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40章 身囚名裂

上一章: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39章 大勇似怯 下一章: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41章 未见已别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老板……老板……宝哥回来了,这下有救啦……”

有位不知趣的,兴喜若狂地吼着奔进宾馆,大厅里守着宗老板的一帮子员工,齐齐失声,不管是来自北宁的还是屯兵本地的,这个大名对于他们都是如雷贯耳,不过现在该噤若寒蝉了,那可是个谁也不想跟他扯上关系的通缉人员。

“老板……富文哥……真的,宝哥回来了。”

是位宾馆上的保安,一看那脸上迷糊样,应该是头脑不清,见事不明的那种,姚富文现在负责宾馆经营,听得这话,甩手“啪”,响亮地一个耳光,恨恨地骂着:“瞎扯什么蛋?”

被打的捂着脸,退了几步,还没明白,宗鹏程此时已经惊省过来了,揪着他问:“你亲眼看见了?”

“看见了。去夯蛋家了,骑了一匹马,老拽了。”那人汇报着。

“你看清,确实就是他。”宗鹏程凛然问。

“真的看清了,就是。”那人强调道。

恰在此时,满街乱嚷,一匹马从胡同里奔出来,得儿得儿跑在大街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满街都是和祁连宝打招呼的镇上居民,所过之处,像久别亲人一样嚷一声,挥挥手,大厅里的人齐齐向外看,而祁连宝仿佛不识一般,望也没有向这儿望一眼。

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众人心里疑窦丛生,这个时候,祁连宝回来应该是和老板站在一起的啊!

“喂……喂……张队长吗?我是宗鹏程,我要举报个情况,祁连宝回来了,就……就在屯兵镇,刚从镇街上的大摇大摆过去……你们赶紧派人来啊,要出事啊……”

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众人的眼光,齐齐地看向了大厅的角落,宗老板对着电话,应该是举报着这位被通缉人员,对,是给警察的电话,看他那焦虑以至于哀求的样子,众人面面相觑,一丝不详的念头,像毒虫一样爬上了心头、眉头。

宗鹏程放下电话回头时,他瞬时也愣了,姚富文在尴尬地低头,临时组织起来的宾馆保安,像被扣了工资奖金一般垂头丧气、帮手来的人,也像被揭了丑事一样,有点无语地看着宗鹏程,宗鹏程早气火攻心了,那容得了这种眼神,他气愤地啪声摔了手机,指着众人道着:

“怎么了?怎么了?他就特么一在逃犯人,举报抓他又怎么了?不是老子当年把他救回来,他早死那儿喂狗了……还特么耀武扬威在镇上拽?没有他老子的摊子照样干……告诉你们,老子一毛钱的人情都不欠他,没有老子,他能混到现在这样吗?”

气急败坏、歇斯底里,种种负面情绪主导着心绪已乱的宗鹏程,他在吼着,他在骂着,他在牢骚着,可他没有注意到,大厅里顺着角落开溜的人,越来越多,只剩下宗家的一群亲戚在抽空劝着他,拉着他,却也无济于事,宗老板甚至吼着叫人去摁住祁连宝,他说了,他妈的这个丧门星,来给老子填堵来了。

当所有的命令都不奏效时,他惊愕发现,身边的人,已经所剩无几了……

“很好,果真是个合格的坏蛋,很守信用。”孙昌淦打量着谢纪锋的手机,看得眉开眼笑,久久舍不得移开视线。

“草莽多龙蛇啊。这确实是个人物啊。”谢纪锋赞了个,祁连宝的归来,为这件事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孙昌淦轻轻放下了手机,又不舍地看一眼,笑了笑,反问着谢纪锋道:“你对当初小夏提的交易条件,是不是还尚存疑虑?”

“嗯,有点,我一下子没看明白,非要拿掉祁连宝的用意所在。”谢纪锋谦虚道。

“我也想了很长时间,其实最初发生械斗是我大意了,我一直以为,这几十人的散兵游勇,根本不敢动省三建的几百人的施工队……呵呵,结果,我栽了大跟头。”孙昌淦自嘲地笑着道:“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了不起啊。宗鹏程可能都没有意识到,他在屯兵、在北宁,真正的立身之本是什么。”

“是什么?”谢纪锋问。

“信义……人无信不立,人无义不行,这个小团体是靠着义气凝聚在一起的,他们之所以所向披靡,皆是因为无条件的信任。”孙昌淦深有体会地道。

“所以,就有人一步一步诱他放下信义,转向灯红酒绿?”谢纪锋笑道。

“同患难易,共福贵难,古来如此,当宗鹏程开始把大本营搬到北宁,养女人、买房置地、四下投资开始后,就已经注定了今天的结局,只不过早晚而已……但祁连宝不同,这或许和他的经历有关,知恩图报、守信如一,难得啊,这根刺我想了很多方式,最终都没有干净地拔掉他。”孙昌淦道,愤恨间又忍不住有点佩服。

“您最终不还是拔掉他了么?”谢纪锋道。

“是啊,你比我眼光更高一层,他的优点就是他最大的缺点,其实他和宗鹏程是一样,君以此兴、必以此亡,义气成全他,照样也会害了他。”孙昌淦道,口吻里甚至透着点可惜。

“求仁得仁,于愿足矣,他会感激您的。”谢纪锋换着茶,让着孙昌淦,随口问着:“后续的事,还需要什么安排吗?我的人就在屯兵,他们也许能帮上忙。”

“不用了,我要摧毁的就是那儿的人心,这些已经足够了,今天以后,宗鹏程将寸步难行。”

孙昌淦淡淡地道,这同样是一个预料中的结果,今天,终于……尘埃落地。

……

……

一摞钱,轻轻地放在一家土房柴门的门槛上。

二皮家,这个市井无赖还被关着,可能关的地方比家里强,这里家徒四壁的,只有位行动不便,坐在门槛上晒太阳的老爹。

“娃……你咋回来啦?”老头睁着眼,粗如树皮的手,颤危危拿着钱,神情恸动。

“我回来看看您老人家。”祁连宝笑了,凑近了点,给老汉点了根烟。

“那快走吧……警察要抓你啦。”老头胳膊肘,知道往那儿拐。

“好,马上走……皮爷你保重啊,三娃过不了多长时间就回来了。”祁连宝道。

“好好……有他没他一个样……娃啊,你……”老头拿着钱,要递回给祁连宝,权当跑路开支,祁连宝让了让,不好意思地说了句:“拿着吧,二皮没跟我学好……我对不起您老啊……”

他难堪地起身,把身上唯一一件外套解下来,披在老汉腿上,一步三回头的看着,小心翼翼地出了门,闭上了柴扉。

窗户上、围墙上、巷子口,围着围观的上百人,男女老少几大群,都默默地看着他走,巷口自动让开了一条路,祁连宝从容地走着,不时地扫过那些认识的人,那些有过一面之缘,尊重他,害怕他、或者背后戳着他脊梁骨的人,那眼光是如此地复杂,以至于让那些人下意识地躲避着他的目光。

“宝哥,宝哥……你快走吧,警察一会儿来了。”

有人喊着,奔上来,给他手里塞着钱,是位大货的司机,失业了。

“我走不了了。”祁连宝拍拍这位兄弟的肩,把钱推了回去,笑笑道着:“别伤心,有大车本,很快就有饭碗了。”

“连宝,你快走吧……”

“宝哥……”

昔日的司机、保安,冲开了围观的人群,簇拥在他的身边,警笛声响起时,北街成片的居民,有意无意地堵在路上阻挡着警车的通过,那警车倒也不急,停在人群之外。

近了,越近了……越来越近了,川味火锅店的牌子,已经老旧了,魏春花站在门口,手足无措地看着慢慢踱来的祁连宝,一时间五味杂陈,凝噎无语。

到了,祁连宝解下了包袱,咚声直挺挺跪在魏春花面前。

“儿啊,你咋这样?”魏春花慌了,赶忙去扶。

“对不起,对不起……姨啊,你把我当儿子,我却害了你亲儿子,是我带着胡雷去打架的,是我把他害成这样的。”祁连宝一下子吐露了积郁多年的心声,一下子哽咽了。

“儿啊,姨没怨过你,你这些年一直送钱,带他看病,该尽的心都尽了。姨怎么能怨你。”魏春花抹着泪,搀着祁连宝,却搀不起这个剽形大汉。

“我知道……可胡雷醒不过来,我得难受一辈子……姨,这些,给胡雷看病,我要走了,帮不上家里了……要是我出来,您还认我这个儿子,我给您老养老送终……”

祁连宝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响头,把包袱放在魏春花的怀里,那胖婆娘号陶一声,抱着祁连宝,早哭成了泪人。

抹一掬泪,祁连宝起身,管千娇和仇笛搀着魏春花,恸哭的魏春花已经不可自制地喊着,儿啊,你咋也傻了,你咋回来了,这回来要蹲大狱的啊……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痛诉着,听酸了围观着的眼睛,不少人看着悲痛欲绝的她,开始抹着红红的眼。

走了,人群自动的让开了路,路,剩下了最后一段,不过数百米,终点是警车在等着。

祁连宝一步一回头的看着,似乎还有心事未了,似乎还期待看到什么,不过他失望了,朝思暮想的人,还像以前那样,不愿意见到他,他一咬牙,加快了步子……

……

……

“交易的内容是这样……”

向屯兵镇疾驰的车队领头,夏亦冰笑着向后排两位道:

“我们用给胡雷最好的医疗施治,加上旧案的民事赔偿,换他回来投案自首。”

这是窥破华鑫布局的哈曼商务人员提的一个方案,夏亦冰之前几乎认为是不可能的,不过现在看来,却是一个最完美的结果。

“厉害。”张政和思忖道着:“祁连宝一投案,宗鹏程在这儿可就成了孤家寡人了,他再说什么也不灵了,要是别人再知道他坐视祁连宝这个下场,恐怕他都没脸在这儿混了。”

“还是华鑫技高一筹啊。”高雨田道。

“呵呵,承蒙夸奖,不胜荣幸啊,不过二位,收购的事,你们考虑的怎么样了?”夏亦冰问。

如果扫清障碍,有这样一个影视基地,恐怕飓风想插手也难,更何况飓风还用过上不了台面的收买间谍方式,张政和有点难堪,羞于启齿,高雨田小心翼翼地问:“夏助理,鹏程如果没有威胁,似乎我们也没必要掺合了,有的是影视公司和你们合作。”

“是啊,但对屯兵很了解的人,就没有那么多了,二位毕竟是先人一步嘛。坦白地讲我对二位的行径很是不齿,但我并不介意和两位合作,影视这一行我们毕竟是短板,需要一个很懂他的团队,做生意,人品太好了,容易吃亏啊。两位肯定不是吃亏的主。”夏亦冰笑道。

两人闻之羞赧,不过果真是生意人本色,当夏亦冰回头征询时,两人已经点头了……

……

……

警车,就在眼前,祁连宝站定时,派出所的马正楷所长从车里下来,复杂地看着他,意外地道了句:

“谢谢你啊,连宝,给了我这么大个面子。”

以镇派出所的能力想抓这个通缉犯几乎是不可能的,他没有想到祁连宝会致电告诉他投案自首。本来兴喜若狂的,可现在看满街的街坊邻居,他又有点于心不忍了。本来祁连宝在他这个警察眼中,也是悛恶不俊的,可真看到他穷途末路,却又觉得其情可悯。

“给你们找的麻烦也不少,这次还个人情。”

祁连宝沙哑的嗓子说道,向警车走去。

马正楷没有让开路,祁连宝伸着手,马所长示意着警员,下车,一位警员小心翼翼地给他打上手铐。

他矮身钻进车里的时候,听到了一声呼喊,伸出头来,却傻眼了,快步奔来的胡艳红,披头散发地,神情激动地,疯也似地喊着:“宝哥……哥……”

“带着墩和你娘走吧,有人来接你。”祁连宝喊了声,坚毅的脸庞松动了,愁苦的表情难堪了。

胡艳红不管不顾地冲开了人群,冲上前来,死死地抱着祁连宝,呜呜地哭着,长久的思念,一瞬间全化作泪水渲泻,她哭着,使劲的捶着,踢着祁连宝,祁连宝附下身子,想替她擦泪时,她又疯也似地,重重地耳光扇着他,哭骂着:“你为什么回来?你为什么回来?……你比我哥还傻……你为什么回来……我知道是他们逼你的,你为什么这样……你怎么不逃啊,逃得远远的……”

马所长和管千娇拉着,周遭的女人们有点可怜这位姑娘,拉着,劝慰着,不少人看着宾馆的方向,那地方已经空无一人,似乎从中感觉到了人情的薄凉。

“上车吧。”马所长劝着祁连宝。

祁连宝就着袖子抹了把泪,大吼着:“艳红……等我下辈子活个人样了,再回来娶你。”

被人架着胡艳红却是哭得更凶了,警车掉头走时,她蓦地挣脱了众人的搀扶,奔着、她愤怒了敲着警车的后窗,哭着,摔倒了,又爬起来,继续追……警车停顿了下,又加速,胡艳红哭喊着,追着,直到仆倒在地,泪眼滂沱地看着警车,越去越远……

……

……

后来马正楷所长不止一次解释那天为何铁石心肠,原因是祁连宝不让停车。不过这个解释无人相信。当然,也无法证实了,因为在当天,就有华鑫的车来,接走了胡艳红一家,据说是京城心脑外科的专家,专程接走胡雷要去做颅部手术,走的时候,这一家都隐隐觉出是怎么回事,娘俩哭成了一对泪人。

也在当天,华鑫和镇政府、镇派出所联袂慰问当年械斗伤残的工人,每人先行赔付了五万抚恤金,这个不是官方的解决方式,很容易让人怀疑,是祁连宝一力担罪的原因。

不过该来的,还是来了,封城消息正式发布,施工建设搁置,屯兵镇失去了客源,以眼可见的速度萧条着,运输瘫痪,连日用品都成了问题,不几日便发生了镇上居民集体讨薪的事件,这时候,拍摄筹备套牢投资的鹏程公司已经捉襟见肘,几十万的人工费用,成了压垮它的最后一根稻草。

据说,那些滞留的马队把马群驻进了宾馆赖着要账,宗鹏程一家亲戚没人敢露面,全住到北宁,于是宾馆遭殃了,大到床褥电视、小到桌椅碗筷,被讨工钱的居民洗劫一空。曾经客源人满为患的地方,围了几天马后,成了一个遍地马粪的垃圾场。

很快,传出了宗老板欠债跑路的消息。与此同时,华鑫渡假村复工,在当地招蓦施工人员,还成立了一家影视中介,收编这里已经有过实践的群演,几乎是一夜之间改弦易更张了,报名者络绎不绝,几乎踏破了设在镇政府的办事处大门……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39章 大勇似怯 下一章: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41章 未见已别
热门: 三角谍战 [综英美]我不是我没有 攻略对象出了错 最A团宠[娱乐圈] 浮生物语3(下) 死光 国家公诉 修罗战神江策 三线轮回 元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