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35章 奇货可居

上一章: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34章 无根无据 下一章: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36章 谁知我欲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九月十九号,上午九时十九分。

这个特殊的日期和时间,数字重合,张政和记不清自己是第几次看表,才看到了这么大的一个巧合,他坐在会客室里往外望去,每每听到高跟鞋的声音都让他心神不定。旁边坐着高雨田有点不耐烦了,小声嘀咕着:“张啊,这妮谱大了啊,知道咱们回头求她?”

“可我什么都没说呢?”张政和有点拉不下脸来了,搁哈曼这儿坐冷板凳了,昨天等了一天,唐瑛避而不见,今天一早就来了,守在这儿呢。

“这公司里都特么间谍,还用你说?”高总愤愤地道,表情有点埋怨的意思了。

张政和无语了,顺顺当当进行的事,突然间吹灯拔蜡了,幕后的可就成睁眼瞎了,本来就担心那个逃狱出来的祁连宝出事,谁可知道前方又告诉了他一个猛料:宗鹏程有可能已经知道事态发展。理由是,另一个华鑫派到屯兵的商务调查员被逃狱的祁连宝重伤致残。

这个猛料惊得张政和两天没合眼,坐在那块连打哈欠都忘了,此事投入了大半年的精力,花费无数,眼看着到收获时候,咦,竹篮打水一场空了,可不得着急上火。

“你那个人靠得住么?到底什么人?”高雨田不放心地问。

事情到这个时候,没必要瞒着高总了,张政和附耳小声说了几句,高雨田脸色一变,瞪眼着问:“女的?”

“对!要不,不可能有途径知道华鑫的营收信息啊。”张政和道。

“少特么给自己戴高帽,一看我就知道你和她滚过床单。”高雨田生气了,平时本性露出来了,一说这个,一惯以风流倜傥自夸的张政和不敢接音了,他解释着:“高总,咱现在别说这些没用的成不?我就滚过床单,并不影响工作不是?”

“得了得了……为今之计,要马上落实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对方知道多少?这不可能啊,这事只有咱们和夏亦冰知道,夏亦冰总不可能告诉宗鹏程去啊?”高雨田焦头烂额的道着,花费打了水漂是小事,眼看着双方的合作要因为这事黄了,那损失,怕是得让他哭晕到厕所里了。

两人正咬着耳朵,推门而进的吕天姿笑着问候了,两人同时起身,吕天姿笑着道:“二位请,唐主管刚来,昨天实在对不住,她出了趟公差。”

终于等到人了,吕天姿把两人领到了唐瑛的办公室,不无嫉妒地看了眼,瞧高雨田这身份怕是得一单大生意,只是有点纳闷,怎么唐瑛还这么倨傲,像把生意想往外推似的。

没错,确实很倨傲,唐瑛此时尚未搞清究竟怎么一回事,昨天电话不断,她以为是骚扰,干脆不接,今天是接到了谢总的电话,才临时从塘沽赶回来,直觉到屯兵可能有事了,她联系管千娇,管千娇居然也没接电话,直到刚刚进门,她还一头雾水。

当看到两人讨好的笑容进来时,她这头雾水更大了,不过两人这种吃瘪得性,让她觉得好爽。她笑着问:“张经理、高总,请坐……”

起身沏茶,两人赶紧谦让,唐瑛再坐下来,却是还没把握好该用什么口吻说话,她揣度着两人的态度,不无好奇地问:“您二位,这是……有事?”

“对对,有事。”高雨田和张政和两人齐齐点头。

“屯兵镇的事?”唐瑛问。

两人又是齐齐点头。

“那事不是完了吗?履约完成,我们两不相欠。”唐瑛一摊手道。

哎哟,把张政和给悔的,这前后根本不差几天呀,高雨田作势手指点点张政和斥着:“就知道你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种事还得靠人家专业人士,看看,抓瞎了吧。”

“对对对,是是……我检讨。”张政和直拍额头道。

唐瑛懵了,能把两位趾高气扬的治成这样,真是那位神仙姐姐开眼了,她眨巴着眼睛,有点明白可能发生什么事了,她试探地问着:“您想重新来个委托?”

“对对……今天就签,只要你们还能拿到屯兵镇的详细情况。”张政和抓到了救命稻草,焦急地道。

“唐主管,看在咱们朋友一场的份上,不能把生意往外推吧?实话说吧,我们就等着您狮子大开口呢,我不是这行人,可我明白这行里的事,你们狠,开价吧。”高雨田带点光棍的口吻道。

唐瑛有点哭笑不得了,这两人神经质了一般,完全不像平时那般趾高气扬的派头。她纳闷地问着:“到底怎么一回事啊?您要不说清楚,我还真不敢接单,而且今天肯定不行,委托也得经过评估啊。”

“您不会真不知道吧?”张政和道。

“这单子都终止了,我知道什么呀?”唐瑛摊手无辜地道。

这话出口,该着张政和和高雨田一头雾水了,两人交换着眼色,张政和小心翼翼地问:“您难道不知道,屯兵镇出名的涉黑人员祁连宝越狱了?”

唐瑛摇摇头,高雨田又问:“还有有位‘画家’,在屯兵被人打残了。”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有必要知道吗?”唐瑛愕然问。

不像假的,张政和干脆直道着:“这个人在被打残之前,曾被人诱到屯兵那幢烂尾楼给揍了一顿,不知道怎么搞的,他自己承认是华鑫派到屯兵镇的……商业间谍。”

呃……唐瑛直愣愣一梗脖子,居然还有人承认自己是商业间谍,这算是奇闻了。

“哦……”唐瑛一下子又明白了,指着两人道着:“你们怀疑,是我们的人打的?”

“不怀疑,不过,他在屯兵根本没什么仇人。”高雨田如是道,观察着唐瑛的表情,那惊讶和愕然,不像作假,他隐隐地觉得,又找错庙门了。

“那咱们就没什么谈的了,有证有据,你们报案就行了,没证没据,凭空猜测就没有什么意义了吧。”唐瑛直接推托了,不过她心里隐隐担忧,似乎应该和那几个迟迟未归的人有关联。

“不不不,我们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如果贵方的调查人员还在屯兵的话,是不是……”张政和征询的道着。

“这个就无可奉告了,看来,恐怕对二位的事,我要无能为力了。”唐瑛道,只当两人是来探口风的,不准备多扯了,两人还要纠缠,唐瑛的手机响起来了,她一看是谢总的电话,告了个缺,出了楼道里接电话,不多会再回来,脸上的表情却是平静了不少。

“看出来了,您一定有消息了。”高雨田期待地道。

“嗯,可以这样理解,对于二位的担忧,我无能为力……咱们长话短说吧,刚刚我和谢总通过话,目前这个形势,我们可以提供部分情况,接下来,咱们可以谈谈价格了。”唐瑛睥睨道,要钱从来没有这么爽过。

这句把张政和、高雨田齐齐镇住了,两人相视了良久,都没有开出一个合适的价格来。

不好开价啊,低了怕人家给脸色,高了怕自己吃亏,而且关键的是,这是盲人骑瞎马,谁也看不清路子在哪儿啊……

……

……

此时此刻,夏亦冰的私车缓缓地停到京珠高速的香河出口,一辆沃尔沃已经泊在路旁迎接了,是位削瘦、干练、面目清矍的男子。

谢纪锋,哈曼公司的创始人,商务调查这个偏门她不太懂,不过对谢纪锋的第一印像挺好,握手寒喧时,夏亦冰笑着道:“……看谢总成竹在胸,我应该不虚此行了吧。”

“客气了,没想到华鑫国旅这么大的公司光临小县城,我是诚惶诚恐啊。”谢纪锋笑着道。

他邀着夏亦冰上自己的车,夏亦冰欣然而往,秘书开着车跟在谢总的车后,两车开拔,车里夏亦冰打量了谢纪锋几眼便直入主题了:“谢总,您应该知道我的来意吧?”

“您好像还没讲。”谢纪锋道。

“有关飓风传媒以及屯兵镇的事。”夏亦冰点着。

“这一行的规则之一,永远不透露客户的秘密,对不起夏总,我只能说不清楚了。”谢纪锋笑道。

夏亦冰为难了下,现在死马当活马医,可看眼前这头死马,似乎不比活马难伺候,她换着口吻道着:“你们前一个委托,有关飓风传媒的,我们华鑫和飓风传媒现在已经是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有什么事,不必讳言。”

“那……没什么事,你们是伙伴,那就应该无所不谈吧,我是个外人,不方便讲这些。”谢纪锋油盐不进的道,他从业口径很严实,在他看来,守则是个好习惯,那怕有时候会惹人。

“挺好,果然名不虚传。”夏亦冰欠了欠身子,换了一副口吻道:“那我们可以开始谈我们之间的生意了吗?我准备给贵方一个委托,只是不知道贵方的能力如何。”

“这个,只能看您的眼光喽。”谢纪锋笑道。

“我不是靠眼光来这儿的,坦白讲,我是查了某人的手机通话记录,发现了他们常和一位姓唐的女士联系,而这种女士是哈曼商务调查公司的,再一打听,哈曼商务调查在行内也算小有名气,所以我就登门拜访了。”夏亦冰道,谢纪锋知道她查的是谁,肯定是对合作伙伴也不信任,查张政和了,他诧异地看了这们傲色逼人的女人一眼,夏亦冰回敬他嫣然一笑道:“其实,那个公司也会有搞这种商务调查的,您说是吗?”

“对,这个不神秘。相比而言,我倒觉得夏总的来意有点神秘。”谢纪锋搪塞道。

“我也不神秘,坦白告诉你,因为这事,我都快成神经衰弱了。”夏亦冰苦笑道。

谢纪锋笑而不语,专心致志地开车,不管从表情、语言还是身体动作,夏亦冰都没有发现任何她想知道的信息,在她眼中,这位哈曼公司的人,反而处处透着神秘,蜗居在一个小县城,而公司却在京城,生意却做遍全国,行里传闻,第一代搞商务调查的不是转行了,就是擦边球撞枪口了,把自己搞得锒铛入狱了,硕果仅存的没几位,而谢纪锋就是其中之一。

这个人城府很深,她的第一印像如此,不过好像并不反感。车默默行驶了一段距离,驶上香河桥的时候,夏亦冰眼观着小县城的风景,开了车窗透了透气,然后又找着话题问着:“谢总,我希望我们之间开诚布公的谈话,您不必有所顾忌。”

“应该是夏总您有所顾忌吧?”谢纪锋反问着。

“我有吗?”夏亦冰愣了下。

“哦,那开诚布公还是免了吧。”谢纪锋直接道。

这下可把夏亦冰给噎住了,半天都没回过神来,对了,确实是她心有顾忌,不远来此已经就摆明了。而对方,根本就是受了张政和的委托,对屯兵镇的事一清二楚。

于是谈话又沉默了,直到车驶到半山脚,直开到院门前,下车的夏亦冰,呼吸了一口山间清新空气,很让人振奋的表情,她款款地安排着秘书等候,笑吟吟地问道:“谢总,这是……直接把我领家里了?”

“是啊,要不就显得我不够坦诚了,呵呵,夏总,请。”谢纪锋开着院门,请着客人进屋,上楼。

一大间连着阳台的客厅,让夏亦冰眼前一亮,连连赞叹谢纪锋懂得生活和享受,两人落坐在阳台茶台边上,谢纪锋汲水,座上壶,夏亦冰在犹豫着怎么开口,谢纪锋忙完才抬眼,看了看夏亦冰,笑着,神神秘秘笑着道:“其实,我等了您两天了,不知道您信不信?如果这么长时间您都反应不过来,我还真是很失望。”

两天,好像和自己犹豫不决的时间相等,接到哈曼商务公司这么谢总的邀请,夏亦冰犹豫了足足两天,她笑着道:“那我来了,您准备用什么招待?如果仅仅是清茶一杯,我会很失望的。”

“稍等。”谢纪锋拔着电话,说了句可以上传了,然后挂了电话,告诉不明所以的夏亦冰一句:“很快我的人会上传一份文件,有兴趣的话,看完我们再谈。”

“你在屯兵的人?”夏亦冰问,眼睛一下子睁大了。

“我不会承认什么。”谢纪锋笑着道着:“就像您一定会否认,李劲松是受华鑫雇佣的一样,你们这种外资公司,获取信息的主要渠道就是商务间谍……这些,您也一定会否认吧?”

夏亦冰闻言,蓦地冷面覆霜,再无赘言。

……

……

文件,在电脑的屏幕看显得着传输的百分比。

电脑前,四张脸盯着,似乎生怕中断似的,等了两天,这边的都快坐不住了,不过还好,那边不间断的电话一来,这情况恐怕就得急转直下了。

“华鑫的总裁助理亲自出马了,都找到咱们老板老家去了,你们说,她见到这份报告,会是一种什么样的表情呢?”管千娇笑着问几位同伴。

“肯定吓傻逼了。”包小三抢着道。

“错,她会什么表情也没有,就像老板极力否认咱们的存在一样。”耿宝磊道。

“有道理,都是些放不到桌面上的事。”仇笛道,主动权易手,带来的兴奋感可不是一点半点,他看看其他两人,耿宝磊却是推托着:“别看我,我没主意,你帮鹏程,是为虎作伥,帮华鑫,是助纣为虐,反正我看了,两家没有一家好鸟。”

“说你傻,你真傻,谁给钱多就帮谁呗。这事宗鹏程八成不会给钱。只能帮华鑫。”包小三道。

管千娇笑而不语了,她回头看看仇笛,从低谷走出来,她好像发现仇笛并没有变得十分快乐,此时又是蹙眉着不知所想,她好奇地问着:“你想什么呢?这事马上就要揭晓了,你已经成功说服大家了。”

“你又这么深沉地装逼呀?”包小三凛然问他。

仇笛狠狠捏了他一把,和着包小三的喊声他道着:“我有个逼格的理想快实现了,我在想钱,难道你不想啊?”

呀,其实谁不想呢,四个相视间笑得好不得瑟,好不猥琐……

……

……

文件,打开,显示在手机屏幕上,谢纪锋郑重递给了夏亦冰叮嘱着:“千万别摔了我的手机。”

“看来有真材实料啊,放心,你的手机不至于比屯兵的投资还贵,吓不到我。”夏亦冰无所谓地道,对于谢纪锋的故作神秘,她有点不耐烦了,幸好等待的时间不算长。

翻页,是一封PDF文件,很多页,第一页就让她皱眉了。

本次调查发现,第一位商业间谍,李劲松,系受华鑫委托,以画家身份掩护,在屯兵镇通过接触银行分理处的方式,获取鹏程商贸的营收信息。

第二位商业间谍,张瑞霞,系华鑫下属大西北影视旅游开发公司总经理秘书,受第三方委托,同时调查华鑫和鹏程的经营信息,此人应该是双面身份,既受华鑫的聘用,又接受第三方委托,应该于祁连宝事件有关,收集其违法犯罪的证据应该是她的一项工作。

……

夏亦冰的涵养果真很好,没有生气,皱着眉头往下翻页,看到第二页时,她的表情显得诡异了,似怒非怒,似嗔非嗔,一副欲说还休,欲语忘言的样子,不时地看谢纪锋,谢纪锋给她斟上了茶,早凉了。

事情应该是这样的:今年三月份,李劲松受华鑫委托,调查鹏程商贸的营收情况,他们一直在寻找机会拿回在屯兵镇的主动权,直到数月后,第三方介入,并委托我们公司调查时,这个机会才出现……机会是巧合,但布局不是巧合,今年以来鹏程和华鑫的关系渐趋缓合,该公司经理人金彦国多次主动揽生意,为鹏程创造营利机会,这应该是以温水煮青蛙的方式,让对方失去警觉。

之所以迟迟未动手,问题可能在于华鑫缺乏可以操刀的人,而第三方的介入,正好也给了他们机会,于是在八月二十七日,他们联袂开始动手了,先是拿一个月前的打人的事引发媒体关注,进而倒逼当地警方不得不采取行动,同时又以一单生意,让宗鹏程不得不投鼠忌器,不敢施加影响,两方合力,把祁连宝推到了嫌疑人的位置,清理了一个最大的障碍。

其实华鑫在屯兵忌惮的不是竞争经营,而是非法行径,这里的法制环境很差,居民认钱不认理,认亲不认法,而宗鹏程在这里是根底蒂固的,轻易动摇不了他的影响。

于是,他们采取的方法,就是从“钱”上,和“理”上,瓦解鹏程的基础。

《铁骑》的拍摄仅仅是一个官方发布会,真假尚未可知,我们认为应该是子虚乌有,以金彦国和宗鹏程的私人关系,让宗鹏程深信不疑应该不难,华鑫应该是籍此套牢宗鹏程手里的现金流,让他的资金链断掉,进而陷入债务危机。

以下有近期鹏程的投资数据,据我们调查,宗鹏程今年二月份前投资北宁一处房地产项目,目前正在建设工期中段,这个时间段,应该是宗鹏程手里资金最紧张的时间,恰恰也能反映出华鑫的用心。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因为筹备拍摄项目的原因,宗鹏程已经把宾馆的营收全部搭进去了,而以祁连宝为首的涉黑人员全部入狱后,屯兵镇的经营已经乱像纷现了,马开荒控制的餐饮,因为大量外地商贩和本地居民的涌入,损失了大概有两成的份额……假如项目有问题的话,可能一夜之间,全镇人都会成为宗鹏程的债权人,如果他手里的现金流被套牢,遭遇到的危机可想而知,届时,华鑫只需要派人来接收残局即可。

……

夏亦冰脸上阴晴不定,她草草浏览完毕,手机重重地扔到了茶盘了,冷声道着:“一派胡言。”

“还好,没摔地上。”谢纪锋不愠不怒,收回了自己的手机。

“张瑞霞在总公司干了四年,怎么可能是商业间谍?”夏亦冰不相信地道。

“我们用的也是‘可能’这个字眼,并没有肯定,不过凡事没有那么绝对,否则这种关键的时候,张秘书只身离开屯兵镇,就说不通了吧?她一定没有向你汇报,是因为什么事离开的吧?或者,您未必清楚,您的战略合作伙伴,有多少条信息渠道吧?”谢纪锋道。

这撩拔的,夏亦冰似乎也不确定了,她看着谢纪锋,消化着那份报告给她的震惊,想要问时,谢纪锋却低下头,给她换茶了。

这种态度反而让她无处着力了,不争不吵不谈不说,夏亦冰真是按捺不住了,直接按住了壶身道着:“你开价吧。”

“开价?您对这一派胡言感兴趣?”谢纪锋道。

“对,不过不是感兴趣,而是让他们消失。”夏亦冰道,一事居高临下的姿态,像付娱记的封口费一样。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34章 无根无据 下一章: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36章 谁知我欲
热门: 西游日记 天父地母 浮生物语4(下):天衣侯人 希区柯克悬念故事全集 次元茶话会 魔法工业帝国 国民男神他私联站哥 手机 九州·秋林箭 困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