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02章 山远无喧嚣

上一章: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01章 千里路迢迢 下一章: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03章 夜静闻兵谣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清泉石上流,明月松间照。

这是对大山深处最直观的写照。晨起的行人在山间,能看到破晓时分的最后一轮月色,踱步在薄雾冥冥的山间,静听着脚底沙沙的声音,耳闻着技头叽喳的鸟鸣,呼一口清新冷冽的空气,似乎还能闻到空气里松柏的木香,会让身处其间的人,忘记一切喧嚣,独独沉醉这世外桃源般的化外之地。

嗖……一声弩响,直射向山间的田里,新收的玉米茬间,一只灰色的兔子刚蹦起来,瞬间仆倒。

“我操……厉害。”

包小三奔着,奔到了田间,提着一只被射中颈部,还在挣扎的野兔,回头向持弩的仇笛竖着大拇指。

“你太破坏风景了。”

耿宝磊看了得意的仇笛一眼,埋怨道,他刚刚想起一句什么诗来着。

“那你中午别吃啊。”仇笛笑道。

“不能因为吃,就漠视小动物的生命嘛。”耿宝磊辨道。

嗖,又是一弩,却是直直地射向耿宝磊身后的方向,仇笛顾不上说话,边追边拉弩绳,包小三见一只兔子屁股上扎着弩还在跑,着急地喊着,却见仇笛在奔跑着,端着弩嗖声又是一弩,片刻,他高高地拎着兔子耳朵喊着:

“哈,你们有口福了,秋后的兔子,是最肥的时候。”

哎,耿宝磊摇摇头,似乎耻与这两位为伍,包小三眦眉瞪眼训着他:“拿着。”

“我不拿,血淋淋。”耿宝磊有点抗拒,实在不忍看到小动物垂死的眼神。

“那算了,中午我们吃兔子,你吃红薯啊。”仇笛刺激道。

“那怎么可以?君子远庖厨,不等于君子光吃素啊。”耿宝磊严肃地道。

“想吃你还说个屁。”仇笛直扔着,耿宝磊哎哟声接住了,包小三趁势也放他手里,两人兴致高昂,往外蹿了几里地,从坡上一直钻到涧底,走到河边的时候,又窝着打了只兔子,掏了一窝鸟蛋,仇笛口哨声唤着,家里那几只小土狗闻声早撵过来了,围着准备洗兔子的仇笛汪汪乱叫。

看来没少干这事,耿宝磊远远地躺着,洗着手上的血迹,闻了闻,好腥的血味,仇笛却是捋着袖子已经干上了,剥着兔子皮,小刀子一划,内脏一扔,端得是麻利无比,四只土狗哄抢着,不一会儿,一只兔子就剩了血淋淋的一挂好肥的肉架。

“仇哥。”包小三凑上来了,拿着手里的弩。

“一叫哥就没好事,想学这个?”仇笛问。

“对呀,好拽啊。”包小三羡慕地道。

“拉倒吧,这玩意武器级别的,根本出不了山,带这玩意进城。罚款加拘留。”仇笛道。

“不能吧,这么严重。”包小三看着黑黝黝的,不起眼的弩架,又是好奇地问着仇笛道着:“仇哥,你爸是不是武林高手啊,大清早起来,我看他在练拳。”

“是退伍军人吧?”耿宝磊道。

“又没问你,好像是你爸似的。”包小三斥道。

“你个傻X,不都叫仇叔老兵嘛,是不是啊,仇笛。”耿宝磊道。

这好像是正确答案,仇笛点点头,耿宝磊一得意,包小三就生气,拉着弦作势要射耿宝磊,却不料奇了,疼得他直吮手指,愣是挂不上弦,仇笛回头坏坏笑时,他才省得这玩意不简单了。

“我爸做的,枣木柄、钢丝弦、排竹弹杆,二十米内能射死一只狼狗,你以为是玩具啊。”仇笛笑道。

“就玩具你也不会玩啊。”耿宝磊取笑道。

包小三可有点糗了,一转眼,他将着耿宝磊道:“别得瑟,哥有一样本事你学不会,想不想知道,这四条狗里,那条是母的?”

“哪条啊?”耿宝磊低头瞧瞧,走近看看,还真分辨不出来,再抬头时,包小三贱笑着解释着:“就那只,在你脚边,闻到你味道想和你亲近的。”

哎呀,这把耿宝磊气得,不跟他搭腔了,拣了块干净的石头坐在河边,看看专心致志洗兔子的仇笛,又看看早忘记来意的包小三,他寻着话题问着:“仇笛,考的怎么样?”

“笔试早完了,前天面试回来,还不知道结果。”仇笛道。

“笔试结果也没出来?”耿宝磊问。

“出来了,94,排第二。”仇笛道。

哟,耿宝磊一下子好失望的表情,包小三明白了,心直口快地道着:“耶,完啦,还说带上你出去打工呢,你要考上了,我们不白来了。”

“咦?你们不是说来休假了?”仇笛反问道。

包小三自知失言,赶紧捂着嘴,不迭道着:“是休假,这不顺便拉上你更好……你知道不,唐主管说,咱们现在相当有名气地,京城里商务调查公司这一行当,都知道咱们接了华鑫国旅一个大单,好几百万呢。”

“又不是你挣了几百万,你高兴个毛啊?”仇笛道。

一念至此,小三又有点气愤了,懊丧地道着:“就是啊,本来觉得咱们一人拿了十万不少了,谁知道特么还是个零头。”

“不错了,没有哈曼这个平台你什么都不是;没有哈曼的操作,咱们就知道消息,你也和华鑫搭不上线啊。”耿宝磊道,商业模式里,个人是次要的,平台和个人之间是双赢的关系。这一点,包小三就即便想不开也接受。

但让耿宝磊有点奇怪的是,仇笛听到这消息也是无所谓的表情,仔细地洗着三只兔子,像听到了一件不相干的事一般,他问了:“仇笛,你对从事这个事一点兴趣也没有?”

“对啊,仇笛,你应该有点吧,咱们在屯兵玩得转,可全靠你了,知道宗鹏程怎么样了么?居然玩失踪了,银行告了几家房地产商里面就有他,资不抵债,最后还欠几千万,据说经侦正抓他呢。”包小三笑道,最后才把要说地讲出来:“不是你,他都混不到这么惨,华鑫未必能干那么顺当,渡假村施工都快完了,我听唐主管说,施工的司机、招聘的服务员、还有影城不少人,都是鹏程的原班人马。”

仇笛有动作,抬头,回头看看两人,笑了。他道着:“我们只是拣了个现成,其实就没有我们,事情还会像这样发展,咱们接触屯兵的时候,那时候鹏程已经被套住了,后来的项目只要是假的,他就在劫难逃。有没有我们都是这个结果,只不过时间差异长短而已。华鑫的错误只在于一味取利,只要他们借此机会做个亲民表态,很容易取而代之的,老百姓不一定认那个人,但肯定能认识实惠。”

“有,和没有还是有差别,最起码在祁连宝的事情上,你处理的就非常好。”耿宝磊道,真心实意地赞道,祁连宝投案自首,换来了华鑫对胡雷的负责,换来了华鑫对整个屯兵镇留守人员的关照,此时看来,除了出局的宗鹏程,是最好的结果了。

“不是我处理的好,他本来就准备这么做,他放不下那个心结。”仇笛道,头也不回地说着:“就像我,也放不下心结……假如有份体面的工作,有个安稳的环境,谁又愿意老在陌生的城市漂着,啧。”

这心结看来都放不下,耿宝磊不劝了,来时有点恐惧,呆了一天都觉得有点留恋,这个好心静的地方,让在城市生活惯了的人,确实是耳目一新的感觉。

洗完兔子,三个人、四条狗、懒洋洋地回家,一轮旭日,已经慢慢地挂上了头顶。

山里是没有啥时间观念的,回了家,仇笛妈妈在推辗子,两米圆的大石辗子,儿臂粗的杆,管千娇好奇地帮忙,这里之于她也是一种处处新鲜的感觉。耿宝磊和包小三两人看着仇笛收拾玉米,暖洋洋的晒着太阳,居然迷迷糊糊就睡着了,等到管千娇和仇笛妈妈辗完,汲水和着新辗的玉米面,把他两人叫起来,已经是半上午时分了。

“阿姨,我来试试……三儿,你看火。”管千娇指挥着,接过了仇笛妈妈的大面盆子。

近距离打量,仇笛妈妈和仇笛可不大一样,最起码没么黑,而且人显得很慈详,说话轻声细气的,总是笑吟吟地看着别人,特别是看耿宝磊可亲切了,总是唠叨一句,瞧这孩子,可比我闺女还俊。

“阿姨,我叔呢?”包小三问。

“阿姨,咋不见您闺女呢?”耿宝磊问。

“阿姨,放两缸水够吗?”管千娇也在问了。

没活干的倒比有活干的还忙碌,有人说话,仇笛妈妈显得格外高兴,一会儿说了,你叔上山看看,又一会儿讲了,他姐早出嫁了,就等着给他成个家,我和他爸这辈子任务就算完成了。再一会儿又看管千娇了,赶紧拦着,哎哟,闺女,面不是这样和的,你手劲不够,我来。

果真不行,管千娇怎么使劲面也是不规则形状,到了仇笛妈妈手里,几下就成了一个光滑的圆形,她手拽着面,在手里揉捏着,不一会儿,高梁杆做的蒸笼壁上,就有了一个又一个好看的微型山包。阔底尖头,中空,黄澄澄的颜色。

“哇,这是传说中的窝窝头啊,快成绝响了。”耿宝磊笑着道。

“饭店里有,一般几十块呢。”包小三道,虽然他是乡下人,但对乡下,还真不太了解。

“那机磨的玉米面粉,比这种手工制品可差远了。”管千娇拍着照片,拍照的时候才惊讶地喊了声:“哇,这里根本没信号,阿姨,平时你们怎么样和外面联系?”

“哈哈,傻丫头,这儿有什么和外面联系的?”仇笛妈妈好奇怪的反问。不过还是告诉她了,得往高处站才有信号。

哦,也对,这地方自给自足的,还真不需要和外面联系什么。菜粮自己种、鸡狗自己养,对于,房后还有个猪圈,老母猪都育下一窝仔了。

“看什么?”管千娇愣怔时,瞪了吹火的包小三一眼,包小三笑着呛她:“阿姨说你傻丫头,呵呵。”

“你才傻呢。”管千娇轻轻踢了包小三一脚,装起了手机,追在仇笛妈妈背后问着:“阿姨,仇笛哥考上老师了没有?”

“不知道,他还没说。”仇笛妈妈随意道着。

“我知道。”耿宝磊道,管千娇一问,耿宝磊促狭笑道:“结果还没出来。”

惹得管千娇一个白眼,她却是心系着这事,问着仇笛妈妈道着:“阿姨,仇笛要考不上,是不是还得出去找工作啊。”

“他的事,他自己当家。女大不中留,儿大不中用啊,都二十好几了,也不见找对象,我昨晚还和他爸说了,他爸也是个凉性子,不闻不问的。”仇笛妈妈不无埋怨地唠叨着。

这话听得包小三竖耳朵了,他回头看看老人,又看看管千娇,笑着道:“阿姨,您别着急啊,这不对象上门了么?娇给你当儿媳妇怎么样?”

“啊?”管千娇吓了一跳。

“哦,我看不错。”耿宝磊帮腔道,管千娇回头追他,他笑着跑了。

追不上耿宝磊,管千娇拐回来,又踢了包小三两脚,那气恼的羞样子,把几人逗得直乐。把担水回来的仇笛可看懵了,直问咋回事,管千娇警告两人,可不料当妈的却多嘴了,笑着说都在商量给你娶媳妇呢。一句话听得耿宝磊和包小三笑翻了,管千娇却是莫名地羞得无语相对,直喊羞死人了,捂着脸奔进屋里了。

窝头,大白菜,炖野兔,一顿喷香的午餐,吃得几位来客叫好不迭。

阳光、鸟鸣、狗吠、青山做枕、蓝天作幕、躺在山坳里就是一种无上的享受。

仇笛的偏屋房间让给管千娇了,三人睡在放粮食的阁楼上,家里备战备荒似地,一屋子粮食,午后三人并排躺在屋前的草地上,仇笛撵走了老在身边拱的几只狗儿,嘴里无聊地咬着草棵,耿宝磊不时地看他心事重重的样子,想问又不敢问,只有快乐的包小三在打着饱嗝,直赞兔子肉好吃,邀着仇笛明儿再去打几只。

仇笛没搭理他,若有所思地在想着什么,躺着耿宝磊揪了棵草扔向包小三,示意着包小三,两人王八瞪绿豆般地瞅着仇笛,实在看不出为什么,回到家的仇笛,反而没有先前见到的那么开朗了,时不时地,都显得心事重重的样子。

“仇笛,我们就是有点想,所以来看看你,你不要有压力哈。”耿宝磊小心翼翼地道。

“就是嘛,你不想去,我们又拖不走你,干嘛呢,哭丧个脸,好像谁欠你八百吊似的。”包小三也劝上了,难得地正常说话没有带把。

仇笛笑了笑,无语,两人一个揪他,一个咯吱他痒痒,逗得仇笛终于板不下脸了,连连求饶,耿宝磊说了,自从见到你们,我从忧郁已经变得开朗了,不能你再回去我过去的生活状态吧?包小三说了,有啥心事给兄弟们说说呗,想钱了,咱们兄弟们一块弄去,想女人了,大不多宝蛋掏钱请你嫖去。

这话说得,耿宝磊不乐意了,嚷着道:“凭什么我请啊?”

“那你的意思是,我请?”包小三反问着。

“当然你得请。”耿宝磊犟道。

“好,你说的啊,我请你们嫖。反正哥有钱了。”包小三得意地道,一捋袖子,后话来了:“给你找俩四十往上的老娘们,玩不死你。”由卝纹卝人卝书卝屋卝整卝理

耿宝磊直扇自己的嘴巴,仇笛乐呵呵地笑了,三儿这心眼不深的,心直口快,他是最欣赏的。

年轻人一块,总是没有什么忧愁,两人左右逼问之下,仇笛还是断断续续把心事说出来了,毕业几年了,还是没个落脚的地方,漂着吧,放不下家里,而且漂得看不到未来,更看不到了结果;回来吧,他这没根没底的农村娃,想进留县城都难,毕业几年考了不止一次,从税务局到社会保障局的甚至环境保护局、国土资源局,包括和他专业八杆子打不着的农业局……等等,招聘考试考了多少回,他也算不清了,越考越迷糊,越考人越多,越考……考上了机会也越渺茫。

“哇,这么个小屁大点的地方,挣国家两千块钱,都这么难?”包小三听愣了,对于体制内的事,他属于文盲,耿宝磊却是懂一些,北方比较看懂正式工作这个饭碗,他好奇地问着:“这次考试,你笔试不是不错吗?怎么,心里还没底?”

“可能有吗?我报考的县一中高中语文教师,两个名额,你猜多少人报名?”仇笛问。

“多少?”耿宝磊问。

“一百二十一名,邻市领省,甚至最远还有东北的到我们这小县城谋职,吓人不?”仇笛问。

包小三点点头,果真吓人。

“还有研究生学历的,恐怖不?就为了两千多块工资。”仇笛问。

耿宝磊点点头,果真恐怖。

包小三有话了,这点鸟钱,不至于啊,耿宝磊给他讲着,钱虽少,可能领到老,死了还有十个月工资加遗属补贴,包小三翻白眼了,眼摸前活得好才是正事,想十几年,几十年后呢,月月给你这么钱够干逑,拣破烂都不止这么多。

这朴素的理论听得仇笛笑了,他揽着包小三道着:“谁说不是呢,可毕竟那是人间正道啊,一个是光荣的人民教师、一个是随时可能失业的临时工,这心里的踏实程度不一样。再说了,古人都讲,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我是不但走得远,还没个实在地方,这心,总是悬着啊。”

“理解。”耿宝磊道,一反应,又补充着:“可我们帮不上忙啊。”

“我怎么没觉得,这个很难呢?多给你爸妈弄回俩钱来,不比什么强?”包小三问。

“你懂个屁。要光为个钱字活着,那就简单了。”仇笛斥了句,说着不太提及家事,老爸是护林员,林业局下属的正式职工,又是退役军人,绝对是个坚定的共产主义战士,从来就要求儿子堂堂正正做人,光明磊落办事,所以仇笛讲了,我一直要求进步,上大学削尖脑袋往学生会钻,有课就写入党申请,没课就找系主任汇报思想,每次回家,主要任务就是带土特产,最后终于走到大部分人的前面,入党了!

“然后涅?”包小三听得一愣一愣的,好传奇哈。

“然后就是你见到我那得性了,我这么根正苗红的一个共产主义战士,除了快递公司收我,没人要……我告诉你们,还别笑,我爷爷打淮海战役时候是支前模范,我爸是打越战退下来英雄,我这么根正苗红的,愣是找不上一个像样的工作,你说该多郁闷,组织关系现在都扔在学校几年,没地方落下。”仇笛道,那表情变化万千,果真是蛋疼的紧。

“好像挺拽的哈?你爷、你爸比你都拽。”包小三问耿宝磊,没搞清这故事和现实的关联。

耿宝磊瞠舌道:“绝对拽,不过现在什么年代了,你摆活这个有意思么?无数革命先烈打下的江山,用鲜血换来的这么贵的地皮,他们估计都会汗颜的,你有什么郁闷的?”

包小三一听乐了,笑得露着两颗小虎牙,仇笛笑了,他道着:“如果不用顾及家里人的感受,那完全可以不回来,我问你,要是你爸妈对你有所期待,你会一点都不顾及,置之不理吗?”

耿宝磊一噎,瞪着眼,被问住了。

“咦?你咋从来没说过你家呢?你丫不是个私生子吧?”包小三想起这茬来了。

耿宝磊变脸了,恼羞成怒了,跳起来,狠狠踹了包小三一脚,拔腿就跑,包小三被踹出去好远,拣了根柴火棒追着要打耿宝磊,两人一前一后跑回仇笛家里了,接着是鸡飞狗吠,管千娇尖叫着拉架了。

仇笛躺在松软的草坡上,侧了侧头,让自己暖暖地晒在太阳底,没有理会三人的叫嚷,像是烦了,像是睡着了,其实他没说的是,最喜欢的就是享受这种闲庭信步的惬意,自我放逐的随意,可惜的是,却不能拥有……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01章 千里路迢迢 下一章:第二卷 诡谍疑踪 第03章 夜静闻兵谣
热门: 大魔术师 天命 官运 惹火ABO 魔猴记 虫噬星空 合久不分 OFFICE怪谈 我变强了,也变矮了 太古战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