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33章 夤夜将近晓

上一章: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32章 谍坑又坑谍 下一章: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34章 处处是纷扰(1)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这个……给您……”

于大洋紧张兮兮地,赶紧掏口袋,焦老板付过的订金,赶紧给退回来了,这气势汹汹来的,吓人呢。

焦敬宽没有接,盯着他,直盯得于大洋心里发毛,焦敬宽刚伸手,他不迭地哀求着:“老板,我真没说假话,他们确实到了高铁站……哎哟,我这倒霉催得,你们刚走,我就被人捂眼睛抢走钱包了,那天可是一路走回来的……真的,老板,要不就是他们故意作了个假像瞒您,我朋友是专业搞婚姻调查的,手机号追踪定位,准得很。”

焦敬宽蹲了下来,一蹲,惊得于大洋哎哟哟直捂脑袋,生怕挨揍,不料并没有发生想像中的被群殴,而是有什么东西在轻轻地敲他脑袋,他手露了一道缝,一看,瞬间眼睛发滞,直勾勾看着焦敬宽拍他脑袋的手……哦,是手里拿着一摞钱在砸他。

“老板,您这是……”于大洋觉得事情有转机了,可能是想错了。

“就这几个人……帮我找出来,你认识多少干这行的人,都拉上,找到一个给你一万,三个全找到,给你五万,怎么样?”焦敬宽道,一天毫无斩获,他知道,恐怕还得靠专业吃这碗饭的人。

于大洋眼睛转悠了不到一圈,已经点头了:“行!”

不过马上又觉得不对了:“可他们要不在江州怎么办?”

“肯定,不在江州就在萧山,要不就在临海镇,跑不了这几个地方,他们肯定不会走。”焦敬宽道,随意地把钱往于大洋身上一扔,于大洋一骨碌站起身来,吧儿狗似地点头哈腰在焦敬宽的身侧,他急速地道着:“据我分析,这三个有丰富的反追踪经验,可能是故意把咱们往高铁站引,让咱们误以为他们已经离开,如果还在的话,那就不限于江州市了,很可能在周边任何一个地方,一两个小时的车程,对谁都不是什么问题。”

“说这些我不懂,不管你怎么办,想办法给我刨出来。”焦敬宽道。

“成,您等我好消息吧。”于大洋拍着胸脯道。

手机响了,焦敬宽迈步就走,走了两步又回头,恶狠狠地威胁着:“铬铁头,找不着人,新账老账再一起算啊。”

“啊!?啊……成。”

于大洋愕然道,又赶紧点头,再想起一件事,也有人在查瞳明的人时,他及时的刹住车了,还没回味过来这其中的蹊跷,那些人已经乘车疾驰而去。

揍特么像梦一样,手里多了沉甸甸的一摞钱,于大洋坐回了车里,喜滋滋地把钱数了一遍,又看看焦敬宽提供的资料,照片是监控提取打印的,不甚清楚,可他认得出里面一位男生女相的,就是高铁站见过那位,肯定和抢他钱的是同伙,对此,他倒真不介意用最恶毒的方式报复一家伙。

但是,他脑子里想起了一个名字“秦淮艳姬”,这可是听风群里的群主,他为什么也在查瞳明的人,这其中会有什么联系?吃这行饭年头不短了,什么事能办,什么事不能办,什么事该怎么办,于大洋心里有数,焦敬宽这号老板的事,属于那种能办不能办都得办的,关键就看得怎么办了。

想了不久,手里钱的份量成功抵消了对危险的警惕,他联系着自己的狐朋狗友,在街头吃串串的、在迪吧摇头晃脑的、在路口等客上门拉生意的,不多久便汇了一群,直往电脑城后于大洋的电器修理铺集合了……

……

……

焦敬宽是被肖凌雁的电话叫走了,在高速上接到了人,貌似总裁很生气,后果很严重,理都没理吴晓璇和祝士平两人,乘车就走,一路阴着脸一言不发,直送回了家里。

等祝士平和吴晓璇回来,肖总刚刚吃完饭,焦敬宽还在门口等着,小声地问着怎么回事,什么事惹得肖总这么生气,吴晓璇把车上发现的监控一说,吓得焦敬宽不敢吭声了,刨人祖坟的事谁不忌讳,何况又是这么一位拥资亿万的大富姐。

“你们都进来。”房间里吼着。

几人轻手轻脚进了厅里,肖凌雁正坐在沙发上看一摞资料,摆摆打发了保姆,也没请几人坐下,很不客气地道着:“后天就开庭,你们今天开辆满是偷拍窃听的车去接我?生怕别人不知道我们是怎么打算的是吧?晓璇……肖广鹏请的那家律师?”

吴晓璇被这个问题问住了,大睁着眼,说不上来。

肖凌雁似乎知道他的水平,又问着祝士平道着:“士平,你跟我爸有些年了,模具厂的情况你也知道,要拿不回来,就等于我们输了;要拿回来,是个空壳子,也等于我们输了,那些技术员,什么态度?”

这个,恐怕也是个难点,肖云飞言传身教,有些甚至是跟了他十年以上的徒弟,那些人是什么身价祝士平清楚,从瞳明走出去随便一个模具厂都会开出不菲的薪酬,最难办的就是这些一技傍身的人,万一因为官司的事流失,那才是瞳明最大的损失。

祝士平清楚,肖总虽说口口声声不怕拖官司,可最怕的也就是拖官司,万一肖云飞不买账,死磕到底,再来个取保候审,出来再扯起大旗,怕是他这些弟子得应者云从了。

“怎么不说话了?”肖凌雁不悦地道。

“是这样,我找他们几个谈过话了,不过效果并不理想。”祝士平委婉地道,老厂长是个绵里针的性格,想把他揉坦了恐怕没那么容易,况且在这件事里,严格地讲,模具厂确实就是他一砖一瓦建起来的,那些本该由法律界定的产权事宜,已经被亲情搅得乱七八糟了。

肖凌雁扶扶额头,嘴唇翕动,咬了咬牙齿,又看上了焦敬宽,焦敬宽赶紧道着:“我这儿没事,您放心,不管出什么事,我都和您站一边。”

“哈曼那几个到底怎么回事?”肖凌雁问。

“我在市里不是那交了个……女朋友,就吃了顿饭,什么也没干,谁可知道让他们偷拍到了,他们就拿这个威胁我,问我什么福建博士的事,问祝经理是不是间谍之类的……”焦敬宽道着,简明扼要,把关键部分省略了,一看肖凌雁脸色不好,他赶紧声明着:“我是什么也没讲啊,回头我怕他们还留着我的照片有后患,就找了几个人,想收拾他们一顿给撵走……这个……”

初级阶段,没少干过撬人生意,打人捅铺面的事,不过肖总可是喝洋墨水回来的,焦敬宽适时住口了,生怕引起肖总反感,却不料肖凌雁轻蔑一笑道:“结果你不是对手。”

“啊对,那几个太损人,把我们的人揍了一顿不说,还把车轱辘扒了,差点引起车祸来。”焦敬宽瞠然道。

这正是所谓玩火不慎,引火烧身了,肖凌雁想了想道着:“那就多找点人,多想点办法,把他们找出来,两种方式,让他们不要出现,或者,在我能看到的地方面前出现……实在不行,你约约分局的朋友,让他们帮你找,不管怎么样,别让他们再来添乱……你去吧。”

肖凌雁挥挥手,焦敬宽领命而去,匆匆掩门走了。

屋里还尴尬地站着两位,肖凌雁看了眼,似乎没有发飚的力气了,挥手道着:“你们也去吧,准备一下开庭的上诉资料,你们就和李律师一起去吧。”

两人默默点头,心事重重地离开了。

落地就遇烦心事,不管是捋不清的家事,还是搞不懂的烂事,让肖凌雁心烦意乱,特别是坐的车里还有几处监控窃听,像一只毒虫一样噬咬着她,这些人在干什么?他们知道些什么?他们难道和肖广鹏有什么联系?或者还掌握了什么秘密?

想了很久,她在手机里找到了谢纪锋的电话,回拔了过去……

……

……

“什么?他们还在调查?”

“啊?给肖凌雁都装追踪窃听了?”

“啊?肖总要连我们一起告,告我们什么?”

“好好,我知道,我联系一下他们……”

唐瑛被谢总的电话惊得心慌意乱了,还好,正好堵车,被夹挟在前不见头,后不见尾的车流里,拔仇笛的电话,不通;拔管千娇的电话,不通……四人的电话都不通。

她急了,在Q上、微信上都留言了,用的是私下约定的信号,三根燃烧的羽毛,要求对方火速联系。

咦,刚发图片,对方就有回音了,是管千娇的网名秦淮艳姬,好奇地问:“怎么了,唐姐?”

“谢总刚才来电话,怎么你们还在查瞳明……”唐瑛飞速的按着手机,发了一段话,把追踪的事,把瞳明要告的事都急急地讲出来了。

还没讲完,蹭蹭蹭她的手机连续接到了数张照片,都是半裸的,海边,包小三和耿宝磊正可了使把仇笛往海里拖,还有几人吃饭的照片,正吃海鲜烧烤,屏幕时间是几个小时以前。最近的是刚才,管千娇的文字回复是:“我们在海边休假,肖凌雁犯神经了吧?你甭理她,她肯定又想找机会咱们叫回去白使唤……告诉她,把那一百万支票兑付了,我们就回帮忙去。”

咦?好像这个理由站得住脚,真不排除肖凌雁遇上麻烦想找哈曼人员解决的原因,这下子唐瑛稍稍放心了,问着近况,管千娇没说,又给唐瑛发来一张。

三张醉态可掬的脸,呶着嘴求吻状,显示在她的手机屏幕上,她蓦地笑了,回复道:“真想和你们一起去玩啊。”

“你放不开,所以就没有机会喽。”管千娇回复了一句。

这句话,让唐瑛怔了好久,她再联系时,对方已经没有回音了,估计是玩得兴起,顾不上她了。

此事,如是向谢总汇报以后,她鬼使神差地拿着手机,又翻看管千娇发来的几张照片,那些嬉戏的场景、那些作怪的表情、那无忧无虑的样子,真让她羡慕啊。

是啊,这充斥着雾霾的堵车地方,人像被困在牢笼里一样,你的一切挣扎都是徒劳的,因为眼前根本没有方向。

她看着手机,纤指一张,放大了屏幕上的照片,看着仇笛的脸,悄悄的,轻轻地,呶着嘴、促狭似地吻上去了,还好,有那么多胡思乱想可以打发这漫长的堵车时间……

……

……

管千娇的手机在互传着,仇笛没说话,耿宝磊说了,这传得真快啊,肖凌雁都尼马告状去了。

“猜得真准啊,我猜把肖总吓住了,肯定觉得咱们听到内幕了。”管千娇道。

“哎,这烧着的三根鸡毛,啥意思呢?”包小三晕晕地问。

“羽毛,你个草包。”管千娇斥道,夺走了手机。

“鸟毛啊,还不如鸡毛呢。”包小三道,管千娇生气了,揪着他,一杯啤酒直灌下去,喝得包小三呛了一鼻子,连连求饶她才作罢。

没错,还真是实实在在玩了,冬泳,看海洋馆、吃海鲜烧烤,玩得不亦乐乎,捎带着还刺激了肖总一把,许是玩得真是高兴,那希望的渺茫的一百万,倒不是心结了。

“嗨、嗨……别喝了,老板,把这件拿走……不喝了。”管千娇见仇笛又要提酒,她赶紧提醒着,她说了,喝多了我可抬不动你们,这的主要针对包小三,捎带仇笛,她威胁着:“现在正主可回来了啊,你们别晕三倒四地被人家包了饺子……不是我吓唬你啊,就肖凌雁的脾气,冲你威胁人家那几话,肯定跟你没完。”

“也是,得保持头脑清醒,不能喝啤酒了。”仇笛道,稍一清醒,他征询问着包小三道:“三儿,要不来瓶白的?”

“成。”包小三道。

管千娇一踢,生气地道:“成心气我是不是?信不信我现在就走。”

“嗨嗨……别走别走,不喝了,开玩笑呢,真不喝了,谁走你也不能走啊。”仇笛笑着拦道,耿宝磊凑着道:“那是,你是我们的眼睛啊。”

“呸,马屁精……娇是咱们的……”包小三醉意盎然道。

“什么?”管千娇杏眼圆睁,威胁着,知道这货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亲妹妹。”包小三赶紧道,躲过一劫了。

“说清楚,是亲妹妹,还是亲妹妹。”耿宝磊发音不同,歧义顿生。

“你确定是,你妹?”仇笛刺激道。

包小三脑袋迟钝反应稍慢,仇笛和耿宝磊吃吃直笑,气得管千娇直拍大腿哀叹着:“我的名节呐,将来就要毁在你们三个夯货身上……都别喝了啊,现在是该作决定的时候,仇笛,别跟我打马虎眼,我的态度你们清楚,为了钱咱们可以死不要脸,但不能铤而走险。”

“嗯,有道理,英雄所见略同。”耿宝磊道。

“就是,这话我喜欢,不过这好像不是不要脸能办了事,这把人惹透了,再见面就有冒险了。”包小三道。

管千娇一指三儿提醒着仇笛道:“瞧瞧,三儿都比你清醒,真不知道你想什么呢?”

“我在想打猎的事。”仇笛边吃边道着。

“打猎?”管千娇不解了。

“哎对了,仇哥,过年带我去你家玩呗。”包小三期待的求道,叫哥了,不过亲妹妹白了一眼,他不敢吭声了。

仇笛惯于用无关紧要的事说自己的想法,这点管千娇是知道的,果不其然,他拿着串枝比划道着:“打兔子得守田埂、打狼得走山腰、打山猪最好守河边,打野鸡找草丛就行了……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比如打山猪,开枪的机会不多,最好的一群人敲锣打鼓吆喝,把山猪吓出来,吓到开阔地,在露面的一刹那,这山猪有那么不到一秒钟的愣神功夫,这个时候,是开枪的最佳时机?”

“吹牛逼吧?你开过枪?”包小三不信了。

“我家枪被没收没几年,护林员是最迟收缴枪械的,我高中就亲手干死过一头山猪啊。”仇笛得意地道。

哇,好厉害,耿宝磊神往了,包小三被震惊了,他翻着眼珠补充着:“母猪是吧?”

管千娇噗哧一笑,仇笛揪着包小三耳朵,啪啪早上手了,求饶半天才放手,不过心境已被破坏,仇笛直接道着:“我意思就是说机会,时机一定要把握得准,早了猎物不到位,猎人未必能看清环境;迟了猎物肯定跑了,猎人要后悔莫及啊。”

“那现在是什么时机?”耿宝磊问。

“有点早,我还没看清,对方对咱们的反应有多么强烈。”仇笛道,他解释了,越强烈,说明此事的猫腻越大,告到谢总那儿可能是仅仅是个开始,如果他们很强烈,更强烈,就应该有更激烈的表现。

“咱们在这儿玩,怎么看到啊?”包小三问。

“下功夫找还找不到啊,咱们留的破绽太多了,刷过耿宝磊的卡、用三儿的名字租过车、还用我的电话联系过肖广鹏、只要下点功夫,肯定能找到这儿来。”仇笛道。

说到此处,众人面面相觑,被找上门可不是什么好事,看仇笛说得轻松,好像巴不得对方找不到似的,管千娇皱了皱眉头问着:“我有点明白你的意思,你是在通过此事试探肖凌雁的深浅?如果她对咱们持无所谓的态度,那意思就是……”

“没戏了,她要是根本不理会,咱们就较不上劲。也就甭想了,准备滚蛋吧。”仇笛道。

“那要是揪着不放,意思是……”耿宝磊想想,很不信地反问着:“咱们,和人家较劲?”

“对,就是这个意思,咱们是雾里看花,她是水中望月,反正都看不太清,我们想知道她的弱点在什么地方;而她,肯定也很想知道,我们究竟掌握了多少秘密,所以,不可能不较劲,因为她很自傲,根本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否则就不会最后那样调戏我们一场。”仇笛道。

“可咱们并没有掌握什么秘密?拿什么协迫他们?”管千娇道。

“已经掌握了,你还在犯什么傻?老谢说过,高明的间谍永远不会被抓住,但再高明的间谍也是人,而不是神,不可能一点痕迹没有,都到现在了,你居然不知道是谁?”仇笛瞪着眼,奇也怪哉地问。

管千娇、耿宝磊、包小三齐齐愕然,相觑良久,都没有想出是哪一位……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32章 谍坑又坑谍 下一章: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34章 处处是纷扰(1)
热门: 瞪谁谁变猫[综] 不好好收费就嫁入豪门 都市灵剑仙(都市阴阳师) 半脑 元帅又迈着小短腿拯救世界 银河帝国7:基地与地球 淑女之家 心理罪·画像 夫愁者联萌 良夫难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