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8章 无血之誓

上一章:第1847章 残光 下一章:第1849章 公平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走出太初神境,迎面而来的不是清凉沁心的沧澜气息,而是浓重的烟尘与血气。

云澈抬眸四顾,耳边,是水媚音颤栗的惊吟。

看着就在眼前现出的云澈身影,龙白的一双龙眸急剧胀大,怨恨、振奋、激动、狂躁……各种复杂到他自己都无法理清的情绪狂涌而上。

他做梦都想将云澈千刀万剐,恨不能将自己所能想到的所有酷刑都极尽残忍的施加在他的身上。今日的一切,他向云澈泄恨之心,更是远远胜过绞灭魔族。

此刻云澈近在咫尺,他却没有出手,反而身形后撤,一声暴吼:“停手!”

血腥而惨烈的战场在这皇令之下瞬间剧变,这是龙皇的号令,字字都直穿魂底,让人不敢生出半点忤逆之意。

顿时,所有西域玄者都快速撤力,当世最高层面的恶战就这么在极短的时间内强行休止。

众人还未明了其意,龙皇第二命令已下,依然只有两个字:“退后。”

众北域玄者的惨状,连这些西域神主看了都觉得可怜。随着北域玄者死伤愈加惨重,西域本就极大的优势也越来越大,此境之下,用不了太久,他们便可将对方全部碾杀。

此时退开,无疑是在白送对方喘息之机。

但龙皇之令,无人敢违。

西域众神主顿时全部向西退去,同时不忘带起同伴或族人的尸身。

先前血海厮杀的双方,不多时已各自退后,遥遥相对。

远方,枯龙尊者、麒麟帝、青龙帝等人也全部在龙皇之令下止战。池妩仸和沐玄音没有任何停留,向云澈疾飞而下……

龙皇没有施令,龙四龙五并未阻拦。

“魔主!”

“魔……主……”

“魔主!!”

……

声声呼唤传入云澈的耳中,以往是那般的慷慨激昂,振奋骄狂。如今却是半数含血带泪,半数嘶哑孱弱。

而且,少了太多熟悉的呼声,熟悉的气息。

阎一阎二顾不得半瞬喘息,以最快的速度冲到了云澈身前。他们瘦弱干枯的躯体以往从来只沾染他人之血,如今却遍体鳞伤。

尤其他们的手臂,血肉已几乎完全崩碎,骨骼尽现。而就连裸露的骨头之上,也布满着道道断痕。

无法想象,他们先前所经历的是何其恐怖的恶战,所承受的,又是何其可怕的重压。

伴随着痛苦的喘息,阎三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冲了回来。他单膝跪地,四肢滴血,口中气喘急促欲死,却依旧如凶神般挡在云澈前方。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水媚音看着四周,失魂呢喃,她的目光碰触到了远方的浮空之城,一声轻念:“乾坤……龙城?”

身为乾坤刺之主,有着些许来自乾坤刺的残缺记忆,又怎会不识得这由乾坤刺之力却铸生的乾坤龙城。

这个由元素创世神赠予龙神一族,原本应该已消逝于远古之战的玄舰,竟在这个时代,这个地方现身……亦让水媚音瞬间这场天降灾厄的起因。

随之,她的灵觉碰触到了水映月的气息。

“姐姐!”她一声惊喊,再顾不得其他,瞬身到了水映月的身边。

水映月以剑支身,蓝裳半染浊血。她看着泪雾盈盈的水媚音,惨白的雪顔撑起一丝浅笑,轻语道:“媚音,你没事……就好……”

重负释下,水映月顿时全身虚软,再无法支撑,倾身倒在了水媚音的怀中。

龙白的目光淡淡盯视着云澈,而云澈的目光却未在龙白身上有任何的停留。

他的神识冰冷而混乱的游移着……沧澜神域不见了,唯有一片破败到已经不能再破败的废墟。

他找到了彩脂的气息,她被太初龙帝所护,已陷入昏迷之中。她的周围,没有六星神的存在,唯有空气中,零星浮荡着六缕不同的星神气息……只是每一缕,都弱如残风,或许再过须臾,便会完全散失于天地之间。

千叶影儿力量耗尽,连生命气息都变得微弱不堪,几临死界。沉寂的魔帝之血,证明着她做出了最决绝的选择……若非千叶雾古的寿元转移以全力守护,他的生命之中,将再无她的存在。

他感知到了沐玄音的气息,看到了她的身影,目光与她碰触,本该是激动若狂……但,他的心中却没有泛起丝毫欣喜的动荡,因为太过沉重的东西压覆着他一切的情感与思绪。

阎魔和蚀月者都仅剩四人,九魔女包括劫心劫灵在内全部重创,跟随千叶影儿而来的梵王只残存三人,太初之龙折损近半,北域界王更是阵亡六成之多。

一梦之间,天翻地覆。

西域阵营,六界皆在。八龙神尚存其七,还多了五个强大到异常,先前从无任何讯息与记载的古老龙神气息。

“绝望吗?”龙白淡淡出声。如高天之帝,傲然俯视已被踩于脚下,并随时可将之彻底踩碎的卑怜凡民。

他想要从云澈的脸上看到惊骇、失措、惨白、痛苦、恐惧、绝望……直至痛哭、怒吼、癫狂、崩溃、失控……

但时间一点点过去,他却逐渐的大失所望。

因为面对周围由黑暗之血所铺开的片片血潭,他的面孔竟自始至终一片冰冷和漠然……平静的异常。

唯有他攥紧的十指之间,一滴滴血珠在无声滴落。

“天枭呢?”云澈轻声问道。他没有看向龙白,仿佛根本没有听到他的言语。

回答他的,是阎魔阎鬼们牙齿死死咬紧的声音。许久,才传来阎舞的一声呢喃:“父王他累了……去休息了。”

冷风袭来,池妩仸和沐玄音落在了云澈身侧。

看着云澈如奢望般提早脱离了宙天神境现身而出,池妩仸第一反应是堕梦般的惊喜……但马上,心魂又猛然黯淡。

因为云澈的玄力气息,依旧是神君境十级。

她一直想着,宙天神境的三年,云澈一定能够成功突破至神主之境。而他的神主之力,或许足以超越这个世界的界限,足以扼杀一切的强敌,拯救无论多么绝望的危境。

但这宙天神境的三年,他竟毫无突破!?

“云澈,”池妩仸低声传音:“准备离开这里。”

沐玄音已蓦地出手,抓在了云澈的手臂上。

云澈没有回应,却是缓缓抬手,将沐玄音的手臂推开,脸上毫无表情。

“现在,不是你任性的时候!”沐玄音寒声道。

池妩仸轻声道:“龙白提早回到了龙神界,以极其霸道的皇令调动了西域王界所有的神主,又唤醒了五个一直隐世的枯龙尊者。而那座乾坤龙城,让他们只用两个时辰,便从龙神界天降此处。”

云澈:“……”

“我通过宙虚子提早得知这些,他们都有遁离的机会,却没有一个人选择离开,为的就是以命死守到你安然离开宙天神境……也就是这一刻!”

云澈:“…………”

“你活着,北神域还有无限的希望。你若是死了……他们就全部白死了!!”

池妩仸声音渐厉,手掌也已抓在云澈冰冷的手腕上……却依旧被他缓慢而坚决的推开。

千叶雾古带着千叶影儿从空而落,他的气息变得格外虚浮,脸色亦苍白如纸,却依旧傲立如松,苍老的面孔古井无波。

在千叶雾古的元气之下,千叶影儿总算恢复了些许的力量,她艰难的站起,却没有扑向云澈,而是紧紧咬齿,眸中是最凶狠的眼光,唇间是最狠绝的言语:“走……马上走!”

“魔主……快走!”焚道启咬牙道。

“魔主……走……”阎舞挣扎着从地上站起:“不要……让我父王他们……白死……”

“魔主……”

“魔主……走啊!”

…………

先前激动的呼唤,变成了现在惊惶的催促。急促的喊声中,他们一个接一个放弃了这短暂的喘息,挣扎着站起,开始极力压榨、催动着身上残存的力量。

他们已切身领教了西神域的可怕。而归来的魔主玄力气息依旧是神君境……他在他们的坚守下终于安然归来,却没有带来期望中的希望之芒。

那么,他们最后能做的,唯有用残剩的生命与力量,守护他安然离开。

“走?呵,走的了吗?”白虹龙神讥讽道:“到了这般地步,你们居然还在做这种天真的白日大梦?”

他们在龙皇之令不再出手,但一股浩瀚威势却牢牢环绕着整个沧澜神域。只要他们愿意,谁都别想活着踏出这片领域。

云澈依旧没有任何反应,他的眼眸在一点一点,很轻微的下沉着,神色平静的有些可怕。

“魔……主……”

一个比蚊鸣还要微弱太多的声音随风传来,若非云澈的灵觉足够,根本不可能听清。

云澈终于动了,脚步迈动,来到了天孤鹄身前。

他俯下身来,手臂伸出,五指按在他的胸口,一抹纯净白芒缓缓笼罩于他的全身。

看着云澈手中的光明神力,龙白几乎瞬间捏断自己的十指。五官在阴沉中扭曲,许久,才一点点平缓下来。

失却的双臂,残破的躯体,模糊的面孔……让云澈的目光都不忍停留。他手中的白芒救不了他,只能减轻他的痛苦。

而他这最后一口气吊到现在,哪怕对云澈而言,都是一种让他无法不动容的奇迹。

“孤鹄,你想说什么,我听着。”云澈轻轻问道。

天孤鹄嘴唇缓慢而艰难的开合,许久,才发出弱如薄雾的声音:“我们……北域之人……生于黑暗……身负黑暗……”

“但我们……不是天生的罪人……我们只想……可以……自由的活在……天光之下……”

世界变得无比安静,明明微弱到极点的声音,却传入到了每个人的心间。就连西神域的许多神主眸中都泛起些许复杂的异芒。

“魔主……求你……逃出这里……求你……为了北神域……活下去……”

天孤鹄血肉模糊的脸上泪珠涌落:“这一定是……世上……最自私无理的请求……但是……只有魔主……只有魔主可以……”

天孤鹄带着绝望与哀求的话语,却剧烈波荡着所有北域玄者内心最深处的每一根魂弦。

百万年的暗无天日,百万年的罪名加身,百万年的残酷命运……各代王界神帝都完全放弃了抗争,异起的魔后在一次试探后也蛰伏了整整万年无法擅动。

唯有魔主云澈,带来了契机,并引领他们在这几个月间,真真正正的触碰和拥有着希望。

魔主在,希望永存。若魔主遭劫,核心灭尽的北神域将永无明光。

所以,天孤鹄用他的最后一口气,最后一滴眼泪,向云澈发出着“世上最自私无理”的哀求。

“不必说了。”云澈手掌翻起,更为浓郁的光明之力缓慢覆下……灵觉之中,这片灾厄遍布的天地之间,已再无皇天一脉的气息。下至皇天神君,上至皇天界王天牧一,皆已葬身殒命。

“天孤鹄,你听着。”云澈目光直视,神色漠然:“我以云澈之名,以北域魔主之名向你保证……”

“今日之后,所有的北域之人,都将昂首立于天光之下,再不会有人敢低视、无故欺凌北域之人,也再不会有人敢对黑暗玄力、黑暗玄者强加罪名。”

“你和你的族人不会白死,你们的每一滴血,都不会白流。北域后世,会永远铭记他们的新生是由谁的鲜血所换来。只要我存世一天,皇天一脉,将永世荣耀!”

言语淡淡,无悲无喜无哀无怒。却每一个字,都清晰无比的传入所有人的耳中、心间。

北域玄者的神情全部定格,视线无声朦胧。这不是云澈对天孤鹄的承诺,而是对他们所有人的誓言……即使,这个誓言所描述的,更像是一戳即破的梦幻破影,但哪怕只有短暂的几个瞬间也好,他们拼命的去相信和畅想着。

千叶影儿、池妩仸、沐玄音怔在那里,她们看着云澈……此时的他,是她们从未见过的样子。

天孤鹄的嘴角剧烈颤动,眼泪瞬间宛若泉涌。

“谢……魔……主……”

用尽所有的力气……用自己所能发出的最大声音喊出这三个字,他一直不肯闭合的眼眸缓缓敛下。

青儿……我来……陪你了……

“……”云澈手上的白光消失了。

他的手轻轻离开天孤鹄的身体,指尖,是一抹带着丝丝残温的血迹。

天孤鹄,他身上的阎魔之力,是云澈以黑暗永劫强行予以融合,代价,是他的寿元锐减。

他是云澈以无情又恶毒的手段所缔造的复仇工具,那时,他没有任何的犹豫与不忍。

从他踏入北神域的第一天,他便决意,借助北神域的力量为自己复仇。

北域封帝之日,那些跪拜脚下,高喊“魔主”的北域玄者,每一个人,都是他眼中成功“驯化”的复仇工具。

东域之战,北域玄者死伤无数,却没有让他内心有哪怕丁点的波澜或心痛……因为那是工具该有的作用,该有的命运。

在得知蓝极星尚存之前,西神域之战,他早已决定用这些工具的尸体来堆彻复仇之战的终幕。

…………

但此刻……

为何内心如此的剧痛。

愤怒……如此的濒临失控。

…………

“从来没有哪一个界王、神帝受到过这样的敬崇……云澈哥哥,我越来越相信,在他们的意志里,已不仅仅是为了北神域而战,或许,他们会同样甘愿、无悔、甚至不惧生死的为你而战。”

…………

去往七星界前,水媚音所说过的话语又一次荡动在他的心间。

那时的他当即反驳,不愿承认。

“刚才的梦做的不错。”看着云澈,龙白淡淡开口,一双龙眸之中,除了云澈的身影,再看不到其他任何的存在:“云澈,北域魔主……久违了。”

“呵……呵呵……呵呵呵呵……”

云澈终于有了神情的变动,不是怒,不是惧,而是笑,让人莫名毛骨悚然的低笑。

“龙白,”他字溢唇间,音调缓慢幽然:“很好,你真的很好。”

“宙天神境这三年,我静心修魂,一点一点的拂去着魂间的魔煞,让自己从一个七分的恶鬼三分的人,复为三分的恶鬼七分的人。”

“而你,却成功在我返世的第一刻,”云澈缓缓抬手,下垂的指尖凝着似有似无的黑芒:“将我心中好不容易镇压的所有恶鬼都放了出来。”

“你说……我该……如何……报~答~你!”

热门小说逆天邪神,本站提供逆天邪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逆天邪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847章 残光 下一章:第1849章 公平
热门: 最好的我们 风起陇西 中国盗墓传奇 第一部分 中国制造 阿南 男主暗恋了本座的马甲号 阿福今天退休了吗[综英美] 官道无疆 小萌宝宠爱指南 文娱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