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04章 难遇知己

上一章: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03章 缘来有期 下一章: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05章 有惊非喜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面试,试的就是外表形象,今天如果还有个形象满意的,此时站出来就算一位了。

一张脸线条硬朗、轮廓分明,背手一站,颇有些军警标挺的感觉,虽然肤色黑了点,可闪着健康的光泽,三位招聘人员,在仇笛站到他们面前,暗暗的叫了一声好,这形象,可不比电视上的硬派小生差哦。

“介绍一下你自己。”唐瑛道。面上的表情居然有点缓和了。

“有区别吗?”仇笛奇怪地问。

“什么?”唐瑛不解了。

“不管我怎么介绍,结果都是一样的,简历上的东西你们都清楚了,重复一遍有意义么?反正你们都要不客气地打发走。”仇笛道。

这句话倒是引起了共鸣,下面窃窃私语不断,仇笛回头看了眼和自己同样苦逼的应聘兄弟们,回头直道着:“第四位、第七位,还刚出去的那位小姑娘,我觉得他们的条件都不错,你们却连试用的机会都没有给,明说了,我的自身不如他们,你们现在可以告诉我,能走了,节省彼此的时间。”

哟,这拽得,吕天姿倒吸凉气,却一下子没发作出来,李增华反问着:“今天我们是招聘单位,要什么的人,难道还需要你来指点。”

“是啊,我好像明白你很难就业的原因了。”吕天姿顺着话头道。

这么拽、这么个性的货,那家公司能要这号人啊。

“恰恰相反。”仇笛并不气馁地道着:“我就业的时候比失业的时间长,一直就不缺活干,在场的包括我,都是抱着一个想拿到一份体面工作的愿望来的,我们可以接受你的挑剔,但不能接受你们无缘无故的羞辱。”

顶回去了,李增华觉得难办了,看了看主持的唐瑛,唐瑛也没想到,会遇到这种情况。她看看仇笛的简历道着:“我很欣赏有个性的人,不过光在嘴皮上说可不算……你毕业于山大,汉语言文学专业,在毕业来京的数年了里,为什么都没有工作经验的反映?”

“那是因为,即便我写到简历里,你们也未必能看懂。”仇笛道。

完了,耿宝磊心里暗道着,没想到仇笛比包小三还奇葩,包小三好歹还想混顿饭,仇笛干脆要和人家顶牛了,这样的结果只有一个:滚蛋。

“是吗?我怎么没看出来,你还像一个从事高端行业的人才?”唐瑛轻蔑地道。

“你说着了,确实是高端行业,我现在可以告诉你,智能高端数字通讯设备表面高分子化合物平面处理,不知道您听说过没有?”仇笛严肃地连珠炮似地来了一段。

这么一长串,把唐瑛听愣了,她左右看看,都摇头,问话的被问住了,她看到仇笛笑眯眯挑衅的眼神,好奇地问:“这是什么行业,通俗点。”

“通俗点讲就是……”仇笛回头看看,笑了,笑着道:“给手机贴膜啊,你们不会连个都不懂吧?”

哄堂大笑,拍手跺脚的好几个,都憋了一大会儿,此时爆出来了。

唐瑛面红耳赤,不会处理了,吕天姿气得胖脸发白,一指门外:“现在你可以走了,揣着你的自尊去给做高分子化合物平面处理吧。”

“谢谢,你的气量告诉你,你生活在一个缺乏自尊的环境里,还没有学会尊重别人。”仇笛撂了句,大摇大摆出去了,那步伐可比包小三潇洒多了。

过了好久,唐瑛才嗫喃地喊了句:“下一位……郭玉秋。”

是一位蓄着胡子,长相比年龄老的男生,他似乎被唤起了一点自信,他站起来直接道:“我求职被骗过八回报名费,正是因为你们的态度我才大老远从密云赶来了,如果你们仅仅是想愚弄大家的热情,那可比骗报名费还要可恶。”

卡壳了,招聘方被呛住了。

不过结果仍然没有改变,激烈的争论了几句,这位男子摔门而去。会议室又响起唐瑛毫无感情的声音:

“下一位……”

门外的仇笛被包小三拽住了,两人坐在前台等候的椅子上,看着一个接一个,或怒气冲冲、或垂头丧气、或自叹自艾离开的应聘者,心里嘛,就再谈定也不是滋味。

混迹的久了,司空见惯了,那种被拒绝,遭冷眼的事已经不挑战谁的底线了,两人在等耿宝磊,不知道刚认识的这位小哥结局如何,包小三想起茬事来,问着仇笛道着:“仇笛,你这么牲口,快递上不干得挺好的?”

“是挺好,昨天在广场跑酷表演,把公司车放在路边……”

“哇,丢啦?”

“没丢,给城管拉走了,哎呀,你看那胖老板娘把我劈头盖脸给骂的……真特么的,要不看他是女的,我非扇她一顿。”

“哈哈……还是老子聪明,她扣我半月工资,我直接把她电单车给卖逑了,再没回去。”

“那就不对了,你这不成违法犯罪了,别拿你那不要脸的事出来罢摆啊。”

“切,你倒是要脸,结果还不是一样。”

包小三如是道,这一句倒把仇笛说愣了,自打几个月前认识包小三,就知道这是个偷鸡摸狗、吃喝嫖赌、坑蒙拐骗什么事都沾点的主,一直以来仇笛都在以身作则,试图影响这位被社会带坏的青年,不过现在看来,好像两人的差别确实不大,这不又回到同一起跑线上了。

“算了,不跟你争了,反正你马上就要走了,换了手机号告诉我一声啊。”仇笛看着包小三,那丑陋的长脸,要经历过多少沧桑才到修炼到人见人嫌的水平呐。对他,了解他身世的仇笛更多的是同情。

“哥。”包小三瞬间也不说浑话,凑着轻声道着:“我碰到的好人不多,你算一个,要是有天我发了财,我一准去回来找你哈。”

“那我是不是得等到下辈子!?”仇笛笑着问。

包小三撇着嘴,不悦地看着仇笛,悻然道:“你咋这么不相信人呢?我还告诉你,网上乞讨专业户月入过万知道不?山寨加工厂年入百万知道不?都是我们老家那块的,我就后悔不该出来。”

仇笛听不下去了,拦着道着:“我对河南人真没偏见,但我对这种事真有偏见,你手脚全乎着,长这么大个子,跪街上要饭……那,就跪这儿跪一个,我给你二百块钱。”

“去去……我打比喻呢。”包小三不好意思地道,兴许还拉不下这个脸来。

两人扯着话没完,面试已经结束了,耿宝磊是倒数第二个出来的,小伙子出来的很平静,不像其他人那么垂头丧气,出来仇笛招着手,包小三惊讶地看着:“哟,不会是这娘炮被看上了吧?”

对于包小三,耿宝磊多少还有点嗝应,翻了眼,没搭理他,仇笛还没问,他摇摇头道着:“由于你的质问,他们对后来的应聘者倒是很客气了,不过结果并没有什么改变。”

“都涮了?”仇笛愣了下。

“差不多,口吻一样,和排练过一样,一简介,然后他们挑一堆毛病,说一句这工作不适合你,然后就OVER了。”耿宝磊道,对于既知的结果,现在倒不觉得失落了。

“算了,走吧……宝磊啊,要暂时没地方去,我给你找个活干,快递公司分单怎么样,差不多也能赶住工资了。”仇笛随口道。

“你不是离职了么?”耿宝磊问。

仇笛还没解释,包小三得瑟地道着:“瞧你傻吧,在快递界没有离职这一说,你想干就有活,圆通不行去中通、中通不行去汇通、汇通不行去国通,将来哥有钱了,也创办一个快递公司,就叫全球通,把他们全压下去。”

仇笛和耿宝磊相视一笑,对这货没有芥蒂,反正就这得性,两人相携到了电梯口子,包小三一看急着走,喂喂喂上来,一手拽一个,不迭地道着:“别走啊,他们还管饭涅,大老远来一趟,尼马公交都花了好几块钱。”

耿宝磊无语了,他苦笑着道:“咱别死乞白脸这样成不?就为吃顿饭?”

“算了,我请,送送三儿。”仇笛道。

“别呀,外面现在三十九度啊,热得跟逑样。”包小三道,这天气出去肯定是步行,那热得还不如不吃呢,他教唆着两人道着:“他们故意折腾咱们,咱们就不恶心恶心他们?咱们就这搁这儿等着,特么的中午敢不管饭,等那招聘的出来,吐她一脸口水。”

噗哧,有人笑了,声如银铃,三人看时,却是一位学。生。妹。模样的,等在电梯出口的角落里,对了,也是刚才被打发出来的一位。

她一笑,瞬间又捂着嘴,不好意思地低下头了。

“你说呢?”仇笛问耿宝磊。

“我倒很欣赏小三这快意恩仇的性格啊,要不这样,离中午还早,就搁这儿歇歇,一顿饭我倒不期待,不过小三要吐那招聘的一脸口水,我还真很期待。”耿宝磊道。

“你甭刺激他,比这再龌龊的事他都干过。”仇笛道。

还有更龌龊,还真有,三人说着倒不走了,坐那块,仇笛跟耿宝磊讲了,小三送快递时候有回因为时间晚了点,被客户骂了个狗血淋头,这货隐忍了一天就报复上了,咋干的呢?找了张其他快递公司的空白单子,整了个包装箱封得严严实实,瞅着那客户不在公司,直接把这快递送给他们前台了。

“就是恶心人家去了呗,送小花圈?”耿宝磊问。

“再恶心点。”仇笛道。

“送骨灰盒?”耿宝磊咬牙切齿,往狠处想。

“你看他像个花钱的料?再恶心点。”仇笛道。

这事突破耿宝磊的思维了,他侧头看着洋洋得意的包小三,小声求教着:“三儿,到底是什么呀?这么拽?”

“我拉了一泡屎,邮给他们了。”包小三严肃地,告诉耿宝磊答案。

耿宝磊梗着脖子,半天这口气喘不上来了,他惊骇的眼神看着包小三,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对仇笛道:“要不,咱们走吧。”

就是啊,别再整出事来。耿宝磊想想这货昨天当街打人就后怕。

这时候仇笛似乎都拿定主意恶心别人了,示意着耿宝磊少安毋躁。指指包小三,示意去前台。

包小三腾地起身,说干就干,啪啪啪啪着前台,把那前台姑娘吓得倒退两步,就听包小三问着:“你紧张什么?我问你啥时候开饭呢,又没叫你开房。”

“啊?开饭开房都不归我管呀。”那姑娘瞠目结舌,没明白过来。

包小三拿着手机,嚷了几句,她才反应过来,客气地请小三坐下,匆匆拿着电话请示了。

等待的不长时间里,耿宝磊还有点心下惴惴,好像还不好意思,仇笛和包小三可坦然多了,两人似乎盯着一个地方看,哦对了,坐在斜对角,那个同样失聘等着的姑娘,耿宝磊瞄了眼,马尾刷子、高帮运动鞋、一身素色的运动服,一看就是个校园出来未久的,还没学会怎么打扮。

“她叫什么来着?”仇笛问。

“我怎么知道,我第一个出来的。”包小三道。

“我想想……想不起来啊。”仇笛使劲想,也没想起这位,就见得那位满嘴歪牙的妞。

“好像姓管……对,管……”耿宝磊想起一点来了。

“插管管?这姓好。”包小三淫笑道。

啪声,仇笛直接给了他一下,他捂着脑袋呲笑,孰无正形,说话着,解决午饭的来了,一阵清脆而节奏分明的高跟鞋声音,那位招聘唐主管婷婷娉娉走到前台了,她审视着还等在这儿的几位,笑了,似乎笑里还带着几分轻蔑。

好像在笑这几位混饭的,仇笛腾声站起来了,却不料唐瑛直接无视,头也不回地安排着前台:“给他们安排一下,比照接待普通客户标准。”

说着人进去了,仇笛一下子无力可使,反倒觉得空落落的,包小三可乐了,奔到前台,凑着长脸好奇地问:“啥标准来着?四菜一汤,烟酒管够啊。”

前台姑娘厌恶地看了眼,递给他三张餐券,包小三正反看看,愤然问着:“万柳桥18号,离这儿多远呢?”

“不远,六公里,驾车几分钟就到。”前台解释着。

小三一听勃然大怒,拍着桌子吼着:“你看我们像买得起私家车的么?”

“哥,我也买不起,您冲我发什么火啊。”前台姑娘委曲了。

算了算了,仇笛拽着包小三,叫着走人,这顿饭要得实在尼马太没自尊了,包小三却是还有心事似的,又拍拍前台,指指坐在角落里那姑娘,伸着手:“再给一张,人家姑娘不好意思要,你就不给啊……拿来。”

人善被人欺,人恶可就不存在这情况了,多要了一张,包小三上前给那姑娘,那姑娘瞪着一双清澈的,忽灵灵的大眼睛,怔怔地看着他,似乎都不敢拿。

“拿着吧,好歹没白来。”仇笛看姑娘一身学生打扮的,满脸同情地道,大部分刚出校门,除了爹妈铺好路的,差不多都要经历一段这种顾不住肚子的生活。

“没事,拿着吧,没人笑话你,我们这不都是应聘失败,混顿饭嘛。”耿宝磊笑着道。

“哎哟,让你拿着就拿着。”包小三干脆直接塞她手里了。仇笛却是道着:“三儿,人家不是怕拿餐券,估计是怕你这脸,走吧。”

这句话一落,那姑娘噗声一笑,脸像绽开的花儿,两个好看的小酒窝,起身说了句:“谢谢。”

“不客气,我来京几年了,就干了这么一回好事。”包小三诚实的道。

这么诚实,又把那姑娘逗笑了,他被仇笛拉着走着,不时地回头看着,耿宝磊摁到了电梯,三人进了电梯,耿宝磊和仇笛凝视着包小三,包小三不好意思了,惶恐地道:“看我干嘛,真就干了这么一回好事,搞得人怪不好意思的。”

“大夏天热成这样,不会发春了吧?”耿宝磊调侃道。

“不会,三儿喜欢搔首弄姿的,这种清纯妹子,不是他的菜。”仇笛笑着道。

“我瞅她就想起我妹妹来了。”包小三道,一说起妹妹,脸上表情显得不那么戏谑了。

“哇,那你幸福啊,这一代大多数都是独生,你都有妹妹。”耿宝磊随口问了句。

“还有俩姐姐呢。”包小三得意地道。

不会吧,耿宝磊不信了,他看仇笛,仇笛早笑了,笑着道:“这都没听说过,违反国家计划生育政策的产物,没看过超生游击队啊。”

“你又笑话我是不是?我们那地方生七八个的都有,我才兄弟姊妹五个。”包小三道。

耿宝磊听得瞠目结舌,一巴掌伸着问:“五个!?”

“啊,两个姐,一弟一妹加上我,五个。”包小三得意地道。

“五个?哇塞。凑一桌麻将还富余啊。”耿宝磊好震惊地道。

还有更震惊的,兄弟五个加上爹妈,都在全国各地打工,小三显摆着去过啥啥啥地方,见过啥啥啥世面,听得耿宝磊大眼瞪小眼,仇笛偶而插话,耿宝磊听明白了,小三实属来之不易,他大姐叫包引男,二姐叫包来男,一来一引,终于引来这么金贵个大小子。

听得耿宝磊先惊后愕,然后笑得全身直抽,此时也看得出来了,小三纯属是个二得可爱的丑货,心机浅得听不懂好赖话,想及此处,耿宝磊倒一点也不怪责因为这货丢了那份工作了,毕竟嘛,每天忙得不亦乐乎,还真有很长时间,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下了电梯,出了门,问题扑面而来,闷热干燥的空气一下子让人有窒息的感觉,小三估计是心有歉意,出门就奔着到街边的冷饮摊,卖了几瓶饮料,奔回来先给耿宝磊一瓶,又塞给仇笛一瓶,自己那瓶刚要拧时,他的眼神滞了滞,然后分开两人,往门厅奔回去了。

耿宝磊和仇笛回头,哟,做第二回好事了,三儿奔到门口,乐滋滋地,把饮料硬塞到那位刚出来的姑娘手里,然后怕人家退回来似的,快步奔回来了,那乐呵呵的样子,就像三九天倒了盆冰水一样舒爽。

“三儿,我都有点舍不得你了。”仇笛笑道。

“你准备去哪儿?”耿宝磊问。

“去海边玩几天。”包小三道。

“哇,这么懂情调啊。”耿宝磊笑着问。

仇笛喝着打断着道:“拉倒吧,他姐嫁青岛了,又准备去啃姐夫去。”

耿宝磊喷笑了,包小三却是一脸得色,他说了,啃姐夫有什么脸红的,他白睡我姐呢。

这回一口饮料把耿宝磊呛住了,他咳了半天才直起腰来,仇笛一直等着他平复下来,小三又去买了根便宜点的老冰棍吮着,那样越看越让人可乐,仇笛笑着问耿宝磊道:“知道我为什么很珍惜这个朋友了吧?”

“知道,我要天天有这么个朋友陪着就好了。”耿宝磊笑道。

从招聘的宝隆大厦到就餐的万柳桥,如果步行还真有好远一段距离,两个十字路口,一座天桥,三人说说笑笑,倒是一点也不寂寞,而且啊,途中还发生趣事,几次回头,那位同样失聘的姑娘都在视线之内,每每回头,总能看到她背着双肩包,傻傻看几人的样子。

包小三几次不忍,要回去叫上人家姑娘,不过被仇笛拉住了,好容易留下个好印象,别你破嘴多说几句,人家又把你当流氓了。

也是,包小三肯定对自己的形像没什么信心,放下这茬了,快到万柳桥时,他再也按捺不住了,回头老远嚷着:“嗨,快来啊,一块吃饭去。”

邪了,那姑娘加快了脚步,走到了几人近前,此时看得更清了,是位鹅蛋脸型的妹子,走起路来马尾巴刷子一漾一漾,煞是好看。京城里全世界的美女都能见到,但全世界的美女给仇笛的震惊都不如这个妹子……我靠,她居然真和包小三站到一起了,好像一点也不恶心。

“妖孽啊。”仇笛小声感慨道。

“你是嫉妒小三吧,头回做好事就有这么丰厚的回报。”耿宝磊取笑道。

“我是说这女的,能看着小三的脸不紧张,不害怕,不恶心的,我是头回见到。”仇笛愕然道,回头看看,包小三和那姑娘保持着安全距离,邪门了,还搭上腔了。

“我倒不惊讶啊,一个人在处处碰壁、无路可走的时候,对于身边的同情和关心,会格外地敏感。哪怕仅仅是一个善意的笑容,一点菲薄的零钱,或者一顿简单的饭……呵呵,好可怜啊,我当年可没碰到小三这么热心肠的好人。”耿宝磊自嘲地笑了笑。

那样子让仇笛欲言又止了,他发现了,这位男身女相的小伙,也是位有故事的人,不过他没有问,这么落寂的样子,肯定是不堪回首的往事喽。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03章 缘来有期 下一章: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05章 有惊非喜
热门: 夺帅之剑 天师神书 X档案研究所 诛仙 圣祖 白首妖师 不好好收费就嫁入豪门 别动我 穿成反派大佬的照妖镜 大神总想掰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