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32章 道是知己

上一章: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31章 不期而遇 下一章: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33章 夤夜风急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仇笛一退,祁连宝却未出手,左右手一松,抚着拳面,笑着道:“小子,恢复的不错啊,再打一场。”

“你过得好像不怎么样啊。”仇笛一下子看明白了。

胡子长了,全身脏兮兮的,虽然笑着,可表情看上去憔悴多了。

“他妈的,拼了。”包小三拖着椅子,要拼,不过祁连宝都没当回事地侧头一瞄,他又胆虚了,知道自己根本不是一招之敌,他紧张地站地当地,看看站着的仇笛,看看躺在床上了两人,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别怕,他是逃出来的。”仇笛道,一说这句,胆气重来,上前一步拿着包小三手里的椅子,往床边一放,手一挥请势道:“坐吧,你别紧张……三儿,把千娇和宝磊放开,别喊,没事,祁老大是心事未了,跑回来处理后事了。”

别紧张?让祁连宝别紧张?包小三怀疑仇笛脑袋真有问题了,不过他旋即发现,祁连宝似乎真的很紧张,看到那落魄得性时,他也一下子明白。

“呵呵……我有那么惨么?”祁连宝大大方方一坐,笑着道,包小三小心翼翼地到床边,试探着放人,见对方没反应,这才大胆掀了被子,得,两人都被捆着手,管千娇和耿宝磊嘴里都塞着东西,一拔出来,却是管千娇的袜子,一下子包小三又不和谐地笑了,管千娇狠狠剜了他一眼,不过没敢说话。

“为了让他们安生点,不得不出此下策啊……仇笛是吧?现在还要告诉我,你是个大师傅吗?”祁连宝,眼神有意无意地看了桌上,那堆东西是管千娇的装备,手机、笔记本电脑、纽扣摄像、打火机摄像,一样一样摆在桌上,连管千娇也无语了,不知道这个阴魂不散的货,怎么着又跑回来了。

“本来没准备找你们,只想找李劲松点麻烦,没想到昨天正好撞到你们整李劲松了……干得不错,悄无声息地就解决了一个对手,是吗?”祁连宝问,他盯着仇笛,这个男子,似乎让他感觉很困惑。

“这个,现在没必要瞒你,我们是受了京城一家商务调查公司的委托,来此调查鹏程的商务信息……可能委托方找的不是我们一家,委托方也不是一家,所以就出现了现在这样都在挖消息的乱局,祁老大,你想知道什么?”仇笛问,靠着窗户,背对着,看上去并没有准备出声喊人的意思。

“我就想知道,谁特么跟我过不去?是你们?还是李劲松?”祁连宝问。

这个问题可能得全推到李劲松身上了,仇笛摇摇头道着:“不是我们,也不是李劲松。”

咦,祁连宝愣了下,似乎有点奇怪,他瞪着仇笛,仇笛道着:“刚才说了,委托方不是一家,来这儿的调查员也不是一拔,昨天之前我们也以为是李劲松,但结果发现不是他,应该还有一拔人。”

“那为什么不能是你们呢?”祁连宝恶言恶声问着,那蓄势待发的样子,吓了包小三一跳,此时包小三挡在前面,管千娇和耿宝磊,都缩在他身后。

“角度问题,那个在路右侧、附视的角度,只有在宾馆内部某间窗户或者楼顶才能抓拍到,而且应该是高档的远焦相机那种,我们这些装备,达不到那种水平。”仇笛道。

这就是了,似乎这个回答让祁连宝很满意,他笑了笑,向仇笛竖了竖大拇指,不知所谓。

“谢谢啊,几位,对不住了啊……不过你们也不是什么好鸟,净干些偷偷摸摸的事。”祁连宝回头瞪了包小三几人一眼,起身看向仇笛时,却是很江湖气地抱了抱拳道着:“受了点伤对不住了,不过也送了你一样礼……不用担心李劲松了,他现在已经躺在医院里了,没有个把月起不来,要不是他说的和你讲的一样,我还真不敢相信,这么多狗屁间谍钻在屯兵这个小地方。”

看这样子,不准备找大家麻烦,包小三好歹长舒了一口气,人家就要走,仇笛却出声拦了,直道着:“你要这么走了,迟早也是个糊涂鬼,你跑不了。”

“咦?有点意思?那你说,我怎么才能变成聪明人?”祁连宝笑着回头问。

“和聪明人交换一下你知道的情况就可以了。”仇笛道,这位身处其中的人,能让华鑫下死力气对付,肯定知道的不少。

“现在我可是通缉犯,你信我?”祁连宝睥睨道。

“信,能把军体拳练到大开大盍、中正勇猛的人,不会是一个卑鄙小人。”仇笛道,他看着似乎无动于衷的祁连宝,又补充了一句道:“那天,谢谢你手下留情啊,否则我现在也躺在医院得接骨了。”

“呵呵……我还是头回碰到挨打了说谢谢的,那么,你确定要和我交换一下?你不觉得,我要是把宗鹏程干的那些黑事全告诉你,我不就成了卑鄙小人,而且,我就告诉你,你也无能为力,很多事都是我干的。”祁连宝道,以一种欣赏的眼光看着仇笛,不过并不友好。

“对那些,我没兴趣。”仇笛思忖着道:“不过,我敢肯定第三个商业间谍,就在你身边,你认识,和你关系很近,他就是那个把你推到坑里的人,难道你对此没有兴趣?”

仇笛的脸上,此时洋溢着一种病态的兴奋,而祁连宝,也像发现了金矿一样,神采奕奕地看着仇笛,相互凝视着,似乎在审视给对方多少信任度合适。

“知道二里沟吧?”祁连宝突然问。

“知道。”仇笛道。

“晚上那儿会有一堆火,敢来吗?”祁连宝笑道。

“当然敢。”仇笛道。

祁连宝做了个等你的姿势,转身要走,仇笛在背后追问着:“你不怕我带上警察去?或者把你卖了?”

“呵呵,我没那么值钱。”祁连宝头也不回地道,出了门,只听到咚的一声,包小三追出去看,这货是直接从二楼跳进胡同了,中午人少,他扣个防风帽子,一转眼就消失在胡同里了。

包小三旋即奔回来,惊魂方定,正待骂仇笛两句,不过一看管千娇和耿宝磊那样子,又笑了,耿宝磊狠狠剜了他一眼,管千娇却是赶紧收拾着桌上的东西,转眼三人都愕然地看着仇笛,那询问的眼光,带着责备的意思。

是啊,这不是与虎谋皮么?

“晚上我出去一趟,相信我,他没有恶意,否则我早折胳膊断腿了,否则你们俩后果实在堪虞,咱们绑一块拼命也没有反抗之力。他没有把谁怎么样了。都别烦我,我好好想想。”仇笛淡淡地把众人的疑惑全挡回去了,自顾自地把自己关进了房间,谁也不理会,只是看着手机发呆……

……

……

“宗老板,情况就这样,我们也在全力追捕。”

两位警察起身,和工地指挥部的宗鹏程握手道别。

例行笔录,隔了一天宗鹏程方知道,在治安总队羁押的祁连宝十几天一声不吭,趁解押到看守所的机会,直接跳车逃跑。本来就是个治安事件,又不是重罪,谁可能想到他要逃跑。据说那俩解押的讲,根本不是疏忽大意,他就在半路强行踹开了链子锁着车门,指粗的镙丝掉了几根,然后就那么戴着铐子跑了,两位解押小警吓得根本没敢追。

“哎,好嘞,有任何情况,我会马上联系你们。”

宗鹏程起身,送着两位警察,从警察客气的态度上,他能感觉到,祁连宝肯定什么也没有说,但为什么跑呢?

送走了警察,他迫不及待地走到了一个僻静处,拔着电话道着:“金总……坏事了,坏事了,祁连宝跑了……”

“真是的,他现在是个逃犯了,罪加一等,和你有什么关系?”金彦国在电话上讲道。

“不是,我怎么就觉得心虚呢?”宗鹏程道,在这位兄弟的事情上,他实在有愧于心。

“记住了,你什么都没做……他就找你又能怎么着,都是他自己惹的祸啊。”金彦国道。

这句话让宗鹏程心里稍安,他犹豫了一下,小声道着:“警察来找我来了啊,你说他不会跑回屯兵镇吧?”

“呵呵,你说呢?在屯兵的仇家可比亲家多,要是你,你回去啊?”金彦国问。

“哦,那我就放心了……”宗鹏程惊魂未定地道,思忖着,那怕就找上门来,多给俩钱都成,好歹兄弟一场的……不过转眼他又有点不乐意了,这号人,得给多少钱呐?给钱那不是资助逃犯了,不是更不合适。

在这种犹豫不决中,他都忘了还拿着电话,想起和金彦国说的事时,对方电话却是已经扣了。

跑了,居然跑了!

电话的另一端,金彦国也是惊魂未定,思忖了良久,最终还是决定把这个不太和谐的消息向上汇报了,汇报人是夏助理,那位向来不拘言笑,高高在上的夏助理,只给了淡淡的一句:知道了,他就再投胎一回,也别想兴风作浪了。

金彦国似乎知道什么内情,没有再敢多说,等着对方扣了电话,才颤危危地把电话放好,两眼滞滞地盯着办公电话,像在想什么让他恐惧的事,好久才发现自己的手一直在抖。

逃犯对于普通人很新鲜,可对于公安系统却不算新鲜事,两个押解员被押解了,还在总队写报告,跑了这么一个犯人,其罪不小,最起码总队已经放出不少警力追捕了,第一站就是屯兵镇,屯兵镇的第一站就是川味楼火锅店。

也有件怪事,有个报案的,是片警,他负责的火车站区域有位被打成重伤的送进医院里了,据受害人的描述,极似协查通报上的祁连宝。

当日黄昏时分,总队两位警察在医院询问了受害人李劲松,从京城来屯兵镇写生的画家,据他讲在是回返京城,北宁乘车到火车站,刚下车不久就被抢了,还被打成这个样子。

颌部骨裂、头上缝了十几针、左腿骨折……抢劫还把人打成样子,这尼马还算人吗?

尽管对于这个蹊跷案情还是有点疑问,警察还是按部就班的作完笔录,安慰几句,草草结束。谁也没有注意到,医院的走廊里来回巡梭着一位风尘仆仆的男子,他拍下了李劲松躺在医院上的近况。

很奇怪,这些照片同步出现在京城、夏亦冰的手机上。

此时夜幕方起,雾霾深重的都市夜空,看不到繁星满天,其实夏女士远没有表面上那么镇定,在她的心里,似乎也有一层越来越深的雾霾,让她愁眉不展,最无法控制的意外,还是发生了,就发生在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31章 不期而遇 下一章: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33章 夤夜风急
热门: 封神记 慕容思炫侦探推理训练营 系统让我去算命 今天我又吓到非人类啦[无限] 天机·第三季:大空城之夜 巫神纪 暗杀1905 世界的词语是森林 星照不宣 飞剪号奇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