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06章 商贾聚如潮

上一章: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05章 因利君行早 下一章: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07章 盗亦有其道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距离萧山百余公里,一路高速畅通无阻,改革开放三十年,已经把这里变成了城接城、镇连镇的格局,处处高楼广厦林立,海陆空交通四通八达,几乎已经分不清城乡的区别,在此行的终点站江州市临海镇,一个镇的建制,倒不比内地一座二三线城市差,全镇台资、外资企业超过五十家,产值过亿的企业超过三十家,是长三角百亿明星乡镇。

身处其间,可能更能领略到那些数字带给你的震憾力,满街大街随处可见百万豪车,偶而路过几家高墙围栏的厂房,中英繁体甚至其他语种的标识均有,很多世界知名的品牌在此都变成了中国制造。这里的出口贸易已经做到了五大洲,可能某个不起眼的厂房,产品在欧美市场都会有一席之地。一路所见最能反映这里繁荣的恐怕就数那些林立的楼厦了,十几层、几十层的、玻璃墙的、歌特式的、样式不一而足,让观者恍觉不是到了乡下,而是到了一座后现代的工业之城。

管千娇再一次整整自己穿不太习惯的职业装,深色的,她看看自己的胸前,免不了有点妒嫉唐瑛,为了不让别人误以为她还是个学生。妹,不但换装,而且刻意地打扮了一番,可不管怎么打扮,先天的条件所限,和唐瑛相比怎么也像个丑小鸭。

唐瑛挪挪地位置,和出租司机指示着方向,从临海镇往西六公里,工业园区,一片厂房间,楼层最高的那个就是了,隔几公里就能看到巨幅标识:瞳明科技。

“是排场啊。”管千娇赞了个。

“一个民营企业,产值八个亿,在这里都不算龙头。我听说啊,前几年最出名的一家是家小作坊,生产香味蜡烛出口欧美,一年创汇比一个电子厂还高。”唐瑛笑道,在这里,财富的神话太多了。

那健谈的司机插话了,别看这儿乡下,可没乡下人,都是国外人,为啥呢,一多半移民啦;别看这儿富裕,那该穷的比原来更穷,原来好歹有地有口粮,现在地都没了,你不打工不接受剥削,生活都成问题。

说话乡音很重,两人勉强听懂了一半,到了厂门口下车,却是掩饰不住地有点小兴奋,唐瑛整整自己的衣领,保持着一股子商务范儿的庄重,看看管千娇,管千娇道着:“我是跟班,今天你说了算。”

“就签个协议而已,没有必要这么严肃。对了,我问你,你觉得仇笛有谱没?”唐瑛问。

“你觉得呢?”管千娇笑着反问。

“我觉得没有。”唐瑛直言道。

“同意你的观点。”管千娇附合道,笑着回道:“看来他猜得没错,你还是想死马当活马医啊。”

这把唐瑛噎住了,本来心里就没谱,硬着头皮签约,现在看来,或者自己、或许谢总,都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了,她思忖着了片刻,摇摇头,无语,商务调查生意就是这样,有谱的时候还真不多。

前行着,管千娇提着公文包后面跟着,进了门,门卫通知了一声,两人等待的功夫,管千娇扫了一眼,这座办公大楼周围不少于二十个摄像头,基本没有死角,值守的门卫四人,看得比一所机关还严。

等待功夫不长,从楼里出来一位女人,二十年许,匆匆赶来邀着,路上已经介绍了,老董事长肖云清长居国外,现在掌门人是他的女儿肖凌雁,很低调,在媒体上都找不到有关她的信息。

办公楼十八层,助理带着两人进了总裁办的时候,桌后那位女人眼睛明显愣了下,似乎没有想到从京城来签约的,是两位女人。

唐瑛和管千娇同样愣了下,这位亿万富姐可是突破她们的认知了,普普通通的体闲装,连一件惹眼的手饰也没有佩载,肤色偏黑,扎着一条好看的辫子,如果不是坐在总裁办的桌后,恐怕得被当成邻家姑娘了。

“很意外啊,唐主管,人比照片漂亮多了……请坐。”肖凌雁笑着邀道,土生土长的女土豪,说话还带着乡音。助理给二人端着茶水,唐瑛笑着道:“肖总更让我意外,这么年轻。”

“在我们这一行,年轻意味着资历不足,历练不够,可不算什么好事……谢谢。”肖凌雁接着管千娇递着协议文本道着,随意扫了眼,唐瑛解释着这是双方约定好的,肖凌雁点点头,那股气与生俱来的贵气,让两人微微有点佩服,扫过几眼,她放下了,似乎有点不太相信地道着:“你们确定要接这个单子?”

“如果贵方没有问题,就接了。”唐瑛道。

“我们肯定没什么问题,是孙叔叔介绍的你们,听说你们给华鑫干得相当不错……但我们这里的情况不太一样,这么说吧,公司已经是一个比较完备的运作模式,不仅仅是技术资料、信息、包括人员、包括经销商名单以及产品销量、产量,都属于本行的商业秘密。”肖凌雁道,眉宇间,闪过一丝怀疑,当商人,谁也知道商务调查公司来人是些什么货色。

“这个我们懂,不会触及的。”唐瑛道,两人微微不悦了,这是想让你查泄密,又怕你们本身就是间谍,防备心很强。

“哦,那就好……我安排祝总带你们熟悉一下环境,如果有生活方面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找他,既然是合作,又是孙叔叔介绍来的,有什么不便之处,你们尽可以讲……小郭,你到财务上盖一下章,然后把两位带到祝经理那儿……两位,拜托了。”

肖凌雁潇洒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递给了助理,两人起身告辞,肖总嘛,只是隔着桌子和两人象征性的握握手。那笑容很亲切,不过……肯定是职业性的。

两人在会客间等着助理拿回合同,管千娇小声道了:“唐姐,这里好像不太欢迎我们?”

“何以见得?”唐瑛问。

“她两次提到孙叔叔,恐怕是看在孙昌淦的面子上,而且她那笑容里,我觉得有轻蔑的意思。”管千娇道。

唐瑛愣了,想了想,强调道:“如果你不到三十岁也掌握着亿万财富,不管你用什么眼光看人,别人都会觉得是轻蔑。”

“那是你有一种自卑心态。”管千娇道,这种心态会妨碍一个人的判断。

“看你说的,难道你和人家站一块,有骄傲的机会?”唐瑛很谦恭道。

管千娇一噎,不理她了,侧头又觉得不忿,扭过来继续和她辨着道:“你理解错我的意思了,我是说,她是勉为其难跟我的签约,可能根本不认可这件事。”

“有吗,何以见得?”唐瑛不信了。

“我问你,如果掌门人是你,如果你的企业里有人泄密,你会是一种心态?”管千娇问。

“很生气啊。”唐瑛脱口而出。

“对呀,生气,着急,焦虑,都对,可你看她有吗?根本不当回事嘛。”管千娇道。

好像是,唐瑛想了想确实如此,不过她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猜度,直道着:“人家是大人物,大人物绝对不会喜怒形色的,就生气也不能让你看出来啊……就像咱们,心里再不痛快,见了谢总,见了公司同事,不还得笑脸相迎么?”

“算了,不跟你说了,我怎么就找不到一个和我有共同语言的。”管千娇生气了。

“我很理解你,不过你非要把人往坏处想,我也无能为力啊。”唐瑛道。

“千万别把人往好处想啊,我觉得这次调查会困难重重,可能困难,就在瞳明本身。”管千娇如是道,给了唐瑛一个未卜先知的判断,唐瑛看管千娇这小模样,可有点不服气了。

两人的关系比较微妙,严格地讲,管千娇一行和哈曼并没有契约,不属于上下级,而且是认识不久,不属于关系很近;再加上两人出身差异,这共同语言还真的很难找,等助理把盖好章的协议送回来,带着下楼时,两人已经是无话可谈了。

祝经理的车已经等在楼下了,见到这位祝士平经理时,唐瑛满脸笑容绽放,绝对不是职业性的,那是相当会心的笑容,原因嘛管千娇发现了,这位职业经理人帅得一塌糊涂,浓眉大眼,面色白皙,人长得比江南水乡还秀气,个子还蛮高,就拉过一个长腿欧巴来也不会比他更帅。似乎见到唐瑛也让祝士平惊讶了,握手就握了两分钟,寒喧半天,才依依不舍放开,瞧那眼神大有一见钟情的意思。

恭请上车走时,管千娇看着满眼冒星星的唐瑛暗暗骂了句:“花痴。”

厂子离总部不远,下车又继续着惊讶,这里远没有想像中那么粗放,为了打入欧美市场,早通过了ISO9000的认证,着装、环境、管理都相当规范,车间是生产流水线式的,隔着玻璃能看到无数张面无表情的员工、无数双灵巧的手,在流水线上忙碌,很符合大工业时代抹杀个性的特点,管千娇细细看去,女工居多,年纪都不大,隐隐地对这个环境让她有点反感。

精密模具厂,祝经理带着两位观摩,滔滔不绝地介绍多少员工、多大产值,申请了多少项专利,填补多少项业内空白等等,听得管千娇和唐瑛一愣一愣的,根本不懂嘛,只看到这里和那个机器少的厂不同的地方是……这里人少,机器多。

两个小时后,终于走到了核心的位置,在精密模具厂的二进院子,一座四层楼,隔离式的,瞳明的核心技术要地了。

一进门,保安端着盘子,祝士平不好意思地解释这里的规定,不能拍照、不能通讯、不能带进任何电子类器具。

两人把手机、小PAD、女包齐齐交给保安,跟着祝士平观摩这个核心位置。

现在管千娇其实已经头大了,要说产品,可能流水线上任何一名工人,都可能成为泄密者,就像新产品发布谍照一样,只要价格高于被开除的损失,会有人铤而走险的;精密模具也是如此,只有要百分之五十以上的技术参数,在专业人士眼里,就已经不是秘密了,甚至只要详细拍上几个关键部位的照片,在同行就可以仿制出来。

本来觉得泄密的可能性太大,可走到核心技术部门时,观点恰恰相反了。这里光可鉴人的地板上,能倒映出大厅四周的摄像头,大门有保安,电梯需要刷卡,楼层是封闭式的,一二层是模具,三四层是树脂化工研究,进甬道一共需要三层门禁,透过存存的玻璃,能看到一身白衣的研究人员在忙碌着,管千娇意外地想起了生化危机那部电影,病毒泄露以前,就是这么个井井有序的环境。

所有的观摩就止步于此了,祝士平抱歉地道着:“唐女士,你们最近就只能走到这里,车间和研究所,我会提供一份详细的人员以及背景资料给您。为了不影响正常工作,你们的调查只能低调进行。”

“谢谢祝经理,这里面的人,通讯是如何操作的?”唐瑛问道。

“一样的,手机和电子产品是不能带进工作间的,他们对外联系都是通过有线电话,地下室有一台交换机,内线转外线的电话,我们都有记录,在这里泄密是不可能的。”祝士平很自信道。

“一切皆有可能,没有什么不可能的。”管千娇第一次开口了,不屑道,对于这位黑客出身的,玩得就是秘密。

“这个我不否认。这位女士我想请教一句,假如在这儿泄密,泄密的动机何在呢?”祝士平不愠不火地反问着管千娇。

“利益……背叛的砝码如果压过忠诚的天平,那就无密可守了。”管千娇直接道,所有的泄密无外乎一个原因:利益。

“您这样讲,恰恰证明了这儿不可能泄密,能进入这个研究所的人员,都是本行顶尖的人才,他们的年薪最低都是六位数,最高可能比我这个经理还要高,而且这还不是全部,养老保险、每年红利,都不是一个小数目,恐怕也就瞳明能养得起这么一支队伍,如果有人付得起这儿泄密的代价,那倒不用做产品了。”祝士平笑道。

有钱人呐,腰壮气粗,这一句倒顶得管千娇无言相对了,唐瑛给管千娇使了个噤声的眼色,回头却笑吟吟地看着祝士平,对于这个成功人士表现出来的气质,很让她倾倒,她笑着道:“应该是,我倒想不出有什么渠道可能泄密。”

“这个目前还停留在怀疑阶段,在你们之前老董事长外聘了三家商务调查公司,都是无功而返……坦白说吧,这个行业的商业秘密不在产品上,而在销售渠道和终端上。”

“那么渠道和终端,有过泄密事件吗?”唐瑛问。

“没有。”祝士平笑道。

“既然没有,那为什么肖董事长一力邀请我们?”唐瑛不解了。

“我刚才讲了,怀疑……在咱们这个神奇的国度,山寨和模仿已经成了一种文化,我们产品想一枝独秀几乎是不可能的,每个新品面市,最长一个月、最短不到一周,就会有同质低价的产品出现。”祝士平道,对此,他只能呵呵了。

“但是,据肖董事长讲,同质产品也属于你们申请专利的,在作工、用料方面,同质程度很高。”唐瑛问。

“那,这就说明泄密可能出现的地方了,流水线、模具厂,不管是谍照、还是粗料、只要带出去让业内人士一分析,泄密就完成了。”祝士平道,对此抱以无奈一笑。

经理人和当家人是两个概念,他似乎也有苦难言。

“看来确实如此,我们的调查方向应该在那儿。”唐瑛微笑着,附合祝士平的建议了。

两个人真像一见钟情,相谈甚欢。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管千娇开始暗骂唐瑛了:“白痴!”

确实是白痴,那几千人的厂子,别说查间谍,查一下每个人履历的工作量,就该着搞商务调查的人哭晕在厕所里了。

在管千娇看来,正常的途径,肯定要是争取瞳明科技方面的全力支持,可唐瑛却好,正经事没说一件,就搁那儿使尽浑身解数,生怕人家不给钱似的,这不,观摩结束又回复了初始的花痴状态了,居然答应了祝士平午餐的邀请,两人聊得真叫一个相见恨晚,一直被忽略且被晾到一边的管千娇开始仰天长叹了,不怕狼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啊,她想想接下来一个月要接受这位唐主管的安排就发怵,这那是调查人家,简直是恨不得嫁人家嘛……

……

……

此时另一行队伍也到达了临海镇,是乘着市区到镇上的公交来的,下车伊始,三个人像无业游民一般闲逛着,汽水喝了两瓶,街逛了四条,然后三人你看我,我看你,心里泛着同样的感觉。

惊讶,对,很惊讶,满目绿树成荫,街道干干净净,如果不看那条臭水河的话,环境是相当不错了,关键包小三发现个更大的新大陆了,他兴奋地道,这儿的妞是水灵哈,比屯兵那鬼地方强多了,净是些水桶腰粗的老娘们。

“还行吧,网吧有好几家,不缺玩的;居然还有个青年歌舞团,萧城路饭店不少,肯定不缺吃的,领略下江南风景也不错啊。”仇笛道着,没想到是这么一个舒适惬意的环境。

“就是说话老难懂了。”包小三道。

“没事,我懂。”耿宝磊得意了,对了,两人追问他家在哪儿,耿宝磊却是支支吾吾,像有难言之隐一般,包小三一看他这磨叽样就挖苦私生子,得,耿宝磊也不介意,随你说吧,就当我被抛弃行了吧?

话到这份上包小三倒不问了,或许真有难言之隐,他和仇笛交换着眼色,仇笛剜了他一眼,避开这个话题了,三人逍遥地走着,寻访到了街上的中介,尝试着在这儿租一处房子。

且走且问,不经意就触及到此次的任务了,一行人兵分两路,一路唐瑛正面接触,一路仇笛带着人先住下来,这事耿宝磊是颇有意见,这不又问了:“仇笛,这事咱们是不是再商量一下,这人生地不熟的,咱们别没头苍蝇乱转啊。”

“你想怎么办?”仇笛问。

“瞳明科技专程从京城请咱们,衣食住行肯定都有招待,再说调查,你不可能从外围开始啊,你看这地方,可不像屯兵镇那儿,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耿宝磊道,抬头示意着无处不在交通监控、楼宇监控,像是提醒两人别胡来。

仇笛看了几眼,笑了,黑黑脸膛泛着戏谑的笑容,盯着耿宝磊,耿宝磊歪着头看着他,不可能不置疑了,片刻仇笛一指他斥着:“傻X,你比包小三还蠢。”

他掉头就走,耿宝磊追着问什么意思,仇笛掰着指头数着:“这地方遍地监控,那厂里肯定管得相当严,想偷点拿点出来没那么容易;如果有泄密,那肯定相当隐敝,都知道你去查了,你能查得着?而且已经有三家商务调查公司的前车之鉴了,他们难道比咱们还差?”

“我们差吗?”包小三不服气了。

“你就别提了,你不差,你是很差的级别……不是我替咱们仨自卑啊,确实不行,当间谍都当不利索,别说查间谍了。”仇笛道,很中肯,很严肃。

这问题就来了,耿宝磊纳闷地问着:“那你还接单?”

“嗨,我懂了,这不蒙头撞大运么,说不定能碰着呢。”包小三呲笑道。

“对,我就喜欢三儿这乐观态度。”仇笛道。

“你们别开玩笑,仇笛,你到底怎么想的?那么牛逼哄哄地接单,我还以为你有谱了呢。”耿宝磊道,仇笛脸不红不黑笑着回道:“都没到过这地方,有个屁谱。”

“那你还装模作样搞什么明暗两条线?”ωεn人$ΗūωЦ耿宝磊斥着。

“俩女人跟屁股后你不嫌烦啊?把她们支走,咱们在一块多自在,是不是啊,三儿。”仇笛问。

“就是……光看着眼馋,尼马又不能上。哎仇笛,你说唐主管那么漂亮,上回你不在,她和谢总去北宁接我们,我咋觉得她和谢总睡过?”包小三心思明显不在正道上。

这问题仇笛兴趣来了,兴趣盎然地问:“何以见得?”

“这都出来自己接单了,上位了……不陪领导睡,那能有机会啊。”包小三判断。

仇笛严肃地一竖大拇指赞道:“真有眼光啊,哈哈……搁你这么一说,我都觉得不止睡过一次,哈哈。”

两人奸笑着,交换着龌龊想法,耿宝磊落后的几步,他听得不堪入耳,想拂袖而去的,不过想了想,还是追上来了,他不加入这个话题,可他,却更不想离开这个团队。

果如仇笛设计,中午在九玖名厨大块朵颐一番,下午钻进网吧,一个玩游戏,一看看电影,两人玩得不亦乐乎,似乎根本没把这次商务调查当回事……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05章 因利君行早 下一章: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07章 盗亦有其道
热门: 死对头的信息素超甜 暗香 [综英美]我在超英世界植树造林 心理罪·画像 我把反派养大后他重生了[穿书] 最强技能系统 必须每天和死对头秀恩爱 元尊 崛起复苏时代 人骨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