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28章 临阵浑不怯

上一章: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27章 尔诈我亦奸 下一章: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29章 坑蒙与拐骗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咦?信号居然丢了?”

管千娇眼前的屏幕上,刚刚捕捉到的信号蓦地消失,一下子让她警觉了。

是焦敬宽的手机信号,老办法,是仇笛给的照片嵌入的木马病毒,一打开,那部手机后台会自动连结,可以读出对方的位置、通话记录等数据,如果信号丢失,一般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手机关闭,另一种就是:对方察觉了。

这种搞营销的人当然不可能换手机,管千娇觉得不对劲,匆匆一合电脑敲敲隔壁两间的房门,包小三、仇笛、耿宝磊三人居然没有一个在,刚刚吃饭回来这一转眼就不知道去什么地方,管千娇拔着电话,边问边下楼,果不其然,那三位兴致好的去街边喝啤酒吃烤串去了。

她骂了句,愤愤收了手机,刚出快捷酒店门,差点和几位匆匆进去的人撞上,她哎哟了一声被吓了一跳,不过抬眼时,要说的话全部咽回去了,进门的三位里有一位她认识,居然是瞳明的保安,三人进去,车上又有两人下来,来势汹汹的,管千娇不敢停留,她知道,这些市井混迹的人,能有一百种办法从前台套出几个入住客人房间。

她心下狂跳,走了几步又拐回来,看着那几位在总台问着什么,还亮着照片,她心下惊惧猝来,紧张的蹙着脚步,顺着墙跟溜了。

没错,肯定是找他们几人的,如果焦敬宽发现下午被狠狠骗了一回,不回头找麻烦才见鬼呢。她寻思,八成焦敬宽只是茶室里被忽悠住了,而来的时候早做准备了,没准让人直盯着仇笛找到了住处。

她飞快地跑着,电话叫着三人,跑出几百米,那三位迎回来了,惊声问着,管千娇气喘吁吁一说,惊得耿宝磊直打酒嗝,指着仇笛骂着:“我靠,都你干的好事,还给人家下套呢,人家什么时候给你下的套你都不知道。”

“我真没发现啊。”仇笛道,喝得有点醉意了,马上省悟着:“坏了,如果他派人跟着咱们,肯定看到你们往他车里做手脚了。”

“废话,他现在连手机也换了,肯定发现问题了。”管千娇道。

几人争着,包小三却是乐了,他插嘴道着:“看看,看看,幸亏我喊你们喝啤酒,要不真被人堵房间里胖揍一顿。”

“还顾得废话,赶紧跑吧,别和在屯兵样,咱们仨又被人揍成猪头了……哎,不对啊,咱们我行李可都在快捷酒店,那怎么办?”耿宝磊一下子凌乱了。

“等等……”仇笛远远地望着,此时刚过十九时,酒店进出的人员不少,远远地看到那辆商务车斜插在路牙上,房间在六层,这些人肯定堵过道里守株待兔了,原因自不用说,以焦敬宽在瞳明的身份,又是搞营销的,找几个人不管是收拾谁,那简直是太容易了。

仇笛片刻间拿定主意了,他揽着两人道着:“跑可不是办法,人家一次测出咱们的斤两来,咱们以后还怎么到临海去?”

“那你说怎么办?”包小三道。

“他知道咱们有问题了,那就不用装了呗,得来下狠的,让他们不敢撵在后面……”仇笛附耳教唆着两人,包小三一听乐了,耿宝磊不情愿了,又被仇笛和包小三拧着,直向那辆商务车摸去。

“去……放风去,人出来打声口哨。”仇笛撵着管千娇,管千娇翻了他两眼,还是不情愿地去了。

望风的一走,仇笛酒壮英雄胆一挥手,上。

就见得包小三捋着袖子,掏着口袋,钥匙环上别的小铁丝,蹭蹭蹭一捅,吧嗒,车门开了,他一拉门,耿宝磊爬进去,把车后工具箱搬了下来,千斤顶一架,蹭蹭蹭车离位了,套筒板手一插,包小三手里的一旋,哧啦啦那镙丝往外掉,小动作玩得那叫一个行云流水,仇笛站在车边帮忙,装得那叫一个殷勤,不知道,还以为车胎漏气了呢。

两人配合,看得耿宝磊大眼瞪小眼,他感叹着:“三儿,我现在相信你没吹牛,专业修车补胎也不过如此吧。”

肯定没吹牛,否则这轮扒得也太利索了,话音落时,包小三早把车轮搬下来了,他没拿走,只抓了一把镙帽,挥手一扔,扔到远处了,他拍拍手道着:“这有什么吹牛的,以前哥就靠这混饭呢……别说这种小车,六十吨的大货,我一个照扒不误……”

“走,进里面,一楼有花盆,摘几个仙人球,三楼有灭火器,摘下两个来……一会儿我到前面诱他们,你们到安全出口等着……”仇笛安排着,三个鱼贯而入,让管千娇守在外面,管千娇伸脖瞧瞧,又看看时间,简直叹为观止,不到一分钟,那辆车早成三轮支地了。

再回头时,那三位早上楼了,她一下觉得好像没什么可怕的了,反而奇怪地在想,要是焦敬宽知道这几位的来路,不知道他会不会后悔……

……

……

咚……咚……这间没人。

咚……咚……那间也没人。

五人凑一块,一下子懵了,当头一位揪着随从骂着:“焦总让你看着,人去哪儿了?”

“那不接你们么,这一眨眼功夫啊。”被揪着也说不清楚,他提醒道着:“好像他们还相跟了一女的,出门碰见的那个有点像。”

“嗨,你不早说?”当头的火了。

“我还没说,您带着人冲上来了。”盯梢地道。

“去你妈的,怎么说都是你有理了,办不了焦总的事,等着回去收拾你。”当头的踹了盯梢的一脚,生气了,众人劝着,有眼见明的道着,肯定是饭后出去了,没准一会儿就回来,反正庙在和尚肯定没跑。

一想也是,这么隐敝肯定还没有察觉,几人窝在甬道、门口等着,偶有宾客路过,一看个个眼光不善,赶紧躲着走,那几位等了一会儿,人没等来,倒被某间房间里的惊声尖叫吓了一跳,一听是一男一女在嗨皮,气得他咚咚擂门吼着:嗨,文明开房、礼貌叫床,吼什么吼。

一句把房间的吓住了,不料同来的人有人惊声喊出来了,他回身刚要斥,冷不丁看到了刚下电梯,懵然向他们走来的仇笛,这个人多次出入瞳明,保安是已经认准了,抬一指:“就是他!”

仇笛惊惊惶失措,拔腿就跑。那些人趿趿踏踏就追。

咣声,仇笛撞开安全出口的门奔出去了,跑得最快的两位接着就冲出来了,却不料叫声骤起,又哭爹喊娘地跑回来了,直拉着衣服前襟,像怀里揣了什么东西,一摸着了,哇呀呀,手被刺得乱喊疼。当头的一把把人推开,拉开门,可不料又是哧声白雾弥漫,他一下子眼不见物了。

耿宝磊拿着灭火器愣了下,没想到威力这么大,包小三却是趁机上前,一拉对方前襟,新摘的仙人球,嗖地给扔进怀里,那人扎得跳脚乱喊,又一位,抹了把脸要跑,仇笛追上去就是一脚,踹得五体投地,劈里叭拉老拳一招呼,逼问之下,果真是焦敬宽捣的鬼,他有点心烦意乱地踹开了人,叫着几人赶紧收拾东西离开。

直到四个打包出门,那几位还在哼哼叽叽,仙人球好看是好看,可揣进怀里就不好玩了,球拣出来,刺可还扎在身上,包小三促狭似地拍了两位,那俩吃痛的乱喊,连连求饶。

“回去给焦总打个招呼啊,我们有时间就去拜访他,听到了吗?”

仇笛威胁着其中貌似带头的一位,那人喏喏应声,他带着几人,顺着安全出口,飞快的下了楼,离开了这家快捷宾馆。

那几位可就不好过了,干粉迷了眼,好容易能看到了,身上又扎得疼了,找了半天才把细小的刺挑出来,酒店的保安来问,得,几个人有苦难言,啥也没说,直接扯呼,匆匆下楼,急急上车,蹭声开下了路面,加着油门就跑,可不刚跑几十米,那车毫无征兆的呼咚一声矮了半截,司机是狠踩刹车,拉了一道车印,斜斜地靠到了路牙边上,满车的人可吓出了一身冷汗。

“我操,谁尼马这么损,把车轮扒了。”

司机伸出脑袋来,正看到了还在往前滚的轮胎,他哭笑不得地喊着,急急跳下车,追着轮胎去了。

街角躲着看笑话的几位根本就没走,又折回来,大大方方的办了退房手续,直到办完准备换住处走,那位还是手忙脚乱,还没把轮胎追回来呢……

……

……

这个时候,焦敬宽其实就在市区,在一个他也说不清是什么的地方,电脑城后面,修理电器电动工具的一个铺面,进去就是各类的电子垃圾,铺面不大,不过他咨询行内的朋友时,都推荐这个地方,据说这位叫“铬铁头”的男子很专业,手机越狱、电子锁解码很有两把刷子,而且据说他只接熟人的生意,特别是那些外遇怕老婆发现、车震怕别人偷拍的事,他都能给你一揽子好建议。

进门人家就要走了手机,正挂在电脑上解析,此时正在焦总那辆宝马车里翻腾,椅下、储物格、地板皮、他拿了一个像安检一样的工具,几乎一寸一寸在查,看得焦敬宽倒是相信了几分。

嗯?有了,仪器,滴滴直叫,铬铁头伸着手,从椅子下抠出来了一个指甲盖大小的东西,放在瞠目结舌的焦敬宽眼前,他小心翼翼掰开,仔细看看道:“dxe拾音……发射距离六千米,老板,您把谁惹了,这是有人整你啊?”

“啊?”焦敬宽一愣道,他想起来了,下午带着人去会仇笛的,那位躲在暗处,汇报说有人动他的车,他就起疑了,他愕然地问着:“好像是下午放的,可我把车锁上了啊!?”

“你再锁一下试试。”那人提醒道,拍上了门,焦敬宽一摁车钥匙,灯亮,锁上了,而那位随手一开,却又拉开了,连试两次,都是显示正常,而门并没有锁上,那位笑着告诉他:“小伎俩,装个信号干扰器,就站到你的不远处,你觉得锁上了,你一离开,他们正好做手脚……锁防君子,不防小人啊。”

焦敬宽瞠然看着这位脑袋斑秃,其貌不扬的家伙,现在是真信民间有高手了,这位是,那几位也是,他追着这铬铁头回铺里,边走边问着:“那怎么办?我可能有事已经被他们挖到了。”

“那我就没办法了,我这儿只能亡羊补牢,能保证你以后不被窃听偷拍,可保证不了给你挽回损失。”铬铁头到,回了铺面里,坐到了电脑旁边,一看屏幕,惊声咦了一声。

这是尝试性的查找,焦敬宽紧张地问:“手机也有问题?”

“有,有一部分设备连接过三次……嗯,你下载什么app了,还是有什么号码给你发过个连接、图片、或者新游戏什么的?”铬铁头道。

啪吧,焦敬宽气得一拍额头道着:“下午他给了我一个内存卡,里面有照片,我打开看了看。”

“那就没办法了,你这部手机就等于别人的了,通讯录、通话记录,全部打包不过几百k的小文件,打到gps找你的定位,也不过几秒时间,现在稍懂点黑客程序的人都能办到。”铬铁头道,摘下了焦敬宽的手机,同情地看了一眼。

“那我怎么办?”焦敬宽心有余悸的请教了。

这时候,生意就到桌上了,铬铁头拿着几样东西,防干扰嚣,像个电子狗,能放车里;防窃听的器,像个充电宝,带蜂鸣装置,给焦敬宽的建议是,把办公和住处最好全部清理一遍。

钱不是问题,焦敬宽大方的付款了,可问题上,这鸟气实在难咽下去,手机作了备份,重新刷机之后,他第一个电话就是打给派出去的人,那是请了保安公司几个干私活的,目的很简单,揍一顿,撵走。

“啊?你们五个人,弄不过三个人?还被人家打了?什么什么?车轮也被卸了……哎我说,你们连自己都顾不住,还吹得帮人摆平事?嗨哟……就这还想医药费,滚蛋!”

焦敬宽愤然挂了电话,没想到精心布置的,最终是这么一个收场,骂完,他突然发现,铬铁头这位男子好奇地盯着他,他烦燥地道着:“没办法,现在找个办事得力的真不容易。”

“看得出,您应该遇上很专业的了。”铬铁头笑着道。

焦敬宽点点头道:“嗯,还真很专业。”

“您认识?”铬铁头问,话一出口又似乎觉得不合适,他摆摆手道:“哦,我没有打听您隐私的意思,只是觉得奇怪,这种人一般不会和你照面的。”

“照面都照过,就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焦敬宽道,本想把这些人撵走拉倒,毕竟他也怕那些人手里还有备份,可谁料这事是越搅越糊。

“照过面也同样办法,谁也不会承认谁干了这种事,就报警也不行,警察不会管这些鸡毛禁蒜皮,而且很难找到证据的小事……不瞒您说,现在别说专业人士,就业余人士,那懂间谍装备的也多了,光偷拍器材就有一百多种,防不胜防呐。”铬铁头道,形势分析得很严峻,最起码他从焦敬宽的皱眉深度上能看出来。

焦敬宽心烦意乱地来回走了几圈,回头终还是请教上这位了,他把情况大致给这位“专业人士”讲了一通,现在烦得他已经不敢投鼠忌器了……

……

……

“他应该是找到你们放的东西了。”

管千娇如是道,车上的信号也丢了。

四人匆匆换到了汉庭商务酒店,差了大半个城区,暂时安全了,不过猝来的事还是让几人心有余悸,这是偶而占到先机了,如果真被堵到了房间里,恐怕结果就会是另外一个样子了。

“那货怎么一下子变精明了?”包小三问道。

“不是变精明了,是对仇笛起疑心了呗,那个生意人也不是傻瓜,能不防一手?”耿宝磊道。

管千娇判断着:“那他应该是找到行内的人了,而且水平不错,同时找到了车里的窃听和手机的程序,接下来,我们的眼睛又要盲了。”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刚有点进展,又打回原形了,让几人很是懊丧,仇笛在房间里一遍一遍走着,几次听得众人讨论驻足沉思,可片刻又否定了一闪而过的想法,继续踱步。其他人也理解,这个时候,恐怕是老虎吃天,无处下口,那个貌似巨无霸的大企业,已经露过面的诸人,还真没有办法再混进去,更别说,解决和肖凌雁之间那件不同层面上的事了。

“各个击破吧,焦敬宽虽然警觉,也发现了,但他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讲不出,我觉得我们还是可以继续的,还有一个外人可能知道点情况,这个人有点特殊,我们前期在她身上什么也没有发现,可却是出事迅速走到了核心的位置,看来她并不像我们想像的,可有可无的一位……”

仇笛说着理由,这个新目标大家都知道:吴晓璇。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27章 尔诈我亦奸 下一章: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29章 坑蒙与拐骗
热门: 无限轮回 纨绔才子 从学霸开始 第十二张牌 上川下江 星际暴君的逃婚男后 诡案笔录之诅咒 伏天剑尊 除我以外全员非人 国学学霸的成神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