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15章 话多投机少

上一章: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14章 何来贵人邀 下一章: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16章 学浅识难高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嗨……哈……嗨……哈……

发力的声音,从临海镇美体中心里传出来,郭助理前行着,不时地回头看这位男子,她遵从肖总的话买了两个沙袋,此时那位男子正提着,一手一个,走得一点也不费力,不得不让她报之以惊讶的目光了。

或许,肖总想换个保镖?她如是想着,默不作声地带着仇笛到了训练室的门口,仇笛放下沙袋时,也被惊讶了一下下,一身柔道服的肖凌雁正在训练着高踢腿,踢到教练护掌上,啪啪作响,不经意看到仇笛时,她像炫耀似地飞身一个回旋踢,教练回护不及,嘭声被踢倒在地。

那教练很没出息,顾不上疼痛,直竖大拇指道:肖总您真厉害。

肖凌雁却是兴趣很高了,伸手拉起教练来,摆摆手,要和朋友说话,两人知趣地退了出去,掩上了门,肖凌雁笑吟吟地看着仇笛,仇笛明白这妞昨晚如此镇定的原因了,敢情也有艺高人胆大的成份在内。不过这样子可把仇笛对白富美的印像颠覆了个干净。

“很好,我喜欢听话的,挂上啊。”肖凌雁催着仇笛。

仇笛笑了笑,一手提一个,挂到了钢筋架上,肖凌雁好奇地审视他,又问着:“我以为你会很有骨气,拒绝的。虽然我很喜欢听话的,但太听话了,又会让我很失望。”

“我不是你喜欢的类型,可能也不是让你失望的类型。骨气这东西人人都有,不过在没有必要用的时候用,那不叫骨气,叫负气。我们真的全部负气而走了,您不还得找人吗?”仇笛不卑不亢道,保持着微笑,他有一种错觉,这个有怪僻的富姐,看人的眼光不同,绝对不是外人所说的那种傀儡式掌门人。

“好,答的好。很有骨气的一个梁上君子,我喜欢。有兴趣试试拳脚吗?我是黑带。”肖凌雁兴致盎然地道,仇笛摇摇头直说着:“你打不过我,这和技巧无关,性别差异,女生在力量上天生不足。”

说着,他双手蓄力,冲拳、刺拳、肘击,瞬间击发在沙袋,几个眼花缭乱的动作让肖凌雁大皱眉头,最起码她看得出一点也不花哨,力度相当大,晃得钢筋架子吱吱哑哑直响。

打完了,仇笛朝她笑了笑。肖凌一勾手,前行着,边走边道着:“希望你的脑子和拳脚一样管用,跟我来。”

两人踱步进了休息室,有钱人的生活无法想像,这个更衣室里都带着酒柜,而且而配了一个小吧台,吧台就是落地窗,从这里的可以看到不远处绿树成荫的街景,进门肖凌雁拉着柜子,放了两瓶水,往换衣凳上一坐,女包里掏出来了一块平板,摁着开机,扔给了仇笛道着:“就在这里看完,法不传三耳。”

“哇,这么神秘?”仇笛等着开机,随口问。

“肯定不是几个偷样品的蟊贼干的,你以为我真看不出来你们糊弄我?找几个小贼就准备从我这里划出一百万,你觉得有钱人都是傻缺是吧?”肖凌雁笑道,拧着矿泉水盖子,倾了一口,如果不是知道她是谁,很难想像一个亿万富姐,是这副得性。

仇笛不好意思地笑笑道着:“那起码也是泄密的一种嘛,杨二丙没少往外倒腾样品,有关你们信息的东西在市面也不少,那些商业间谍,有无数种获取信息的渠道。”

“疥癣之痒,我甚至可以置之不理,但有心腹大患就麻烦了,将来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肖凌雁道。

“这么严重?”仇笛有点不信了。

“比你想的严重。”肖凌雁耸耸肩道,好无奈的表情,可能确实是有难处。

开机看时,是一堆技术参数的对比,仇笛懵了,很诚恳地道技术问题他不懂,肖凌雁解释着,一年多前生产的一种T66式无框镜架,所用材料屈伸度可以达到360度不变形,而上市不到一周,就有同类的产品抢市场,产品性能几乎相似,这是瞳明花了一百多万研制的醋酸纤维树脂、丙胰酸脂合成的材料。而这种合成化学材质,是成品无法分析的,也就是说,这是技术性泄密,而不是产品仿制。

仇笛郁闷了,敢情人家揣着明白装糊涂,让你在下面尽情表演呢,他不悦地问着:“那在委托协议上,你们没有讲清楚啊?”

“合同到了公司也泄密了怎么办?”肖凌雁道。

“你连公司都没相信的人?”仇笛反问着。

“是啊,谁脸上都没有写间谍,我敢相信谁?”肖凌雁道着,一指他补充道:“还好,你们就不一样了,最起码我知道你们就是商业间谍。表现不错,最起码比前几家强,能挖出点东西来。”

“过奖了,我入行时间不长,不算很合格。”仇笛谦虚道,手翻着下一页,又请教上了。

钛镍合金,肖凌雁解释着,它在一种特定温度下,有单向、双向的混合记忆功能,而且不具备磁性反应的合金材料,属于镜架中的高档产品,这类产品是瞳明花了数年时间研制的,同样在上市不到一个月之内,被福建一家眼镜厂仿制,而且是外资企业,随后在欧洲争夺高端市场中,瞳明作为代工厂,反而落了下风。

“你凭什么认定,就是你们的技术,而不是人家自行研制的?”仇笛总觉得肖凌雁有点自恋过度了。

“我们在国内申请专利是6月13日,一个月后,当我们EPO时,也就是欧洲专利局申请时,却发现已经有同类产品注册申请了,时间比我们在国内申请晚20天,本来以为是国外同行研制,不料上市之后查出来却是国内的厂家在生产,那个厂家原来只代工玳瑁类低端货色,供应东南亚市场,高端市场根本没有他们的份……这份专利可好了,欧盟的32个成员国,我们同类产品都不能进入了,一进就是侵权……至今我们仍然受着这份国外专利的约束。”肖凌雁解释道,好郁闷的结果。

“哇,我深表同情。”仇笛道,这个哑吧亏吃得,搁普通人得郁闷至死,他好奇地问着:“你们没有和对方交涉过?或者,没有查过?”

“查过,都报案了,如果能认定,这是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的》,不过可惜的是,这家眼镜厂的研发机构设在国外,警察也鞭长莫及啊,查来查去,国内只是订单生产,对方连技术资料、研发人员都不予提供,所以,最终不了了之。”肖凌雁道,相对于商场的尔虞我诈,警察的侦破手段太有限了。

“内部呢?”仇笛问。

“查了,前两个公司还不如你们,连偷厂里东西的蟊贼都没捉到,更别说找这个隐藏很深的间谍了。”肖凌雁道,也许正是对方表现出来不同寻常的锋芒,才让她做出了一个如此的决定。

仇笛看着她紧锁的愁眉,揣度着此事应该没假了,如果在核心部门有这么一个内鬼,那肯定是投鼠忌器,轻了没有结果,重了可能导致其他恶果,不轻不重又没有什么效果。

“怎么样?有兴趣吗?”肖凌雁道。

仇笛没有敢马上回答,又翻数页,侧头问着:“怎么了没啦?”

“这还不够啊?”肖凌雁哭笑不得了,直斥道:“你是不是第一天从商啊?研制一种新品容易啊,少则数月,多则数年。一次泄密就把我们害惨了,你还想要多少回?”

“哦,骚蕊……那这么大事,公司里没有反应?”仇笛问。

“懂技术的圈子不大,大部分人都以为我们研制的水平落伍,落在人家背后了,我当初也以为如此,不过我花了数月时间,请了很多专业人士对两种材料进行分析,我们的产品和竞争产品,在大部分检测数据上,几乎没有差别,除了技术泄密,我真找不出更好的解释来……至于反应嘛当然有了,就是大小股东都对每年投入上千万的研发资金持有微词,因为到目前为止,绝大多数利润来自于初级代工,我们的技术优势,并不明显。”肖凌雁道,又喝了一口水,似乎在平复着心情的波动,她打开了衣柜,抽着条毛巾擦着汗,不时地看着仇笛。

这回该轮着仇笛抓瞎了,那游移的目光,犹豫的表情暴露了他的心虚,肖凌雁窥到此处时,她不屑地笑笑道着:“看来,你对自己并没有多大信心?”

也许是她期待过高了,或许是受了孙昌淦的蛊惑,或许是昨晚所见很出乎她的预料,但真正放到这件事中细忖,经侦、商务调查公司已经几拔了都没有解决的事,怎么可能这么容易?

“这种事靠信心可解决不了问题,而且问题肯定不在信心上。”仇笛道。

“那在什么上面?”肖凌雁好奇地问。

“您说呢?”仇笛期待地问。

那眼光肖凌雁一下了明白了,有点厌恶,有点无趣地道:“钱上。”

“对,你不会觉得我风格高尚到白替您跑腿吧?”仇笛严肃地道。

肖凌雁戏谑地看着他问:“你想要多少?”

“我想要的不是画饼充饥,你不管开多大赏金都是虚的,介于和你们打交道的经验,我觉得应该履行第一个合约。有你的立木赏金,才会后来的英雄揭榜啊。”仇笛道。

“付你们一百万?”肖凌雁戏谑问。

“对。”仇笛道。

“那样的话,你们进可查,退可走,甚至就什么不干,也没有损失,算盘打得不错嘛?”肖凌雁道。

“你比我们更精明啊,就付了五万拖着,甚至为了拖住,还把我们一个人差点折进去。其实你就是想逼谢纪锋出面不是?想试试他的斤两,而且又不想把事情扩大化。到这份上了,如果你是我,你敢相信我的承诺事后给你多少钱?其实谢总的建议是,我们今天就撤走。”仇笛问。

“那看来没有什么谈的了。”肖凌雁脸瞬间拉下来了,像是被揭了疮一样,很让她生气,她不屑地道着:“我看不出那怕一点,你对此事的建议、设想,就想着要钱!?”

仇笛不为所动地道:“那你以为我是来学雷锋来了?”

“看来我高估你这位梁上君子的能力了,你连起码的技术参数都看不懂……呵呵,就想着要钱。对不起,这个没得谈,除非你能拿出一个像样的方案,或者思路也行。”肖凌雁道。

“那我也只能说对不起了,没有。就即便有也不会提供,我们已经没有信任基础了。能看懂技术参数的人太多了,可他们未必能做了这件与参数无关的事。”仇笛轻轻放下平板,不客气地道,慢慢地站起身来了,他看得出,肖凌雁在试探,用她的身家在当砝码,试探。

“慢走,不送。”肖凌雁眼皮不抬地道着,踱步到了阳台上,在她侧耳倾听的时候,听到了轻轻的脚步声、关门声,回头时,那人果真轻飘飘地走了,一句废话也没多说。

对方没生气,倒把她气着了,她气得矿泉水瓶子乱砸一气,直到助理奔来才晓得,对方已经走远了。

两个小时后,去接洽的助理吃了个闭门羹,对方一行已经退房走人了,此时,肖凌雁再拔谢纪锋的电话,对方不再接听了,几次之后根本无法接通了,应该是被拉进了黑名单。

此时的肖总像热锅上的蚂蚁,带着助理离开临海镇,不知所踪。

调查一行可是确确实实走人了,此时正乘着开往萧山机场的大巴,表情都不怎么好,仇笛回来一言未发,直接叫着走人,这也正合了谢纪锋的意思,什么也没说,收拾行李,准备返京。

到了机场,购票,过安检,尚有一个多小时的等待时间,唐瑛去给大家买着饮料,管千娇坐在椅子上玩着电脑,包小三和耿宝磊都有点兴味索然,侧身问着仇笛到底怎么一回事,仇笛简要一讲,两手一摊说了:没钱说个屁呀,万一查不出来,还是一毛钱落不下。

耿宝磊吃吃笑了,他反问着:“你的意思是,查出来查不出来,都先要钱?”

“那当然,能白干啊。再说他们在这个上面扔的钱估计不在少数,吝啬给咱们的那一点,真特么的。”仇笛气愤地道。

“那咱们前面的白干了?”包小三郁闷地道。

“肯定白干了,这么一走,等于时间不到违约。没准人家还得索赔呢。”耿宝磊道。

“烦不烦啊你们。”管千娇心烦意乱,斥了几人一句。

众人看看沉思不语地谢纪锋,却是不再扯了,唐瑛抱着几瓶饮料,给众人分发着,她坐到了管千娇的身边,看看像一筹莫展的谢纪锋,心里有点歉意,出师未捷,还把上司惊动了,这事出的,她都有点抬不起头来的感觉。

“谢总……对不起,都怨我。”唐瑛喃喃地、轻声地道了句。

“和你无关,我就说了没这么容易。”管千娇道,合上了笔记本说着:“还是接个简单点的活,谁要搜集瞳明的情报,我现在可有了。他们不仁敢索赔,我就不义敢泄密。”

众人皆笑,谢纪锋像是省悟过来了,他扭看着仇笛,两眼清明,突然问着:“你是想以退为进?”

仇笛一怔,笑了,点点头。

“什么意思?”唐瑛好奇了,瞠然问着:“就要登机了,还什么以退为进。”

“既然肖凌雁这么急于找到泄密渠道,怎么可能放过你们这几位,毕竟你们做的比东方亨特要强得多,好歹找到了一个中介……之所以没有轻易履约,那可能是她在这个上面栽的跟头太多了,学乖了。也有可能是投鼠忌器,试探一下我们到底有多大能力。”谢纪锋道,下意识地在分析着对方的心态。

“她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啊。问题是我也不知兔子在哪儿啊。”仇笛笑道。

“所以,你就果断地走人,让她摸不清深浅?”谢纪锋笑着问。

仇笛回答着:“我必须给她一个恃才傲物的感觉,总不能让她看出我一无是处吧?”

谢纪锋笑了,笑着看看几位道着:“绝对不是一无是处,最起码这件事处理就很好,有时候不能拖泥带水,表现的越骄傲,反而会让对方越倾倒。相反,你越歉恭,对方会越小觑。”

谆谆善诱,像是安慰,让大家对谢总的感觉颇好,但同时对仇笛就不怎么样了,耿宝磊说了:“你这是阿Q精神胜利法。”

“什么意思?阿Q是谁?”包小三问,一问管千娇喷笑了。耿宝磊解释着:“就是个一毛钱都没有,瞎装逼的货。像他,面子有了,票子没了。”

“不是说以退为进吗?你以为我文盲,听不懂啊?”包小三好奇地问。

“问题是:只有营门撵韩信,没有月下追萧何呐。”耿宝磊酸溜溜地,像在刺激着仇笛。

“做了就不要后悔,要再妥协一次,巴巴地求人家,人家会觉得咱们更不值钱。”仇笛道。

众人心想也是,不过包小三却道了:“咱们是不值钱嘛,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觉得她多少给点就成,总比眼巴巴看着数字变不成钱强,好几个月了都没进项啊,净坐吃山空了……哎,谢总,这回我们开销,公司给补吧?我们自己个都花了不少钱啊。”

这当面问得,谢纪锋却是不好意思了,点点头,眼看着时间快到了,这里的故事要画一个句号了,想想无功而返,几人提着行李都有点无精打采。

不对,包小三眼尖,他回头时恰恰看到了两个人,跟着直拉管千娇,管千娇一看,赶紧拉耿宝磊,一拉一拉又一拉,都站定了,从安检过来了两位,肖凌雁和她的助理郭菲菲,两人终于在最后一刻,追到机场了。

“这哪是白富美,这简直是黑富肥么?”包小三愕然道,头回见肖凌雁,方知白富美是个吹牛逼的传说。肖凌雁和白美根本扯不上边。

耿宝磊赶紧拉着他,让他闭嘴。不过他可有点喜于形色,知道什么要来了。

肖凌雁快步走到了众人面前,第一句却是质问着谢纪锋道:“谢总你太不给面子啊?电话都不接了?”

“实在不想打扰了,生意不成,留点仁义在嘛。”谢纪锋淡淡地道。这一步以退为进,险险胜出了,此时,他很欣慰地看了仇笛一眼,这个人眼光的确不输于他,已经把肖凌雁的心态揣摩得很准了。

“你比我想像中小气多了啊。”肖凌雁有点不忿地道,一摆手示意,助理已经款款递上了一张支票,谢纪锋接到手里,却推拒着:“我们没有完成约定,全额可不敢收。”

“这不是合同款,那几个蟊贼不值钱……这是订金,还有一张,差我一个签章就能兑付。”肖凌雁又从助理手里接过一张,没有给谢纪锋,两指一捻,递到了仇笛面前道着:“想要钱是吧?我有的是,现在它还是一张废纸,看你有没有本事让我在上面签名……找到是谁,我给你签名,找不到别说要钱了,你们哈曼也要声名扫地,敢接吗?”

仇笛默然无声地接住了支票,看看一百万的金额,按捺着心里的狂跳,征询了谢纪锋一眼,谢纪锋笑了笑,看样子把决定权交给他,两人相视间,似乎有了一种莫名的信任,回头时,仇笛已经气定神闲,轻描淡定地道了句:

“成交!”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14章 何来贵人邀 下一章: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16章 学浅识难高
热门: [综英美]我家治疗10厘米 桃花村里桃花事:山野男医 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 摩天楼 嬗变:杀戮者与推理者的顶级较量 [综漫]学医救不了鬼杀队 择天记 从地球到月球 重生之无限梦想 灵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