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02章 无根漂萍

上一章: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01章 雾锁京畿 下一章: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03章 缘来有期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叮……叮……手机的短信声音在响。

嘀……嘀……快递哥的电单车喇叭在响,他顾不上看手机,拐进小区,在两旁都是小商贩的过道里穿行,摁着喇叭,嘴里不迭地喊着:“让让……谢谢哦……让让……”

有的给让让,有的不搭理,快递急了,扯着嗓子喊着:“嗨,鸡蛋撞了。”

这话管用,那蹬三辆的赶紧给挪了点地方,快递哥的电单车像游鱼般嗖嗖蹿进了小区。

和所有一件货挣八毛钱的快递员一样,这位锅盖寸头,今夏流行款式;圆通马甲,快递统一款式。全封闭电单车,手工焊接款式。唯一不同之处是这位兄弟比大多数快递员晒得更黑一些,显得更壮实一些,说话的嗓门更大一些。

驶近这处门房不给代收的小区,找到22B幢楼,一停车瞅着傻眼了,单元楼口写着:电梯维修中,请走步梯,给你带来的不便,敬请谅解。

十好几层呢,小伙子下车一瞅车里偌大的一个包装纸箱,掏着手机,找着刚刚通过的号码拔了出去,一接通就道着:“何壮壮吗?哦,我是送快递的,你们门房不代签,这里电梯又坏啦啊。”

“废话不是,你送快递,还是电梯送快递,我住的不高,才十七层。”

“不是……哥哎,这大热天的,这么大个箱子,我这车又没锁,要不……您下来取一下……”

“少来了,大热天的,光你热我不热啊?”

“哥哎……商量商量,您这块小区治安不好,我这么车丢了怎么办?”

“我对你的车没兴趣,跟我商量什么。”

“喂,你到底下来不下来啊?你不下来我不送啊。”

“你不送我不签收,我投诉你。”

“啊?这么拽……别逼我用绝招啊。”

“耶,你送快递的还有绝活!?”

两人在电话里叫嚣一番,快递哥擦了一把汗,看看耸得怵然的楼顶,一举手机道着:“你不下来我喊了啊……十七层的何壮壮,你订的充气娃娃回来啦,赶快下签收……十七层的何壮壮,你这充气娃娃还要不要……”

“我靠……”

电话挂了,快递员乐了,这个绝招屡试不爽,能省好大功夫呢,不一会儿果真见一位好壮好肥,气喘吁吁的男子奔出来了,上来一把揪着他,瞪着死鱼眼就要发飚,快递员满头大汗陪着笑脸赶紧躲着道:“哥,真对不起,真有急事,您瞧这车没锁,丢了赔不起啊……您受累了啊,我给你鞠躬道歉了……”

小嘴挺甜腻的,又是说好话,又是鞠躬道歉,那宅男哥好歹咽下这口气了,是啊,这天热得谁也不容易,趁着消气的功夫,快递员把箱子单子撕了递给他签名,那宅男签上大名,快递员一收单子,不料那宅男警惕地一把把他揪住,严肃地瞪着眼问着:“没拆我的货吧?”

“不可能,您这包装都是完好的。”快递员解释着。

宅男仔细看看,又不放心地问:“那你怎么知道我订的充气娃娃?”

“啊?”轮到快递员傻眼了,他仔细瞅瞅,这小宅男哥两眼浮肿的、胡子拉碴,差不多应该是那种对片自撸、望妞空射的类型了,两人互瞪着,那快递哥的噗哧一笑道着:“哈哈……我瞎掰的,头回掰准了哈,你还真订的充气娃娃啊……哎哥啊,我告诉你啊,那玩意不能用啊,气味老大了,还容易蹭破皮……真的,还有用得不舒服,找我们退货的奇葩……”

说着就拦不及了,单元有人出来听到了,有位提菜篮的胖婶好奇地插了句嘴:“壮壮,啥是充气娃娃?”

“哎哟喂,我的名节啊,全尼马毁啦……。”宅男举着包装箱就要砸,快递员眼瞅着形势不对,跳上电单车,嗖嗖就跑,还不忘回头吼一句:“壮壮哥,你裤衩上还留了一片,露出来了。”

“啊!”宅壮壮吃惊地赶紧放手,提大裤衩,低头看,啥都没有。不过被扔的包装箱可出问题了,梯沿子一磕,里头东西露头了,提菜篮的婶一瞅,啊哟这孩子……紧张得人家捂着眼睛就跑。

何壮壮的那叫一个欲哭无泪,抱着塑料女友,顾不上追快递哥了,吭哧吭哧飞也似地往楼上奔。

出了小区,快递员的电话响个不停,是东区广场户外运动装搞的活动,急着招他去跑酷表演,应了声马上就到,他加速行驶着,刚放手机时又想起了短信,翻看着,然后看到了一条这样的消息:

尊敬的仇笛先生:我们荣幸的通知您,您的简历被哈曼商务调查公司选中,为了进一步加深了解,欢迎您到我们公司参加招聘面试……面试时间,7月25日。

“不会尼马又是骗报名费吧!?”

快递员寻思着,名字没错,他就叫仇笛。简历出处也没错,曾经很久以前在虎坊桥投过一份,但哈曼商务调查公司是个什么东西他倒不清楚,不过根据他近些年租房被骗押金、求职被骗报名费、培训费等等数次经历,他的警惕心在告诉他:十有八九是假的。

首都人就不待见外地人,连首都混得不错的外地人都不待见还在底层混的外地人。

按这种逻辑推理,有好事是轮不到他这种吃辛苦饭的外地人的。

直接无视,装起手机,飞速驰向广场。

不多会,换已经换装的仇笛出现在丛林狼户外装备的促销现场,他一身草绿短襟,绑着头巾、戴着防风眼睛,脚蹬着单刀滑轮,匀称的体型、健美的体格,再加上黝黑的皮肤,惹得那些面白皮嫩的都市男女看得两眼直冒小星星,要做的很简单,展示健康、运动、健美,诠释这个品牌的含义。

品牌含义可以放过一边,反正这些一小时八十块雇来的模特又买不起,就见他在围在一圈的人群中急速奔跑、飞一样的滑行、偶而一个前空翻、后空翻、一字马低位过杠、总能引起一片嘘声加一阵掌声。

在人群的欢呼中,似乎有一种兴奋的感觉。在惊险却行云流水的跑酷中,似乎能找到存在感,尽管气喘吁吁,尽管挥汗如雨。

三个小时,换来了两张薄薄的纸币,场面热闹完了,店里该忙碌了,老板是个大腹便便不怎么懂运动的男子,塞给仇笛钱就忙着回头招呼客人,仇笛喊着:“嗨,齐老板,明天还来不?”

“不用了,卖得相当不错,下一季促销我联系你哈,这小伙壮得,女顾客可都是冲你买的。”老板乐滋滋走了。

“哦。”

仇笛有点失落,这种工资日结的活还真不好找,每一次找到的兴喜若狂和结束的黯然神伤,对比是那么的鲜明,以至于他直到换装离开,还有点失神,来京数年了,发广告、搞促销、卖保险、送快递,连他自己也记不清从事过多少种职业了,心里一直不安于现状,却只能勉强维持现状。

现状就是,所以不安于现状的梦想,最终都没想了,只剩下梦了。

仇笛慢慢的踱步出了装饰考究的专卖店,即便他的身材健美,形象很佳,也没有给他带来任何自豪的感觉,那些漫不经心闲逛,有着大把时间休闲的男女,或指指点点,或亲亲密密,或潇潇洒洒挥手刷卡,总让手心攒着汗湿钱的仇笛有点羞赧的感觉。

出了门就快跑,首都凡消费的场所,大部分都不是吊丝能呆的地方。当他奔到停车的地方,更残酷的现实展现在他面前。

“我的车呢?”

他傻眼了,明明记得就放在路边,离店面不远,现在却空空荡荡,啥也没了,这可是快递公司的车啊,丢了得赔呢。

哟,没丢了,隔着老远看着一辆城管车,满载着各式的两轮、三轮以及各类违章摊子,隐约可见那辆焊蓬子快递车,仇笛急了,奔着、拼命地奔跑着,边跑边招手大喊着:

“嗨,人在呢……我送快递的,不是非法经营……嗨,人在呢……”

直跑得气喘吁吁,他扶着膝停下了。

城管车没停,越走越远……

出了三环是四环,那环都有吃喝玩。

从早晨到午后,闻名瑕迩的漂亮广场总是那么热闹,这里汇聚了影城、酒庄、购物中心以及五个区成规模的小区,是附近一个相当热闹的去处,从天桥到人行横道,人来人往丝毫不惧天气的热度似的,沿街林立的商铺,那家都没空下。

热闹,对于某些人有时候并不是好事。比如此时,坐在一辆一汽国产破车里的几位就有点嘀咕。他们在讨论着,人太多,不好下手啊。这里离亚运村不远,不安全呐,对,还有监控,要下手的地方是安慧堂小区门楼口子上,那地方排了一溜桌子,移动公司正搞促销呢,一个劲地唱小苹果,听得人心烦意乱。

“你们俩?谁去?”开车的看看时间,不耐烦了。

后面杵着俩脑袋,一个满脸小疙瘩,胖得猥琐;一位瘦得长马脸,一呲就露俩小虎牙,丑得可爱。开车的看样还是喜欢丑得可爱那位,他直接抽了五张百元大钞道着:“五百块,谁去?”

“刘哥,这太危险,这种事得多雇几个人,一哄而上,打完就走,谁也找不着谁是谁。”胖得猥琐的看样混得日久,知道该怎么办,他提醒着蠢蠢欲动的瘦子道:“三儿,你别犯浑啊,这可是首都,现在治安整得多厉害,又搞文明城市建设,捡破烂都得穿身西装,要不收容站的绝对把你弄走……打人就更别说了,绝对不能单干。”

对了,这是交易,要去揍个人,代价就是司机手里的五百块钱。

司机一听火了:“不干滚蛋,要不是地痞流氓都改行当私家侦探有生意了,我找你们这号盲流?就特么扑上去揍一顿,扇几个耳光,踹几脚?有那么难吗?”

想了想,司机又对发愣的两位补充着:“我还告诉你们,我就是私家侦探,生意是个少妇给的,就特么一渣男,白睡了人家好几个回,一点感情舍不得给,人家就花钱找人揍他,找点心理平衡而已。有点正义感好不好?”

“人太多,没法下手啊,哥,多找几个人,乱起来就成。”胖的道。

“还真给你说着了,啥都能多,就是人不能多,现在那儿都搞压缩经费呢,节约成本呢,一共才收人家一千块,民工工资多贵,雇得起吗?”司机又加了两张一扬:“七百,爱去不去,这价码都能找个中戏的妞出来陪聊了。”

“我去!”

瘦的憋不住了,一把拿走钱了,开门下车,向小区门楼走去。

司机得意了,一扬手指挥着满脸疙瘩的胖子:“下去,看着点,有事往车这边跑,拉上你们就走。”

噢,那胖子有点不乐意,也下了车,他远远地看着同伴,走到了宣传台席前,和一群宣传的俊男靓女站在一起,再看这地方啊,实在不是下手的好地方,时间也不对啊,这时间人正多着呢。

再说那位站在台席前的,是个大高个,背有点佝,走路不是一条直线,眼睛是斜着看人,站到台席前的时候真把系着宣传带的姑娘吓了一跳,出于人道主义精神,姑娘好歹没把这位马脸的当牲口,弱弱地递了张宣传单,她一闪身,另一位面目清秀,白里透红脸蛋的姑娘给他介绍着套餐。

“少来了,别以为我不知道,这套餐套餐,都是下套呢。”瘦个子不屑地道。

“先生您开玩笑了,交话费用套餐,送您一部手机呢。”宣传员道。

不对,声音显然细,有点哑,本来准备调戏个妞的瘦子,顺着宣传员的脸蛋往下瞅,看到他喉结时,惊得手差点放嘴里,惊讶地道:“我好容易鼓起勇气搭讪个妞,居然是个男的。”

几位姑娘小伙一笑,那宣传员一脱帽子,气愤地道着:“谁告诉你,我是女的了?”

“男人女相,什么东西?”瘦子瞠目道。

“嗨,你骂人?”清秀赛妞的小伙生气了。

“你恶心人我还没敢说呢,懒得骂你,切!”瘦个子拂袖而去,极度憎厌的表情。

那女相的帅哥实在郁闷了,在同伴的笑声中郁闷了好久才惊省过来。咦,好像不对,宣传的红帽子不见了,还有传单怎么少了好多。他再抬头时,眼滞了,见鬼了,刚才骂人那丑汉,正戴着他的帽子,得意洋洋地站在小区门口发传单,当义务宣传员呢。

他气得就要上前理论,却不料此时变生肘腋,那男子毫无征兆地暴起了,揪着刚出小区的一位中年男子,噼里啪啦、叭拉劈里,正反就是几个耳光,瞬间传单洒了一地。

远处那疙瘩胖子一看打架就兴奋了,得瑟地喊着:“哟哟哟,噼里啪啦打怪,爆装备啊。”

话音刚落,被打的人手包、手机摔出老远,果真是装备被爆。

“哟哟哟,噼里啪啦爆金币啊。”胖子又在嚷着。

话音未落,手包里的钱都散出来了,果真是金币不少。

被打的懵头懵头刚要招架,却不料行凶者是个高手,一个膝撞,一个肘击,那人先弓后仆,叭唧,以一个极度不雅的姿势趴地上了。

首都这地方文明程度就是高,很快进出的围了一圈人,指指点点,京片子在喊着:

“干嘛呢,打人呢?”

“快打110啊。”

“太不文明了。”

天桥的把式,光说不练,指点的有,见义勇为的可没有,行凶的瘦子义愤填膺地一脚踩人,一手举着自己的手机喊着:“老少爷们大姐大妈你们评评理啊,我们在这儿做惠民宣传,这王八蛋拿着这部手机,偷拍姑娘们的胸和裙底,你们看,你们看……人赃俱获啊,谁来帮把手,把他扭送到派出所。”

这么一嚷,图片一亮,果真是偷拍的,他瞬间站到道德的制高点上了,指指点点的看客又开说了,太下作了啊,该打。太无耻了啊,活该。只有那几位宣传的男女傻眼了,一位领口开着的姑娘一捂胸,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刚才被拍了。

那行凶的瘦子小聪明不断,看着躺地上的人要说话,直接把脚伸过去了,哎呀一个臭运动鞋,呛得那人直接憋气了。

打完收工,他瞅着怎么着脱身呢,冷不丁人群里有人跳脚喊着:“嗨,那不就惠里派出所陈所长么?他不就是警察?”

“哦,这儿有证件。”有人踢了一脚,看到手包里的证件了。

“啊?警察?”瘦子吓怂了,分开人群,夺路狂奔,那位宣传台上的大胸妞远远地扔着一样东西,愤然骂了句:流氓!

一跑就乱,后面立马有人追了,前方泊着的接应车却是一加油门,他娘滴,跑了。

左前方守着的同伙见势不对,他娘滴,也跑了。

气得瘦三儿欲哭无泪,要是真把警察打了,这尼马可没法混了。又气又吓又急又恐惧,一下子让他肾上腺急剧加分秘,长腿迈着,蹭蹭就跨过了路栏;在人行道上跑着,后面几位便装的喊着:抓住他。

他也不傻,直接剽窃动作以及喊声,手指前方,狂喊着:抓住她,那个女的是小偷。

边跑边喊,路人甲乙丙丁都傻站着,顺着他的指向,往前看女贼,浑然不觉,贼已经从身边溜走了。

绕进了沃而马,蹿过了影城后院,跳了两堵墙,终于成功地把追兵甩在身后了,这瘦子摸着口袋的收入,多有大难余生的喜悦呐,他一把一把抹着汗,想着赶紧离开首都,还好,路费现成了。

这时候,他的手机响了,短信的声音,他边走边看着:尊敬的包小三先生,我们荣幸地通知您……面试地点:宝隆大厦八层,哈曼商务公司。

对于招聘神马的他不感兴趣,不过这里面有他感兴趣的一行字:招聘提供午餐及市内交通费用补助。

很多人可能对招聘单位这句话根本不屑一顾,顶多一个盒饭而已,总不能谁还好意思找人家报销公交车费吧。不过这句场面话让包小三兴奋了,他自言自语着:

“耶!?老子还是头回荣幸地被管饭,这得去。”

他奔着,已经拿定主意了,跨了两个区,得坐两小时公交的玉泉桥一带,肯定是安全的,最起码吃顿饭再走,应该是安全的……

……

行凶的跑了,目击的就麻烦了,给行凶者提供方便的更麻烦了,一个宣传台席,二男四女都被传唤到派出所了,让人瞠目结舌的是,还真是警察被打了,更让人哭笑不得的是,警察以为这都是同谋,毕竟那打人的,戴着小红帽,拿着宣传单,让受害人放松了警惕,结果被扁了个稀里哗啦。

用了好几个小时才把过程解释清楚,又用了好几个小时,本区营业厅出面,才把一群促销人员领出了派出所,其他人都没什么事,就那位男身女相的让营业部的主任大发雷霆。

行凶者戴的是他的帽子,和他接触最多,被警察盘问了几个小时。这几位都是营业厅雇的临时人员,恐怕就临时岗位都不会留他,主任骂完收工,那痛恨的眼神在告诉他:甭提工资了,滚蛋吧!

他挨着个鞠了一圈躬,对不起说了一圈,然后默默地离开了。

他叫耿宝磊,其实同事和主任对他的印象都不错,又勤快又会说话,还弹得一手好吉他,不过仍然没有人挽留他,因为这是一个容不得任何错误的环境,你错了,只能离开。你的离开不会有任何影响,明天又会有不知道多少踏破门槛的应聘者。

不幸的人,总有各自的不幸,耿宝磊默默地走在空旷的大街上,背影被路灯拉得老长,眼前像心里一样迷茫,灯光辉煌的街市,似乎就只是为了衬托他的孤单。熙熙攘攘的夜景,似乎就只是为了让他觉得凄凉。

像所有漂在这个城市里的人,永远不知道下一驿站会在什么地方。

明天,又要开始找工作了,而且这样的暑期工作最难找,大把毕业生和实习的便宜用工,饭碗永远不够啊。他在寻思着,是不是又得像刚到首都那光景,地铁口子、天桥中间,弹着吉他挣点饭钱,扮落魄艺术家其实是个不错的营生,糊口没问题的。只是这行也是竞争激烈,落魄的太多了。

就在他犹豫的时候,手机响了,看了眼短信的内容,一看招聘,一查哈曼的地址,又不厌其烦地打了人家的客服电话,确认无误后,他好激动地自言自语着:

“居然是真的!?”

两年前,花三块钱在人才市场登记的简历,终于有回音了,实在让耿宝磊泪奔呐……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01章 雾锁京畿 下一章: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03章 缘来有期
热门: 终极爆炸 天珠变 天骄战纪 原始战记 修真界最后一条龙 特别部门第一吉祥物 良夫难驯 曾经风华今眇然 淑女之家 最强游戏架构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