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38章 图穷匕现

上一章: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37章 有喜有怨 下一章: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39章 大勇似怯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上午十点,我到高速口接人,你回屯兵准备,安排好下午的接待。”

一行短信,像字里行间洋溢着某种魔力,让宗鹏程心慰地笑了。

手机的屏幕显示9月24日,天气,晴。

“稍快点,中午在宾馆招待夏助理一行,人家可都是见过大场面的人,谁也别给我掉了链子啊。”

宗老板装起手机,安排着从公司售楼部抽调的服务员,一车人响应,在商务车的后厢,还装着半车的烟酒、土特产,喜气洋洋,风驰电掣的驶回屯兵。

九时三十分,在高速路口等待的金彦国接到了宗鹏程的电话,意气风发的金总安抚一番,算着时间,定在中午12时前到屯兵。

这个电话结束后,金彦国忍俊不禁地笑了,和他同行公司的秘书张瑞霞也笑了,这几天她惊得深居简出,根本没敢回屯兵,今天是知道总公司来人,硬着头皮来接了。

“怎么了?瑞霞,好像你一点也不高兴啊。”金彦国问。

“我担心,祁连宝那事……”张瑞霞隐晦地道。

“大局已定,他一个难道还想逆袭?别说他了,今天连宗鹏程也要完蛋。”金彦国笑着道,笑容里带着乐几份狰狞。

张瑞霞却是心跳加速,按捺不住地紧张,这像在纲丝绳上的舞蹈,亦步亦趁趋,最后一步能不能踏到实地尚未可知,她道着:“金总,宗鹏程要事后知道我们根本就是在诳他,会不会……?”

“又没签约的事,难道还要负法律责任啊?”金彦国不为所动地道,对于把宗鹏程拉下水,毫不介怀。

张瑞霞有点懵,她在屯兵呆的时间最久,也最清楚那个法外之地会发生什么事,她显得有点手足无措时,金彦国反而安慰着她道着:“这次将会是一次大换血,重新洗牌,重新来过,我在这儿三年多,宗鹏程已经忘乎所以了,股票上、期货上、房地产都有投资,这次的拍摄筹备,他手里那几百万现金流早丁点不剩了,那些债主他是不是能应付得了还得两说。至于你担心的事嘛,你觉得一只被拔了牙的老虎,还算老虎吗?”

他睥睨地道着,语气中尽是不屑,这位高知出身的经理人,根本没把土豹子放在眼里。

对,这是一个庞大的局,从很久之前就开始了,张瑞霞知道的要比金总更晚,正是这位金总,一步一步把宗鹏程带上了一个成功商人之路,房地产、股票、期货,教会了宗鹏程如何把鸡蛋不要放在同一个篮子。只不过结果是,需要的时候,那个篮子里也不会再有鸡蛋了。

这些年华鑫不遗余力地邀请剧组,隐隐间也在支持着金彦国的实施,让宗鹏程一步一步做大,一点一点放松警惕,直到最后的一单生意,让他连本带利,输光赔尽。

其实并不繁复,也并不难看破,只是已经习惯攫利的人,会忘记风险。

“打起精神来,今天不会有剧组来,不过夏助理会唱一出大戏。”金彦国提醒着。

“哦。”张瑞霞似乎心事重重,脸色随着时间的走近,变得越来越难堪了。

时间卡得很准,几乎在整十时,一行京牌照的车队下了高速,三辆轿车,四辆商务,在路口迎接的金彦国招手致意,张瑞霞看到夏助理只是从副驾车窗上打了个招呼,直接让他带路进市区。

来了,这一天终于来了,金彦国一路兴奋得谍谍不休说着夏助理的轶事,传说夏亦冰最早不过是一位导游出身的普通女孩,被孙总看中后,独掌几市的出境旅游业务,几年间便到了华鑫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华鑫在全国各地分公司,员工人数确实已经过万。

夏助理的傲气张瑞霞早领教过,不过真正再见到时,还是让她震憾,到了公司所在恒信大厦,三辆商务车里出来三十余位保全人员,训练有素的护着队伍,从楼门直到电梯,一路恭请,冷面覆霜的夏亦冰一言不发,匆匆快步而行,进了楼层,北宁分公司的欢迎会厅,金彦国鼓动着鼓掌声起,她无动于衷地摆摆手,坐到了主席位置,再一挥手,保全人员,如临大敌地关上了会议室的门。

“人都到全了?”夏亦冰直入主题问。

“到全了,包括我们,北宁分公司一共二十一名。”金彦国道。

“好,现在开会,我来宣布总公司的几项决定。”夏亦冰随手拿开了小本子,扫了一眼在座的北宁下属,朗声道着:“鉴于华鑫国旅下属大西北影视旅游开发公司连年巨额亏损的情况,总公司做出如下决定:第一项,即日起,开始核算资产,一周内完成资产清理,并注销大西北影视旅游开发公司,后续由总公司派遣人员接手。”

哗声会议室乱了,窃窃私语的声音不断,都以为今天是《铁骑》拍摄的发布会,谁可成想总公司扬刀开宰的是自己人。与会人员都看着金彦国,金彦国像是知情一般,一点惊惶之色也没有,夏亦冰出声道着:“金总啊,这个时候,您作为分公司的总经理,应该给大家做好带头作用。”

“好的,我来说两句。”金彦国笑了笑,温文尔雅地道着:“我们公司的情况大家都清楚,总公司做出上述决定,我觉得是非常英明和正确的,屯兵镇的影视城,遗留问题和现在问题,也到一揽子解决的时候了,这么亏损下去,金山银山也有一天会让搬空的。大家不必紧张,我相信,总公司对于给公司做出过贡献的员工,会妥善安排的……您说是吗,夏助理?”

“对,原北宁分公司人员,随后你们会接到回京培训通知。”夏亦冰道,一翻本子,正色看着下面人,冷冰冰地道着:“第二项决定:即日起,解除大西北影视旅游开发公司总经理金彦国的聘任合同。”

哗……声乱了,金彦国脸一下子绿了,腾地站起身来,目瞪口呆地看着夏亦冰。

“怎么了,金总,刚才还说拥护总公司英明决策啊?”夏亦冰笑着问。

“我要面见孙总。”金彦国竭斯底里的吼着。

“好啊,现在你就可以求证。”夏亦冰淡淡地道。

金彦国一下子如坠冰窖,他知道假不了了,可没想到重新洗牌,第一个洗掉的是他,他怒不可遏地吼着:“你们……你太过分了,让我用《铁骑》假项目诱宗鹏程的是你,让我想方设法套牢他的现金流的也是你,让我想办法让他自毁长城的也是你……你……”

金彦国怒了,一下子把该讲的不该讲的全捅了,包括设计诱鹏程入坑,包括夏亦冰还拔付一百余万的款项让他和宗鹏程入股,包括所有的假像,都和夏亦冰脱不开关系。

夏亦冰面色如冰,冷笑连连,只待金彦国说得上气不接下气,她问着:“就这些?”

“就这些还不够啊?别以为在这里你可以为所欲为。”金彦国怒气冲冲地道。

“你的料不够猛,而且没有证据,我会告你诽谤的,有兴趣我也给你来点……我这里有十几宗结算账目,都是剧组场地租赁费以及影视维护开支的账目,任何人一看,都能看得出,有人在拿公司的资产做交易,中饱私囊,金总,您说,这个人会是谁呢?”夏亦冰问,扬着手里的一摞复印件,金彦国一下子脸黑了,下面窃窃私语的声音不断。

这个人,当然除了金彦国不会再有谁,影视城的门票,租赁场地收入,金彦国和张瑞霞两人独揽,谁也知道那是一块肥肉。

“还有,除了公司的安排,有人以大西北影视旅游开发公司的名义邀请剧组,总公司并不知情,所用场地在屯兵镇周围,所得收入,你和鹏程公司是怎么分配的,是不是给在座同仁汇报一下?”夏亦冰道。

又是一颗重磅炸弹,打着大西北影视城的旗号,给自己鼓腰包的事,都知道了,只是华鑫对这里早疏于管理,没人当回事而已。

金彦国却是吓住了,他明白了,张瑞霞的紧张来自于何处,这些事知道不知道不重要,但抓到证据放到会上说就重要了,只有一种解释,自己身边一直有人向夏亦冰告密。

“是……你!”金彦国欲哭无泪地,颤危危地指着张瑞霞。

张瑞霞脸色如土,难堪地侧过头,不敢对视,她没有想到,上面会这么处理,一点面子都没留。

“恭喜金总,猜对了。你可以走了,这是公司的内部会议。”夏亦冰道,手叉在胸前,逐客了。

“你等着……这事没完。”金彦国一摔桌上的矿泉水瓶子,怒气冲冲地拉开了会议室的门,门开的一刹那,他怔住了,两位警服鲜亮的在等着他,臂上标着“经侦”的字样。

“你又说对了,这事没完,好好向警察交待一下贪墨、挪用公款的事,我一定会等着结果。”夏亦冰淡淡地道。

警察请着,保全人员架住了吓懵的金彦国,门慢慢地闭合上了。

此时,满场员工战战兢兢,汗不敢出,静得连一根针掉地上也能听得到,张瑞霞目不斜视,她清楚,这是最狠的一招,金彦国出事,势必会把宗鹏程牵扯进来,会让宗鹏程雪上加霜,再无翻盘机会。

“拿着公司的薪水,却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我最恨这种人。在此,我要大力表彰张瑞霞女士,她在这个艰苦的环境里工作了三年多,任劳任怨,而且把一些重要情况及时反映回了公司,难能可贵啊。”

夏亦冰意外地当场表扬了张瑞霞几句,在场的员工也清楚,这是从总公司派下来的秘书兼经理助理,说白了就是监视,接下来,这么秘书恐怕要一步登天了。

稍顷片刻,夏亦冰继续着他的震憾,朗声道着:“在宣布第三项决定之前,我们先澄清一件事情,我可以毫不讳言地告诉大家,为了解决屯兵镇的问题,总公司不得不出此下策,从京城调遣了数位商务调查人员,他们还有一个名字你们可能不陌生:商务间谍。”

下面的震惊尚未开始,夏亦冰甩出猛料来了:“据这些商务调查人员发现,在我们公司内部,也有一位商业间谍,他不断地向第三方提供我们公司经营的详细数据,这让总公司在很多事情上很被动……至于是谁,我不准备点出来,我准备给他一个站出来的机会,内部处理,自己走人,家丑就不用外扬了。”

好大一会儿,下面的人面面相觑,人人自危,半晌没有人站起来。

“好……那我点一下,后果,就不是我说了算了。”夏亦冰拿着桌上的女包,轻柔地拉开了拉链。

这时候,会场嘘声四起,夏亦冰抬头时,她黯然了。

刚刚表扬过的秘书张瑞霞,一脸尴尬地站起来了。

夏亦冰冷眼观察了她好一会儿,实在不相信,在总公司呆了数年的她,居然会真是那个一直向飓风传媒提供经营信息的内鬼,她狐疑地问着:“真是你?”

“对不起,夏助理……能给我个递交辞呈的机会么?”张瑞霞难堪地道,在最后一刻,心神失守了。

“其实我根本不相信是你,如果没人站出来,我会接着宣布第三项任命,你将是影视城旅游开发的项目负责人。”夏亦冰道。

张瑞霞一阵眩晕,直瘫倒在座位上。

“心理素质这么不好,当什么间谍?吃里扒外那么容易啊!?……保安,把人带走。”夏亦冰喊了一声。

进来几位保全人员,架着张瑞霞出去了。

这个会议把分公司的员工可都吓住了,眨眼间,两名公司领导级别的,一个成了阶下囚、一个成了商业间谍,场上任凭谁一时也反应不过来,这究竟是唱得是哪一出戏。

再翻一页,夏亦冰继续着这个震憾连连的会议……

这个时间,谢纪锋驾车刚刚泊到了京城西郊玫瑰庄园的门口,一幢连体的别墅,私人地带,他报着名字,看门人客气地领着他泊车。

派去接那几位的人已经走了,差不多应该到屯兵镇了,消息还没回来,不过他倒不紧张,此番前来是应孙昌淦孙总之邀,这个邀请让他有点受宠若惊了,所有的委托客户,这种身家数亿的大公司总裁亲自邀请的事,发生的机会并不多。

泊好车,直领着进了别墅,三层,一间雅静的茶室,开门时,他看到了屋中央一台麻将机,阳台上坐着一位满头华发的老人,正斟着茶品啜。

“谢总,有失远迎啊。”孙昌淦起身了。

“千万别介,称我谢总,我就没法称呼您了……孙总,要不,叫伯父?”谢纪锋笑着道。

“好啊,有你这么个晚辈,我这脸上可有光了,就叫伯父……我叫你小谢,坐。”孙昌淦浑然没有亿万富豪的架子,请着谢纪锋坐下,谢纪锋看看茶盘,随口道着:“我来吧,正山小种……好茶。”

座好水,换着茶、烫着杯、干得有条不紊,这样子孙昌淦可是稍有意外了,但凡知道他身份的人,特别是商人,那溢美之词是赞不绝口的,这位除了套了句近乎,倒显得不是那么逢迎了。

殷红的茶进杯,氤氲的茶香慢起,两人各饮几杯,话题开始了,孙昌淦直接问着:“我的人今天全到北宁了,你说,怎么样处理才是上上策,那儿快成尾大不掉了。”

“那就……壮士断腕吧。”谢纪锋笑道。

“可金彦国是我亲自任命的,而且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总公司默许的,因为那时候需要一个唯利是图的人,才能和那位利欲熏心的人沆瀣一气。”孙昌淦道,似乎有难下决断之心。

“但是,只有斩掉这个唯利是图的人,才能扯上利欲熏心的人,伯父您是,寒梅傲雪独绽放,只叹芬芳无人识吧?”谢纪锋笑着道,这老头的问计,他看得出,不无炫耀的成份。

“现在有了,请。”孙昌淦笑着道,啜着茶,好奇地问着:“小谢啊,智计在握,终不如亲眼所见,你说宗鹏程这时候会在干什么?他是不是还会蠢到什么都不知道?”

“就不蠢,也会被这个晴天霹雳击蠢的,伯父您为此筹划几年,难道没有一点自信?”谢纪锋道。

“自信有,但变数也有啊,不瞒你说,我亲自到过屯兵镇,不止一次,以一个普通游客的身份,也不止一次见识过祁连宝的手段,坦白说,商人的方式我可能运用自如,但商人以外的方式我就无能为力了,其实我很欣赏祁连宝,如果换个环境,他说不定会是个教父类的人物。”孙昌淦道,那是他最头疼的一根刺,对付他,就是高科技对锤头一样,根本不着调。

“确实是个变数,不过,大势所趋,无异螳臂挡车,我看不出,这个变数还会带来什么意外。”谢纪锋道。

“那就看你喽,既然已经下了猛药治疾的决心,那就得治病去根,不能再有任何反复。”孙昌淦道。

谢纪锋抬着眼皮道,没人知道他的手心开始出汗了,夏亦冰为结果买单,如果结果不遂人意,他仍将是个输家,不过他却是镇定如斯地道:“伯父请我来,不就是一起等一个皆大欢喜的结果吗?”

“对,看来我有点紧张了……来,喝茶。”孙昌淦笑了,出手请着,看得出,心绪未定。

……

……

“什么?你再说一遍?”正在宾馆大厅等着的宗鹏程,惊得血上头了,拽着郝来运。

郝来运紧张地道着:“真被抓了,恒信大厦楼里都知道了,刚才五娃家小子打电话问我,我还一头雾水呢……他在大厦当保安,亲眼看到金总被警察带走了。”

“到底什么情况?你特么打听也打听清楚啊?”宗鹏程慌乱地掏着手机,骂着郝来运,手机拔通无人接听,郝来运又来回问着,却是无人知晓确切情况,恰在这时售楼部的一位姑娘急匆匆找宗老板来了,直接递给金总手机,糊里糊涂说着:“宗哥……是不是不对啊,您不让我注意《铁骑》的消息么?没有啊,怎么出来这么个消息?”

《据华鑫透露:大西北影视城将于即日起封城扩建》《华鑫正式起诉旗下大西北影视旅游开发公司经理人》《四海影视发表公开声明,<铁骑>拍摄计划将后延》……

嘭,宗鹏程气火攻心,嘭声摔了手机,一口老血直冲喉头,痛不欲生地吼着:“金彦国这个王八蛋把老子害苦了……”

一直以来不愿相信的事摆到眼前,他一阵眩晕,郝来运赶紧搀着,别说拍摄了,一个封城,断了客源,直接就把这里变成死地了,他搀着宗老板,叫着服务员端水,灌了几口,宗鹏程眼滞牙颤,愣是没回过神来。

只有报信的姑娘傻眼了,完了,自己的手机都被摔了,赔都没人赔了。

片刻,宗鹏程像回光返照一样,惊坐而起,大声吼着:

“快……给我叫人……把人都给我喊来,他妈的,这是坑老子,这个首都来的臭婊子,老子做鬼也要先砍死她……”

这声响人动的,一听生意黄了,姚富文傻眼了,马开荒哭脸了,一家子聚在一起,保安、大厨、工人,懵头懵脑地被召到宾馆大院,谁也不知道,那急火乱跳的几位老板,究竟要干什么……

……

……

第三项,是清理账务。

第四项,法务准备起诉材料,不独独针对金彦国,连带鹏程也捎上了。公司的法务没有想到,这位夏助理手里,已经掌握了鹏程海量的违法经营证据。

第五项,把北宁分公司的人滞在会议室,开始写述职报告了。

雷厉风行了扫清了分公司,夏亦冰起身走人,身后跟着一群黑衣西装的保全,像个黑涩会大姐般地进电梯,下楼,见着躲之唯恐不及,刚出电梯,她停下了,她看到了踽踽独行的张瑞霞,出了厅门,正和同行来的高雨田,张政和打了个照面。

接着又是一个奇景,张瑞霞狠狠地扇了张政和一个耳光,愤然离开。

夏亦冰笑了笑,敛起行色,匆匆而走,经过张政和身边,他尴尬地捂着脸。

叫着高雨田同乘一车,一行开拔的方向是屯兵镇,这一路走得高雨田和张政和那叫一个忐忑不安,车上几次说话,都没有憋出来。

没错,张瑞霞的消息都是卖给了飓风,因为无从得知祁连宝控制餐饮、运输的信息,张政和才尝试着请了哈曼商务,本来离成功已经一步之遥了,谁可知道,最终功亏一篑。和哈曼最后的谈判,对方开出了两百万的天价,明显是不准备接受委托。不过这时候张政和有点明白了,夏亦冰这么成竹在胸,他严重怀疑对方后来居上,和哈曼谈妥了。

只有哈曼留下的人才有机会,其他人再进入,时间根本不够。

两人互视了一眼,却是无法启齿了,说是合作,但收买对方人员当间谍,这事无论如何也放不到桌面上,还好人家没有当面问出来。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37章 有喜有怨 下一章: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39章 大勇似怯
热门: 记忆迷踪 二号首长3 移动迷宫5:高热代码 抑制剂的错误使用方式 宜昌鬼事3:大宗师 宇宙级团宠在娱乐圈 大魔术师 秘书长 周天·破国箭 在逃生游戏里撩宿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