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08章 言巧未为巧

上一章: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07章 盗亦有其道 下一章: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09章 贼谍斗宵小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次日上午,结束了网吧生活的三人,结伴出现在北门路上。

 

这是临海镇的主干道,双向六车道,川流不息的车辆行驶在绿树成荫的路上,环境比想像中要好,唯一不爽的是气候潮润,习惯干燥的两位北人身上已经出了不少小痱子,仇笛不时地挠挠,包小三就更夸张了,路过电线杆子,就着电杆,靠在上面使劲蹭蹭,边蹭边幸福地哼哼。

 

耿宝磊可没事,两人这样看得他几次笑得打牙,又路过一根电杆,他指着催着仇笛道着:“仇笛,要不你也去蹭蹭?”

 

“滚!”仇笛骂了个字。话音方落,说得包小三却痒了,靠上了,又蹭了蹭后背。

 

这回连仇笛也看不去了,他哭笑不得地问着:“至于么?也不怕人笑话。”

 

“痒成这样,那顾得笑话……哎呀,真尼马舒服。”包小三蹭了几蹭,舒爽地道着。

 

“痒……是一种轻微疼痛,你越蹭,它就会越痒。挠啊,挠啊……挠……”耿宝磊逗着,边哼哼,边作势挠痒痒,痒得包小三又跑回去,靠着电杆蹭上了,耿宝磊远远看着他,笑得浑身直抖。

 

仇笛指指耿宝磊,气得无语了,这家伙刚认识时候那点绅士风度已经渐近清零了,无节操程度大有赶超两人之势。

 

边蹭边挠边走,四处找着那家中介,耿宝磊追上了仇笛问着:“二柄是个名?还是个绰号?”

 

“我怎么知道?”仇笛狐疑道,方向明确,但目标却不甚清楚。

 

“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总得有个谱吧?哎我说,你们查的对不对啊?外面的中介的,还负责收集商业情报?再说就收集商业情报,也不可能生打生和咱们打交道吧?”耿宝磊一连几问,万事开头难,每一个开局,可能都要比想像中难。

 

“总不能是空穴来风吧?”仇笛道,在网吧后头的公共厕所里,三天堵了七个人,逼着要买眼镜,然后就有三个讲找杨二柄,这个杨二柄现在让他的兴趣可是无穷大了,他判断,如果有别的商业间谍想搜集临海镇的情报时,很可能通过这样一个跳板。

 

说白了,间谍就是坑蒙拐骗的文雅叫法,难道这其中还会有正当的渠道?

 

“就找着,人家不搭理,能怎么办啊?”耿宝磊又多嘴了,仇笛没理他,他话痨也似地追着说着:“再说,你不一定是对的啊。”

 

“是,不一定是对的,但不试,又怎么能证明是错的?”仇笛道了,又把他的思路捋了一遍,就是嘛,从底层讲,像厂里那种工资低、环境差、加班时间长的地方,你还指望他能培养出主人翁精神,还不是能偷就偷点,能拿就拿点?从上层讲,这种家族式企业,还不是能多剥削点,就多剥削点,他们怎么可能关注下面人的死活;从外部讲,你摊子这么大这么好,不想办法剽窃抄袭点,都对不起大天朝的山寨精神不是。

 

所以,不可能没有乘虚而入。如果有,这是他们最直接的渠道。总不可能去收买年薪二百多万的经理人去吧?收买下面的厂长主管之类也不现实啊,他们和董事长是亲戚,一家人。

 

对于仇笛的判断,耿宝磊向来是持怀疑态度的,他不信地道着:“你把人想得太坏了。”

 

“你问他。”仇笛一指包小三。

 

包小三得意洋洋地道着:“你才混过几天,厂里干活不赶紧顺点,那才叫傻逼呢?等人家欠你工钱发不了,你哭吧。哥以前没钱花,上网吧都摸他们两根内存条卖呢。”

 

“看见没,这才叫未雨绸缪,纯屌丝心态。”仇笛赞着道。

 

“你俩是够屌的啊。”听得耿宝磊直翻白眼,凛然赞道。

 

路走了一多半,在沿街一片商铺楼前停下了,生意都讲究个扎堆,这一片除了一个小超市,差不多都是中介了,各家的门前都放着大幅的售房广告,窗上贴着婚介、职介的字样,各家都有那么一两位模样不错的妞坐镇,走了不远就见到一家长方形招牌,上书此次的目标:二丙中介!

 

喀嚓,仇笛持着手机照了一张,回头笑笑道:“看看,简单吧,这号拉皮条的,手里绝对有货。”

 

三人凑在一块咬着耳朵,不多会,分头行动,仇笛带着耿宝磊进去了,包小三贼头贼脑在一溜车里找着什么,很好找,这类惯于搞低成本的中介,那广告就贴在车窗上呢……

 

……

 

……

 

“进去了。”

 

管千娇在电脑前运指如飞,皱着眉头像是在想什么。

 

唐瑛不敢打断,今天才见识了谢总所说这张王牌的厉害,小小的行李箱里,一打开,折叠式天线、硬盘阵列、还有一大堆不知名的电子器件,就在宾馆的房间里,唐瑛甚至听到了仇笛、包小三、耿宝磊三人的谈话声音,她心里直犯怵。

 

管千娇好像窥破了她的心思,无所谓地道着,他们三个知道我随时可以监听,放心,你不是目标,我们没兴趣。

 

从进门那一刻起,调试的录音就开始了,屏幕上显着声波的起伏,传来一声甜甜的女声:

 

“先生,需要什么服务?”

 

管千娇和唐瑛一下子梗脖子了,这太让人想入非非了……

 

……

 

……

 

仇笛和耿宝磊也愣了,一位瘦小玲珑的南方妞暧昧的口吻说这话,不可能不让人想岔路上。

 

“那你有什么服务?”仇笛问。

 

那妹子操着不流利的普通话道着:“找房子啦、找工作啦、找老婆啦、找二手车啦……我们都可以代劳的,两是找工作吧?我们镇里招工的单位很多,要求不那么高的啦……十八岁到四十五岁都可以啦……”

 

说得侃侃自信,用工条件已经排出来了,不料仇笛笑了笑道:“找杨二丙。”

 

“什么?”那妹子愣了。

 

“找杨二丙。”仇笛重复了一遍,那妹子愣着看他,他笑吟吟地道:“我们大老远来的,给你们找点生意。”

 

妹子想了想,狐疑地拔着电话,边拔边看两人,不一会儿放下电话,严肃地告诉两人,我们老板叫杨涛,不叫杨二丙。

 

闲坐片刻,南方妹子看样不怎么喜欢仇笛这个黑大个子,倒是和耿宝磊有一搭没一搭能说几句。听到匆匆的脚步时,仇笛知道正主来了,起身恰恰碰上一位凸嘴高颧、干巴瘦的男子进门,看看两人,怀疑地问:“找我干吗?”

 

“谈点生意啊,难道杨老板不欢迎啊。”仇笛笑着道,话嘎然而止,眼睛瞟着隔间,那人狐疑片刻,一招手,进来吧,推拉门一闭,人家坐下,一言不发地盯着仇笛,像是揣不清来路。

 

仇笛也没有吭声,示意着耿宝磊,作为跟班的耿宝磊很有自觉地躬身,手机屏幕亮着给杨涛看,杨涛一看,是瞳明科技的照片,他征询地看向仇笛时,仇笛开口了:“我想要点眼镜,不知道杨老板有没有。”

 

“买眼镜,你走错门了吧?”杨涛笑了,一笑就能呲出三十二颗牙来,颇有喜味。

 

“应该错不了,我们要买的是,他们还没有开始卖的货。”仇笛道。

 

“不太懂。”杨涛笑了笑,摇头。

 

“其实我也不太懂,不过有其他厂家要,我就来试试,看能不能搞到手,杨老板,愿不愿意帮帮我们?您担心什么,这又不是贩枪贩毒,还怕人知道啊。”仇笛道,表明的身份及来意,对于这些拉皮条的人精岂能不懂,只是生面孔可能有所顾虑,他笑笑,一言不发地看着仇笛,像是审视安全与否。

 

仇笛耐心地坐着,片刻又掏出了烟,软中华,递给对方一支,潇洒地点上,杨涛注意到了,对方用的火机是ZIPPO限量版,虽然分不清真假,不那动作很是潇洒,叮叮两声脆响,火机像长在手上一样,来回在指缝里翻滚。

 

这是雅痞的动作,正常人没这种水平,一个小小的细节打消了杨涛几分顾虑,他抽了口烟道着:“呵呵,不瞒这位先生讲啊,我们一般不和生面孔做这种生意的,所以……”

 

“不不不……您错了,我们之间,是有熟人牵线的。”仇笛道。

 

“有吗?”对方愣了。

 

“当然有。”仇笛掏着口袋,摸出来了一张百元大钞,指着头像道:“他!毛爷爷,我认识他,您也认识他,所以咱们是熟人啊。”

 

“哈哈……有意思。”杨涛笑了,仇笛这玩世不恭的样子,绝对不带一丝体制内的烟火气,更不像中规中矩的公司里出来的人,他想了想,然后出去,开了文件柜子,抽出来一张档案袋,返回来,桌上一扔道着:“那,就这些……五千块。”

 

仇笛没拿,示意着耿宝磊接,有关眼镜生产的工序很繁琐,只有耿宝磊才有耐心恶补知识,他打开袋子,细细一看,有照片,有图样,甚至还有透明胶布贴好复原的纸张,总有二三十页,粗略翻过时,他附耳和仇笛小声道着,确实是瞳明厂里出来的,不过都有点过时了,大部分都是已经上市的设计,不过这东西仍然有用处,最起码能证明,有人在处心积虑地收集有关瞳明的情报。

 

简要一讲,仇笛封好的袋子,手拍着,笑笑道着:“杨老板是试试我们的水平?”

 

“怎么讲?”对方道。

 

“都是些过时的货色,我们想要的,是还没出仓库的……这些东西别说五千,五百也卖不出去吧?”仇笛问。

 

“那我就没办法喽,现有的就只有这些喽……搞再深点,那不能商业间谍了吗?那种事我是不会干的,两位请便。”杨涛笑着道,要拿着那份档案,仇笛没松手,吐口道:“两千,我要了。”

 

杨涛一愣,这是一个远远高于心理价位的数字,他一放手,摊了摊道:“好啊,现金。”

 

这是马仔的事,耿宝磊掏着随身的手包,真皮的,一拉链子,好几万厚厚的一摞,明显地看到对方眼神中闪过一丝贪婪,他慢条斯理地数二十张,扔到了桌上,仇笛一夹档案起身,估计那人没想到这么直接,惶然起身,仇笛一笑回头,吓了他一跳,就听仇笛道着:“杨老板,要不咱们互留个电话?”

 

“好啊。”杨涛乐了。

 

不一会儿杨涛的手机一响,仇笛笑着道着:“我给您发了一条彩信啊,上面有几个样式,好像要出新版,特别是那种钛架、纳米设计,如果您有门路搞到……可别贱卖了啊,我们等着您开价呢。”

 

“好……好。”杨涛有点小兴奋了,很客气地把两人送出门,看着两人拦了辆出租车走人,这派头不错、口音不是本地人、又是有钱的金主,撩得他心里猫抓痒痒似地,回头就关在隔间里,开始打电话了。

 

……

 

“这些真不值两千啊,我估计大部分都是垃圾堆里淘来的。”耿宝磊翻阅着,三人重新聚到了北门路顶头了。

 

“千金买马骨嘛,只要他是,我就不信他不动心。”仇笛道。

 

“这碗饭不好吃的,尼马个搞中介的都抢间谍生意。”包小三有点郁闷地道。

 

耿宝磊说了,所谓间谍,凡窃密的都算,所以他的成份是宽泛的,不独商务公司才有间谍,那些觊觎商业情报利润的,大有人在。

 

“这多好,他们卖情报,咱们卖他们,这也叫谍中谍啊。”仇笛笑道。

 

三人商议着,像在等着什么,不过这个等待的时间可能会很长,因为接下来,是管千娇的表演时间。

 

……

 

对,她在幕后,正解析着一屏幕跳跌的数字,窗台上看不见的电波正把这些东西发送到一个特定的位置:杨涛的手机。

 

“这是干什么?”唐瑛没看太懂。

 

“发送的图片里,植入了木马……以这儿的水平,他应该发觉不了,木马程序可以让我远程读到他的通讯录,以及对信号定位……哦,包小三这家伙挺机灵,车上也塞上去了……等等,我看看,这家伙真不愧是干中介的,光手机通讯录就有一千多人……”

 

管千娇像自言自语,在她面前的屏幕上,像魔术一般不断显出了收到的数据,小姑娘乐得眉开眼笑了。

 

“我总觉得这个还有点问题啊。”唐瑛不确定地道。

 

“什么问题?”管千娇头也不回地道。

 

“他们是怎么找到杨二丙的?他们怎么知道杨二丙和瞳明泄密有关?”

 

“我也不知道。”

 

“是啊,无根无据,就即便是他,能有什么说服力?”

 

“调查是看结果,这不是执法,还要有证据。”

 

“好,我不和你争,假设就是杨二丙,假设他就是潜藏的掮客,这种掮客,怎么可能把消息给仇笛,陌生人,第一次见面,可能给他吗?”

 

“……”

 

“还有,你们这种窃密,万一对方察觉,那岂不是要鸡飞蛋打?”

 

唐瑛一连几问,有眉目,反而更让她揪心了,管千娇听得聒噪不已,没有理会,片刻后,她亮着结果道着:“想要证据吗,这个算不算?”

 

唐瑛凑上来一看,语结了,读出来的通讯录里,有三十多个号码和瞳明提供的员工联系方式吻合,管千娇看看监控的信息,指指屏幕上三个名字道着:“他刚刚和这三个人通过话,三个人都是瞳明公司的员工……你不觉得这太巧合了吗?”

 

这边下单,那边忙着组织货源,货源地肯定就在瞳明公司的生产线上,这样的巧合,听得唐瑛瞠目结舌,她看看管千娇,又想想仇笛,再想想初来乍到不过几天,如果这真是泄密渠道的话,她不觉得匪夷所思,倒觉得过于简单了。不过又掩饰不住那股子兴奋,要是真能找到新产品流出瞳明公司的渠道,那意味着,这单可能性微乎其微的生意,马上就要变成真金白银了。

 

“继续啊,唐主管,还有什么疑问?”管千娇回过头来,笑笑道。

 

那笑有点戏谑的味道,唐瑛想想自己前一刻还一筹莫展,赶紧收敛着露出来的兴奋,她说了:“他们准备怎么干?”

 

“很简单嘛,既然不好找间谍,那就让间谍来找咱们啊……等你把那些还没上市的产品,亮在肖凌雁面前时,还用费口舌吗?泄密渠道有了,间谍也有了,等着他们付款吧。”管千娇道。

 

“这么简单?”唐瑛不信地问,这离想像中那些诡异的商谍,差得太远了。

 

“你翻开看世界上有名商业间谍案,那一宗都不难,无非是利益驱动……当然,不难,是在他们浮出水面之后。”管千娇道。她看到唐瑛又如见到帅哥的兴奋和花痴表情,对于唐瑛除了白痴和花痴的评价,又多了一个特性:财迷。

 

“好,就按他们的想法办,把这三个名字发给他们,咱们全力支持。”这位财迷如是道。

 

苏凯、高志光、王大龙。

 

三个名字,加上瞳明科技提供的简单资料,瞬间发回到仇笛的手机上,仇笛很意外地发现,其中这位苏凯,居然是在公厕里抓到过的那位,看来,瞳明厂里手脚不干净的小毛贼不在少数……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07章 盗亦有其道 下一章: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09章 贼谍斗宵小
热门: 夜行 至高利益 九州·龙渊 死亡循环 永续之镜 一言不合就卖萌[星际] 神仙超市 妙手心医 九星毒奶 恋爱洗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