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25章 迈步从头越

上一章: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24章 不仁好为富 下一章: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26章 家小犹见怜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你……你太无耻了。”耿宝磊痛斥道。

“你特么就知道兑不了,让我们出洋相去!?”包小三愤怒了。

“卑鄙。”耿宝磊踹了一脚。

“气死我了,我掐死这孙子。”包小三勒着仇笛。

两人终于找到发泄的出处了,摁着奸笑的仇笛拳打脚踢,这两人的气急败坏,把仇笛逗得笑不拢嘴,他越是开心,那俩的怒意越盛,直到包小三使劲摁住,教唆耿宝磊扒裤子,仇笛这才急了,挣扎着从床上滚下来,推开耿宝磊道着:“等等,行了行了,发泄一下就行了,再说这事不赖我啊,人家不付,又不是我不付你们。”

“你根本就知道,不早提醒?”耿宝磊愤然道。

“我不是那个……不想打击你们的财迷心窍么?”仇笛笑了,他道着,尼马找人签字也不看鉴章,你怨谁来着,那就是根本没准备付,你查不出来,不用付,你查出来,郭菲菲的鉴章就在上面,你根本兑付不了。

说到这会,耿宝磊恍然大悟了,惊声问着:“那这意思是,肖凌雁根本就知道郭菲菲有问题?”

“那你以为人家傻啊,只是苦于找不到机会,才借咱们的手。”仇笛道。

好像是这样,包小三愣了,凛然问着:“那意思是,借咱们的手,把他叔叔也搞定了?”

“对,你终于聪明了。”仇笛道。

聪明了,可就郁闷了,有种被算计了的感觉,敢情人家那一掷千金,值得很,耿宝磊瞠然喃喃道着,这要是逼他叔出让股权,那可赚大了,而且目前这形势,如果不出让,泄密案坚持对簿公堂,恐怕也要把肖云飞赔得一塌糊涂,里算外算,无赔有赚啊。

“至于么?就为了坑他叔一家伙?”包小三有点接受不了。

“让你挣一个亿,你连你爹都坑,信不?”仇笛道。

包小三瞬间双手一掐,摁仇笛,边摁边骂着,明知道老子禁不起诱惑,还拿这个考验我。

三人打闹着,门外咚咚响了,管千娇喊着,三个都出来,谢总房间。

最后的准备返程了,三个人出了房间,管千娇在谢总的门口等着,这三位衣冠不整的次弟进门,她哧声笑了,挖苦着:“哟,这是没捞到钱,互相发泄了?”

“少叽歪,惹急了拿你发泄。”仇笛故做恶狠狠的表情吓唬管千娇,管千娇惊得双手直捂脸害怕状,他一得意,却不料管千娇蓦地伸手狠狠拧了他一把,一扭身蹿过去躲到唐瑛背后了。

仇笛一呲牙咧嘴,包小三乐了,直抚肚子道着:“哎哟,有人难受,我这气顺多了。”

“我给你揉揉。”耿宝磊关怀道,不过下一句不好听了,他坏笑着道:“仇笛,你这叫活该啊。”

看样子都不待见他,就谢纪锋都有点惊讶,仇笛对肖凌雁的反应猜测得几乎一毫不差,连他也以为,肖总这么大身家不会在乎这答应的一百万的,可孰料事实与想像恰恰相反,这张无法兑付的支票,给大家带来的失望比想像中还要大。

众人落座,谢纪锋道着:“……可能这事情也就这样了,按照正常的合约,我们无话可说啊,款项结清,报告签字,履约完成……至于人家答应的另外这一百万,准确的讲应该是这张支票,人家也签了,所以,咱们还是无话可说,诸位有什么看法?”

“胳膊扭不过大腿,好歹还挣了一百万,算了,就这样吧,还能怎么样。”管千娇道,唐瑛笑了笑道着:“其实没必要郁闷,初到临海的时候,一百万的标的我都觉得可望不可及,……到今天才28天,完成的已经超乎预期了。”

“可我为什么觉得,特么滴就是有点堵啊。”包小三愤然道。

“看来肖总没咱们想的那么大度,半夜跳进人家里的事,那,报复来了。”耿宝磊道。

“可能有这种心态,但不完全是这种心态。”仇笛道着:“不是所有的有钱人都那么任性啊,钱当卫生纸扔,他们为什么能成有钱人,那是因为,他们比普通人更会算计……所以,数来数去,我们能拿到最初的一百万,已经是相当不错了。”

“看来他是根本就知道郭菲菲有问题,只是借我们的手除掉而已。”耿宝磊道,什么都是虚的,真正的股权之争才是真的,家族生意永远离不开这条主线。

“还有一种可能。”谢纪锋欠欠身子道着:“她不是抓不到,而是她抓到、或者她说出来,很难孚众,所以有必要找一个行内知名的专业公司,做得别人哑口无言,那,现在就是了,我们找到了证据确凿,警察立案侦查,她从容地把主动权拿回到自己手里了……一百万,这代价还真不大。”

谢纪锋说着,怎么说也对肖凌雁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不过这种认识饱含着无奈的成份,事情未明,也许哈曼有点主动权,可现在,恐怕主动权也回到肖凌雁手中了。

“所以……我们……”唐瑛看看诸位,安慰道着:“还是知足常乐吧,毕竟商务调查,就接到一百万的单子也不常见。”

管千娇耸耸肩,只能如此了,包小三和耿宝磊就郁闷,也只能认命了,她看向仇笛,好奇地问着:“仇笛,你说呢?”

“我能说什么,不但是个口头约定,而且人家也没违约。”仇笛道。

看来这是最好的结果了,谢纪锋安慰着众人道:“那就好,事情往好处想,毕竟人家付了我们一百万,除了设备和其他开支,大家赚得也不少了……加上瞳明科技将进入我们服务的名录里,会大大提高我们公司的行内人眼中的身价,说起来,确实超过最初的预期……烦心事就不要想了,大家收拾一下东西,明天回京,你们各自安排一下自己的行程,唐瑛你帮大家订一下机票,晚上,我请客。”

谢纪锋手一挥,权作结束感言了,话音刚落,包小三耷拉着脑袋起身就走,谁也懒得理会,耿宝磊追问着:“嗨,你有什么东西收拾的?”

“我找个厕所哭会去,别喊我啊。”包小三郁闷地道,那一百万可都想好了,攒着当老婆本呢,眨眼没了,可不比丢了老婆还让人难过。

“我也去吧。吃饭再喊我啊。”耿宝磊跟着包小三去了。

管千娇翻了两货一眼,喃喃道着:“这俩真行,吃饭和厕所都能联系到一块讲。”

说得仇笛喷笑了,管千娇却是回房忙着收拾东西了,仇笛看了谢纪锋和唐瑛一眼,这才省得他坐在谢总房间里像个电灯泡一样,赶紧起身,脸上稍显不自然地走了,这一走,唐瑛莫名地觉得尴尬了,也告辞离开的房间。

谢纪锋笑了笑,旋即也同样有点失落,即便他能接受这个高于预期的结果,还是觉得有点失望,不单单是钱的问题,商务调查本身就是个智力游戏,而这一次游戏,赢家不是他,反而有一种被捉弄的感觉……

……

……

仇笛是午睡的时候被一阵敲门声惊醒的,不过等他睁开眼看时间,已经是下午17点多了,迷迷糊糊起身开门,却赫然发现门口婷婷玉立着一位佳人,白衣胜雪、长靴火红,一身休闲靓装的唐瑛站在门口,他眼睛滞了滞,一下没明白什么个状况。

“吃饭了?”仇笛懵然问。

“还早呢。”唐瑛笑着道。

“哦,那你这是……”仇笛好奇地问。

“饭前放松时间,不想出去逛逛?”唐瑛邀着。

“哦,那等下。”仇笛道,把人请进了房间,进卫生间匆匆抹了把脸,披上了外套,边走边问着:“他们呢?”

“他们陪另一位美女逛街去了。”唐瑛道。

“是该放松下了,哎对了,晚上吃什么?”仇笛又问。

“谢总说一会儿打电话叫我们,这个你就别操心了,谢总可是个美食家,大江南北快吃遍了,每到一地,有特色的美食,他一准能找出来。”唐瑛道。

仇笛笑了笑,自问还达不到老谢的生活水平,两人踱步进了电梯,这时候才发现唐瑛的这么个装扮,仿佛一下子变了个人一样,头发随意挽着,袖子随意别着,浑然不似平时正装那么严肃的样子。唐瑛发现仇笛的眼光了,她一伸臂笑着问:“在武汉挑的,怎么样?”

“挺好。”仇笛道。

“哇,你这样赞美也太苍白了吧?”唐瑛似乎不太满意。

“那没办法,实在是因为我的审美太苍白,不过确实挺好看,随意永远比刻意漂亮。”仇笛道。

“嗯,这句不错,我喜欢。”唐瑛点点头,认可了。

下了电梯,出了门厅,南方冬季特有潮冷扑面而来,让两人感觉微微地不适,仇笛拎了拎领子,指示着北门路的方向,那儿就是镇上最繁华的地段,要找美食,他估计谢纪锋肯定会摸到那儿的久玖美食。

唐瑛像是心不在焉地跟着,漫无目标地走着,两人之间仿佛总有一层去不掉的尴尬隔阂一般,路长话少,语言也开始苍白了,哪儿人?哪儿上的学?京城漂了几年了?等等诸如此类的。

终于还是唐瑛憋不住了,瞅了空直接问着:“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成见?”

“有吗?”仇笛愣了下,就有也不能说啊。

“你说呢?我是以职场黑脸出现的,你们在屯兵的时候,我仍然是扮演着黑脸的角色,其实,我挺担心你们的,第一次从事这个行业,又是在远离都市的塞外,知道你们被人打了,我做了一晚上噩梦,仿佛这坏事是我做的一样……啧……”唐瑛有点难堪地道着,对此,她没有选择。

“呵呵,这些嘛,都过去了还提它干什么,咱们都是外面漂的,对这种事都有心理准备。这都不算最坏的……嗯,我记得刚到京城的时候,租房子,在一家中介交了一千块订金,然后那黑中介真特么损,带我看了两处房子不满意,嗨,我想退钱,他不给退,我说你给我写的押金条啊,这白纸黑字的,你得退,他说你拿出来看看,我写的什么……你猜发生什么事了?”仇笛转移着话题道。

“合同陷阱?”唐瑛脱口而出。

“比那个还低级,我拿出来,他夺过来蹭蹭就撕了……哎哟,把我给气得呀,照他鼻梁就干了一拳。”仇笛笑着道。

“哟,那要惹祸了。”唐瑛道。

“可不,把我给弄到派出所了,一看我是外地来京人员,警察都斜着眼瞟你,最后和解了一下,我认识错误,钱也不退了,就当医药费了。”仇笛无奈地道,自从走进社会,很多事就是在逼着人学会无耻、学会奸诈。

然后变得世故了、圆滑了,所以很多事就见怪不怪了,唐瑛笑着道着:“那就好,理解万岁了,不过,我得好好谢谢你们,我进这一行很多年,一直不得门径而入,一直搞不清楚商务调查公司那些同事每单几万几万的提成从何而来……没想到第一次接触,就被幸运女神砸到脑袋了。”

“屯兵的事真不是幸运,有人上位就要有人被踩在脚下,有人庆幸,就要有人倒霉,严格地讲,就华鑫也不是什么好鸟,要是没有屯兵的鹏程,他们就是屯兵的鹏程。”仇笛道,虽说商人逐利,天经地义,但大多数商人已经能达到不仁不义的水平了。

“呵呵,好像,这次也是……好像,咱们也是!?”唐瑛笑着道,她看仇笛凝重的脸色,好奇地问着:“这是不是你一直对这个行业反感的原因?”

“有反感的情绪,不代表你就有拒绝的能力啊,谁愿意看到老板摆着臭脸色还得给人打工,不得吃饭吗?肚子问题解决不了,怎么考虑面子问题。”仇笛道。

唐瑛笑了笑,直道着:“相比而言,谢总算不错的一位了。”

“嗯,勉强吧。”仇笛兴味索然地道。

无意提及谢总,唐瑛就有点后悔了,那个当员工的也不可能对老板没有怨念,何况仇笛这么特立独行的一位,她侧头时,仇笛已经前行了两步,一下子让她欲言又止了,明显地感觉两人到达到心领神会的交流水平很难。

“嗨,等等我啊,跑这么快干吗?”唐瑛追上了他。

“哦,对不起……习惯了。”仇笛道。

“是不是和我说话比较累?”唐瑛问。

“还真有点,其实我更喜欢和包小三的说话方式。不用经过大脑。”仇笛笑着道。

“这个我相信,宝磊也快被你们带坏了,原来有点娘娘腔,现在还不如原来,痞子腔重多了。”唐瑛道。

“人总是不断在变的,十年后看现在可能会觉得很傻,说不定都用不了十年……噢,你的电话响了。”仇笛提醒着,唐瑛摸着手机接着,却是吃饭的邀约来了,果如仇笛所料,正在久玖美食,而此时,两人已经走到了离久玖美食不远的地方,能看到那个偌大的招牌。

包小三和耿宝磊早等在门口了,一见到仇笛,一个拉、一个拽,状极亲密,那无间的样子甚至让唐瑛都有点嫉妒了,她突然想到,自己戴着的这副清高的假面具,并不是换一身装束就可以改头换面的。

最后一宴,酩酊而醉,三位酒后放浪形骸的厉害,还是谢纪锋打车把三位接回去的。

……

……

次日,一路急行到了萧山机场,四人送谢纪锋和唐瑛回京,他们不乘航班了,想坐火车慢悠悠地沿路欣赏风景,说白了就是想一路玩回去,都不属于哈曼公司的正式员工,谢纪锋只能听之任之了。

仇笛搬了箱特产,管千娇提了点水果,恭送着二人过安检,将过时谢纪锋拍拍仇笛的肩膀,语气很欣赏地道着:“回京来找我,或者到香河县……我还真想和你好好聊聊。”

“没问题。”仇笛答应了。

包小三还没说话,谢纪锋一指他道:“钱今天就到账,放心,我还真舍不得亏待你。”

“谢谢谢总。”包小三乐滋滋地道。

“宝磊,和仇笛一起来啊,不去公司,咱们可以在外面常聚聚。”谢纪锋抚过耿宝磊的肩膀道,耿宝磊兴然答应,管千娇自不用说了,四人殷殷道别,挥着手,消失在安检门后,不过唐瑛好纳闷了,这几个人真是说变就变,昨天还郁闷得要哭昏在厕所里,今天倒喜气洋洋了。

也罢,好歹这单每人也赚十万,说起来是个不小的数目了。她如是想到,压住了心里的一丝怀疑。

人一走,四个很自然地目光相触了,仇笛一摆头,小团队加快步子,往候机厅走,虽然背着行李,可并没有离开的意思……哦,敢情私下商量好了。

出了门仇笛就问着:“设备还在?”

“肖广鹏身上的还在,另外其他我也没寄回去……仇笛,你确定,还要继续干下去?”管千娇追问着。

“那当然,往下走,还有机会,做成了没准能捞点,做不成,就当游玩了,不要有心理压力。”仇笛道,包小三凑上来问着:“可没委托,你查什么间谍啊?就查到谁给钱?”

“肖凌雁呗……哎那张支票呢。”仇笛追问着,从包小三手里拿到那张无法兑付的支票,耿宝磊看他这么慎重,好奇地挖苦着:“我怎么觉得就没机会呢?再问肖凌雁要钱!?还不如找头驴把你脑袋踢几下呢。”

“哎对了,她根本不在临海了,昨天好像说了,她飞武汉和宝岛光学公司交涉了。”包小三想起来了,去的时候,人家正准备走。

“不在正好办事,由暗转明,再由明转暗,没人知道咱们,没有在意咱们,接下的事就好办了。”仇笛风风火火地走着,向机场大巴售票处奔去。

这回不光包小三,就管千娇也该着挠脑袋了,怎么就没有看到机会呢,管千娇小声问着:“你们觉得可能吗?”

耿宝磊和包小三凛然地,齐齐摇头。

“不可能,你们乱答应什么?我连高铁票也退了。”管千娇怒了。

“没答应啊,他对我说,你们俩留下来,问我呢,我当然留下来了。”包小三道,耿宝磊一拍脑袋附合着:“他也是这么对我说的,他说有办法兑支票,还让我别声张。我还以为你们商量好了。”

管千娇愣了,张口结舌,包小三和耿宝磊都看出来了,管千娇也是被同一句话忽悠着留下来的,三人瞠然看着排队买票的仇笛,哭笑不得了……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24章 不仁好为富 下一章: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26章 家小犹见怜
热门: 棚屋 国画 网恋翻车指南 大戏骨 浩荡 交手 寻找前世之旅续集 骗局 全修真界都把我当团宠[穿书] 边缘人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