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28章 得意失意

上一章: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27章 心伤难愈 下一章: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29章 难舍难弃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去屯兵镇十七公里,御林堡方向,一列车队在沙化草地上疾驰,车过之处,卷起了滚滚黄尘。

“……前天得到的消息,公司的公关部联系上了爆料的娱记,有关抗日剧组未杀青被曝的事,是他向屯兵镇一个群演手里买来的,花了八百块……这个人叫皮三娃,总公司公关部花了不少代价才得到这个消息,还警告我们,以后类似的事情不能再出现,影响到公司形象和剧组声誉,后续处理很麻烦……情况就是这样……”

大西北影视旅游开发公司秘书张瑞霞驾着车,把这一情况简要向随车的金彦国、宗鹏程、郝来运说了一遍。

抗日神剧被曝光的事,最终查了这么一个不咸不淡的结果,皮三娃这个人,就是祁连宝手下的二皮,镇上典型的那类上无片瓦、下无寸土的闲汉,现在还关在派出所呢,受人指使,干点这种事换俩钱,很像他的风格,最起码宗鹏程清楚镇上这帮闲汉的得性,给顿酒钱,啥事也敢干,何况挣了好几百。

他愤愤地剜了车上的郝来运一眼道着:“回头再给你算账。”

郝来运尴尬地拧了拧脖子,这账算他头上可有点冤,每场几百群演,谁可能看住下面人搞小动作,更何况,二皮根本就不是他的人,他委曲地道着:“宗老板,这真不赖我,这些年您不常回来,祁连宝就是这片的土霸王,下面那群货,打着他的旗号什么事也敢干,我那管得了啊,他们就连您大舅哥马老板的账都不买。”

郝来运很客气和这位侄子辈的说话,宗鹏程不耐烦地打断了:“闭嘴,也不怕人家笑话。”

前面的人果真笑了,金彦国笑着道着:“宗哥啊,郝来运说得不错啊,你确实有点脱离群众了,根在这儿,最终发家致富,还得靠着这儿啊。”

“那是,主要是还得靠您呐……金总,这可万事俱备了啊,您那边可别给出岔子。有消息了么?”宗鹏程客气地问,《铁骑》试镜在即,下面的紧锣密鼓,已经忙乎了快两周了,眼看着钱流水介地花出去了,宗鹏程快开始心痒痒了,这可是一本万利的生意。

“二十四号夏秘书要带着剧组的制片、布景、道具和摄影来一趟,验收啊,你们没偷工减料吧,别到时候签不了协议啊。”金彦国提醒着。

“呵呵……那验收还不得您说了算,再说了,现在的木材可是紧俏货,搁北宁市周边,已经买不到大批量的木材了,呵呵,都在屯兵了……那就二十四号啊,马队提前一天到,齐林格尔的马队,最正宗的蒙古马,当年拍《成吉思汗》时候,就是这个马队带头的……我办事,您放心。”宗鹏程几分得意地道。

“你快算了,我就是不放心才亲自来看一趟,给你联系个抗日剧组,你给我捅这么大个娄子,知道我有多难么?总公司和剧组两头说好话,里外不是人。”金彦国佯怒道。

宗鹏程哈哈笑了,笑着连连道歉,直说老哥对不住了,张秘书不在的时候,咱们哥俩再商量商量怎么补偿你吧。

张瑞霞浅笑了,凑着趣道着:“宗老板,那我呢?我可是总公司面前也替您挨骂了。”

“没说的,这单生意成了,让我以身相许都行啊,哈哈。”宗鹏程道,惹得张瑞霞一阵浪笑,那浪的样子,反倒让金总有点看不过眼了。

驶近目的地,远远地已经能看到忙碌的现场了,堆积如山的木料,几台电动的大锯,因为这些布景,还专程走了十几公里的动力电,再往御林堡深处走,已经成形的各类道具,排了满满一场。

“那个,攻城擂车,长十七米,40架;月底能全部赶制出来……火把,做了2000多了,粮草车也有四百多架了,弓箭难度大点,验收时候,七八千没问题……都是按剧组提供的图样做的……”

宗鹏程信心百倍地带着一行人参观着御林堡的制作进程,一样一样介绍着,这项工程用的都是当地的手艺人,而且这种工序可不是现在只会用木工板的匠工能做了的,木匠是市郊各县区请来的,郝来运长年浸淫此道早已轻车熟路了,介绍着工序,成品一做旧,上漆,再用火燎一遍,绝对上镜。

“瑞霞,多拍几张,给夏助理发过去,让她心里有个底。”金彦国脸上笑容多了,这趟子事终于快见眉目了。

张瑞霞应了声,用手机拍着照片,各个样子拍了一套,又拍了一个全景,金彦国兴致勃勃地看着,宗鹏程趁着她拍照的功夫凑到身边,小声道着:“张秘书,多多美言啊。”

“不是吧?宗老板您什么身份,还需要我美言?”张瑞霞故意逗着。

“肯定需要了,以前咱屯兵和华鑫的关系处没那么好,我这心虚不是……那个,夏助理就能当了家?”宗鹏程小心翼翼地打探着内情。

“夏助理,是孙总孙昌淦的私人秘书,原来负责海外业务,华鑫的主要业务在出镜旅游上,那么多事,您还指望孙总日理万机啊,她点头,基本就相当孙总同意了。”张瑞霞道。

“那夏助理这个人,好相处么?我是说,招待时候,是不是得准备点什么,注意事项,一定提醒我啊。人家见过大世面,别在咱们这小地方受委曲不是?”宗鹏程道。

“您放心吧,渡假村能复工,对她来说就是大功一件了,说不定她还得看您脸色行事呢,毕竟在这儿投了几个亿,不能一直这么亏下去啊。”张瑞霞道。

“那……那没问题……来运,渡假村道路清干净了没有?别耽误人家施工啊。”宗鹏程作势吼了句,化解了这番对话里的尴尬,从对抗走到合作,这道坎宗鹏程自问跨过去问题不大,可就怕人家心里别扭啊,他心里清楚,生意人的盘算谁也不吃亏,对方给他这么大单的生意,肯定要求回报了。

回报,自然是那拖成烂尾的渡假村喽,这是他最得意的事,想起来心里就有点成就感。

郝来运屁颠屁颠跑上来,点头哈腰地道着:“您放心吧,垃圾全部清完了,收破烂的全赶走了,随时可以开工。”

“哎对了……金总,那施工队,您得用咱们的啊。”宗鹏程道。

张瑞霞噗哧声笑了,宗鹏程的嘴脸,不要脸的程度绝对超乎你的想像。金彦国却是绕着道着:“别跟我讲,这事得看到你的本事了。不过我可以透露给你一点消息啊,夏助理此次来,还要就主体工程亮化进行招标,到时候看你的表现了。”

金彦国使着眼色,那眼色双方都能意会,招不招标是个过场,两人私底下已经商量过了,那事还不是您说了算,大不了再把垃圾给他倒回来不就成了。

“哎呀,咱们一家人说什么表现,不行我专程跑一趟京城见见夏助理……以后睦邻友好,我们鹏程唯华鑫马首是瞻……您说是不,张秘书?”宗鹏程笑着道,笑得真假。

生意人的脸皮不值钱,这不,反正就是恭维加客气,等着从对方的账上划走真金白银。

这一行离开御林堡,又到后盘沟看了校场、点将台的进度,几处工程宗鹏程几乎动用了全镇的人力,对此他是颇具信心的,对于华鑫这两位的满意,他倒一点也不意外,最后一站回返镇上,车泊在已经清理干净的渡假村口。

场上,隆隆的车声吼着,几台重卡正在回填土方,曾经敌对的两方,笑容可掬的站在同一个现场,这场面,怎会显得如此地不和谐!?

攻城擂车、拦马架、粮草车、火把,营寨尖木……

一张一张图片显示在张政和的电脑屏幕上,他细细地看过,数过,计算木方的使用量。这算一项,又翻查着照片,校场已经平整,用了多少砂、灰、水泥;清运土方的垃圾,用了多少台车,用时多久。一项一项,他草写了满满一页。

然后,他惬意地靠着椅背,长舒了一口气。

对了,还有一件事没有处理,他打开了即时通讯,看了看哈曼公司的留言,双方有约定,通过这种方式联系,提供即时消息,而这连着数日来,哈曼已经提供不出有价值的信息了。

这一点似乎正在他的预料之中,他又靠着椅背,笑了,思忖着是不是该结束和哈曼的委托了。

应该结束了,这件事即将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他想了想,向唐瑛发去了视频通话的请求,过了一会儿,对方打开视频了,张政和摆手“嗨”声打招呼,对于哈曼这位女主管,他还是很欣赏的。

“张经理,有何贵干?”唐瑛笑着问。

“您说呢?”张政和道。

“哦,应该是对我们的调查进展很不满意了吧?”唐瑛道。

“呵呵,我就喜欢和聪明人对话,事实确实如此,不知道贵公司派去屯兵的那些人怎么样了?”张政和笑着问。

“我们做商务调查的,难道会把自己的商业秘密告诉您?”唐瑛笑着拒绝了。

“没关系,我随便一问……不过唐主管,根据咱们之间的君子协定,您这后续的表现,实在差强人意啊,就我个人而言,我倒不介意给我们彼此一个机会,不过从公司的角度来看,我们后续的签约是不是就没必要了。”张政和委婉地道。

商人变脸,永远是笑着变的,唐瑛耸耸肩膀,给了个鬼脸,直接道着:“那别忘了在初次的调查报告上签字,收到报告即视为委托履约,我们两不相欠。”

“好的,我今天快递给您……嗯,如果不介意的话,周六有兴趣出去吃顿饭吗?”张政和笑眯眯地道,公事完了,该私事了。

唐瑛又耸耸肩,做了个鬼脸,视频关了,给他的Q上留了一行字:

已经履约,我们两不相欠。

对这行字,张政和愣了许久,不得不哀叹一声,京城这些妞们可是真务实啊,无利不起早,无利不给笑。

……

……

两个小时后,前台把一封快递送到了唐瑛的办公桌上,她拆开,翻看下签字,合上,手抚着协议,思忖了好久。

这单生意并没有延续之前的奇迹,因为突发祁连宝抢砸事件的原因,派往屯兵的四人伤了一对半,今天的消息的,仇笛刚能下床了,单靠管千娇一个人,根本无法获取什么有价值的信息,委托到此为止,也在情理之中。

有点遗憾啊,她想起了两周前和张政和的那顿晚餐,张政和介绍的高雨田高总给她认识,双方讨论了一番屯兵镇的商业潜力,高雨田甚至抛出橄榄枝,隐晦地透露要和哈曼签一封有关商务咨询、策划、安全的长期协议。

如果做成,那对于哈曼的影响可想而知,唐瑛一度很狂热地为此彻夜难眠,以为在京的生活就此要发生转机,不过现在看来,还是过于低估商场尔虞我诈的程度,所谓允诺,不过是延迟结束调查的借口,现在调查陷入困局,看来,对方已经另觅途径了。

事以至此,唯余呵呵一声苦笑了。

她整理后这单生意的所有资料,锁进了柜子,又不忍心,枯坐在办公室里从头到尾看了一遍,与之前和谢总的讨论如出一辙,渡假村施工放开,鹏程积极着手准备新片的拍摄的筹备工作,从唐瑛这个角度看,应该是华鑫做出了妥协,用牺牲利益的方式,换取了在屯兵镇的通行证。

所以,双方暂时地媾和了。可为什么……做为外人张政和却掩饰不住的那份得意?他并不是华鑫的代言人,那个飓风传媒和华鑫八杆子打不着的关系啊。

她觉得有鬼,可又说不出问题出在哪里,偏偏能获知的信息源,现在全瞎了,她又一次意识到,为什么间谍会成为了世界第二个最古老的职业,因为他是所有决策的视听,不可或缺。

可惜,哈曼现在已经缺了。

此事很快汇总给谢纪锋,当天便接到了谢纪锋的安排,催促屯兵养病的数人,按原计划,全部撤回。

……

……

“快,这儿一窝……”

“这儿……这儿还有,这蚂蚁个头真大啊,长得快赶上臭虫了。”

“草原沙化,环境破坏得厉害,再沙化几年,怕是连蚂蚁也生活不下去了。”

三个脑袋挤在沙地上,包小三拿着窗纱做的小网兜,耿宝磊一手拿棍子拔拉蚂蚁窝,一手拿着玻璃瓶子,把蚂蚁赶撮进瓶子,给包小三倒兜里。

苦逼都不矫情,歇了两周又生龙活虎了,闲不住都遛出来了,不过现实可不等人,就业情况太不乐观,马胖子的后厨又上了两台蒸机,加了台装卸车,不但没有加人,反而连原来的厨师也打发了不少。倒是镇上不少新项目用人多,装卸沙水泥、打夯、做木工还有清运垃圾,那儿都是人手不足,整个镇上像个大工厂,一到上工时间,各式的运输车把全镇的人运向各处,镇里反而静悄悄的,少见人迹。

又撮了一窝,包小三乐滋滋地看着,扬了扬问仇笛:“黑球啊,看,成不?”

“别叫我黑球,难听死了。”仇笛道。

“我听着不错啊,叫你黑机啊。哈哈。”包小三故意道,仇笛抓了沙扬他,他奸笑着溜了,耿宝磊盖着罐头瓶盖子,一屁股坐到了仇笛旁边,笑着问:“有点郁闷是不是?”

当然郁闷了,三人躺倒后,第四旬的钱根本没有到位,现在看来,就即便回京城恐怕也不会有好结果,本来早就可以成行了,因为犹豫不定,一直拖到现在了。

“你别装得上晓天文,下知地理行不行?”包小三坐到仇笛的另一侧,挖苦着。

“我没装,我特么犯愁着不是?这儿黄了,那头悬了,咱们一路连吃带喝,还得加上打吊针输液,敢情最后没落下多少钱啊……我还准备挣一笔,过两天舒坦日子呢。”仇笛道。

事实确实如此,躺了两周坐吃山空的,房租又高,还真没落下多少,耿宝磊安慰了:“风吹鸡蛋壳,财去人安乐,人没事就好。”

“哇,你倒看得开啊?”包小三道,这多像个有钱二货的装逼话。

“咱们从苦逼华丽丽的一转身,咦,还是苦逼,没有什么失去的嘛,有什么想不开的,我不觉得很失落啊,和你们在一起,我都学会打架了。”耿宝磊道,说着他自己先乐了。

“要打架,让仇笛教教你。”包小三道,仇笛一笑道:“还嫌不够丢人啊,被人打得床上躺了半个月,拳头解决不了问题,就祁连宝那勇猛样子都折了,咱们就再练二十年,也达不到他那水平。”

三人相顾黯然的时候,管千娇的电话来了,还以为是找不到三个人着急了,耿宝磊一接电话,一听消息,说了句知道了就挂了,然后他对仇笛说着:“唐主管催了,让咱们撤回去。千娇让咱们回租住地,一块准备下,该走了。”

这句一出口,仇笛明显地脸上很不舒服,像是壮志未酬那种,包小三也憋屈,像是钱没挣够那种,耿宝磊一看两人如出一辙的得性,自顾自地笑了。

“走吧,看来得说服一下千娇了。”仇笛起身拍拍屁股上了灰,叫着两人,耿宝磊起身驳道:“她不会同意的。”

“同意就不用说服了嘛,看你这位闺蜜的喽。”仇笛无所谓地道,包小三脸凑近耿宝磊逗着:“宝蛋,你这小嘴口活不错,都会咬人呢,还不会说服人?呵呵。”

两人奸笑着跑着,耿宝磊面红耳赤站了半晌,直骂着:

“一对流氓!”

对,不知道什么也学会爆粗口了,耿宝磊自己都没有发觉,屯兵之行,让他变得地方太多了,这样草草收场,其实连他心里也有点不甘……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27章 心伤难愈 下一章: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29章 难舍难弃
热门: 咸鱼翻身的正确姿势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 四怪馆的悲歌 穿书后魔尊要杀我 天地至圣 豪门汪日常 海伯利安 妖弓 [快穿]勾引反派计划 侯卫东官场笔记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