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01章 雾锁京畿

上一章:返回列表 下一章: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02章 无根漂萍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仲夏是一年京城最热的季节。

这个季节的出行绝非好事,天热得像洗桑拿,人多得像蚂蚁爬,车挤的都在摁喇叭,哪儿都是车人密密麻麻。还有天上凑热闹的雾霾,灰乎乎像扣着个大锅盖。

此情此景,有诗赞曰:抬头不见天,低头只见堵。

瞧,又堵了。

通往三环的路,车流龟速行驶,速度渐缓,直至停止,一辆标着“哈曼商务调查”字样的商务车,被夹在去向的车流中,车窗缓缓摇下,一位披肩短发,面目清秀的女司机伸出头来,发愁地向前看了看,又向后看了看,前不见头,后不见尾,然后她的娇好的脸蛋上,愁得像覆了一层霾。

她很快摁起了车窗,这种天气不戴口罩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是需要无畏的勇气的。她松了松安全带,干脆把车熄了火,随手从车上的小冰箱里拿出了一听饮料,递给了副驾上那位一直专心看报纸的男子。

“谢总,得等一会儿了。”她说道。

那男子抬了抬眼皮,示意知道了,不过没有接她递的饮料,随意道着:“不用了,我不喝碳酸类的饮料。”

女司机踌躇了一下,没开罐,又放下了,职场上嘛,总不能给人留下太随便,何况是在上司面前。更何况是在这位不常谋面的公司总经理面前。

沉默的时间里,她瞥眼瞧了几次专心致志的谢经理,国字脸,方方正正,简约的休闲衬衫,显得很随意,腕上一块老式的西铁城手表,低调到寒酸的程度。

不过表像和内涵,往往是错位的。在商务调查行业,有一半人知道哈曼公司这个谢纪锋总经理的大名,另一半嘛,根本就和哈曼商务调查公司有业务往来,朋友、熟人、故旧组成了这个在外人看来相对神秘的圈子。

圈子不算大,不过哈曼和谢总的名声却不小,很多行内人知道谢总的发迹经历,十几年前还是一个不名一文的大学生,练过摊、倒过铁、贩过煤、触过网、什么IT、VC都玩过,没有一样成功的,可偏偏这些屡战屡战的从商经历让他在之后的商务调查行业如鱼得水,不几年便把一个十几人的小公司经营成了行内的翘楚。

对了,最关键的一个要点,女司机似乎想起了:谢总未婚。

想到此处,女司机悄悄地照了照后视镜,看看自己的面容有无瑕眦,还好,商务大龄女的典范,庄重,成熟。又低头看了看OL衬衫的胸前,还好,线条凸凹,本钱还够。

她观察了很久,结果令她一如既往地失望,谢总很专注,似乎无瑕旁顾,就像行内背后都叫他“谢公公”一样,很难见到他对那个女人有艳羡的目光。

于是,她开始找话题了,职场的一个守则,沉默不是金、会说才能赢。混职场的女人如果潜规则走不通,那你就得按规则来,展现自己的能力。

她看到了谢总翻到报纸一页,找到话题了,轻声道:“这件事,可能对我们的生意要有影响。”

是则报道,名字叫《首都警方开展清查行动取缔三十余家商务调查公司》。报道她看过,是几例私家侦探、软暴力讨债、婚姻调查引发的刑事案件,涉案的三十余家商务调查公司被吊销经营执照,还有数十人受到了刑事处罚,在首都的商务调查行业,算是历年来少有的大动作了。

“肯定要有啊,唐瑛啊,你入行也有几年了,对这事怎么看?”谢纪锋慢条斯理地问,话音落时才扭过头来,在他面前,是一位着装得体,经验丰富,已经有数年工作经验的属下。

她叫唐瑛,29岁,公司的法律顾问兼业务经理,和所有的行业一样,接洽生意多少得有点美女效应,唐瑛无疑是这个角色。

就听这位美女司机侃侃道:“《刑法修正案七》增加了三项侵犯个人信息罪,目前大多数调查使用的信号追踪、调取通话记录、监听、跟踪,都涉嫌犯罪,虽然理论上讲,商务调查公司没有错,是法律允许的,但错的是调查者的行为,但事实上,几乎所有的商务调查者,都可能使用这种错的商务调查行为。现在这种形势,让我们整个行业的压力剧增啊。”

“解决途径何在?”谢纪锋正色问。

唐瑛一笑道:“我们今天不就是去解决吗?”

对了,今天是去人才市场,唐瑛已经揣摩到了上司的意图,要给公司注入新生的血液,商务调查这个行业很特殊,特别做调查的一线人员,可能连公司的人都不认识他们,而且这种人,淘汰率非常高,唐瑛从每月支出的劳务费用上可以判断出那些不断更迭的名字。

她看到谢总又笑了笑,她补充着:“解决途径是要把我们的商务调查和大家熟知的什么私家侦探、追债服务、婚姻调查区分开来,规范行为、提高从业人员自身素质,以利于公司更规范地发展。”

“呵呵……有想法,好事。”谢纪锋不置可否,笑了笑,坐正了。

唐瑛有点失望了,大多数时候不置可否,就意味着否定你了,不过在目前的形势下,又能如何?很多商务调查公司都是租一间办公室就开张,主要业务就是追债、查婚外情,由此引发的民事、刑事案件越来越多,整个行业都快成不黑不白的代名词了。

“谢……总,我……是不是讲错了?”唐瑛小心翼翼地问。

“没错,对所有的人,都应该这样说。”谢纪锋笑着回道。

唐瑛尴尬地笑了笑,对于这位讳莫如深的谢总,她一直觉得琢磨不透,也琢磨不定,她转移着话题道着:“其实这种招聘的事,不用您亲自跑一趟,现在只要网上一发布信息,求职的人多得去了,我建议优先考虑法律、政法类学院毕业生。”

“理由呢?”谢纪锋问。

“他们的法治意识应该强一点,我们这一行又是如履薄冰,需要注意的事项太多。”唐瑛道。

这个提议很中肯,让谢纪锋踌躇了一下,他侧头看看唐瑛,讳莫如深地笑道:“如果我的想法和你的恰恰相反,而且要一意孤行,你会不会觉得我太刚愎?”

唐瑛一笑,不好意思地道着:“那怎么会,您肯定有长远打算了。”

“长远的真没有,火烧眉毛的倒是有,不是我非要越俎代庖,而是不想假手于人啊……哦,车动了,今天运气不错。”谢纪锋笑笑,指指前路,车龟速移动着,唐瑛驾车起步,中止了这个话题,直驶目的地:

虎坊桥人才市场。

这儿的人真叫一个多啊,下车扑面而来一股子热浪,让他浑身觉得不舒服,再一看大厅门前攒动的人头,拥挤着往里进,十几个不多的招聘单位台席黑压压的只见扬着一圈简历往里塞,大部分现场的男男女女都是一个得性,单肩包、一手拿瓶矿泉水、一手随时从包里抽简历往外递,这场景,让唐瑛都莫名地有种心酸的感觉。

“想起你刚毕业那会儿了?”谢纪锋笑着问。

“有点,就像那本书名,谁的青春不迷茫。”唐瑛笑道。

“不一定,我们那时候就不迷茫,毕业派遣证一领,直接回单位报到上班……我报到的单位是我们县副食果品公司,全民制企业,在我报到的前三天,已经倒闭了……呵呵,连迷茫都省了,直接绝望了。”谢纪锋笑着道。

如果混不出头,这样的履历只能冠之以一个词:苦逼。但混出头就不一样了,无论过去什么经历,听着都励志啊,唐瑛有点钦佩地问着:“那您能从一个县城的失业工人,逆袭到京城的公司经理,这个过程带来的成就感,足够您自豪一辈子了。”

“自豪倒不觉得。”谢纪锋笑着道,蓦地回头,唐瑛也报之以欣赏的微笑,却不料谢纪锋一指她道:“不过我很享受你的恭维。”

一笑而走,唐瑛愣了下,旋即明白谢纪锋的调侃,对于这种心明如镜的人精,恭维可能不会有什么效果,她自嘲地笑了笑,跟着谢总的步子从大门进入,回头看看那些依旧拥挤、挥汗如雨的学弟学妹们,丝毫没有过来人的自豪感。

这里花三块钱就能进大厅,可以免费登记。如果招聘单位如果花三百块,就可以租赁一个简单的台席。当然,如果招聘单位肯花一千块,就有专门的人员给你服务了,每周数十万计的求职人员,在这里在大部分都找不到工作,不过这么大的客流量,确给人才市场创造了不少工作岗位哦。

哈曼公司的两位来人花了一千块,被市场的工作人员领到了二楼,每一间都是单另的招聘咨询室,双人值班,专为招聘单位服务,一位胖胖的姑娘,一看就是电脑的宅久了,对谁都是职业性一秒钟微笑,然后接过同事的填单,扫一眼,再抽一张,排到了谢纪锋和唐瑛面前道:“要什么人,你们打个对勾,我把检索结果给你们,咱们再细挑。”

“OK,你们信息库应该是很全的了。”谢纪锋笑道。

唐瑛拿着表格扫了眼,年龄、毕业院校、民族、婚否、专业、从业经历等等,她拿起笔时,踌躇地看了谢总一眼,小声问着:“这个条件怎么定?”

“不用麻烦了,我直接说吧,我找的很简单。”

谢纪锋摆手道,这么简单,可和来此挑三拣四的招聘单位不一样了,两位工作人员怔怔看着谢纪锋,就见他思忖片刻,条件迸出来了:

“毕业两年以上,五年以下。”

“985、211类院校毕业生,剔除;在京各类院校毕业生,剔除。1A类院校毕业生,剔除,最好是二三线城市普通大专院校的毕业来京的。”

“有商务调查公司工作经验的,剔除。”

“政法及法律相关专业的,剔除。”

“有一年以上其他行业公司工作经历的……哦,这个算了,不用剔除,能工作一年以上,肯定就不会留在这儿了……”

谢纪锋连珠炮地说了一堆条件。唐瑛听愣了,那两位听傻了,操作电脑的胖妞看外星人一样看着谢纪锋,男同事表情格外怪异,就差下巴脱臼掉地上了。

“有问题吗?”谢纪锋好奇地问。

“当然有了,您这是……我是说……”胖妞一下子找不到合适的词,还是同事反应快,插话道:“矮子里里找锉个?”

“对,就这意思,别人好歹矮子里面拔将军,您这敢情是找最锉的?”胖妞好奇地问。

“很……锉吗?”谢纪锋有点不适合年轻人的用词。

“可不教您都说了,不是京城院校,不是985、211、没有工作经验、而且还是毕业两年都没有着落……哎哟,这号人,他在京城早混不下去了,一般情况下,类似这种登记的简历,搁这儿八百年都没人瞄一眼。”胖姑娘瞠然道着。

“那要能混下去的,说明就不算很锉嘛。”谢纪锋笑着道。

“也就能混下去而已,最终还是很锉滴。”男同事笑着道,直说了:“谢老板,您确定要这种人?这号人比盲流顶多就多一张文凭。”

“还是有区别的嘛,盲流肯定不会来人才市场花三块钱登记啊。”谢纪锋笑道,手指一挥很潇洒地道:“就这些条件,确定。”

两位工作人员讶异的互视一眼,然后依言而行,信息的检索非常简单,这几样条件剔除的非常迅速,而且剔除量相当大,京城还真是人才遍地,一类院校、工作经验、各类获奖经历还真是比比皆是,挑那些啥都没有真容易,一个偌大的人才市场数据库,最终不过数百人而已,大部分都是登记两年以上,根本无人问津过的。

“谢谢!感谢二位。”谢纪锋连声谢别。

一千块,买到了不到一千条备选人员名单。两位工作人员也大方了,破例给谢总带了份电子文档,U存储交给谢纪锋手里,两人还是讶异的眼光看着他,好像这钱收得实在让他们良心要受到谴责了似的。

唐瑛机械地跟在谢纪锋的背后出了咨询室,刚闭上门就听里面女的在问,这不是招打手吧,怎么净拣外地来京的?

男的说了,嗯,有可能,现在民工工资太贵,招大学生节省成本。

唐瑛听得无语了,她快步跟着谢纪锋,谢纪锋却像谈了一单生意一样踌躇满志,随手递着U存给了唐瑛道着:“回去拟一则短信发到这些人手机上,通知他们后天到公司应聘。”

“哦,好的。全部发吗?”唐瑛问。

“当然全部发,这些手机号码可能大部分都不在本地了。”谢纪锋道。

“我懂了,肯定有留下的,而留下的还没有换号的,说明混得还可以?”唐瑛笑着问。

“对,就是这个意思,能混下去,混得不怎么好的,如果有那么一点点机会,他们肯定会全力以赴的。”谢纪锋道,下楼了,他看着市场外的人群,似乎怀念起了当年的自己,也像现在那些背着单肩包的大学生,在寻找一个哪怕一个能填饱肚子的机会。

唐瑛装起了U存,弱弱地问了句:“可是……可是招这种人,让他们全力以赴干什么去啊?”

可能是商务调查,可能是外埠接到了单子,可这种人根本不属于可控范围之内,就培训也来来不及啊,谢纪锋回头看了唐瑛一眼,他边走边笑道:“不要用主观的眼光看人,不信你回去查查福布斯排行榜,大部分成功商人都符合我刚才开出的条件。”

唐瑛噗声一笑,深以为然,大部分优秀的毕业生,也就是学业优秀而已。不过对此她还是抱着异议,站到车前时笑着反问了句:“可符合您开的条件,三餐不继,求职无门,没有出路的,会不会更多?”

“当然,懒惰、啃老、眼高手低这可能是个人问题,不过如果愿意付出、愿意努力,仍然没有出路,那可能就不是个人问题了,不说别的,如果有眼光,就搁人才市场门口卖水卖盒饭,都赶得上白领收入啊,呵呵。”谢纪锋开着门,坐进车里又感叹着:“即便最差的孩子身上,也会有新鲜的东西,无穷的希望。”

“也是,谢总您这句话说得好,像李太白的那句,天生我材必有用。我明白您的意思了,是要招愿意努力的人。”唐瑛发动着车,又习惯地顺着上司的思路来了句。

“理解正确,不过关于最差孩子这句话不是我说的。”谢纪锋回过头来,对着倒车的唐瑛,促狭地笑道:“罗曼·罗兰说的,千万别因为这个恭维我啊。”

唐瑛有点尴尬,脸上微微发烧,她抿抿嘴,暗暗腹诽,好容易一个展现自己的机会,看来并没有给谢总留下更深的印象。

车停停走走,慢慢挤出了便道,把那些扬着简历、挤着排队、挥汗如雨的学子留在了倒视镜里,唐瑛带着一肚子疑惑,又驶向下一个人才市场,重复着这个另类的招聘……

热门小说商海谍影,本站提供商海谍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商海谍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返回列表 下一章:第一卷 谍影满城 第02章 无根漂萍
热门: 他方世界 小阁老 奇想博物志:我的普林尼 曙光纪元(神话纪元) 人机战争 消失的女孩 窥光 断龙台 第51幅油画 ABO虚假婚姻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