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39章 大勇似怯

上一章: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38章 图穷匕现 下一章: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40章 身囚名裂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上午八时,宾馆西侧的屯兵小超市。

“多拿几瓶水,烟来一条,面包,火腿肠……就这些,多少钱?……哎呀,说着就要走了,还挺留恋这地方的啊。”包小三道,买了一堆东西,关键要说最后一句话。

“不走怎么办啊,马上封城,都没人了。”耿宝磊在旁边帮腔。

老板娘比较迟钝,说了两三遍才听到,尔后瞪着眼不明白了,直问着:“啥城?”

“封城扩建?您没听说?”包小三道。

“封城不照样干活,这谁封得住?”老板娘道。

耿宝磊出场了,在这儿混脸熟了好说话,他说了,封是封不住,公告出来了,没剧组来了啊?你不信啊,您看,网上消息早有了。对了,包小三也帮腔了,一没剧组来,这吃的喝的用的啥的,可都买不出去了,我们呆着也没活干了,这不得走么。

“少扯了,我家男人说了,今天不就拍什么《铁马》么?”老板娘不信谣了。

“是《铁骑》。”包小三纠正道,实在为这里人的智商捉急。

这个很好驳斥,同样在网上已经有四海影业的官方消息了,因为投资问题,拍摄后延。

这件事震憾可够了,老板娘愣怔了,都没有注意两位顾客什么时候走了,然后在外面还没走的,都能听到老板娘对着电话的吼声:

“老马……那啥《铁马》都不拍了,你瞎耽误啥功夫呢?哎那垫的钱算谁的……”

嚷起来了,包小三和耿宝磊捂着嘴偷着乐,悄悄跑了。

这地方,让一个老娘们知道消息,全镇的娘们都不会拉下,包小三和耿宝磊在不遗余力了传达着这些还蒙在鼓里的居民们,中心的议题是:赶紧要工钱哈,都不拍了,那钱谁给呐。

这是最对症的一剂药,更何况不管是马开荒还是郝来运,在钱上名声都不怎么好,都有过欠薪的前科,心系那点没付工钱的,生怕白忙乎的,胆大的联络着思谋怎么要了,胆小的心里也开始嘀咕了,没多长时间,这个传说在将信将疑间快传遍全镇了。

十点多,宗鹏程老板回来了,那意气风发,颐指气使的样子,倒把想问几句的马开荒、郝来运、姚富文都吓回去了。

这时候,仇笛站到烂尾楼顶,从望远镜里观察着全镇的四个方向,他在等着祁连宝的出现,为屯兵之行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没有,没有看到,能看到马群,能看到影城,能看到还在忙碌着为今天准备的人,却一直没有看到祁连宝的出现,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心里有点不确定了,此番成败皆系一人,他还真担心祁连宝出尔反尔,毕竟只是一面之交。

十一时过去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楼梯上趿趿踏踏的脚步声,随即看到了耿宝磊和包小三冒出头来了,耿宝磊慌乱道:“仇笛,乱了,肯定知道北宁那边的消息了。”

“马胖子在组织人手。”包小三道。

仇笛赶紧往近处看,这一看可是心拔凉拔凉滴,院子里啸聚了数十人,马胖子在神情激动地讲什么,郝来运也带了一群,加进队列了,这种家族式的产业,很容易心齐的。

“走,看看去。”仇笛装起了东西。

“别去,乱着呢。”耿宝磊心有余悸。

不过人微言轻,包小三和仇笛一走,他一叹气,又追上去了。

三人尝试性地靠近了宾馆,却发现这是一拔乌合之众,一半是马开荒的大师傅,一半是镇上干活的工人,估计是婆娘赶着要工钱,一来就被编进队伍,马胖子正在极力解释着:老子多大的生意,能欠你们那俩小钱?工钱马上就发,不过今天要出事,谁特么不和我站在一块,甭想以后跟着吃香的喝辣的。

鼓动作用不大,有翻白眼的、有坐观的、有嗤鼻的,对于这位尖刻的马老板,镇上人微词不少,谁敢在厨房偷斤猪肉他都打上门去,偷东西在这儿真不算什么大问题,但老板为富不仁,一斤猪肉都看在眼里,那就是问题了。

马胖子估计也清楚自己的威信不足,回头时,看到仇笛,仿佛抓到了救星似的,一嗓子喊:“来来,黑球,三儿……”

把三个人招来,顺着一扯炉边捅火的铁棍,就着塞仇笛手里了:“今儿打架,你们带头啊,亏待不了你们。”

“啊?这样也行?”仇笛和包小三傻眼了。

马开荒却是不管不顾,拽着仇笛介绍着:“黑球认识不?祁连宝来了都能和他大战三百回合……今天都算我的,厨里有肉,都畅开了吃,一会有事,都放开了打。”

哦,一阵喝彩,已经有人钻回厨房了,一声呼哨,都钻进去抢碗捞肉了,看得马开荒心疼不已,回头看站着仇笛几人,他指着众人道着:“太尼马没素质啊,怨不得人家城里人笑话呢……黑球啊,全靠你了啊。”

“等等,马老板。”仇笛拽着人,很严肃,很糊涂地问着:“和谁打?”

“对呀,马老板,打谁呢?”包小三也问。

这个简单的问题,把马开荒问住了,他愣了。对呀,打谁?和谁打?他还是一头雾水呢,只是宗鹏程吼了声就叫人,这人叫来,接下来可怎么办?

“跟华鑫打。”马胖子恶狠狠地道。

“哎不对啊,你们不是一势的?”耿宝磊作势问。

马开荒有苦难言了,但这被坑的事尚不敢讲,他表情不自然地道着:“一势也打啊,两口子还干仗呢。”

“哦,我明白了。”仇笛突然道,马开荒马上警告,不许谣言惑众,仇笛马上改口道:“我不是惑众,马老板你想过没有,咱们玩铁锹,人家是玩电脑,咱们操家伙,人家是动鼠标啊,根本不对等。”

“啥意思?”马开荒不解了。

“意思就是,人家只要公开发言,影城关闭,旅游和剧组全不来了,咱们就瞎了,还用来人吗?您这招这么多人,不得多赔饭钱么?”仇笛严肃地道。

啪唧,马胖子痛不欲生的直拍自己脑袋,还真是啊,都没见出事,招啥人手呢,他思忖片刻,看到厨房里那些狼吞虎咽的闲汉终于爆发了,大吼着:“别尼马吃了,老子金山银山都填不满你们这群饭桶……滚,都滚……”

他吼着,骂着,那些厨师和闲汉,却是笑嘻嘻地就跑,连碗都没放下。等他再回头看时,完了,黑球那几个也不见面了,他郁闷地思忖着,然后长叹一声,坐在大厨的门框上,看着一厨香气四溢、热气腾腾的饭菜,欲哭无泪啊。

整十二时,还没有动静,宾馆里的人却越聚越多,都宗鹏程亲戚朋友聚到一块的,都在商议对策,还有一多半是手工匠人追着要工钱的,这时候连马队那十几位马术师也听到风声了,没有按计划准备演出,他们更信了几分,十几人追着宗老板和郝来运讨说法,上千匹马的消耗可不是小数目。

乱,乱成一团糟了……

……

……

“他会来吗?”孙昌淦看看时间,抬抬眼皮,征询着谢纪锋。

“其实来不来的结果都一样。”谢纪锋道,笑着解释着:“华鑫对鹏程,第一步是诱其入围,分散他的资金。第二步是釜底抽薪,套牢他的现金流;之后还有第三步源头断流,停止影城的运营,旅游和拍摄一断,屯兵马上就会被打回原形,到时候,能制定规则的,还不就剩伯父您一家了。”

“呵呵……知我者,小谢也,没错,这是商人的方式,远不如一个坏人的方式来的直接啊。”孙昌淦道。

“那为什么,您要很看重这个坏人呢?”谢纪锋疑惑地道,交易的最后条件是,祁连宝回屯兵投案自首,仇笛极力做保,现在看来,似乎有点轻率了。

“当坏蛋,也要有坏蛋的规则,这个规则就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祁连宝是个非常合格的坏蛋,据我所知,那个被打傻的工人,他四处求医问药,那些受伤的工人,他也一直接济着,之所以他在屯兵言出必行,不是因为他的拳头最大,而是因为他的威信无人能憾动。”

孙昌淦道,从财富的顶峰看到最底层,这种眼光,让谢纪锋也有点叹服。他自嘲地笑笑道:“其实这才是真我……哈哈,就现在讲的,小生意是打出来的,好生意是关系拉出来的,大生意那是钱砸出来的,不同的层次有不同的生存方式,我也经历最早那一代啊,我的老友里面,曾经也有绑颗手榴弹去要货款的愣头青啊,哈哈。”

“呵呵……哦,我有点明白了,之所以这样做,是要把宗鹏程推到背信弃义的位置?”谢纪锋恍然道。

“对,突破规则的坏蛋,可就算不上坏蛋了,很多坏蛋一阔之后都会变了嘴脸,他也不例外。”孙昌淦道。

谢纪锋笑了笑,对于老头耐心和布局,实在佩服得无以复加,一点一点培养大,再让他一夜之间变回赤贫,那种打击,恐怕比肉体打击更甚。

“这叫君以此兴、必以此亡。没人害他,都是咎由自取。”孙昌淦道,像在为自己的开脱,他笑着问谢纪锋:“我现在唯一不确定的,就是那位合格的坏蛋,会不会来,你好像也不确定?”

“不,很确定,如果是个合格的坏蛋,那他就必须来。”谢纪锋笑了。

这个时候,手机的铃声响了……

……

……

在距离屯兵镇20余公里,胡扬埠的方位,同样有人在心急如焚地等待着。

先是高雨田按捺不住了,下车抽烟,接着张政和也下来了,两人咬着耳朵不知道在商议什么,到屯兵风这一列队伍够壮观的,二十余位保全人员,甚至还有一队不明来历的男女,男的已经五十开外,带着几位女人,显得很诡异。

“华鑫到底有什么安排啊?”张政和小声问,队伍虽然壮观,可那这地方绝对不够看了,他清楚那些扮得像黑涩会的保全人员,真打起来,恐怕根本不是那些长年劳作的对手。

“我也不清楚。”高雨田难堪地道,自然张瑞霞出事,飓风的眼睛就盲了,根本无从知道事态的进展,偏偏那个时候,哈曼也拒绝委托了,现在这个形势,恐怕主动权要握在华鑫这位夏助理手中了。

两人心思相仿,思忖间,张政和小声征询着:“高总,那她还带着咱们有什么意义……是不是真想收购咱们?”

“目前看,这是最好的结果,我就怕,她也未必有把握啊。”高雨田愣着道。

话音落时,夏亦冰也下车了,她握着手机,一会抿着嘴,一会儿作势要拔电话,一会儿又强自忍下了,那焦虑肯定假不了。

可能……她确实不太确定。

两人尝试着靠近,还未发声,夏亦冰抢白着:“你们在奇怪我在等什么?”

对呀,两人点点头。

“我在等,祁连宝回来,投案自首。”夏亦冰严肃地道。

哈哈……张政和一下子笑了,马上省得不合适了,赶紧收敛。倒也不用紧张,连高总也在笑,他笑着道:“这个可能性不大吧?祁连宝是械斗的组织者,要不是咱们在上面使劲,恐怕就当地公安都未必动他,这个人没有什么大错,杀人放火抢劫的事他不干,在一带很有威信。”

“他这次被抓,本来就有点窝火,否则就不会选择逃跑了,现在再回来投案自首?可能么?”张政和不信了。

“那为什么你们不敢赌这一把?”夏亦冰好奇地问。

“赌祁连宝回来投案自首?那可是罪加一等啊,可能么?”张政和不信地道。

“还包括,我很快将走进屯兵。”夏亦冰加着码道。

“赌输了,我们同意收购?”高雨田问,这有点开玩笑了,好歹飓风也是个公司了,命运放在一场口舌之争上,实在让他说不出口。

“其实,收购是一个不错的结果,反过来讲,我们华鑫把这座影视拱手给你,你们吃得下吗?其实你们在担心,说不定我们也吃不下去对不对?那样的话不但我,连你们也会白忙乎一场。”夏亦冰问。

“那赢了呢?”高雨田征询道。

“赢了,你们的方案继续,共同开发,你们可以持有华鑫的股份。”夏亦冰道。

“好,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赌了。”高雨田沉声道。

这赌得,听到张政和瞠目结舌,两个公司,像在赌气。

也在这个时候,夏亦冰手里的手机嗡声响起,她急切地接听,然后喜色上了眉梢,放下电话,她以一种谑笑的眼神看着高雨田,高雨田紧张地问:“不会这么巧吧?”

“肯定这么巧,就怕你说话不算数。”

夏亦冰笑着,把手机接收到的图片,慢慢地亮在高雨田面前,两人张口结舌,如丧考妣。

“我要告诉你们,这像他进监狱一样,是安排好的,你们一定不信吧?”夏亦冰慢慢地收起了手机,笑着问高雨田二人,两人自然不信,但不得不信了,张政和心思敏捷地脱口而出道:“这是交易?”

“对,交易,就像我和二位的交易一样。”

夏亦冰笑了,此时,胜券在握,她兴奋地表情里,已然看不到丁点平时的傲气和做作,全剩下的喜出望外。

……

……

来了……来了……

管千娇在楼顶看到了草原远处,慢慢变大的黑点,是一人一骑,她架着高倍望远镜,看清了来人了,她兴奋地通知着仇笛几人。

仇笛、包小三、耿宝磊撒丫子地往镇外跑,跑到镇边,三人气喘吁吁停下了。

正北方,人初见、马如龙、势如虹,卷起着一道黄尘,一人一骑飞驰而来。

“哇靠,帅呆了。”包小三看得兽血沸腾。

“这才是男人啊,一诺千金,他不来我能理解,但他来了,我为什么觉得,我活得很猥琐?”耿宝磊道,这一来意味着锒铛入狱、罪加一等,也正因如此,那一人一骑,是如此地让他震憾。

仇笛没有说话,注视着飞驰而来的骏马,转瞬间到了他身前不远处,马上人一拉嘴嚼,那马唏律律地一声高嘶,前蹄离地,愣生生的钉在了当地,马上,不怒而威的祁连宝满脸疲色,胡碴半长,他看着仇笛,仇笛笑着问:“好马,哪儿来的?”

“偷来的。”祁连宝不屑道。

三人呵呵笑了,祁连宝牵着马,看了几眼,警告着仇笛道着:“他们呢?”

“等在镇外二十公里处。”仇笛道。

“哈哈……吓怂成这样啊,量他们也不敢亏待我兄弟,谢谢几位把我卖了个好价钱啊。”祁连宝吼了声,一拍马,那马扬蹄而行,威风凛凛地直进镇里。

三人面面相觑,包小三和耿宝磊要说话时,仇笛赶紧做了个停势道:“什么也别说,不然我会更羞愧。”

其实都很羞愧,默然无声地往镇里回返着,没多远就听到了有人在鬼叫:

“祁连宝回来了……祁连宝回来了!”

是位獐头斜眼的货,从宾馆里跑出去,扬着臂狂喊着,这一声像是魔力一般,不少人追回来看,不少人从窗户上探头瞧,都只见得一人一马,来势如风、去势如电,眨眼间,横穿过镇子,像平地一声旱雷,搅得全镇开始鸡犬不宁了……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38章 图穷匕现 下一章: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40章 身囚名裂
热门: 浮生物语 银河帝国4:基地前奏 银河帝国:基地 重生之官道 误穿生子文的男读者伤不起 道法苍生 重生之昏君 拉普拉斯的魔女 人骨拼图 空速星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