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八章 述与谁说?

上一章:第三百七十七章 冬天里的利器 下一章:第三百七十九章 不受待见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营地中一直忙活到下半夜才将所有车辆改造好。

车辆改造起来并不复杂,就两块大的长木板固定在车轮下,削木板很简单,尤其是对军中刘方这样的后天中期好手来说,竖着的一根木头一刀下去就是一块木板……

好吧,这支后勤队伍里面的后天中期练武之人就刘方一个,不过云景他们也帮忙了的,除云景外,侯喜才和吕文成都是后天中期修为,有他们帮忙事情就简单多了。

削好的木板修整修整,一头放火上烤,然后蛮力掰弯翘起,固定在车轮下完事儿。

目前只是临时的,不需要那么精细,将就能用就成。

弄完之后,该休息的休息去了,明天还得赶路呢。

刘方云景以及一部分士兵守夜警戒。

篝火燃烧,火光忽明忽暗,刘方掏了掏火堆,使其烧得更旺,看向云景说:“云公子,你那以雪筑墙之法,还有爬犁,可谓解决了军中两件大事儿,功劳肯定不小,惊动大帅都有可能,甚至还会上报京城,毕竟战场可不止这一处,其他地方也需要这样的办法和工具”

“灵光一闪想到的办法罢了,功劳不功劳的另说,能提升我军战力,少一些伤亡才是我想要的”,云景摇摇头道。

笑了笑,刘方说:“看得出来,云公子你淡泊名利,但你还年轻,应该多一些朝气,多想想升官发财,光宗耀祖,鲜衣怒马,这才是年轻人该有的样子”

“哈哈,刘大人你可错了,我可不是淡泊名利之人,只是不爱出风头罢了,而且,那些事情光想有什么用,人还是应该脚踏实地的好”,云景笑道。

微微愕然,刘方轻轻摇头说:“云公子,有些事情不是你不想出风头的问题,就比如你这两件事情的功劳,将来在你入仕的时候,军功转文功,指不定一举踏入中三品呢,不知道会惊爆多少人的眼球,那算不算出风头?”

大离王朝官员实行九品制,一品最高九品最低,九八七品为下三品,通常担任镇县以及一部分郡的官员,而六五四品,称为中三品,起步就是郡城实权官员起步,州府一把手也是当得的,可谓封疆大吏了,有机会还能入阁,至于三二一品,那是上三品,每一个都可谓大佬。

刘方说云景的功劳有机会一举踏足中三品,并不是无的放矢,别看爬犁和以雪筑墙这两个功劳看似简单,实则惠及全军,乃至对整个王朝战局都有影响,往大了说简直没边了,所以他说得还是有依据的。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云景笑了笑道,内心并没有什么波动,事实是云景压根就没有想过以后当官,最好将功劳什么的变成实质性的好处,比如封个爵位什么的逍遥自在不好吗,当然,那更扯远了。

闲聊着,时间一点点过去,云景发现一个士兵在不远处欲言又止徘徊好几次了,于是转移话题看向刘方问:“刘大人,那位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汇报?”

抬眼一看,刘方笑着撇嘴道:“他能有什么事儿”,说着,他看向对方笑骂道:“磨蹭什么呢,滚过来吧”

“嘿嘿,刘大人,你知道我想干嘛啊?”那个士兵舔着脸过来带着讨好的笑容道。

指了指对方,刘方翻了个白眼说:“你们这些家伙,一撅屁股我就知道要拉什么屎,去吧,帮我把东西拿来,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好嘞”,对方眉开眼笑的跑了。

云景愕然问:“刘大人,这是?”

“哈哈,云公子,你有所不知,咱们这支后勤队伍,除了我之外,都是一帮大老粗,大字不识一箩筐,这是想我帮他写家书呢,反正闲着嘛,就当打发时间了”,刘方解释道。

原来是这么回事儿,云景说:“既然如此,反正我也没事儿,看看有没有其他人需要写信的,我也帮帮忙”

“那感情好”,刘方并未拒绝,但却嘱咐道:“云公子,你给他们帮忙写信是他们的荣幸,但我要提醒你的是,写的内容你斟酌一下措辞,须知他们如今是兵,信件是要上头过目后才能寄出去的,这是为了防止泄露军情,别某个地方疏忽给自己和他们带去麻烦,万一出事儿问题很严重的”

点点头,云景道:“刘大哥放心,我知道轻重”

很快笔墨纸砚就被拿来了,顺便还搬来了一张小桌子,放好文房四宝,刘方对那个士兵说:“你去通知其他人一下,需要写信的人都可以来这里,仅限于天亮之前,先想好自己要写什么,一个一个来,别疏忽了自己值守的地方”

“那太好了,我这就去”,士兵一溜烟跑去通知其他人了。

这是好事儿啊,免费有人帮忙写信,须知他们专门去找人写信那可是要按字收费的。

值得一提的是,如今斜阳城中多的是读书人在街边支起摊子给人代笔写信,那种人往往兜里都比较拮据。

很快第一个需要写信的人就来了云景这里,刘方已经忙活了起来。

让云景帮忙写信的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还很青涩,有些瘦,手上有很多冻疮,脸上也被寒风冻得通红,他说自己已经是两年老兵了。

听到他说自己十六岁却已经是两年老兵,云景心头狠狠揪了一下,强忍酸楚道:“兄弟要写什么?”

对方拘谨道:“云公子,我要写信给我娘亲,你就写我在军中过得很好,吃得饱穿得暖,请她不要担心,照顾好自己,待到战争结束,不孝子再回去尽孝,到时候再也不离开了,对了,我每个月有一两八钱的军饷,都存着的,存了一年半,没用,一起寄回去,让他们多买点吃的穿的,不久就要年祭了,办风光一些,唔,大概就这些吧”

十六岁的年纪,在军中两年的老兵,每一次任务都不知道会不会是最后一次,军饷舍不得花一个铜板,全部都存着寄回家,懂事得让人心疼。

听完后,云景点头道:“我知道了,很快就帮你写好”

执笔沾墨,云景落笔写到“慈母亲启,儿于军中甚好,无饥寒之忧,勿念,望娘亲安好,待战休,子归,膝前尽孝,再不远行,儿今军饷月一两八钱,尽在,攒银一年半,皆敬上,随意取用置食穿,年祭将近,祭品望丰,以敬祖上,——儿,王小石敬上”

写好,念给他听,完了云景递给他说:“你拿好,我记得军中有专门的寄信渠道,不收费,到时给他们,会帮你把信以及要寄的东西安全带到”

“多谢,多谢云公子,太感谢了,那我就不打扰你了”,说完,王小石欢天喜地离去。

帮人写信,对方的言语便是一段时间的思念和人生浓缩,让云景心头感慨良多。

这似乎让他回到了多年前,那时他和师父易容去镇上帮人写信,赚些钱财度日,而今想想,不知不觉那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

时间过得真快。

接下来是下一个……

士兵们来请求写信,都很规矩,一个一个来,没忘记自己守夜的任务,有人找云景写,有人找刘方写。

这样的机会不多,一些原本睡下的士兵都醒来,请求帮忙写信。

刘方抽空看向云景一脸叹服道:“云兄弟你这字写得当真漂亮,真不知道你是怎么练的,我比你大十多岁,写得字跟狗爬的一样,根本拿不出手,那些臭小子,不知道自己捡多大的便宜,就你这字拿回去,都能当传家宝了”

“刘大人谬赞了,用我师父的说法,如今我这字也才勉强能拿出手而已,当不得如此称赞”,云景笑了笑回应道。

张了张嘴,刘方有点胸闷,吐槽道:“你师父要求真高”

笑了笑,云景也不过多讨论自家师父。

时间一点点过去,没人再来请求写信了,正准备收工,云景却发现不远处有一个二十岁的兵卒眼巴巴的看着这边。

于是冲着他说:“这位大哥,你可是需要写信吗?没关系,尽管说,我帮你写”

对方摇摇头,脸上露出不自然的笑容道:“多谢云公子好意,其实我很想请你帮我写一封信,但我不知道写给谁,我……家人都没了”

说完,他看着飘雪的夜空发呆,孤独又落寞,让人心酸。

“抱歉,我不是故意提起你伤心事的”,云景歉意道。

对方摇摇头说:“没事,云公子不必如此,我已经习惯了”

别人都有家,可以写家书,述思念,有关心的人,而他,却只剩下孤零零的一个人了,举目无亲,心头多少心酸无人述说。

心头实在不是滋味,云景干脆道:“这位大哥,你家乡在什么地方?我帮你写一封信去吧,大不了注明好,谁收到信就是给谁的,给家乡报个平安也好,你在边关作战,至少不应该让家乡忘了你这么个人”

“这样可以吗?”对方回头喃喃道,目光闪烁,明显意动。

点点头,云景说:“完全可以!”

“那就请云公子帮我写一封信吧,就说我牛小明没有给家乡丢脸,对了,我攒了一些钱,一并寄回去,我记得家乡的小河年年涨水,涨水就没法过河,希望收到信件的人拿那些钱买些木头搭个简单的桥,应该够了……”

“好”

……

不久后天亮了,在天亮之前,昨天刘方派出去报信的两拨人及时归来,两件事情,上头得知大悦,云景的功劳暂且记下。

早起的伙夫做饭,军士们起床,吃了简单的饭菜继续冒着风雪上路。

不过再上路的他们,比昨天要好太多了,爬犁有牲口拉着,那玩意省力,在雪地上又不担心陷入雪窝,还能让军士们能在爬犁上轮流休息一下。

这样的速度比昨天要快很多,原本预计三天的路程,今天下午就能到达目的地。

……

热门小说人世见,本站提供人世见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人世见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三百七十七章 冬天里的利器 下一章:第三百七十九章 不受待见

热门: 妖怪书斋 干物妹也要当漫画家 巨兽×6 撩完偏执NPC后我跑路了 东厂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绝世天君 病美人[重生] 鬼吹灯同人之大漠迷墓 听说你只把我当朋友 一粒红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