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19章 借威亦嚣张

上一章: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18章 沉疴不堪伤 下一章: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20章 真相本荒唐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绵绵的冬雨一下就是三天,天气和人的心情一样,怎么也畅亮不起来。

管千娇伸臂打着哈欠,那种习惯性的疲惫又开始了,埋没在多头乱绪的疑似线索里,要分别真伪可没那么容易,几天的阴雨天气,她开始怀念屯兵的塞外生活了,那地方真好,想见个阴天都难,而且,和那三位夯货在一起,可没有现在这么沉闷以及疲累。

哈欠会传染的,她一哈欠,唐瑛接着打,然后两人相视,不对呀,这才上午十一点多,怎么就累了?

“原来跑外的生活这么难啊,我算是领教了。”唐瑛感慨道,习惯了朝九晚五,很难适应管千娇这号吃睡都不定时的没规律生活。

“以前没这么难,搜集情报好歹你知道目标在哪儿,顶多是难在怎么下手的问题,可现在的问题是,没目标啊。”管千娇慵懒地道。

“你说可能是谁呢?我可看遍了,现在看谁也像,但同时看谁,也不像。”唐瑛道,管千娇看美女疲惫成这样,素颜乱发的,梳妆都不说了,逗得她吃吃直笑。唐瑛无所谓地拢拢头发,突然想起这个团队首战来了,她好奇地问着:“哎,千娇,在屯兵,你们把华鑫和飓风派的商务调查都刨出来了,怎么办到的?”

一想这个来,管千娇就想笑,她说这个真不难,屯兵镇才多少人口,偷拍的地方太容易找了,不过是守株待兔而已,至于潜入华鑫的那位女秘书,她是心急自己暴露了,直接被祁连宝吓跑了,要是人家胆子稍大一点,不跑不怕,没准都不敢把人家当间谍,毕竟这事谁可能亲自承认?

“可华鑫那个,不是自己认了么?怎么做到的?”唐瑛好奇地问。

管千娇瞪了半天,唐瑛愕然回看着,半晌管千娇低头,小声告诉她“刑讯”经过,唐瑛听得凛然一脸,尔后哈哈大笑,拍得桌子嘭嘭直响,那真叫个异想天开的主意,估计也就山里出来的仇笛能想出这种馊主意来。

正笑着,敲门声起,把谢纪锋惊动了,管千娇起身开门,谢纪锋进来好奇地问着:“怎么了?有消息了?”

“没有没有,我正和唐姐说笑话。”管千娇笑着道。

“哦,什么笑话,说来我听听。”谢纪锋进来了,随手闭着门,这几天他也是深居简出的,多数时间都用在读书、看新闻上,在两位女人看来,这是个很无趣的人,管千娇搪塞过去了,谢纪锋随意看了看已经成形的监控系统,颇为得意神情很浓。

“内网没卡吧?”

“没有,我有授权码,可以远程登陆,每天的日志我都分析,除了他们技术部门物理隔离的网络,其他计算干什么,我都能看到。”

“个人通讯呢?”

“没人发觉,我很小心,都在凌晨四点左右操作,仅读他们的通话记录和位置信息,除非他们直接恢复出厂设置,否则,他们发现不了手机里的木马。”

“位置有异常么?”

“暂时没有,他们的交际圈子都很窄,而且大多数防范意识不强,没人发现金属出入牌上的问题。”

谢纪锋草草一问,管千娇流利作答,唐瑛听得直皱眉头,倒不是介意这种事,而是很介意,这种事都做了,居然还没有见任何进展。

“哎谢总……”唐瑛叫住了要起身的谢纪锋,直问着:“从那儿开始啊,一下子把网都撒开了,一共也就这么多人。”

“是不是看上去都像,但一琢磨,又都不像?”谢纪锋笑着问。

唐瑛被说中心事了,点点头。

“仇笛的意思是,让他们都动起来,只会动起来,才能找到破绽,否则人家深藏不露,咱们也无计可施啊。”谢纪锋道。

“还有个问题,那个潜藏的间谍,如果得手后已经离开呢?毕竟这种人,他们自己也知道危险所在吧?”唐瑛问。

谢纪锋一摆头示意管千娇:“告诉她。”

管千娇侧头提示着:“这个查过了,泄密事件后到现在为止,技术和中层管理人员,没有一个离职的,即便有,肖凌雁也不放人的,而他们这些人也清楚,谁要走了,就等于带着嫌疑走了,所以谁也没走。就即便非要走,他们也得掂量掂量,这么大个公司要追查一个人,是不是暂且不说,反正你想过正常人生活恐怕是不可能了。”

也是,唐瑛知道这些财大气粗的民营企业,能干出什么事来。她已经体验过了。

“谢总,好像您的饵不太起作用啊。”管千娇提问了,数着数个发现,所有的发现都显示正常,似乎没有人对借肖凌雁之口宣布的几条消息感兴趣。

“这么简单就被你抓到,那你会很没成就感的。仇笛他们的想法是内外联动,内部让他们蠢蠢欲动,外部让他们不得不动,这个想法很好,只是做起来有点难。”谢纪锋道,他有点怀疑那三位,怎么和那些身家不菲的土豪打交道,完全不是一个层次嘛。

“您可小心点啊,他们一出手,准捅娄子。”管千娇提醒道。

“他们是肖总的保镖,和我有什么关系。”谢纪锋笑着,要出去了。

“什么时候开始啊?”唐瑛追问了一句。

“已经开始了,你以为他们能闲得住啊。”谢纪锋道了句,掩门而去。

这回该着唐瑛和管千娇瞪眼了,管千娇气愤地道着,这三个二货,居然跨过我了。唐瑛唆导着,看看他们在干什么?

这个难不倒管千娇,她输着仇笛和包小三的位置信息,片刻就搜索到了,居然到市区去了,寻址显示,在江南STYLE美食城附近,还以为他们去吃了,谁可知道,在他们不远处就有一个被监视的目标:焦敬宽。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到一块了。”唐瑛愕然道,这那是暗中监视,简直是恨不得不曝光嘛。

“我好像明白了,他们是要打草惊蛇,然后让人人自危……就像在山里打野鸡一样,他们也不知道草丛里有没有,架好驽,嗖扔块石头,有飞起来,嗖一声就被他们逮到了。”管千娇得意地道,似乎窥到了仇笛的想法让她很兴奋,罗嗦好大一会儿,回头看唐瑛时,唐瑛却像看没见过的野鸡一样看着她,她小傲娇地对唐瑛道着:

“我就不多解释了,说了你也不懂,等着看有人鸡飞狗跳吧。”

……

……

此时此刻,焦敬宽正坐在STYLE临窗的位置,捻着一只玫瑰,和一位染发的美女在喁喁私语,这是个情侣座,吊篮、红酒、印像派风格的装饰,很有小资情调的。

女的问:你好长时间都不来看人家,忙什么呢?

男的说:这才几天?一周都不到?公司忙呗。

女的嘟嘴了,不悦了:给个有创意借口好不好?你能忙成那样,电话都没来一个。

男的哄了:真忙,年底出货有任务指标的,这不好容易抽时间才出来。

女的有点生气了:那你答应的事呢?

男的懵了,想不起那一件来了,是结婚?还是钻戒?还是换车的事?他搪塞着:别仅限于我答应的事啊,你说吧,今天有什么事我全给你办了……

这勉强搏到了佳人一笑,焦敬宽趁机啄吻了美女一下,两人黏乎着,不经意那美女看到了窗外,紧张地一哆嗦,指着警示焦敬宽道:那儿有人偷拍,那儿,在你车后。

正说着,焦敬宽像见到鬼一样,惊愕地看了几眼,匆匆奔下去了。

没错,耿宝磊正在偷拍,包小三和仇笛倚着街树,背对面饭店门,几人站在焦敬宽那辆宝马车不远,像是寻址盯梢来了。

“焦敬宽,32岁……EMBA工商学毕业,好像很拽啊。”耿宝磊收着相机,看着拍到了那位帅哥,汉奸头、小白脸、很帅气的一位,再加上人家这身家,还有这车,恐怕是花丛纵意,花天酒地,真个是羡煞人也。他回头问着两位:“你们看像间谍么?他是富二代里的,在公司没有股权的几位之一,如果要捞更多,那就有动机了。”

“像。”包小三道。

“试试……见机行事,他来了。”仇笛瞥眼瞧到了。

只待焦敬宽走得很近,耿宝磊才佯做发觉,掉头要走,焦敬宽怒火中烧地追上来了,拦着他,耿宝磊没吭声,笑着指指他身后,焦帅哥一回头,发现两位北方大汉杵着,一下子胆虚了。

“胡搞是不是?信不信我马上报警。”焦敬宽摸出了一个精致的手机,威胁着,摁号了。

“我们又没偷没抢没耍流氓,你报什么啊?”耿宝磊道,这么一说,焦敬宽倒愣了,报警干嘛呢?

“你报啊,大不了把我们相机没收。”包小三刺激道。焦敬宽反倒不敢报了,他瞪着看着几人,愤然道着:“我认识你们。肖总雇的保镖,你们跟着我干什么?”

正因为认出来了才让他犹豫,一犹豫却正中仇笛下怀了,仇笛摇头道着:“这和肖总无关,我们是随便逛逛。”

“逛逛你拍我干什么?”焦敬宽气愤了。

“又不光拍你,肖总……”包小三抢白着,嘎然而止,仇笛一把拉住他,又强调着:“都说了,和肖总无关,你乱说什么呢?”

“啊对,打死也不能说。”包小三显得有点蠢相,不愧是当过群演,好歹台词没忘了。

不过正合他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表像,一般保镖还不都是拿钱办事,都听雇主的。

焦敬宽更犹豫不定了,这几位的真实目的可真让他怀疑了。耿宝磊一举相机道着:“我看着嫂子漂亮,两人温馨,随便捕捉个镜头不行啊?”

“胡说什么呢?那能是嫂子吗?”仇笛训开了。

包小三说了:“应该是吧?瞧着两人还亲嘴来着。”

“这么温馨浪漫肯定是。”耿宝磊道。

“我赌不是。”仇笛道。

“我赌是。”包小三道。

包小三和仇笛两人争辨着,把焦敬宽听迷糊了,耿宝磊关键时刻一抢白,那拿回去问问不就行了。一下子惊得焦敬宽差点咬了舌头。

三人乐了,焦敬宽被挤兑得脸绿了,赶紧地示着好,嘴里不迭地道着:“别别别……这真不是我老婆……这个,这个……这个事不能赌的。”

哦,不是啊……三人做着鬼脸,焦敬宽尴尬地笑着,这种贱笑,男人都懂。

“那没事了,不打扰了,我们走了。”仇笛一挥手道。

三人一走,焦敬宽嗨嗨喊着急了,直拦着仇笛,仇笛瞪着他,耿宝磊护着相机,三人脸色瞬间又变得不善了。

“我们就收钱办事,跑腿的,我们不惹事啊。”仇笛强调道。

哦,焦敬宽懂了,赶紧地掏着钱包,随手一摞,塞到仇笛手里,仇笛拿在手里,数了两遍,然后盯着焦敬宽,很严肃地问:“这是要收买我?”

“不不,没那么难听。”焦敬宽赶紧否认。

“不不,我喜欢被收买。”仇笛道,一指两位随行说着:“那你得连他们一起收买啊……快,把内存卡给了焦老板,回去就说,咱们什么也没看见。”

“哦,好嘞。”耿宝磊拆着相机的储存卡,焦敬宽又递了两摞钞票,才把“证据”买回来,三人装了钱乐滋滋要走,焦敬宽却是心虚地追着问着:“喂,小兄弟,谁让你们跟着我呢?是肖总?”

“都说了和肖总没关系,不信你打电话问她,她肯定极力否认。”仇笛道。

“这事打死也不能说。”包小三道。

“快走吧,废话,言多必失。”耿宝磊道,上车还不忘回头喊了句:“焦总,我回去一定汇报说,根本没看见您和一女人浪漫啊。”

“谢谢啊……啊?这可不能乱讲啊。”

焦敬宽谢了句,又省得话不对味了,等他反应过来,那辆车都跑远了。

车没影了,可在他心里有阴影了,再回情侣座,看着美女也兴味索然了……

下一个目标,肖广鹏。肖云飞的儿子,肖凌雁的堂弟,在聚合物研发部挂了个职,这个人印像不太深,属于那种话不多说,事不多干,全靠爹混的主儿。

此时,他在逛在一家奢侈品专卖店里,座驾是一辆英菲进口版,就泊在门外,仇笛开着商务跟了三个小时,这哥们警惕差到让他牙疼的地步,愣是没发现。

“要不进去拍?”耿宝磊问。

车几乎和肖广鹏的泊一块了,仇笛想了想道着:“算了,等他逛出来吧。”

包小三没说话,还沉浸在莫名其妙得到的收买资金里,小一千块呢,他又拿出来的数了数,揣好,不大明白问:“我还没想明白,为啥给咱钱呢?”

“那肯定是在外面包养了一个。傻X。”耿宝磊道。

仇笛哈哈笑着道着:“没在影视基地白混啊,戏演得不错。”

“接下来不好演啊,肖广鹏是单身进去了,没带女的。”耿宝磊道。

“跟着走,见机行事,让他知道有人怀疑他,就足够了。”仇笛道,正待解释一下自己这个想法,有人笃笃敲车窗了,包小三摇下车窗,是位男子,人倒长得不意外,有的意外的是,他递进一张钱来,一百块,包小三蓦地乐了,愕然道着:“今天怎么啦?财神爷认我当干孙了?”

“一百块,麻烦您把车泊到其他地方。”那位男子很礼貌地道。

包小三乐滋滋正要接,被仇笛拽住了,仇笛像火了,嚷着道:“干吗呢?有钱了不起啊,想指挥谁就指挥谁?”

“行个方便啦,先生,我带女朋友逛街,给个面子喽。”那男子指指路沿下,一辆卡宴里,坐着位像瓷娃娃的美女,耿宝磊同情心泛滥,刚要说话,仇笛一把推开他客气地道:“先生啊,您的面子不能只值一百啊,再说一百我们怎么分呢?要不我给你一百,别烦我们?”

那人愣了下,拿了一张钞票的手僵在空中,被挤兑到了,他有点气恼,有点羞愤地一掏标着GUCCI字样的高档钱包,一摞七八张,蹭声直扔进车里,愤然道着:“够分了吧!”

仇笛不说话了,打着火,倒车,包小三窝着腰拣钱,开出不远,三人还没有从此中的震惊中惊醒过来,看看那一溜泊好的车才明白了,那个巨大的大理石门廊下,就没有一部很差的车,而此地所处的,是江州市最繁华的商业街,可不是金主多如狗、老板满地走的好地方。

“仇笛,发什么愣呢?”耿宝磊笑着问。

“我特么看看,瞅空再占个车位,卖俩钱去。”仇笛可笑地道,没想到能碰上这种事。

“甩了九百,三个人,正好分。我怎么就喜欢有钱人这么任性呢。”包小三一人三张,分了,分完钱,他喂喂喂喊着,却是肖广鹏从奢侈品店出来了,手里提了几个包装袋。

仇笛一打方向,从人行道上绕了个,直驶向肖广鹏的车位,车窗里,耿宝磊抓紧时间拍照,实在够郁闷,三人尽量演得蹩脚一点,生怕这哥们发现不了。

“完了,这货还是没发现咱们。”包小三道。

人家正走在路上,低头想着什么,似乎在腾手掏车钥匙呢,就在即将错过的一刹那,仇笛猛踩油门,商务车呜地加速,吼着驶离,肖广鹏蓦地侧头,看到了个拿着相机的手,而且莫名地有一种熟悉的感觉,片刻间他恍然大悟,奔上车,倒出来,飚着直追上去了。

终于发现了,终于明白了,那是公司的车,好像今天见了不止一次了。

左绕右绕,时快时慢,仇笛故意开得很损,挤一下,慢一下,冷不丁又加快了,气得后面的车火了,闯了个红灯,直压到了商务车的前面,一直在倒视镜里观察后车。

被人跟踪终究不是什么好事,估计肖广鹏是动了真怒了,驶到城边,他斜斜地堵在路面上,直把仇笛一行逼停了。

开车门,下车,三人刚露面,肖广鹏举着手机,喀喀嚓嚓拍了几张,很睥睨的看着三人,又是同样一句:“我好像认识你们。”

“哎对,我也认识您,大前天开会,见过您。”仇笛笑着道。

“跟着我干什么?”对方怒了。

哎哟,终于知道有人跟了,仇笛释然了,很严肃地道:“不干什么。”

“什么也不干。”包小三强调。

“乱讲,还偷拍了,他拍的。”肖广鹏指着耿宝磊道。

“我拍街景,不犯法吧。”耿宝磊不屑道,偷拍了好几回才被发现,装得都快累着了。

“对,我只对美女有兴趣,对您绝对没兴趣。”仇笛强调道。

那孩子绝对对付不了这几个街头混迹久了的,居然被呛住了,居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仇笛使着眼色,示意开始提示,包小三赶紧慌乱地道:“肖老板,我们是个人行为,与公司无关啊……我们仅仅是逛街碰到您了,有冒犯之处,还请多多……深含!?”

他不太清楚这句礼貌用语,问耿宝磊,耿宝磊气得纠正道:“海涵……什么深含,你咋不说深喉呢?”

“流氓,这么恶心的话你也在肖老板面前讲。”包小三骂道。

“对不起肖老板,那我们……”仇笛指指车,要走。

“等等……”肖广鹏反应迟钝了点,不过终于反应过来,他叫住了三人,审视着看看,瞪着仇笛问:“我明白了……是我姐让你干的?”

“绝对不是。”仇笛慌乱地、紧张地道。

“不信你打电话问肖总,她一定会极力否认的。”耿宝磊如是道。

“你就别问了,打死我们也不说。”包小三道,这句他说得最顺口。

三人越否认,肖广鹏脸色越难看,心里越痒痒,肖总的贴身保镖,来路又不清楚,一直跟着他,这肯定没好事,公司前段“间谍”的事还没过去,又是现在这么个敏感时期,保不齐堂姐得怀疑自家人啊,他瞪着仇笛,可他身材玲珑的,怎么也不够这几位北方大汉瞧啊。

就在仇笛要上车的时候,他追上来,摁住车门了,仇笛无奈地道着:“肖老板,您不至于为难我们几个跑腿的不是?”

“我不为难你,可是……做人不能这么无耻吧?她可是我堂姐,从小一块长大的。”肖广鹏有点气着了。

“真和肖总无关,你怎么不信呢?”仇笛开着车门,不理他了。

“不信你去问她,我们是出来闲逛的,她什么都不知道。”包小三强调着。

三人上了车,直到开走,那孩子还傻愣着站在当地回不过神来。

包小三在车里愤然骂着,这个傻缺,居然不知道掏钱收买咱们。

“这位是根本没在社会上混过的,他不懂啊。”仇笛笑着道。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18章 沉疴不堪伤 下一章: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20章 真相本荒唐
热门: 随身带个侏罗纪 宜昌鬼事2:八寒地狱 末世求生录 流量和影帝he了 后备干部 至尊剑皇 军方的怪物 紫川第四部帝都赞歌 黑猫馆手记 寻找前世之流年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