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22章 幕后正剧

上一章: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21章 以戏对戏 下一章: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23章 各怀心机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京城,强强国际商务酒店。

一辆白色凌志泊在酒店的停车场,下车的两位身着休闲装的男子,攀谈着,向着大厅的茶座踱去。

当头的一位,停下了,像是还在犹豫,他回头问着:“你的想法都是基于哈曼商务提供的信息做的?”

“是啊。”身后的男子道,他补充了一句:“五十万买的信息,很值,能和咱们调查到的相互印证,他们的消息更准确,首都吃信息这碗饭的人太多了,但行家没几家,哈曼是数得着的。”

“那我问你。”当头那位严肃地,小声道着:“如果真实施起来,你说,会不会有问题?”

“他们的信誉,还是可以的。”被问者小心翼翼地道,他对于谢纪锋的印像很好。

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相信信誉这个词,问话者摇摇头道着:“这帮人真可怕啊,渗入这么深……我都有点恐惧感了,要是咱们的公司、咱们的竞争对手也这样做,我还真无计可施。”

“高总,您是担心……”属下问,这么一讲,连他也觉得心虚了,这些商业间谍不但让人心恐,而且是摆不到桌面上的事,他小声提醒着:“我是以个人名义给他们签的咨询协议,协议上,没有反映什么和此事相关的内容。”

似乎碰到了商场上习惯性难题,希望他们多干点,但不希望他们知道的太多,这位高总思忖了下,像在自言自语道着:“先谈吧,谈不成就当又做了部烂剧赔了……要谈成……看情况再定,这事干系太大,千万不能出岔子,他们那先拖着,说不定还用得着。”

“这个……您放心……”

两人踱步进了酒店大厅,说了句“飓风传媒的订桌”,大堂殷勤地把两位领到了一间雅座,简单的屏风隔断,所过之处,不时地有高鼻子、蓝眼睛的老外走过,甚至有位个子颇高的金发美女,惹得那位高总都多看了两眼。

对,这里是国际商务酒店,从干仓二十年的普洱到漂洋来的干红都有提供,纯属为国际商务人士提供一个休闲商谈的场所而已,那怕就那些老外,也开始入乡随俗了,有了这种茶桌饭桌上谈生意的习惯。

雅间稍等片刻,对方已经来了,一位身材稍稍发福,不过商务范很足的女士,带着一位西装革履的男子,应该是秘书的角色,男子一路领着,进了雅间。

“这位是飓风传媒总经理高雨田高先生,这位是知名制片人张政和先生……介绍一下,我们公司总裁办助理,夏亦冰女士,咱们见过面了。”

秘书介绍双方认识,各自落坐,夏亦冰随意要了杯咖啡,飓风传媒的两位却是额上稍显黑线,来的是总裁办的一位助理,这个就不对等了,明显没有把飓风传媒当回事。

“高总,张先生,那我就开门见山说了。”

夏亦冰搅着小勺,一副大富之家出来的派头直入主题了:“贵公司提供的一揽子入股计划我们孙总看过了,不过你们的出价可是有点低了,从商业模式上讲,我们两家产业是具有互补性的,很多方面存在合作的可能……来之前,我请示过孙总,我们给的底价是,四点四亿,股权配比百分之四十九。现在影视行业是块宝藏,掘金的络绎不绝,很多卖座的片子想入股都难。你们要真能制作出一部像样的片子来,那衍生的效应,可能比股价值钱多了。”

夏亦冰侃侃道着,华鑫国旅的总部在香港,属于境外注册公司,内地唯一的一块开发成形影视旅游基地,一直在寻找下家,这是第几次谈判,她已经记不清楚了,不过她记得住这家飓风传媒,是家小公司,很可能被四个多亿的开价吓跑。

飓风两位微微笑着,那无语的呵呵,像是囊中羞涩。

“价格可以谈,货卖识家嘛,不过据我们所知,贵公司的注册资金只有两千万,我很好奇,贵方准备怎么样来一次蛇吞象的收购?”夏亦冰笑着道,手托着腮,和秘书笑了笑,似乎准备看接下来两位推托的言辞了。

“这个……”高雨田已经是胸有成竹,他踌蹰了下,指指男秘书道着:“夏总,能不能让小李回避一下?”

“有这个必要吗?你们不会准备对我进行商业贿赂吧?呵呵,坦白说,我还真当不了家。”夏亦冰笑着道,只当是个玩笑。

高雨田道着:“我拿不出四个亿来,所以也不存在贿赂,就即便我想贿赂,夏总您也未必看得上啊。”

“那我就很好奇了,您是……”

“关于屯兵镇的前世今生,关于鹏程商贸的火中取栗,还有关于华鑫那幢烂尾楼,等等……这里面涉及很多商业秘密,也是华鑫至今没有找到接手人的原因,您不至于……”

“回避一下。”

夏亦冰脸色一变直接道,男秘书知趣地起身,离座了。

对于这个触到痛点的话,夏亦冰一下子从笑容可掬变得面如覆霜了,他整了整心情,凝视了两人片刻,狐疑地问着:“看来你们前期工作做得不少,不过有句话叫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在屯兵镇,我们公司先后投入了七个亿,您想拣便宜,可以商量,但……你们应该让我看到,贵方的诚意,否则我们都在浪费时间。”

“痛快,那我就直说了,您那摊子,别说四个亿,就四千万都没人敢接。”高雨田刺激了一句,他无动于衷地把玩着杯子,夏亦冰气得离座而起,张政和赶紧扮着白脸劝着:“夏总,这肯定是孙总的一块心病,本来我们准备直接和孙总谈的。”

“对于根本没有意向的,孙总有必要出面吗?你们想开个国际玩笑?四千万?那幢烂尾楼都不止四千万。如果动手开工,两个月就能投入使用。”夏亦冰气得又坐下了,对于这两位嫌货的,她还真怕是准备买货的。

“我不是个有幽默感的人,开玩笑的话我不会讲,不过我知道,你们在屯兵镇的收入仅限于门票和租赁场地收入,一年不足一千万,大西北影视旅游开发成立四年,一直处于巨额亏损状态,加之渡假村修建又发生群殴,引发刑事案件,你们一直就陷在屯兵镇那个泥沼里。”高雨田道,翔实的信息给了他极大的主动权,这五十万花得真不亏,最起码看到夏亦冰脸上的表情时,他觉得很爽。

夏亦冰脸上有点发白,她揣不清对方的用意,刚要说话时,又被高雨田抢白了,就听高总道着:“我仔经核算过,你们建设时间历时五年,按当时的物价和人工计算,总投资额不超过四个亿,当然,泡沫应该有点,虚高也应该有点,这不是价格多少的问题,真正的问题是,就谁看那儿一眼,稍加调查,也未必敢接手啊。”

“那咱们好像就没有什么可谈的了。”夏亦冰起身道,拿起了女包,准备走人了。像是反击一般,她挖苦了高雨田一句道:“您一定雇佣商业调查了吧,对于你既浪费时间,又浪费资金一事,我深表同情。”

“不,一点都没浪费,那是金矿,只不过你们没有能力开采,不想看一封鹏程商贸的详细收入报告吗?我可以提供。”高雨田只待夏亦冰走出几步,才把这个猛料抛出来,夏亦冰有点不相信地回头看看,迟疑了片刻,又坐下来了,不过一言不发,等着对方亮底牌。

高雨田示意了下,张政和递出了一个精致的平板,递给了狐疑地夏亦冰。

一分钟,夏亦冰被吸引住了。

三分钟,她投入了,这份详细调查让她震惊了,仅仅那封盒饭的提供报告就足以让任何一家公司垂涎三尺,日均八千,最高两万多份,都有详细的流水账、实物图片、进货单旁证,基准的测算是每天有四十到六十万的毛收入进账,看得她心潮起伏,像是被人抢了这么多钱一样。

张政和和高雨田交换着眼色,对于这份震惊,两个人很满意。他们不准备打扰,留着时间让夏女士慢慢消化。

五分钟过去了,翻到影视基地附属几个景点的情况,夏亦冰气得闭上眼了,连那些地方租赁费用都相当可观,只不过与开发者华鑫已经无缘了。

十分钟过去了,夏亦冰把平板默默地递回去,气势已消,她轻声问着:“你们还知道什么?”

“我们还知道,鹏程几乎把华鑫在当地的开发全部架空了,你们派去的CEO,基本是给他们打工的,除了维系基本的门票收入,剩下的都落到他们手里了……而且我还知道,只要你们试图去人解决,就会有人拿着几年前的刑事案件说事,然后你们的人就受到莫名其妙地围攻,上一任经理,就是被人打跑的,对吗?”高雨田问。

夏亦冰一欠身,笑了:“对,没办法,山高皇帝远,刁民恶人多啊,我们往上说话容易,往下办事就难了,让两位见笑了。”

“不不不,我们对此也是义愤填膺,孙总在数年前就看到了现在的市场,进而投资大西北影视旅游城,非常有商业眼光。”高雨田赞道。

“对,这个鹏程商贸就是一群地痞流氓无赖,再加上地方保护主义,贵公司又是外籍,恐怕这事很难解决了。”张政和道。

“谢谢两位的同情,呵呵……不过我还是不懂两位的来意,难道,想替我们解决问题?”夏亦冰好奇地开了个玩笑,现在看来,对方的准备非常充足了,只是目的尚在未知之中。

“还是年前那个初衷,我们希望入股共同经营,我们双方的业务互补性很强,只要经营权回到手里,三到五年就可以盈利,如果有万一之想,真能拍出一两部叫座的影视剧,说不定这个时间更短。毕竟现在能找到的拍摄地已经屈指可数了,而且屯兵确实有他的风格。”高雨田道,很诚恳。

“理想很丰满。”夏亦冰笑道,一推杯子,问着:“那,您准备如何解决现实的骨感呢?”

“我知道他们怎么组织,怎么操作、怎么盈利,我连他们米面菜肉的进货地都知道,连他们眷养打手的数目都清楚,甚至我现在一个电话,就知道今天中午,屯兵镇提供的饭菜熟到几成了……您觉得,我要没点想法,会贸然来浪费您的时间吗?”高雨田笑着道,似乎已经稳操胜券了。

“洗耳恭听。”夏亦冰正色道,生意谈到这份上,火候到了。

“还在这里面,麻烦您过目,有兴趣的话,请引见一下孙总,最好当面谈;要是没兴趣,我们不会再麻烦您第二趟了。”高雨田道,张政和递去了平板电脑,又是一份加密的文件。

一份商务计划,很规范,不过几眼之后,夏亦冰已经徒然色变,她看两人无动于衷,又耐着性子往下看,可能是一个难以接受,或者难以相信的策划,让夏亦冰思忖了良久,不时地看着对面来客,那犹豫不决的样子很是明显。

半晌把电脑递回去,很干脆地道:“我需要请示一下孙总。”

高雨田做了个请势,夏亦冰拿着电脑,匆匆出去了。

“我看有戏!”张政和小兴奋了。

“对于咱们搞影视的这一行,银幕上的不是戏,幕后的才是。”高雨田笑着道:“比如潜规则了,比如吸毒、嫖娼、绯闻、花边等等,当然也包括你背后放火,我暗地挖坑……戏外戏,永远比戏精彩啊。”

“真要出来,绝对是一部大戏。”张政和恭维的口吻道。

“嗯,你策划这个,比策划影视剧强多了。”高雨田笑道。

“行情如此啊,现在审丑比审美流行,文盲比文艺叫座,越脑残越有票房,我不是没办法才另找出路嘛。”张政和道,两人相视而笑。

结果没有悬念,不多时夏亦冰回返,很客气地邀着:

“孙总已经赶往机场,下午赶回来,他要亲自和两位谈……请!”

高雨田和张政和相视一笑,起身离座,各驱车直向华鑫设在首都的分公司……

……

……

同一座城市,不同的地点,不同的人在为千里之外同一个地方牵挂着。

宝隆大厦八层,谢纪锋在他不常来的办公室枯坐着,仔细地翻着旧式日历台子,一页页翻过,数到第27页时,他重重地做了个记号,这时候,响起了轻声的叩门,应声而入的主管唐瑛拿着笔记本电脑,准备向偶而来公司的老板做一个简要汇报了。

“这是和张经理的委托协议,已经付款,下一阶段的事他没有讲,只说稍等几天,但也没有明确讲,协议执行的程度以及具体要求。”

“这是向他本人提供的PPT介绍,有一百多页,还有一封市场评估报告,均是以独立文件提供给他的,我催过对方了,理论上,我们做到这一步程度,应该可以终止履行协议了。”

“这是……屯兵镇几位的近况,他们现在影城宾馆里帮厨,送盒饭,在这种由亲缘关系组织的经济实体里,能走到这一步,应该是极限了。”

“关于另外可能有其他同行商务调查人员的事,他们没有提供消息……”

唐瑛简明扼要介绍着,这一次的商务调查显得有点诡异,委托方是以私人身份签的,但凡以私人身份,大部分时候意味着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这个秘密,唐瑛无从得知,她从谢纪锋皱紧的眉头上也看得出,老板也未必知情。

“哦……请坐。”

好半天,沉浸在思考里的谢纪锋才发现唐瑛还站着,他让着坐,唐瑛坐到了办公桌的对面,恭谨如一,谢纪锋笑了笑道着:“别拘谨,限于我们行业的特殊性,这东西不能拿到会议上让大家讨论,当然,对你就不用避讳了,这是你第一次主导外埠调查吧?”

“对,非常感谢谢总给我这样的机会。”唐瑛微笑着道,接单意味着提成、升职、上位以及其他,是职场上每个人都期待的进步,商务调查的圈子里,吃的是信息饭、靠的是人脉广,这种事都对她一个外地来京的,天生就是短板。

“这个机会,知道为什么给你吗?”谢纪锋问。

“我……”唐瑛踌蹰了下,美目眨着,脑子里一掠而过却是一个不和谐的场景,或者挟恩图报,或者别有所求,她脸上微微一烧轻声道:“谢总提携我,我心里清楚。”

“错。”谢纪锋笑了,直接斥道:“给你是因为,你对这个圈子,一无所知。”

什么?唐瑛愣了下,然后有一种被愚弄的感觉。

“别觉得奇怪,任何有点商务调查常识的人,都不会接这单生意,现在,你还没明白?”谢纪锋示意着电脑上的资料。

对了,这是一个招商引资,然后投资被架空的典型案例,唐瑛回忆着调查细节,那地方的粗犷、强悍、荒凉,给她的印像极其深刻,恐怕那种拳头大说话才算数的地方,商人惯用的伎俩都会失效。她一下明悟了,为了谢总要挑了几个显得很另类的临时调查员的原因了。

那地方生存,确实需要像仇笛、包小三这样顽强的人。

“明白了吗?”谢纪锋半晌又问。

唐瑛点点头。谢纪锋却是话锋一转道着:“明白就好,商业里可没有清者自清的环境,不管别人怎么诟病商人的尔虞我诈,在我看来,这是一种优秀品质,不懂这个可是寸步难行……咱们就事论事,目前的情况是,连我也认为他们完成的调查非常圆满,坦白讲,对于没去过屯兵镇的张经理张政和来讲,应该是完全足够了,可为什么他一直搁置着……不结束呢?”

是啊,这也是唐瑛的疑问所在,正常情况下,按协议提供调查的结果,对方认可,尾款支付,这单生意就算结束了,可能出问题的地方就是客户挑三拣四,试图少付或不付尾款,可现在的问题是,对方是一次性把款项全付了,却迟迟拖着不予认可调查结果。

“要不,我再催催张经理?约定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唐瑛道。

“这个不重要,从第一次看到调查结果,满足与否,你就应该看得出来了,我是和你讨论一下,这事背后,还有可能潜藏着什么。”谢纪锋道。

“背后?潜藏?”唐瑛有点理解不了,她直道着:“应该是有人对大西北影视基地经营感兴趣,假手于张经理委托调查的吧。”

“对,或者也不对,从调查结果看,这块蛋糕现在的主人是鹏程商贸,不管谁感兴趣,都意味着要动别人的奶酪,像所有的商业竞争一样,也许是华鑫试图盘活这块不良资产、也许是第三方试图趁火打劫、不管是那一种情况,都意味着,要有一次经营权的交锋,你说对吗?”谢纪锋道。

唐瑛想了想,微微点了点头,这是肯定的,而且,也是危险的,那怕就在首都都不缺明的、暗的、黑的、白的商业手段,何况在那种蛮荒塞外。

“所以,你应该从这个形势中看到……”谢纪锋提醒着。

“危机!?那种法制不健全、监管粗放的地方,对于咱们的人,是很危险的。”唐瑛道,一个潜在的商务调查同行就够危险了,何况可能发生的交锋。

谢纪锋闻得此言愣了下,然后笑了,笑得唐瑛有点尴尬,她知道自己说错了,不好意思地移开的眼光。

“想在这行出人头地,不但得拉低你自己的底线,而且得抬高你的眼光,我和你想的恰恰相反,这可能是一个机会……一个可能为公司盈得更多利润的机会。”谢纪锋道。

唐瑛怔了下,没明白,隐隐地抓到了什么,她不确定地道着:“您是说,如果有一次交锋,对方还可能需要我们的信息?”

“你说呢?无商不奸,有商必谍,前方的情报就是他们的眼睛,他们总不至于蒙着眼睛和地头蛇来一次交锋吧?其实我现在正在打算,这个价位,给他们开到多少合适。”谢纪锋笑了,有点兴奋。

唐瑛痴痴地看着谢纪锋的兴奋样子,心微微有点颤,不得不承认,谢总的眼光是相当高的,已经在盘算怎么让那几位产生最大的价值了,她轻声提醒着:“最低也应该比照上一个协议的标的价格吧?”

“嗯,不过我觉得应该翻一番,这种几个亿的大型商业操纵,一点咨询费简直就是毛毛雨,你对这事有个心理准备,未行之前,对方肯定会先向你探探口风,你也给他们来几个推手,探探对方的承受能力。”谢纪锋道。

唐瑛明白了,这是担心她不谙行情,漏了底子,她点头道着:“好的,这个不难。”

“那就好,机会都是自己争取的,咱们公司的这几位主管,除你之外,都有自己的人脉,再准确一点讲,包括我,都有得到消息的渠道,如果你想在这一行做得久一点,做得比别人好,那就不应该仅仅满足于公司给你开的几大千工资。”谢纪锋道,这算是一次善意的提醒吧,他道着:“我知道你是法律专业毕业,对商业间谍这个词有天生的敏感和反感,但事实是,如果没有那些无处不在,无孔不入的商业间谍,所有商务调查公司都要关门倒闭,那怕是世界五百强的企业,也离不了这些间谍的眼睛……我能提携你的是,给你适应的机会,如果你无法适应,迟早都会被淘汰。”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21章 以戏对戏 下一章: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23章 各怀心机
热门: 亚特兰蒂斯3:美丽新世界 天下第一抚琴的人 非分之想 野兽国 [综英美]超英桌宠全身变 官道 每天都怕被大BOSS灭口 紫川第三部铁腕统领 神血战士 X档案研究所3:大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