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17章 阴施诡计忙

上一章: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16章 学浅识难高 下一章: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18章 沉疴不堪伤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下雨了。淅淅沥沥的雨水敲打着窗户,像无尽的愁思轻叩心门。愁在眉头,亦在心头。

谢纪锋小心翼翼地移动着折叠天线,推开了窗户,扑面而来一股带着凉意的清新,不像北方那么凛冽,南方的冬雨,就像这里经冬不衰的绿意,极目远眺,楼台街树都隐约在朦胧的水汽中,云里雾里,已经看不真切这个简约的小镇。

身后,管千娇正打着哈欠,敲击着键盘,脸上带着一丝疲惫。唐瑛在帮着她梳理着资料,同样是疲惫不堪的样子。

三天了,前期进行的很顺利,给瞳明的中层管理人员每人每人发了一块定制的纪念手表,当然,是肖总出面让公司的办公室做的;给每个有私家车的中层管理人员每人发了一块锡制的通行证,也是瞳明公司办公室办的事,用的规范管理的名义;当然,还有一件更大的事,就是整个办公楼内网、外网都做了中继回路,昨天晚上才把技术人员送走。

名义上也是规范管理,不过诸多的动作之后,在管千娇的电脑上就能看到数十个红点、蓝点,密密麻麻地分布在电子地图上。车和人的移动路线,在这里能建起一个完整的24小时行踪还原。

对,全天候监控,在这一点上,谢纪锋和仇笛的意见完全一致,两个人意外地发现,彼此是同一类人,可能会为了一个结果而不择手段,其他人,也只能跟着这个步伐往前走了。

“谢总,您稍等一会儿,我给你们准备早饭去,都饿了吧?”唐瑛收拾着东西,暂时没有她的活,起身道。

“谢谢啊,这事看来得千娇多受累了。”谢纪锋道。

唐瑛轻轻退出了房间,这是租的一幢二层别墅,离临海镇九公里,属于有钱人消闲的地方,附属都不怎么方便,谢纪锋看了眼还在忙碌的管千娇,提醒道着:“休息一会儿吧,短时间估计你发现不了什么有价值的信息。”

“可是就长时间,也未必能发现啊……只能锁定他们的方位,还原行进的时间轴,中继回路只能截获邮件的即时聊天的记录,如果真有隐藏很深的间谍,他们不会使用这么小儿科的手段吧?太容易揪住尾巴了。”管千娇道,技术,离你的需求,永远差一大截。

“如果肖凌雁同意的话,今天就上窃听。”谢纪锋道,说这话,声音很低,像做贼一样。

管千娇听得心跳了跳,像这样大面积的设置窃听可是头回,走到这里,调查已经毫无保留地过界了。她倒不是接受不了,但每每有这种事,总是免不了有点心虚。

“你很担心?”谢纪锋关上了窗户,如是问。

“当然,我干商业调查几年了,从没有这么心虚过,因为一直暗处,做什么都很隐敝,而现在,我们可是在肖凌雁的眼皮子底下干这种事啊。”管千娇道。

担心肯定是有道理的,万一出了纰漏,肖总可不会担着这份责难。如果发展到很严重的程度,恐怕调查的,也难辞其咎了。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这种事绝对不能投鼠忌器,商业窃密可是不择手段,想查到这些不择手段的人,畏首畏尾可不行。”谢纪锋道,像在开导着管千娇。

“呵呵,有心理洁癖的人,可干不了这事。”

管千娇笑了笑,如是道。她可以接受。

“谢谢您的理解啊,预防措施准备好了吗?”谢纪锋又问。

“放心吧。”管千娇微笑道:“商调的数据硬盘自毁只需要三十秒,低格后就效率源程序也恢复不了它的数据。这个天线完全可以解释成电视信号天线,不会给谁留下证据的。”

“那就好。”谢纪锋如是道,踱着步,慢悠悠地出了房间。

是个特殊的房间,门上加了三把锁。

……

……

此时,镇西玉河别墅小区也笼罩在无边的雨雾中。

肖凌雁是被滴滴答答的声音惊醒的,她的睡眠一直不太好,生意琐事缠身,这两日又做贼似地安排哈曼的事,让她整个人都有点抽空的感觉。

声音,又有声音了,哗哗的扫水声音。

她掖着睡衣起床了,从窗上看下去,披着雨衣的一位男子,正把院子里积水往下水道里赶,应该是仇笛或者包小三,两人个子大,另一位耿宝磊有点娘娘腔,头回见面就吓了她一跳,不管是说话还是长相,都像个女扮男装的。

哦,对了,外人都知道,因闹“贼”的事,肖总一气之下把从保安公司聘请的四位保安全部炒鱿鱼了,这三位堂而皇之地住进肖府的别墅一层了。

“嗨,还下着呢,你扫个逑啊?”有人在喊了。

“文明点,什么逑不逑的?”有人在拦了。

“滚,就尼马看个门,有文明管屁用。”有人反驳了。

“粗俗,太粗俗了。”有人在感慨了。

感慨的是耿宝磊、飚脏的是包小三,肖凌雁分清了,那扫水的,应该是仇笛了。这三位性格各异的,怎么看怎么洒脱不羁,干得事让她心里有点打鼓,甚至有点不相信自己干了这么件荒唐的事。

对了,干了好多事了,发纪念手表、发出入牌、公司内网外网建中继回路,而且都是商务调查公司的人接手干的,她知道那些东西里藏着什么,相当于在她的默许下,把公司整个中层人员的隐私拱手予人了。她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昏头了,在饮鸠止渴,这些人本身可就是商业间谍啊。万一引狼入室,再让自家的产业雪上加霜,她真不敢想像,那会是一个怎么凄惨的结果。

两声喇叭响起时,她才注意到,助理郭菲菲来了,这个私人助理很守时,也很谨慎,不过现在被哈曼这群人搞得,肖凌雁看助理也像个商业间谍了,她拉上了帘子,换上了衣服下楼,保姆准备的早饭已经端上了桌,生活之于她是一成不变的,公司、家里两点一线,偶而出去煅练只能权作调剂,大部分时候是没有时间的。

匆匆吃完,她刚出门,助理打的伞已经挡住菲菲细雨了,门外的三外“保镖”已经整装待发,因为要顾及这三位“保镖”的工作,还他们配了一辆商务车随行,花费可是真是不菲,不知道为什么,肖凌雁一看这三个货就想起那晚扎胎卸车轮的事,到如今也没有什么好脸色。

“你坐后面车吧。”肖凌雁指指商务,让助理去了,又一勾手叫着仇笛:“你,来,给我开车。”

耿宝磊有自觉,赶紧地上来给肖总开了副驾车门,仇笛却是堂而皇之地坐进了肖凌雁的座驾里,只有郭助理好郁闷的看了一眼,委曲的像被打进冷宫里了一样。

“开过车吗?”肖凌雁翻了仇笛一眼。

“开豪车有什么稀察,我拖拉机都开过,而且还就不走平路,走得全是山路。”仇笛发动着车,稳稳起步了,这种自动档位的车,对于开过拖拉机走过山路的还真是小菜一碟。何况这种高档车,坐着摸着,感觉都是相当舒服滴。

车缓缓上路,看没有乱扭方向,肖凌雁紧张的心才放了下来,看了仇笛几眼,小声说上了:“喂,你们订制的那些乱七八糟里面,是不是……”

仇笛看了肖凌雁一眼,笑了,商务公司里的东西,要没问题才见鬼呢,他解释着:“就一点简单的电子追踪,外行人发现不了问题的,是嵌在里面的,一般发现不了。”

“要发现了怎么办?”肖凌雁问,这可是巨大的丑闻了,公司总裁,追踪下属中层的行动。

“那有什么,反正你们公司有间谍,到时候正好装模作样再大查一遍不就行了?”仇笛道。一句噎得肖凌雁直瞪眼。

她憋了半天,看了看后来跟来的车,想想这几位半夜出去的事,又小声问着:“今天准备干什么?为什么要让我组织召开中层管理人员会议?”

“行个方便,对他们的手机建立监控。”仇笛道。

“啊?”肖凌雁惊得差点眼珠子掉下去。

“没事,进技术楼不是都要交手机吗?我们把SIM卡拷贝一下就成了,一张卡用不了两分钟,你尽量把会议延长到一个小时左右。”仇笛道,这是管千娇交待的,要查隐藏的商谍,你不得不把范围扩大到所有能接触商业机密人员的范围。

这事把肖凌雁又听得吓住了,她指指路边喊着停车,车靠边,她侧身斥着仇笛道着:“你有没有点法制观念,表里,出入牌里都装追踪,现在又要对全体的手机加装追踪,别说里头还有我的亲戚长辈,就是普通人这事捅出来……这不是让我自己作死么?”

仇笛被肖凌雁的凛然之相逗乐了,没想到面对晚入进家蟊贼面不改色的肖总,居然会被这种事吓住。他语重心长地道着:“可要不这样,没法查啊,连重点嫌疑目标都确定不了,您想想,相比人家偷走你两宗商业机密的事,您就做什么都不显得过分吧?您再想想,那怕就事后大家知道了您是怎么做了,但清除了这么一个内患,有人会不理解吗?”

一想也是,肖凌雁气息稍缓,不过又问着:“要查不出来呢?”

“你怎么敢断定我们查不出来?”仇笛反问。

“那你怎么敢保证,这些一定会有效果?”肖凌雁道。

“当然……不能保证,不过您得配合啊,您这样老置疑可不行,当断不断,必受其乱啊,有这个内鬼在,你不照样什么都做不成?”仇笛道。

也是,肖凌雁心烦意乱,又一次被说服了,她无奈地摆着手:“走吧走吧……你们准备怎么干?技术方面都是祝经理负责,我可不能明着把保安都调开。”

“放心吧,我们是您的私人保镖,谁敢不给面子,正常流程就行。”仇笛道。

“可……我……”肖凌雁又想起了一桩难事,苦着脸道:“还不知道开会说什么呢?我这个代理董事长,一般不管具体事务啊,就管也不太算数啊。”

“已经准备好了。”仇笛说着,随手递上手机来了。

肖凌雁一翻看,是要宣布的几个重大事项,有人替他做的,让她很意外的是,非常专业,第一是要整合各部门,从扁平化到垂直管理,裁掉管理层部分冗员;第二是筹备召开一个代工厂家邀请会议,发布几款概念式新品,瞳聚光学镜片、钛镍合金框架、以及一款未命名的隐形眼镜高效能药水;第三是准备从管理层挑选三到五位人员赴德国厂家学习……一项一项,罗列了七项之多,甚至很多建议在肖凌雁看来,不仅有专业水准,而且很有前瞻性,如果公司内部人提出来的,她恐怕得好好考虑一下了。

可要是出自这些人之手,她就不得不怀疑别有用心了,思忖片刻她明白了,恍然道着:“这是……下饵?”

“对,那一条也足够成为别人刺探的目标了,如果你们的管理层里有间谍,会很快传出去的。”仇笛道。

这就明白了,如果在已经控制的渠道泄露出去,那就应该留下点蛛丝马迹了,只要能找到那怕一点蛛丝马迹,这么小的圈子,圈定重点目标就不是难事了。

“哦,这才是个像样的方案。是不是可以加上一个这样的消息,德国蔡斯公司即将访问瞳明,瞳明将接手蔡斯公司树脂镜片的代工生产,蔡斯光学公司是业内久负盛名的一家,我在他们德国总部考察过,曾经谈过代工的事。”肖凌雁随口又加上一个重量级的消息。

“随便加吧,反正都是假的,看看能不能把人勾引出来。”仇笛笑着道。

“你最好让他上钩,否则出了事,我把你们当商业间谍交出去。”肖凌雁恶狠狠地道,被仇笛的轻描淡写刺激到了。

“呵呵,您给的支票可还在我身上,到时候您做何解释?”仇笛笑着问。

肖凌雁一愕,被噎住,对方在提醒,双方是拴在一条绳子上的蚂蚱,这是最让她不齿和不能接受的,可也别无选择,确实是已经拴到一条绳子上了。

不多会,驶进了瞳明精密模具厂院子,助理快步跟着,给肖总打着伞,负责人祝士平迎接着,进了技术楼,已经有人到场了,按照这里雷打不动的规定,会前手机要交到保安收存,意外的是今天连肖凌雁也随手把手机扔给了保安,一行人直趋楼上。

三个形影不离的“保镖”留在大厅里了,一个站在门厅口上,和收存手机的站在一起,另两位守着保安室,像是监视着里面两位保安,直待所有人到场,仇笛使了使眼色。回头指指保安道着:“你,出去守到门外,任何不能进来。”

“啊?”保安犯愣了,从来没有这种规矩。

“肖总要宣布重大决定,说不定就包括撤换这里的安保规格啊。”仇笛睥睨地道。

“啊?”保安吓住了,不能一句话,饭碗就岌岌可危了吧?

“啊什么啊?快去。”仇笛训斥道。那保安将信将疑,却是不敢惹着给肖总开车的护行的保镖们,老老实实地出去站雨中了。

门口,包小三勾着手指:“你们俩,出来。”

南人个矮人俊,站到人高个瘦面相不善的包小三眼前,像听训话的小学生,包小三一指外面:“去,外面守着?”

“啊?你们是……这不能啊,我们看监控的。”一位道。

“没事,我代劳了。”耿宝磊进了监控室,眼光瞥到了放在桌上的一溜各式高档手机。

“这这这……你不能进去啊,祝总知道了,非炒了我们。”另一位觉得很不妥。

仇笛上来了,一手揽一个,小声问着:“你们……听说过前段时间的泄密事了吗?”

好像有,可不敢乱说,两位小保安点点头,却不吭声。

“肖总交待了,遇上了可疑的人、可疑的事,一定要告诉她,我怎么看见你们几个守要害部门的很可疑呢?居然敢用祝士平来压我们?”仇笛严肃地看看两人,威风自不待讲,保安也亲眼所见人家是肖总的贴身保镖,那敢反犟。

“我们……都在这儿干好多年了。”一位保安,苦着脸弱弱地道。

“工作的优秀与否,可不取决于勤劳的年头长短……第一天上班啊?这个都不懂。要不我直接找肖总给您二位打个招呼?”仇笛故意问。

“不用不用。”两名保安赶紧摆手,私企里,谁是老大很明显。

“这就好,外面守着,我保证你们很快就有回报。去吧。”仇笛轻声劝着。

两名保安不犟了,老老实实的杵到门口淋雨去了。

房间里,耿宝磊拿针戳着手机孔,有的拔卡、有的拆电池,忙碌地一部一部接到了读卡器上了,红灯嗖嗖闪烁着,一会变绿,再取下来,复原,他不知道这样做的,远程联结的管千娇是怎么捣的鬼,不过他知道意义重大,最起码这些手机的主人,要泄露自己的秘密了……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16章 学浅识难高 下一章: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18章 沉疴不堪伤
热门: 男友是非人类BOSS 最强技能系统 别后重逢[重生] 武尊天下 龙穴 阁楼里的女孩 针眼 鸦雀无声:双生镇杀人事件 史迈利的人马 魔兽战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