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09章 贼谍斗宵小

上一章: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08章 言巧未为巧 下一章: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10章 真伪难分晓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移动的二丙中介字样,下了路沿,驶上了北门路。

哦,不,是车窗贴着“二丙中介”的那辆车,上了北门路,杨涛瞄了眼车上的时间,指向下午十七时四十分,他盘算着,再过二十分钟,眼镜厂就下班了,这事办喽,正好趁着夜色去市里的一趟,一想一想转手就是几万的入账,他兴奋得都按不住心跳出膛的感觉了。

稍走不远,他把车靠在路边,准备等上一会儿。想想这次上门生意,又重新捋了一遍思路,前天见的那两位,明显不是本地品种,明显是对眼镜行业有急需,这个绝对没假,否则那堆资料外行是看不懂的,外行不可能清楚那些样式之间的细微差别。

当然,主要是人家出手阔绰,当时就扔了两千块,昨天和他们联系,说有货,需要付五千订金,对方讨价还价,最终还是很慷慨地转到他个人账户上三千块。

这钱不多,可也不少,他揣度着,应该是那些吃信息饭的主,干中介这行接触的事多,别说那种专业设计,就是学生资料、银行账户资料、股市开户资料等等,甚至房产资料,你只要能找到合适的买主,都能变成钱啊。所以他很放心的同意了交易。

如是想着,一想到马上就要有几万块进账,他浑身不自在的挪着屁股,恨不得马上搂在怀里数数。甚至他都盘算好了,今晚拿到钱就住市里了,先洗洗漱漱,做回大保健什么的,其他倒不担心,就是担心现在扫黄形势太严峻,不知道夜总会那几位相识妞儿还在不在。

想着,想着,他心里开始痒痒,脑子里开始绮妮了。

想着,想着,电话铃声响了,他以为是厂里那几位出来了,一看却是个不认识号码,中介接触的人杂,还以为是其他生意,随手接了起来:“喂,找谁?”

“找你呀,杨大哥。”话筒里,传来了甜甜的声音。

他一嗯,兴奋了,尼马想啥就来啥,刚想大保健,就来妞了,他兴奋地他问着:“你是……”

“我是小雨啊,你是不是喜欢上别人了,不喜欢人家了。”对方幽怨地道。

杨涛愣了下,努力回忆着在那儿上过这个妞,嘴上习惯性的扯着:“哪有啊,我最喜欢的是你。”

“那你对我还满意么?”对方挑逗地道。

声音真黏,真好听,听得杨涛春心萌动地道着:“当然满意了。”

“那说定了哦,哥,我陪你二十四时。”对方回复了甜甜的一声。

杨涛迫不及待地答应了,两人扯了几句,依依不舍地挂了。

咦?不对,挂了杨涛才想起来:呀!我咋忘了问她在哪儿呢?洗浴中心还是夜总会的。

反正那地方认识的妞都叫杨哥,叫小雨、小红、小兰、小桃的什么都有,那谁能记得住啊。

正郁闷着,又来电话了,他一看又是个陌生号码,以为又是生意,一接听:“喂,找谁?”

“找你啊,杨哥,我是温柔体贴型的。”一个软得让人发腻的声音。

一听女人声音,杨涛这骨头又酥了,他顺势问着:“你就叫温柔体贴?”

“不是啦,人家很温柔体贴啦……人家叫诗诗。”对方道,撒娇的声音。

“哦,湿湿……告诉哥你那儿湿啊,还两个湿,不是三个么?”杨涛调戏着。

“哦,讨厌啦,杨哥你这么流氓啊。人家不做你女朋友了。”对方生气了。

“嗨,别呀……诗诗,我想起来,你是不是上回慢摇吧那位?”杨涛挽留着。

对方直接挂电话了,他有点懵,有点失落,正郁闷中,又有电话来了……哎呀妈呀,又来了个叫妮妮的,给他在微信上发了张照片,那小模样兴奋得他兽性大发,放倒了座位,和妮妮黏上了……

……

……

“计划就是这样啊……现在杨二丙还在北门路口等着,咱们从这里开始跟,他之所以把交易定在今天晚上,肯定是等着那些工厂下班给他东西,咱们把厂里人引到九玖美食门口,截了他们的东西……宝磊,你一会儿先走,我和三儿从这儿往过跟。”

仇笛持着手机,和包小三、耿宝磊安排着,窝了两天,又赔了三千,终于把杨涛杨二丙钓上了。

“这些从厂里偷东西的,怎么可能听咱们指挥?”包小三问。

“放心,千娇马上会用虚拟号给他们发短信,号码是杨涛的号。”仇笛道。

“杨涛呢?万一他们之间一联系怎么办?那不露馅了?”包小三又不确定地道,众人商量他在睡觉,真到实施细节,他又想不通了。

“联系不上了,他被N多美女缠住了。”耿宝磊笑着道。

“哇,不是吧,这投资也太大了,还雇了几个妞?”包小三心疼了。

“虚拟女友,没听说过吧?就是住在手机里的女友,你在淘宝上买,30块钱负责陪你二十四小时,电话确认的,你满意为止……有呆萌萝莉型、有知性美女型,有温柔体贴型、有邻家少妇型……不贵。”耿宝磊笑着道,这是他的创意,仇笛直竖大拇指。

“那你给他找的什么型的?”包小三好奇地问。

“不知道他喜欢什么类型,所以就买了一个大多数男人都喜欢的。”耿宝磊严肃地把答案道出来了:“妻妾成群套餐,包括以上所有类型……哈哈……好玩不?”

“嗯,好玩。”包小三乐了,直说你淫荡还装正经,这蔫坏的。

“赶紧准备,时间快到了……宝磊你先走,盯好喽,杨涛联系的可不是一个人。”仇笛道。

三个人各司其职。此时,听到了厂里下班的铃声,走廊、通道、院子里的灯依次亮了起来,收工的工人排着队,从厂房里出来,这个管理相当完备的厂区此时可见一斑,早有数名保安守着门,依然检查着下班的工人。

完备归完备,但弊端还是很明显的,几个保安检查几百工人,明显力不从,仅仅是抽捡,很多是草草了事。甚至看到有的工人就那么从检查口走出去了。

对,泄密就是这样完成的,现在流水线的产品,肯定已经在某个人身上了……

……

……

“下班了,捉谍行动,现在开始。”

管千娇兴奋地摁下了发送键,把屏幕上输的信息发送出去了,加进去了唐瑛的测试号码,嘀嘀一响,唐瑛拿着手机一看,是一行字:东西送九玖美食门口,有人等着。

这个不重要,关键是,显示的发送的号码,就是杨涛的手机号,而这个时候杨涛,还在北门路口和人煲电话粥呢。

就用这些设备完成的?

唐瑛又一次看看窗口的折叠天线,两部电脑,连着接几台旧式的手机,手机用数据线连着怪模怪样的电子装备,据管千娇讲,那是个接入网络端口的虚拟机,相当于一台虚拟基站,可伪装成任何你想要的号码,10086都没问题。

想到此处,她哑然失笑,一边发送虚假消息,一边拖住机主,这办法倒是不损,最损的是耿宝磊想出来的歪招,在淘宝上给杨涛买一个妻妾成群套餐,让十几个女生打电话约杨涛。

想清楚此节,她笑出声来了,坐到了管千娇的身边,随口问着:“那边怎么样了?”

“还在和美女聊天呢。”管千娇道。

“能拖住多长时间?”唐瑛现在担心行动的结果了。

“拖多久算多久,那些虚拟女友可不是省油的灯,耿宝磊试过了,能嗲得让分不清东南西北……呵呵,我都没想到,耿宝磊也上路了啊。”管千娇道,在仇笛和包小三的影响下,那位自恃绅士风度的耿小哥,义无返顾地学坏了。

“哎哟……这三个小害虫,真难为他们了。”唐瑛感慨道,不得不承认,这几个害虫起的是决定性的作用。

管千娇目不转睛地盯着目标,一个光点,她笑着的时候眼神一敛猝然道:“哟哟……坏了坏了,这家伙发现了。”

她说着,飞快的击着键盘,设定着号码、频率、然后一摁发送,两手一摊,坐等着看。

“这又是什么?”唐瑛好奇地问。

“这叫呼死你……技术用语叫:定向不间断呼出程序,每隔三秒拔一次电话,自动拔、自动切断,接下来的时间里,他根本不会有机会打出电话去。”管千娇笑着道,给了唐瑛一个得意的眼神。

唐瑛愣了下,笑着补充着:“刚才说错了,害虫应该是四只。”

……

……

“他妹滴,到底尼马怎么回事啊?”

杨涛已经过了晚十八时了,急急地驱车,一手打方向、一手拔手机,一直有女人的电话来,他以为自己混了这么多年人品爆发了,不过爆过头就不对了,等反应过来才知道是网上订的虚拟女友,气得他直骂谁尼马这么缺德。

对了,还有正事呢,联系好的几个厂里工人,下班要交给他东西,谁可知道又出意外了,号码拔了一半,有电话进来了,打断了,他气得一摁拒接……又重头拔号……拔了一半,电话又进来了……拒接……重拔,没拔完又来了……

哟哟哟……车前有人打喇叭,差点和摩托车撞上,他一打方向一个急刹车,那骑摩托车的气得一口唾车窗上,骂了他一句。

哟哟哟……我手机呢,他矮下身,捡着掉座位下的手机,手机疯了似地还在响。

他急了,一关机,踩着油门,飞快到驶向瞳明眼镜厂。

迟了,这时候已经下班了,工人走的走、来的来,上夜班的时间到了,他瞠然看着稀稀落落地厂里,猛然间省悟要坏事了,赶紧地奔出厂边上的超市,拿起公话,要联系那几个人。

咦?对了,手机号码多少?

他使劲想也想不全,一开机,那电话立时又疯也似地响了,气得他机壳一敲脑门,啪唧,摔地上了……

……

……

此时此刻,耿宝磊正站在九玖美食的门口朝瞳明科技的方向望去,从这里到瞳明科技只隔一条街,步行十五分钟就到,有骑电单车的,几分钟就到。

“嗨……东西呢?”耿宝磊看靠边停车的一位,红毛,他叫苏凯,被仇笛堵在厕所里过。

那孩子警惕地看看,不认识,耿宝磊笑吟吟地上前伸手道:“杨哥让我接的……拿来吧?”

“钱呢?”小红毛问。

“给。”耿宝磊捻了三张递给他,小红毛拿手里生气地道:“说好了五百的嘛。”

“这不还没掏完呢吗?给东西。”耿宝磊发个飚,再递两张一扔,成功地掩饰住了自己根本不知道交易价格的事实。

那孩子飞快地从裤裆里掏了样东西扔给耿宝磊,骑着车嗖声走了。

带着体味的东西让耿宝磊很嗝应,捻在手里一瞧,他惊讶了……一幅完整的钛架眼镜框,有点变形,不过在他恶补的资料里,这是没有见过的设计。

“这些熊孩子真叫可恶啊!?”

他装起东西凛然想着,每个新产品的研发不仅费时费力,而且要投入大量资金,就这么被熊孩子偷出来,五百块就卖了。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他现在有点明白为了老董事长不遗余力的外聘商务调查人员的原因了,这外表光鲜的民营企业,恐怕存在的问题比想像中严重,不仅仅是管理上亲戚之间的平衡不好把握,而且这种劳动密集型用工,泥沙俱下的,你防不胜防啊。

又来一位,不认识的,不过包小三在背后指着,步行来的,他到了美食店门口,四下张望着,像是在寻找谁,不过肯定找不到了。

蓦地,耿宝磊这个生面孔站到了他面前,手里还拿着一副镜框,直接伸手:“拿来吧?杨哥让我来接。”

“钱呢?”对方警惕地问,那一脸愁苦的,肯定是被压迫不少年月了,而且是不发加班费的那种压迫。

递钱,交货,这个更奇葩,交给耿宝磊的居然是一把小零件,耿宝磊再细细一看,哎哟喂,是把创意很好的眼镜维护小工具,像一只笔,不过被工人拆了,估计是方便带出来。

在截走杨涛货的思路用的是撒大网,就是凡和杨涛手机通话的号码,都发一条这样的短信,黑事他们估计是不会相互交流的,应该很安全。本来以为能捉到一只两只地鼠,可没想到,来了一窝。先后有三男两女来九玖美食门口接头,耿宝磊用五百块钱的代价,买了一堆产品。

以为这是极限了,NO,最来还来了一位,仇笛一直跟着,他认出来了,这家伙根本就是厂里负责搜身的保安,也玩监守自盗了,贼头贼脑地和耿宝磊接上头了,塞给耿宝磊几块镜片。

交易完成的相当顺利,三人重新会合后,都是很惊讶,没想到这么简单,不过没做停留,赶紧地通知管千娇和唐瑛,这种事虽然不大,可要捅回厂里肯定是轩然大波,而且三个人办的这事也不光彩,为今之计还是先躲起来,省得杨二丙反应过来再出什么意外。

商议之下,几人干脆连夜离开了临海镇,当夜住到了市区。

江州市一处快捷酒店里匆匆开房,当等待已久的摆在管千娇和唐瑛面前时,两人那股子兴奋就别提了,T90钛架、TM201镀金架、T3032镜宝……在提供的产品名录里尚未见到,这意味着什么?管千娇笑吟吟地看唐瑛,两人都在笑,这个自不用说了。

“看来,咱们俩得准备报告。”唐瑛道。

“那当然,明天就该要尾款了。”管千娇道,她有点兴奋地开着电脑。

此时唐瑛好奇地伸手去那些收购的小部件,抱着饮料刚进门的耿宝磊出门拦着,等声音出来,唐瑛已经拿在手里,她愕然问着:“怎么了?”

好像怪怪的,耿宝磊惶然摆手道:“没事。”

再看坐在一旁的包小三和仇笛,都严肃地摇摇头:没事,我们有点兴奋罢了。

肯定有事,那玩意有好几样都是从裤子里掏出来的,能藏着出了厂里检查,可能塞在什么部位可想而知,仇笛嘴角抽抽,憋着;包小三咬着下嘴唇,憋着;耿宝磊紧张地坐下了,看着唐瑛细细把玩、仔细审视,几次想出声,被仇笛掐住大腿了。

管千娇发现不对了,她和这几个货相处的时间长,看这憋坏的样子,肯定没好事,她回头看看唐瑛,一下子反应不过,倒是唐瑛反应过来了,拿着钛架,还有包着钛架的一块眼镜布,鼻子抽抽,自言自语问:“什么味道?怎么怪怪的。”

终于,包小三忍不住了,噗声笑得仆床上了,耿宝磊和仇笛也在低着头吃吃地笑,笑得两位女士莫名其妙,管千娇追问时,仇笛跑了,包小三也跑了,还是拽住耿宝磊,耿宝磊嗫喃半天才附耳跟管千娇说了真相,这下子,连管千娇也笑喷了。

当这个真相委婉地告诉唐瑛时,惊得唐瑛赶紧扔下东西,然后越想越面红耳赤,恨恨地骂着:“气死我了,这几个混账东西,故意的。”

“习惯了就好了,他们干过比这更恶心的事……来吧,我给你描述经过,你组织一下语言,那儿想不通把他们叫回来。”管千娇道。

两台电脑相对着,唐瑛慢慢平复了心态,有关这个经过,需要文字加工一个合理、合法、能放到桌面上的调查描述,不过当她听到三人在网吧窝了几天盯人,把人堵公厕里逼问消息时,还是惊得半晌回不过神来。

“这样写吧。”

唐瑛思忖了片刻,如是说着敲着键盘:“……我调查方人员发现,贵厂员工有数名长期出入网吧,在游戏上以及上网、着装等方面花费较大,明显超过了打工收入,顺着这个线索我们查到了,与他们经常联系的是临海镇一家名为‘二丙’中介的小公司,该公司负责人杨涛,一直通过教唆员工偷窃,并回购赃物的方式,获取瞳明各类产品的最新消息,并出售谋利,种种迹像表明,这种情况延续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没错,这就是一个泄密渠道,管千娇的经验告诉她,这是竞争同行惯用的手段,以前发生过肯定不止一次。这个不重要,她关心的是,这份报告引起的后果,以及能不能换回钱来,因为这目不暇接发生的一切,似乎太过简单了,而且从专业的角度讲,那位连手机被监控都没发现的杨涛,那些偷厂里东西的员工,离商业间谍的水平,实在相差太远了……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08章 言巧未为巧 下一章: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10章 真伪难分晓
热门: 珠穆朗玛之魔1 世界一级保护学渣 进步 病娇狐仙别黑化 神级大魔头 逍遥药仙 武尊天下 巫神纪 大魏宫廷 荆棘与白骨的王国:血腥骑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