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12章 难时见勇骁

上一章: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11章 突来风雨急 下一章: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13章 生本出蓬蒿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两个小时前,整七时……

管千娇和唐瑛在招商酒店的餐厅里吃晚饭,辛辛苦苦的调查到最后一步卡住了,何去何从无法取舍。两人都显得有点忧心重重,在走和留之间犹豫不定,走吧,有点可惜,对方还留着口;留吧,又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开始。饭间没有多言,都很矜持。甚至两人心意在某个方面是相通的,瞳明提高了招待规格,隐隐间似乎还另有所图。

缄默被一个电话打断了,唐瑛接的,她接完就起身,管千娇随口问了一句,说是祝经理的助理专程前来拜访,有事要谈,应该是履约的事,她急匆匆地先行一步上楼了。管千娇却是有点不以为然,在他看来,那位风度翩翩的祝士平,没准是私人原因,来这儿嘘寒问暖来了。

十分钟后,从餐厅临窗的位置,管千娇看到了两辆警车驶来,没有拉警笛,悄然无声地停在楼下,然后有几位警察下车,上楼。

又过了几分钟,警笛响起来了,管千娇一直觉得眼皮子在跳,她鬼使神差地拿着电话,拔唐瑛的号码。

意外了,没有人接,手机、房间电话都没有人接。

她一下子像掉进了冰窖,飞奔到电梯口子,却不料电梯已经被保安守住了,暂不通行。她有点惊恐地从安全通道上楼,上了一半,又觉得不对,掉头往楼下奔,奔下楼时候,警车已经开到了酒店的门厅口,一队男女警员押着四男五女从电梯里出来了。

伟大的“扫黄”终于亲眼目睹了,不过在穿着暴露的女人中间,她看到唐瑛居然被一名女警铐着,她惶然地奔向她,几步之外又堪堪停步,唐瑛挣扎着,和警察理论着什么,却不料被两名警察不容分说地挟着胳膊,直推上了警车了。

管千娇直觉得两腿发抖,她看到唐瑛在侧面哭着,看到了来往客人戏谑地指指点点,看到了警察把车门重重推上,然后鸣着警笛扬长而去。

她有明白了,这规格确实是提高了,是要给唐瑛换个地方住。

她没有敢回宾馆,一个人惊恐地奔到了大街上,边走边抹泪,边给谢纪锋打电话,此时才感觉到,那种巨大的惊恐袭来,她一个人是多么的无助。

熬过了这段艰难的时间。整九时,现在。

仇笛三人乘车来了,循着电话指示的方位,在北门路顶头,一处桥畔偏僻处,找到了瑟瑟发抖的管千娇。

管千娇嘤咛一声,抽抽答答,可怜兮兮地,一把抱着仇笛委曲地道着:“你们可来了。”

又怕又惊又苦,边抽泣边捶着仇笛,一路电话不断,等来时已经是物是人非,三人安慰着管千娇,包小三却是性子急,催问着:“别哭了,到底怎么回事吗?你不是挺坚强的?这咋哭成这样。”

“太……欺负人了……太不要脸了……呜。”管千娇要说时,却又哭出来了。

耿宝磊对她能放倒一名大汉的事还记忆犹新,委曲成这样,肯定是发生了不同寻常的事,他一下子想到了唐瑛被抓的原因,追问着:“唐主管到底怎么回事?”

“是啊?带走总得有个理由吧?”仇笛道。

“我说了你们信不?”管千娇泪盈盈地抬头一看,带着哭腔道:“扫黄,把她连卖淫女一起抓走了。”

“啊!?”三人齐齐啊一声。

“怎么能这样?”耿宝磊差点咬了自己舌头。包小三已经是没心没肺地笑出来了,这理由太尼马奇葩了,他笑得直拍大腿,边笑边道着:“这问题不大,交点罚款就出来了。”

“滚一边去,你以为谁也和你一样不要脸啊。”耿宝磊痛斥着。

“哦,也是,她是靠脸蛋吃饭滴,这回惨了哈。”包小三明悟了,不过马上问着道:“那怎么办?扣这个罪名太容易了,这是钱不钱的问题,不是脸不脸的问题。”

“你别说风凉话行不行?要是你肯定不在乎,她好歹一公司高管,出这事你让她以后怎么办?交罚款不等于承认自己是失足女了?”耿宝磊道。

“哦,也是啊。”包小三接受耿宝磊的思路了,又要说话时,管千娇狠狠拧了他一把,让他闭嘴。她看向了仇笛,仇笛像是此时才惊省过来一般,狐疑地说着:“这是有人羞辱她啊,她惹着谁了?”

“不会是瞳明那逼货不想付钱,来了下狠的吧?”包小三脱口道。

“查到泄密是眼镜厂的,会不会是他们?”耿宝磊也想到了一种可能。

“怎么就掉人家坑里了?”仇笛掩饰不住惊讶地问,这设计的虽然下作,可却让人哑口无言,警察抓走了你了,扫黄公务,就抓错了又能怎样?

管千娇讲着经过,把祝士平带出来了,说祝总的助理找唐瑛,上去就出事了,仇笛纳闷地问着:“难道是那个小白脸?要不陌生人,不可能知道打着他的旗号,而且不可能有唐瑛的号码啊。”

“绝对不会是祝士平。”管千娇确定地道。

“为什么?”众人问。

管千娇递着手机,几次无意拍下来的照片,照片上两人几乎是郎才女貌一对,看得三人面面相觑,就听管千娇解释着:“祝士平和唐姐两人相互都有点好感,他不至于坑唐姐,而且,他是瞳明外聘的职业经理人,咱们的调查根本没有触及到他。而且如果是他,总不能打着自己的旗号来吧?”

“也对,那是……”仇笛头痛了,这个家族企业里,恐怕那一位也有可能了。因结果出来,唐瑛就站到所有人的对立面了。

“先说怎么办吧。”耿宝磊道。

“我通知谢总了,他正赶往机场,乘最近的一次班机来。”管千娇道。

“那来了到明天了。”仇笛思忖道,有点不忍地说着:“你让唐瑛和那些失足女关一夜,她得崩溃了……咱们得想想办法。”

“最快的办法,赶紧交钱放人去。”包小三道。

“既然是有钱人搞你,这就不是钱能解决了的事,去也白去,你门都进不去。”仇笛焦虑地在路面上走着,不时地拍打着脑袋,似乎嫌关键时候自己的脑力不够用,片刻,他抬头,一摆:“走!我们自己处理。”

“啊,你们准备怎么办?”管千娇忘记害怕,一骨碌起身,急切地问。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找正主说话。”仇笛道。

“肖凌雁根本不接我的电话,她连谢总的电话都不接,肯定是等着看笑话呢。”管千娇道。

“没接!?”仇笛回头,表情冷峭,眉头紧皱,一点头道:“没接就对了,那证明她知情。”

“可怎么去找人啊,还是门都进不去。”耿宝磊道。

“总有办法,先把人弄出来再说,妈的逼的,这么大公司办事这么龌龊,回头咱们把他们往死里整……千娇,把你的装备带出来……找找她家在哪儿?咱们直接上门去……”

仇笛愤然道着,看样是动了真怒了,头脑惯于发热的包小三自不言说,耿宝磊刚觉得不对头,怕仇笛胡来,谁可知道管千娇也气急了,二话不说,一抹眼睛也要飚上了。

完了,要出事啊……耿宝磊看看队伍,无可奈何地跟上来了。

三人没有露过面,进了招商酒店,确认安全后,用房卡带走了管千娇房间里的行李。用时十五分钟。

管千娇试着向肖凌雁的手机发送了一张图片,无关的图片,带木马程序的,几分钟后,联通了,找到了肖凌雁的位置,就在家中。

半个小时后,几人潜到了玉河别墅区,这位女土豪住的是连体别墅,周围绿树成荫,门前、院子里泊了数辆靓车,从门框到围墙,有七八个摄像头,而且这种地方,恐怕孔武有力的保镖不会少了。

几人又退回去了,回到镇街上,敲开了渔具店、钻进了超市文化用品柜台,卖了一包东西,提着又回到玉河别墅,准备下手了。

“过来,你先上。”仇笛一拉耿宝磊,耿宝磊吓得腿软道:“哥,我当炮灰合格不?”

“你不垫路我踏不过去啊,给你,把摄像头抹黑。”仇笛伸手倒着颜料,先把耿宝磊的脸抹黑了,渔竿递给他了,耿宝磊想想这活也不难,有点心虚地问着:“他们发现了怎么办?”

“笨死你啊,先把他们门外挂把锁,他干着急出不来,听好了,手脚麻利点,干完就跑……都听着啊,分头行动,分头走,干完都想办法往江州跑,去接谢总。”仇笛道,大有领队之风。

细细一安排,把耿宝磊从角落推出去了。

耿宝磊低头慢慢地走着,路过肖凌雁的家门,顺手挂上了铁锁,然后麻利地开始干了,鱼竿一拉,竿头上裹着橡皮泥,像皮泥蘸颜料,嗖一伸,正戳在摄像头上……

哟,挺简单的嘛。耿宝磊连戳三个才听到人声,他继续戳着,戳以前还对着摄像头做个鬼脸。敢情这恶作剧还是挺好玩的,他一想屏幕后看到的保安错愕的表情,就觉得成就感满满滴……

……

……

此时已经接近午夜二十三时了,值班保镖正在点瞌睡,好歹还有位清醒的,推了推睡觉的,睡觉的抬眼正看到了一个大花脸在监控屏幕上,惊得他啊一声,吓了一跳,然后发现,八个摄像头黑了七个,像被一层膜盖住了。

一摁警铃,趿里趿拉四位保镖,陆续出来看,这时候耿宝磊早玩得兴起了,吁声打了声口哨,竖了根大中指,气得保安保镖追到门前,一开门,耶,外面被锁着,有人爬着栅栏,有人回去拿工具,等爬栅栏出来时,恶作剧的早跑得没影了。

搜索了十几分钟,没有发现,保镖陆续回去了,仇笛带着剩下的两人又回来了。看着保镖刚关上门退回去,仇笛一摆头:“上!”

包小三猫着腰就上,老办法,又给挂了一把锁,然后操着工具,麻利地卸门口那辆宝马的车轱辘,故意弄得声向很大,保镖又出来了,这回也有防备了,拿着工具,剪开被锁的门,那边偷车轱辘的已经滚着跑了,四个人叫嚣着,沿着街道追上去了……

“我进去五分钟,你就离开啊,别等我。”仇笛起身了,要的就是这种机会。

一走,人被拉住了,回头时,昏暗中管千娇轻轻说了声:“小心。”

“放心吧,我有分寸。”仇笛道,下意识的安慰似地拍拍管千娇的肩膀,不料拍错了,摸到脸蛋上了,管千娇似乎并没有反感,握着他的手,轻轻地吻了吻。

“别犯傻,赶紧走啊。”仇笛轻轻抽回了手,没想到会遇到如此的温柔,有点怪怪的感觉,尼马一直把小管当兄弟看的。

此时可顾不上互诉衷肠了,猫着腰蹿起来的仇笛像一阵风,在楼与树的阴影里潜行着,管千娇眼可见地看到他,闪身进了已经不设防的大门,迅速靠近了楼底死角,然后顺着下水管,蹭蹭蹭直往上攀,恰在这时,已经亮了灯的二楼,窗开了,露出来个脑袋,远远地看不甚清,不过管千娇怀疑应该是肖凌雁,肖凌雁似乎没有看到,一转身,片刻又出现地阳台上。这时候,管千娇看到那个黑影,像狸猫一样,悄无声息地从窗上进去了。

她数着时间,加大着干扰频率,时间剩下不到一分钟时,她盯着还在阳台上来回踱步,显得忧心重重的女人,然后看到她进去,时间到此时,已经用尽了,隐约地听到了保镖回来了声音。她收拾起东西,担心地看了远处一眼,匆匆地走了……

……

……

事情来得很突然,已经睡下的肖凌雁被惊醒了,保镖讲有人偷东西,追出去了,她在阳台上心情凌乱地踱步了好久,看到保镖远远回来她的心才放下了。

她有点怀疑不是偷东西,发生的事好像确实就是偷东西,这一片高档住宅经常闹贼,警察又指望不上,只能自己雇保镖了,可今天让他奇怪的是,电话都打不通,明明有信号,两部手机都拔不出去,保镖走得更近了,她掖了掖睡袍这才回房间,应该是多虑了。

进门,关上了阳台门,她又一次拔着手机,这时候却响起了一声让她恐惧的声音:“你的手机,拔不出去了吧?”

啊?肖凌雁猛然看到房间的沙发上坐了一位男子,惊得手一扬,手机摔了,她顺手就拿着花瓶要砸,可那人的眼光是如此的犀利地瞪了她一眼,惊得她手僵在空中,未敢动了。

“你是谁?赶紧滚……我的保镖马上来了。”她惊惶地道,沙发上坐着男子,端坐如松、身挺面凶,给她的第一印像是剽勇。

“我对你没兴趣,否则有充分的时间把你从阳台上推下去。你觉得在他们来之前,我制服不了你?或者,我挟持你,他们敢动?”仇笛无所谓地道,反而翘起二郎腿来了。

肖凌雁好歹是见过大场面,一看这人的潇洒,她倒慢慢放心了,花瓶随手一扔,滚到沙发上,她道着:“求财的吧,这个花瓶就值点钱,楼下衣架上有包,也值点钱,拿上走吧……我可不是美女,你应该没有劫色的想法吧?”

“我说了,我没害你的意思,也不是求财来了。”仇笛道。

“那你怎么出来的?”肖凌雁愤然道。

“你的大门没关,我就那样走进来了,噢,不好意思,没想到您已经睡下了,我说几句话就走。”仇笛道,起身,保持着安全的距离,他客气地道:“我是来求帮助来了。”

“帮助?”肖凌雁更凌乱了。有这样找帮助的。

“对,唐瑛……认识吗?她被抓到镇公安分局了,我为她的事而来。”仇笛直接道。

肖凌雁眼睛睁大了,瞪着仇笛,似乎不太相信,似乎有点愤怒,如果为唐瑛而来,那这人是什么来路她就很清楚了。

仇笛笑着道:“看来您并不惊讶啊,我也来对地方了,据说肖董事长一心公益,乐施好善,一定肯帮我这个小忙吧?”

表情错了,肖凌雁收敛着,瞠然着,没想到会是一个这样直接的结果,她郁闷地道着:“这和我有什么关系?你大半夜跑到我家,就为这事?我告诉你……马上滚,否则我报警,别说你了,就哈曼公司我也会让他死得很难看。”

“我相信您的能力,所以才来找您啊,原谅我的冒失,只不过你们定下了这种谈话基调,我也只能铤而走险了。那,您看到了,监控形同虚设、保镖形同木偶、我没有威胁您的意思啊,可我们的人在这儿出了事,您说这事得把账算到谁头上?”仇笛冷冷地到,不为所动,他看到肖凌雁犹犹豫不定时,耳朵动了动,听到保镖的脚步声了,他笑着道:“保镖回来了,上楼一个人,应该是向你汇报……这个人身高一米七,体重在140斤左右,脚步很虚,有点肥了……我说的对吗?现在电话能打出去了,你可以报警了,或者,把保镖都喊进来。”

仇笛道着,又安然地坐下了,他掏着不太习惯抽的烟,叼到了嘴上,点着,慢悠悠地吐了一口烟,手里却是把玩着火机,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

保镖的敲门声起,在外面喊着:“肖总,没事了,有个偷车轮胎的,被我们赶走了,车轮也滚回来了。”

不说还罢,这一说听得肖凌雁火冒三丈,直接骂着:“你们也滚!”

外面赶紧应声:“是,知道了。”

脚步,趿趿踏踏下楼了,这时候,仇笛笑了,他知道,可以开始谈话了,能进入到这里的威慑,比千言万语还要有说服力。此时他才打量着卸妆的肖凌雁,一身雪白的睡袍,头发凌乱的,皮肤偏黑,身材壮硕的,离想像中的白富美相差甚远。

不过气度还有的,她睥睨地看了一眼,自己回卧室了,片刻换了装出来,随手拿了听饮料扔给仇笛,自己却防备似地靠门而立,半晌才道着:“我知道你是谁。”

“是吗?我见过你,你似乎没有见过我吧。”仇笛问。

“不就是哈曼雇的干脏活的人?”肖凌雁不屑道。

“对,现在受你们雇佣。”仇笛笑道。

“今天上午我和你们唐主管谈过,你应该知道,她拒绝了。坦白讲,我倒是很需要你这种人,但现在看来,我又不敢用。”肖凌雁道。

“还是别用,唐主管这不刚拒绝,就进去了。”仇笛道。

“你错了,尽管我也很想这么做,但未必就是我做的吧?你们把眼镜厂的底兜了,不可能没人怀恨在心,是谁,我也不清楚,我这帮叔叔舅舅堂哥表弟,他们连我都不放在眼里,别说你们了。”肖凌雁道,话语里似乎还有几分黯然。

“所以,我并没有针对你,只是我们无法正常对话,才用这种不太合适的方式,对此我深表歉意……不过肖总啊,我们再怎么说也是替您办事,不能这头出事,您做壁上观吧?”仇笛道。

“你看我像,能指挥得了警察的人?”肖凌雁道,笑了。

“看不出来。但我看得出来,是有人在羞辱我们……是你们的人,而且,是您的助理给唐瑛安排的房间。”仇笛道,隐隐所指,让肖凌雁不自然了。

“停,这种小事,也许我真能帮上点忙。”肖凌雁信步走着,此时确定对方没有恶意,她就放得开了,踱了几步,看着仇笛,她似乎想明白了刚才的事,直问着:“你不是一个人,对吗?”

“呵呵,当然,有很多人。”仇笛一副深藏不露的表情。

“那好,既然你跳出来了,我也朝你说话,瞳明情况你也知道了,这边刚查出点问题,那边打击报复就上门了,接下来不用说,他们肯定把脏水往唐瑛身上泼,肯定要异口同声让我解除和哈曼的和约,一分钱也不付你们。”肖凌雁道着,不时地戏谑地抿抿嘴,那样子,像看到了仇笛既想偷腥、又不敢出格的糗相。

“所以,我们只能接受你的方式?”仇笛道。

“对,你们该换雇主了,我会和谢纪锋谈,他可能不会同意,据说他手里有几张王牌,很专业的那种……”肖凌雁审视着仇笛,这份面不改色,而且敢只身进到这里的人,现在她有点信了。

“我刚从屯兵镇回来,如果您想听那里的故事,我会告诉你一些细节。”仇笛道。

这或许才是最有力的砝码,肖凌雁笑了,笑着邀着仇笛道着:“好,今天太晚了,明天我们换个地方聊怎么样?我想你应该有兴趣的。”

“哦,确实时间太晚了,我好像该告辞了。”仇笛礼貌地起身,在出门时,他停下了,回头看着肖凌雁,提醒道着:“不过我的事还没有处理完,我现在去公安分局,我希望能接走唐瑛,那样的话,明天我会心情愉快地和您聊天的。”

“噢,英雄救美啊。”肖凌雁笑笑,没当回事地随口道:“可以,我尽力而为,就是不知道这里的警察会不会给我这个面子。”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11章 突来风雨急 下一章: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13章 生本出蓬蒿
热门: 周天·桫椤城 叛逆的征途(龙组兵王) 嫁给前男友他爸[穿书] 五次方谋杀 天赋图腾 何方妖孽 五行天 好兆头 暗杀1905 大结局 苍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