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能憋多久

上一章:第53章 没那么难 下一章:第55章 属于他的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那天的醉酒就像是一场不大不小降雨,雨过天晴之后生活好似一切照旧,又在悄无声息地发生着变化。

隔天两人一起去看了柏清舟选的那套房子,最后决定共同出资把房买了下来,合同上写着两个人的名字,说之后办房产证也要把他们的名写在一起。

夏星河特意查了房产证的样式,红通通的一本,也跟结婚证没什么区别了。

签好合同,回去的路上,看着名字上那俩红通通的手印,夏星河忍不住反复翻看着,又笑嘻嘻地对柏清舟说:“这下可算是把你和我绑在一起了,柏大医生,之后就算你喊破嗓子我也不会放你走的。”

柏清舟垂眸,没说话,回去之后就把夏星河压在床上,让他体验了一把什么叫真正的“喊破嗓子”,从下午折腾到晚上,一直到天黑透了才停了下来。

晚上十点。

窗外还能隐约听到人群的嬉闹声,夜幕降临下来,明亮的灯光依旧可以把夜幕照亮。

白天跑了一大圈签合同,下午又荒淫无度了一把,这会儿两个人都累了,一起躺在床上,脑袋抵着脑袋靠在一起。

卧室里只留了一盏小台灯,夏星河的嗓子还有些哑,枕在柏清舟的手臂,仰头看着天花板。

“柏清舟,”他问,“你说现在是真实的吗?”

“为什么这么问?”

“就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我们分开这么多年又重新在一起,好像一场梦一样。”

“没有实感?”

“一点点吧。”

夏星河故意戳了戳光洁又饱满的胸膛,笑着开玩笑:“所以这次你可要把我抱得紧一点,不然我就真的跑了不回来了。”

柏清舟低低地笑了,震颤的胸腔把夏星河的手指震得有些麻。

“这样吗?”他单手揽过夏星河。

“一点点。”

柏清舟又收紧了手臂:“这样呢?”

“好像还有一点点。”

夜色是静谧的,气氛出奇地好,夏星河的一颗心都快化成水了,又见柏清舟淡淡勾起唇角,凑到了他的耳边。

温热的气息洒在耳畔,柏清舟低声开口:“告诉你一个好办法。”

“什么?”

“想想你银行卡里钱。”

“……?”

“是不是觉得真实了很多?”

夏星河:“……”

太真实了。

柏清舟的嘴总是这么厉害,能一下子精准地戳到他的痛处。

聊湖的房价不便宜,两人合起来只是交了个首付,已经花光了夏星河小金库里所有的积蓄。

一想到之后还有房贷要还,夏星河一下子就精神了起来,他在床上躺了一会儿,睡不着了,索性腾地坐了起来,拿起放在旁边床头柜上的手机。

“干什么?”

柏清舟问。

夏星河没好气地回他:“码字赚钱!”

*

嘴上喊得响亮,但毕竟时间挺晚了,又累了一整天,夏星河着实没什么精力,他勉强用手机打了两个字,写不出来,于是又把手机一扔,慢吞吞地躺了下来。

柏清舟似笑非笑地看他:“不写了?”

夏星河撇撇嘴:“还不是怪你太欺负人!”

“嗯。”

柏清舟笑笑,说,“知道错了。”

夏星河小声嘀咕着,又还是往他怀里躲了躲:“反正也是下回还敢。”

虽说文今晚是写不出来了,但柏清舟的话也算是提醒了夏星河,这么久过去,他也该开新文了。

都说择日不如撞日,躺在柏清舟的怀里,夏星河重新盘算起来。

“不然我今天晚上就开新文吧?”

柏清舟说:“随你。”

说干就干,夏星河三下五除二在网站上新建好了文案,又发了条微博。

【@竹枝:大家好久不见~开了个新文,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虽然已经写过这么多篇文了,每次开新文时夏星河还是会有点紧张。毕竟一段故事就是一段新的旅程,其中必然有笑有泪。

好在读者们的反应都很热情,微博刚刚发出几分钟,底下的评论就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终于等到你!】

【竹大我来啦!火速收藏!】

【新文我可以!jjyyd!】

【?楼上你不对劲。】

夏星河被这些可爱的读者们逗笑了,没忍住,把手机拿给柏清舟看。

“你看你看你看!这个读者好有意思!”

“哈哈哈这条也好有意思!”

“这些读者也太有才了吧!”

夏星河笑得肚子都疼了,柏清舟的表情依旧淡漠,夏星河眨眨眼睛,又突然想起了什么,问他:“对了,你看到这些评论会不会不开心啊?”

夏星河微博下的评论不少,除了一些有趣的骚话之外,也还有很多人表白,什么“大大我爱你”,什么“想嫁”,虽然都是开玩笑的,但刷屏的多了,夏星河也怕柏清舟会介意。

他直勾勾地看着柏清舟,想要从他脸上找到些许细微的痕迹,又见柏清舟淡然垂下眼眸,低声开口。

“还行,”他说,“反正我也……”

夏星河没听清:“什么?”

“没什么,”柏清舟揉了下他的脑袋,“饿吗?去给你下点面吃。”

切,这么冷淡,无趣。

夏星河撇撇嘴,确实饿了,听他这么说,便也不客气:“辛苦你啦,柏大医生。”

柏清舟点够,穿了件衣服走出房间,房门外很快响起抽油烟机的声音,一片嗡嗡声中,夏星河实在不想起床,就继续躺在床上玩手机。

微博上的消息很多,他随手挑了几个回复,又很快想起那个乱码的老读者来。

自打上次两人聊过天后,两人已经很久没再联系过了。

这段时间夏星河一直没开新文,没什么理由找他,那位读者也不是主动的人,一晃几个月过去,两人的聊天记录还停留在之前。

微博提醒还在接连不断地弹出来,夏星河随手点开这位读者的首页,还是一条微博都没有。

真神秘。

夏星河有些无聊,手指下拉刷新了一下,却发现这位读者的名字突然变了。

他的ID是乱码,但看的时间久了,夏星河还是有点印象。

“nsxhss0905”。

而现在,这串乱码突然变成了:“wdxhss0523”。

这不是系统生成的乱码吗?怎么还会变呢?

还是它其实不是乱码?

夏星河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好奇地尝试解码。

“你私下会说说”?

“我得先收拾谁”?

这都什么和什么啊!

夏星河试着拼了几次,又全然没有思路,嘴里念叨着那几个字母和数字,又突然灵感闪了一下。

等等,0523,5月23号,不是他和柏清舟重新在一起那天吗?

那那串字母呢?

xh,星河?

夏星河从未在互联上透露过真名。

一个大胆地念头在夏星河脑海中蓦然升起,又让他根本不敢确认。

……这也太巧了吧。

不,但还有些东西说不通。

字母的缩写太多变了,参考价值不大,而且如果说0523是5月23,那0905又是什么呢?

夏星河思来想去,依旧不记得两人之间还有这么个纪念日。

太多的疑团在脑海中盘旋着,夏星河又点进这位乱码读者的个人简介,想要寻找一些蛛丝马迹来佐证自己的猜测,很遗憾,这位读者什么信息都没填过,地理位置显示海外,仅有注册时间提醒是在四年之前。

……所以,应该不会是柏清舟吧?

翻看着两人的聊天记录,夏星河又把心底的那点猜测咽了回去。

而抛开日期这个巧合不提,两人给人的感觉并不相同。

那位读者虽然说话不多,但每次都在鼓励他,柏清舟就不一样了,冷漠的,不凶他就算好的了,怎么可能这么温柔又这么贴心呢?

夏星河摇摇头,笑自己想太多,抬手给那位读者发了条私信,叮咚一声,柏清舟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亮了一下。

[@竹枝:好久不见^ ^,我开新文啦,要来看看吗?]

锁屏上的消息清晰地弹了出来,夏星河彻底怔住。

*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夏星河都不敢面对那得乱码读者竟然是柏清舟这件事。

柏清舟嘴巴多毒呀,在一起这么久夏星河也没听到他夸自己几句,但那位乱码读者不同,在他最难捱最想放弃的时候,全凭着他的鼓励才坚持下去。

两者给他的印象差距太大了,夏星河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而当幕布掀开了一个角之后,又有越来越多的细节暴露了出来。

夏星河终于明白为什么之前柏清舟会知道他因为没有卖出过版权而难过,知道了他为什么会对自己写过的那些东西了如指掌,为什么刚巧能在他最难过的时候出现,也为什么这么多年都一直陪在他身边。

饶是夏星河写文这么多年,也自认无法用语言描述自己的感受,酸涩的,饱胀的,他一边抱怨柏清舟为什么这么闷啊,这都不愿意告诉他,一边又暗自感动,原来在他不知道的岁月里,这个表面冷漠的男人在背后默默陪了他这么多年。

时间转眼又过去三月,八月末,湿热的夏季接近尾声的时候,又有新的好消息传来。

《汪过人间》影视项目的前期筹备工作顺利结束,开机的日子指日可待。

眼看着自己的“儿子”就要在荧屏上呈现,夏星河紧张又期待。正好实体书的书号也批下来了,版权方那边希望他能开个签售会配合宣传,夏星河思索许久,最终同意了。

肯定的答复发出之后没多久,燕麦的消息就回来过来。

[编辑燕麦:真的吗?!]

[编辑燕麦:太好了呜呜呜呜!]

[编辑燕麦:之前那么多活动邀请你你都没去过,我还以为你不愿意呢!]

夏星河轻轻地叹一口气。

[小竹子:是真的。]

他之前确实没有和读者见过面,或许就像是他与柏清舟那样,越在意越局促,就不知道该如何与读者们交流,他平时发条微博都是字斟句酌的,更何况线下见面。

但现在不同了,夏星河逐渐明白了到了交流的重要性,笨拙地,学习着,也想要见见这些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朋友们。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他一直想做的事。

和燕麦说好之后,夏星河打来微博,给那位乱码的读者发了条消息。

[@竹枝:我要开签售会啦,你有时间吗?]

[@竹枝:认识这么久了,我们见个面吧~]

消息成功发出,夏星河悄悄勾起嘴角。

他倒要看看,柏清舟能憋多久。

作者有话说:

53章删减部分见微博@似川呀,安全原因设置了粉丝可见,密码是“xy”

热门小说念我不忘,本站提供念我不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念我不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53章 没那么难 下一章:第55章 属于他的
热门: 大国金融 狂神 下凡后大佬们争当我爸爸 一世兵王 臣不得不仰卧起坐 金沙古卷1·青铜之门 斗罗大陆外传唐门英雄传(终极斗罗前传) 恶毒男配只想C位出道 夫愁者联萌 最强教师