恶不悛是不是就不好办了?”仇笛道,肖凌雁肩头微微一耸,似乎这话像一根刺一样,刺到了她的痛点,她回头看看仇笛,平静而自信的表情,她道着:“继续,你可以尽情卖弄。”

“我是局外观棋,不算卖弄……但我作为局外人看到的是这样一种情况:肖云飞,家资不详,但冠上一个土豪的称号肯定错不了。可我看到的土豪却是这个样:穿着普通的劳动呢工装、吃的是青菜拌米饭、我去模具厂数次,老头都在工作,而且我还知道,他带出来的弟遍布本省模具行业,瞳明市面上很多产样式,都来自于他的设计。据,经他手制作的手工眼镜,能卖出上万的高价……”仇笛道,对于这样一位从未放下专业的老技工,他还是打心眼佩服的。

“你想什么?他是我叔叔,这些难道我不比你清楚?”肖凌雁道。

“我想的很明白,几十年如一日精雕细琢,会练出一个人多大的耐心、忍性以及承受力?到这种程还是粗茶淡饭,那身败名裂对他影响就不会很大了,无非还是这种生活状态而已?何况,他不会更差,即便宝岛全赔给你,他仍然可以从头开始……而且,我觉得他并不缺乏从头开始的勇气。”仇笛道,岁看大、七岁看老,而肖云飞这么一辈,很容易看出,这是个倔到死的老家伙,折可以,弯不行。

肖凌雁站定了,她咬着下嘴唇,轻啧了一声,这恰恰也是她最担心的地方,走到这一步才发现,骑虎难下的是她。

“肖广鹏给了你多少钱?”肖凌雁突然问。

“没有,我根本没法取信于他,他也无意要和你一争长短,我曾经有想法,试图拉他下水,不过被他拒绝了。”仇笛道。

“哦,这像他的没出息的风格。”肖凌雁道,慢慢地回头,瞥眼看仇笛,警惕地问着:“你……想教我怎么走出困境?我怎么觉得,你别有用心呢?”

“当然有,我正想把我的想法和思出售给你,可又怕你觉得我是在招摇幢骗。”仇笛笑笑道。

肖凌雁看着他,慢慢地笑了,就在仇笛觉得事情有转机的时候,不料这黑富肥瞬间变脸了,一摇头道:“可我对你的想法和思,一点兴趣也没有……对不起,你可以走了。”

“呵呵,你在试探我。”仇笛手指点点道:“你的兴趣很浓,而且警惕性很高,否则就不至于追得我东躲西藏了……那,我现在送上门了,你都不问问我知道了些什么?最起码我知道肖云飞绝对不会妥协,也不会和你庭外和解,不定还会反诉瞳明的问题……我这种人好对付,可对付肖云飞就难了,又是亲戚、又有钱、又有人脉……你确定,这么点事能把他打垮?”

肖凌雁奇也怪哉地看着仇笛,想拂袖而去,却是怎么也下不了决心,潜意识告诉她,这不是个好鸟,可他那些话又像有魔力一样,勾得她想听到下。

“不错,这句话值十块钱,明天到财务上领。”肖凌雁蓦地眉眼绽笑,开了个玩笑,信步前行。

仇笛跟着,随意道着:“那再给你十块钱的,有兴趣听吗?”

“有,不过今天是你的独角戏。”肖凌雁道,处处警惕着,生怕这些商业间谍做手脚。

“我懂……不过不需要你什么,或者证明什么,做一个听众就足够了。”仇笛道。

“好啊,我这个身份给你当听众,你的面也挣够了,可以继续了……”肖凌雁随意地道。

两人所去的方向去镇中心,走过了一段人迹不多的,渐渐的喧嚣在眼,这种环境却让肖凌雁多了几分安全感似的,慢慢地放松了。她不时地瞥着仇笛,以她看来,这家伙无非是想拿自己知道的东西换点真金白银而已,除此之外,可能再不会有其他高尚目的。

当然,也不排除他两头卖好,两手拿钱的事。

走了很远,仇笛却像在思考一般,一直没下,这时候肖凌雁反倒催上了:“嗨,怎么又不了?”

“不好启齿啊,想解决问题,就得先把问题搞清楚,所以,另一个‘间谍’的事,好像得放前面。”仇笛道。

“没问题,另一个是谁?有证据吗?直接报警抓起来。”肖凌雁道。

“你明知道,他在海外,没法抓的。”仇笛一摊手,为难地道。

肖凌雁促狭的表情一下僵住了,人愣在当地了,愕然不已地看着仇笛,仇笛笑吟吟看她时,她才省得失态了,一扭头不屑地道:“一派胡言……”

仇笛笑了笑,跟着她的步,此时却是不管她听不听,娓娓道来了:

“其实从一开始,我就觉得有问题,你既想找人帮手,又怕别人知道多,所以一直试图把哈曼调查人员抓在你的手里,甚至在我们做了出乎意料的事之后,你不惜把我们中的一位送进了公安分局……一方面唐瑛可能确实有表现不当的原因,但另一方面,你是不能容忍下面有人不按你的指示办事吧?”

肖凌雁没话,仇笛继续道着:

“你逼我们,我们干脆也撂挑走人,你追到了机场,那时候我觉得你不是惜才,而是确实急于解决公司的问题,谢总和我制定了一个打草惊蛇的计划,计划的中心意思是惊不动的,就是那条‘蛇’,在计划实施的时候,其实你露了好多马脚?”

“是吗,来看看。”肖凌雁不信地道。

“我们查到了你那个酒鬼叔叔肖晓辉,他骂娘了,你不在乎;查到了焦敬宽和肖广鹏,这两人把亲戚都搬出来了,你也不在乎;我们查到吴晓璇时,你却替她解释没事;就在我们搅和到技术楼,刺激了祝士平和周真伊之后,你悖然大怒了,让我们马上滚蛋。这个亲疏远近,再明白不过了。”仇笛道。

“这明什么了?”肖凌雁不解地问。

“明不了什么,但我在问祝士平知道我们干什么吗?他却根本就知道……而这事除了你不可能有人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您告诉他了?连吴晓璇也是,一见我们就很客气……完全不像不知情的样嘛,居然对怀疑他们是间谍一点惊讶都没有。”仇笛道。

肖凌雁身形顿了下,似乎有点郁闷了,可能在这上面指的招呼,起到反作用了。

仇笛见正主讷言了,他笑着继续道着:

“接着就是个峰回转,这绝对是一个意外,我们什么也没查出来,你又让我们滚蛋,传得沸沸扬扬都知道你丢了趟脸……这是真的,我们确实失利了,你也确实丢脸了,可能是真了,郭菲菲稀里糊涂撞到了你的枪口上,她居然去动了你的电脑……啧,于是整个计划,就会走上你设计的情节了。”

“不是你们设计的吗?”肖凌雁反问道。

“是,但我们设计的是饵,而不是情节……记得你那天表现的多么兴奋吗?那么神采飞扬。”仇笛道。

“有什么不对?”肖凌雁问。

“连点起码的震惊、惊愕、忿恨,一点都没有。”仇笛道。

“很奇怪嘛,大快人心,我为什么非要震惊、惊愕、仇恨?”肖凌雁扭过头来,刺激他。

“但你兴奋过头了,一直向警察解释,把这个意外成了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还你一直就没动这台电脑,就等着有人来偷东西……还有,桌下那台监控,是您要求让装上的,否则我们都不敢往那个部位装监控啊……还有,郭菲菲死活不开口,但您一出面,了些什么,她怎么就一下全面崩溃了?……这根本不是捉谍,您是根本就知道是谁,只是想让我们替您表演的更真实一些,是吗?”仇笛问。

“你是就是吧,你们的表演确实不错,证据确凿,我又能什么?”肖凌雁这次似乎有了心理准备,调侃道。

“是啊,凭心而论表演的确实不错,您为此付出的代价也不菲,一万……起来,就不给另外的一万,我们也是很划算的。”仇笛正色道。

“哦,没看出来,你肚里居然还装了颗良心?没错,我是没准备给你后续的一万,那是因为,我觉得给你们的已经足够了。”肖凌雁不客气地道,瞪着仇笛,这么不知足的货,怎么看怎么让她生气。

“我没过不够啊。”仇笛尴尬地道,肖凌雁一收质问的眼神,可不料仇笛又喷着:“但谁也不介意多要点嘛?生意还不就是这样。”

“呵呵……哈哈……”肖凌雁一下被气笑了,笑着没好气地问着:“所以,你们四处点火,搅得我们鸡飞狗跳?现在好了,我都不用命令焦敬宽,等他缓过这口气来,得把你们往死里追。”

“我敢干,就没怕他麻烦,这也是情非得已,我们其实本来怀疑在你的身边还有间谍,一直想挖出来,换点报酬的。”仇笛道。

“然后呢?”肖凌雁好奇地问。

“然后我发现没人在意另一个间谍,都习惯成自然地要把瞳明的问题归咎到肖云飞身上,于是我就想,其实急于找出他来还有更深的一层意思……那就是,掩盖另一个间谍的存在。”仇笛道。

“你指谁?”肖凌雁严肃地问。

“不是焦敬宽,他吃软饭都不利,水平不够;不是周真伊,他有心脏病,我们问句话都差点把他吓背过气去,干不了这么刺激的事;也不是那些技术员,胆量大到那个程的不多,就即便有,也未必能找到像福建博士这么个厂家要……其实我最怀疑的是祝士平,以为祝士平和吴晓璇合谋,从中捣鬼,可后来我发现这个想法是错误的,如果是他,你们又走得这么近,怎么可能毫无发觉,怎么可能人家厂都建起来了,市场都丢了那么多,你们却一直坐视而没有任何动作?甚至连李维庆和吴晓璇,都噤若寒蝉,不敢提及此事?”仇笛一连串地道,答案几乎呼之欲出了。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35章 处处是纷扰(2) 下一章: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37章 把酒为求教
热门: 无限群芳谱 缥缈·天咫卷 我遇见了我 梦想与疯狂 反派要谈恋爱了[穿书] 和影帝互粉那些年 悖论13 组织部长 穿书后我把反派弄哭了[娱乐圈] [综漫]学医救不了鬼杀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