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30章 再出奸计

上一章: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29章 难舍难弃 下一章: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31章 不期而遇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嘀……嘀……ATM机输密码的声音,农行、建行的分理处就在影城宾馆的对面不远,站在ATM机前的男子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中午少有人迹,再回头看屏幕时,多出来的数字让他心花怒放,没有取款,直接摁了取回卡,装好,出了自助服务的感应门。

今天十七号,是一笔款子到账的日子,他估算,在这里的呆时间不会很久了,又在估算着,这笔丰厚的钱能让他在灯红酒绿的城市过多长时间舒坦的日子,心里的想法浮现在脸上,是一种惬意而满足的表情,现在他甚至有点喜欢上这个鬼地方,毕竟这里将会是他成就最大的地方。

像往常一样,早晨出去,中午回返,在饭店草草吃完饭,又在街上遛达了一圈,近期镇上影响最大的事就是祁连宝被抓,到现在半个多月了,他被抓的后果,是相当明显的。

从宾馆到西街,满街更脏更乱了,零零散散多出来了一群贩水果、饮料、烟酒的小摊子,早晚在镇上,上下午在戏场,有本镇人也有外地人,队伍越来越壮大,在此之前,有祁连宝那帮地痞流氓在,这些人是根本不敢进屯兵镇的。

对了,各类日用品和食品的价格直线下降,每天早上,大货、大卡、三轮车,拉来的蔬菜水果在镇外能排一里地,宾馆那几辆四十吨的大货厢趴窝了,据说马开荒还带着帮厨师试图撵走这些抢生意的人,结果嘛,毫无意外地流产了,连厨师也跑了不少,毕竟客流量大的点,厨房里挣的那点钱吸引力已经不大了,随便出个摊,那怕卖矿泉水都挣得不少。

他遛达着,到了汽车站的方向,这里已经成为镇上最乱的地方了,市里跑来的私家车、镇上跑市里的黑面包、凭空多出来的满街商贩,把狭窄的街道挤得熙熙攘攘,偶有大巴经过,得鸣着笛挪上半个小时。

看着就骂起来了,一卖水果的胖婆娘和一位舀羊杂的,各指着鼻子、喷着唾沫、骂得起劲,旁边的围观在起哄,这操蛋地方,从来就不会有劝架拉架,他们巴不得打起来看场好戏。

“有点意思啊,鹏程不是关键,这个特殊的人物才是关键所在!?”

他随手拍了几张远景,自言自语道着,来这儿几个月了,虽然蛮荒了点,可总感觉秩序还是可以的,顶多能见到祁连宝那帮流氓打人,可现在却发现,祁连宝被抓了,他们不打人了,现在好像人人开打了。

比车站周边、比如宾馆周边、比如这地方奇缺的菜蔬淡水,祁连宝是一直视为自己生意护着的,本地人顶多开个小摊贩,大宗的菜蔬是宾馆垄断的,而现在,那个土霸王一倒,可没人能镇得住场,外地涌进来菜蔬食品便宜得多,谁都敢不卖马胖子的账了。

“有意思,这是让宗鹏程自毁长城啊。”

他心里默默地对自己如是说道,慢慢踱步着回返,身处一线,并不知道上层是怎么布局的,但他很清楚,繁华的表像后,隐藏着的真相,即将浮出水面了。

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那时候,他带着钱早就远走高飞了。

志得意满地想着,回了租住的东兴胡同,进了院门,他思忖着今天应该去什么地方,影城那边没什么看头了,进入九月份,剧组来的越来越少,现在镇上大部分人力都被用在御林堡和后盘沟,那儿的土木工程、道具制作、场地平整已经接近尾声了。

或许,可以休息一两天,这些天上面追得根本不急,他惴度着,应该是大局已定。

上楼,掏着钥匙开门,低头时,眼睛一下子定格了,门下,放着一个信封。

他狐疑地拣起来,空白封口的,他四下看看,这个时间段,除了上工的、除了去做生意的、就租客也会抓紧时间游览,民居里顶多能留下点老弱病残,他喊了两声房东,果如他想,根本不在家。

谁放的?什么东西?

他捏着,好像是一个硬硬的东西,干脆拆开,奇了,一封信。

李劲松、男、34岁,籍贯浙江宁波,**年毕业于京城商学院,业余爱好绘画。**年就职于京城思域广告公司,**年就职于艺龙策划公司……京城的登记居住地:海淀区后柳林镇西三区18里胡同。

这是他的简历,查到这个不难,但难的是,这里人根本没人知道他是谁。

他心慌意乱地往下看:

李间谍先生,您手里的这部手机里有很多您感兴趣的东西,不知道您愿不愿意要回去,当然,不是免费的。不过是自愿的。除了您之外,还会有很多人感兴趣。

他慌乱地进门,关好,然后摁开了手机,在手机存储里,有一堆照片,都是他的,和分理处女营业员在吃饭、和影城的保安在闲聊、还有在镇上各处转悠的照片,最大的一文件,居然是视频文件,他打开,一下子像掉进了冰窖里,视频文件拍下了他偷偷摸摸进入烂尾楼。

“坏了,被发现了。”

他扔下手机,赶紧地收拾东西,胡乱地收拾起随身的衣服、相机、电脑,打好包,放上肩时。床上扔的手机蓦地响起来了,惊得他心跳加速,看着屏闪的手机,拿不定主意接不接。

没错,他就是商业间谍,他最清楚一个商业间谍可能遇到什么样的危险,但这一次好像不是最危险的,拍了这么久才找他,肯定不是被调查方发现了;用这种隐密的方式找他,肯定是别有所图,但也能说明不是被调查方,否则这儿的风格,早用拳脚开始说话了。

那是谁呢?难道是同行,雇主曾经警示过有其他公司的同行也潜伏在屯兵,说起来,是同一个目的啊。

他想接,但又想起事关重大,生怕坏了雇主的事,又不敢接。

电话一直在响,停了,又响……

……

……

直线距离三公里外,楼顶,排着两个脑袋。

两个脑袋后还有一个,仇笛拿着电话说着:“妈的,不接……我看看。”

他抢过了包小三手里的微型望远镜,在镜里却什么也看不到,耿宝磊出声问着:“吓跑了怎么办?”

“好歹是个间谍,不能和你这娘炮一样吧,见事就溜?”仇笛心虚地道,要是真逃之夭夭,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总不能真拦路抢劫吧,再说是想知道对方真正的意图和背后是谁,这玩意可抢不走。

继续拔打,包小三不确定地问了:“成不成啊,要我说直接冲进去,摁住揍一顿,我就不信,他还宁死不屈?”

“你那是违法犯罪,咱这是诱他下水,再说了,得骗出来才好办事,在人家家里胡来,报案了怎么办?”仇笛道。

既要办事,又要防止出事,最好的办法自然是切哑吧的鸡巴,让他有苦说不出来才是最高境界,但这最高境界还真不好达到,开火就哑了。

“完了,不牛逼了吧?傻逼了吧,人家就不搭理你。”包小三挖苦着。

“呵呵,我第一次坚定地支持包小三的判断啊。”耿宝磊笑着,附合包小三了。

仇笛看着,放下了望远镜,又一次断线之后,他失望了,直道着:“不应该啊,是有总有点好奇心吧?他这身份这么敏感,现在被人窥破了,居然一点都不好奇是谁?居然不害怕我们把他曝光……正常人都应该试探一下啊,他妈的,连这点机会都不给。”

“那他要是不正常呢?”包小三问。

“那他除非是你这种二逼人物,或者我这种牛逼人物,否则正常人应该有恐惧和好奇心理吧?那怕他是个商业间谍,你说对不?”仇笛严肃地问。

包小三凛然点点头:“好像对,不过我这种二逼人物办错事能理解,你这种牛逼就不应该了吧?分析得头头是道,人家不理你,你还把自己当回事,确实牛逼,这么牛的傻逼,我是头回见。”

耿宝磊一下子喷笑了,仇笛扔下手机,两人对掐了,却不料此时变生肘腋,那电话嗡声响起来了,仇笛放开包小三一看,乐了。

李间谍电话回过来了,他赶紧按管千娇教的办法,往嘴里塞了个乒乓球,接了电话:“喂!”

间谍的方式果真好使,嘴里气流被阻,天然变音了……

……

……

“你是谁?”李劲松紧张地问。

“这个不重要,你不认识。”对方的声音有点怪。

“你……想干什么?”李劲松紧张地又问,他最担心的,是无法安全走出屯兵,而且现在,明显还不到结束的时间。

“不想干什么,只是因为你的存在,我们丢了饭碗,所以,只能迁怒于你了,别担心,咱们是同行。”对方道。

这下李劲松心稍稍放下了,如果是同行,而且还是被雇主抛弃的同行,那对付他们的难度就不大了,他怕的是屯兵这帮土匪,而不是同行。即便被曝光,也有充分的时间溜走。

“你这些东西能说明什么?威胁不到我啊……我严重怀疑你是不是我的同行。”李劲松道,探着对方的底。

“我怎么觉得份量已经够了呢?在这种关键的时候,出点纰漏,怕是你的雇主也饶不了你吧?其实我什么都不用做,只要知会宗鹏程一句,你们的事是不是得黄一半啊……您说呢?”对方道。

“直接点,你想要多少钱?”李劲松奔向主题了,他知道,同行的事,只有可能这一种途径解决,而且,要价,也是一个探底。

“看货论价怎么样?我在你常去的地方,烂尾楼楼顶你拍照的地方,留下了第二份照片和摄影,你可以看看,我们再讨论价格……或者,你可以不去,现在卷铺盖滚蛋,我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对方道,直接扣了电话。

李劲松懵了,他又一次背起行囊,准备走,不过又一次迟疑了,在这个时候半途而废,实在有点可惜,似乎,似乎对方应该是和他肩负同样使命的人,他揣度着,或许是已近尾声,这些人被雇主抛弃,心有不忿。

应该是,如果这样的话,倒是可以考虑一个和平的解决方式,现在这个关键的时候,还真不敢出纰漏了,否则功亏一篑,他背后的雇主恐怕都交待不了。他在想,如果也有同行,那应该和他的目标是一致的,鹏程公司可不需要这种商业间谍,从这个层面上讲,应该没有危险。

在犹豫中、在徘徊里,他鬼使神差地往镇北走远,那儿遍地的垃圾已经清理干净了,回填的土方已经完成,就等着主体亮化工程的开工,此时工地上已无人迹。四处透风的烂尾楼上,看不到人影,他咬了咬牙,往楼上走去……

……

……

“他上去了。”管千娇在街边看到了,小声地用手机传了过去,方位,进入的门。

根本不是交易,就是把人逛出来,办到了,管千娇在街头瞠然看着,她在想,要遇上类似的情况,恐怕她也料不到,对方就为了把他逛出来揍一顿。

“快点……西边,偏楼梯。”

仇笛喊着两人,蹑手蹑脚地飞奔,就在三层楼上,包小三急着往脑袋上套丝袜,递给耿宝磊一只,耿宝磊难为地看了眼,包小三催着:“快点,有点当坏蛋的觉悟好不好。”

“难看死了……哎这怎么还有味道?”耿宝磊套着,随口问着。

“买新的不得花钱么?我在垃圾堆里拣了个。”包小三道。

“我靠!”气得耿宝磊爆粗口了。

“快套上……上来了。”仇笛小声喊着,耿宝磊一个激灵,套上了。

三人分着方位,躲进了没门的房间里,仇笛打着手势,示意着一明一暗,迅速摁住,耿宝磊当策应,以防他挣脱包围。

从门框上偷瞄着,瞄着……瞄着那大胡子就上来了,他走得很警惕,包小三爬在门里,用一块碎镜子瞄着,走上楼梯时,他冷不丁地爬出来大喝一声:“站住!”

那人真听话,被土头土脑的货吓得一下子站定了,一看那人蒙着头,他瞬间感觉到了危险。

晚了,对面门里仇笛一个破口袋套着头,包小三扑上,抬着脚,耿宝磊拽着一只手,直接把猎物拉进了房间,耿宝磊迅速看着窗口,前后无人,他打个手势。

包小三和仇笛放心了,摁着人反捆着手,不理会他的呼救,捆好一拉,包小三恶狠狠地讲:“再喊,再喊把你扔下去。”

不喊了,包小三一想起自己挨的那顿揍就怒从心头起,恶从胆边生,嘭嘭连踢带打骂着:“狗日的间谍,你偷拍照片,让老子挨打。”

“兄弟兄弟,有话好说,什么照片。”李劲松缓过劲来了,苦不堪言了,知道自己掉坑里了。

“装,再尼马装……祁连宝的照片是不是你拍的,狗日的。”包小三踢着,那人急了,大喊着:“别打别打,真不是我啊,我和那些人不是一路,那天我也被抓被打了。”

“那之前呢,发网上的是不是你?”仇笛捶了两拳。那人吃痛扭着道:“也不是,那是随机发生的事,我不可能等在那儿拍啊……兄弟兄弟,你们听说我说,我听到我们老板说过,应该还有一组人,其他公司雇来的,真不是我。”

打错了!?

仇笛看看包小三,两人傻眼了,包小三可不会轻易相信,再揪起来的时候,那人很专业的道着:“我还以为什么事,这事真不是我干的……你们没见那照片吗?角度在哪儿拍的,很明显啊。”

“见了。在那儿拍的。”仇笛道。

“打娱记那回,是发生在早上,随机发生的事件,在路右边,附视的角度,而且是长焦相机,那镜头半个胳膊长,谁敢在祁连宝视线能看到的地方拍啊?”蒙着头的李劲松急速的解释道。

这么专业,把包小三和仇笛听愣了,耿宝磊听到了,一拍额头一吸凉气,然后找着手机里存着的照片,此刻才恍然大悟了,指指宾馆的方向,路右边,附视的角度,只可能在宾馆里、某个房间的窗户后面,而且是随机的事,那不是李劲松拍的,可能性就大了。

真错了?包小三和仇笛傻眼了,居然打错了。

人一停,李劲松不迭地求饶着:“几位……有话好说,我口袋里有张卡,密码129712,卡里有点生活费,你们看着取吧,别害我……我就一穷画家。”

“装,再尼马装。”包小三踢了一脚。

“我们这是绑架,不是抢劫,你搞清楚。”仇笛道。

“哎……哎……明白……不对呀,您绑我有什么意思?我比你们还穷呢。”李劲松道着。

“问你个事,说清楚,马上放你走下去,说不清楚,特么滴直接把你扔下去。”仇笛威胁着。

“哎哎……好,知无不言。”李劲松点头如啄米。

仇笛摁着人问着:“很简单,第一个问题,你来这儿多久了?”

“六七个月了。”李劲松随口道。

“回答的不错,第二个问题,谁派你来的,你的雇主是谁?”仇笛问。

“……”李劲松憋住了,一憋,又反复着道着:“没有什么雇主,就京城个私家侦探所的朋友,找我帮个忙,我就来了。”

“回答的不怎么样,第三个问题,你的雇主为什么要搞倒祁连宝?”仇笛问。

“……啊!?……这个,他是警察抓走的,撞枪口上了啊。”李劲松迟疑了一秒钟,搪塞开了。

“呵呵,不老实是吧……我老实告诉,兄弟我是专业间谍,专治各类贱人……别怪兄弟逼供你了啊,受不了吭气,马上停止……开始。”仇笛道。

包小三一拉李劲松的裤子,手持着喷水枪噗噗往他腰里、裤裆里喷着什么液体,耿宝磊已经准备好武器,却是有点踌蹰,不敢下手。

“啊……你们要干什么?”李劲松挣扎着,下身冰冰凉凉的,他眼不见物,莫名地恐惧让他开始紧张了。

“这是间谍专用逼供水,没听说过吧?一看你就是个二把刀……你坚持的越久,它破坏你的皮下神经越多。”仇笛道。

包小三凑上来威胁着:“直到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

“说不说?”仇笛和包小三同时恐吓着。

李劲松挣扎着,直哀求,就是不讲关键的问题。

“上刑。”仇笛咬牙切齿道。

耿宝磊吓得一激灵,赶紧地,把包在网兜里的蚂蚁解开,那些蚂蚁像得到命令一般,一个劲往李劲松裤子里钻。

啊……啊啊啊……李劲松一紧张,抖如筛糠。

哦哦……哟哟哟……李劲松一恐惧,全身抽搐。

那疼呀,那痒啊,像万蚁攒肉一般,密密匝匝,从胯部弥漫到全身,在眼不视物的条件下,李劲松被猝来的恐惧吓得直嚷着:“我说……我说……”

“快说,再晚来不及了。”包小三催着。

“拍照的真不是我……”李劲松急着辨白着。

“其他呢?谁派你来的?”仇笛催着。

“华鑫……我直接对华鑫负责,他们肯定用不止我一个人,还有其他人。”李劲松喘着气道。

“你在这儿搜集什么信息。”仇笛问。

“账务,主要是账务,还有他们的活动规律……银行的流水账,日营收支。”李劲松道。

仇笛一愣,瞬间明白这货一直和分理处小娘们勾搭的原因,敢情是这一套也用上了。

“华鑫为什么要搞倒祁连宝?”仇笛问。

“我也不清楚……我真不知道,搞祁连宝我都没得到消息,上面只是让我汇报近期各项工程的进展。”李劲松浑身扭着,不迭地道。

“还知道什么?”仇笛催问着。

“真不知道了,这地方就这么大,还有什么?喂喂喂,兄弟,我都说了,赶紧停下……我受不了了。”李劲松反催上了。

蹭蹭蹭耿宝磊直喷酸醋,瞬间李劲松缓了一口气,两人摁着再追问,这货却是吓得语无伦次,前后重复着乱讲了,看实在也得不到什么新东西了,包小三搜了搜身,然后三人一使眼色,仇笛威胁着:“爬在这儿别动……给你上药,乱动加快血液循环,生活不能自理别怪我哈。”

说是上药,三人已经如飞奔走,边走边卸着装束,从楼后绕到了镇外,贼头贼脑的回到了镇上。

过了很久,一个头上扣了条红裤子拴着脖子,手背捆着的人,一挪一挪从烂尾楼里出来,边走边提着裤子,怎么也提不上去,他挪啊挪啊,边挪边喊着救命,明明听到周遭有人,就是没人救他,好容易爬在地上,手蹭着墙磨断了捆手的绳子,一掀头,却发现自己已经挪到车站边上,一群歪瓜裂枣的男女望着他,笑着前附后仰。

哦,扣头的不是袋子,而是一条红裤子,女人的,脏不拉叽的。

不对,脖子上还有东西,居然是裤带,他一扯扔了,粉红色的。

不对,还有东西,他一看下身,哎妈呀,裤子里外密密匝匝全是蚂蚁,看得人头皮发麻,他吓得瞬间把裤子脱到脚底,拽下劈里叭拉打着,一打笑声更大,他才省得糊涂了,成光腚了。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29章 难舍难弃 下一章: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31章 不期而遇
热门: 从零开始竞选总统 群鸟飞舞的世界末日 高城堡里的人 乡村小裁缝 生肖守护神 怨灵 被相亲对象的弟弟盯上了[娱乐圈] 知更鸟女孩5:遗失的羽毛 如意村之小寒大寒 气球上的五星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