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07章 异地奇遇

上一章: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06章 情非得已 下一章: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08章 戏外有戏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自京城西行,沿京包高速向北,风物逐渐荒凉。

不过对于习惯都市生活的人,每每大自然的奇景总会引起自心底而发的惊叹。一路放眼,峰峦如聚,如波涛起伏的山脊曲线苍劲。偶而风起,漫天尘沙像奔腾着千军万马。旧长城、烽火台、还有不知那朝那代留下的残垣断壁,很多人的眼中会定格这样一副景像:石山、荒滩、无垠的草场,黄昏里山包上孤立的牧人,夕阳下成群欢腾的牛羊。

似乎在用自己的沧桑告诉后来者,要生存,需要多么顽强。

省际大巴连续行驶六个小时,中途换乘旅游中巴,再行四十余公里,就到了大西北影视基地的最后一站:屯兵镇。

冒着烟的中巴走了,成群结队的旅客走了,车人过后,顽强四位不速之客,像杵电杆的留在了原地。

包小三在发癔症,刚睡醒还迷糊着。耿宝磊往手心倒了点水,抹了把脸,他皮肤细嫩的,脸上早被晒得吹得生疼,半路就后悔了。仇笛在看着这个普通的塞外小镇,却是兴致高昂,直接拿着相机,喀喀嚓嚓拍远景了,管千娇却在低着头,手机联网,找着当地的地图。

这个事情发生的比想像中快,第一天敲定,第二天培训了四个小时,第三天就出现在这里了,像做了一场梦刚醒来,还有点不真实的感觉。

三儿醒了,一屁股坐到地上,把自己瓶里的最后一滴水倒进嘴里,又把耿宝磊的抢了,耿宝磊摸着手机,翻查着,问着大伙:“喂,商业间谍速成指南,都读了没有?”

管千娇笑了,那是唐瑛提供的注意事项以及几人网上搜集的东西,整理后取名就叫间谍速成指南,她头也不抬地道着:“我读了,而且是认真读了。”

看看仇笛,耿宝磊不敢问他,回头斥包小三道:“三儿,我觉得你肯定没有。”

“不要问我学术问题,看不出我不学无术啊?”包小三没好气的翻了一眼。管千娇回头时,他马上讨好的笑了,关心地问:“娇,你饿不?”

管千娇笑了,无语。

这哥三都比较性格,谁也管不了谁,在确定领队的时候,意外地仇笛出局了,管千娇投了仇笛一票,可好笑的是,三位男士,都把唯一的一票友情给唯一的女士,于是管千娇反倒成了四人的领队。

“饿不饿一会儿再说,我把消息发你们手机上了。”管千娇抬头道着:“这里就是到大西北影视基站最后一站了,全镇不足两万人,不过实地应该比资料显示多,首先咱们先选定住的地方,明天开始干活。”

“这就没啥干刺探的啊,就一鸟不拉屎的地方。”包小三拍拍屁股起身了,一拍一层灰,他指着一马平川的地方道,在远山的屏障之前,有一座孤立的小城,远远望去,根本难见人迹。

“当然有了,这是个投资几个亿的项目,怎么可能没啥看的。影视剧都拍了好多部了。”管千娇道,拎拎双肩包,叫着众人走。

耿宝磊边看边有感悟了,跟着领队道着:“根据间谍速成指南,首选要做的是,溶入第三方环境,进而详细了解目标的周边,交通、饮食、居住、金融、治安等等条件,尽可能地深入接触……可这不好办啊,咱们一看就是外来户啊。”

“你第一天出来打工啊?这地方什么都稀罕,就外来户不稀罕。”仇笛道,管千娇马上接上了,笑着道:“还真是,根据我们查到初步的资料,注册的群众演员有八百多人,配角演员也有二百多人,如果不是至今尚未出一部精品影视剧,早就进入全国十大影视基地的行列了。”

耿宝磊撇撇嘴,不彰显他的无知了,包小三可有点来劲了,他一手揽着耿宝磊,感叹地道着:“我昨天在网吧恶补了一顿间谍知识啊,还是很有心得滴。”

“哇,这么刻苦?给我们讲讲!?”耿宝磊好奇地问。

“007系列、憨豆系列、阿汤哥系列。”包小三得意地道。

前行的仇笛和管千娇笑了,就小三的水平,顶多也就电影能看进去,仇笛笑着问:“那交流一下心得呗。”

“哦,心得就是啊,间谍尼马太拽了,好车随便耍、坏人随便杀,钱是随便花……妞是随便插!哎呀妈呀,还是不同人种的女人,看得人老馋了。”包小三啪唧拍着巴掌,把耿宝磊吓跑了,说了心得,牢骚又来了,直道着:“瞧瞧咱们,坐的是公交、啃的是面包,这水平顶多能称之为贱谍,犯贱的贱。”

“那你还来?”仇笛笑着问。

“这不没地方去吗?半路就尼马后悔了。”包小三道。

“后悔了就回去呗,又没人拴着你。”管千娇笑道。

“呵呵,我看你面子才来的啊,要跟他们相跟着,我才不来呢。”包小三觍着脸,和管千娇站到一起了,这家伙向来不懂含蓄,马上又换了一个位置,把仇笛挤过一边,生怕别人和管千娇拉近距离一般。

耿宝磊笑了笑,和落后两步的仇笛站到一起了,他脸上表情丰富的,以至于仇笛拧着他脖子给了个威胁的眼神,他又笑了。

都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其实男女搭配还有一个后果叫:麻烦一堆。

比如这位管千娇,模样小巧玲珑的那只是表像,性格很要强,而且居然很刚愎,一般讲话她未必听,偏偏又有包小三言听计从,眼看着,放弃潜逃的包小三,心甘情愿地要当管千娇的跟屁虫了。

“三儿不会是有不轨之心了吧?”耿宝磊小声问仇笛。

“呵呵,他自己都说了么,犯贱。”仇笛笑着道。

也是,敢只身在京城混的姑娘,那个不是心比天高,那怕她们命比纸薄。

耿宝磊又一打量着前行的管千娇,却是发现,一身旅游装,扣着小风帽的女领队,着实还是有几分风情的,如果这时候来匹马,再配一杆大狙,说不定就是位剽悍烈妞的形象……不对,他怎么想起游戏里的场景。

也不对,是这地方的缘故,这鬼地方,怎么像CS里的场景,那儿都是一片土黄色,一抹都是覆着一层细细的沙土,几幢宾馆像被浆洗染过掉地上了,灰乎乎。真像个土匪出没之地,来自江南水乡的耿宝磊由衷地倒吸一口凉气,嫌脏的话还没出口,蓦地开始呸呸呸直吐。

中招了,一张嘴就进沙了,惹得仇笛直笑。

这儿的笑有讲究啊,笑不露齿,即便是大夏天风沙也不缺,吹嘴里打牙呢。

四人初来乍到,两眼一抹瞎的在镇上转悠,很快发现这是个怪胎,大下午的少见人迹,一问,街上牵头驴的大爷一指影视城的方向,拍电视剧呢,再一问大爷顾不上跟他们扯了,敢情牵的不是驴,是道具,也赶着拍戏去呢。

怪胎,绝对特殊产业下的怪胎,两座宾馆,车排得满满的,私车、大巴、甚至有昂贵的房车,就是不怎么见人迹,等进去询问一下住店价格,吓了一跳,就这破地方,标间开价三百一天,没折扣也罢了,房间都没有了。那服务员倨傲得明显是房不愁住的样子嘛。

“完了,这荒郊山里的,总不睡野外和狼作伴吧?”

包不三颓丧道,别说根本没房间,就有恐怕只预支一千经费的都住不起,而且此时已经是饥肠辘辘,无形中,两位随从开始怀疑领队的能力了,看着管千娇。

管千娇可没想到网上没订上房也罢了,实地却是这种结果,她犯愁地看上仇笛了,包小三催着:“仇笛,你不穷游过好几个地方?这情况咋办呢?”

仇笛四下看了看,耿宝磊却是哀叹着:“我开始怀疑京城的地铁和候车大厅了,好歹没有人身危险呐。”

“先解决吃的问题……住的问题随后再说,嗯,宾馆只顾准备盒饭,不招待散客,我还就不信了,流动人口这么多的地方,能没吃的东西……就近,在交通要主干,这条街上,咱们没进过……”

他说着,带着众人走着,这时候就显示出见多识广的优势了,他看了几个风干的地方直接略过,宾馆向左,转弯过街道,路转回头,哟,都笑了,川味火锅、秦风饺子、呼延包子、老格羊杂一排饭店现在眼前了。

“咦?行啊,仇笛。”耿宝磊乐了,这时候,看到能吃饭的地方,可比发现美女让人兴奋多了。

“你咋看出来了?”包小三回头看看,这里正好被一片民居挡着,不知道的,还真转悠不进这八卦阵一样的街道里。

“角儿,那么脏,垃圾、泔水一多,还不就吃的地方。”仇笛道。

说着,快步走着,闻到了油烟和羊膻的味道,步子加快了,不过郁闷的是,有好几家还没有开张,估计也是去演电视剧去了,只有川味楼那家里面开着灶,几人慌不择路,直接闯着进去了。

不错,有个胖老板娘在操勺,一句话:吃饭呢?两句话:赶紧先来洗把脸,这点儿也就我们店里有饭,其他的都去挣演出费去了。

这真叫宾至如归嘛,洗脸的时候,老板娘千叮万嘱,这儿水金贵啊,就一盆,你和凑和洗洗。说着给倒了一水勺,只淹得住巴掌。也算,四人各醮着毛巾,胡乱擦了把脸,老板娘朝后院吼着:“艳红,叫你舅出来干活,有客人招呼了。”

“唉……来啦!”脆生生地一呼。

这声音高亢撩人的,听得包小三直伸脖子,管千娇生怕他丢人现眼,使劲把他拉着坐下了,耿宝磊却是发现新大陆一样,指着墙上的菜板笑着对众人说着:“快看,这是我见过最牛逼的菜谱。”

众人一看,齐齐乐了,仇笛念着:“致我们终将吃去的香椿,这好像是部电影。”

“不是好像,是都是……咱们的牛百叶,是很早一部农村片子,咱们的牛百岁。”耿宝磊道。

“神鸽侠侣……烧乳鸽一对。嘿嘿,太有才了。”包小三愕然道,这是把神雕侠侣改了,这本书他可是研究过滴。

几人指一个一个念着,回锅肉叫“春光灿烂猪八戒”、涮羊肉叫“喜羊羊和灰太狼”、还有《疯狂的石头》改成了疯狂的兔头,是烧兔头,五块钱一个;最离谱是荤素乱炖,起了个名叫《爱情公寓》,众人不解,问着拿着菜单上来,叫艳红的小服务员,服务员脆生生说了:“你们都没看过啊,那么多男哩女哩住一块,男女关系那么乱,不叫乱炖叫啥子嘛?”

这辣妹子说得在理,听得耿宝磊直竖大拇指,仇笛笑着看菜谱,包小三却是讨好的问着服务员:“你叫艳红?”

“对头!”那服务员笑吟吟地,白生生的脸蛋蛋,看得包小三肚子直抽,破天荒地学着耿宝磊很文青地赞了句:“哦,这名字好有诗意。”

管千娇和耿宝磊一下被恶心到了,三儿果真是个纯情种子,对那个女人也不例外,那两眼放淫光的表情才叫有湿意呢。

“来份春光灿烂猪八戒,加一份你是我的小苹果。”仇笛笑着把菜谱递给包小三了。

“回锅肉、拉丝苹果。”服务员记着。

“那我尝尝疯狂的兔头,一人来两个。”包小三道。

“兔头八个。”服务员记着。

“我要份《沉默的羔羊》。”管千娇笑着道。

“嗯,水煮羊肉啊……好咧。”服务员记着,看看最后一位耿宝磊,似乎等着他再点个影名菜。

“这个……您这儿的菜,好像都是影名化过来的?”耿宝磊问。

“那是当然了,影城有影城的特色嘛,这是川菜和影视的完美结合,来这儿的都知道我们这个店。”服务员得意地道。

川菜和影视,这么结合,笑得众人肚子抽搐了,耿宝磊忍着笑,用现学川话问着:“其他的我理解,这个《金陵十三钗》是啥子嘛?”

“这是商业秘密,你点这个菜,我就告诉你。”服务员艳色,眉色挑逗着,让人心猿意马那种。

“我要不点,你就不告诉我?”耿宝磊瞠然问。

“对头。”姑娘又是媚眼一个。

“点了,是啥子啊?”耿宝磊好奇地问。

“等一会儿嘛,你一尝就知道了。”服务员媚眼如丝,瞟了一圈了,把三位男生看得耷拉舌头了,管千娇不迭地挥手:“去吧去吧,赶紧上菜。”

“要啥子酒水嘛,五粮液、茅台都有啊。”服务员问。

“不要了,多来点白开水。”仇笛笑道。

这话惹得小娘子白了他一眼,转身一扭水蛇腰身,回厨房了。

人一走,几个人开始互掐了,包小三咬牙切齿骂耿宝磊,瞧把你两眼色得;耿宝磊反击了,是你先说人家名字有诗意好不好?你确实你没有湿意,干湿的湿?包小三竖中指了,这妞一看就像我妹妹,别跟我抢啊。

一听这话,管千娇噗声笑趴到桌上了,包小三挠挠脑袋,似乎开始犯愁两个妹妹不好处了,仇笛劝着大家道:“同志们,现在声明一点啊,咱们目前的严峻形势是生活问题,生理以及感情问题,都靠边站啊,我现在不确定哈曼商务调查公司是不是肯定招聘咱们,但我很确定的是,他给咱们派的这趟活,绝对没有想像中那么容易。”

“又尼马上当了,早知道这条件,不来了,直接揣上钱走多好。”包小三道。

“也是,这大夏天,风都刮得我脸皮疼,要冬天还了得。”耿宝磊道,有点怜惜自己的花容月貌。

这两人却是很不入眼似的,让管千娇皱了皱眉头,她道着:“咱们虽然不是四好青年,可也不能当职场的三无人员啊!”

“什么是三无?”包小三问。

“无良、无耻、无信。说你呢。”仇笛笑道。

“切!”包小三不屑了,回头对着管千娇,笑着劝慰道:“我就发发牢骚。”

“你呢,仇笛,也后悔了?”管千娇问仇笛。

“恰恰相反,如果太容易了,我可能怀疑是个圈套,毕竟现在求职的陷阱太多。不过这时候看来,我倒觉得真实度挺高了,这种活刚出校门的别说干了,让他们呆几天都吃不消。”仇笛道。

菜上来了,水煮羊肉,舀汤挟肉,不知道是饿了,还是真不错,众人吃得狼吞虎咽,耿宝磊问着仇笛道着:“可目前看,经费严重不足啊,车票一人就一百多,再加上路上吃,一千块支持不了几天啊,咱们总不成自己再垫。”

管千娇要说话时,仇笛头也不抬地道着:“恰恰这个也反映了哈曼的聪明之处,一旬给咱们一汇钱,给你的钱可能勉强只够开销,不管你想挣,还是想把开支报销,都得按他们的要求干下去。只要上了贼船,任何时候想溜,你都不划算……所以我说,这事肯定假不了,就怕咱们干不了。”

“对,我也是这样想的。”管千娇道。

“快吃吧,想那么多干嘛,咱们吃上几天,明儿去影城玩上几天,回头给他们照片不就成了,我揍觉得这活太容易了,甭说给钱,不给钱这种地方也能混下去。”包小三道。

耿宝磊和管千娇都认为他在吹牛,可仇笛一点也不这么样想,因为他在某种程度上和包小三的想法是一样的,天下只有饿死的人,而没有饿死人的地方,办法总比困难多。

风卷残云的吃着,很快长途乘车萎靡的精神一扫而空,快吃完,服务员又来添水时,耿宝磊想起自己的点的菜了,追问着:“咦,我点的《金陵十三钗》呢?”

“那不就是,你们都吃完了。”服务员指着空盘。

包小三嘴里还有呢,他嚼着问着:“辣子鸡块,和什么钗有什么关系?”

“《金陵十三钗》看过没有?”服务员妹子问。

“看过啊,多有名的烂片啊。投资商都赔哭脸了。”仇笛道,耿宝磊接住了道:“我在地铁上看过一段。”

“那十三钗是干啥子的?”服务员问。

“十三个女人啊。”管千娇纳闷了。

“风尘女子,为了救学生好像那个……”耿宝磊说着,愣住了,这个谜面,荤味太重了。

“我明白了。”仇笛恍然大悟道:“十三钗都是……鸡!!”

“对头,这么聪明还问我啊。”小艳红服务员嫣然一笑,轻摆柳枝似地走了。

眨眼间,四个人笑着仆桌上了,这么没节操的饭店还真是罕见。

不过下一刻,他们笑不出来,一喊结账,小艳红在后台嚷着:“六百八?”

啊!?气得包小三悖然大怒,吼着,你怎么不去抢啊。仇笛也愣了,光顾让高兴呢,倒把这茬忘了,估计碰到宰生的恶店了,他喊了句,差不多点就行了啊,首都都没有这么贵啊,什么就要六百八啊。

“别的不贵,十三钗贵啊……就是那盘土鸡贵啊,你打听去,一盘没有三四百下不来。”小艳红嚷着,没见人出来,就听她发号施令一般道着:“肉墩,收饭钱,六百八。”

“哦!”嗡声嗡气一句应声。

仇笛心里暗道不好,看着桌上顺手的家伙什,汤盆不错,他和小三心意相通,准备操家伙了,这时候,管千娇看出不对劲来了,她一把死死拽着仇笛,小声道,出门在外别惹事,几百块不值得。

恐怕不是不值得那么简单,仇笛一看包小三脸上有恐惧情绪了,赶紧后瞧,然后他也吓了一跳,从厨房出来了一位铁塔般的壮汉,足足一米九开外,一走全身肉颤的像野牛蛮腰,站到众人面前一叉臂,两条胳膊腱子肉鼓得像条骡子腿,眼如铜铃,满脸虬髯的,一伸蒲扇般地大手,嗡声嗡气道:

“六百八,给钱!”

身后那位胖老板娘也出来了,这阵势算是把初来乍到的几位震住了,管千娇麻利地数了钱,扔桌上,拽着不服气的仇笛,嚷着耿宝磊和包小三,灰溜溜地跑了……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06章 情非得已 下一章: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08章 戏外有戏
热门: 审神者掉下去了[综] 东海扬尘 我的日本文艺生活 和失忆校草谈假恋爱的日子 穿成渣攻的炮灰初恋[穿书] 全职法师 国产英雄(我的邻居是女妖) 穿越原始异界搞基建 在前任头上跑马[重生] 主角猎杀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