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33章 夤夜风急

上一章: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32章 道是知己 下一章: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34章 无根无据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二里沟不是沟,而是一条干涸的河床凹地。

过渡放牧、无序开发、草原退化,在经过几十年的不懈破坏,终于把曾经这个牧草肥美的地方,变成了遍地沙土,零星荆棘的滩涂之地,在繁星满天的夜色中望去,黑漆漆的显得已经亮无生气。

嘎……一声尖厉、让人怵然的叫声响起。

包小三吓得直缩到仇笛身后,耿宝磊惊得直躲到管千娇的背后,可等你侧耳倾听的时候,却又四下寂静,毫无声音。

仇笛亮了亮电筒,照回去,包小三不好意思了,又耀耀耿宝磊,耿宝磊掩面害羞了,管千娇吃吃地笑了,她故意对耿宝磊道着:“别怕,姐会保护你的。”

“讨厌,谁稀罕你的保护。”耿宝磊恼羞了,离开管千娇,包小三拉着他,跟着两人背后,他说了,不是我胆子小,实在这鬼地方太吓人了,时不时地一声鬼叫,人家神经高度紧张的,谁可受得了啊。

“心里坦荡,鬼神避让。”仇笛前面带着路,和众人说着,讲着他小时候走夜路,他老爸就是这么告诉他的,这世界没有什么可怕的事,惧由心生,所有的恐惧,都是自己吓唬自己。

“不会有狼吧?”耿宝磊在背后缩头缩脑问着。

“草原退化的这么厉害,就狼来了,也抹把泪走啊。”仇笛说了句笑话,让众人的心态稍稍放松了,包小三问着:“那刚才是什么叫声?”

“你说这种声音……”仇笛一嘬嘴,发出了一声怪叫,惊得包小三后背发麻,愣愣是看着仇笛,黑暗里,只有一双明亮的眸子,仇笛笑着道:“吓死你,这是鹫,它们在天上叫呢。”

把两个胆小的斥得体无完肤,队伍继续前行着,仇笛不时地看着一直和他并排走着的管千娇,却是有点惊讶了,这小姑娘家家的,反倒比包小三和耿宝磊的胆子还大,不但要和他一起来见祁连宝,而且夜路上种种表现,像是很熟悉这种野外环境一样。

“别看我,我爸妈就是地质勘探队的,我对帐篷,比对单元楼熟悉多了。”管千娇道。

又是一阵寂静,几个人迥然不同的经历,总能在不经意间给对方带来惊讶。这个小小的惊讶又让众人消化了好大一会儿,走着走着包小三放松了,和耿宝磊拌起来嘴来了,直说他没出息,被祁连宝给绑床上了,耿宝磊解释了半天下午的事,听到千娇房里有动静就去了,谁可知道一进门就被摁住,他形容自己就像被大狗熊勒住一样,根本透不过气来。

这个没人置疑了,都知道身高一米九开外,体重怕不得有两百多斤的祁连宝有多恐怖,最起码能从警察手里逃走,那对于他们这些普通人,不可能不当做传奇了。

“仇笛,咱们现在可是走到违法犯罪的道路上了啊,知情不报也是包庇罪啊。”耿宝磊念及此处,在队尾小声道。

“那你还来。”仇笛没有回答,呛了一句,气得耿宝磊停了两步,可这黑灯瞎火的,吓得他又紧跟上队伍的步伐了。

管千娇回头看了看,生怕两掉队似的,转身她走近了仇笛,小声问着:“我知道你心里有谜,可在他那儿,会有答案吗?在这件事,他虽然不是无名小卒,可顶多只能算一个弃子,能有什么用?”

“咱们不也一样吗?说起来差不多同病相怜了,我们有点不服气,他又何尝不是如此。”仇笛道。

管千娇听得此言,无语相对了,出事之后,哈曼一句撤回再无下文,一句结束紧跟着经费也停了,三人受伤,公司里不闻不问,虽说也在预料之中,但总也让人觉得人情过于凉薄了。也许,回去最好的结果顶多能要点补助,但那些可能就仅限于人道主义的慷慨了。

“停!”

仇笛停下了脚步,视线里,已经隐隐看到了像豆点的火光,在旷野上显得格外明显,那点火光让他心里一亮,莫名地笑了。

他回头道着:“这事已经不在咱们该办的范围里了啊,我呢,只是觉得这个人没有想像中那么坏,可能和表面上相比恰恰相反……这两天走了一遍,我总觉得从那天咱们挨打起,后面的事就处处透着诡异,见祁连宝有可能找到答案,也有可能无功而返。即便找到答案,也仅仅有可能和哈曼交易,而且可能性微乎其微……所以,我再问一遍,实在心里不愿意的,就别趟这趟浑水了,毕竟他是个在逃犯,有一天他落网了,没准咱们也得被牵连进去。”

“没事,我就怕鬼,不怕人。”包小三道。

“这都商量过了,我们支持你,我也觉得他没有表面上看上去那么凶恶,否则我们都难逃魔掌。”管千娇道。

“别看我,丢下我一个人,你们好意思啊。”耿宝磊无奈地道,这种环境,只能从众了,那怕跳坑里,好歹有人陪着也比孤身在这鬼地方强。

“那好,走吧。”

仇笛转身带着众人,朝着那点如豆的火光走去。

……

……

烧得是经年的干枝枯根,加上风干硬化的牛粪,火焰里不时地有毕毕剥剥的声音响着,映红了祁连宝虬髯密布的脸,眉头皱着,时而侧耳倾听着,那表情是狐疑,在怀疑自己,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或者他不清楚自己想干什么,那几个外乡来的年轻人,很明显,他们根本干不了什么啊。

就像他空有一身力气,却没有用武之地一样。

他眯着眼,感受着火堆扑面而来的温暖感觉,寂寞的时候,人总会掉到回忆的漩涡里,寂寞,总会唤醒那些曾经美好或者不美好的经历,只有它们才是无聊和孤独的慰籍。

他像在闭眼假寐,却无人晓得,他在怀念曾经的训练场出拳如风、挥汗如雨,木桩、铁丝网、绳墙,那个铁与血的环境里,都是铮铮铁骨的军人,都是曾经如亲如友的兄弟。只不过他们都生不逢时,大多数人的从军生涯里只有从训练走到演习,然后再走到退役,最终都是那座铁打营盘里流水的兵。

他像在扪心自问,对于荣誉感已经镌在骨子里的军人,错就是错,对就是对,来不得半点马虎从事,而他现在却觉得自己所作所为,不再有着曾经那样爱憎分明的辨别力。

这个年代的军人不再有包分配的福利,复员后有两种选择,回乡当农民,或者进城当民工,对于经济条件不怎么宽裕的他只能选择后者,钢筋、水泥、脚手架、工棚相伴了数年的岁月,那怕的勤勤恳恳也所获无多,那怕他小心翼翼也遭到了欺凌,那怕他身手不凡,也难敌一哄而上,直到有一天,因为讨薪的事他大打出手,被人砍成了重伤。

人到了低谷就会往上走,那时候遇到了还在北宁施工的小老板宗鹏程,给了他雪中送炭的几百块钱,也遇到同是当兵出身,经历相仿的胡雷,生活从此揭开了新的一页,他知恩图报,宗老板如虎添翼,这个小施工队不断演绎着逆袭的传奇,在北宁敢打敢抢,屡屡挫败同行,大西北影视城建成后,宗老板又带着人回乡,打造了两幢酒店,并想方设法,阻挠着那幢酒店的施工和建设。

他记得自己是拍着胸脯答应的,异乡漂泊这么久,有钱就赚、有生意就抢已经成了行事准则,那怕对方是个省建大型施工队,那怕是几十人对几百人他也毫无所惧,带着屯兵镇施工队的班底,举镐为旗,挥锹做枪,和数倍于己的施工队拉开了架势……械斗。

那是一幅挥之不去的惨烈场景啊,臂粗的镐把,没头没脑的朝人身上招呼;钵大的水泥块,直接朝人脑袋上砸,镇北两公里,几乎都成了战场,躺了一个,又一个……直到外地来的施工队手软了,害怕了,退却了,他带着人,像打红眼一样,追着四散逃命的工人,从工地打到野地,从楼外追到楼里……直到,胡雷出事了!

他是眼睁睁地看着的,一个满脸是血的工人,抄着一把铁锹从背后拍向正面和他打招呼的胡雷,他出声喊了声,那铁锹已经重重地拍在胡雷的后脑上,他像一截子木桩,直挺挺的从二楼摔了下去。

他记得自己像疯了一样,抓住了那个行凶者,连打带摔,把那人打得奄奄一息,他疯也似的,两臂拎着,举起来,要以牙还牙。

“宝哥……别杀人……”

二皮那时候还小,惊恐地喊住了他,和几位工友死死拽着他。那人眼见不行了,这摔下去,恐怕是十死无生。

他愤然大怒一声,把人扔在了脚下,急奔着去看胡雷,探着还有呼吸,又背着这位朝夕相处的兄弟,去镇上的卫生所,他像发疯的野兽一样,逼着那些只会打针输液的医生,要救醒胡雷。

后来,械斗的人抓了,又放了。

再后来,受伤的胡雷醒了,却傻了。

那个打胡雷的也没有负担得起责任,一个施工队的民工,也是个穷光蛋,他受的伤比胡雷还严重,四肢断了其三,腿粉碎性骨折,终身残疾。

之后,他一战成名,屯兵镇施工无人敢进,那桩械斗的案子因为牵涉太广,镇上的人不断聚集到市里闹事而搁浅,至今尚未判决。

即便有一个判决,还会有什么用呢?曾经敌对的双方现在已经握手言和了,也许他们很快就能和平地解决这个搁置的问题,无非是让出点利益的事。只是那些不知道在为什么而斗的人,再也回不到过去了,包括那些伤残的民工,也包括……他的兄弟。

祁连宝唏嘘了一声,抹了把眼睛里的湿迹,睁开眼,抬头时,却看到了四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火堆不远处,他省得自己走神了,讪讪地道了句:“来吧,烤烤火。”

难得见悍人也有这么多愁善感的一面啊,四人面面相觑,想不通祁老大这么忧愁所为何来,仇笛带人上前,手里的几样东西递给他,两瓶酒、一块熟牛肉,祁连宝也不客气,撕着嚼了一大块,开瓶仰脖灌了一大口,直向四人道着:“谢就不说了,帮我办件事,我送你们个大好处。”

“办事?”包小三不解了,眨巴眼道着:“您这身手,还需要我办什么事?”

“拳头可打不过法,呵呵……很简单,帮我把这些送一下。”祁连宝从身后拎了个布包,直接扔到了仇笛怀里,仇笛掀开一看,瞟眼的包小三惊得咬舌头了,一包,尼马全是钱。

“这几年吃喝嫖赌的,没留下多少,就这十几万了,一半给进去那些兄弟的家里,家里没了劳力,老的肯定要受治了;一半给了艳红或者她妈妈都行,让他们想法子给胡雷治治脑袋,前年我带他去过首都,医生说有希望,不过开颅手术得花几十万,而且风险很大……可风险大,也比傻一辈子强啊,这个决心早该下了,我能帮上的就这么多了……”

祁连宝说着,不知道是酒呛的,还是悔痛的,又抹了把眼睛。

“这事很容易啊,您送去不就得了,当面说多好。”包小三道。

“你以为警察都傻瓜啊,下午我就想去,不过店外早有警察蹲着了,这片空旷的草原他们抓不到人,可只要一进镇上,一到熟人家里,肯定就没路可逃了。”祁连宝道。

这事……咋办?包小三看着仇笛,耿宝磊自然是没主意,特么滴,这罪更重了,还帮在逃犯办事呢。管千娇也没主意了,只是她此时更加确定,对面这个男人,一点也不可恶,反而隐隐地让她有点欣赏。

“好,我替你办……不过,什么报酬?”仇笛接了,比祁连宝还不客气。

“哈哈……痛快,你想要什么报酬,无所谓,把我送回监狱也成,就这一件心事没了,了了就好,老子该安安生生进里头蹲几年了。”祁连宝道,也许真如他所讲,根本不在乎,就着熟牛肉,大口灌着烈酒。

“我的报酬很简单,把你的故事讲给我听怎么样?”仇笛道,祁连宝正仰脖灌了口,咕咚一咽,睥睨地看着仇笛,随口问着:“这个真没有什么意思,我还真不想说。”

“那你干嘛找我?”仇笛问。

“哦,我不想连累认识的人。”祁连宝道,这话气得仇笛梗了一下了,不过祁连宝又道着:“再说,我也不相信他们。”

“不相信熟人,却相信我?信不信我吞了钱,再把你送给警察。咱们算起来可是有仇啊。”仇笛道。

“技不如人可不算仇,不和高手过过手,你永远不会进步,那天挨了顿打,有长进吗?”祁连宝问,仇笛笑笑道着:“好像有,军体拳走得就是刚猛路子,应该是心无旁顾,去势如虹,玩花哨反而落了下乘,就像我和你打,不管想怎么取巧,最终都是自取其侮。”

“呵呵,就是这样,如果现在我们再来一次,你会输得更快,因为任何取巧的方式,都可能给对方留下可乘之机,我当年的教官告诉我,最好的对决就是一招制敌,花架子是表演的,实战不行。”祁连宝道。

仇笛笑了笑,摇摇头道:“我们体格不对等,我永远赢不了你。”

“呵呵,但我,不止一次被根本没练过的人,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祁连宝道,生怕别人不信似地,敞开了衣服,胸、肩,几处狰狞的疤痕,他笑着道着:“拳头锋利不过刀子,刀子快不过枪子,武力可狠不过人心呐。”

这几句像禅机,几人都没怎么听懂,仇笛狐疑地看看他,又是一句:“你不是想清楚了,而是更迷糊了,古往今来,所有轻生死,重大义的汉子……其实都是不识时务的傻逼。”

呼一声……祁连宝轮着酒瓶的兜头向仇笛砸去。

仇笛未动,酒瓶在他头顶堪堪停住了,祁连宝面无表情地问:“你不怕?”

“你根本没有伤人之意,我怕什么?”仇笛笑了笑道着:“你现在心如死灰,没有勇猛了,再打一次,我未必没有赢的机会。”

“呵呵……他妈的,你到底是个什么货色啊?”祁连宝被逗笑了。

“坦白地讲,商业间谍,是一家商务调查公司以每天二百块钱的报酬,在京城劳务市场雇来的,来此调查屯兵这个特殊商业模式存在的种种症结。”仇笛道。

“症结!?这什么意思?”祁连宝不太明白。

“那是你啊?你不就是华鑫开工的拦路虎,你不就是发迹老板宗鹏程的心头病……凡不利用大局的存在,都称之症结。”仇笛道。

祁连宝愣了,痴痴看着仇笛,仇笛笑了,和身旁人讲着,完了,祁老大敢情和包小三智商水平差不多,怪不得混到现在这水平。

“你……到底什么意思?说清楚点……”祁连宝催问着,隐隐地,他觉得仇笛好像撩拔到了他心里的疑惑不解,仇笛反问着道着:“所以我刚才讲,想听听你的故事,有很多谜没有解开,比如,你也想知道,坑死你的那个间谍是谁吧?交易一下,我们双方知道的东西一印证,我告诉你是谁。”

“你要逗我玩,我一定把你送去和李劲松做伴啊。”祁连宝恶言恶声一句。

仇笛无所谓了,四人围着火,喝着酒取暖,包小三又给点了支烟,祁连宝半晌才唏嘘地说着这其中的故事了。

无他,就是从一个当兵的,落魄到打工的、再发迹到了涉黑的一个俗套的过程,任命一个这样的过程都会毫无意外地是血淋淋的,听到他讲那次百人械斗,那怕就没见过仇笛等人也是一身怵然,两背乱耸。

管千娇出声问怎么发现自己的,祁连宝却是笑了,直道着他当天回来准备找李劲松的晦气,这家伙被抓的时候就说宝哥你完了,对此他一直耿耿于怀,准备下手的时候,却发现仇笛几人把李劲松给整了,那个可怜虫急急回北宁市,却没料到还有人盯着他,在火车站不远处,又被拎留进小胡同里痛扁了。

“这个人是华鑫国旅派遣来的商务调查人员,之前你们都不认识他,他在这里潜伏了,有六个月了,年后就来了。”仇笛问。

“嗯,他的骨头可没你的硬,揍了他个半死……他说直接联系的是华鑫的高层,主要盯的是银行分理处的出入账,可他看那账有什么用?钱又拿不走?”祁连宝果真还没清醒。

“这个先放放……我问你,现在宗鹏程的总资产有多少?不动产。”仇笛问。

祁连宝掰着指头数了,两座宾馆的经营、最来钱的是住宿和餐饮、市区里,大小老婆三个,都有一幢房子,至于情人多少不甚清楚,不过开发的塞外庄园,他和一家房地产公司共同投资,占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宗老板的父亲宗仁厚曾经在屯兵就是镇党委书记,前一年才在规划局局长的位置上退休,这个事他们家有得天独厚的条件。

不但是个官富,而且是个小黑的人物,不过祁连宝对他甚是尊重,一口一个宗老板,说完了,他笑道:“怎么样?你就知道又能如何?”

言外之意,老子都没办法,你们更扯蛋。

“这个也先放放,我问你,宗老板的流动资金有多少……包括可调拔的资金。”仇笛问。

“这个……”祁连宝懵了。

“你按最大的一宗生意算不就行了。”仇笛道。

“三两百万总是没问题的,旺季餐饮和住宿的营业款,每天都有几十万,最高有可能超过一百万……呀?你们不会寻思着,抢营业款吧?”祁连宝说到此处,吓了一跳。

“要你干还成,我们可没那本事……我再问你,知道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吗?”仇笛道。

“乱了呗,这鬼地方以前就是个土匪窝,只服谁的拳头大……呵呵,不过好像拳头大也不行,得钱够砸……马胖子这狗日的,这才两周,他都看不住生意了。”祁连家愤愤地道。

“你还是没搞清这儿有什么大事了。”仇笛道。

“不就是什么剧组来,要干一票大生意吗?一看镇上人都红眼了,后盘沟、御林堡,晚上都有人在干活。”祁连宝道。

“这就对了,作为旁观者,我把谜底告诉你啊。”仇笛此时像是豁然开朗一般道着,他排出了手机给祁连宝看着,那是李劲松淘到了信息,每日收支账目,祁连宝看看,连着几日越来越少,支出和收入的落差越来越大,他道着:“这儿人都认现金,肯定是一部分发人工工资了,但凡有事,都是从营业款里支钱,姚富文当过会计……”

“差矣,你得看更远一点。”仇笛道着,拣了几块石头土块摆着,解释道,餐饮营业算一块、住宅、房地产算一块,以祁连宝讲,这个富豪几千万的身家,其实都是不动产,能调动的现金流不到四百万,那多算点,八百万……八百万到极限了吧?

这么一算,仇笛就排着另一块支出了,镇上施工总动员,又是只认现金的主,这一块每天要吞掉近十万的现金收入;道具的制作,马车、攻城器材、擂车,拦马架等等,都要用大木料,而且得原木,场上堆的几百方木料,光这些木料,得一百多万的投资。还有马栏,据说要来几个马队,几百匹训练有素的组个方阵,这个不好计算,几十万总是有的……还有点将台、演武场、兵器、驽车、营账的投资,又得至少二百万左右……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32章 道是知己 下一章: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34章 无根无据
热门: 金乌每天都在忙 医门宗师 妖怪管理员 我到底有没有钱 四个影帝把我宠成顶流 断龙台 造化之门 百合花房秘语 欧皇 发条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