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27章 心伤难愈

上一章: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26章 处处有局 下一章: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28章 得意失意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三天后,屯兵镇西街羊尾巴胡同,仇笛一行的租住地。

房间里哎哟哟的吃痛声音不断,如果有人透过窗户看,一定会看到这样一个奇景,三张并排的小床,躺着三位穿着短裤的男子,仰面一个,趴着两个,呻吟的如泣如诉,你说不清他是疼了,还是爽了。

哟!?包小三想起身,嚷了声,又躺下了。

对,不是爽了,是疼了,挨了一擀面杖,腰疼呢,他一嚷,正玩着手机的耿宝磊不耐烦地道着:“别咋唬成这样好不好,至于那么疼么?好像我没挨似的。”

“啊呸,要不是为了救你,老子能挨这么一顿么?”包小三愤然斥着这个不知感恩的娘炮。耿宝磊反讽着:“少来了,要不是我抱住夯蛋,那一杖绝对在你脑袋上,是我救了你好不好?”

“耶,也是哈,没发现你还有流氓素质,抱人大腿上嘴咬也会啊。”包小三揭着短。

耿宝磊竖着中指:“天天骂我像娘们,你不也照样不比个娘们强?”

这一句是真把包小三惹恼了,包小三起身扔着枕头,耿宝磊的反应也不慢,一接住,还回去了,闲不住的两人嘴官司不断,仇笛叹了声,捂上耳朵了。

一个团体氛围,如果遭遇外侮,可能齐心协力、可能一致对外、可能奋不顾身;但换一种环境,比如危险已去,那丑陋本性可就露出来了,在去留的问题上发生争执了,管千娇仍然是听大家的意见,耿宝磊想走,那事让他后怕。包小三不想走,这地方好挣钱,而且吃了亏尼马还没报复回来呢。仇笛呢,却是一直没怎么说话,他伤得最重,前胸肩膀几乎全是淤青,第二天两只眼睛肿得只剩一条缝了,连想想抬起胳膊来吃饭都难,耿宝磊都觉得有点夸张,不过真正对决过祁连宝,仇笛知道他有多么恐怖。

最关键的是,哈曼已经把经费停了,那一天八百块的梦想,果真成了梦一场了。没钱了,队伍的士气几乎降到冰点了。

“你们别乱行不行,就走,也不能这鬼样子走啊。”仇笛在床上弱弱地道。

也是,包小三两个腮帮子不一般高,耿宝磊还是个熊猫眼圈呢,说到此处,两人颓然躺回床上,拿着块纸板当扇子,边扇边流着汗,打发着这无聊的时光。

“千防万防,防不胜防,咱们终究还是被卖了啊。”耿宝磊道。

“你们说哈曼会不会给点医药费啊,这特么滴,夯蛋、祁连宝都被抓了,赔钱都没地方要了。”包小三愤然道着。

仇笛呵呵笑了,无语地斥着:“真难为你啊,这个时候还能想起钱来。”

“管个逑用,咱想钱,钱不想咱啊。”包小三概叹道。耿宝磊出声问着仇笛:“你好点没?我再给你擦点药?”

“不用,得歇几天。”仇笛翻了个身,脸上青肿方消,右眼还是睁不圆,两颧还是显得有点高,变形的脸看来暂时恢复不了原样了。

“祁连宝真尼马黑啊。”包小三心有余悸地道,把人打成这样,亏是疼不在自己身上。

不料仇笛并没怨恨地道:“错,他不算黑……对我手下留情了。”

“不是吧?这样子都是手下留情了?”耿宝磊愕然道。

仇笛了,军体拳让那些实战练出来的军人打出来,一拳能捣开一摞砖,打断你的胳膊腿那简直是小菜一碟,而祁连宝绝对有这种实力,所以呢,现在他全身乌青,没残没瘸没断骨头的,已经是人家手下留情了。

“那他干嘛对你手下留情?你长得帅?”包小三不信邪了。

“我不知道什么原因……那事发生的有点奇怪,根本不冲咱们来的,而是冲祁连宝来的。咱们是遭了池鱼之殃了。”仇笛道。耿宝磊一听此处,指着包小三道:“瞧瞧,我说对了吧,他们是找不着偷拍的,干脆就来个地毯式搜查,结果正好被人拿来说事了……就咱们刚来看出当街打娱记那一出,也有人蓄意拿着说事,目的,应该就是把祁连宝弄起来。”

“不至于人家傻成这样吧?一个月前的事,一个月后找事主?”包小三马上找到漏洞了。

对呀,说不通,耿宝磊狐疑地道着:“难道是那一位画家……李劲松?可这样做的意义何在啊?莫非咱们的后台老板是华鑫?华鑫准备收回影视城的经营权,和鹏程商贸开战了?”

“扯蛋不是?要整就整钱呢,整个祁连宝算个屁,谁不知道他就是打手?”包小三又杠上了。

别说,杠得挺有道理,仇笛看了他一眼,笑着道:“咱们讨论没用,你不在那个层次,能获到的信息源太少,根本无法做出判断……你这叫,挣卖白菜的钱,操卖白粉的心。”

“也是,咱们怎么办啊?”耿宝磊难为道,现在尝到骑虎难下的滋味了。

“养养伤呗,脸都成这样了,还怎么回去,说其他什么还不都是扯蛋?”仇笛道。

为今之计,只能像这样躺着喽,活是肯定干不了,回是不好意思回去,恐怕这样就回去,人家那富丽堂皇的公司也不能让你就这样上班吧?何况这事到现在,会是个什么结果,尚不明晰。

三个人无聊地躺着,一会儿坐着,偶而手机上网搜搜新闻,除了警方有一个公开发言,这个发言第二天就出来,说屯兵镇事件系当地无业人员抢夺游客财物,警方已经控制以祁连宝、皮三娃为首的二十余人,一句正在深入调查就把所有的事情都揭过了。

除此之外,并无其他。

“咦?有了……发布会,华鑫和四海影业召开新闻发布会了……”耿宝磊看着手机,好惊讶地道,他递给仇笛,仇笛看了看,是联合拍摄大型古装战争剧《铁骑》的发布会,汇聚了两岸三地多名知名演职人员,两方的预算达四亿,据说要打造一部堪比好莱坞大片的战争片,媒体吹嘘要成为中国的《斯巴达三百勇士》和华文的《权力的游戏》。

仇笛懵然了,搞不懂,包小三一看就扔回去了,直道着:“一群傻缺,他们搞项目,人家鹏程在背后还不是闷声发大财。”

“是啊,如果不说票房的话,那最大的收益方,将会是鹏程啊,而且屯兵镇没有这么大的容纳量啊?一个大型战争场面,得动用多少人力物力?光那抗日雷剧就把镇上忙得够呛,何况这种专业大型剧组?”仇笛道。

“应该是华鑫试图重塑品牌形象吧?说不定他们和鹏程已经达成了协议,毕竟双方是相互依存的,离开谁也不行。”耿宝磊道。

“那之前发生的事就没有意义了,如果想合作开发应该早办了,如果能痛下决心,就华鑫国旅的实力,砸钱也能把鹏程收回来,既然他们没有这么做,那肯定是觉得不划算……怎么会现在又突然给他们做嫁衣裳了?”仇笛想得头脑发胀,仍然无法自圆其说。耿宝磊又想说什么,仇笛又把手机要回去了,仔细看着有关祁连宝的新闻。

他努力了睁着看了好久,看得头有点发昏,刚想起什么来要说话时,却被窗外闹闹哄哄的声音打断了,院子里像是来了许多人,耿宝磊跑到窗口一看,却是马开荒一行数人,他小声警示着,然后仇笛和包小三赶紧躺好,呻吟、痛楚表情,做痛不欲生状。

“黑球……三儿……咋样了?”马开荒喊着,人趿趿踏踏已经上楼了。擂着门,耿宝磊上前开门,照面,三人已经穿好了衣服,包小三痛苦表情道着:“马……马老板,现在这样了,不会扣我们工资吧,我们是实在起不床啊。”

“去去,胡说什么呢?我看看……哦哟,夯蛋这狼不吃的货,把娃打成这样了……黑球,算了,你躺着吧……”马开荒看这样子,三人实在可怜,他指着现场回头对来人说着:“瞧瞧,三娃就在我后厨干活,那人不容分说进去就打人……那娃就是被祁连宝打成这样了,到现在都下不了地。”

祁连宝一进去可是人人喊打了,马开荒说得痛心疾首,又有三位受害者作证,这说服力自然而然就出来了。镇上几位像领导的人,还有警察跟着,拍照呢,包小三是个人来疯,巴不得拍个受苦受难照片,连摆数个造型,大讲特讲那些人多么多么凶残,末了不忘加一句:“来这么多领导,有人给医药费么?”

一行人笑了,马胖子接着话茬道着:“还真有……数好了,这是你们三人干活的工钱,一分不少啊,还有这个,是影城宾馆和大西北影视旅游开发公司给你的医药费、慰问金……张秘书,你来讲吧,我嘴笨,这啥意思来着?”

“是这样。”

那位妖娆的秘书张瑞霞浅浅一躬道:“游客是冲着我们影视基地的来的,在这里遭到不幸,我们深表遗憾,上报总公司后,总公司批付了一部分资金,用于赔付客人损失以及善后……钱不多,一点心意,我代表公司向各位致歉。”

包小三出洋相,那香风袭人的,那面容姣好的,他接着钱一紧张,嘴唇一吧嗒,感谢的话没出口,倒先流了几滴口水。好在张瑞霞也是见多识广,丝毫不为忤地笑了笑,很矜持的把自己的胸拉高了点。

有派出所的、镇政府的、影城宾馆的,这一行人笑着和善、话说得中听、问寒问暧,实在让人不忍再提其他要求,慰问间还拍了一段视频,仇笛不明情况,一直躲躲闪闪的不敢上镜头,反倒是包小三那张丑的可爱的脸一直抢镜头。

“好好休息哈……今天我们得把受害人全部慰问一遍……三儿,赶紧养伤啊,养好去咱大厨房,提拔你当领导啊。”马开荒回头道。

“哎,好嘞。”包小三道,又问仇笛时,仇笛道着:“我这样,还好意思再去啊。”

“错,和祁连宝打完架,生活还能自理的,你算头一个了……走了哈,赶紧养好伤,好日子就要来了,渡假村要全部复工,还要来个上千人的剧组,哎呀,快把我忙死了……”

马开荒说着,牢骚更像是炫耀。三人在窗上看看那一行人,明显地一直在后厨马开荒,以前似乎不是这个角色,而且听话音,似乎风向已变了。

“看来两家要往一条裤腿里套了。”耿宝磊道。

“也许吧,可我总觉得那儿不对劲。”仇笛道。

“你想得太多了,不管是什么结果,都和咱们没有半毛钱关系……我觉得啊,咱们应该跟三儿学学,他最懂快乐是什么感觉。”耿宝磊道,向仇笛使着眼色,示意着包小三的方向。

床上,包小三盘腿坐着,拆了信封,郑重的蘸着唾沫,一张、一张、又一张的数着钞票,那两眼放光、满脸兴奋的样子,早把什么疼痛、什么间谍的破事扔到九宵云外去了……

三位躺在床上的尚且不知道,屯兵镇开始变天了。

这一天上午出门,管千娇听到了隆隆的重卡声音,声音来自镇北,烂尾楼的方向,她循着声音远远地看了几眼,又架着微型望远镜,在一处高地仔细观察了一会儿,很确定,场上正在清运垃圾,那一家拖儿带女收破烂的,正被镇上人往走赶,儿女跟了好几个,破烂拉了整整几车。

这是,双方握手言和了?

她泛起的第一个念头是这样,不排除因为利益利害关系,两个竞争团体握手言和。可如果仅仅是握手言和,那此次商务调查的意义又何在?难道就为了不明不白遭一顿打,然后把那个恶名在外的祁连宝送进监狱?

她很快否定了这个判断,站不住脚。有没有他们,那天的事似乎都要发生。

不过接下来,她对自己的判断又有点摇晃了,镇上张瑞霞带的那个车队格外显眼,镇政府的、派出所、鹏程商贸两家宾馆的,主要负责人都出面了,管千娇居然发现还有市电视台在跟踪拍摄,她像镇上闲人一样跟着热闹,跑了两处才明白,这是大西北影视旅游开发公司带头,协同几家,慰问受伤受害人员了,据他们讲,一切损失均由大西北影视旅游开发公司赔偿,镇政府也附合着表态,那群害群之马,嚣张的日子从此结束了,这里将打造一个和谐、文明的影视旅游基地。

到这里让她又犯疑了,两家几乎是高调穿上一条裤子了,没错,似乎他们在共同努力,消除影响。

得悉这一信息,让她的心往下沉了好多,疑窦越来越大,可越是不相信,事情仿佛故意驳斥她一样,又连连给她几个无法否认的事实。

耿宝磊打电话了,她看着耿宝磊发来的链接,是华鑫和四海影视联合拍摄大型古装战争剧《铁骑》的新闻发布会,汇聚了两岸三地不少知名明星。媒体极尽鼓吹之能,她一概略过,只是意外的发现,这一次不像雷声大雨点小,而是实实在在滴,本月就要开始试镜。演员的造型都出来了。

那这里的事就好理解了,是为了接这部戏,而创造一个和谐环境?因为这单生意,华鑫和鹏程商贸达成了某种协议?毕竟双方相互依存,利益虽然冲突,但获取利益的方式却是一致的,谁也不敢毁了屯兵这个舞台。

好像又有点不对了,如果媾和,有的是机会,不至于拖到现在,拖得华鑫已经巨额亏损了吧?而且,祁连宝的事情还是讲不通,既然准备言和,又何必先往自己脸上抹黑。那些打人的烂事,其实完全可以花钱摆平,没必要闹到这么大的程度。

“难道……鹏程是要扔下以前的模式,彻底洗白?所以默认祁连宝锒铛入狱?”

管千娇边走边自言自语着,想到了这种深层次的可能,却又被自己的想法难住了,同样的原因,信息源不足,无法做出判断。

她快走到川味火锅店了,进了门,喊着艳红姐,知道她是来给那三位躺着的带饭的,艳红让她稍等,厨房里早架起锅,熬上一锅不加辣不加羊肉的热汤面了。

“娇啊,要不你先吃碗饭?”艳红问着。

“哦,不了,先给他们带回去吧。”管千娇有点失神地道。

这样子,不可能不让胡艳红当成是失魂落魄了,她将进厨房的时候,又回过身来,拉着管千娇坐下,给管千娇拢了拢头,感慨地道着:“别难过了,事情都出了……没落下毛病就好,你看像我哥这样,我该咋办。”

“我知道了……谢谢你,艳红姐。”管千娇默默地道,这位姑娘如果不宰客的话,还是挺不错的,她看着这么位美人胚子的脸蛋,不经意的吐露心声,把心里一直想问的话讲出来了:“艳红姐,我听说……您和祁连宝……你们怎么认识的?”

“不是我认识的,是我哥认识的……”胡艳红似乎和管千娇同样有点失落,她自嘲地笑着道着往事,像所有靠着力气赚钱的打工者一样,她和哥哥从内地到北宁谋生,一直是工地做饭的角色,胡雷和祁连宝脾味相投,两人是形影不离的朋友,老板是宗鹏程,直到有一天这里兴建影视城,宗老板带着一队施工队回来修楼拆房,他们兄妹就跟着来了屯兵镇。

之后的事就容易理解了,那是宗鹏程的嫡系班底,和在此施工的渡假村施工队发生械斗,双方均有重伤残人员,宗老板这一方,伤的最重的就是胡雷,被人一锹从二楼拍了下来,伤到了颅部,成了现在这样子。

“……你们别恨他,他其实没有那么坏,其实我们都一样,给别人打工卖命,自己的命,自己都当不了家的……这些年他一直给我哥送钱,还带着我哥去看过几次大医院,啧……有点钱,全糟塌到这上面去了,其实我挺喜欢他的,就是过不了心里这道坎,我哥就是讲义气,被他们害惨了。他也是讲义气,下场比我哥还要惨。”胡艳红说着,鼻子一抽,抹了一掬泪。

“给宗老板办事,你哥成了这样,他们不管?……再说,大西北影视方,也应该有连带责任啊。”管千娇道。

胡艳红一下子又笑了,她苦笑道着:“就给了点医药费,还有这间门面房子……再多就没有了,这地方人命不值钱。”

“那大西北影视旅游公司呢?他们也应该赔偿一部分吧。”管千娇问。

“找了,也闹了,每次都闹不出结果来,他们说公安上没处理下来,而且自己的人也伤残,不管我哥这边……闹得好几次,后来才明白,我们越闹,宗老板的生意就越做越好,后来也疲了,烦了,就不去闹了,好歹我和我妈这个小店,还能挣点……”胡艳红概然道着,那是一种身心疲惫的表情,欲说还休。

“你这么说,我倒不怎么恨祁连宝了,好歹他还念着和你哥的交情。”管千娇转移着话题,胡艳红笑着道:“有用么?迟早还不得让别人给一脚踢走,一大男人,活得像条狗,他要早活明白点,就不至于走到今天了。”

“可是……你是说,这是……祁连宝不是让警察抓走了吗?”管千娇嗫喃道,她突然发现,在这地方,很多事不能以常理来理解。

“他经常被抓,一般进去就出来了,那是老板觉得他还有点用处……要是有回进去,没出来,那就是他没什么用了。”胡艳红道,她生怕管千娇理解困难似地解释着:“烂尾楼开工了,郝来运拉着他的亲戚一起干,两座宾馆都归到姚富文手里了,吃的都让马胖子包揽了,都是宗鹏程的亲戚,现在全镇的壮丁都跟着宗老板有活干了,好像大西北影视城又修什么……这么红火,你说还留着他个外人干什么,分钱啊?”

笑了笑,起身了,到后厨给打包饭盒,管千娇却是听得眼滞心沉,关于祁连宝的事困挠了他很久,似乎在这里得到最准确的答案了,其实是一个最简单答案。

无他,鸟尽弓藏、兔死狗烹而已。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26章 处处有局 下一章: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28章 得意失意
热门: 风语2 废土崛起 我承包了全逃生游戏的床 残次品 鬼出棺 魔天记 花滑大魔王 杀人惊吓馆 姑获鸟之绊 桃花村里桃花事:山野男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