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05章 因利君行早

上一章: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04章 志大徒遗笑 下一章: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06章 商贾聚如潮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首都,飞往萧山的0575次航班缓缓合上舱门,起飞间隙,机舱播放着安全须知,甬道里,三位空姐随着播报做着逃生的姿势,习以为常的乘客各忙其事。

机舱中段,仇笛拎着管千娇的行李随手一放,合上了行李盖,本来想坐一起的,可不料包小三抢着窗口的位置坐了,仇笛又心不在焉的坐下了,让心里打着小九九的管千娇有点小郁闷地坐到相邻的座位上。

前脚回京,后脚出行,几个人还没有从山里兴奋中回味过来,又一次踏上旅途了。这一次可没有上次兴奋,唯一和上次相同的是,任务还是个谜,唐瑛已经先行一步,在萧山等着他们了,说是有一项评估项目,让几人携同商议。

系安全带、关手机、平板,这些常识问题,耿宝磊一直提醒包小三,包小三显得心神不宁,耿宝磊好奇了,这神经大条的货,什么时候长出心肝肺来了,他坐在中间问着:“三儿,咋啦?马上又要有单挣钱生意,你怎么一点也不兴奋?”

“谁说我不兴奋了?”包小三反问道。

“你这样子不是兴奋啊,像是害怕?”耿宝磊道,看看包小三瞪着大眼,有点惊恐的样子。

“我还就是有点害怕……我特么只打过飞机,没坐过飞机啊。”包小三诚恳地道。

仇笛噗声喷笑了,耿宝磊咬着嘴唇,气着了,噎了半晌才道着:“和打。飞。机差不多……嗖,刺激一下,然后就没感觉了。”

“真的?”包小三不相信地问。

“你怕个什么呀,满舱旅客,就你最不值钱,看在别人的份上,也不能出事故啊,你说是不?”仇笛安慰道。

哟,还就这种安慰有效果,包小三一想,一拍胸脯,强自镇定了,他看看耿宝磊一副没事人的样子,又看看仇笛很坦然的样子,悻悻然地道着:“装什么逼呀,装得好像你们天天坐飞机似的。”

“我五岁就坐过,还是国际航班。”耿宝磊不屑道。

仇笛耳朵竖了竖,稍显讶异,包小三一听却是呲着小虎牙斥着:“哇,坐那么久都没赶上回空。难?你也太背了。”

得嘞,驴嘴不对马屁股,难以交流,耿宝磊气得和仇笛换了座位,坐到中间的仇笛可没有交流困难,他见包小三着实有点紧张,打着趣问着:“三儿,你不是说有钱回家娶个媳妇日不?理想实现没有?不会和我考教师一样黄了吧?”

“没赶上回去,不过我把事给办喽,我勾搭了一少妇。”包小三兴奋了。

“吹吧,我就见某些人打过飞机。”耿宝磊回敬了。

包小三丝毫不着恼,得意了,仇笛愕然看看,几人在京城换了租的房子,去襄山县之前呆了好些天呢,说不准还真发生过点小黄故事,特别像包小三这号精力过盛的,他好奇地问:“干什么的?漂亮么?”

“我老乡。五棵松那片出早点卖油条的。”包小三幸福道,敢情勾搭了个油条娘,耿宝磊笑得头一下子碰前座上了,前座一回头,他赶紧道歉,仇笛憋着笑,艳羡地看着包小三,小声问:“上了?”

“上了。”包小三道。

“真上了?”仇笛问。

“真上了,一晚上,上了六回,离一夜七次郎就差一回了。”包小三道。

“这个……这个……绝对是吹了啊。你就打飞机不至于六回吧?”耿宝磊插进来了。

“真的,你特么怎么不信呢?我老去她那儿买油条豆浆豆腐脑,没几天就认识了,一说是老乡那就更近了,有天我帮她收了收摊,发现她是一个人,多饥渴啊……我就那个……”包小三咬着嘴皮子,两眼发愣地道着。

“你那个了,我相信……你那个了六回,绝对不可信。”耿宝磊道。

“你忘了,咱们在屯兵带的淫羊藿?那玩意真厉害,我少喝了点,然后就兴奋了一晚上……哎哟那娘们浪。得,叫。床叫得都快哭了……本来我准备睡一晚上给她几百块钱,反正现在哥不差钱……可你猜后来怎么着?她不但不要钱,还倒管了我两顿饭……”包小三兴奋两眼放光,生怕他们不信地似地强调着:“就去仇笛家前一天,这我能骗你?没看把我累得,在路上一直睡觉。”

仇笛和耿宝磊面面相觑,敢情这个坑货的的确确是把事办喽,而且还赚了两顿饭。

“厉害,这样也行?”耿宝磊该着惊讶加羡慕了。

“来,三儿,这个故事肯定精彩绝伦,给宝蛋扫扫盲,神态、姿势、声音,务必详细,你瞅宝蛋这样,还纯情着呢,是吧。”仇笛教唆着,包小三兴奋地两眼放光,钻在座位靠背后,给两人描述不堪入耳的故事了,等一会儿讲完了,飞机已经上天了,他仅仅感觉到了点微微的不适,尔后瞠然地看着面红耳赤的耿宝磊、一脸坏笑的仇笛,他有点生气地道着:“你俩成心是不是?光顾着讲,把坐飞机爽那一下都给误了,还没感觉呢就上天了……”

“不不,我们有感觉,你讲的,比坐飞机、打。飞机都爽,呵呵。”仇笛笑了。

“听的,比干的还流氓,没法说你们俩。”耿宝磊平定着心情,侧过脸了。

三人窃窃私语的,让管千娇看得眼热了,航班中途她和耿宝磊换座位,耿宝磊巴不得清静呢,直接换之。坐到了仇笛身侧,包小三初次坐飞机的兴奋劲还没下去,直请教着仇笛飞机掉下去是个什么光景,仇笛说了,就和打飞机一样,精尽人亡呗,还能有什么结果?

这话恰被管千娇听到了,她瞪着仇笛,又看看包小三,包小三赶紧解释着:“别看我,我不理他,他非跟我讲黄。段子。”

“不是吧?你还有这心情?”管千娇看看正襟危坐的仇笛。

“瞎高兴呗,总不能一直自己个郁闷啊。”仇笛笑了笑。

“哦……那我就放心了。”管千娇道,这话听得包小三开始郁闷了,他牢骚了,直斥管千娇偏心,对他缺乏客气以及温柔,管千娇笑眯眯地回道:“那现在我温柔地告诉你,扭头,看飞机下的棉花堆吧……我和仇笛商量点事,别偷听啊,偷听小心扣补助。”

威胁了包小三一句,管千娇把一摞厚厚的资料递给仇笛了,包小三一看,却是留京时间里看过的,没甚新意,就是些间谍的案例,仇笛却是头回接触,看得很仔细,一个大文件夹子,一半是见诸媒体的报道,一半是行内的故事,仅仅是故事和故事显示的结果,可能谁也无从知道,故事的主人公是谁。

在某一页上他停住了,浏览过后,沉思片刻,管千娇看到了,那一页的内容是京城首例偷拍引发的刑事案件,过程不繁复,偷拍的被发现了,遭到了殴。打,不治身亡,她凑近了点问着:“什么感觉?”

“你指什么?”仇笛反问。

“我指,这活不是那么容易的,风险很大。”管千娇道。

“想吃羊肉就别嫌膻,打死活该。”仇笛道。

这个评价,可让管千娇无法准确揣摩到仇笛的心态了,她目不转睛地看着,仇笛也在翻阅着,首例以侵犯个人信息量刑的案件,首例电信泄密获刑的案件,都与京城的所谓的私家侦探、商务调查公司相关联,这些人,都是行走在雷区中的人,言行稍有不当,就有触雷的危险。

良久,他合上了本子,若有所思。

“这一行正面的东西,可能没人知道,但负面的东西,就没人不知道了。”管千娇道。

“不对吧,这行还有正面的东西?”仇笛问。

“当然有了,比如某一单生意,赚了多少;比如某个调查员,身家到了多少……不算正面的吗?”管千娇问。

“哦,应该算,但你挣不了多少,大头都在公司,底层没有渠道,也没有可信度,离不开公司这个平台的介绍;平台也离不开下面人的小动作,归根结底,风险我们担着,利润公司拿着。”仇笛笑道。

“差不多吧,但你不可否认,个人拿到的,比打工要多很多倍……而且,这些积累,有一天你自己也能组建一个自己的平台。”管千娇接过了仇笛递过来的资料,笑着道。

“没想那么多,先干着吧,总比漂着强。”仇笛道,说到此处,却是浓浓的落寂之意。

落榜的阴霾看来并未散去,好半晌管千娇都不知道该劝慰一句什么,或许,不用劝慰,她意外想起了仇千军讲那个故事的眼神,同样出现在他儿子身上,很无奈,却很决然,因为除了往前路,再无路可走。

飞行的时间并不久,包小三刚被落地的颠簸吓了一跳,已经到站了,他悻悻然道着,不过如此嘛,吓得老子都没睡一觉。

这个夯货除了关键的时候不掉链子,其他时间链子就一直是掉的,刚下飞机就嚷着热,进了候机厅,当众脱了外套不说,还换了裤子,这么堂而皇之,倒把看到他的人,看得脸红了。

候机厅门口,唐瑛已经等在那儿了,笑吟吟地在人群里和诸位招手,出了门,早有租好的商务车,带着一干人直驶酒店,不得不承认,这位唐主管还是颇有魅力的,浅色的OL装、丝袜高跟的,再配上蜷曲的披肩长发和亲切的笑容,绝对是一副能勾人欲望的祸水形象。

车上包小三几次要和仇笛说悄悄话,被仇笛瞪一眼吓回去了,不用说,肯定发情了。

下车唐瑛和管千娇相携前行,终于把憋的着包小三解放,耿宝磊知道他要胡说,警告他道着:“职场有个要点,不要说给你发薪水人的坏话。”

于是又把包小三憋住了,仇笛笑着道:“三儿,别憋着……咱们每人用一个词形容,赞美一下如何?我先来要不?美女。”

包小三眼珠一转悠,眉飞色舞地道:“硬了。”

仇笛小声又道:“熟女。”

“中出。”包小三对道。

“野外盗。撮。”仇笛道。

包小三急中生智对道:“完全凌。辱。”

听得耿宝磊哭笑不得,加快步子,要脱离这俩货的下流对话了,包小三喊着他道:“别跑啊,笨死你啊,你对一个‘极限潮。吹’不就行了。”

“哈哈……别跟他说,这个上面,他是文盲。”仇笛哈哈笑着,揽着包小三,他太喜欢这夯货的无忧无虑了。

……

ЖЖЖ

“大家辛苦了,事情比较急,需要和你们一起讨论一下,先看这堆资料。”

众人进屋,里外间的商务包间,一个小小的会议桌,又一单任务排上日程了,三人看着电脑屏幕上放着一个工业园区,看着手里的介绍材料,唐瑛开门见山,直入主题了,她有点兴奋地看了仇笛一眼,期待很浓,仇笛笑了笑,未作回答。

“瞳明光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这次的委托方。”

“下属两个眼镜制造厂、一个精密模具厂、一个光学研发中心。”

“委托是这样的,瞳明科技在同行中以设计和眼镜精密模具著称,但近两三年来,他们的产品屡屡被仿制,最近的一次,新产品上市不到一周,仿制品就出来了,他们一直怀疑公司的内部有商业间谍,这次委托我们哈曼公司,挖出内部这个商业间谍。”

“大家商议一下可不可行,如果可行,委托合同需要注意的事项,我可以告诉大家这次的标的金额,对方开价一百万,当然,是能抓到间谍的前提下。”

“对了……这份委托说起来和你们也有关,瞳明公司的董事长肖云清,和华鑫的老总孙昌淦是朋友,是孙总介绍的这单生意。”

“……我现在能拿到的就是地址和公司简介,大致情况就是这样。”

边看,唐瑛边简略地介绍了一下,话意刚落,包小三开口问着:“一百万,分我们多少?”

“这个你可以问千娇,正常是三七开,公司也有风险,要负担你们的前期费用。”唐瑛道。

“哇,分我们七十万?”包小三兴奋了。

“想死你啊,倒过来就对了。”耿宝磊翻了他一眼。

包小三看唐瑛笑吟吟地,却是不好意思还价了,个人之于公司,肯定是公司说了算,委托方是不会和私人达成这种交易的。耿宝磊翻看着简介道着:“唐主管,仅仅是怀疑,未必就真有啊,万一没有呢?现在产品的同质化很严重啊。”

“好,一语中的。”唐瑛一指耿宝磊,欣赏地道:“仅仅样式相仿可能还引不起瞳明的重视,关键是作工,他们主要产品是光学镜片和眼镜框架设计,每个产品都有独立的模具,每一种框架,都有不同的作工,模具很容易相似,但产品的质量,比如镜片屈伸光准确度、框架的韧性、弯曲度,就不容易仿制了,而他们发现的产品,几乎能达到同等质量。”

管千娇接上了:“那说明,技术资料可能外泄?”

“对,关键可能在研发团队里。”唐瑛道。

“这个不容易找啊,对于那些技术人员,泄密可能仅仅就是几行数字,一张纸或者一个短信的问题。或者,产品没上市,样品就流出去了。”耿宝磊马上窥到难度所在了。

“正因为难,所以这份合同才值一百万。瞳明正在研发一种纳米技术的眼镜框架,据我所知,有不少同行在觊觎他们的新产品配方啊。”唐瑛道。

“对方开出的条件呢?”管千娇很专业地问,这种事,属于盲人摸瞎马,在未确定之前,他估计瞳明也是怀疑。

“订金五万,时间一个月,不能接触公司的核心部门,不过,可以对员工的背景进行调查。”唐瑛道。

管千娇一撇嘴,摇头道:“这就难了。”

“所以,才把你们几位精英召开。”唐瑛玩笑似地道。此时她看向了仇笛,仇笛在蹙着眉看着委托合同,对于这位,唐瑛的感觉就比较复杂了,那样子,仿佛是入行数年的老手一样,轻易不愿意开口。

好半晌,这个讨论可行与否无法达成定论时,唐瑛邀着仇笛道着:“说说嘛,仇笛,你是什么看法?”

“你应该把话说完啊,别像上次,让我们糊里糊涂走多少弯路。”仇笛道。

“你怎么知道我没把话说完?”唐瑛好奇地问。

“那是因为,你所说的难度还不至于这么个大桃子留给我们。”仇笛道。

“什么意思?”包小三没明白。

“傻X,就是说太难了,没人接才能轮到我们。”耿宝磊明白了,他道着,有点不悦地看着唐瑛,包小三懵然看看众人,奇也怪哉地道着:“不算难吧,咱们在屯兵抓了好几个呢。”

“去去,你闭嘴。”管千娇开口了,两地根本没有可比性,那是个三不管的蛮荒地带,而这里,是遍地监控和门禁的现代化企业。

“很好,能看到这一点让我很佩服。”唐瑛丝毫不以为忤地道,她像尴尬一般,把玩着手指,看着仇笛道:“没错,难度很大,同行里先后有四方、东方亨特、任安三家商务调查公司在这里试过水,结果嘛,一无所获,那点订金还不够调查的经费开支,瞳明的董事长肖先生专程到过京城,和谢总谈过,这些情况他已经讲明了。”

“公司是什么态度?”管千娇问。

“谢总的意思是,由你们定,如果决定接,就全力以赴,方案你们说了算;如果决定不接,他再委婉地回绝对方,生意不成仁义在嘛,这种事,还真不是那么容易办的,特别是在这公司几千多名员工里找到泄密者。”唐瑛道,像刺激一般,黑白分明地眸子,盯着仇笛。

“接。办不成超过预算经费,我们自己承担,不过如果办成,五五分成。”仇笛扔了委托道。

包小三抚掌大乐,直竖大拇指。耿宝磊笑着看了眼,未做表示,管千娇笑了,这个难题,又要扔回公司了。本来以为会很为难的,可仇笛答应的这么轻松,反倒把唐瑛震惊到了,她张口结舌看着仇笛,仇笛笑问道:“既然是精英,就应该有精英的价格,反正这是死马当活马医,万一医活呢?”

“你……”唐瑛来回侧头看看仇笛,小心翼翼地问:“能告诉我,你这么大自信的来源吗?”

对呀,刚接触可还不到几分钟,唐瑛已经在这里一周了,还是无法下手,她掩饰不住地好奇,又一次审视着仇笛。

“对于能否完成委托我可不自信,我的自信是,这个分成条件,不管是你,还是谢总,都会答应的,对吗?”仇笛反问道。

又把唐瑛问住了,说白了,这次也确实是个驳不开面子的权宜之计,找那些深藏不露的商业间谍,可比当商业间谍难多了,她默默地看着仇笛,仇笛笑着又道着:“还有一种解释是,因为你显得很不自信,所以我就越自信。”

几个看着唐瑛被噎得尴尬的表情,吃吃地笑了,她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仇笛是对讨价还价有自信,而不是对完成委托有自信,她有点忿意地结束了商讨,不过在请示谢纪锋之后,确实印证了仇笛的自信。

谢纪锋从不拖泥带水,还是惯用的两个字:成交!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04章 志大徒遗笑 下一章: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06章 商贾聚如潮
热门: 狂武战帝 黑质三部曲1:黄金罗盘(黑暗物质1:精灵守护神) 七侯笔录(笔冢随录) 末日边缘 闪电下的尸骨 静州往事 蛮荒风暴 和离行不行 幽暗主宰 地心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